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250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唉,”妈妈彻底地失望了:“儿子,你说说,哪里不漂亮啊”

    “妈妈,如果做成衣服,穿在你的身上,一定像个又肥又大的花蝴蝶”

    “豁豁”妈妈竟然信以为真,不假思索地说道:“真的呀,那,我可得把它退换掉”

    “儿子,走,”吃过晚饭,妈妈拉起我的手:“走,跟妈妈睡觉去”

    “不,”我又开始拒绝妈妈,尽管我非常渴望与妈妈同床共枕,可是,嘴巴上却拒绝道:“妈妈,我喜欢自己睡”

    “什么,”妈妈有些愠怒:“儿子,怎么,你,不喜欢妈妈了”

    “不,妈妈”我不想让妈妈彻底伤心:“我喜欢妈妈,可是,我已经大了,已经上学了,我应该自己睡觉了”

    “不行,”妈妈不容分说地将我拽到她的双人木板床上:“儿子,在妈妈眼里,你永远都是一个孩子”

    说完,妈妈便开始脱我的衣服,爸爸在一旁嘀咕道:“你瞅你,犯不犯贱啊,陆陆想一个人睡,就让他一个人睡好了,”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睡你的觉得了”

    妈妈搂着我单独盖一床被子,却将爸爸冷落到了一旁,自从老姨走后,妈妈一直无情地冷落着爸爸,对他不理也不睬。妈妈之所以搂我同睡,完全是出于冷战的目的。爸爸知趣地裹着冷冰冰的被子,将头转向了硬梆梆的墙壁。妈妈幸福地搂抱着我,一个来之不易的战利品:“啊,儿子,我的宝贝儿子,你长得好帅哦,看这肉皮,多细嫩啊”

    妈妈一边爱怜地抚摸着我的身体,一边将她的大乳房拥到我的嘴边,我叼住妈妈的长乳头,故意用力咬了一口,心中暗想:这是给姐姐报仇

    “哎哟,”妈妈大叫起来,痛苦地捂住了乳房:“儿子,你怎么咬妈妈哟”

    “妈妈,”我顽皮地揉了揉妈妈的乳头:“妈妈,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我再次叼住妈妈那隐隐作痛的乳头,讨好般地吸吮起来,妈妈得意洋洋地哼哼起来,那份温柔、那份沉迷,与爸爸用大x狂x她的小便时,发出的那种淫吟之声,毫无二致。而那份娇姿、那份娆态,与爸爸撞出她的身体时,摆放出的那种极其放浪的身形没有什么两样。

    我有意将大腿紧紧地贴靠在妈妈的肥腿上,立刻感受到一股股灼人的燥热和轻微的抖动,我将膝盖微略弯起,淫糜地顶在妈妈肉乎乎的小便处,妈妈早已沉醉在我吸吮乳头所带来的享乐之中,突然遇到膝盖的顶撞,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肥腿大幅度地挪移一下,我的膝盖咕咚一声撞到妈妈的内裤底端,立刻感受到一片热滚滚的潮湿,哇,妈妈的小便竟然淌出来只有与爸爸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能淌出来的那种奇怪的粘液,并且,很多、很热、很粘。

    我的小手在妈妈的白腿上轻轻地抓挠着,本能的胆怯,使我终于没有勇气触碰妈妈的小便。

    童年

    哗啦,妈妈拉上窗帘,屋子里顿时暗黑起来,我不解地望着妈妈:“妈妈,你要干么”

    “洗相啊”妈妈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去,哗啦一声,打开方桌下面总是挂着铁锁的小柜子,小心奕奕地拽出她那套心爱的洗印设备,极有规则地摆满了方桌,嘿嘿,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些新奇的小玩意,非常好奇地凑拢过去,正在调试溶液的妈妈叮嘱我道:“陆陆,不许乱动哦”

    “哎”

    妈妈将一张苍白的相纸轻轻地放到清澈的溶液里,不多时,奇迹出现了,原本光洁的相纸上,缓缓地映现出一幅令人瞠目的画面,哇,那不我吗,我笑嘻嘻地站在绿树之下,身后便是奢华、典雅,气势磅礴的办公大楼。

    “哇,真好玩,真好玩”我不停地拍着小手,正欲伸手去拽溶液里的相纸,妈妈啪地拍了一下我的手背:“别动,还没定影呐”说完,妈妈用小镊子夹起了相纸,放到另一盘溶液里,不停地摇动着。

    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

    “谁啊,”听到敲门声,正专心致志地洗相的妈妈,不得不极不耐烦地走出黑漆漆的屋子里:“谁啊”

    “是我,妹子,”

    “哦,”妈妈一边开启着房门,一边冷冰冰地说道:“唉,又是你,你又来干么啊”

    “妹子,我,我,”我听到一个男人吱吱唔唔的声音,我抬起头来,循声望去,不禁吓了一跳,在妈妈的面前,在厨房和厕所之间,站着一个衣衫蓝缕的男人,他身干体枯,皮肤黑沉粗糙,胶着成团絮状的头发可能已经几个月没有梳理过,乱蓬蓬的,象是一片被冰雹袭击过的芦苇塘,扣在呆滞的脑门上。

    他怯生生地咧着干瘪的、双唇多处溃烂的大嘴巴,露出可笑的、只有几颗里出外进的黄板牙,滑稽地、彼此毫不相干地、孤零零地扎在深紫色的牙床上:“妹子,我,我,我坐了一宿的火车,这不,才下火车啊,妹子,你今天咋没上班啊”

    “什么,”妈妈突然沉下脸来:“你,你,你去我的单位啦”

    “嗯,我,我在你的单位,没找到你,你的同志告诉我,你今天没上班,结果,我,我,我只好到家里来找你”

    “嗨嗨,”妈妈长叹一声,冲着乞丐般的男人吼道:“你,就你这身打扮,还好意思到单位去找我,你,你,你可给我丢尽了脸啊”

