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246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撕打之中,卡斯特罗父子显然不是敌方的对手,对方因为孩子多,且年龄较大,占有非常明显的优势,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敌方几个孩子,人人手中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默默地躲藏在父亲的身后,只要看准时机便对卡斯特罗父子发动突然的袭击。

    “快,快,”李湘的妈妈推搡着头破血流的李奇:“快,快,快去找院长,找老书记,让他们来评评理”

    在重病缠身的妈妈驱赶之下,李奇捂着鲜血横流的脑袋,哭哭涕涕地抹着眼泪去找院长和书记来主持公道。

    可怜的卡斯特罗被实力雄厚的邻居及其英勇无畏的子女们打得落花流水,只好捂着脑袋败退回屋子里。于是,女人们上阵了,两家女人各自掐着腰站立在自家的大门口唾沫横飞地破口对骂,李湘的妈妈声嘶力竭地冲着邻居喊叫着:“大罪犯、大罪犯、大罪犯、大罪犯、大罪犯、”

    而邻居那母夜叉般的女人则毫不示弱,干枯的手掌叉在硬板板的腰身上,嘴里唾沫横飞:“瘟大楼的、瘟大楼的、瘟大楼的、瘟大楼的、瘟大楼的、”

    作者:zhx

    童年

    “妈妈,妈妈”李湘哭哭咧咧地站在地板上,我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她,欲将其拥到床铺上。李湘难堪地扭动着娇巧的身体,我的手无意间摸到她的小圆屁股上,顿时感觉到一片潮湿。我低下头去一看,乖乖,李湘的裙子早已被尿液浸得湿漉漉,骚浊的尿液顺着细腿缓缓地漫流着,直至流进雪白的丝袜里,看到我茫然的神情,李湘羞愧难当地低下头去,我急忙拉开大红柜,拽出姐姐的内裤和一条旧裤子:“来,换上姐姐的裤子吧”

    “嗯,”李湘柔顺地点点头,主动褪下自己的湿内裤,露出了洁白光嫩的小屁股,我乘机抓摸一把,手上立刻一片湿乎乎,我将手掌放到鼻孔下嗅闻一番,李湘娇涩地笑了笑,秀丽的脸蛋上挂满了晶莹的泪花。

    我撑开姐姐的内裤,李湘温柔地伸过两条细嫩的大腿,我将内裤套在她的脚脖上,我一边往上套着内裤,一边故意将李湘的双腿屈曲起来,胯间的小便非常可笑地分张开,露出如豆的小肉头和淡粉色的小肉眼。我贪婪地用手指插捅了几下,李湘本能地抖动起身体,她抬起头来,呆呆地望着自己的身下以及我那频繁进出的小手指。

    “哈,”当我将姐姐的旧裤子套到李湘的腿上时,裤腿竟然长出大半截,将李湘的小脚掌全部埋没住,我只好帮助她将裤腿一圈一圈地往上卷套着:“哈,你的个子太矮喽,姐姐的裤子长出一大截啊”

    卡斯特罗这家邻居的男主人,姓周,名广义,此人身材高大、相貌洒脱、英俊,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满腹装着高深的专业知识。并且,非常骄傲地研究出一套据说是最为先进的采金船技术,兴致勃勃地四处推广,却永远也没有逢遇到识货的伯乐,真乃生不逢时啊。时至今日,这位年近古稀的老先生仍然毫不气馁地拎着装满采金船技术资料的公文包终日东奔西走,毫无目标地寻找着永远也不会出现的投资者。

    然而,在道德修养方面,我们这位学富五车的周工程师却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也许是大学里没有道德修养这一相关专业的缘故吧,我们的周工程师脾气暴燥,蛮横无理,其所作所为与他“广布仁义”的名字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也。因此,单位里的同志们送给他一个无比响亮的外号周大驴。

    外貌既英俊又潇洒的周工程师,却经常为一些毫无意义的、鸡毛蒜皮般的琐事与邻居或者同事们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搞得四邻不安,鸡飞狗跳,孩子哭、大人叫。然而,我们的周大工程师则是乐此不疲,与人斗是周大工程师的最爱。如果实在没有对手与之相斗时,烦闷之余的周大驴便与自己的老婆斗。

