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战神王爷萌虎妃 /
  4. 《战神王爷萌虎妃》 正文 好色果然出事
请记住我们:【20xs.com】    ( )盛夏午后,大地被烤的滚烫炎热。

    一只肥嘟嘟,胖乎乎的小白虎小心翼翼的在地上打一个滚。用两只梅花肉垫挨着这块不太烫的石头,思考着要不要到前面的溪流打个滚。

    好热呀!莎莎可怜兮兮的望着牵头的溪水。可是师父出门前又说,让她千万别到处乱跑,尤其是水啊火啊这一类的地方,很容易被坏人抓跑。

    莎莎有些犹豫的用爪子轻轻蹭着脸,又用舌头舔舔爪子,呜……都是汗味儿。

    眼前就是水,师父又不在……她璀璨如宝石无暇的大眼闪烁着,眼珠转了两下后便攥起肉呼呼的小爪子。不管了,进去扑腾几下,哪儿就有那么倒霉。

    她下了决心,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助跑起跳,向前一个飞跃!

    呼……好舒服!

    爪子搭在岸边的石块上,莎莎让自己轻飘飘的浮在水中——好吧,虽然对于她现在的这个体重和分量来说,轻飘飘三个字也许用的有一点勉强。

    作为一只小白虎,师父也常说她的体重略微超标了一点,不过他又会安慰的拍拍莎莎的头,说肥点也不要紧,又不是猪,况且现在胖点,以后修炼得道,变成了人没准儿就瘦了。

    女大十八变的道理,凌师父显然认为在人和老虎身上都同样适用。

    况且他这样说也不是没有依据,白虎身上该有的优秀特质莎莎一样不少,人见人爱,艳压群虎。

    她舒舒服服的眯着眼睛,时不时用爪子抓抓肚皮,想到师父已经出门好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凌千清出门前说,等这次替皇上捉完妖回来,就帮她进行最后的修炼,到时她就能变成人形了。

    正在莎莎思考着将来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点水流的动荡声音,她被吓的爪子一缩,心想不会真的这么倒霉吧!

    然而她平时几乎见不到什么生人,又忍不住想扭过脸去望,心想只看一眼,再拔腿开逃也来得及。

    结果这一眼望去,她却被眼前的情景弄得愣住了。

    这个时候的阳光充裕而富足,透过树影折射在溪水中,发出一种淡淡蒙蒙的金色。在离她不远的河中央,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全身**的站在水中。他背对着凌霜霜,肌肤宛若上好玉质一样的细腻光泽,却又不是白的晃人眼睛。他用手掌掬起溪水向身上泼洒,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看上去便觉得温润光洁。

    溪水不深,男人看上去也很高,水位只能没到他的腰间,稍一波荡,就露出腰下的……

    “咕噜……”莎莎很没出息的咽了口口水,爪子虽然已经有半只扒在了岸上,却有些舍不得走了。

    师父长得虽然也好看,可她从来没见过师父洗澡的样子,作为一只刚刚成年,涉世未深的小白虎,莎莎被眼前着一副美景弄得愣在了原地。

    呜,真害羞……她用肉团一样的爪子蒙住眼睛,可又忍不住张开一丝缝隙。

    这男人是谁呢?

    他侧着身,莎莎只看到他半边脸庞,于是心里忍不住想,要是能看清他的脸就好了。

    莎莎的脚下有些不听使唤,瞧瞧踮着脚向前迈了几步,所谓**熏心,大概说的就是她这幅模样。

    还是看不清,要不然……再近一些?

    她已经把师父的叮咛抛去脑后,认为一会儿就算真的被抓住了,自己也可以迅速脱逃,于是一人一虎的距离就这样挪近了一寸、一寸、再一寸。

    然而就在莎莎马上要得手,凑近在男人身旁的时候,她脚下的爪子忽然感到一阵刺痛,不知道是踩在了什么尖锐的石头上面。她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弄得一下心慌,脚步竟然不稳的跌了一下,噗通一声整个掉进了水里。

    可是她却没有被河水呛到,也没有在下面蒙头乱撞,而是在她刚刚跌进水中的一瞬,就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拖了起来,呼的一下被举了起来。

    霜霜被河水迷了眼睛,晃动脑袋把水珠甩开之后,又忍不住用爪子去揉眼睛,这个时候,眼前事物也渐渐清晰起来。

    一双明亮似黑色珍珠般的眸子盯着她看了片刻,上下打量一番,俊脸并无什么异样神情,只是轻声道:“这地方,竟有白虎?”

    哇……霜霜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觉得口水都差点再流了下来。男人被她这样盯着,看着眼前老虎一副呆呆傻傻的表情,也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看着我做什么?你怎么会自己跑到了这儿来?”云沧澜轻轻晃了晃手中肉团一样的小老虎,本是回京路上奔波劳碌,看见溪水就随意冲了冲身子,谁知竟遇上了这么个小东西。

    若不是看身上的花纹和脸,他真要以为自己是捡了只小猪了。

    莎莎还会不过神,云沧澜眯起眼晴轻笑道:“怎么长的这样胖,看来是老天眷顾,要我今晚以虎肉加餐。”

    虎肉……加餐?