    “哎哟,”见到呆立在门口的我,男人立刻转过身来,向我伸出脏乎乎的干手掌,我吓得一吐舌头,头也不回到逃回到里间屋。

    “哎哟,这不是陆陆么,怎么,长这么大喽”

    “嗨,”妈妈拽了拽男人的脏衣角:“你别碰他,没看到他怕你么,就你这身打扮,哪个孩子看到都得吓个半死”说完,妈妈顺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呶,给你,把钱揣好,赶快坐下趟火车回家吧”

    “好的,好的,”男人捣蒜般地点着脑袋,顺从地接过钞票,折成几叠,满意地揣进里怀:“妹子,那,就不麻烦你啦,我这就走,我这就走,”

    “哦哟,”在妈妈冷冰冰的注视之一,男人刚刚推开房门,却意外地与爸爸撞个满怀,爸爸热情地招呼道:“哦,哥哥来啦,快,快进屋”

    “他要走了”妈妈气呼呼地说,爸爸则死死地拽住男人的破衣袖:“别,别,别走哇,这么远的路,好不容易来的,怎么说走就走哇,别走,我买菜去,要走也得吃完饭再走哇陆陆,”爸爸拽着男人冲我嚷嚷道:“你,快过来”

    “爸爸,”我悄声走了过去:“什么事啊”

    “这是你舅舅,”爸爸指着男人对我说道:“他是你舅舅,快叫舅舅”

    “舅舅好”

    “啊,”舅舅俯下身来,亲切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孩子,大外甥”看到里屋的洗相设备,舅舅眼睛顿然一亮:“哈,来,外甥,舅舅给你洗相”

    舅舅悄悄地走进里屋,我这才注意到,舅舅的屁股蛋上非常可笑地晃动着一块脏乎乎的破布丁,看得我差点没笑出声来,而舅舅则毫不在乎地坐在椅子上,他熟练地摆弄起妈妈的洗相设备:“这玩意啊,”舅舅深有感触地说道:“玩这东西,可是一个文明败家仔啊,有多少钱也不够玩的”

    “哼,”妈妈不服气地回敬舅舅道:“我再败家,也比你强,好好的工作,让你给弄丢了,好几十岁的人,成了无业游民”

    “来,大外甥,”听到妈妈的数落,舅舅先是红胀起脏脸,继尔,舅舅和颜悦色地对我说道:“大外甥,舅舅教你怎样洗相片”

    “太好了,”我乐颠颠地坐到舅舅身旁,再也不嫌他肮脏,两眼死死地盯着舅舅的脏手,看得出来,舅舅非常的专业,十分老道地洗印出一张张精美的相片,那份清晰,那份光洁,可比妈妈的手艺高明多了,我禁不住地赞叹道:“舅舅,你洗的相片,可比妈妈的强多了”

    “嘻嘻,”舅舅骄傲地说道:“大外甥,这是舅舅的老本行啊以前,舅舅在照相馆工作,干的,就是洗相的活”

    “现在呢”我问道,舅舅苦涩地笑了笑:“有一次,舅舅喝醉了,经理批评了我,唉,酒后无德,我一来气,借着酒劲,把照相馆给砸了,结果,给开除了”

    “哥哥,”扎着围裙的爸爸走进里屋,对舅舅说道:“吃饭吧,别摆弄这玩意了,摆弄了这么多年,还没摆弄够哇”

    “嘿嘿,”在爸爸的拽扯之下,舅舅抬起了晃着破布丁的屁股:“你还别说,我还真就没摆弄够,一看到这玩意,我就走不动道”

    “快点吃饭吧”妈妈没好气地催促道:“快点吃饭,吃完饭,快点赶车,有一趟火车,你还来得及的”

    “陆陆,”妈妈喊道:“快,过来吃饭”

    “不,”我摇摇脑袋,我的兴趣,全都在洗相设备上,再者,我可不愿意与舅舅,一个比叫花子还要脏肮万倍的人,同桌吃饭,太没胃口了。“妈妈,我不饿”

    妈妈和爸爸不再理睬我,一同陪着舅舅用餐,我则将舅舅刚刚教授给我的洗相技术,投入实用,兴奋不已地将一张张底片曝光、显影、定影。

    “哈哈,”望着眼前由我亲手洗切出来的照片,我乐得直拍小手,我呼地拽出切相刀,哗啦,一块小纸包滑落出来,我惊异地瞪大了眼睛,放开了切相刀,拣起小纸包,我轻轻地掐了掐,原来,是一叠相片,我用手指拨开纸包上的胶纸条,哗啦一声,硬纸片自动地展开来,我定睛一看,哇,我差点没喊出声来。

    是妈妈,她刚刚烫过头发,俊俏的面庞上涂抹着厚厚的脂粉,她穿着一件颜色较深的旗袍,倒背着双手依靠在暖气旁,秀美的目光极其撩人的盯着我,似乎在说:儿子,来啊,亲亲妈妈,啊,我仿佛听到妈妈的呼唤,鬼使神差地凑了过去,深深地吻着妈妈的朱唇:妈妈

    亲吻了片刻,我翻开了第二张相片,啊,妈妈,还是妈妈,只见我年轻漂亮的妈妈,仿佛故意引诱我似地解开了旗袍,笑迷迷地裸露出她那肥硕、丰满、白嫩的身体,我若隐若现地看到,在妈妈的酥胸,有一个可爱的小乳罩。

    我迫不急待地继续翻看下去,妈妈已经淫浪地脱掉了旗袍,光溜溜的身体上仅戴着一条狭窄的小乳罩,胯间裹着短小的三角裤,美滋滋地站在窗台旁,一对肥手扶着暖气管,风情万种地望着窗外,那娇娆的胴体,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迷人的柔光。