    “x你妈”

    “”

    寂静的深夜里,隔三差五便会从幽暗如冥界的小走廊里传来周大驴夫妇两人凶狠的、但却是极其单调的对骂声,把我从甜美的梦乡中惊醒。可是骂来骂去,直至骂到红彤彤的太阳已经出来值班,周大驴夫妇两人所使用过的词汇永远都是:“x你妈”这三个字。

    “唉,他们还会不会骂点别的什么呢”被吵醒的爸爸翻转一下身体,没好气地嘟囔道。没有,从来没有,周大驴夫妇俩人不知疲倦地对骂了数十载,直至从丰华正茂骂到白发苍苍,最后,终于将老婆骂进了骨灰盒,然而,他们所使用的词汇,除了“x你妈”这个三字而外,从来没有使用过任何新的词汇,也许这三个字是国粹的原缘吧

    “x你妈”

    “”

    周大驴的小儿子与我年龄相仿,有其父便有其子,周大驴的这个小儿子,在宿舍楼里以刁顽、阴损而路人皆知,人送外号周扒皮。

    偶尔,我也会溜到周大驴家里与他的小儿子周扒皮游戏玩耍。那是一个死亡般沉闷的家庭,那是一个让人窒息的家庭。

    在昏暗的、潮湿的,充溢着令人返胃的异臭气味地房间里,周大驴叼着呛人的大烟袋,戴着污浊的近视镜,煞有介事地翻阅着一本又一本即厚且重的书籍,而对面的墙壁则用木板钉成天然的大书架,从地板直至高耸的天棚,毫无规则地摆放着成山的书籍,许多书籍周大驴大概永远也没有翻动过,如砖的书籍上积着厚重的灰尘,散发着剌鼻的酸腐味。

    “哼哼,”一生也没有寻觅到知音,永远也没有将自己沤心研究出来的采金船技术成功地推广出去的周大驴,看见我坐到他的椅子旁,他悠然地转过宽阔的脊背,拉着老驴脸,将沉甸甸的档案袋推到我的面前:“小家伙,你知道吗,这是我研究出来的新技术,”

    “嗯,”我怯生生地点点头:“是的,我听爸爸说起过你,”

    “啊,”听到我的话,周大驴的驴脸顿然一亮,闪过一丝得意的光芒,他兴奋得像个孩子似地打开了档案袋,掏出一叠又一叠的图纸,以及天书般的文字材料,如数家珍,喋喋不休地冲我讲述起来,直听得我如入五里雾中。

    “哎呀呀,”周扒皮的妈妈,周大驴的黄脸老婆冲着兴奋得浑身直打冷战的周大驴没好气地嘀咕道:“哎呀呀,哎呀呀,我看你是不是有病啊,病得还不轻呐,无论见到谁,都要没完没了地讲你的采金船,这不,跟这个还没有豆腐高的小x小子你也要唠叨唠叨,就像他能听懂似的,你烦不烦啊,”

    “我乐意,”周大驴像驴一般地冲着黄脸婆吼叫起来:“我乐意,用不着你管x你妈”

    “哼,”黄脸婆自讨没趣,满腹的怨气无处可泄,一转脸,看到身旁的周扒皮,立刻冲着无辜的儿子发泄起来:“快点吃”,周扒皮的黄脸妈妈不耐烦地催促着,周扒皮端着一碗冷冰冰的面条,在黄脸妈妈恶毒的谩骂声中,狼吞虎咽地往嘴里拨塞着。

    我偷偷地瞅了瞅周大驴的黄脸老婆,我的老天爷啊,我的妈妈哟,不瞅则已,这一瞅,我吓点没吐出来。

    周大驴的黄脸老婆那臃肿的身躯活象一头叫春的老母猪,那一脸厚厚的赘肉显露着无比邪恶的神情,圆鼓鼓的小眼睛闪着阴森森的、仇视一切的目光,当她挪动着笨拙的身体时,立刻传过来一股股令人呕吐的骚臭气味。我至今也无法想象我们可怜的周大驴是如何与他母夜叉般的黄脸老婆共同生活的,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们居然生出了那多的孩子。

