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279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右桓龅钠松侠础n衣璧纳称鞯谝淮卧谌绱硕淌奔淅锫址h入这么多根长短粗细不一的阳具,很不适应,很快就红肿起来,粉嫩的屄肉往外翻,痛得我妈直叫唤。男人们毫不怜惜的继续抽肏。一轮过后他们把我妈翻过身来,跪在床上,先把阳具肏进我妈嘴里强迫她舔吸,然后一边从她翘起的屁股后肏入阴道,一面抱住她的腰玩弄她晃动的乳房。我妈前后总是被两个人同时肏入。文主任先是看着,后来也忍不住脱裤子加入战团。第二轮过后,男人们都有些疲乏,我妈也瘫倒在床上,身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

    尽了兴的男人们把一丝不挂的我妈丢在卧室里,在客厅开始摆开麻将局。文主任也要上场,人家说,你怎么还敢来文主任笑笑说,输了没关系,有她呢。大伙就说了,这就不对了,合着我们输了出钱,你输了只要让这女人脱脱裤子就行啦想做无本买卖文主任笑笑说,怎么无本你们有种弄个女人来玩玩方五开口了,说大家打麻将就是为了个乐子,与其算钱上的输赢不如拿女人作赌注。其他人就笑他了,你小子好,你的女人呢方五把他的主意说了:五个人中的四个打麻将,一个在一边休息。谁和牌我妈就要跨坐在谁腿上,让他的肉棒随便肏入阴道,这段时间里我妈就是他的,随他怎么玩,直到另一个人和牌为止,但是如果他射精就马上换上在旁边休息的人。

    这个主意一出来,大家都说好,既能一起干女人,又能收放自如,玩得尽性。大家都赞同,文主任自然也不反对,于是赤裸的我妈就被从卧室的床上拉起来,作为“战利品”在麻将桌上流通,直到天亮。

    从那以后,文主任和他的牌友们就轮流在各自的家里摆开香艳的麻将局,牌桌上自然少不了全裸的我妈。我妈每次都要被他们通宵玩弄,这就是她频频“值夜班”的原因。后来文主任的牌友们甚至把自己的熟人朋友也带来参加牌局。

    文主任把事情经过告诉我后紧张的看着我的脸色。别看他威胁起我妈来胸有成竹的样子,实际上他更不敢把事情捅出去。为了他自己能继续玩弄我妈,他只有拉我下水。看我听得津津有味,甚至听到我妈被他的牌友边打牌边轮奸时两眼放光,他觉得心里有数了。他先跟我说不要声张,免得我妈自己也没法做人。接着就引诱我说“你想不想看你妈没穿衣服,跟男人干那个事的样子很好看的。”我有点心动,又不好意思明说,就默不作声。文主任自然心领神会,笑嘻嘻说“下次我叫你来。”

    七月里的一个周末,我爸又去出差,要去一个星期,我放暑假在家没有事做,本来也要跟去的。一个星期前文主任诡异的跟我说“你妈这星期又要值夜班啦,这次是在你们家。”我一楞,马上明白了他在说什么。

    我妈这段时间还是频频去“值夜班”,已经成自然了。街坊也开始有些越来越多风言风语说我妈是破鞋。我本来对文主任玩弄我妈很厌恶的,但是自从他告诉我他们打麻将的事以后,我不但不想阻止他们,反而很想亲眼看看他们如果边打麻将边玩弄我妈。文主任没有食言,机会来了。

    看来这次他们要趁我爸外出,我被收买,在我们家开牌局。本来我爸要带我一起去的,我借口学校有夏令营活动组织观测天象,没跟我爸去,留在家里欣赏我妈的香艳麻将局。文主任告诉我要开牌局的前一天,我就跟我妈说了第二天晚上要跟同学一起去附近山上观察天象,不回来睡。

    我妈也同意了。她这时候还不知道牌局的事。

    吃过晚饭,我妈就开始一直催我,问我什么时候走。我猜文主任已经告诉她今天晚上有人要来家里打麻将,怕我知道,心里慌乱。过了很久,我才下去跟我妈说“我走了”,她心不在焉的应一声,看表情明显有些紧张。

    我心里想“傻屄妈妈,别慌,等会儿我要看你在麻将桌上的淫浪样”,就出门去了。我把自行车停在附近同学家里,自己偷偷回到家门口,看到我家门口的走道上放着一把竹椅子。这是预先定下的暗号,表示我妈在洗澡。我推开门,经过文主任身边时,他对我诡异的笑笑,让我待会儿注意不要出声。我点点头。洗澡间里传来水声。我轻手轻脚溜进爸妈的房间,用小梯子爬上小阁楼,再把梯子小心的搁在旁边墙上,做出阁楼上没人的假象。阁楼很矮,根本站不起身,我爸在上面堆放着很多木料。我从木料间的缝隙里往下看,在黑暗里还是看得很清楚。房间中间摆着一张方桌,一边是大衣柜和我爸妈的床,另一边是长沙发。衣柜顶上放着一部电视机。

    这时楼梯上传来响声,接着是大门打开的响动。有人进到隔壁我的房间。

    怎么文主任那些牌友还迟迟没出现不知道是因为着急还是因为阁楼上不怎么通风,我很快就满头大汗。就在这时候,灯开了,文主任走进来,他先往阁楼上张望。阁楼上黑乎乎的,他什么也看不到,就满意的笑笑,对着我竖了个大拇指,开始往方桌上铺毡子,然后把麻将盒找出来。这时候我妈进来了,只穿着一条内裤,上身完全赤裸着我可以看到她没有束缚的两只大奶头在上下跳动。我妈在沙发上坐下,文主任打开电视,然后就坐在我妈身边,把手放在我妈乳房上揉捏,一边看电视一边跟我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我妈只答不问,不主动开口,任凭他揉乳房。过了十几分钟,外面好象有人敲门,我妈马上从沙发上起来,到我的房间去了。文主任出去开门,随后上来三个男的,都是三四十岁模样,有胖有瘦,我都认识,是我爸他们单位的金科长、徐科长和老郑。房间里就显得有些挤了。他们几个和文主任先是互相敬烟,然后一起开始吞云吐雾,屋子里立刻充满了烟味。我忽然明白我妈身上的烟味从哪里来的了。只是为什么还不开始

