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259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炭悖也幌胧芩脑际br >

    妈妈的乳罩是从前面扣上的那种,我很轻易地将它解开,露出坚挺成熟的胸部。我的肉棒又再开始膨胀。当这一次妈妈用手抓住我的肉棒时,它已经充血膨胀得妈妈几乎握不过来了。她温柔地握住我的肉棒,上下套弄着。

    我立即明白了妈妈虽然表面上说这么做是错的,其实她心里和我一样对这种禁忌的乱伦之爱都情有独钟。

    我把手放低,按在妈妈的右乳上,伸嘴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噬咬着。妈妈呻吟着,加快套弄我的肉棒。我的嘴唇贪婪地在妈妈的双峰间来回舔吸,但我的手悄悄地拉下了妈妈的短裙和蕾丝内裤,妈妈的大腿根部完全湿透了,因潜意识中乱伦的快感而不住地流着淫水。

    我脱下妈妈的短裤远远地丢开,将头凑倒妈妈的两腿之间,欣赏妈妈美丽裸露的屄。我的舌头分开阴毛,轻轻地弹着那一道裂缝。当我的舌头和嘴唇在她奶油状的裂缝中来回蠕动时,妈妈的呻吟声更大了。我将舌头探进妈妈的阴道,用力舔她的两壁。妈妈的背拱了起来,脑袋来回地晃动,显得十分地意乱情迷。

    我跨到妈妈的身上,将肉棒对正妈妈的淫嘴。我不知道经过了车库的事后妈妈会有什么动作。

    问题很快有了答案,妈妈的双唇含住了我的肉棒,我可以感到妈妈正用力吮吸着。

    我的嘴贪婪地吮吸着妈妈屄中流出的淫液,舌头就像是小型阳具似的模拟抽插动作。她抬起屁股使我的舌头可以更加深入地品尝她可口的淫洞。

    我的肉棒毫无阻碍地直达妈妈的喉咙深处。我想抽出肉棒,但很快发现妈妈的嘴吸力非常大,令我抽动十分困难。于是我上下开弓,上边肉棒在妈妈的嘴力搏动,嘴巴则加速吮吸妈妈流出的淫液。妈妈的手轻柔地挤压我的阴囊,使我当场射了出来。仅仅几秒钟,我的精液就布满了妈妈的喉咙。

    妈妈一点也不嫌脏,大口大口地吞咽下去。与此同时,妈妈也达到了高潮,她的淫液大量涌出,粘满了我的整个脸。

    我将肉棒从妈妈的嘴里抽出,抬起她的腿,放到我的肩膀上,将肉棒顶在妈妈的潮湿的阴道口,妈妈抬起臀部配合我的动作。

    “肏我,宝贝把你的精液射在妈咪淫荡的骚屄里”妈妈显然在期待一次真正令人兴奋的做爱。

    正当我准备进入时,索妮亚走了进来。“好呀。”她说,“我还以为你们俩不准备和解呢。”

    那一刻,我没有停下来,而是屁股一挺,粗长的肉棒便完全没入妈妈潮湿温热的屄内。

    正如我想的那样,妈妈的屄仍然像第一次那样紧,阴壁上的皱摺紧紧地缠绕着我的肉棒,分泌出的液体弄得我的龟头很痒。我向里挺进时,窄小的阴道紧紧得吸着我的肉棒,阴壁上的皱摺不断刮着我的角,使我心跳加速。

    妈妈抬起大腿缠住我的腰部,使我的每一次插入都能直抵子宫。

    这一次我们都来得很快,也许是因为妹妹在一旁观战的缘故吧。

    妈妈身体哆嗦着,阴壁收缩,勒得我的龟头生痛,我不由自主地喷发了,想像着我又浓又热的精液完全地洒在妈妈的子宫内壁上。

    喷射持续的时间很短,很快就停止了。我们的舌头仍纠缠了好一会,我们才分开。

    妈妈对站在一旁看得双颊生春的索妮亚说∶“来吧,宝贝。我想你哥哥不会反对我们母女俩一起上的。”

    索妮亚吃吃地笑着,脱下衣服加入了我们的行列。她对我那因过度射精而软下来的阳物噘了噘嘴∶“你看它都已经软了,妈妈。还要多久才能硬起来呀”

    她满怀希望地问。

    “很快,宝贝,只要我们中的一个吮吸它。”妈妈这样说。

    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为什么你们俩不都一起吸呢”我笑到。“这样就可以缩短我勃起的时间了。”

    妈妈微笑了,她看了看索妮亚,后者默默地点了点头。

    “好吧索妮亚,宝贝,你先来。让我们看看要多久我们才能把它弄起来。”

