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252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荤的”

    “荤的扯大膘哇,哼哼,你们以为老娘是谁啊,老娘我可不是吃素的,老娘什么玩意没见识过啊”

    听到众人的嚷嚷声,中年女人立刻现出一副淫邪之态:“小伙子们,你们操过x吗”

    “没有,”

    “操过,”

    “没操过”

    “”

    中年女人大摇大摆地站立在马路中间,交通为之堵塞,交通警察早就没了踪影,他们都非常惧怕这个中年女人,曾经不止一次饱偿过她的苦头。有鉴于此,每当中年女人疯性发作之时,这里的交通警察便极其配合地、非常主动地退避三舍。众多无聊的闲散之人把疯性勃作中年女人团团围拢住,饶有兴致的挑逗着:“喂,大姐,能不能告诉告诉我们,怎么操x啊”

    “哈哈哈”众人立刻轰堂大笑起来。

    “小伙子们,”中年女人一听,骤然淫性勃发:“嘿嘿,怎么操x,操,要想知道怎么操x,就得先知道x长得是个啥样,小伙子们,你们知道x长得是啥样么”

    “不知道”

    “没见过”

    “那,你们想不想见识见识”

    “想,当然想啦”一个身材矮胖、皮肤粗黑、满脸麻坑的青年人凑到中年女人身旁,他是附近声名狼藉的恶少:“大姐啊,谁不愿意操x,谁不愿意看x啊。可是,操谁,到哪去看呢”

    “唉,可怜的孩子啊,都这么大啦,还没操过x,这辈子不白活啦别忙,没操过x就先看看x吧。老娘这有一个。”

    “哦啊,”听到中年女人的话,人群顿时骚动起来,为一饱眼福,人们你推我搡,争先恐后地拥挤着:“哇,女疯子又要脱衣服喽”

    中年女人满嘴脏话连篇,让人肉麻,听得观众们不时地哄堂大笑。这些不堪入耳的语言使围观者们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每个人的脸上都毫无例外地显现出开心的、但却是极为浅薄的笑容。

    “唉,”一个愁容满面的男人拨开众人,挤到中年女人的身旁,无奈地拽扯着她:“别闹了,别闹了,满大街净看你耍了,回家去吧”

    “哼,”正处于极度兴奋之中的中年女人啪啪啪地打了男人几个无比响亮的大嘴巴:“操,滚蛋,滚蛋,你他妈的赶快给我滚蛋,再来捣乱,老娘就剁了你”

    男人捂着被扇得几近红肿的面颊冲着数也数不清的围观者们苦苦相求:“唉,同志们,革命的同志们,散一散吧,大家散一散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没什么事就回家吧,你们越看她,越围着她,她耍的就越有劲求求你们啦,我求求你们啦”。

    没人理睬这个可怜的男人,没有一个人愿意散去,绝望之下,男人竟然咕咚一声跪在了马路上:“我求求大家啦,同志们,革命的同志们,散一散吧,我给你们磕头啦”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说完,男人冲着众多的围观者,毅然决然地低下头去,泛着汗水的脑门捣蒜般地磕撞着硬梆梆的路面,发出一阵阵令人心碎的咕咚声。

    “他妈的,”中年女人见状,飞起一脚将男人踹翻在地,众人毫无怜悯之心地哈哈大笑起来。

    “妈妈,”看到中年女人行将在光天化日之下脱下衣服,一个身材瘦弱、矮小,衣着破旧的小女孩不顾一切地挤进人群,哭哭咧咧地拉扯着中年女人:“妈妈,妈妈,别闹了,别脱啊,快,回家去吧”

    “滚蛋”

    小女孩也不知哪来的气力,竟然将正在解衣服扣子的中年女人拽扯到一个肮脏不堪的窗台上,中年女人被彻底激怒了,失去理智的她令人不可思议地从窗台上抓过一把油渍渍的菜刀,只见她手起刀落,无情的砍在毫无心理准备的小女孩的额头上,顿时,小女孩的额头血流如注,她啊地惨叫一声,咕咚一下,瘫倒在地。众围观者着实可慌了神,有人拦截住一辆汽车,把浑身血污的小女孩送进医院。

    中年女人若无其事扔掉血淋淋的菜刀,她似乎还没有尽兴,愈加放肆起来,扯着沙哑的嗓子哼唱起走调的歌曲,没人能听清楚她唱得都是些什么玩意。中年女人一边哼唱一边开始解脱身上的绿军装,她首先脱掉了上衣,然后,随手扔进身旁的下水井里,接着,中年女人又开始脱衬衣,很快便裸露出一对枯黄的、干瘪的大乳房,挂在脏黑的胸前,可笑地摇来晃去。围观者见状,兴奋到了极点:“脱呀,脱呀,快脱呀快点把裤子脱了呀”

    “急什么,急什么,”中年女人美滋滋地嘀咕道:“操,脱就脱呗,来,老娘让你们好好看看,看个够,”,说话间,中年女人呼地褪掉绿军裤,她将裤子无所顾岂地往空中一抛,恰好,一辆汽车从她的身旁缓缓驶过,被中年女人抛掷出去的绿军裤歪打正着地洒落在汽车的货厢里。

    “哈,”

    汽车载着中年女人的绿军裤哧溜一声溜开而去,直逗得众围观者笑弯了腰。

    此刻,中年女人通身上下仅剩一条小内裤:“脱呀,再脱呀,接着脱呀,嘻嘻,磨蹭个啥呀”众人淫邪地嚷叫着。

    “哼,”

    中年女人示威般地哼哼一声,然后,哧啦一声,非常爽快地拽下小内裤,呼地抛到马路条石上,顿时,中年女人那蜡黄的小便,以及乱纷纷的黑毛无遮无掩地呈现在众围观者的眼前,人群犹如开水锅般地沸腾起来:“哇,哈,嘿,女疯子脱光光喽,快来看啊,女疯子脱光屁股喽哇,哈,嘿,”

