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战神王爷萌虎妃 /
  4. 《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虎落平阳被蹂躏
请记住我们:【20xs.com】    ( )过来,把这个吃了。”云沧澜随手在刚烤好的鹿腿上搁下一小块烤的金黄焦酥的肉来,扔到霜霜眼前,示意她吃下去。

    莎莎看着面前金灿灿油澄澄的鹿肉,喉咙咕噜咕噜的咽着口水,她当然饿的不得了,但是……

    她抬头看了云沧澜一眼,只见他瞧着自己的目光仍带着锐利的审视,莎莎就被吓得一哆嗦,怯怯懦懦的想要往回退。

    云沧澜微微眯起眼睛,冷哼一声,一把手抓过这不识趣的小东西。

    莎莎寒毛立起,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云沧澜,唯恐他一时兴起把自己也丢到架子上,和那鹿腿一起烤了。

    云沧澜见了她的反应又觉得实在好笑,难得温柔的轻轻抚了抚她柔软的毛皮,把鹿肉送到她嘴边道,“吃罢,既要你跟着我,就不会要你饿着肚子。”说罢,又扬眉道,“若敢咬我,后果可要你自负。”

    莎莎战战兢兢的用舌头把鹿肉舔了过来,她怕直接去咬真的咬到云沧澜的指头,因为是幼虎,所以舌头柔软极了。可是她这幅可怜巴巴伸着小舌头的模样,反而让云沧澜更不想放她下去了。

    云沧澜喂她吃了几块鹿肉之后,又自顾自道,“虽是白虎,却难得的没有野,就是有些好色。”说罢,又忍不住打趣了她一句。

    莎莎嘴里还塞着鹿肉,想分辨也没有法子,只好气鼓鼓的瞪大了眼睛,想展露几分老虎的威风,告诉云沧澜别老把她当个又傻又色的笨老虎。

    想她顾莎莎在老虎堆的时候,无论天资还是法力,都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现在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被云沧澜当个宠物来看待,自尊心实在有点受伤。

    要不是因为她修炼到这个关头,法力不能随便乱用,否则容易走火入魔,一辈子不能化作人形,她哪儿至于这么窝囊狼狈!

    想到这儿,莎莎又有些丧气,要是当初乖乖听师父的话,现在自己说不定还在草丛堆里打滚儿扑蝴蝶呢。

    云沧澜看她低下头去的样子,不由对她的兴趣又浓了几分,轻轻捏了捏她的耳朵道,“怎么,要你跟着我,还委屈了你不成?”

    当然委屈了!莎莎在心中大喊,可真正发出声音的时候,却只能是一声带有一丝颤抖的微弱叫声。

    “怕什么?我既说了不会杀你,就会留着你的小命。”云沧澜发觉这小白虎的毛发真是柔软,抚在掌中宛若上好的貂裘一般顺滑,于是抚摸的愈发顺手,“乖乖的别乱动,我要在黄昏之前赶回京去,你要是再调皮捣乱,我可不保证会不会临时改变主意。”

    改变主意?改变什么主意?莎莎眨了眨眼睛看着云沧澜,从他眸中若有若无的笑意中忽然察觉到一件事情,瞬时抖了一抖。

    她本来就长得胖,四只爪子和肚皮后背都是软嘟嘟的肉,这样一抖更是全身的肉都晃了晃。云沧澜不由轻笑一声,将她抱在怀中,翻身上了马背。

    云沧澜似乎真的有些着急回京,速度明显比之前加快了许多,莎莎犹豫的想着自己从他怀里猛地跳下去逃生几率有多大,后来想想又觉得太不靠谱。万一跳下去还来不及跑,先让马蹄子踩上两脚,再毁了容可怎么办。

    不能逃跑,也不能说话,莎莎渐渐觉得无聊起来,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在云沧澜怀里换了个舒服一些的姿势,团成一团,合上眼睛开始假寐。

    结果这一颠一颤,一颤一颠,霜霜的眼皮子越来越沉,不自觉的依偎在云沧澜怀里,过了一会儿竟睡了过去。

    什么逃跑不逃跑的,什么都比不过睡觉……先养足了精神再说。

    云沧澜感到她的动作,低头看了一眼睡得死沉的小白虎,忍不住摇了摇头,而后手臂却收的更紧,指尖还将她毛茸茸的尾巴握住,免得把这肥嘟嘟的小东西甩到了地上去。

    莎莎却毫无危机意识,最脆弱的尾巴被人抓在手里,她却只知一味呼呼大睡。

    然而这一觉睡得又长又沉,等她睁眼的时候,几乎都忘了自己还待在云沧澜的怀里,嘴里发出低低的嘟囔声,抬起肉爪子揉了揉眼睛。

    云沧澜不做声的瞧着她这一系列动作,饶有兴味的想到,这小东西当真是越看越不像老虎,毫无威风霸气之意,倒更像个懒洋洋的小猫,极适合窝在人怀里撒娇打滚。

    莎莎又打了个哈欠,刚准备再伸个懒腰的时候,忽然眼睛往上一瞟,恰好对上云沧澜一双如墨似漆的眸子。她一怔,眨了眨眼睛,随后才想到这是怎么回事,不免又打了个哆嗦。

    云沧澜对她这种反应十分不满,睡着的时候分明对自己依赖的不行,怎么一醒就这副又惊又怕的模样。想着便忍不住将她的尾巴圈在手心,不悦的捏了几下。

    尾巴不比耳朵和身上,最为敏感脆弱,霜霜被他捏的又疼又难过,呜呜叫着想躲,谁知云沧澜却不肯就这样放了她,直到把她弄得双眼通红,才压低了声音,胁迫一般问道,“往后还怕不怕我了?”

    你这样问……谁会不怕啊!莎莎极力想把自己的尾巴挽救回来,可就是够不到,只能可怜兮兮昧着良心,往云沧澜怀里蹭了蹭。

    太可怕了,太吓人了……师父你到底在哪儿啊……莎莎一边蹭,一边委屈不已的想着凌千清素日对自己的疼爱,眼泪不受控制的啪嗒啪嗒往下掉。

    云沧澜感受到衣襟的湿润,只当是自己把她的尾巴拽的太狠了些,欺负这小东西虽然有些趣味,可云沧澜却也不愿看她这样流泪。伸出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花,声音由方才的森森威胁转的温柔低沉,抱着她道,“我这便要入宫去,你同我一起去,只要你安分的呆着,不吵不闹,我就再不动你的尾巴。”

    拿尾巴跟我讨价还价,你怎么忘了这到底是谁的尾巴!莎莎大声腹诽,可却没法让云沧澜知道,这会儿尾巴好容易得了自由,她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又轻轻抽噎一声。对着云沧澜时而温柔时而冷酷的面容,她也不敢再哭和挣扎,只好用最简单的方法,把身子窝进云沧澜怀里,摇了摇尾巴以示讨好。

    唉,真是丢死人了,莎莎用肉爪子捂着脸想到,若是师父知道她这样摇头摆尾去讨好一个人类……

    呜——后果太可怕了,她连忙甩了甩头,暂且先不去想了。

    ————

    后面还有更好看的哟。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切切哦!		 记住永久地址:http://20xs.com,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