    莎莎想了片刻才明白过来这话中寒意,惊恐万分的低叫了一声,只是全身都**的,丝毫没有威风之意,反而显得可怜兮兮。

    她一边嗷呜嗷呜的叫着,一边想从云沧澜手中挣脱出去,谁知云沧澜却饶有兴奋的打量起她,“怎么,这个时候知道跑了?方才为什么要蹲在岸边偷偷瞧我?”

    呜……你长得那么好看,多看两眼也是罪过么。霜霜在心头含冤带屈的想着,叫声愈加可怜。

    “头一次遇上这么色的老虎,私窥我沐浴,你可知道这是个什么罪名?”云沧澜一边逗弄着手中的肥白虎,一边用手指在她身上轻轻摩挲。

    莎莎吓得汗毛都要炸开了,脑子里笃定了男人要把她弄回去下酒的念头,她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叫,而后不管不顾的闭上眼睛下嘴一咬,下一刻便感到勒住自己脖子的手松脱了开来。

    趁现在!莎莎迅速转身,打算迈开腿向前跑去,谁知道这一块的河岸滑腻异常。她刚刚把前爪放了上去,用力一撑,就伴随着一声哀嚎向后滑去,再一次整只跌进了水中。

    可这回却不像之前那么好运了,没有温暖的手掌把她轻轻托起,霜霜呲牙咧嘴的在水里挣扎,爪子也不知道抓到什么东西,总算把身体固定了下来。

    然而还不待她松下一口气,就又被提了起来,云沧澜放大许多的俊脸凑到她的眼前,笑意比方才更加危险了几分。

    “先是偷窥我沐浴,现在还敢摸我……”他被这只看上去又傻又胖的老虎弄得哭笑不得,微微眯起眼眸道,“占了我的便宜,就想这么遛了?”

    莎莎被他的气势吓得想以吼叫壮胆,可是从嘴巴里出来的,却只能是呜呜的示弱声音。

    “剥了你的皮也太小了些,看你这么多肥膘,吃下去口感也未必很好。”云沧澜轻轻一扬唇角,将 莎莎往那块滑腻的岸边一放,翻身上岸随手将衣裳披上,动作矫健而迅速,下一刻便将霜霜又捉了起来。

    看着手里这只瑟瑟发抖,不停乱动的小东西,若是带回去当个宠物来驯养,想必也十分有趣。

    云沧澜捏了捏 莎莎的耳朵,手臂仍旧十分有力的将她夹住,随口道:“一时间也想不出罚你的法子,就先带你回去罢,这一路可最好老实些,否则……哼。”

    他一个冷哼,莎莎又是一阵哆嗦,真是蛇蝎美男啊!怎么能对她这样柔弱无助的小老虎下毒手呢,自己不就是看了看他洗澡,摸了摸他的……那儿嘛……

    又不是故意想摸的,她还觉得心灵受到了创伤呢!

    她被云沧澜带在马背上驰骋的时候,心里头不由想到,如果师父回来看不到她,那不是要急死了?

    呜呜,怎么办啊!莎莎焦急的不知所措,又想到自己说不定会被这男人养的再肥一点,做成虎骨酒、虎皮毯一类的东西,眼眶里的眼泪就抑制不住的往下掉,吧嗒吧嗒的落在云沧澜的衣袖上。

    云沧澜见状不禁觉得更加好笑,一只小白虎,居然被自己吓得像兔子一样哭个不停。他勒绳停马,把莎莎举到眼前,越瞧便越觉得有些意思。看她双目都有些发红,一身都**的,哪里还看得出老虎的威风来。

    这样一想,云沧澜的脸上倒忍不住添了一抹温柔之意,轻抚着 莎莎的背脊道,“跟着我也没什么不好,看你也不像个有能耐的老虎,荒郊野外如何谋生?还不如跟我回去,免得你孤苦一个。”

    这话,倘若让认识云沧澜的人听见,必定要惊吓的合不拢嘴了。

    谁不知他素来情寡淡,至今不纳妻妾,对何人都是冷然相待。

    可莎莎却不知道这些,她只觉得男人话中语带贬低,谁说她自己没法谋生啦?

    这样想着,忍不住就鼓起了腮帮子,忘记了方才的害怕。云沧澜见状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沉声道:“记住了,我是云沧澜,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了。”

    说罢,便一扬马鞭,再向前驰骋起来。霜霜却呆愣愣的被他抱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云……不是国姓么?

    糟了……她好像,真的招惹到不好惹的人了!呜!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切切哦!		 记住永久地址:http://20xs.com,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