    “操,”中年女人扒着黑乎乎的小便,声嘶力竭地嚷叫着:“操,看呀,看呀,你们快看呀,看看老娘这玩意是啥样,好不好看,咱这x长得才大呢,你们看呀操”

    说着,中年女人突然四仰八叉地仰躺在马路中央,挂满血水和灰土的双手毫无廉耻地拽扒开自己的小便,得意洋洋地请众围者欣赏。中年女人肤色暗黄,略显粗糙,俗称蛇皮身子,一般情况下,这种女人的小便不是很出色的。

    中年女人继续在众目睽睽之下,无所顾岂地扯开两片极不规则的,又黑又硬的阴唇,深红色的肉洞立刻咧开了嘴。每当疯病发作时,中年女人便脱光衣服向众人展示她的小便,并且,什么异物都敢往里面塞,结果,她的小便遭到严重损伤,可怜的肉洞,边缘多处被撕裂开,让人惨不忍睹。又因为居住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卫生条件极差,同时,中年女人也不注意个人卫生,似乎从来也不洗澡,更不清洁小便,一股股剌鼻的骚臭气味随风飘逸。

    人们不禁皱起了眉头,无奈捂住了鼻子,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肯走开。

    刚才那个恶少手里拿着一根杨树枝,嘻皮笑脸地走过去,试图将杨树枝插进中年女人的小便。

    “操,”中年女人一把拽过恶少手中的杨树枝:“给我,让老娘自己来”

    说完,哧地一声,中年女人便痛痛快快地将杨树枝插进小便里,随即,开始咕叽咕叽地搅拌起来。

    “哈,哈,捅,捅,死劲地捅啊”众围者纷纷拍手喝彩,喝彩之声愈大,中年女人搅拌得愈卖力。

    “喂,你看看,”人群之中,传来一阵嚷叫:“这是什么”

    啪啦,不知是谁将一只死猫抛到中年女人的身旁,中年女人见状,立即扔掉手中的杨树枝,一把拽住死猫,拼命地撕扯着:“操,操,操,”

    见手指撕不开烂猫皮,中年女人索性张开嘴巴,咬牙切齿地拽扯着死猫皮,很快便让人作呕地扯下一块血淋淋的死猫皮,露出一片片滴淌着血水的死猫肉,看得众围观者一片赅然:“豁豁,好恶心啊”

    “哼哼,恶心啥啊,猫肉很好吃的”

    中年女人撕下一块死猫肉,不加思索地塞进嘴里,大大方方地咀嚼起来,顿时,一串串污血溢满了口腔,顺着两腮滴哒滴哒地流淌到马路上。

    “他妈的,”

    中年女人突然大吼一声,腾地一下纵身跃起,杨树枝仍然夹在胯间,手里依然抓着污水直流的死猫,同时,不停地撕扯着死猫肉往嘴里塞,只见她飞快地冲进学校,再次叉开双腿仰躺在学校操场上。众人一步不离地尾随着赤身裸体的中年女人跑进了学校操场,又不知是谁扔过去一只空啤酒瓶,中年女人丢开被她撕扯得七零八落的死猫,把杨树枝条从小便里拔拽出来,拣起空啤酒瓶恶狠狠地往小便里塞捅着。

    无奈的男人再也不忍目睹这此情此景,他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他彻底地绝望,无声无息地钻进地下室。

    第二天,我们获知,那个无地自容的男人,亦就是中年女人的丈夫,当天夜里,找来一根麻绳,悄悄地了结了自己。

    这场轰动一时、惊心动魄的场面因时间的消逝而被人们渐渐地淡忘下去,人们又开始重新寻找新的可以剌激神和感官的事情。

    学校也恢复了正常,朗朗的读书声响彻整个怪物般的楼房。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下课的铃声再度响起,我飞速地溜出教室,跟在同学们的屁股后面,钻过破板杖,找到一处低矮的窗台坐下来。

    出于好奇,我转过身去悄悄地向室内张望。

    地下室的西侧墙边放置着几块大木板,几个蓬头垢面的孩子猪仔般蜷缩在木板上,一个个像条小虫子似地在早已看不出本色、多处裸露着棉花的破被絮里蠕动着。积满油污的、脏水四溢的地面中央摆放着一张缺条腿的破饭桌,上面乱七八糟的扔着碗筷、食物残渣。

    “你看什么”

    一声严厉的喝斥打断我的观察,不久前大闹校园的中年女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她的嘴里嚼着玉米面饼,嘴角挂着玉米面渣,赅人的大眼睛充满了敌意:“你,看什么呢”

    “我,我,”

    我登时惊恐万状,吓得魂飞魄散,中年女人那些惊天动地的场面在我的脑海里一一闪而过。现在,我侵犯了她的家,我找不出合适的理由作出圆满的解释,心里只有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个高大的、无情的女疯子将会如何处置我

    “你妈是不是xx老师”

    “是”我因极度的恐惧而木然地点了点头。

    “哼,我认识她,她人挺好的,你赶快走吧下回可别到家乱看了,不然,我可真的就不客气啦我家有什么好看的嗯,”

    我彻底地忘记了自己是怎样离开那扇破窗户的,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靠近那扇破窗户,一个见到那个身材高大的中年女人,便悄悄的躲得远远的。

    童年

    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无情地涤荡着一切,不仅涤荡着爸爸、涤荡着妈妈、也涤荡着我的都木老师、更涤荡着我以及我的同学们。尤其是我的同学们,经过这场运动的洗礼,他们的胆量一天一天地膨胀起来,自主性剧增,再也不惧怕都木老师,根本不再把她的教鞭放在眼里。

    “革命无罪”

    “造反有理”

    “老师算个屁”

    “”