    难道人还没有来齐吗

    又过了一会儿,楼下又有人敲门。文主任这次带上来两个中年男人。让我惊奇的是他们一个是我的体育老师刘方诚,一个是我们学校的工友老齐。

    牌局还是没有开始。看到这么多熟人坐了满满一房间,想着我妈要在他们面前脱光衣服被他们轮奸,我越来越兴奋。在后来的半小时里又两次来人,前后一共来了四批一共九个人,加上文主任一个是十个男人。

    他们不知什么时候都纷纷把上衣脱了,光着膀子,就穿着裤子甚至内裤。

    我也顾不上看这些男人认识还是不认识。和他们一样,我期待着我妈的出现。这时候四个男人围着方桌坐下来,文主任已经到我妈房间去了。

    包括我在内的十双眼睛一起盯着门口。

    我妈出现在门口时,我几乎可以听到房间里所有男人咽口水的声音,同时可以猜想他们有人下面肯定在“举枪致敬”。我妈身上穿着一件半透明的无袖圆领衫,里面没戴乳罩,黑黑的奶头隔着薄薄的布料看得很清楚,下身穿着一条长不及膝的粉红超短裙。这些衣服我从来没看我妈穿过。

    我妈白晃晃的胳膊和大腿完全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也许是看到满满一房间男人的缘故,我妈明显有些慌张,在门口就怔住了,对文主任说“今天

    这么多人“文主任不说话,挎住我妈的腰推着她往里走。我妈上衣下雪白浑圆的乳房颤动着,她的子宫内壁一热,宫颈无意识的收缩了一下,阴道瞬时被黏液润湿,长长的黑奶头已经勃起。这样的场景已经出现过多次,对我妈来说不再陌生。参加牌局人数一次比一次多,我妈心里怦怦直跳,知道自己应该感到羞耻,但是身体的兴奋却一次比一次强烈。

    我妈站在牌桌旁边观战。第一副牌已经拿到各人手里。房间奇怪的安静下来,只有间或有吃牌或碰牌的声音。我注意到,除了我妈,其他人的眼睛都盯着牌桌。刚开始我很奇怪,后来一下明白,牌桌上的输赢才决定谁先享受面前这个丰满性感的少妇。这时候已经有人和牌了,在众人羡慕和嫉妒的眼光中,胜利者老郑站起身来。老郑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子,他脱掉西装短裤和内裤,露出丑陋疲软的阳具:今晚由这个阳具首先享用我妈的服务。和牌者重新坐到桌前,倒霉的点炮者起身让贤,旁边的人很快默契的选出一个坐下,桌上又传来哗哗的洗牌声。

    我妈不声不响的跪在老郑旁边,把头埋到那人两腿中间,含住他的阳具开始为他吹箫。老郑一边盯着牌桌一边惬意的张开双腿,还故意用大腿外侧隔着衣服摩擦我妈的乳房。过了不到一分钟他对我妈说了一句什么,我妈站起身,转过身去,从上往下解开胸前的扣子,然后把上衣脱下扔在大床上。

    整个牌局暂停下来,所有的男人看着我妈赤裸的背,等着她转过身。我妈迟疑了一下,双手遮住乳房慢慢的转过身,然后在男人们火辣辣的眼光里放下双手,她那一对熟透的黑奶头骄傲的挺立着。在老郑的催促下,我妈重新跪下来为他吹箫,他也腾出一只抓牌的手捏弄着我妈诱人的奶头。

    他抓紧时间充分享受是有道理的,过了不到五分钟,另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就和牌了,我妈下面就要转移阵地为他服务了。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秃子,一看就是精力过剩的样子,他脱下裤子,阳具早已经是勃起了,我妈问他要不要吹,他说不用了,坐上来吧。

    我妈就抬起左腿刚想要跨坐在那人腿上,秃子一把搂过我妈,把手伸到她的超短裙下把她的裙子往上一掀,露出我妈雪白丰满的光屁股。原来我妈裙子里面没穿内裤。他右手搂住我妈的腰,左手伸到她的阴部,大拇指和食指揉捻阴蒂,中指和无名指熟练的肏进我妈的阴道。受到突然袭击的我妈不由得惊叫一声,秃子淫笑着跟大家宣布“这婊子下面已经湿了”。在男人们的哄笑声中,秃子把我妈的裙子掀到腰以上,露出她赤裸的下身,双手抱住我妈的胯部,黑红的龟头早已对准屄口,把我妈的身体往下一按,同时屁股一挺,就听我妈“啊”得一声就被肏入了。秃子一边动着屁股享用我妈的骚屄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抓牌。我妈的一只奶头被他含在嘴里吮吸,另一只奶头在他不抓牌的时候被他捏着玩弄。坐在他腿上的我妈一停下来,秃子就催她“快动啊,婊子”我妈只好一上一下的不停动着她的屁股,让秃子坚硬的肉棒在她的阴道里抽动,她胸前的两个大肉丘随着上下跳动,随着乳房的胀大乳晕也随之扩大,长长的奶头透出红色。

    秃子又和牌了,我妈就得留在他两腿中间。趁其他人换人砌牌的间隙,秃子搂着我妈,把她的两条腿托到他身后,让她整个身体悬空,唯一承受重量的地方就是他和我妈的生殖器交接处。秃子惬意的拱动着他的屁股,利用我妈的体重形成的惯性,省力的享用本来只有用力抽肏才能达到的效果。虽然我不是第一次看到我妈被男人奸污,但是象秃子这样的行家还是让我大开眼界。