    我情不自禁地将妈妈几近半裸的相片,凑到嘴边,轻轻地吻了一口,心中嘀咕道:啊,妈妈,好漂亮的妈妈啊

    吻过娇美的妈妈,我将其翻到下面,眼前的景像,更加让我惊讶起来,妈妈摘掉了小乳罩,一对丰硕的豪乳,还有那细长的,被我无数次吮吸过的乳头,明晃晃地袒露在明媚的阳光之下,妈妈的面庞还是那般的幸福,一只肥手掌娇滴滴地按在一只酥乳上。啊,妈妈,好美丽的咂咂头哇,我吧嗒亲了一下妈妈那应该属于我的乳头。

    我继续翻看下去,第四张照片,妈妈的三角裤,非常放浪地拽扯到柔滑的膝盖处,肥美的胯间散布着光泽四溢的簇簇黑毛,那蓬蓬松松的淫态,挑衅般地掩遮着妈妈那令我心驰神往的小便。

    望着妈妈可爱的胯间,我突然想起老姨的小便,以及那堆湿淋淋、软绵绵,散发着滚滚骚气的小肉团。

    啊,妈妈,妈妈的小便是什么样子的呢,有小肉团么妈妈小便的气味与老姨的一样么嗯,想着想着,我竟然忘乎所以地伸出舌头,痴迷地啃吮起妈妈的黑毛来。

    继续翻看下去,我那满腔饱含着邪念的色欲之血不可收拾地滚滚沸腾起来,妈妈已经脱得一丝不挂,膝盖处的三角裤可笑地抛弃在地板上,她放荡地坐在床铺上,一脸淫笑地叉开了大肥腿,两只肥手死死地拽扯着黑毛密布的小便,在小便的最上顶端,有一个极其引我注目的小肉球,那光滑、圆润的尖尖头,与我的鸡鸡头非常相像,嘿嘿,原来,妈妈也有一个小鸡鸡啊,这可是一件石破天惊,作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啊

    我的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呆呆地望着妈妈那个嵌着小鸡鸡头的小便,手指尖淫邪地触摸着黑毛覆盖下那糊糊乎乎、让我心跳气短的小孔眼,我只恨妈妈的照相手艺还是不到家,最关键的地方,最令我神往的地方,却搞得模糊不清,唉,我失望地叹了口气,无奈地翻到下一张。

    哈,我的眼前顿时一亮,这一张,是妈妈小便的特写镜头,一定是用b门拍摄的,看来,为了拍下这张特写,妈妈着实颇费了一番功夫,清晰的画面让我色血翻滚。

    一根根黑毛点缀着水汪汪的小便,妈妈的手指尖拼命地拽扯着两片薄肉,一个很不规则的大肉洞极其可怕的扩张开,直看得我面庞臊热难耐,呼呼呼地直喘粗气:哇,这就是妈妈的肉洞,那个被爸爸肆意狂插的肉洞,那个我从此钻出来的肉洞,我,我,

    “陆陆他妈,”我正看得入神,突然听到爸爸的说话声,我慌慌张张地把妈妈自拍的春宫图,草草地叠好,将胶条带重新按压上,咕咚一声,投进方桌下面的小柜子里。

    送走了舅舅,爸爸回到楼上,与妈妈在厨房里悄声嘀咕道,自从爸爸尽力帮助老姨之后,妈妈与爸爸产生了极大的隔阖,妈妈再也不允许爸爸称她为“亲爱的”,于是,爸爸便极其生硬地称妈妈为“陆陆他妈”。

    “陆陆他妈,你给你哥多少钱啊”

    “拾圆”

    “嗨,”爸爸摇了摇头:“这,他坐火车来回就得好几块,你就给他拾圆钱,他跑这一趟,还能剩几个钱啊,嗨”

    “哼,”妈妈振振有词地说道:“拾圆,已经不少了,我一个月才挣几个钱啊,给他多少算够,如果给他多了,让他偿到甜头,下次还得往我这里跑,唉,真烦啊”

    “依我看啊,”爸爸提议道:“你的照相机,放在你的手里,除了玩,搭钱,我看没有任何用处干脆,把你照相机,送给你哥哥算了,他拿着给村里的农民们照照相,也能挣几个钱,那样,就可以养家喽”

    “哼,”妈妈闻言,顿时大吼起来:“哼,亏你想得出来,你知道吗我的照相机值多少钱那是我结婚的时候,我爹送给我的嫁妆啊,送给他,一个不务正业,一天到晚就知道喝大酒的二流子哼,没门”

    “冲啊,”

    “杀啊,”

    “别让鬼子跑了啊”

    “”

    终于又盼来了一个翘首以待的星期天,我总算可以扔掉破书包,拎起托布把,与小伙伴们无牵无挂,无拘无束地在院子里尽情地玩耍,我们自愿分成两伙,在沙堆上奋不顾身地撕打着,咕碌碌地翻上滚下。

    童年

    “冲啊,”

    “杀啊,”

    “别让鬼子跑了啊”

    “”

    当,当,当,

    我与小伙伴正玩得起劲,把嗓子差点没喊破,突然,从院落的大门口处传过来一阵阵剌耳的铜锣声,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停歇下来,纷纷循声望去,搞不清楚是谁又玩起了什么新游戏。

    当,当,当,,

    院门口聚集着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仔细一看,我差不多全都认识,他们都是爸爸的同事,都在一个办公楼里,甚至一个办公室里工作。而现在,他们表情严肃,不苟言笑,都清一色地穿着草绿色的军装,右臂扎着猪血色的红箍箍,一个老人头顶着尖细的,用硬纸片做成的高帽子,手里拎着一面铜锣,一边敲打着,一边在众人的推搡之下,缓缓走进院子里。

    “哈,是老书记”小伙伴们不约而同地嚷嚷起来:“对,是他,是老书记”

    “嘿嘿,老书记真好玩啊,这又是耍的什么新花样啊”

    “”

    孩子们哗啦地一声,像一群欢快的小燕子,从四面八方欢蹦乱跳地拥向老书记:“老书记,”

    “”