    妈妈笑着说。

    妹妹低头一口吞下我软绵绵的肉棒,她还没做什么,我就感到阴茎又开始在她温热湿润的小嘴里勃起了。

    天哪,我今天射了多少次了

    我揉搓着妈妈的乳房,她的乳房丰满美丽、细腻光滑,略略有些下垂,但在做爱时抖动起来可以把人迷死。相比之下,索妮亚的乳房略小一点,但更坚挺和富有弹性,上面点缀的两粒乳头呈玫瑰色,非常可爱。

    妈妈靠了过来,舔我的阴囊,索妮亚则继续吮吸我的肉棒。妈妈将我的睾丸含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着,彷佛很好吃。然后她又用舌头去和妹妹一起舔我的肉棒。

    “嗯,太棒了。”她淫荡看着我说,“味道好极了。”

    妈妈的舌头往上移动,舔过我的小腹、胸膛、脖子最后停在我的左眼上。

    “我想看你肏你妹妹的样子。”妈妈说∶“我要看着你的大鸡巴插进她的骚屄,猛肏她的样子。”

    “遵命,妈妈。”我应着,轻轻地噬咬她的脖子。

    “不过你不要射出来,好吗我要你把所有的精液射进妈妈的骚肉洞里,宝贝”她悄悄地补充道,手指还一边抠着她湿湿的裂缝。

    妈妈翻过身,加入了舔吸我的肉棒的行列。

    看着妈妈和妹妹不辞辛劳地努力工作的样子,我忽然感到这也许是世界上最淫荡、最刺激的享受了。

    她们的嘴唇和舌头交替地舔着我的肉棒,偶尔她们的舌头会碰到一起,但很快这种接触便越来越频繁,变成两人嘴对嘴的吮吸起来,完全忘却了我的肉棒才是主角。幸好她们很快回过神来,将两根柔软湿润的香舌纠缠的战场转移到了我的肉棒上来,以肉棒为分界线,互相吮吸,将脸贴着我的肉棒,纠缠着的舌头在我的肉棒上翻滚,偶尔才舔一舔我的肉棒。

    噢,这种感觉更让人刺激。

    我的肉棒很快膨胀到最佳状态,我轻轻拍了下妈妈,暗示了她一下,妈妈会意了。

    “我想你哥哥已经准备好了,索妮亚。”妈妈说。

    妹妹欣喜地坐起来,妈妈帮她跨坐在我热力逼人的肉棒上,对正了她的阴道口,妹妹身子一沉,乌黑发亮的巨大龟头立刻撑开她紧窄的阴唇,滑了进去。

    我俩同时呻吟起来,妹妹的阴道由于刚才的口交早已湿成一片,肉棒很顺利地便齐根尽没。

    我伸手抚摸妹妹丰满的乳房,温柔地揉搓着。我们俩都放慢动作,专心地感受结合处分合所带来的快感。妈妈坐在一旁,看着我的肉棒在妹妹鲜嫩、窄小、润滑的屄进出。

    “哇啊,好淫靡的场面,太刺激了。”我听到妈妈这样说。

    妈妈忍不住了,扭动着身体,伸手到我和妹妹的结合处,沾着妹妹秘屄流出的淫液,揉弄我的阴囊。

    这一下额外的刺激使我差点射了出来。

    我们的屁股开始旋转、摇摆,我凑到妹妹耳便低语∶“好好肏我的又大又肥的鸡巴,宝贝。”

    索妮亚呻吟着,疯狂地扭动臀部,我不客气地拽住她的屁股,抬起臀部用力向上顶。她的身子随着我的冲击上下起伏,雪白丰满的乳峰欢快地跳动着,十分养眼。

    “喔,好的,就这样,狠狠地肏你的妹妹,好孩子”妈妈说。

    随着我速度的加快,妹妹更加狂野。但她的身体突然升起,使我的肉棒脱离了她的屄。正当我焦急时,妈妈的手握住了我孤立无援的肉棒,然后我感到有温热湿润的东西包住了我的龟头,原来是妈妈的小淫嘴代替了妹妹那尚未满足的肉屄。妈妈吮吸了一会,又将它还给妹妹,将它塞回妹妹那正滴着淫液的淫屄。

    妹妹迫不及待的往下一沉,重新让我的肉棒回到她身体里,充盈的感觉令妹妹快乐地大声呻吟。我们俩又开始机械地交缠起来,但比刚才更用力,也更快速。

    显然,由于妈妈刚才的打断,更加激起了我们的欲火。

    “再用力点,宝贝,肏死你妹妹这个浪货。”妈妈说,“她喜欢这样。”

    妈妈总是对的。

    妹妹现在已经快乐得说起胡话来,不知天南地北得尖声淫叫。妈妈坐在她的背后,趴下来看我们的交合处。每一次我把妹妹顶起来时,我都可以从我们俩的间隙中看到妈妈兴奋得扭曲的脸。妈妈边看身体边不断得起伏,左手紧紧得拽住我的小腿,看得出她在自渎。