    我妈很快被子宫里受到的猛烈冲击弄得七荤八素,只好抱住秃子象公牛一样粗壮的脖子不失去平衡,身子则完全听任他撞击。还好牌砌完了,该轮到秃子这个庄家掷骰子,我妈才有机会喘口气,然而很快秃子又叫她动屁股了。

    秃子连和了好几次牌,他的肉棒也象他手上的牌一样坚挺。我妈看来已经挺不住了。刚开始她不出声,被秃子干了一会儿后她的呻吟声渐渐大起来了,刚开始还是娇声细气的,象弱女子婉转承欢不胜雨露的那种,到后来呻吟就低下去,听得出是成熟妇人被迫与人性交,却不由自主被奸得春情勃发,淫荡里透出无奈,无奈中又不乏淫荡的声音。不知道我妈泄了几次,但是她的呻吟进一步激起了男人们的欲望。

    秃子的阳具在我妈下体里肆虐了半个多小时,又一次和牌时跟其他人说“我不行了,你们来”,说着站起来把我妈架到空中,走几步把她按在我爸妈的大床上猛烈抽肏二十多下,最后顶到我妈阴道深处把精液射在里面。

    射精过后,他把尚未疲软的肉棒抽出,拍了一下我妈的屁股,自己在床沿坐下。

    还处在高潮余波中的我妈费力的翻身起来,跪在他两腿中间帮他舔干净。这也是规则中我妈的任务:帮刚射精的人舔干净。我妈刚舔干净秃子的肉棒,牌局这边又有人和牌了,她又得开始为胜利者提供服务。

    牌桌上的人象走马灯一样换。我妈时而跪在男人腿间为他吹箫,时而背对牌桌或者面对牌桌跨坐在男人阳具上不停扭动着身体。刚开始人们射精都射在我妈肚子里,后来有一个四十几岁戴眼镜的高个子男人在她吹箫的时候就射出来,喷得我妈脸上和肩膀上都是,后来就有不少人射在我妈脸上。

    房间里充满了精液的气息。我看着看着发现一条规律:凡是当过胜利者玩过我妈的男人都不再穿上衣服,而是就赤条条的或站或坐等待轮到自己上场。所以看几个男人还穿着裤子就可以看出谁还没玩过我妈。我妈的超短裙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谁觉得费事给脱掉了,她也没有重新穿上衣服,只是中间出去拿了块绿毛巾擦了擦糊满精液和黏液的身体。穿着裤子的男人不知不觉减少下去,到半夜两点的时候房间里的十个男人和我妈都一丝不挂了。

    房间里的牌局和性交还在继续。这时候我也觉得眼皮打架,慢慢就朦朦胧胧睡着了。

    我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了,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一切恢复原状,就好象做了一场梦。然而空气中却隐约遗留着精液的味道。我轻轻的爬下梯子,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我的卧室门关着。我悄悄走到洗澡间,赫然在我妈一堆待洗的衣服里发现了那条超短裙和几条毛巾,上面满是精液的味道。

    后来文主任又趁我爸外出的机会几次在我家里设牌局。我爸不在家时,他不再需要躲着我,而只需要跟老王商量好时间就可以玩我妈。我仍旧每次躲在阁楼上观看,越看越过瘾。来参加牌局的人并不都完全一样,每次都有新面孔出现。不过一般来的都只有七八个人,很少再出现那天十个男人的盛况了。我爸在家的时候,我妈还是每周都“值夜班”。我自然知道我妈“值夜班”是做什么。除此之外,我妈还有时到王家去,少则半小时,多则一两小时才回来。她还是每次被奸污完回家就洗澡,而我就在她洗澡时查看她换下来的内裤,从内裤上那一大滩精液的多少猜想她被玩弄的次数和享用她肉体的人数。我爸不在家时我妈的性生活就由邻居王忠和、同事文主任、他的狐朋狗友以及附近的其他男人们轮流负责。附近不三不四的男人想玩我妈没有玩不到的,最容易的办法就是找文主任打麻将。那段时间里我妈事实上成了周围男人的公妻。就看我妈被男人干得多了,我妈在我心中的形象早就变了,不再是慈爱威严的母亲,而是一个有丰满身体、一对大乳房、一口骚屄和两瓣大屁股的女人,男人的玩物和性工具。

    我家的女人三俗话说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强。随着我爸头上的绿帽子越戴越多,他开始有所察觉。但是他的男同事们大多数跟我妈有染,只会在背着他的时候眉飞色舞的谈论我妈的肉体,在他面前却总是一本正经。真正麻烦的事是四十六岁的我妈怀孕了,而且后来我爸跟我妈做爱一直用的避孕套,一般一个月只有一两次。我爸很容易知道这不是他的孩子。

    玩弄我妈的那些男人从来只管操屄,不管避孕,而且他们几乎没有人愿意在奸污我妈时用避孕套,理由很简单:不戴套才爽。这么一来,为了不怀孕而被我爸发现,我妈就只有长期口服避孕药,加上大量精液的滋润,我妈的身体因此日渐丰满,皮下脂肪增多,肤白肉嫩,双乳丰隆,奶头高耸挺拔。副作用就是我妈有时腰腹酸胀,例假变得不稳定,有时候两三个月才来一次,很少有来例假不能陪客的情况。她怀孕的原因无人知道,也许是避孕药失效,也许是她忘记吃避孕药。正因为她例假不规律,等她发现自己肚子大不是因为发胖,例假没来也不是因为更年期的时候,去小姨她们医院一查,孩子已经六个月了。更糟糕的是,医生说她身体太虚弱,婴儿已经比较大,做人流手术大人会有生命危险,只能静养等待生产

    文主任比我爸先知道我妈怀孕。他还象往常一样带我妈去麻将桌上供人玩弄,不同的是他事前总要告诉别人我妈怀孕的事,让大家“尽管操,把屄操松了好生”。我妈脱光衣服被人操的时候,小腹的隆起就很明显了。

