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战神王爷萌虎妃 /
  4. 《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小色虎,眼珠子要掉啦!
请记住我们:【20xs.com】    ( )云沧澜走入浴池之后,莎莎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几步,他往前走,她便再往后退。

    别……别再过来了,这么大的池子,非得凑得这么近么!

    莎莎被他从浴池边沿给挤到浴池中央,她不会游水,这浴池于人而言刚好,于她而言就有些深了。于是只好在从云沧澜身侧滑过,肉爪子有些费力的拨拉开水,呼哧呼哧的游回了池边。

    谁知刚到了池边,便觉得身后的被一股强大气势所笼罩,龙涎香的气息在一瞬间包围住她,“你躲什么?嗯?”

    莎莎不知为何觉得紧张忐忑起来,怯怯回过头去,毛绒绒的脑袋轻轻摇了几下。

    云沧澜扬眉看了她片刻,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往她身上又揉了些香胰,打出泡沫来。

    洗澡就洗澡……她自己又不是不会洗,干嘛非要一起洗啊?

    而且……她忍不住去瞟云沧澜饱满健壮的胸膛和线条极好的腰线,又咕噜一声,吞了小小的一口口水。

    真是勾人……不对,真是勾虎……

    云沧澜的指尖在她身上来回的抚摸滑动,浑身上下都是滑腻腻的泡沫,再加上浴池里的热气蒸腾,莎莎不由觉得胸口跳的有些厉害。

    一定……一定是这儿的空气不好,闷得她胸口都发慌了!

    可是她被云沧澜这样抱着,睁开眸子不管往哪儿瞟,都会看到云沧澜的身子……莎莎觉得自己都快有些呼吸困难了,便索将眼眸阖上,好眼不见为净。

    谁知她这样的举动,却引来了云沧澜的误解,他见她双眸紧闭,脸上的神情似乎也不大轻松,便以为是有泡沫滑进了她的眼中。

    “眼睛被迷住了?”他声音低沉磁,像是上好的柔滑丝缎一般,手指宛如莹润的玉,为她轻轻抹去眼眶边上的泡沫。

    “这会儿好了没有,睁眼让我瞧瞧。”

    呜,干嘛把声音放得这么柔软动听啊。莎莎扁了扁嘴,心想自己根本不是被泡沫迷了眼睛,而是怕被你的美色闪瞎了眼啊。

    她睁开蓝眸,颇有些不满的冲着云沧澜叽咕了两声。

    云沧澜哂道:“不过是迷了下眼睛,还委屈起来了?让你跟我一起沐浴,你不是应该高兴才对?”

    嗷?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宁肯自己洗澡更加自由自在啊。

    “头一次碰面的时候,你不是就在偷窥我沐浴么?如今我大大方方的成全了你,你还不该高兴?”他的话语带着调笑的口吻,看来这会儿心情不错。

    莎莎被他唤起那日的记忆,又羞又恼,哼了一声扭过身子,用屁股对着他。

    不知道哪天是她心头痛处么,要不是因为多看了他几眼,自己现在又怎么会在这儿呢。

    如果师父知道她是因为这事儿被人抓走,估计会气的吐血也说不定……

    云沧澜看着她怄气的模样,不由好笑,“明明是你自己要偷看我沐浴,这会儿又闹什么别扭,嗯?”

    若是旁人敢与他这样别扭,云沧澜必定没有这耐心哄上两句,直接拉出去斩了就是。不过这小东西偶尔的别扭,倒让他觉得十分有趣,让人忍不住想要逗弄欺负。

    莎莎被他扳过身子,不得不对上他的眼眸,一贯冰艳的面容上此刻带着少许笑意,更显的风姿绝色。

    他的眼眸深邃,当中仿佛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幽幽深远,只看上一眼,就难以挪开视线……

    “要掉下来了。”

    莎莎一怔,什么要掉了?

    云沧澜邪邪一哂,指了指她的双眸,“眼珠子,要掉下来了。”

    莎莎条件反射一样把目光挪开,心里懊恼不已,越是被他嘲笑色,自己还越经不住他勾搭!

    讨厌讨厌真讨厌,没事干长那么好看干嘛,她现在没变成人,对着个大美男什么也做不了,偏偏这美男还如此不识趣,以戏弄她为乐趣。

    “都说银凤白虎灵力卓绝,可福泽一方,可我看你照顾自己都成问题,还怎么福泽旁人呢?”

    我呸!从前你没把我拐走,我照样活得好好的,只不过你没看见罢了。

    莎莎撇了撇嘴,不满的哼唧了一声。

    云沧澜轻轻捏了捏她茸茸的耳朵,那儿因为沾了水的缘故,比平时还要柔软,细小的绒毛贴在手指尖的触感极好,让人不愿放开。“不服气?我也没冤枉了你,你若真有本事,当时又怎么会在我的手中逃脱不得呢。”

    靠,还敢提这事儿,要不是因为我到了修炼的最后关头,法力全都被封了起来,怎么会让你对我为所欲为!

    “你倒也不必觉得不忿,你灵力不显,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银凤白虎乃是上古罕见的神物,倘若让旁人知道了你的身份,只怕往后的日子过起来,也没那么清净。”他的手指在莎莎的尾巴上轻抚了几下,淡淡道,“所以,就拿你当个俗物看待,倒是利大于弊。”

    云沧澜的话她听得一知半解,注意力全放在了尾巴上头,那是她身上极为敏感的地方,此刻被人把玩,觉得十分不适。她嘟囔着挣了几下,却忘了自己此刻是被云沧澜抱在胸前,这样一动,胡须便从他胸口轻轻擦过。

    霜霜只知道自己方才似乎碰到了什么柔软凸起的东西,却没想到那是云沧澜的胸前,蹭到了之后,还一脸的心安理得。

    云沧澜的神情却微变了一下,似笑非笑的将它托了起来,“你这小东西,还敢调戏本王了?嗯?”

    嗷嗷?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调戏过你了,一向都是你在非礼调戏我好不好!

    莎莎一头雾水,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水盈盈的蓝眸中尽是不解。

    云沧澜轻哼一声,倒也没在这上头与她多做计较,只是小惩大诫般拍了拍她的脑袋。他大约也是觉得在这池子里待得够久了,便抱着霜霜站起身来,走了上去。

    他一出浴,立刻就有侍女迎上前来,刚刚红儿才被赶出府去,马上就有了两个新的顶上。两人皆是毕恭毕敬,眼睛都不敢乱转一下,“王爷,奴婢替您擦身,这白虎的毛皮也湿了,可要奴婢替她……”

    侍女话音未落,云沧澜便蹙眉摆手,“不必了,把巾子拿来,我替她擦身。”

    “这样的活,怎么好让王爷亲自——”

    云沧澜的眸光冷冷投来,连刚才那点子不耐烦都没了,“若再啰嗦,本王就让你彻底不能说话。”

    莎莎看那可怜的侍女被吓得连忙把巾子奉上,不由在心里呜呼哀哉,看来这暴君是打算对自己的一切都亲力亲为了。洗澡带着自己,大约睡觉也要带着自己,那……

    她想到一件头疼的事情,云沧澜会不会连上茅房的时候,都带着自己一起?

    她——不——要——啊!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切切哦!		 记住永久地址:http://20xs.com,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