    妹妹的高潮似乎还没有到来,但我却有点忍不住了。我记得曾向妈妈许诺,要将我的最爱倾注到她的骚屄中,我只好忍耐,但是这当然很困难。因为妹妹炽热、紧窄、多汁的屄不断地向我纠缠,弄得我牙关打颤,阴囊收缩,简直快要忍不住射出来了。于是我放弃主动,让妹妹按自己的意思做。

    妹妹俯下身子,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将身体的重心前倾,使臀部起伏的频率能加到最快,坚挺丰满的双峰随着她的每一次起伏颤巍巍地抖动着,两粒小樱桃在我眼前飞舞,使我狠不得一口将它们咬下来。

    “用力,好妹妹。”我说,“肏我好好地套弄哥哥大大肥肥的鸡巴吧。”

    妹妹闭上眼睛,头往后仰,撅着屁股,一下一下地套弄着我的肉棒。我伸手够着她挺拔的双峰,用力地挤压,揉搓着。

    “喔┅┅喔┅┅哥哥┅┅快┅┅哥哥┅┅”她尖叫着∶“┅┅我要来了┅┅喔┅喔┅┅肏我┅┅肏我┅┅哥哥┅┅我不行了┅┅喔┅┅快了┅快来了┅┅”

    投降了虽然后面还有大段大段的动作描写,但是雷同的太多,只好cut掉了。本来翻到一半时就停下来了,但看到还有几个“乱”党份子好像还蛮喜欢的,就一直翻了下来,不过越翻越没有兴趣,再加上没有时间,只好草草收场,算是有始有终了,喜欢的将就着看吧。

    我爱妈妈,我爱妹妹

    索妮亚的淫叫声声肉紧,身体剧烈地震颤。她疯狂地旋转屁股,阴唇用力研磨我的根部,身子完全伏在我的怀里,下体紧紧相贴,不住地摩擦着。

    “对,做得好,你也射出来吧,射到我的鸡鸡上。”我吁吁不已。

    妹妹大力地起伏了几次,然后直直地坐下来,双手用力地挤压乳房,像要把它们压扁似的。妹妹的阴道收缩得是如此得紧密,彷佛如果我不吐出点什么喂喂它,就要把我的肉棒揉烂、挤碎、箍断似的。但我只能强忍着,当我的肉棒是死物,所有的快感只是妹妹的误传,因为待会儿我还要应付如狼似虎的妈妈呢,我要实践我的诺言,把我的所有残馀都留给妈妈

    “哦┅┅射给我┅┅哥哥┅┅求求你,哥哥┅┅快射给┅┅”可怜的妹妹,她完全不知道我和妈妈的默契,还在苦苦地哀求,“哥哥┅┅不要折磨你淫贱的妹妹了┅┅快射出来┅┅射到妹妹热热的骚屄里来┅┅”

    妹妹的哀求差点使我动摇,但妈妈马上伸手过来,掐住我的阴囊,这比什么警告都管用,我本已经要流出的精液迅速倒流。

    妈妈挪到我们身边,搂住妹妹,帮她用力揉搓乳房,用嘴温柔地吮吸、噬咬她的热得发硬的乳头。同时妈妈的手指插在自己的屄里,臀部前后起伏,就如同妹妹现在套弄我的肉棒一般。

    “哦┅┅哦┅┅宝贝┅┅用手指┅┅用手指┅┅”妈妈大叫着∶“用手指肏妈妈的淫屄”

    妈妈的屄又热又紧,湿漉漉的,透明的液体顺着我的手指流下来,流了我满满一手。我的两根手指插在妈妈火热的肉洞里,用力的抽插、搅动,想先把妈妈弄至高潮。

    “肏我┅┅宝贝┅┅肏我┅┅把你的热精射在妈妈里面┅┅”她喘息着,肌肤罩着一种朦胧的玫瑰色光泽,俏脸涨得通红。

    妈妈紧紧地贴着妹妹,俩人的胸部互相倾轧、挤压,屄则不住地往我大腿上蹭。妈妈的手指伸到妹妹的肉洞内,用力地搅动,以使妹妹加速射出来。

    “哦┅┅上帝┅┅哦┅┅太美了┅┅肏我┅┅哥哥┅┅射在妹妹的里面┅┅哦┅┅不行了┅┅人家要泄了┅┅”她尖叫着∶“哦┅┅泄了┅┅”

    我捉住妹妹的两片屁股蛋,用力地抽动,妹妹的臀部左右摆动,阴道急促地收缩,紧紧吸住我的肉棒,挺拔的双峰随着每一次冲击而颤抖。一阵剧烈的震颤后,妹妹倒在了我身上,紧缩的阴壁随着高潮的到来剧烈地抽搐。