    “去,去,去,”走在人群最前列的大蚂蚱没好气地伸出细长的手臂,恶狠狠地将小伙们伴驱赶开:“去,去,去,滚蛋,一边玩去,”

    然后,他板着可怕的面孔冲着老书记吼叫道:“快点,老老实实地向革命群众们交待你的历史罪行”

    “当,当,当,”老书记垂头丧气地再次敲起了铜锣:“当 ,当,当,,我是王日新,我有罪,我是历史反革命”

    “啊,”小伙伴们闻言,立刻惊得目瞪口呆,彼此间,你瞅瞅我,我瞧瞧你,心里嘀咕着:什么,什么,这位可亲、可敬、可爱的老书记,抗美援朝的老功臣,老顽童,人老心不老的孩子王,怎么一周没见,就成了罪人:历史反革命

    “哎呀,”胆大一些的孩子们茫然地问道:“老书记怎么成了反革命啊”

    “哼,”大蚂蚱冷冷地答道:“你们这些小孩崽子懂个屁,他以前是国民党的军官,后来投降了他有历史问题,我们要革他的命,清算他的历史旧帐”

    “哇,”孩子咧开小嘴惊呼起来:“哇,”

    “哎呀,”

    “真没想到,”

    “”

    “快敲,”大蚂蚱没好气地推搡着老书记:“快敲,别想偷懒”

    “当,当,当,我是王日新,我有罪,我是历史反革命”

    “打倒反革命分子王日新,”大蚂蚱扯着公鸭嗓,挥舞着烧火棍般的干瘦胳臂,声嘶力竭地喊叫起来:“打倒反革命分子王日新,,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于是,穿着军装的众人纷纷效法,坚定地举了拳头:“打倒反革命分子王日新,,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

    我们可怜的、倒霉的老书记,头戴着可笑的大高帽,面容憔悴地拎着铜锣有气无力地敲打着,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响声。在众人无情的驱赶之下,老书记没完没了的、左一次右一次地从楼上转到楼下,然后,再从楼下转到楼上,他一边浑身臭汗地登爬着陡窄的阶梯,一边不停地敲打着那面铜锣,同时,嘴里则念经般地嘀咕着:“我是王日新,我有罪,我是历史反革命我有罪,我该死,我有罪,我该死,”

    当,当,当,伴随着铜锣的响声,老书记的身后很快便聚集起一群又一群比我还要闲极无聊的人们,他们一个个兴灾乐祸地尾随在可怜的老书记的屁股后面,使用着各种极其下流的、下流得简直不堪入耳的脏话取笑着、捉弄着我们可怜的老书记。

    “爸爸,”傍晚,我将白天的所见所闻讲述给妈妈和爸爸,然后,一脸疑惑地问爸爸道:“爸爸,老书记真的是历史反革命吗”

    “去,”爸爸虎着脸教训我道:“大人们的事,小孩子家少参与,”

    “对,”妈妈一把扯住我的衣领子,肥实的手指头频繁地指点着我的鼻子尖:“陆陆,告诉你,以后不许到走廊和院子里去玩,见到谁也不许乱说话,听到没有”

    “嗯,”我怔怔地点了点头,心里则糊涂得无法形容: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快,宿舍楼里原来欢快、祥和的气氛发生了本质的变化,笼罩着滚滚飘忽不定的,捉摸不透的、极其压抑的,压抑得行将窒息的沉闷空气。每天,无论是上班,还是下班,当单位里的知识分子们在走廊里不期而遇的时候,再也听不到那一声声热情的问候,真诚的寒喧,与毫无猜忌的说笑、打闹。彼此之间,仿佛突然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谁也搞不清楚对方的真实面目。在狭窄的走廊里,突然走个顶头碰,便非常尴尬地相视苦笑着,假惺惺地点点头,接着,便头也不回地溜进自己的家门,咣当一声,将房门紧紧地锁死。

    “哼,”

    一周之前还亲密无间的一对同事,隔三差五便要凑到一起,喝酒闲聊,不知怎么搞的,突然反了目,在走廊里虎视眈眈地横眉对峙着:“哼,不服咋的”

    “哼,你算个啥啊”

    “哼,”

    “不跟他玩,不跟他玩”大人们无端地反目成仇,孩子们亦如此效法,根据家里大人们政见的差异,非常自然地分割成诸个帮派:“不跟他玩,他爸爸不是咱们一伙的”

    “对,不跟他玩,我爸爸是造反派,而他爸爸是保皇派”

    “”

    不仅仅是宿舍楼,以及楼里的住户和孩子们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宿舍楼外的院子里,以及楼房对面的马路上,亦发生了令人费解的变化。

    放眼望去,目力所及的所有建筑物都涂抹上了巨大的红色方块字,那激烈的言词,那力吞环宇的豪迈气魄,使人能够嗅闻到咄咄逼人的火药的呛人气味,而感叹号下面的小圆点,比我吃饭的盘子还要巨大数倍。

    大黄楼的正面不仅也涂满了火药味十足的标语、口号,更让我吃不惊不小的是,在其西侧的整个大山墙上,不知什么时候变魔术般地出现一幅巨大的,从底楼的水泥衬裙一直漫延到顶楼女儿墙的超大图画:身着长袍大褂的毛主席,手中握着一把旧雨伞,顶着黑沉沉地乌云,傲然而立。

    “毛主席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从老书记被逼敲锣爬楼梯那天起,无论是大街上,还是小巷中,或者是宿舍楼里,终日响彻着震耳欲聋的革命群众们的口号声:“毛主席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毛主席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毛主席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

    外面热闹得尤如煮沸的开水锅,不知疲倦的滚滚翻腾着,而在家里,也不得消停。许多我认识的,或者是我不认识的男男女女们,大概是事前有约地聚拢到我家,与爸爸和妈妈围坐在下昏暗的白炽灯下,热情扬溢地、充满激情地海阔天空,高谈阔论着。