    每天上课时,教室里都是一片乱纷纷、闹嚷嚷,象是无数只讨厌的苍蝇在嗡嗡地怪叫着,将都木老师讲课的声音彻底淹没,任凭都木老师敲折教鞭也是无济于事。最后,都木老师气得把教科书一合:“今天自由活动啦”

    “哈,”

    这正合同学们的心愿,我们呼啦一声,像一群冲出笼子的小鸟,眨眼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班级里最顽皮者非奶奶x莫属,就是这个奶奶x,在我上学的第一天里,把我的文具盒偷偷地扔到马路边。奶奶x身材矮小、皮肤黝黑铮亮,大酱块般的四方脑袋上长着一对细小的老鼠眼。让我极其费解的是,他从来也未认认真真到看过哪怕是一页书,可却是一个天生的近视眼,无论看谁都迷缝起小眼睛,混浊的眼珠阴险、狡滑地转动着,总是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不祥的预兆。

    他那咧开的、既大且长的嘴巴里露出两排东倒西歪的黄板牙,有一颗上门牙不知什么原因变成为半截。奶奶x的衣服永远都是皱皱巴巴的,并且很不合身,宽阔的裤裆里能够塞进一头肥壮的仔猪。奶奶x的大脑里那点仅存的智慧已经全部毫无保留地倾注到如何捉弄他人、取笑他人上面,从中寻找到乐趣,获得低级的、原始的、邪恶的快感。

    奶奶x捉弄起人来手法繁多,花样百出,常常让人瞪目结舌,叹为观止。奶奶x把条帚偷偷地悬在教室的门板上,上课铃声响过,毫不知情的都木老师推门而进,那根条帚便不偏不倚,正正好好地砸在都木老师的额头上。恼怒的都木老师心里十分清楚这又是奶奶x搞的恶作剧,她无可奈何,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只能自认倒霉。在此之前,都木老师首次遭到奶奶x捉弄时,曾用教鞭狠狠地把他狂抽一顿,奶奶x的脸上、胳膊上、肩膀上、后背均被都木老师凶狠、狂暴地教鞭抽得青一块紫一块,后脑勺还鼓起一个可笑的大血包。

    第二天,奶奶x的几个哥哥怒气冲冲地闯进教室找都木老师兴师问罪:“哼,看你是个女人,哥们好男不和女斗,今天先警告你一声,如果下次再敢打我的老弟,我们可就不客气啦”

    几个哥哥向都木老师发出最后通谍,然后,骂骂咧咧地扬长而去。那天放学后,都木老师躲在屋子里哭得极其伤心,第二天上课时,眼睛依然红肿着。

    当都木老师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写字时,奶奶x悄悄地溜到讲台前把她的教案偷走,扔到暖气沟里。

    “谁干的,这是谁干的啊”都木老师声嘶力竭地大吵大嚷。

    没人应声,学生们静静地坐着,看着气急败坏的都木老师,活象是在看耍猴戏。看到奶奶x如此戏弄都木老师,一团怒火在我的胸中燃烧起来:小兔崽子,不用你美,有机会我一定好好地教训教训你,让你偿偿我的厉害,给我尊敬的都木老师报仇雪恨。

    我尊敬的都木老师,因惧怕奶奶x那几个粗野的哥哥而不敢制裁他。可是,血气方刚的男老师却不吃他这一套,上体育课时,怒不可遏的体育老师对搞恶作剧的奶奶x大打出手,直打得他口鼻出血,双眼红肿。第二天一大早,奶奶x的哥哥们把那位体育老师堵在教研室里拳脚相加,惊惶失措的女教师们急忙把校长找来,等校长风风火火地赶到,奶奶x的哥哥们早已拍拍打痛的双手扬长而去,校长所能够做得到的,只有搀扶着遍体鳞伤的体育老师去医院治疗。

    出了这种事情,都木老师更是心有余悸,对学生们干脆放任自流。

    奶奶x不但与都木老师作对,还模仿着大人们搞运动的样子,在同学们之间相互挑拨,拉帮结派,四处树敌。奶奶x最大的对立面是林大庆,两个派别时常发生械斗,各种凶器应有尽有,看了让人生畏,甚至还有自制的土枪,有时正在上课,两派同学便莫名其妙地大打出手,教室里顿时乱作一团,课桌、椅子到处横飞,胆小的女同学吓得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一场恶战结束后,奶奶x非常荣幸地被打掉两颗门牙,这使他的形象更为滑稽可笑。奶奶x一伙败下阵来,狼狈逃窜,临走时,奶奶x抹了抹脸上的血污,对林大庆说道:“奶奶x的,有种的你就等着”

    “哼,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怕你,孙子才走呐”

    浑身上下充满了英雄气慨的林大庆果真没走,一直等到放学,他在课堂上以胜利者自居,耀武扬威、好不得意。可是,第二天,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林大庆放学后,正坐在炕上吃饭,几个陌生的壮汉冲进屋子里,二话不说,三把二把便将其死死地按倒在土炕上,然后,用自制的火药枪击穿了林大庆的右眼。

    “让他们闹,”都木老师则兴灾乐祸、非常解恨地对我念叨道:“让他们闹,让他们打,这回可好,眼睛打瞎啦,也消停了啦,我看林大床他以后怎么找对象”

    无论是穷凶极恶的奶奶x那一派,还是被击穿眼睛的林大庆那一派,除了热衷于打斗,搞恶作剧亦是他们的最爱,相互之间心照不宣地比试着,看谁做的更为精彩、更为出人意料,更为独出心裁。

    放学后,他们又偷偷摸摸地潜回教室里,将自己的大便排泄在书桌里,第二天早晨,毫不知情的同学把书包放书桌里一塞,立即粘满奇臭无比的粪便,搞得一塌糊涂,教室里充盈着令人窒息的粪便味,再也不能正常上课。都木老师唉声叹气,带领着学生们捂着鼻子无可奈何地清洗课桌。一个星期一的上午,当我背着书包走进教室时,突然发现窗户上的玻璃一块不剩地被全部击得粉碎。