    “舒服吗小妹。”我问道,一边慢慢地抽动肉棒。

    “哦┅┅哥哥,太完美了我爱你。”她说着,温柔地搂着我。

    我的肉棒仍然处于亢奋状态,妹妹显然觉察到了,说∶“不公平,你还没出来呢。”

    “我知道。”我说∶“还有妈妈呢,妈妈现在一定想我肏她,是吗妈妈”

    妈妈搂住我们俩,抚摸着我的屁股。“当然了,快来,宝贝。”妈妈有点不知羞耻地笑着说。

    我将肉棒从妹妹紧缩、湿润的肉洞中拔出,妈妈看了看粘满妹妹流出的淫液的肉棒,伸出舌头给我舔肏净。

    由于妈妈的搅局,我刚才没有在妹妹的洞里射出来,此时我迫切需要插插妈妈的淫屄,好好地发泄一通。我将肉棒从妈妈正起劲地舔吸着的淫嘴里抽出,把妈妈的屁股转过来,想从后边插进去,但妈妈阻止了我。

    “等等,宝贝,刚才我舔索妮亚粘在你肉棒上的东西时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妈妈转过身,趴下来,头凑到索妮亚淫荡地大开的大腿之间,屁股对着我。

    “肏我,孩子。”她呻吟着,低头凑到索妮亚被我肏地有些肿胀的屄前,说∶“你想肏那一个洞都可以,宝贝,我只要你肏妈妈,狠狠地肏吧。”

    说完,妈妈开始舔舐索妮亚的小裂缝,妹妹的身体突然激灵了一下,跳了起来。刚刚经过我猛烈侵袭的肉洞现在显得十分敏感。

    我爬到妈妈的身后,并起两指戳进妈妈湿漉漉的屄中,用力搅动。妈妈的阴道收缩,阴壁紧紧地吸住我的手指,虽然嘴巴正在品尝妹妹的小淫屄,但还是忍不住呻吟出声。

    我按住妈妈的屁股,从后边将肉棒插入妈妈饥渴得直流口水的淫屄。这突如其来的充实感使妈妈停止了吮吸妹妹的小屄,拱起背,似乎不能一下适应这种感觉。

    “哦,太棒了,这感觉真好,宝贝”妈妈呻吟着,“上帝保佑,我爱你的鸡鸡。”

    我开始大力向前推进,龟头已经深深地刺进了妈妈的肉屄深处,这回轮到我呻吟了。妈妈的淫屄热得像个火炉,湿漉漉的,阴壁紧贴着肉棒,并且不断地收缩,蠕动,挤压着我的龟头,快乐得我直喘气。

    我开始前后抽动,小腹撞击着妈妈丰满性感的臀部,“砰砰”有声。与此同时,我看到妈妈又再吮吸索妮亚的淫屄。妈妈显然知道该舔哪个部位才能使妹妹产生快感,妹妹的眼睛紧闭着,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享受着妈妈给她带来的快感。

    每一次我大力插入,都使得妈妈的脸完全贴再妹妹的两腿之间,弄得俩人淫声不断。

    我猛烈地冲击着妈妈的屄,一下,两下,三下┅┅不知多久,一股汹涌的暗流袭遍我全身,我的神经突然间变得异常敏感,压抑已久的精液不断地冲击龟头,向我敲响冲锋的警钟。

    “我要射了,妈妈,快┅┅”我急道。

    妈妈一言不发,只是加快了舔妹妹淫屄的速度,同时屁股大力左右摇摆。

    我终于忍不住了,阴囊一紧,压抑了好半天的精液有如脱疆野马怒射而出,重重地击打在妈妈的内壁深处。妈妈身体一哆嗦,一股热流悄然涌出,紧紧地包围着龟头,令我全身的每一个神经都受到强烈的冲击。

    再看妹妹,显然她也达到了高潮,双腿不住地痉挛,屁股往上挺着,用力摩擦妈妈的脸。

    我的喷射持续着,浓厚、粘稠、火热的精液,源源不断地涌向妈妈的阴道深处。我的小腹紧紧地贴着妈妈的屁股,肉棒只是快速做着短距离的抽动,随着每一次抽动,就射出一股浓精。

    “哦,上帝”妈妈叫道,“太棒了,孩子,你真伟大”