    年轻、美丽、漂亮的杨姨,首先开了腔:“大蚂蚱混进了革委会啦,他是个什么东西,他爹投机倒把他乱搞男女关系,一看见女人就走不动道。”

    哼哼,看到杨姨机关枪发射般地贬损着大蚂蚱,我心中暗暗发笑:哼哼,大蚂蚱乱搞男女,可是,杨姨,你呢,你又怎么样呐

    望着眼前性感诱人的杨姨,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我依依稀稀地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星期天的中午,爸爸一个人在厨房里洗衣服,我倒在里屋的床上无所事事,渐渐地打起了嗑睡,朦朦胧胧之中,我似乎听到杨姨悦耳的嗓音:“哎哟。谁在家呢哦,老张,就你自己啊,她,干什么去啦”

    “嘿嘿,”看见杨姨走进房门,爸爸立刻放下脏衣服,色迷迷地答道:“积极去啦,她又积极去了,大星期天的,领着学生们学习雷锋,义务清扫大街”

    说完,爸爸一把拽住杨姨,并排坐在外屋的木板床上,杨姨穿着一条蓝色的短裤,两条白皙的秀腿直看得爸爸目不转睛。

    “瞅啥呐”杨姨极其撩人地按住秀美的长腿,脸上泛起滚滚红晕,洋溢着快乐、爽朗的微笑,细滑的手指在爸爸结满黑胡须的面颊上轻轻地掐拧了一下:“嘻嘻,老色鬼”

    “嘿嘿,美人”爸爸顺势将杨姨搂抱住,一只大手贪婪地抚摸着杨姨的大白腿,两人狂热地、忘情地亲吻起来。“好扎哦,”杨姨依偎在爸爸的怀里娇嗔地说道:“好扎哦,老张,你的胡子真硬啊”

    “嘿嘿,亲爱的,我的胡子哪有我的x硬嘛”

    “你的x更硬”杨姨淫荡地说道。

    “是吗”

    爸爸闻言,呼地一声掏出自己的大x,美滋滋地展现在杨姨的眼前,杨姨的眼睛立刻明亮起来,她热切地握住爸爸粗大的x:“哇,老张,好大的x哦,我好喜欢”

    旋即,杨姨握住爸爸的大x便毫不犹豫地塞进涂满口红的小嘴里,快速地吸吮起来,爸爸的大x上渐渐沾满杨姨的口红,无比幸福地呻吟起来:“哦,哦,哦,”

    爸爸一边纵情地哼哼着,一边淫迷地掀起杨姨的上衣。盛夏时节,杨姨没有戴胸罩,两只坚挺的大乳房微微地抖擞着,色素沉着的小乳头极其自然地、非常平缓地镶在乳峰之上,就像两枚可爱的红宝石,爸爸用长满胡须的大嘴巴紧紧地叼住一枚红宝石,很有滋味地吸吮起来。

    “啊,好痒啊,你真坏”杨姨死死抱住爸爸的脑袋,紧闭着双目,哆哆嗦嗦地呻呤着。

    爸爸很快便扒掉杨姨的短裤:“哦,亲爱的,你的阴毛怎么没有啦”

    “嘻嘻,早上让我给剃掉啦,太多啦,太烦人了,我讨厌那些该死的大长毛”

    “不,亲爱的,我喜欢,我喜欢长毛,哎啊,腋毛你也剃啦,怎么,一夜之间,你就变成白虎啦”

    “嘻嘻,”

    “怎么,你咋跟我媳妇一样,喜欢剃毛啊”

    “嘻嘻,哦,老张,你媳妇也不喜欢黑毛,你媳妇好玩么”

    “嘿嘿,好玩,跟你一样,又骚又浪”

    爸爸的手指哧地滑进杨姨光鲜的小便里肆意抠摸起来,杨姨轻声地呻吟着:“啊,啊,快点,快点,老张,我,我受不了啦”

    “嘿嘿,亲爱的”听到杨姨的话,爸爸卖力地捅插数下,然后,说道:“亲爱的,如果你还嫌不过瘾,那,就把大x放进去吧”说着,爸爸将早已硬梆梆的大x从杨姨的小嘴里拔出来,十分顺利插进她那淫水横流的小便里,猛烈的、强劲有力的抽插起来。杨姨雪白的鲜肉积极地配合着爸爸狂捅,不停地扭动着:“老张,使劲,使劲啊,再使点劲”

    一对偷情的男女,正值壮年的有情人,好似一堆干渴的枯柴,突然逢遇上点点星火,呼地一声,无法自制地能熊熊燃烧起来,升华后结晶在一起,在这熊熊的烈焰之中,彼此之间都从对方的肉体上获得了最大的满足和快感。

    “唉,我快完蛋啦”爸爸一边气喘吁吁地狂搏着,一边呼呼呼地呻吟着。

    “老张,你可千万要挺住哟,不要把精液射在我的身体里,给我,给我,一定要给我留着,我要吃掉它”

    “亲爱的,我,我,我,我不行啦”爸爸快速地拔出大x,慌慌张张地送到杨姨的小嘴边,杨姨一口叼住粘满自己分泌物的大x,狠命地狂吸着、痛吮着,顷刻之间,一股股白森森、粘乎乎的晶莹液体从大x的顶端喷涌着,狂汇而出,溅满杨姨粉红色的口腔,杨姨则毫不犹豫地吞进喉咙里,又把溅射在面颊上的精液轻轻地涂抹在整个面颊上。

    “嘿嘿,”爸爸见状,不解地问道:“亲爱的,那玩意好吃吗,是什么味道啊”

    “老张,好吃,好吃啊,特别好吃。房中术上说,女人吃精能延年益寿,抹到脸上还能养颜。没有什么不好闻的,很清香、很清香的,你来闻闻”说着,杨姨将挂着少许精液的手指递到爸爸的鼻孔下。

    “嗯,你还别说,真有一股清香的味道啊。”爸爸嗅闻之后,又用舌头尖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精液:“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不香也不臭的,淡淡的、咸咸的嘿嘿,,”

