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战神王爷萌虎妃 /
  4. 《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忍气吞声被乱摸
请记住我们:【20xs.com】    ( )王爷请稍等片刻,这何贵妃在里头呢。”殿外的总管赔笑拱手,眼睛忍不住往云沧澜怀里瞟着,乖乖的,这是哪儿来的……猫?

    云沧澜蹙了蹙眉头,手指轻轻给莎莎顺着毛,冷声道,“本王有要事禀报皇兄,烦请公公先进去通传一声。”

    总管被云沧澜冷冰冰的眸子一扫,立刻微微抖了两下,忙不迭的点头应声,绕进大殿之前,又忍不住多瞧了霜霜几眼。

    倒不能怪他诧异,只是这云沧澜情冷淡,平时对人都不很亲近,如今竟亲手将那小东西抱在怀里,这……这日头莫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莎莎 看着眼前的高楼琼宇,雕梁画栋,有些不安的扭了扭身体,忍不住抬头冲着云沧澜小声叫了一下。

    嗷嗷。

    云沧澜低头看了看她,神情虽然依旧冷漠,语气却比方才柔和了许多,“干什么,忘了我的嘱咐不成?乖乖的听话,否则就把你留在宫中,交给御膳房的厨子料理。”

    莎莎忍不住扁了扁嘴,又开始威胁恐吓,可偏偏她又拿不准云沧澜会不会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来。只好将身子缩成一团,讨好的用毛茸茸、圆滚滚的脑袋蹭了蹭云沧澜的胸膛,眯起眼睛扮乖巧。

    好在云沧澜对她这一套似乎十分受用,低低说了一句这小东西,便将她稳稳抱着,手指一下一下的在她的背脊上滑过。霜霜被他摸得有些无聊,又不敢乱动,只好把爪子搭在脸前,扒拉指头玩。

    这会儿总管从大殿内出来,满脸堆笑道,“让王爷久等了,皇上请王爷进去说话。”

    云沧澜微微颔首,迈步便要进去,总管此时忍不住道,“王爷怀里这猫……”

    猫?莎莎顿时就不高兴了,她这么漂亮威风,虽说稍胖了点,但也不至于被人当成猫吧。

    心里愤愤不平,她不乐意的从云沧澜怀中转过脸来,呲牙咧嘴冲着总管嚎了一声。总管没想到一只小猫竟吼出虎啸来,顿时吓得不轻,啊的一声向后一个踉跄。

    嘿嘿,老虎不发威,拿我当病猫。

    莎莎得意不已,摇头摆尾,欣然自得。云沧澜见她这幅模样不禁觉得好笑不已,轻轻拍了拍她的头,示意她别太过分。又转头看着总管,冷然道,“总管对本王的爱宠,似乎很感兴趣?”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总管手忙脚乱的让到一旁,垂下头去再不敢多看一眼,“王爷请罢,免得让皇上久等。”

    云沧澜迈步入内,霜霜从没见过这样豪华的屋子,忍不住就想窜到地上去跑一跑。然而她刚一动这个念头,就被云沧澜发觉,不轻不重的拽着她的尾巴道,“怎么,好了伤疤便忘了疼么,恩?”

    他这一个恩字,不轻不重,带着一点点上扬的笑意。可是霜霜却一点也不觉得好笑,打了个颤就安分了下来,云沧澜适才满意,抱着她进了正殿。

    “臣弟见过皇兄,见过何贵妃。”云沧澜连请安问好的时候,也是冷淡疏远的模样,霜霜几乎要怀疑,这人是不是会变脸。

    呃,虽然他也没给自己看过什么好脸色。

    “快起来坐下,你一路辛苦,其实你刚刚回京,命人带个口信入宫就是,何必亲自前来。”皇帝是云国从前的二皇子,长子早夭之后,他便顺理成章的登基为帝。余下几位亲王兄弟中,云沧澜最得皇帝信任,亦最得重用。

    云沧澜起身谢恩,大大方方坐在一旁,莎莎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看到桌上放了几块糖糕。她看到吃的便有些按捺不住,看云沧澜在同皇帝叙话闲聊,便偷偷伸出爪子,捏了一块糕点扔到口中,三两下就咽了下去。

    唔,好吃!

    她吃完一块,肚子就觉得更饿,忍不住又要伸手去抓,却听见皇帝颇为讶异的笑声,“老三,你手中抱着的是何物?”

    “回京路上,偶遇这只白虎,看她孤苦可怜,就带在了身边。”云沧澜白玉一般的手指在她背上轻轻滑过,随手拿过一块糕点,递进莎莎手中。

    皇帝从未见过这个弟弟对谁如此关切,不禁来了兴致,笑着同何贵妃道,“你瞧瞧他,从来也不见待谁如此上心,看来这白虎有些灵,才能得老三的看重。”

    何贵妃向莎莎投来目光,明艳的眉眼打量了她几下后掩唇笑道,“看着确实十分可爱,只是臣妾可不敢抱,到底这禽兽没有人,若是狂发作起来,只怕要伤了人的。”

    皇帝一听顿觉有理,忙颔首道,“说的极是,这老虎不比旁的东西,总有几分野在。若是哪一日伤了你,那可如何是好,古语云养虎为患,并非没有道理。”

    云沧澜淡淡一哂,并不开口,手指一下下轻轻扣着桌沿,指尖透着温润的绯色,如玉质般晶润。

    皇帝见他不语,又劝道,“你若是喜欢这东西,不妨放在宫中的御兽园内,有驯兽师调理着,它必定不能伤人。”

    驯兽师?莎莎脑中迅速浮现出一群手拿皮鞭的粗野大汉,在她身上抽来打去,动辄还要大声呼喝,连饭都不给吃饱……

    死皇帝,我师父丢下我出去给你捉妖,你居然恩将仇报这样对我!她不自觉的用爪子紧紧扒住云沧澜的前襟,比起御兽园,云沧澜虽然脾气冷淡怪戾,却不会对她用鞭子,吃饭还管饱。且从云沧澜这儿逃走,应该比从皇宫逃走,要再容易一点点吧?

    然后……她想到那天在水里偷看云沧澜洗澡时候的情形,忍不住又小小的咽了口口水。

    云沧澜留意到她的举动,对这只小白虎时不时流露出如孩童一般的动作觉得有趣不已,如今见她眼眸急切的望着自己,爪子还不肯松开,必定是怕他把她送出去了。

    他伸手随意捏了捏莎莎的耳朵,声音冷冽中却带有一股能够安抚人心的力量,缓缓道,“皇兄过虑了,这东西安分的很,绝不敢大胆伤人的。何况白虎骄矜,驯兽师只怕难以驯服,还是让臣弟养着她罢。”

    他口气闲适,仿佛在说着一件压根也不要紧的事情,一边说一边用手随意捏着莎莎,仿佛在警示她,自己能轻易将她留下,也能一句话就把她送出去。

    莎莎这下再不敢乱动了,乖乖伏在他怀里,只是……云沧澜光洁的指尖一直在她胸口摸来捏去,让她觉得好不自在。

    她要是人形的模样,这会儿早就可以喊非礼了,可惜作为一只幼虎,她却有苦不能说,只能逆来顺受的趴着。

    心里虽然千般万般的不自在,莎莎却也还是温顺有加的,忍受着云沧澜对她的持续“调戏”。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切切哦!		 记住永久地址:http://20xs.com,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