    这种恶劣的破坏行为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校长再也拿不出钱来购买玻璃,只好雇来工人用木板把窗户钉死。教室里的电灯安上一个便被打碎一个,校长索性不再安装。同学们只好在昏暗的、地下室般的教室里读书学习。

    这些劣迹斑斑的恶少们不仅互相殴斗,破坏校舍,更恶劣的是竟肆无岂惮、不择手段地调戏污辱女同学,许多漂亮的女同学成为他们骚扰的目标。每当他们把都木老师捉弄得恼羞成怒地离开教室之后,所有的女同学都有可能遭到这帮家伙们的戏弄。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嘻皮笑脸地将脏乎乎的臭手伸进同桌女同学的内裤里,胡乱地抠摸起来,弄得女同学羞愧难当,哇哇哇地尖叫着。

    女疯子的大女儿也是我同班同学,长相犹如其疯癫母亲的翻版:肤色暗黑、枯黄,活象冰冷僵挺的毒蛇皮,腰身雍肿,周身都是多余的赘肉,不具备一丝一厘妙龄少女的芳容,同学都称呼她谓“大老娘们”。

    班级里任何人都看不起她,谁也不把她放在眼里,仿佛她的存在完全是多余的。都木老师亦是如此,有一次正在上课时她在下边冲着一个男同学傻笑,被都木老师发现,满腔的怒火正苦于无处发泄的都木老师把她叫起来回答功课,她跟奶奶x一样,什么功课也不会,连自己的姓名都不知道如何书写,都木老师的提问对她来说犹如听和尚念经,或者说是对牛弹琴,她一言不发,象根木头似地一动不动地钉在那里。

    “滚出去”都木老师没好气地大吼一声,她依然咧着嘴傻笑着走向教室大门,她推开教室大门身体刚挪将出去,“扑”地一声放了一个很响很响的臭屁,满教室的同学顿时轰堂大笑,继尔,一股奇臭无比的气味扑鼻而来。

    “人家都说,响屁不臭,臭屁不响,可是,傻x娘们这个响屁真是臭上了天啊”奶奶x一边扇着课本,一边嚷嚷着。

    由于智力欠缺,傻x娘们成为所有男同学玩乐取笑的对象,她也很高兴让男同学们玩弄她,有的时候男同学已经玩得腻烦,再也不愿睬理她。她最惧怕的人当然是奶奶x。奶奶x命令她走到教室前,褪下腿子,俯下身去,将屁股高高地向上翘起,将肮脏的小便完全暴露在全体同学面前,然后,那些顽皮的男同学接二连三地走过去用手里的铅笔塞进她的小便里,胡乱地搅动起来。

    “嘿嘿嘿,嘿嘿嘿”她非常兴奋地淫笑着,黑黄、粗糙的小屁股随着铅笔的抽插不停地扭动着。

    林红因其容貌格外出众,更是首当其冲。

    “你看人家林红多漂亮,还得是知识分子家的孩子啊,好看,真好看啊”奶奶x一脸淫邪地凑近林红:“来,我的娇小姐,让我看看你的小x长得什么样,嫩不嫩”

    林红生性刚烈,一脸怒气地把奶奶x推搡到一边,奶奶x打了一个趔奶奶:“操,奶奶x的,装什么装,敢打老子,奶奶x,我,”奶奶x再次凑到林红的身旁,恬不知耻地拽扯着林红的裤子,林红纵声喊叫起来:“邪门,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啊”在奶奶x的拽扯之下,林红的小手本能地、却是徒劳地捂着裤子。

    面对此情此景,我不禁怒火中烧,我永远都坚定地认为:林红是我的女人,无论是谁,敢对她无理取闹,都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谁若是戏弄我的女要,我要跟他们拼命。

    “你他妈的干什么”我呼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奶奶x冲过去。

    “哎呀,奶奶x的,”奶奶x听到我的吼叫声,转过头来,恶狠狠瞪着我:“奶奶x的,小x崽子,有你什么事啊,你找死啊”

    “放开她,她是我家邻居”

    “呵呵,你家邻居咋的啦,老子想摸谁就摸谁”

    奶奶x不再理睬我,继续对林红动手动脚,我一步迈过去,紧紧抓住奶奶x挂满油污的衣领恶狠狠将其推搡出去。

    “奶奶x的,好小子,想跟哥们练一练,是不”

    奶奶x恼羞成怒向我扑来,我们两人立刻扭打在一处,满教室里翻滚起来。

    打架,我在宿舍楼里没少跟那些不很友善的伙伴们操练过,历经千锤百练,吃尽了各种苦头,我多少还掌握一些基本的要领。并且,奶奶x身材比我矮小许多,所以,一对一地单打独斗,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很快便被我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找不到还手的余隙,我死死地抓住奶奶x乱蓬蓬的脏头发,一记记坚硬的、带着满腔愤怒的拳头重重地落地他的头上、身上,我一边打着,心里一边恨恨嘀咕着:这一拳,是为我尊敬的都木老师报仇的,这一豢,是给林红出气的。

    “操,奶奶x的,你们都他妈的瞅着干个x啥啊,上啊,奶奶x的,给我上啊”穷途末路的奶奶x开始求助于他的死党。

    很快,奶奶x几个最为要好的伙伴纷纷参加到混战中来,我渐渐难以招架,脸上、鼻子上多处被划破,衣服也被撕裂开,

    “你,这是怎么搞的啊”

    看到我这般狼狈之相,都木老师满脸疑惑地地问道。

    “老师,奶奶x欺服林红,我实在看不过去,就跟他们打起来,他们人多,我一个人打不过他们”

    “嗨”都木老师一边翻出新衣服,一边皱着眉头嘀咕道:“奶奶x是全校有名的小流氓,谁都不敢着惹他,连老师都怕他,你还敢跟他打架,你能打得过他么,奶奶x有好几个又凶又狠的哥哥呐”