    童年

    “哼,”一贯沉默寡言的阿根叔亦在这个非常时期,第一次主动地开了腔:“安富纯入党了,谁不清楚哇,他的党票是用一袋大米换来的”

    “嘿嘿,王泽志让厅里给下放了,去农村劳动改造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年人,兴灾乐祸地接过阿根叔的话茬。他叫王有成,江西人,是个军医,复员转业后,分配到设计院当上了行政干部。他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在这场政治运动中,因其出身于小资产阶级家庭,并在单位里乱搞男女关系而走了背运,屡屡惨遭揪斗,与跟他有染的那个女干部一起,脖子上挂着一双臭气熏天的破球鞋,被群情激奋的造反派们无情地推搡到宿舍楼的院子里示众。

    “活该”走背运的老军医非常解恨地谩骂道:“该,该,该,你瞧他前一阵子那个神气劲啊,把他美的,到处指手划脚的,连尾巴都撅起来了。”

    看到王老军医那乘人之危的得意憨态,我不禁想起来前几天,他与女干部在大走廊里被造反派们揪斗时的可怜相。“说,”造反派的头头大蚂蚱拽着老军医的脖领子怒吼道:“你们这对狗男女,都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快说,老老实实地交待出来”

    “我,我,我们乱搞男女关系,我们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更对不起伟大的领袖毛主席”王老军医战战兢兢地交代着自己的“问题”

    “不行,别净讲一些没用的废话,套话,具体点,你们都是怎么搞的”

    “这,这,这怎么说啊”

    “怎么就不能说,能搞就能说”

    嘿嘿,是啊,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的确难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讲述出来,结果,王老军医以及那个女干部横遭愤怒的造反派们一顿无情的拳脚。更为不幸的是,王老军医的家也未能幸免,许多书籍、文献以及珍贵的照片被查操。最后,被造反派咣当一声扔进一间破屋子里写检讨,反省

    爸爸则坚定地认为,这位老军医并没有什么本质的错误,只不过是生活作风上有些不太自重,不太检点,与办公室里的女干部关系暧昧。性格直爽的爸爸为其据理力争,这难免遭至众造反派们的断然拒绝,而愤怒的爸爸则冲上楼去一脚踢破房门,大义凛然地救出这位不幸的老军医,使他重获自由。

    同时,爸爸又乘胜追击地索要回老军医那些被无端没收的文件和照片。我非常有幸地欣赏到老军医那些被查没的物品,其中,有一幅老军医年轻时代的标准相:他穿着笔挺的军装,戴着大沿帽,英俊潇洒,神采奕奕地站在绿树成荫的军营前,与现在憔悴落魄的容颜完全判若两人。

    从此,这位老军医对爸爸感恩戴德,成为爸爸最忠实的支持者。老军医拿不出什么礼物来报答爸爸,心里总是觉得过意不去,欠爸爸的再造之恩。

    有一天,老军医突然心血来潮:“老张啊,扎鸡血对身体大有益处,我都配好啦,来,我给你扎一针”。

    望着老军医手中灌满鸡血的大针头,爸爸不以为然地说道:“老王啊,我什么毛病也没有,扎那玩意干啥,要扎,你就给我媳妇扎吧,她身体不好”

    “是吗”一听说扎鸡血对身体有特殊的益处,妈妈慨然解开裤子,将白森森的肥屁股凑到老军医的眼前,气得我火冒三丈。

    老军医握着大针头,用蘸着少许酒精的棉花签在妈妈的肥屁股上擦了又擦,然后,手指猛一用力,哧的一声,便将滚滚鲜红的鸡血,诚慌诚恐地射进妈妈雪白的圆屁股里,直看得我两眼金星狂射:哼,好个老不死的大色鬼,你凭什么摸我妈妈的屁股,我妈妈雪白的屁股是你摸的吗

    给妈妈扎完鸡血后,老军医提议让妈妈给他也扎一针,以滋补滋补因饱经磨难而提前衰老的身体。妈妈从来没有摸过针头,她呆呆地握着大铁针,不知从何着手,老军医便手把手的教导她。在老军医手把手的教诲之下,妈妈笨手笨脚地握着大针头,咣当一声扎进老军医那干枯的屁股上,结果,还是以失败而告终,鲜红的鸡血溅了老军医一屁股。

    在这些人中,谁也没有刘君魁梧壮实,他是哈尔滨人,长得虎背熊腰,浑身的肌肉圆圆鼓鼓,好象要从肉皮下面拱出来。他待人和蔼,每当我瞅他时,他便冲我慈祥的微笑着,并时时地点点头。他是单位里有名的大力士,大家对他均敬而远之。别看他平时很和善,一旦发起脾气来,就像一头倔犟的大公牛,任何人也抵挡不住。

    有一次,他的儿子被周扒皮用砖头打肿了眼睛,怒气冲天的刘君追赶着周扒皮绕着住宅楼跑了好几圈,直到一巴掌将其打翻在地,那惊心动魄的场面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刘君和岳父岳母共同生活,组成一个让人羡慕的和睦之家。很遗憾,他刚刚过完四十岁的生日,就发现患有可怕的白血病,送北京治疗,还没过两个月便被装在骨灰盒里送回了家,扔下三个孤苦伶仃的孩子。

    “金大炮今天把院长给骂了”刘君站在屋子中央,掐着腰说道。

    “哎,金大炮啥心眼也没有,人家装枪他就敢放”杨姨解释道。

    “x老师啊,我看,咱们得写个材料,向上级反映反映大蚂蚱的有关问题,他家历史不清白,他爹作过伪满的警察,解放后,还投机倒把”杨姨一边说着,一边用雪亮的眼睛盯着妈妈。

    “我早就知道,就是总也拿不出证据来啊”妈妈说。

    “他跟刘淑杰关系不明不白的,总是在一块嘀嘀咕咕的,肯定是搞破鞋”刘君说:“等明天我回家找双破鞋挂在他办公室的门上”

