《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战神王爷萌虎妃 /
  4. 《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神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 )莎莎满头黑线的看着那男子,长得这么飘逸俊美,说出来的话还真是……不大中听啊。

    虽然她是有人的心智,可她外表毕竟还是老虎啊,给这男人如此一说,她和云沧澜竟成了人兽爱恋……

    这……这么不走脑子的话也敢在云沧澜跟前说,真是不想活了么?

    只见云沧澜冷冷瞪了他一眼,森然道:“黄凌峰,你若是要本王送你一程,只管开口就是,无需拐弯抹角。”

    黄凌峰晃着手中折扇,笑的宛如一只狡黠的狐狸,抬手勾上云沧澜的肩头道,“不会吧,为了一只小老虎,你忍心要了我的命?啧啧啧,人人都道凤澜王冷心冷面,依我看呢,还应该加上一句负心薄幸才对。”

    莎莎听得耳朵都竖了,一边忍着身上疼痛一边又想多听些八卦,难道这个黄凌峰是云沧澜的姘头?可是看起来也不大像啊。

    虽然他容貌漂亮,可怎么看都没有那股子被男人压在身下的感觉,当然了,如果是云沧澜硬要压,大约也不是不行……

    云沧澜脸色依旧冷淡,随手将肩头的手掌拍了下去,沉声道:“还不快为她诊治,如今本王是否已经使唤不动你黄神医了?”

    “哪里的话,你的交代,我一向都是言听计从,不过与你说说玩笑罢了,何必一直沉着脸呢。”黄凌峰轻轻一笑,收起扇子走到塌旁坐下,他的手指带着一些微微的凉意,在莎莎的身上轻轻摸了两下,又举起爪子瞧了瞧。

    “先说好,人我治的多了,可老虎却还是都一次,若是治不好……”他微微一哂,悠悠道,“你可别怪罪我啊。”

    “若治不好,你‘神医’的招牌也不必留着了,改为‘庸医’罢。”

    “嗳,你这人也太不讲理,我这神医是医人的,本来也不是医动物的,怎么好随意改我的招牌?”

    他虽然看着漫不经心,与云沧澜你来我往的说个不停,手下的功夫却片刻未停。他从怀中取出两个瓷瓶来,从一个里头倒出来了些晶莹玉润的药膏,还带着隐隐香气。

    嗷,闻起来好像桂花糕……

    莎莎被黄凌峰轻轻托了起来,他将药膏覆在了她脖颈后头让翠环用力掐过的地方,香气飘入面前,弄得她忍不住一直去舔嘴巴。

    这一幕落入黄凌峰眼中,他又涂了一些在她的掌心、肚皮和其他有伤的地方,低笑道,“你可要管好你的小老虎,别让她去舔那药膏,这东西虽然制的香甜,吃下去也没什么坏处,但吃多了总还是不好的。”

    云沧澜蹙眉道,“这药膏要多久覆上一次?她身上又有几处伤痕?”

    “一日敷上三次即可,她身上的伤……其实倒并不算多,统共大约也就是不到十处的样子,但是打她的人下手不轻,肚子上的那一下,若再重一点,就要伤到脾脏了。”

    云沧澜眸光蓦地一沉,眼底尽是霾之色,森森道:“这个毒妇,果然是自己要找死。”

    黄凌峰却似乎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笑意慵懒,“倒也还不算狠毒倒极致了,起码没将她直接打死。这儿还有一瓶药,是用来口服的,饭后服下,也是一日三回。就我看……她的这个伤势,大约有个三日,也就无甚大碍了。”

    云沧澜颔首道:“一会儿让芷兰将客房腾出来,你不必回去了,就住到她伤愈为止。”

    “哟,还真是难得见你对什么东西这样上心,这小白虎是有魔力不成,让你这冷面王一下转了子?”慕雪阳一边调笑,一边将霜霜的身子翻过,却在目光触及她腰后那一点绯红之时,脸上的调笑神情一下收敛,凝眸低声道,“这是……”

    “不错,正是银凤白虎。”

    “竟然真的有银凤白虎?我还以为不过是传言而已,这……你是从哪儿找到的她?”

    怎么又提到了银凤白虎?莎莎趴在床上,歪着小脑袋盯着云沧澜瞧,直到现在她也没弄清楚这银凤白虎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他们这样屡次提起,似乎是个很珍贵的物种。

    也就是说,自己还蛮珍贵的喽?

    云沧澜斜眸一扫,淡淡开口道:“并非是我刻意寻得,只不过是机缘巧合,我也是带她回了王府之后,才知其原是银凤白虎。此事你知道也就罢了,不必声张,免得又招来烦心之事。”

    黄凌峰饶有兴味的在莎莎身上来回看了数眼,又抬眸笑道:“难怪你这样看重这老虎,我算是找到了缘由,不过银凤白虎不是说灵力卓绝么?怎么也会弄到这般地步。”

    他说者无心,莎莎却听者有意,黄凌峰难道道破了实情?云沧澜之所以对自己这样好,这样关怀备至,是因为自己顶着这个什么银凤白虎的头衔么?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莎莎便觉心头说不出的难受别扭,也不知是个什么缘故,就是觉得一颗心都沉了下去。

    而此时,却听云沧澜清冷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对她怎么样,与她是不是银凤白虎又有何干系?”

    这声音虽然依旧冰凉淡漠,可听在莎莎 耳中却格外动听,刚沉下去的心顷刻便又飘了起来。

    嘿嘿,看来他对自己的好也是纯粹的,就像师父那样,不含任何目的。

    虽然云沧澜也可能是随口一说,但莎莎却觉得他说的是实话,正如他从前所言,他堂堂王爷,骗自己这只老虎做什么?

    她一时高兴,没忍住笑出了声来,黄凌峰诧异道,“这老虎还听得懂人话不成?果真是个灵物,倘若哪一天你养的腻味了,记得别丢了她,送到我那儿去就是。”

    云沧澜负手一哂,语气傲然,“只怕你是等不到那一日了。”

    “啧啧,这话说得可真是绝情,横刀夺爱的事我自然不干。我都说了,是等着你养腻味了,再送给我养啊。”

    “痴心妄想。”

    “嗳,别讲话说的太满,没准儿到了以后……”

    莎莎一直被他翻过来趴在床上,肥肥的肚皮因着有伤的缘故,被压得久了便有些发痛。可是慕雪阳却与云沧澜说个没完没了,压根没想着将她翻过来躺着,而她自己又挣脱不动。

    嗷——别聊天了!没看见我都趴累了么,哪有这样话多的大夫。

    还“神医”,真应该改个名字,叫“庸医”才对。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切切哦!		 记住永久地址:http://20xs.com,方便下次阅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