    都木老师无法理解我的心情,我怎么能够让自己心爱的林红被奶奶x无端地欺侮呢保护林红是我一个男子汉责无旁贷的责任。我奋不顾身的壮举立刻得到林红的赞赏,我俨然成为林红心目中救美的大英雄。

    林红满怀深情地向我扑来,紧紧地拥抱住我,樱桃小嘴滋润着我伤痕累累的脸颊,给我一记终生难忘的香吻。

    好虎难敌群狼,与这群家伙们对打我显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能扮演吃亏挨打的难堪角色,我决定找个机会暗中狠狠地收拾奶奶x一番。下课后,我偷偷爬上顶楼的了望窗,发现死敌奶奶x正在楼下的排水坡上弹玻璃,我在走廊里找到一块碎砖头,恶狠狠地向下抛去,只听“哎呀”一声惨叫,奶奶x捂着脑袋瘫倒在地、痛苦不堪地翻滚起来,其它的同学见状,惊慌失措地喊叫起来:“不好啦,不好啦,奶奶x的脑袋被打破啦”都木老师闻讯赶来,慌慌张张地吩咐着同学们把满脸血污的奶奶x送附近的医院。

    事情让我搞严重了,我呆呆地依在了望台上。

    都木老师悄然无声地我拽到她的寝室:“这回可好,你可惹下大祸了,你胆子也真够大的,奶奶x让你打成这样,他的哥哥能善罢甘休么”

    “可是,老师,他太坏了,捉弄你的那些事全是他干的”

    “老师知道,老师心里明明白白的,可是,谁敢惹他啊,你没看到体育老师的下场吗今天,我看你怎么办,等一会,他的哥哥肯定得来收拾你的。”

    “我不怕,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

    “哈,没想到,你倒挺有勇气的,算了吧,你不是人家的对手。等他的哥哥来啦,你赶紧给人家认个错,服个软,兴许他们会饶了你”

    “不,打死我也不认错,我没有错”

    “操,谁啊,谁啊,”说话间,走廓里突然一片嘈杂,奶奶x的几个哥哥果然怒气冲冲地前来兴师问罪:“操,在哪呢,在哪呢,那个打人的小兔崽子在哪呢”作者:zhx

    童年

    老师示意我别出声,她转身走出寝室:“你们干什么”

    “废话,干什么,把我弟弟脑袋打破的那个小兔崽子在哪呢我今天跟他没完”

    “哎呀,都是小孩子之间的事,你们这么大的人,来打一个小孩,脸不脸红啊,好意思吗”

    “操,我不管,他在哪快告诉否则,我把学校给你们砸了,我这就平了它。”

    “哗啦”一声,一块玻璃被打碎,我再也不能这样缩头缩脑地躲在都木老师的屋子里,我狠下一条心,死掉又能如何于是,我果敢地拉开房门:“我,是我,是我打的,我在这呐”

    地八子的哥哥显然刚刚喝过酒,他瞪着血红的眼睛,手里握着一根粗长的大木棍:“好小子,有种,你给我说说,为什么要打我弟弟”

    “这里没法说,咱们找个地方,我慢慢地告诉你,然后,随你怎么收拾我都可以,就是打死我也认了”

    “呵呵,行,行啊,就冲你这句话,我看你还是个爷们,走,跟我走”

    我跟着他们走出大楼。

    “不行啊,你可别去啊,”都木老师惊呼起来,跑过来拉住我的衣袖。

    “没你事,一边去”奶奶x另外一个哥哥生硬地将都木老师推到一边,险些没把都木老师推倒在冷冰冰的地板上。

    奶奶x的哥哥们把我推搡到他们家那间陈旧不堪的,行将坍塌的破房子里:“说吧,你好好给我解释解释”

    “大哥哥,你弟弟在班级里什么坏事都做,捉弄老师,欺诲男同学,调戏女同学,林红是我家邻居,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你的弟弟总是调戏她,大哥哥,你说,我能答应嘛我们两个人就为这事,经常打架,你的弟弟不讲理,一对一打不过我,就让他的朋友一起上,一起打我,你们说,这合理么是一个男子汉作的事嘛没办法,我只能偷偷地下黑手啦。我知道你们在这一带很厉害,名声很大,谁都怕你们,我也豁出去啦。我的话说完啦,你们愿意怎么收拾我就怎么收拾好啦。”

    “嘿嘿,”

    奶奶x的哥哥们听完我的话,沉吟片刻:“小兔崽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要是撒谎,就不是人”

    “嘿嘿,没想到,你倒挺血性的啊,那个女孩一定是你的相好吧,哈哈”

    “我们是朋友,很好的朋友,我不能看着她被别人欺侮”

    “可是,小兔崽子,你当面打不过人家,也不能在背后偷偷下毒手啊,这可不是男子汉的行为啊”

    “那,那,那我一个人怎么能够打得过他们一伙人呢”我努力地辩解着。

    “算啦,算啦,小哥们,你认识我吗

    我摇摇头我可认识你,我小时候也是在那所学校上的学,你妈妈是我的老师,她教过我她是个先进教师,整天开会领奖状,是不是啊那个时候你还很小,还穿着开裆裤从阳台上往下尿尿呢。其实,我这么大个人,能跟你们小孩崽子一般见识吗,只不过是想吓唬吓唬你,震呼震呼你今天,你小子如果不敢出来,我抓住你肯定得给你几巴掌几脚的,但是,你小子主动站了出来,摆出敢作敢当的架式,我佩服你,有种,将来,一定错不了。“

    我悬在喉咙口的心此时总算重新落回到心窝里去了,看来,这次大难不死,还得感谢我的妈妈啊。奶奶x的哥哥改变了说话的口吻,由当初的“小兔崽子”