    我几次看到大腹便便的我妈裸着全身坐在地上吮吸男人的肉棒,而不是象以前那样蹲着或跪着,还看到我妈挺着圆圆的小肚子费力的跨坐在男人的胯上,玩弄她的男人利用她日益增加的体重自动达到深深肏入的效果。

    我都担心我妈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被肉棒捅到。怀孕的我妈乳房扩大了一圈,奶头又大又黑,胀得发亮。到八个月的时候,我妈终于瞒不住了。

    那天晚上我爸回家,半夜爸妈的房间里隐隐听见我妈的呜咽,第二天一早不见了我爸。几天后我妈就带着我搬回外公外婆的那个县城。后来听说爸妈已经离婚,我爸辞职去了南方。

    回到娘家两个月后,我妈去了医院,一周后外婆只带着我妈一个人回来。

    外婆说那个孩子生出来就是死的。虽然孩子死了,但是我妈的乳房按时开始分泌乳汁,我妈觉得乳房胀得痛,不顾外婆的劝告把奶挤出来。

    刚开始每天只有一小碗,我就顺手喝掉了,到后来越来越多,每天要挤出两大碗奶,我和外公外婆三个人喝不掉,我妈自己也喝。我妈吃了很多种回奶的偏方草药,那奶就是回不掉,越回越多,到后来每天要挤三次:早上起来挤一次,下午三四点钟挤一次,晚上睡觉前挤一次,每次都能挤出来一大碗。过时间不挤我妈就痛得难受,弄得我妈没办法,只好随它去。休息了几个月后,我妈在表舅的帮助下到县城的一所中学里代课教初中数学。我和我妈两个人搬到离她中学不远的一座小平房里。我妈每天下午她都要偷偷回一趟家躲在房间里把奶挤在瓶子里。我也转学到我妈代课的中学上学。这段时间我再也没有机会观赏她的性生活。事实上她也没有性生活。外公外婆几次要给她介绍对象都被她拒绝了。

    刚生产过的我妈更加显得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我妈现在身材略显丰满却没有大走样,腰身的赘肉并不明显,衬托着肥硕的臀和比以前更加丰挺的充满奶汁的乳房,皮肤白嫩细腻,脸上只有几条细细的鱼尾纹,伴随着她那双弯弯的眼睛和小巧的鼻子,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虽然我妈在家衣着都很注意,我发现只要留心,还是可以偷窥到她的隐秘部位,比如她夏天在家里一般是不戴乳罩的,她的奶头现在又大又挺,颜色一直跟怀孕时一样深,如果只穿一件白衬衫或圆领t恤,就能隐约看到黑黑的两只大奶头。不过我当然不能盯着她的乳房看,只能装作看别的地方然后每隔几秒钟瞥一眼,尽量延长她无意泄露春光的时间。碰巧她穿一种无袖上衣或连衣裙,以合适的角度站在她身体的侧后方就可以看到她一侧的大半个乳房和上半部分奶头。这时一看到她饱满得象黑葡萄一样的奶头我就会勃起。

    家里没有别人,我开始很方便的偷看我妈洗澡。洗澡间门下半部分有一个斜开的气窗。我妈在里面洗澡的时候,我就屏住呼吸趴在气窗下面尽情观赏。洗澡间明亮的灯光照着她凝乳一般雪白而丰满的成熟肉体。

    一直能看到的是我妈两瓣白得耀眼的光屁股。热水冲刷着她的胸脯,使她黑色的乳晕扩到最大,当她弯下腰的时候,颤动的双乳和乳房顶端黑黑长长的奶头就垂在胸前。她偶尔转过身来面向门的方向,我就一边提心吊胆的担心她发现,一边抓住机会观赏她久违的下体。她两腿分得不开,只能隐约看到她下腹部隆起的小丘被黑毛覆盖着,小丘下面的部分就隐藏在阴影里,看不出以前一天接待十几根肉棒的繁华情景。我妈雪白的肉体和成熟的女性器官使我年轻的身体血脉贲张。

    我暑假在家无所事事,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俗话说“饱暖思淫欲”,一点不假,我很快又迷上了看黄色录像。主要来源于张岩,他是我新认识却臭味相投的死党,也跟我一样在家闲极无聊,跟着他父亲开录像厅。录像厅里深夜经常播放一些黄色片子,我就常常在他的录像厅里彻夜不归。跟张岩来往密切的有一个何慎飞,二十多岁,他父亲是现任县公安局长,他母亲前几年就去世了,根本没人能管得住他,整天瞎混,居然在一帮流氓无赖中颇有名气。何慎飞可以说是张岩的片源,公安局没收的录像带他往往都能弄到,我们也就跟着先睹为快。何慎飞也喜欢看强奸和母子乱伦的片子。就在张岩家小小的录像厅里,我看到了不少当时许多看来是匪夷所思的场景,无不让我回想起以前亲眼目睹我妈被轮奸的狂野场面。我越来越把录像里的女人套在我妈身上。现实中的我妈现在已经俨然是一个良家妇女,也没有什么男人来纠缠她。

    不过我妈命中注定是要被作为男人的玩物和性工具的,缺的只是时机。

    偷看我妈洗澡的事情我只跟张岩一个人说起过。他们那伙人是在哪里见到我妈的我一点谱都没有。他们不仅是见到了,准确的说是看上了我妈,而且要上我妈。这当然是我后来才慢慢知道的。他们要上我妈,不过苦于没有机会,就决定从我这里找突破口。很快,我妈的良家妇女生活又被打破了。

    刚开始是张岩试探性的问我想不想找个女人来玩玩,我当然说想。张岩说成熟的女人比十几岁的女孩子好玩,我自然也很赞同,问他有什么办法。

    他故意卖关子,经过我再三追问他才说建议我打我妈的主意。我把我的苦恼说了:事实上,为玩到我妈的肉体,我想过很多的方法,但都是有贼心没贼胆。我不敢把我妈药倒或麻醉,怕用药量不当出事。我对引诱我妈也都不乐观,因为她以前一直是被迫的,跟我爸离婚后也从来没交往过别的男人,很难想象让她能接受跟亲生儿子乱伦的事情。