    “那可不行,不行,大蚂蚱脾气可爆了,弄不好,”老军医惊恐万状地摇晃着脑袋。

    “我怕他不服就比划比划”刘君一脸不屑地说道。

    “对,这个办法挺好,一下子就能把大蚂蚱搞臭”杨姨不无得意地说道。

    “用这种办法把人搞臭,不太好吧”妈妈迟疑地说道。

    “哎呀,x老师啊,什么叫好,什么叫不好,这年头,什么办法不用这也不是咱们自己的发明创造啊现在就兴这个你没看到矿山科的王亚莉,脖子上挂着一双破鞋,满办公楼地游行吗”

    “”

    围坐在屋子里的这些人,均有一个共同的、彼此间心照不宣的目的:希望在这场空前绝后的政治运动中,把握住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紧紧抓握住命运的咽喉,捞取实惠,从而飞黄腾达、鸡犬升天。

    若想实现这一宏伟的理想,必须扫清掉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不择手段地把那些绊脚石以及众多的竞争者搞垮、弄臭

    不要急于给我们下不仁不义的结论,大家彼此间不都是如此嘛,你看,险恶的对手隐藏在阴暗的角落里,正在磨刀霍霍呢,恨不得一口把我们全部吃掉。谁也不愿让灾难降临在自己的头上啊

    一番高谈阔论之后,大家便以笔做刀枪,口诛笔伐。

    他们一头扎进报纸堆里,像寻宝似聚精会神地瞪着眼睛。他们握着小剪刀,东摘一句,西剪一块,一张张摘剪过、千疮百孔的报纸被凄惨地抛弃在桌子上、椅子上、木床上、地板上。

    经过一番煞费苦心的东拼西凑,一篇充满革命激情的宏篇巨着终于被炮制出笼,他们确信,明天,必将一鸣惊人

    妈妈扶了扶眼镜框,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地朗诵起来:“最高指示: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哟,哟,不对,不对,你念的不对”杨姨突然打断妈妈:“x老师,这段话你念得太死板喽,一点表情都没有哦,应该这么念,最高指示: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x老师,朗诵起来一定要绘声绘色的哦”。

    “哦,对,对,老杨,你说得有道理”