    改称我为“小哥们”,从中可以猜测出来,他们的怒火已经熄灭,不会对我采取任何报复手段。

    “你回去吧,记住,以后想打仗应该提前打个招呼,甩个点,可不准背手捅一刀子,那么干可不是个爷们哦”

    我低垂着脑袋,默默地走出奶奶x的家门,迷迷茫茫地回到都木老师的卧室里,满面愁容的都木老师瞪着惊异的眼睛:“你,回来了”都木老师将我拉到床边,满含深情地问道:“他们没打你吧”

    “没有”

    “我不信,他们真的没有打你”

    “老师,真的没有,我们讲和啦”

    “嘿嘿,讲和了你们讲和了这倒让老师觉得挺意外的啊”都木老师拉着我的手,久久地注视着我,我难为情地低下头去,避开都木老师那热辣辣的目光。屋子里立刻沉寂起来,死亡一般的沉寂起来,只有墙壁上的挂钟不知好歹、嘀嘀哒哒地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响声。

    突然,老师一把将我搂进她那宽阔的怀抱里:“好孩子,你是一个好孩子,从上学的第一天起,老师就看出来你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很有血性的好孩子你可给老师出了一口气,好样的”

    说完,都木老师紧紧地抱住我的额头,深深地、长久地亲吻着我的面庞、嘴唇,我立刻陶醉在无法形容的幸福之中,这是都木老师对我的英雄壮举的最好回报。

    在都木老师的热吻之下,我的鸡鸡躲在内裤里蠢蠢欲动起来。我的手不自觉地抚摸着老师那滑腻的面颊,老师肥硕的身体微微地颤抖起来,两只浑圆的巨乳压迫着我的胸脯,我感觉到都木老师的心脏在剧烈地、怦怦地抖动着,同时,身不由已地、低沉地呻吟起来。

    我激动地咧开嘴巴,都木老师滑润的舌尖立刻乘虚而入,与我的舌头在温暖的口腔里幸福地相会,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的鸡鸡再也无法自制,毅然决然地勃兴起来,我渐渐地产生一种希望排尿的感觉。

    我的性兴奋刚刚达到极点,都木老师却令人无比失望地推开我,她一脸愁容地叹息道:“唉,不可能啊,没办法啊,好孩子,上课去吧,将来你一定会有出息的”

    我恋恋不舍地离开都木老师,坚挺无比的鸡鸡仍然没有丝毫瘫软的迹象,都木老师的热吻给我留下不可磨灭的幸福回忆,而“不可能啊,没办法啊,”

    却是话中有话,但是无论如何,这一长吻令我久久难忘,使我无比幸福,我象是一只欢快的小鸟飞出了都木老师的卧室。

    三天之后,奶奶x脑袋上裹着纱布走进教室,径直来到我的座位前,我抬起头来看看他,他没有作声,久久地注视着我。整个教室里顿时沉静下来,同学们谁也不敢出声,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聚焦到我们两人身上,大家都在预测着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操,”突然,奶奶x向我伸出右手,我站起身来,也将右手递过去,我们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嘿嘿,”奶奶x冲我阴笑道:“嘿嘿,真是不打不成交哇,啥也别说啦,愿意跟我处个哥们嘛”

    “当然可以”我非常地友好点点头。

    从此以后,我和奶奶x果然成为了最为要好的朋友,甚至是终身的朋友。

    最初,我完全是为了林红不再遭受到他的骚扰,作为权宜之计,暂时与奶奶x以及他的那伙人为伍,但我始终亦没有完全与他们同流合污。

    同时结交的还有奶奶x的一群死党,一伙无所不为的狐朋狗友:肖振清、邹海波、徐鹏飞、大野子、主要黏。“主要黏”原名祖耀年,因为他玩扑克牌一旦输掉便与对手没完没了地纠缠起来,不翻回赌本誓不罢休,故得“主要黏”之雅号等等等等,都是一些极其有趣的人,他们的故事永远也讲不完。只要有他们存在,这个世界便永无宁日。

    奶奶x虽然刁钻顽劣,但并不象我最初想象的那么可怕,那么不可救药,在他恶迹昭彰的身上,偶尔也折射出一点点十分可爱的光茫,但这种光茫是短暂的,极其难得一见的,当然,也就是异常珍贵的。

    “我是个小偷”奶奶x直言不讳地对我说道:“我还没上学的时候,就偷过钱,你知道这叫什么吗”奶奶x指着我的下衣兜。

    “不知道”我摇摇头。

    “这叫平台这个呢”奶奶x又摸摸我的上衣兜。

    “不知道”我再次摇摇头。

    “这叫上仓”奶奶x突然摸出我的上衣兜里有钞票,顿时,眼前一亮,惊呼起来:“啊,上仓有货”奶奶x隔着衣服用手指轻轻地摸了摸我的钞票,然后说道:“啊,哥们,你信不信,我已经摸出来你的上仓,啊,不,你不懂这些,也就是你的上衣口兜里有多少钱啦”

    “什么”我一脸狐疑地瞪着眼睛,表示怀疑:“真的么”

    “哥们,你不信”

    “不信”

    “哈哈哈,来吧,哥们把你的老本念叼念叼吧”

    我紧紧地护住上衣口兜。

    “别害怕,我不会抢你钱的。哥们,你听着,你兜里有二张一元的,五张两角的,可能还有三四张一角的,对不对”

    “厉害,厉害,你这个家伙实在是他妈的太厉害啦”我禁不住惊叫起来,奶奶x果然比较准确地猜中我上衣兜里的钱数,那都是都木老师平时给我的零用钱,我一点一点地将其积攒起来。

    “嗨,这算什么啊”奶奶x不以为然地说道:“你啊,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太嫩啦。难道你没听说过,从我们桃源路这块地方混出来的人,哪有不会掏兜的呀”