    尽管如此,我跟张岩他们谈到女人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常跟他们说起我妈以前被许多男人上过的事,也许是出于一种炫耀或类似暴露阴私的心理。开始我只跟他们说我亲眼看到过我妈跟男人性交。他们知道我爸妈离婚了而且我妈刚去医院生产出来,立刻就猜出那个孩子不是我爸的,缠着要我详细说内情。我刚开始不肯说,后来禁不住他们软泡硬磨就慢慢都说了,包括小时候我妈被农民和狗轮奸,到后来被同学的父亲老王强奸,再到为文主任胁迫被许多男人奸污的事情。讲到后来的香艳麻将局时他们都纷纷瞪大了眼睛,而我很有一种快感。我也是出于这种心理才把我妈的经历写出来的。他们后来看到我妈的时候一个个眼神都怪怪的,好象要透过她身上的衣服看她的裸体一样。不记得是谁开玩笑似的说过“什么时候把你妈弄来大伙玩玩”,我当时也不当回事的随口答应了。我以为是玩笑的事,有几个同伙却颇为上心。

    他们显然对我妈的成熟肉体颇感兴趣,背着我周密计划了一番,到最后木已成舟才告诉我,而且威胁我说如果不跟他们合作,就把我妈的事用小字报贴在学校里。另一方面,他们又向我保证,只要我合作,一定不会伤害我妈,而且我妈事后也不会知道。甚至他们说我可以先玩我妈。

    他们开出的条件颇为诱人,要我做的也很简单,策略是迷奸,就是由我把一些药粉想办法让我妈喝下去,然后在她喝下药粉的两小时内把她带到一个特定的地方,他们会用一种特制的香在两种药的作用下把她迷倒,这种香只对喝过药粉的人起作用。凑巧那段时间我妈刚刚生产过后老是腰膝酸软,每天都喝中药,一般一副中药她中午喝一服,晚上再喝一服。

    经过反复研究,我们决定在我妈中午那服药里下迷药,然后把她骗到张岩的表哥开的自行车铺里。那个自行车铺离我们家不远,在一条偏僻的巷子里,平时行人不多,也不引人注意。张岩的表哥叫严森林,是个三十出头的光棍,脸上一条三寸长的刀疤,平时老是一脸凶相,一双眼睛总是阴冷阴冷的。我刚开始还担心他会不会帮我们,其实后来才知道那个姓严的实际上是黑社会的,迷奸我妈就是他和何慎飞两人在幕后主使。

    计划的过程就不多说了。初夏的一天中午,我回家吃完我妈烧的饭,趁我妈出门倒垃圾的机会把贴身藏着的一包棕色粉末倒进我妈熬好的中药里,还用筷子搅拌了几下,然后等我妈回来看着我妈喝下一大碗。

    我妈还说“今天的药怎么有点苦”。我心里暗笑,跟我妈说“难道中药不都是苦的吗”我妈摇摇头。

    出了家门后我径直把车推到严森林的车铺里,他熟练的把前车胎放了气,把内胎拉出来装做在补车胎。我则一路跑回家去,气喘嘘嘘的跟我妈说“我的自行车没气了,在那边的森林修车铺补轮胎,很快就好。我先上学去,你一会儿去学校的时候去取车顺便付钱可好”我心里就想说你一会儿要去让我们玩玩你的奶子和屄可好我妈爽快的答应了。

    我装模作样的再次出门,在巷口绕了一圈就转回来,躲到森林修车铺的后面楼梯间里,那里面已经有六个人,包括张岩和其他两个学校里的同伙,还有何慎飞和两个不认识的人。严森林在前面照顾铺面。张岩跟我说介绍说那两个不认识的人都是这里附近治安联防队的,一个姓程,一个姓李,都是何慎飞的朋友。铺面上只有严森林一个人。楼梯间有个洞,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我们又等了一会儿,我妈还没出现。一个叫文渊的同伙有点沉不住气了,问我“你妈会不会来”我说会,其实心里也没底,眼看快两点了,过了两点半那药可能就要失效了。我妈的在学校是下午两点半有课。姓程的联防安慰我们说“小孩,别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正说着,张岩轻轻嘘了一声,小声说“来了”我挤到洞口往外看,果然我妈远远的走来。她穿着一件格子花衬衫和黑裙,皮鞋敲击水泥路面的声音由远而近。我看到严森林顺手用手里的烟点燃了脚边的一盘象蚊香一样的东西。然后就听到我妈和严森林的对话。

    “老板生意好”

    “好,好”有这么一条大鱼送上门来,生意能不好吗

    “我儿子刚才把自行车留在这的”

    “对对。就这儿,马上就好。您坐”

    我从洞里看到我妈坐在严森林身边的小板凳上,并拢着双腿。再过一会儿她就要分开双腿让我们观看她身上最隐秘的部位了。那盘香就在她腿边,看来她毫无察觉。一切都象计划中的一样。我的心却怦怦直跳。

    几分钟过去了。严森林一边不慌不忙的把内胎装好,开始打气。我看到他一边偷偷用眼角瞄着我妈的动静。我妈显得有些脸色苍白,上身开始左右晃。小李轻轻说“一、二、三、倒”果然不到五秒,她就向右边歪倒,严森林眼疾手快的把她的上身一把扶住晃了几下,然后对我们这个方向招了招手。小程和小李让我们都待在原地不动,他们俩跑到前头麻利的一左一右把我妈架到后面。我妈歪着头,已经完全不省人事。小程和小李随即一前一后把我妈抬上楼。楼上没有床,地上铺着一张大席子。

