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战神王爷萌虎妃 /
  4. 《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糟糕的小窝
请记住我们:【20xs.com】    ( )云沧澜说完那一句话后,轻描淡写的又说了句先行告辞,而后也不理会身后几人的脸上是什么表情,抱着莎莎便走出了凰鸾殿。

    莎莎却觉得有些不大安心,刚才那人可是太后,是皇帝的妈啊,天底下没有比她权利更大的人了。

    他就这样走了,不是让那太后很没面子?那太后……会不会为难他呢?

    越想就越是担心,她忍不住用牙齿轻轻咬了咬云沧澜的衣袖,眼睛不住的往身后凰鸾殿的方向瞟。

    “怎么,你还想回去?”

    嗷呜……不是我想回去,是我怕太后生气,到时候下个懿旨来修理你那怎么办?

    看到小东西水眸之中盈盈欲出的担心,云沧澜不知为何心情大好,伸手拍了拍她的脑门道,“这些事儿不用你去操心,太后不会为难我的,这宴会肤浅无趣,我早就想走了。”

    哎哟,拍就拍好了,用那么大的力道干嘛……

    她鼓起腮帮子,用肉爪子去揉脑门,谁知却有另一只大手,在她额上轻轻抚摸。

    这人的手可真软,明明是带兵打仗的手,为什么都没有那些厚茧呢?

    云沧澜的手在她额前拂过的时候,她索闭起眼睛来安心享受,刚才吃多了东西而被填饱的肚皮,这会儿也跟着呼吸缓缓起伏。

    呼……好舒服,在这样揉下去,大概一会儿就要睡着了吧……

    可是偏偏在这种美妙时刻,就要有个声音跑出来煞风景!

    “看起来皮糙肉厚的,却这么不经打,你身上的那些肥膘,难道都是充门面的样子货?”他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指在霜霜的肚皮上戳了几下,发出一阵低沉磁的笑声。

    嗷嗷!哪有什么肥膘,那是因为刚吃饱饭,刚吃饱饭你懂不懂啊!

    “瞪着我做什么?你若是觉得不服气,就说说看,这是什么东西?”这死男人,一边讥讽她,还一边坏心的在她肚皮上来回揉捏。

    莎莎被他弄的气愤不已,又不敢伸爪子去挠他,只好一边愤愤的哼唧一边将身子整个翻了过来,看他还怎么捏自己的肚皮!

    谁知道……

    “你以为你屁股上的肥肉,就比肚子上的少么?嗯?”屁股被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上面的肉竟还极不争气的晃悠了片刻才停……

    啊啊啊,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上了马车之后,莎莎还在为了刚才的事情愤愤不平,便闭着眼睛装睡觉。可一合上眸子,莫名想到的都是刚刚在殿中云沧澜所说的话。

    他说因为自己不喜欢,所以就不娶那个上官毓秀,说的是真的么?

    她将眼睛睁开一小丝缝隙,飞快的看了云沧澜一眼,而后又阖上眼眸,唯恐被他发现自己是在装睡。

    刚才那个上官毓秀确实惹人讨厌的很,不过看她后来哭的那么伤心,大概是真的很想嫁给云沧澜吧?

    也是,他长得好,权势高,又有本事,连太后都不怕。刨除他格那一方面来看的话,确实是个很完美的人了。

    要是格不这么晴不定,喜怒无常就更好了。

    她卷起尾巴,有些坏心的想到,如果那个上官毓秀看到她现在趴在云沧澜的大腿上又摸又滚,不知道会不会连嘴巴都给气歪了。

    嘿嘿嘿嘿嘿……

    “不好好睡觉,怪笑些什么?”大手在她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看来他是打屁股打上瘾了,打的越来越顺手。

    她不满的扭了扭身子,转头对云沧澜呲了下牙,动不动就打屁股,当她还是小孩子么?

    要真是论起在这世上活的年份来,只怕云沧澜喊她一声祖姑奶奶都不为过!

    不过嘛,这会儿她心情好,就不与他这“晚辈”一般计较了罢。

    云沧澜看这小东西摇头晃脑怡然自得的模样,不知她这小脑袋里又开始乱想些什么,只是看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在自己腿上打滚的模样,唇角也不由勾起弧度,享受着这份亲昵和依赖。

    今日在太后面前,说出那样的话来,一来是他本意根本不想娶亲,二来他也着实见不得这小东西受什么委屈欺负,便忍不住为她出了口气。

    当然,他的欺负除外,这小东西是他的所有物,要宠要训,要疼要打,都该由他来做主。

    这天下,还没有人什么人能够随意左右他云沧澜!

    等到了王府之时,已经是夜色深重,莎莎在马车上是半睡半醒,一下车便被门口的过堂风吹了个激灵,小声打了个喷嚏。

    云沧澜蹙眉道,“怎么冻着了?白日里让你们给她弄的窝,弄好了没有?”

    总管笑着点头道:“弄好了弄好了,王爷的吩咐奴才们怎敢不精心去做,就放在了王爷的寝殿里,是用金丝所制,坚固无比。”

    金丝?坚固?

    这两个词让莎莎头顶冒出大大的问号,怎么听起来,这窝一点都不好睡啊……

    总管说完,便引着他们一路过去,莎莎抱着满心的忐忑,好容易进了寝殿,绕过外堂,走入内室,定睛一看——

    啊啊啊——

    太过分了吧,居然让她睡这种东西!

    一个方方正正,金碧辉煌,闪着耀眼光泽的——金笼子!

    不止莎莎被眼前这个窝刺激到了,连云沧澜的脸色都沉了下来,转身喝道,“这笼子是谁做的!”

    总管不知自己又怎么得罪了云沧澜,可听他的语气也知道自己大难临头,吓得磕磕巴巴道:“是……是芷兰姑娘说王爷命人给白虎做个睡觉的地方,奴才就特意命人做了这金丝的笼子,里头铺的棉絮和被褥,也都用的上好的料子……”

    还不等他说完,云沧澜便冷声道,“本王是说要给她做个窝,但是几时说过要让她睡在笼子里头了?”

    总管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是奴才会错了意,是奴才办事不周,王爷息怒,奴才这就把笼子扔出去,再重新找工匠为白虎做上一个新的。”

    “这笼子自然要扔,你办事不周也是实情,你这般无用,本王还能将何事委派于你?”云沧澜眸光凌厉,冷声呵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这碍眼的东西丢出去,站着不动,是想掉脑袋么?”

    总管被吓出了哭腔,忙不迭的收起笼子,又忍不住壮着胆子问了一句,“那……给白虎的窝,王爷喜欢要个什么模样的?奴才一定找能工巧匠,做个最精致不过的。”

    云沧澜淡淡道:“不必做了,她往后跟着本王同睡一塌就是。”

    什么?!

    虽然莎莎知道自己现在是只老虎,但她内里却和人别无二致啊,要她在和美男一同入浴之后又开始同床共枕,这这这……

    这是不是有点太令人害羞了啊!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切切哦!		 记住永久地址:http://20xs.com,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