    “我也想尝尝妈妈那里的味道,好吗,妈妈”索妮亚撒娇道。

    “好啊。不过得等你哥哥射完再说。”妈妈正在兴头上。

    “当然了,妈妈。”索妮亚微笑着爬到妈妈的两腿下面,仰头舔妈妈和我的结合处。

    “哦┅┅哦┅┅太棒了┅┅乖女儿┅┅别停下┅┅好好地舔妈妈的淫屄┅┅别停下┅┅”妈妈叫着。

    我抽出肉棒,扳过妹妹的身子,将刚射完精但还没有完全软下来的肉棒狠狠地插进她渴望的小淫屄中。

    “哦,太大了。”妹妹满心欢喜。

    妈妈由于我射精而引起的高潮还没有退,妹妹的舌头就伸进了她的屄内。

    妈妈的阴核已经暴露出来了,长长的、粉红色子弹形的样子,还滴着我射出来的乳白色的精液。妹妹用舌头舔着它,轻轻地摆弄,又用牙齿噬咬,弄地妈妈的淫水一下子汹涌流出,洒满了妹妹的脸。

    持续的射精使我有点站不住了,我只感到腰部酸痛,看来我又要来了。我突然加快了抽动的速度,一瞬间,一股热流再次喷射而出。这两次的高潮间隔是如此地短,以至于我竟完全无法控制。

    这一次射得比任何一次都要多,简直是呈一条直线似的猛烈地冲击在妹妹阴壁上,再深深地打入子宫中。

    妹妹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射精给打懵了,很快便攀上了高潮,阴道抽搐着,接受我的赐予,同时兴奋得不由自主地将脸紧紧地贴在妈妈的屄上,用力疯狂地摩擦。妈妈被这突然的摩擦一刺激,身子一颤,一股阴精便顺着阴壁流了出来。

    最后,我们三人筋疲力尽地瘫在一起。

    我抽出还插在妹妹阴道内已经完全软下来的肉棒,妈妈蜷成一团,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低声呻吟着。妹妹则搂着我,伏在我身上,嘴里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胸前。

    经过连场激战,我们三个都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但我们的精神仍然亢奋。

    就这样过了很久,已经是午夜了。

    我把妈妈抱回床上,我和妹妹分别睡在她的两边。我吻了吻妈妈,向她道晚安。然后我又吻了索妮亚,温柔地抚着她红潮未退的俏脸,我看到她的眼睛突然一亮,流露出渴望的表情。

    哦,我又硬起来了

    我差点想翻过身去再肏一次这个淫荡的妹妹,但我确实太累了,有点力不从心。

    这时妈妈睁开了眼,给了我一个媚眼∶“太晚了,你们也应该睡了。”她轻轻说,“还有明天呢┅┅”

    哦,明天,我爱明天┅┅

    完

    我的淫乱生活

    第一章 慈母为儿春心动 订下恩爱十年约

    我出生在云南昆明一个显赫的家庭,自幼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少爷生活,父亲生前是昆明首屈一指的富商,娶了两个太太,是一对出身名门的亲姐妹,外公是云南有名的神医,母亲姐妹三人,多才多艺,貌美如花,是昆明出名的姊妹花,当年一起嫁给父亲的是两个姐姐,大姨妈是大太太,生下了两个姐姐一个妹妹,我妈就是二太太,生下了我,而小姨妈则嫁给了昆明卫戍司令王威,生活也很幸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一直没有生育。父亲还有一个比他小十岁的小妹妹。

    在我三岁那年,父亲不幸意外身亡,我们全家在悲伤之后没有被这飞来横祸所吓倒,并没像外人所猜测的那样四分五裂,而是互依互靠、温馨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因为妈妈生下了张家三代单传的独苗──我,所以父亲留下的庞大家产就由妈妈掌管着。

    由于家中只有我、妈妈、姨妈、姑姐、大姐、二姐、小妹七口人,除了我这个未成年的男人,剩下的全是女性。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防止别人说闲话,所以妈妈和姨妈商量之后,就把家中的男全辞退了,只留下一些女仆和丫环。

    至于家中没有男人后的安全保卫问题倒不用愁,因为外公不但有祖传医术,同时也有祖传武术,因为武术和医术本来就是不分家的嘛,所以妈妈姐妹三人也都跟着外公学了一身还算不错的武艺,都是文武双全的奇女子,有她们在就不怕坏人来捣乱。后来姑姐也在我十岁那年出嫁了。

    因为我是家中唯一的根苗,所以全家人都十分珍爱,妈妈、姨妈和姑姐及两个姐姐一直叫我“宝贝儿”,而不叫我的大名“仲平”。

    从一出生,妈妈、姨妈就对我十分疼爱,照顾得无微不至,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凡事都顺着我的意;特别是姨妈,别看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可对我的宠爱一点也不亚于我的亲妈。记得我小时候曾生过一场大病,可把她们急坏了,日夜双双守在我身边,谁也不愿离去,凭藉她们渊博的家传医学,又遍请名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医好了我的病。我的病好了,她们却都累病了,她们为我操尽了心血,我十分敬爱她们,愿为她们奉献一切,使她们得到幸福,得到快乐。姑姐对我也宠爱极了,疼爱有加,关怀备至。