    他们就把我妈放在席子上。除了严森林以外的所有人都跟着到了楼上。小程熟练的掏出两颗药片,撬开我妈的嘴塞进去,又给她灌了几口水。他们告诉我其中一颗是安眠药,能稳稳当当的让我妈昏睡四小时不醒过来,另外一颗是强力女性春药,能让我妈即使在昏睡中性器官也有强烈的生理反应,能够让整个下午的性交顺利进行。

    迷昏我妈的计划已经完全实现,下面该是享用战利品的时候了。按照计划,我们不能损坏我妈身上的衣服,要把它们小心的剥下来等玩完了再给她穿上。

    大伙都看着我,因为说好是我先来,我却不知道怎么办好。小程和小李看我犹豫的样子打气说“恩伟别婆婆妈妈的”。他们问我先脱上半身还是下半身,我说上半身,小程就一左一右把我妈的上半身扶起,我心一横,开始解我妈格子衬衫的胸扣。小李拿起桌上的相机按下快门。我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他笑嘻嘻的说“没事,留个纪念。你继续脱吧”。一排扣子解开,我妈的衬衫向两边敞开,小程扶住我妈的脖子,让我把我妈的衬衫完全脱下,旁边早有人伸手接过。在小程的帮助下我又脱下我妈的贴身小背心。脱我妈乳罩的时候我毛手毛脚的怎么也解不开她背后的扣子,小程只好让我扶住我妈,他两手伸到我妈背后轻轻的一下就解开了,扣得紧紧的乳罩顿时松下来,小程把我妈的双臂并到前面,先把肩带撸下来,然后抓住两个罩杯中间的连接处轻轻扯下,随手把我妈的乳罩交给旁边的人。

    上身赤裸的我妈斜靠在我的肩膀上,完全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她的两只充满奶汁的大乳房失去乳罩的支撑,松松垮垮的垂在胸前,两只凸出的黑奶头也都软软的。周围的人除了小李以外都忍不住伸手,一时间我妈的胸部和腹部上有五六只手在摸弄。在摸弄我妈乳房的时候我觉得她的奶头开始变硬变挺了。我告诉他们我妈刚生过孩子有奶。张岩轻轻一捏她的奶头,一小股白色的奶汁果然从奶孔里喷出,打在他下巴上。这下子大伙可来劲了,七手八脚的揉捻着乳房你一口我一口啜奶头,白白的奶汁流得到处都是。

    小程示意我可以把我妈的上半身放下,该脱她的下半身了。我妈的黑裙是松紧带的,小程稍稍把她的双腿往上抬,我就顺利的把我妈的黑裙脱到大腿处,小程继续举着她的腿,示意我将我妈的内裤也一起脱下,我照办了。

    内裤脱下露出我妈阴部的时候小李又拍了一张照片。我把我妈的裙子和粉红色内裤一起交给旁边的人,他把我妈的所有衣物放在一堆。我妈完全裸露着雪白的肉体,象褪尽毛的羊羔一样无助的躺在席子上面临着被轮奸的命运。我正要脱裤子,小程说且慢,我把你妈的屄弄软一点。他跪在我妈双腿中间,把她的腿分开,露出我妈的骚屄和下面深色的屁眼。我妈屄旁边的皮肤颜色发暗,小腹下部有一个丰满的小丘,小丘下面是深色的阴蒂。就算是以前我也从来没有凑这么近观看过我妈的骚屄。小程的手指往两边拨开我妈的阴唇,露出上下两个粉红色的肉洞,下面的那个似乎有一点白浊的粘液。小程把右手中指探入我妈的阴道,昏睡中的我妈似乎哼了一声,我吓了一跳,小程嘻嘻笑着说不要紧。他抽出中指,换成食指和中指一起伸进我妈的阴道,一边用大拇指拨弄着阴蒂,听见我妈又哼了一声,肉洞似乎蠕动起来,紧紧包夹着两根手指。过了一会儿小程把手指抽出嗅了嗅,放在嘴里舔了舔,津津有味的咂咂嘴,然后把嘴凑过去。他的塌鼻子顶弄着我妈的阴蒂,舌头挖弄着肉洞口,胡子拉碴的下巴顶着我妈屁眼周围柔软的皮肤。挖弄了一会儿,他又从怀里掏出一只用塑料做成阴茎形状的女阴按摩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按摩器,八寸来长的大阴茎下面居然还有两个鸡蛋大的仿真睾丸,还带着松紧带。

    小程把按摩器的阴茎慢慢肏进我妈的阴道,直到全根尽没,让“睾丸”

    顶着我妈的大阴唇,然后把三条松紧带中的两条绕着我妈的腰系紧固定,剩下一条包住我妈的会阴固定在她后腰的松紧带上。我妈就好象穿了一条t形裤。小程肏上电源,打开按摩器,先是最低档,然后慢慢调高。

    在按摩器的嗡嗡声中,我妈不安起来,刚开始还只是间断的哼几声,后来就越来越频繁,甚至发出性交时那种低沉淫荡的呻吟,奶头也凸得老高,顶端发红。房间里所有的人阴茎都长了几寸。我忍不住了,示意小程关掉按摩器,把已经沾湿了的“大阳具”从我妈阴道里抽出。

    我三下两下脱掉裤子,跪到我妈两腿中间查看她的阴部。我妈充血的阴唇已经完全分开,散发出一股女性生殖器特有的味道,难以言谕,妙不可言。

    张得很大的阴道口沾满了黏液。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曾几何时这里是我妈的禁地,只有我爸的阴茎才能肏入,但是自从那几个肮脏的农民阳具和狗阴茎光临过这里以后,我妈的嘴、屄、乳房、屁股以及她的全身每一处都已经而且应该成为任何男人的可以随意享用的器官。这时我妈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不知道是不是感到了按摩器被抽出后的空虚,也许只是屄痒了。

