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战神王爷萌虎妃 /
  4. 《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请记住我们:【20xs.com】    ( )说了会子闲话,云沧澜便要将话转到正事上来,何贵妃宠冠六宫,向来可以随意出入皇帝书房,只是此刻云沧澜却要皇帝屏退旁人,言下之意就是连何贵妃也不得留下。

    何贵妃生出几分委屈之状来,拉着皇帝的衣袖小声说了几句,云沧澜只作未闻,敛眸轻抚着怀中的莎莎。皇帝心疼爱妃,却又不想误了正事,便好言哄劝,让她先行回去,又允诺一会儿便去她宫里用膳。何贵妃虽不愿意,却也不敢真的忤逆圣意,可出门之际却瞥见云沧澜怀中的莎莎,正哈欠连天的伸懒腰。何贵妃一下子动了心思,水葱一样的指甲指了指莎莎道,“既然皇上要与王爷议政,那这个小东西不妨先交由臣妾看着,免得它扰了皇上与王爷的安宁。”说完,作势就要上前来,抱过莎莎。

    莎莎本来睡眼惺忪,打了个哈欠又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正想再度入睡,谁知道一抬眼就看见一双镶金嵌玉,指尖鲜红的手指朝着自己猛然伸来,吓得她尖声高叫,蹭的一下向前窜去。

    她前爪一跃,后爪一跟,跳到半空中才发现没有踩踏的地方。莎莎嗷嗷叫着闭上眼睛,心想人类的皇宫怎么这么可怕,先是要把她扔进御兽园,现在又有红刀子来割她!

    结果却没有像预想中一样摔到地上,莎莎只觉得自己前掌柔软的肉垫踏在一处坑洼不平的地方,身子也顺势挂在半空,几乎是同一瞬间,耳边便传来了何贵妃尖锐刺耳的惊呼声。

    这下子何贵妃便不是花容失色了,简直是哭了个梨花带雨,脸上还挂着霜霜的爪印,看的皇上心疼不已。云沧澜在旁冷眼瞧着,却还不忘将抱回怀里,略施薄惩似的,抬手打了两下她肉呼呼的小屁股。

    莎莎 极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又不敢动作太大,自知闯了祸,只有云沧澜这儿还稍稍安全一些。只是云沧澜却仿佛打上了瘾,先是在屁股上拍个不止,而后又捏起她的肉爪子,在梅花肉垫上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还低声威胁,“若再这样胡来,就将你爪子剁下来,泡了酒喝。”

    呜,又这么凶,她又不是故意的,任谁睡的迷糊看到那种东西都会害怕啊。莎莎有些委屈,又不敢吱声,只能轻轻用耳朵蹭着云沧澜的手背,希望他能好心放过自己的爪子。

    再捏下去,就要肿了!

    云沧澜看着她如孩童一般的举止,眼中更是浮现出几分想哭又不敢哭的神情来,竟忍不住浮出一丝笑意,只是却稍纵即逝。他抬眸望去,皇上依旧在哄劝何贵妃,而何贵妃则不依不饶,哭哭啼啼的指着莎莎道:“皇上,还不将那孽畜处死!”

    皇上有些为难的看了眼云沧澜,后者脸上毫无反应,这白虎冲撞了贵妃,按理说杀了也无妨,可偏偏又是云沧澜养在身边的。

    他自幼时起便情寡淡,对人总是孤傲疏离,多年不肯娶亲,亦不见他有过什么心爱之人。如今眼看他对只白虎上心,皇上也不忍苛责,可真的纵了过去,又有些难平爱妃怒火。

    一方面是娇滴滴的爱妃,一方面是能干信任的弟弟,偏向哪一边似乎都行不通,皇上不禁在心里哀呼,这样胆小怕事的老虎,怎么就偏让云沧澜看中了呢。

    正在他前后为难之时,云沧澜却站起身来,缓步上前道:“她冲撞了贵妃娘娘,自是她的不是,只是这小东西年岁尚浅,心浅薄,贵妃娘娘雍容大度,想来是不会与她为难的。”

    贵妃的脸气成了猪肝色,满头珠翠映的她气势更盛,而缩在云沧澜怀里的莎莎,则显得如幼小孩童一般,怯懦可怜,让人不忍责罚。

    “不成,这孽畜今日是冲撞了本宫,来日万一冲撞了王爷呢?本宫也就罢了,王爷可是皇上手足,是皇室血脉,若给它伤了,这罪过谁来担着?”

    云沧澜不以为然,“多谢贵妃操心,本王自会管教好她。”

    “管教好它?王爷说的好轻巧,畜生不通人,何谈管教?”

    她一口一个畜生、孽畜的喊,莎莎心里颇为不满,自己要不是稀里糊涂被云沧澜捉来,这会儿估计都修成人形了,凭什么老用畜生称呼她!

    心里不悦,张口便低叫了一声,还眯起眼眸冲何贵妃呲着小牙,银光一闪。

    何贵妃吓得向后退去一步,抚着胸口哭哭啼啼,“皇上,你看看,这畜生竟还要挟臣妾,臣妾真是害怕。”

    皇上连忙将爱妃搂到身旁,颇有些为难的同云沧澜道,“老三,你这老虎似乎有些凶猛,不然……”

    “皇兄心疼贵妃,臣弟也不会让皇兄为难,她做错了事,自然要罚。不过她是臣弟的爱宠,并非贵妃的宫人,怎么惩处管教不必贵妃操心。且若不是贵妃忽然伸手吓坏了她,她也不至于冲撞贵妃。”说完,他冷冷扫了何贵妃一眼,“时辰不早,本王与皇兄还有正事相商,贵妃还要耽搁在此么?还是说,贵妃想从本王这儿听到一句抱歉?”

    说完,便对她再不理会,连多看一眼都懒得费力似的。

    何贵妃气的揉绢子跺脚,云沧澜这意思分明就是说她自作自受,可他素来得皇上看重,连皇上都没让他赔礼道歉,自己哪有这个权利。

    “皇上,臣妾一个贵妃娘娘,如今……竟还比不过一只老虎了!臣妾这贵妃当的好没意思,索不要当了!”

    皇上心头叫苦不迭,只得又好言安抚了何贵妃一通,又即刻下令内务府送了诸多珍宝过去她宫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送了出去,才苦笑摇头,“老三啊老三,你瞧瞧,为着保住你这个小玩意儿,让朕费了多大的力气。”

    云沧澜淡淡一哂,转身坐下,“皇兄与贵妃恩爱无比,就算偶有争执,皇兄不也是甘之如饴。”

    皇帝不怒反笑,指着他道,“你啊你,怕是只有你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话说回来,你准备何时才肯娶亲?也让朕瞧瞧你恩爱无比,甘之如饴的模样。今晚在凰鸾殿,朕会设宴为你接风洗尘,到时候太后恐怕还要念叨你的婚事。”

    “劳皇兄和太后费心了,只不过臣弟如今还尚无娶亲打算,关于边关战事,还请皇兄先看过这封折子。”

    他的手指在莎莎的毛皮上轻轻掠过,和皇上谈论政事的声音低沉冷冽,莎莎扭扭身子打了个哈欠,听得百无聊赖困乏不已,忍不住开始盘算起,晚上是吃鸡好还是吃鸭好呢?

    天大地大,也比不过填饱了肚子大!!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切切哦!		 记住永久地址:http://20xs.com,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