    我没有作声,默默地望着奶奶x,心里想:这条破烂不堪、臭气熏天、盛产小偷的街区竟然有一个如此动听的名字桃源路一个无业游民、社会渣滓的世外桃源。

    “除了叫桃源路,我们这里还叫窑子街,解放前的窑子主要都集中在这一带,我家现在住的房子就是窑子房,一小间一小间地隔开。”

    “妓院在那么肮脏的地方开妓院,谁去啊”我问道。

    “这里都是下等的窑子,主要都是面向穷人的,你要是有钱可以去日本人开的高档一些的窑子啊”

    “你这是听谁说的啊”

    “我爸爸啊,我爸爸伪满的时候是这一片的警察,可是现在,唉,别提啦。

    哥们,你挺有钱呢“奶奶x很是羡慕地说道:”放学后,咱们下馆子去吧,去国营食堂吃馅饼,怎么样行不行啊“

    我很不情愿的点点头,尽管心里不太愿意,还是非常勉强地答应请奶奶x吃馅饼。都木老师给我的钱,我自己一分也没有舍得花掉,而今天,却要用来请奶奶x这个令我厌恶的家伙吃馅饼。眼下,我不能得罪他,为了都木老师、为了林红,我只能如此。

    放学后,我与奶奶x偷偷地钻进一家饭店,望着餐桌上的香肠、花生米、嫩黄瓜,奶奶x兴奋起来:“哥们,会喝酒不”

    “还可以,能喝几杯”

    “是吗,你喝过酒吗”

    “当然喝过”

    “哈哈,好,来,再次握握手我也非常喜欢喝酒啊”奶奶x伸出他的脏手。

    “哥们”我握着奶奶x的手说道:“今天这顿饭,就算我对你正式的赔礼道歉吧”

    “哪的话啊,以后谁也不许再提那件事,咱们已经是朋友啦”奶奶x不耐烦的挥挥手,随即从裤兜掏出一盒大前门牌香烟,他首先递给我一支:“来,哥们,先抽一支”说完,奶奶x帮助我将香烟点燃,我试探着吸上一口,立刻被灼人的烟气呛得剧烈地咳嗽起来。

    “哈哈哈,不行吧,抽烟你还嫩点,慢慢学吧”