    从小我就跟着妈妈一块睡觉,不知为什么,每个晚上上床之后,妈总爱看着我发楞,然后就抱着我亲吻,还经常抚摸我的浑身上下,有时连我胯下的小鸡鸡也不放过,每天都要花上一段不短的时间摸捏揉搓一番。

    妈妈还常说觉得身体不舒服,让我替她按摩,在她身上揉捏按抚,她的身材丰满,线条优美,肌肤柔软光滑而富有弹性,我的小手摸着有一种异样的舒服感。

    在我八岁那年的夏天的一个晚上,发生了一件对我的一生影响很大的事,令我终生难忘:

    那天晚上,我和妈妈上床睡觉后,妈妈先对我进行了每天必不可少的亲吻、抚摸、按摩后,就说她的肚子不舒服,让我给她揉揉。于是,我的手就在妈妈的肚子上轻轻地揉了起来,感到她的小腹微凸浑圆,柔软光滑,弹性十足,按抚着十分舒服,妈妈也细眯着媚眼,透出一脸十分舒爽的样子。

    我的小手按着按着,不知不觉地滑到了妈妈的胯下,隔着小内裤碰到了一片蓬松的毛状物,和像温热的小馒头似的软绵绵的一团肉,却并没有和我一样的小鸡鸡。妈妈冷不防被我摸到了那里,“啊”的一声娇呼,粉脸生春,媚眼微眯,双腿也一下子蹬直了。

    我傻乎乎地问:“妈,您怎么没长小鸡鸡呢”

    妈妈一听,噗哧一声笑了:“宝贝儿,你这个傻小子,怎么问这个呢也好,妈就给你说说,免得你长大了什么也不懂,闹笑话。你所说的小鸡鸡,是你们男人特有的宝物,医学上学名叫阴茎,咱们民间就叫它做鸡巴,我们女人是没有那玩意儿的。”

    “那你们女人长的是什么”我继续问。

    “你管我们长的是什么呢关你什么事”妈妈故意逗我。

    “好妈妈,让我看看吧。”我提出了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请求。

    “啐,去你的,臭小子,敢打你妈妈的主意。”妈妈脸红红的,有点难为情的样子。

    “什么叫打妈妈的主意我不懂,让我看看嘛,好妈妈,求求您啦,您不是说怕我长大了什么也不懂闹笑话吗您不让我看,那么我不是还不懂吗求求您,我的好妈妈,就让宝贝儿看看嘛”我好奇心大起,继续哀求着。

    妈妈起先还是不让我看,但经过我锲而不舍的哀求,她被我缠不过,只好答应了,但是又说:“嗯,看可以看,不过你千万要记住,不能让别人知道”

    “好的,妈,我保证不说”

    妈妈起身脱去了内衣,躺到了床上,把我拉到了她两腿之间,红着脸说:“看吧,看个够,反正你当年就是从那里出来的,那时也见过的,只不过你绝对不记得罢了。你这个臭小子,真把妈缠死了,妈怎么碰上了你这个小冤家,一见到你,妈就没主意了。”

    那时我才八岁,还不知道欣赏妈妈那迷人的玉体,只向她两腿之间一看,只见隆突又丰满的屄,像半个刚出笼的软馒头那么大,仿佛还热腾腾地冒着热气;阴毛不很长却很多,浓密而蓬乱地包着整个突起肥美的屄,中间有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红通通的很是诱人,肉缝已经有些湿润了。

    “妈,你们女人的这东西叫什么呀怎么这么好看”

    “呵,好小子,这么小小年纪就知道欣赏女人的那东西了我们女人这东西,学名叫做屄,咱们民间就叫屄,有些方言还叫嫩屄”妈给我讲解着,但脸庞红得像盛开的桃花。

    妈妈大概怕我不懂,又坐起来,用手翻弄着她的屄给我做实物讲解:“这一团毛,和你们男人的一样,叫阴毛,不过你们男人的还可以叫鸡巴毛,自然,我们女人的也可以叫屄毛了;小肚子下面凸起的这一块叫阴阜,阴阜下面这两片能分开的嫩肉叫大阴唇,分开这两片大阴唇,里面这两片更嫩、更娇艳的嫩肉叫小阴唇;分开小阴唇,这里有两个小洞口,之所以说是洞口是因为里面都有肉洞,上面这个小口叫尿道口,里面的肉洞是尿道,是我们女人屙尿用的的通道;下面这个稍大点的洞口叫阴道口,阴道口里面的肉洞就是阴道,阴道就是屄和生小孩用的。两片小阴唇上面会合处的这一粒鲜艳娇嫩的肉核呢,就叫阴蒂,它是我们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说着,妈妈还用手轻轻地捏弄了阴蒂几下,阴蒂有些发涨勃起了。