    妈妈诚恳地点点头,这对不共戴天的情敌,在这场空前猛烈的政治运动中,却极其可笑地,非常意外

    第 250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291 部分阅读
  • 第 290 部分阅读
  • 第 289 部分阅读
  • 第 288 部分阅读
  • 第 287 部分阅读
  • 第 286 部分阅读
  • 第 285 部分阅读
  • 第 284 部分阅读
  • 第 283 部分阅读
  • 第 282 部分阅读
  • 第 281 部分阅读
  • 第 280 部分阅读
  • 第 279 部分阅读
  • 第 278 部分阅读
  • 第 277 部分阅读
  • 第 276 部分阅读
  • 第 275 部分阅读
  • 第 274 部分阅读
  • 第 273 部分阅读
  • 第 272 部分阅读
  • 第 271 部分阅读
  • 第 270 部分阅读
  • 第 269 部分阅读
  • 第 268 部分阅读
  • 第 267 部分阅读
  • 第 266 部分阅读
  • 第 265 部分阅读
  • 第 264 部分阅读
  • 第 263 部分阅读
  • 第 262 部分阅读
  • 第 261 部分阅读
  • 第 260 部分阅读
  • 第 259 部分阅读
  • 第 258 部分阅读
  • 第 257 部分阅读
  • 第 256 部分阅读
  • 第 255 部分阅读
  • 第 254 部分阅读
  • 第 253 部分阅读
  • 第 252 部分阅读
  • 第 251 部分阅读
  • 第 250 部分阅读
  • 第 249 部分阅读
  • 第 248 部分阅读
  • 第 247 部分阅读
  • 第 246 部分阅读
  • 第 245 部分阅读
  • 第 244 部分阅读
  • 第 243 部分阅读
  • 第 242 部分阅读
  • 第 241 部分阅读
  • 第 240 部分阅读
  • 第 239 部分阅读
  • 第 238 部分阅读
  • 第 237 部分阅读
  • 第 236 部分阅读
  • 第 235 部分阅读
  • 第 234 部分阅读
  • 第 233 部分阅读
  • 第 232 部分阅读
  • 第 231 部分阅读
  • 第 230 部分阅读
  • 第 229 部分阅读
  • 第 228 部分阅读
  • 第 227 部分阅读
  • 第 226 部分阅读
  • 第 225 部分阅读
  • 第 224 部分阅读
  • 第 223 部分阅读
  • 第 222 部分阅读
  • 第 221 部分阅读
  • 第 220 部分阅读
  • 第 219 部分阅读
  • 第 218 部分阅读
  • 第 217 部分阅读
  • 第 216 部分阅读
  • 第 215 部分阅读
  • 第 214 部分阅读
  • 第 213 部分阅读
  • 第 212 部分阅读
  • 第 211 部分阅读
  • 第 210 部分阅读
  • 第 209 部分阅读
  • 第 208 部分阅读
  • 第 207 部分阅读
  • 第 206 部分阅读
  • 第 205 部分阅读
  • 第 204 部分阅读
  • 第 203 部分阅读
  • 第 202 部分阅读
  • 第 201 部分阅读
  • 第 200 部分阅读
  • 第 199 部分阅读
  • 第 198 部分阅读
  • 第 197 部分阅读
  • 第 196 部分阅读
  • 第 195 部分阅读
  • 第 194 部分阅读
  • 第 193 部分阅读
  • 第 192 部分阅读
  • 第 191 部分阅读
  • 第 190 部分阅读
  • 第 189 部分阅读
  • 第 188 部分阅读
  • 第 187 部分阅读
  • 第 186 部分阅读
  • 第 185 部分阅读
  • 第 184 部分阅读
  • 第 183 部分阅读
  • 第 182 部分阅读
  • 第 181 部分阅读
  • 第 180 部分阅读
  • 第 179 部分阅读
  • 第 178 部分阅读
  • 第 177 部分阅读
  • 第 176 部分阅读
  • 第 175 部分阅读
  • 第 174 部分阅读
  • 第 173 部分阅读
  • 第 172 部分阅读
  • 第 171 部分阅读
  • 第 170 部分阅读
  • 第 169 部分阅读
  • 第 168 部分阅读
  • 第 167 部分阅读
  • 第 166 部分阅读
  • 第 165 部分阅读
  • 第 164 部分阅读
  • 第 163 部分阅读
  • 第 162 部分阅读
  • 第 161 部分阅读
  • 第 160 部分阅读
  • 第 159 部分阅读
  • 第 158 部分阅读
  • 第 157 部分阅读
  • 第 156 部分阅读
  • 第 155 部分阅读
  • 第 154 部分阅读
  • 第 153 部分阅读
  • 第 152 部分阅读
  • 第 151 部分阅读
  • 第 150 部分阅读
  • 第 149 部分阅读
  • 第 148 部分阅读
  • 第 147 部分阅读
  • 第 146 部分阅读
  • 第 145 部分阅读
  • 第 144 部分阅读
  • 第 143 部分阅读
  • 第 142 部分阅读
  • 第 141 部分阅读
  • 第 140 部分阅读
  • 第 139 部分阅读
  • 第 138 部分阅读
  • 第 137 部分阅读
  • 第 136 部分阅读
  • 第 135 部分阅读
  • 第 134 部分阅读
  • 第 133 部分阅读
  • 第 132 部分阅读
  • 第 131 部分阅读
  • 第 130 部分阅读
  • 第 129 部分阅读
  • 第 128 部分阅读
  • 第 127 部分阅读
  • 第 126 部分阅读
  • 第 125 部分阅读
  • 第 124 部分阅读
  • 第 123 部分阅读
  • 第 122 部分阅读
  • 第 121 部分阅读
  • 第 120 部分阅读
  • 第 119 部分阅读
  • 第 118 部分阅读
  • 第 117 部分阅读
  • 第 116 部分阅读
  • 第 115 部分阅读
  • 第 114 部分阅读
  • 第 113 部分阅读
  • 第 112 部分阅读
  • 第 111 部分阅读
  • 第 110 部分阅读
  • 第 109 部分阅读
  • 第 108 部分阅读
  • 第 107 部分阅读
  • 第 106 部分阅读
  • 第 105 部分阅读
  • 第 104 部分阅读
  • 第 103 部分阅读
  • 第 102 部分阅读
  • 第 101 部分阅读
  • 第 100 部分阅读
  • 第 99 部分阅读
  • 第 98 部分阅读
  • 第 97 部分阅读
  • 第 96 部分阅读
  • 第 95 部分阅读
  • 第 94 部分阅读
  • 第 93 部分阅读
  • 第 92 部分阅读
  • 第 91 部分阅读
  • 第 90 部分阅读
  • 第 89 部分阅读
  • 第 88 部分阅读
  • 第 87 部分阅读
  • 第 86 部分阅读
  • 第 85 部分阅读
  • 第 84 部分阅读
  • 第 83 部分阅读
  • 第 82 部分阅读
  • 第 81 部分阅读
  • 第 80 部分阅读
  • 第 79 部分阅读
  • 第 78 部分阅读
  • 第 77 部分阅读
  • 第 76 部分阅读
  • 第 75 部分阅读
  • 第 74 部分阅读
  • 第 73 部分阅读
  • 第 72 部分阅读
  • 第 71 部分阅读
  • 第 70 部分阅读
  • 第 69 部分阅读
  • 第 68 部分阅读
  • 第 67 部分阅读
  • 第 66 部分阅读
  • 第 65 部分阅读
  • 第 64 部分阅读
  • 第 63 部分阅读
  • 第 62 部分阅读
  • 第 61 部分阅读
  • 第 60 部分阅读
  • 第 59 部分阅读
  • 第 58 部分阅读
  • 第 57 部分阅读
  • 第 56 部分阅读
  • 第 55 部分阅读
  • 第 54 部分阅读
  • 第 53 部分阅读
  • 第 52 部分阅读
  • 第 51 部分阅读
  • 第 50 部分阅读
  • 第 49 部分阅读
  • 第 48 部分阅读
  • 第 47 部分阅读
  • 第 46 部分阅读
  • 第 45 部分阅读
  • 第 44 部分阅读
  • 第 43 部分阅读
  • 第 42 部分阅读
  • 第 41 部分阅读
  • 第 40 部分阅读
  • 第 39 部分阅读
  • 第 38 部分阅读
  • 第 37 部分阅读
  • 第 36 部分阅读
  • 第 35 部分阅读
  • 第 34 部分阅读
  • 第 33 部分阅读
  • 第 32 部分阅读
  • 第 31 部分阅读
  • 第 30 部分阅读
  • 第 29 部分阅读
  • 第 28 部分阅读
  • 第 27 部分阅读
  • 第 26 部分阅读
  • 第 25 部分阅读
  • 第 24 部分阅读
  • 第 23 部分阅读
  • 第 22 部分阅读
  • 第 21 部分阅读
  • 第 20 部分阅读
  • 第 19 部分阅读
  • 第 18 部分阅读
  • 第 17 部分阅读
  • 第 16 部分阅读
  • 第 15 部分阅读
  • 第 14 部分阅读
  • 第 13 部分阅读
  • 第 12 部分阅读
  • 第 11 部分阅读
  • 第 10 部分阅读
  • 第 9 部分阅读
  • 第 8 部分阅读
  • 第 7 部分阅读
  • 第 6 部分阅读
  • 第 5 部分阅读
  • 第 4 部分阅读
  • 第 3 部分阅读
  • 第 2 部分阅读
  • 第 1 部分阅读
  • 第 292 部分阅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