    这顿酒饭,奶奶x吃得格外开心,我如此的

    第 252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291 部分阅读
  • 第 290 部分阅读
  • 第 289 部分阅读
  • 第 288 部分阅读
  • 第 287 部分阅读
  • 第 286 部分阅读
  • 第 285 部分阅读
  • 第 284 部分阅读
  • 第 283 部分阅读
  • 第 282 部分阅读
  • 第 281 部分阅读
  • 第 280 部分阅读
  • 第 279 部分阅读
  • 第 278 部分阅读
  • 第 277 部分阅读
  • 第 276 部分阅读
  • 第 275 部分阅读
  • 第 274 部分阅读
  • 第 273 部分阅读
  • 第 272 部分阅读
  • 第 271 部分阅读
  • 第 270 部分阅读
  • 第 269 部分阅读
  • 第 268 部分阅读
  • 第 267 部分阅读
  • 第 266 部分阅读
  • 第 265 部分阅读
  • 第 264 部分阅读
  • 第 263 部分阅读
  • 第 262 部分阅读
  • 第 261 部分阅读
  • 第 260 部分阅读
  • 第 259 部分阅读
  • 第 258 部分阅读
  • 第 257 部分阅读
  • 第 256 部分阅读
  • 第 255 部分阅读
  • 第 254 部分阅读
  • 第 253 部分阅读
  • 第 252 部分阅读
  • 第 251 部分阅读
  • 第 250 部分阅读
  • 第 249 部分阅读
  • 第 248 部分阅读
  • 第 247 部分阅读
  • 第 246 部分阅读
  • 第 245 部分阅读
  • 第 244 部分阅读
  • 第 243 部分阅读
  • 第 242 部分阅读
  • 第 241 部分阅读
  • 第 240 部分阅读
  • 第 239 部分阅读
  • 第 238 部分阅读
  • 第 237 部分阅读
  • 第 236 部分阅读
  • 第 235 部分阅读
  • 第 234 部分阅读
  • 第 233 部分阅读
  • 第 232 部分阅读
  • 第 231 部分阅读
  • 第 230 部分阅读
  • 第 229 部分阅读
  • 第 228 部分阅读
  • 第 227 部分阅读
  • 第 226 部分阅读
  • 第 225 部分阅读
  • 第 224 部分阅读
  • 第 223 部分阅读
  • 第 222 部分阅读
  • 第 221 部分阅读
  • 第 220 部分阅读
  • 第 219 部分阅读
  • 第 218 部分阅读
  • 第 217 部分阅读
  • 第 216 部分阅读
  • 第 215 部分阅读
  • 第 214 部分阅读
  • 第 213 部分阅读
  • 第 212 部分阅读
  • 第 211 部分阅读
  • 第 210 部分阅读
  • 第 209 部分阅读
  • 第 208 部分阅读
  • 第 207 部分阅读
  • 第 206 部分阅读
  • 第 205 部分阅读
  • 第 204 部分阅读
  • 第 203 部分阅读
  • 第 202 部分阅读
  • 第 201 部分阅读
  • 第 200 部分阅读
  • 第 199 部分阅读
  • 第 198 部分阅读
  • 第 197 部分阅读
  • 第 196 部分阅读
  • 第 195 部分阅读
  • 第 194 部分阅读
  • 第 193 部分阅读
  • 第 192 部分阅读
  • 第 191 部分阅读
  • 第 190 部分阅读
  • 第 189 部分阅读
  • 第 188 部分阅读
  • 第 187 部分阅读
  • 第 186 部分阅读
  • 第 185 部分阅读
  • 第 184 部分阅读
  • 第 183 部分阅读
  • 第 182 部分阅读
  • 第 181 部分阅读
  • 第 180 部分阅读
  • 第 179 部分阅读
  • 第 178 部分阅读
  • 第 177 部分阅读
  • 第 176 部分阅读
  • 第 175 部分阅读
  • 第 174 部分阅读
  • 第 173 部分阅读
  • 第 172 部分阅读
  • 第 171 部分阅读
  • 第 170 部分阅读
  • 第 169 部分阅读
  • 第 168 部分阅读
  • 第 167 部分阅读
  • 第 166 部分阅读
  • 第 165 部分阅读
  • 第 164 部分阅读
  • 第 163 部分阅读
  • 第 162 部分阅读
  • 第 161 部分阅读
  • 第 160 部分阅读
  • 第 159 部分阅读
  • 第 158 部分阅读
  • 第 157 部分阅读
  • 第 156 部分阅读
  • 第 155 部分阅读
  • 第 154 部分阅读
  • 第 153 部分阅读
  • 第 152 部分阅读
  • 第 151 部分阅读
  • 第 150 部分阅读
  • 第 149 部分阅读
  • 第 148 部分阅读
  • 第 147 部分阅读
  • 第 146 部分阅读
  • 第 145 部分阅读
  • 第 144 部分阅读
  • 第 143 部分阅读
  • 第 142 部分阅读
  • 第 141 部分阅读
  • 第 140 部分阅读
  • 第 139 部分阅读
  • 第 138 部分阅读
  • 第 137 部分阅读
  • 第 136 部分阅读
  • 第 135 部分阅读
  • 第 134 部分阅读
  • 第 133 部分阅读
  • 第 132 部分阅读
  • 第 131 部分阅读
  • 第 130 部分阅读
  • 第 129 部分阅读
  • 第 128 部分阅读
  • 第 127 部分阅读
  • 第 126 部分阅读
  • 第 125 部分阅读
  • 第 124 部分阅读
  • 第 123 部分阅读
  • 第 122 部分阅读
  • 第 121 部分阅读
  • 第 120 部分阅读
  • 第 119 部分阅读
  • 第 118 部分阅读
  • 第 117 部分阅读
  • 第 116 部分阅读
  • 第 115 部分阅读
  • 第 114 部分阅读
  • 第 113 部分阅读
  • 第 112 部分阅读
  • 第 111 部分阅读
  • 第 110 部分阅读
  • 第 109 部分阅读
  • 第 108 部分阅读
  • 第 107 部分阅读
  • 第 106 部分阅读
  • 第 105 部分阅读
  • 第 104 部分阅读
  • 第 103 部分阅读
  • 第 102 部分阅读
  • 第 101 部分阅读
  • 第 100 部分阅读
  • 第 99 部分阅读
  • 第 98 部分阅读
  • 第 97 部分阅读
  • 第 96 部分阅读
  • 第 95 部分阅读
  • 第 94 部分阅读
  • 第 93 部分阅读
  • 第 92 部分阅读
  • 第 91 部分阅读
  • 第 90 部分阅读
  • 第 89 部分阅读
  • 第 88 部分阅读
  • 第 87 部分阅读
  • 第 86 部分阅读
  • 第 85 部分阅读
  • 第 84 部分阅读
  • 第 83 部分阅读
  • 第 82 部分阅读
  • 第 81 部分阅读
  • 第 80 部分阅读
  • 第 79 部分阅读
  • 第 78 部分阅读
  • 第 77 部分阅读
  • 第 76 部分阅读
  • 第 75 部分阅读
  • 第 74 部分阅读
  • 第 73 部分阅读
  • 第 72 部分阅读
  • 第 71 部分阅读
  • 第 70 部分阅读
  • 第 69 部分阅读
  • 第 68 部分阅读
  • 第 67 部分阅读
  • 第 66 部分阅读
  • 第 65 部分阅读
  • 第 64 部分阅读
  • 第 63 部分阅读
  • 第 62 部分阅读
  • 第 61 部分阅读
  • 第 60 部分阅读
  • 第 59 部分阅读
  • 第 58 部分阅读
  • 第 57 部分阅读
  • 第 56 部分阅读
  • 第 55 部分阅读
  • 第 54 部分阅读
  • 第 53 部分阅读
  • 第 52 部分阅读
  • 第 51 部分阅读
  • 第 50 部分阅读
  • 第 49 部分阅读
  • 第 48 部分阅读
  • 第 47 部分阅读
  • 第 46 部分阅读
  • 第 45 部分阅读
  • 第 44 部分阅读
  • 第 43 部分阅读
  • 第 42 部分阅读
  • 第 41 部分阅读
  • 第 40 部分阅读
  • 第 39 部分阅读
  • 第 38 部分阅读
  • 第 37 部分阅读
  • 第 36 部分阅读
  • 第 35 部分阅读
  • 第 34 部分阅读
  • 第 33 部分阅读
  • 第 32 部分阅读
  • 第 31 部分阅读
  • 第 30 部分阅读
  • 第 29 部分阅读
  • 第 28 部分阅读
  • 第 27 部分阅读
  • 第 26 部分阅读
  • 第 25 部分阅读
  • 第 24 部分阅读
  • 第 23 部分阅读
  • 第 22 部分阅读
  • 第 21 部分阅读
  • 第 20 部分阅读
  • 第 19 部分阅读
  • 第 18 部分阅读
  • 第 17 部分阅读
  • 第 16 部分阅读
  • 第 15 部分阅读
  • 第 14 部分阅读
  • 第 13 部分阅读
  • 第 12 部分阅读
  • 第 11 部分阅读
  • 第 10 部分阅读
  • 第 9 部分阅读
  • 第 8 部分阅读
  • 第 7 部分阅读
  • 第 6 部分阅读
  • 第 5 部分阅读
  • 第 4 部分阅读
  • 第 3 部分阅读
  • 第 2 部分阅读
  • 第 1 部分阅读
  • 第 292 部分阅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