    “妈,为什么男女长得不一样呢”我不解地问。

    “乖儿子,那是上天造人的杰做,也是人世间最快乐的源泉。我们女人生了一个肉洞儿,你们男人长了一根肉棍儿,就是让你们男人来插我们女人的,这就叫性交,也就是民间俗称的屄,这是人世间最快乐的事,这样一来,人类才会延续,才会生小孩儿了,小孩儿才会从我们这肉洞中生出来了。”

    “那我是从您这洞洞中生出来的吗”

    “当然是了,我是你妈,你不从我的身上生下来,从谁的身上生下来呀不从我的洞洞中生出来,从谁的洞洞中生出来生你的时候,可把妈痛坏了。”

    “为什么呀,妈”

    “为什么还有脸问,你想想,你生下来的时候,虽然是很小,可也有这么大一块,硬从我这个密不透风的阴道中硬挤出来,能好受吗”妈妈故意崩着脸说。

    “妈,您受苦了,谢谢您,儿子该怎么报答您呢”八岁的我已经懂得孝敬妈妈了。

    “傻儿子,天下哪有母亲生儿子是为了让儿子报答的道理呢不用你报答,只要你爱妈妈、孝敬妈妈就行了。”妈妈温柔地笑了,是那么的慈祥,和蔼。

    “妈,我当然爱您当然孝敬您”我听妈说完,用手轻轻摸了摸妈那好看的嫩屄,觉得软绵中微微有些发硬,不像初碰到时那么柔若无骨,就问道:“妈,怎么又变硬了”

    “臭小子,还不是让你逗的我们女人的这东西,在有性欲的时候也会微微发硬、膨胀,这和你们男人的那东西在有性欲时能硬得像铁一样、胀大一倍左右,道理是一样的。”

    “妈,这鸡巴为什么不会硬呢还有,怎么没有阴毛呢”

    “傻儿子,你还小,等你长大了,阴毛就会生出来了,到那时,你就也会有性欲了,一有性欲鸡巴也就会硬了,而且我保证,你这玩意儿硬起来会比别人壮观上好几倍。”

    “那什么又叫性欲我现在怎么没有”我又问道。

    “性欲就是有了性交的欲望,说句虽然难听但却实在的话,就是想屄了,唉,你还小,怎么会有大人才会有的性欲呢”

    “原来是这样呀,妈,您的这里现在有点硬了,按您的说法就是有性欲了,也就是说您是想屄了”我摸着妈的屄问。

    “嗯,去你的,你怎么能这样子说我我可是你的亲妈呀”妈妈有点生气了。

    我赶紧安慰妈:“妈,我的好妈妈,我是和您开玩笑呢,不要生儿子的气嘛”我爬在妈妈身上撒着娇说。

    “妈知道你在和妈开玩笑,妈不怪你,哪有当妈妈的和儿子计较的呢臭小子,真是个天生的风流种,这么小就会调戏女人了,而且调戏的还是你的亲妈呢”妈妈也和我开起了玩笑。

    “妈,我不是调戏您,我是实在太爱您了”我突发异想的说:“对了,您不是说男人用鸡巴儿插女人的肉洞儿是人间最快乐的事吗您那里硬了不是说明您也有了性欲您还说是让我逗的,那意思不是说您也想和我屄吗那就让我的小鸡鸡插进您的屄里,让您得到你所说的人世间最大的快乐,以此来报答您,好不好”

    “去你妈妈的,你这个小子怎么这么流氓、下流”妈妈真的生气了,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从小我就被妈妈和姨妈她们宠惯了,从来没有人打过我一下,这是妈妈第一次打我,我被妈妈吓哭了,捂着脸问:“妈,您怎么打我我说错什么了”

    妈妈一见我哭了,也后悔了,心疼起我来了,抚着我的脸问:“让妈看看,妈打疼你了吗宝贝儿不哭,宝贝儿不哭,是妈妈不好,你又不懂事,不是故意污辱妈妈,妈不该打你,对不起。”妈说着,亲吻着我被打疼的小脸,自己也哭起来了。

    我一见妈妈哭了,立刻孝心大起,马上不哭了,又安慰起妈妈来:“妈,您别哭,宝贝儿不哭了,您也别哭了。”

    妈见我不哭了,也停止了哭泣,又温柔地用嘴唇吻去我脸上的泪珠,说:“好,好,我们都不哭”

    我又小心翼翼地问:“妈,您刚才打我,是因为我说错什么了我可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报答您。”

    “去你的,哪有这样的报答法我说是你逗的,就是想和你屄吗少臭美了我是你的妈妈,是你的亲生母亲,你这小子么想你自己的亲妈”妈妈又轻打了我的脸一下,不过这次可和上次不一样了,又温柔又慈祥,就像抚摸我的脸一样,接着她自己又“吃吃”地笑了。