    这个充满了粘液的浆糊罐不痒才怪。我心里说,不要慌,亲儿子来给你止痒了

    龟头戳进我妈温暖湿润的肉洞后就被抱得紧紧的。我明显的感到我妈的阴道在有力的吸吮我的肉棒,虽然我事先打过一次手枪,还是几乎把持不住,连忙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才勉强稳住阵脚,这时我妈的阴道收得更紧了。

    我抱住我妈的腰,小心翼翼的开始抽送,浸淫了我妈淫液的阳具慢慢进入状态,这时阴道的紧缩只能让它更坚硬。我妈充满液体的乳房即使在仰卧状态也依然高耸,随着我的抽肏轻轻晃动,巧克力色的乳晕中央充血饱满的奶头象熟得发黑的红樱桃,而这颗“樱桃”里的汁液比果汁美味得多我忍不住俯下身含住我妈的左侧奶头吮吸并且用舌头舔弄乳晕,然后吮吸右侧奶头的同时用手捏住左侧奶头向上拉。略带腥味的乳汁充满了我的口腔,令我回味无穷。

    我妈这时轻轻的呻吟着。过了一会儿,我感到得心应手,一边用力的抽肏一边粗暴的揉捏她的双乳,每次挤压奶头都会喷出些许乳汁。旁边的人说别挤了,等会儿我们还要吃奶呢,我头也不回的说我妈的奶多的是。我妈随之变得呼吸急促,呻吟也开始粗起来,阴道收紧的力量几乎要把我充满精液的阳具挤爆,但我在挤压中感到前所未有的体验,这是打手枪无论如何不能比拟的。

    一想到我正在肏入的是我亲生妈妈的肉体,我就更加兴奋。一阵疯狂的抽肏过后,我用力顶入,阴囊挤压着我妈黏液泛滥的会阴,一股热流从酥麻发胀的龟头冲出,接着又是一股射精持续了二十几秒。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射在女人的子宫里。

    我恋恋不舍的从我妈生出我的地方抽出已经疲软的阴茎,坐在旁边的地板上休息,观赏其他人跟我妈的性交。包括张岩在内的几个孩子也象我一样没有经验,虽然事先都打过手枪,还是没有一个人玩得超过十分钟。这中间小李抓住机会拍了不少照片,不过都大同小异。接下来轮到小程,他把赤裸的我妈翻过身来,抬起她的腰,从背后把他成熟的大阴茎肏入我妈的阴道。

