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豪门:腹黑老公难伺候》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枕上豪门:腹黑老公难伺候 /
  4. 《枕上豪门:腹黑老公难伺候》 正文 第2章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请记住我们:【20xs.com】    第2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怎么回事啊?”

    王阿姨看见邢荞的时候,一脸的纳闷儿。为了掩饰一下自己认错人领错证儿的尴尬,只能说自己临时变卦不想相亲了才那么说的。

    听到这样的解释,王阿姨脸绿的跟菠菜似的。

    “哎呦,你这小姑娘真是不靠谱呦,早知道哦,我就不这么好心啦。”

    balabala——此处省略一万字。

    好不容易送走王阿姨,邢荞上楼,开门,关门,钥匙放在玄关的鞋柜上,换好拖鞋进了屋。从包里掏出那仿佛还在冒着热乎气儿的结婚证,两条眉毛拧的跟麻花儿一样。

    瞧瞧那盖着钢印的照片上,那男人高贵冷艳的模样,也不该是个骗子啊。

    如果说这年头骗子的颜值都这么高了,那她可真就对这个看脸的世界感到绝望了。

    叹了口气,邢荞觉得自己这几天一定是在工作室里忙成狗了,所以连基本常识都要没了。坐在沙发上,心里开始琢磨自己的处境,这男人现在联系不上了,可怎么办呀。

    带着这种无比虐的心情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之后,却没想到相遇来的这样快。

    ……

    教室里很静,只能听得见粉笔在黑板上沙沙的摩擦声,修长的手指轻轻的跃动着,那一手漂亮的板书跟写字的人也如此的相得益彰。

    阳光透过玻璃洒在那个正在写板书的人身上,浑身仿佛镀了一层金色的光晕,迷人的像是一幅画。

    可偏偏此刻有人却用呼噜声打断了这么美好的画面。

    书写的动作停顿住,粉笔折了半截儿,落下。教室所有的人都在朝着鼾声的源头望过去。

    ……

    顾明烨站在邢荞身边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倒抽了一口气。医学院,谁不知道敢在这新来的顾教授的课上睡觉那就是自寻死路。

    完了!顾教授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俊脸上寡淡的眉眼瞧着睡的哈喇子直流的女孩儿,伸手,手背对着桌子,轻轻用骨节敲打在桌面儿上,发出清脆的“叩叩”声。

    前一刻还在睡的喷儿香的人,此时如受了惊的小兔猛地直起身子。对上顾明烨那双黑的犹如漩涡似的眸,顿时瞪大了眼,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顾……”

    顾明烨看着她的蠢样子只是微微抿嘴,大概两三秒钟后,开口。

    “起来,跟我去办公室。”

    他从不笑,此刻更显严肃。邢荞心里咯噔一声,有种快要殡天归去的错觉。教室里很静,所有人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个眼看着邢荞起身拿起桌子上厚厚的书,垂头丧气的跟在顾明烨身后走出了教室。

    她本不是医学院的学生,只是帮室友替课,就为了应付老师点名而已。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重遇顾明烨!

    他……他竟然是她们学校的老师?这也太巧合了吧!一想到她竟然阴差阳错的跟学校老师领证结婚了,邢荞登时有种自己发展了一段不伦之恋的感觉。她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不是人的事儿,这辈子这么狗血命途多舛的啊。

    脑子里正胡思乱想间,一路上已经遇到了不少医学院的同学在跟顾明烨打招呼。他秉承一贯的作风,面无表情,不出声,只是点头示意而已。而那些学生似乎也习惯了他这样,不过却带着用一种好奇而审视的目光看着邢荞,当然更多的是一种同情——

    院系办公室

    顾明烨看着站在哪儿低头盯着脚尖,规规矩矩的邢荞,半响才说出一句话。

    “你很困?”

    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邢荞连个准备都没有,就“嗯”了一声,但是惊觉自己回答的不对,又连忙改了口。

    “不是不是,不困不困。”

    瞧她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顾明烨微微眯眼,这个小动作,让他本就高冷的模样看上去更是严肃不已,邢荞,肝儿颤了。

    “你刚刚打鼾了。”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差点让邢荞羞愤欲死。

    拜托这位顾先生,能不能不要在别人伤口上撒盐了啊?这样做真的好么?

    耳根子顿时烧的慌,邢荞有些困难的吞了吞口水,半响才磕巴出一句话。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其实我只是有点头晕,于是吧,我就——”

    “既然困了,你可以在这里睡。”

    顾明烨不咸不淡的语气让邢荞瞪大了眼,一张嘴更是控制不住的张大。没一会儿,一双眼睛都忍不住泪眼汪汪了。

    这也太狠了吧?这种处置办法还不如骂她一顿呢。

    忍不住的就想起了初中那会儿谁在课堂上偷吃面包被抓住了,老师就给买十个面包让丫儿的坐在走廊里吃,不吃完不许上课。还以为那是她们班主任变态才想出这样的招数,原来,这……这真是广为流传的“教育秘籍”啊!

    “顾……顾老师,我错了,我真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着她这欲哭无泪的样子,顾明烨不由得微微蹙眉,不是她说头晕的么?自己让她多睡一会儿,她不应该高兴么?为什么要一副好像自己的提议多可怕的样子?

    “邢荞”

    “是”

    哆哆嗦嗦的应承着,邢荞真是恨不能在顾明烨面前跪下在给自己俩嘴巴子认错才好。

    她真是千不该万不该将他认错啊,甚至,甚至还跟他领了证啊。更不应该在他的课上睡的跟头死猪一样还被他拎到办公室啊。

    如果能重来一次,就是借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啊!

    “躺沙发上去。”

    躺……躺哪儿?

    惊恐的看着他,要不是顾明烨那一本正经清心寡欲的脸,邢荞真的以为刚刚的那句话有点儿别的什么暗示-性-意图。

    “顾……顾老师,我……”

    “躺上去”

    依旧是不咸不淡的语气,可是那种迎面而来的压迫感是怎么回事?看着那双仿佛黑玛瑙一般的眸子,邢荞发觉自己一个不字都说不出,一双腿好像不受大脑支配一样,乖乖的听着顾明烨的话,朝着那张黑色的长沙发走过去,然后,乖乖的躺在上面。

    “顾老师,我躺好了。”

    看着坐在距离自己几步之遥的顾明烨,邢荞报告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