    “不嘛,不嘛,为什么我不能为什么您是我妈,我就不能和您干那么美的事您不是说那是人间最最快乐的事情吗”

    “看你急得,妈逗你呢。妈告诉你,除了夫妻之外的自己的亲人是不能干这种事的,特别是有直系血缘关系的就更不能了,像咱们这种亲生母子的关系就更更更不能了,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们汉人的老祖先定下的规矩,我们苗人也受了影响。”我外公家是苗族,所以妈这么说。

    “为什么自己的亲人不能干这种事呢和不亲的人干这种事又有什么意思难道古人定的,我们就一定要遵循吗我们学堂先生还教我们要勇于打破常规,勇于创新呢”我振振有词,现在想起来真有点脸红。

    妈妈一听,又被我逗笑了:“你这个小精灵,真是稀奇古怪,哪里来这么多歪理,如果你们先生听你把他教的用到这上面,他不知要气成什么样子呢说不定他那把胡子都要被气掉呢”

    “妈,我真的好想和您”说到这里想了想又问:“妈,您刚才说和您干那种事该怎么说哩”

    “是屄”妈妈随口答我,可是俏脸马上又飞红了。

    “妈,我真的好想和您屄,我太爱你了,听您说屄是件那么快乐的事,那么为什么不让我和我最亲爱的妈妈来干这种事呢我真的想像不出怎么能和别的人干这么快乐的事,我不把快乐献给最亲爱的妈妈献给谁啊妈,我太爱您了,我真的太爱您了,我不知道我没有妈该怎么过”我压在妈妈身上撒着娇。

    妈妈听了我的话极受震动,抱着我的头深情地注视着我,怔了半天,才又亲了我一下,说:“我的好孩子,你对妈真好,你这么爱妈,真让妈感动极了,妈也离不开你,妈更爱你,好吧──”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好象要下什么决心,看得出,她的思想斗争极为激烈。

    终于,她下定了决心,说:“好,我们就豁出去了,妈就让你,不过,现在你还小,还不适合干这种事,刚才你不是说你的鸡巴还不会硬吗鸡巴不会硬那怎么能干成呢”

    “为什么干不成”我插言道。

    “傻儿子,什么都不懂,还想和亲娘干,妈告诉你:我们女人这阴道在平时是密闭的,在有性欲时因为充血而膨胀,那就更紧窄了,你的小鸡巴硬不起来,软不啦唧的,又这么短、这么小,怎么能插得进去呢就算妈是生过孩子的人了,阴道已经松弛了,你也肯定弄不进去,更不要说来个处女,阴道那么紧,洞口处还有处女膜挡着,你就更弄不进去了。”妈妈耐心地给我讲解着。

    “妈,什么叫处女、处女膜呀您的处女膜在哪里呢让我看看好吗”

    “处女就是没有让男人过的女人,处女膜就是处女的标志,妈早已不是处女了,儿子你都生出来了,怎么会有处女膜呢它是一层薄膜,长在女人的阴道口,是女人阴道的一层屏障,男人的鸡巴要插进女人的阴道中去,就必须首先从处女膜过,一进去就把处女膜弄破了,女人就会流一些血,处女膜一破,这个女人就从少女变成了真正的女人了,你看,我这里”说着,妈妈掰开自己的阴唇,指点着让我看:“这就是处女膜被你爸爸弄破留下的处女膜残痕。以后你要和女人玩,就要从这一点上判断她是不是处女,能不能配上你。好了,不要多说了,妈告诉你,现在你是绝对不成亲娘的,根本就插不进去嘛”

    “插不进去,就硬挤进去嘛,您又没有处女膜挡着。”我不懂装懂,脱下小内裤,用手扶着软不唧的小鸡鸡,对着妈妈那迷人的肉缝就硬塞起来。

    妈妈一看,娇笑起来:“宝贝儿,你要强奸我吗我告诉你现在干不成,你还不信,你那样干是不行的。好,为了使你相信,我再帮帮你吧”说着,妈妈用手把自己的阴唇用力向两边分开,帮助我将小鸡巴往里边塞。

    可是因为我的那玩意儿不但太软,而且太细太短,根本就无用武之地,急得我满头大汗,可是鸡巴却只是在妈妈的屄上胡乱擦着,最多只能夹在妈妈那两片阴唇中磨来磨去,根本无法前进一步,就更别说插进阴道中了。

    “傻小子,你以为就那么简单呀好了好了,不要再磨了,弄得妈浑身难受。妈告诉你,男女性交不只是把鸡巴插进屄里那么简单,还要有硬度、长度和粗度,还要来回运动、不停摩擦,然后还要有高潮、射精等等,才能产生快感,这中间的道理多着呢,不是你小孩子能弄清楚的。等你长大了,十

    第 259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