    昏睡中的我妈在遭受来自身后的猛烈冲击时东倒西歪,我不得不在她

    第 279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291 部分阅读
  • 第 290 部分阅读
  • 第 289 部分阅读
  • 第 288 部分阅读
  • 第 287 部分阅读
  • 第 286 部分阅读
  • 第 285 部分阅读
  • 第 284 部分阅读
  • 第 283 部分阅读
  • 第 282 部分阅读
  • 第 281 部分阅读
  • 第 280 部分阅读
  • 第 279 部分阅读
  • 第 278 部分阅读
  • 第 277 部分阅读
  • 第 276 部分阅读
  • 第 275 部分阅读
  • 第 274 部分阅读
  • 第 273 部分阅读
  • 第 272 部分阅读
  • 第 271 部分阅读
  • 第 270 部分阅读
  • 第 269 部分阅读
  • 第 268 部分阅读
  • 第 267 部分阅读
  • 第 266 部分阅读
  • 第 265 部分阅读
  • 第 264 部分阅读
  • 第 263 部分阅读
  • 第 262 部分阅读
  • 第 261 部分阅读
  • 第 260 部分阅读
  • 第 259 部分阅读
  • 第 258 部分阅读
  • 第 257 部分阅读
  • 第 256 部分阅读
  • 第 255 部分阅读
  • 第 254 部分阅读
  • 第 253 部分阅读
  • 第 252 部分阅读
  • 第 251 部分阅读
  • 第 250 部分阅读
  • 第 249 部分阅读
  • 第 248 部分阅读
  • 第 247 部分阅读
  • 第 246 部分阅读
  • 第 245 部分阅读
  • 第 244 部分阅读
  • 第 243 部分阅读
  • 第 242 部分阅读
  • 第 241 部分阅读
  • 第 240 部分阅读
  • 第 239 部分阅读
  • 第 238 部分阅读
  • 第 237 部分阅读
  • 第 236 部分阅读
  • 第 235 部分阅读
  • 第 234 部分阅读
  • 第 233 部分阅读
  • 第 232 部分阅读
  • 第 231 部分阅读
  • 第 230 部分阅读
  • 第 229 部分阅读
  • 第 228 部分阅读
  • 第 227 部分阅读
  • 第 226 部分阅读
  • 第 225 部分阅读
  • 第 224 部分阅读
  • 第 223 部分阅读
  • 第 222 部分阅读
  • 第 221 部分阅读
  • 第 220 部分阅读
  • 第 219 部分阅读
  • 第 218 部分阅读
  • 第 217 部分阅读
  • 第 216 部分阅读
  • 第 215 部分阅读
  • 第 214 部分阅读
  • 第 213 部分阅读
  • 第 212 部分阅读
  • 第 211 部分阅读
  • 第 210 部分阅读
  • 第 209 部分阅读
  • 第 208 部分阅读
  • 第 207 部分阅读
  • 第 206 部分阅读
  • 第 205 部分阅读
  • 第 204 部分阅读
  • 第 203 部分阅读
  • 第 202 部分阅读
  • 第 201 部分阅读
  • 第 200 部分阅读
  • 第 199 部分阅读
  • 第 198 部分阅读
  • 第 197 部分阅读
  • 第 196 部分阅读
  • 第 195 部分阅读
  • 第 194 部分阅读
  • 第 193 部分阅读
  • 第 192 部分阅读
  • 第 191 部分阅读
  • 第 190 部分阅读
  • 第 189 部分阅读
  • 第 188 部分阅读
  • 第 187 部分阅读
  • 第 186 部分阅读
  • 第 185 部分阅读
  • 第 184 部分阅读
  • 第 183 部分阅读
  • 第 182 部分阅读
  • 第 181 部分阅读
  • 第 180 部分阅读
  • 第 179 部分阅读
  • 第 178 部分阅读
  • 第 177 部分阅读
  • 第 176 部分阅读
  • 第 175 部分阅读
  • 第 174 部分阅读
  • 第 173 部分阅读
  • 第 172 部分阅读
  • 第 171 部分阅读
  • 第 170 部分阅读
  • 第 169 部分阅读
  • 第 168 部分阅读
  • 第 167 部分阅读
  • 第 166 部分阅读
  • 第 165 部分阅读
  • 第 164 部分阅读
  • 第 163 部分阅读
  • 第 162 部分阅读
  • 第 161 部分阅读
  • 第 160 部分阅读
  • 第 159 部分阅读
  • 第 158 部分阅读
  • 第 157 部分阅读
  • 第 156 部分阅读
  • 第 155 部分阅读
  • 第 154 部分阅读
  • 第 153 部分阅读
  • 第 152 部分阅读
  • 第 151 部分阅读
  • 第 150 部分阅读
  • 第 149 部分阅读
  • 第 148 部分阅读
  • 第 147 部分阅读
  • 第 146 部分阅读
  • 第 145 部分阅读
  • 第 144 部分阅读
  • 第 143 部分阅读
  • 第 142 部分阅读
  • 第 141 部分阅读
  • 第 140 部分阅读
  • 第 139 部分阅读
  • 第 138 部分阅读
  • 第 137 部分阅读
  • 第 136 部分阅读
  • 第 135 部分阅读
  • 第 134 部分阅读
  • 第 133 部分阅读
  • 第 132 部分阅读
  • 第 131 部分阅读
  • 第 130 部分阅读
  • 第 129 部分阅读
  • 第 128 部分阅读
  • 第 127 部分阅读
  • 第 126 部分阅读
  • 第 125 部分阅读
  • 第 124 部分阅读
  • 第 123 部分阅读
  • 第 122 部分阅读
  • 第 121 部分阅读
  • 第 120 部分阅读
  • 第 119 部分阅读
  • 第 118 部分阅读
  • 第 117 部分阅读
  • 第 116 部分阅读
  • 第 115 部分阅读
  • 第 114 部分阅读
  • 第 113 部分阅读
  • 第 112 部分阅读
  • 第 111 部分阅读
  • 第 110 部分阅读
  • 第 109 部分阅读
  • 第 108 部分阅读
  • 第 107 部分阅读
  • 第 106 部分阅读
  • 第 105 部分阅读
  • 第 104 部分阅读
  • 第 103 部分阅读
  • 第 102 部分阅读
  • 第 101 部分阅读
  • 第 100 部分阅读
  • 第 99 部分阅读
  • 第 98 部分阅读
  • 第 97 部分阅读
  • 第 96 部分阅读
  • 第 95 部分阅读
  • 第 94 部分阅读
  • 第 93 部分阅读
  • 第 92 部分阅读
  • 第 91 部分阅读
  • 第 90 部分阅读
  • 第 89 部分阅读
  • 第 88 部分阅读
  • 第 87 部分阅读
  • 第 86 部分阅读
  • 第 85 部分阅读
  • 第 84 部分阅读
  • 第 83 部分阅读
  • 第 82 部分阅读
  • 第 81 部分阅读
  • 第 80 部分阅读
  • 第 79 部分阅读
  • 第 78 部分阅读
  • 第 77 部分阅读
  • 第 76 部分阅读
  • 第 75 部分阅读
  • 第 74 部分阅读
  • 第 73 部分阅读
  • 第 72 部分阅读
  • 第 71 部分阅读
  • 第 70 部分阅读
  • 第 69 部分阅读
  • 第 68 部分阅读
  • 第 67 部分阅读
  • 第 66 部分阅读
  • 第 65 部分阅读
  • 第 64 部分阅读
  • 第 63 部分阅读
  • 第 62 部分阅读
  • 第 61 部分阅读
  • 第 60 部分阅读
  • 第 59 部分阅读
  • 第 58 部分阅读
  • 第 57 部分阅读
  • 第 56 部分阅读
  • 第 55 部分阅读
  • 第 54 部分阅读
  • 第 53 部分阅读
  • 第 52 部分阅读
  • 第 51 部分阅读
  • 第 50 部分阅读
  • 第 49 部分阅读
  • 第 48 部分阅读
  • 第 47 部分阅读
  • 第 46 部分阅读
  • 第 45 部分阅读
  • 第 44 部分阅读
  • 第 43 部分阅读
  • 第 42 部分阅读
  • 第 41 部分阅读
  • 第 40 部分阅读
  • 第 39 部分阅读
  • 第 38 部分阅读
  • 第 37 部分阅读
  • 第 36 部分阅读
  • 第 35 部分阅读
  • 第 34 部分阅读
  • 第 33 部分阅读
  • 第 32 部分阅读
  • 第 31 部分阅读
  • 第 30 部分阅读
  • 第 29 部分阅读
  • 第 28 部分阅读
  • 第 27 部分阅读
  • 第 26 部分阅读
  • 第 25 部分阅读
  • 第 24 部分阅读
  • 第 23 部分阅读
  • 第 22 部分阅读
  • 第 21 部分阅读
  • 第 20 部分阅读
  • 第 19 部分阅读
  • 第 18 部分阅读
  • 第 17 部分阅读
  • 第 16 部分阅读
  • 第 15 部分阅读
  • 第 14 部分阅读
  • 第 13 部分阅读
  • 第 12 部分阅读
  • 第 11 部分阅读
  • 第 10 部分阅读
  • 第 9 部分阅读
  • 第 8 部分阅读
  • 第 7 部分阅读
  • 第 6 部分阅读
  • 第 5 部分阅读
  • 第 4 部分阅读
  • 第 3 部分阅读
  • 第 2 部分阅读
  • 第 1 部分阅读
  • 第 292 部分阅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