    母夜叉的婆婆,亦就是周大驴的母亲因不堪忍受儿媳妇的虐待而跳楼自杀,鉴于此,母夜叉不得不在监狱里反省了数载,尽管她很不喜欢那个地方。亦因为这个缘故,宿舍楼里的人们都叫她“大罪犯”。

    有一次,我不知道为什么得罪了周扒皮,两个人在走廊里撕打起来,母夜叉闻讯赶来,一把将我推翻在地,她恶狠狠地冲着我吼叫道:“杂种操的,看你再敢打给我的儿子,老娘剜掉你的眼睛、打断你的狗腿”

    “哼,我说,你还有完没完啊,”黄脸老婆冲着满嘴泛着唾沫星子的周大驴嚷嚷道:“得啦,得啦,别讲了,耳朵都听出硬茧来了”

    “我乐意,x你妈”

    “x你妈”

    “”

    母夜叉伸着长长的脖子,像只好斗的母鸡似地每骂一句便非常可笑往前凑拢一下,再骂一句再往前凑拢一下,而周大驴亦不甘示弱,他扯着青筋暴起的脖颈,两个人在屋子中央掐脖抱腰地对峙着,那极其滑稽的场景活象是两只狂斗着的母鸡和公鸡,而周扒皮对此却视而不见,若无其事地继续埋头囫囵吞枣。

    “x你妈”

    “”

    “行啦,行啦,你们有完还是没完啊”周大驴的大女儿,一个已经上中学的女孩子在旁边极不耐烦地嚷嚷起来。

    “关你屁事,一边去,滚”周大驴又将锋芒转向了女儿:“x你妈”

    “x你妈”被周大驴无端侮骂的大女儿索性亦加入到父母的对骂大阵之中。

    “x你妈”

    “”

    卡斯特罗与周大驴两家因争夺厕所的使用权而展开的旷日持久的大战,其结局完全出乎人们的预料。最终,搬家的并不是人们想像之中的卡斯特罗,而是周大驴,他们搬迁到新建成的宿舍楼里。

    搬家那天,非常会过日子的“大罪犯”任何物品也舍不得抛弃:“破家值万贯啊”黄脸婆一边翻腾着那些毫无头绪,乱七八糟的破东烂西,臭巴嘴里一边振振有词地嘟囔着。经过一番昏天黑的穷折腾,终于将那一堆堆散发着臭气的、已经彻底霉烂的破烂装上了汽车。

    临走之时,一次也没有迈进过我家大门的“大罪犯”,面目可憎的黄脸婆突然令我意外地光临寒舍,让我不禁目瞪口呆。她脸上堆着虚伪的微笑,和颜悦色地向妈妈说道:“x老师,我们家要搬走了”

    “是啊,”妈妈亦是现出一副虚情假意地样子漫不经心地附和道:“是啊,是啊,在一条走廓里住了这么多年真的要走了还挺想的呢”

    “是啊,我也有同感啊”“大罪犯”黄脸婆继续说道:“x老师,你看,我有这么一件事,我在走廊里搭的那个小个棚子挺好的,能装不少东西呢,要是就这么拆了,怪可惜的,我突然想到了你,我想,你一定能用得着的”

    “哦”我和妈妈终于明白了黄脸婆此番造访寒舍的真实目的,妈妈爽快地询问道:“行啊,那就给我吧,你想要多少钱呢”

    “五块,五块钱,x老师,你看你能出多少钱呢”

    “行”妈妈根本没有跟“大罪犯”讨价还价,而是非常麻利地掏出五块钱,递到黄脸婆的面前:“没说的,住了这么多年的邻居,怎么好意思跟你讲价呐,你要多少,我给多少,”

    “谢谢,谢谢”黄脸婆非常满意地接过五块钱,然后把一枚钥匙递给了妈妈:“x老师,这是小棚子的钥匙,里面的东西我都搬空了,小棚子现在就归你啦,你现在就可以使用它啦”说完,“大罪犯”、黄脸婆揣着妈妈的五块钱,心满意足地溜出我家。

    新建的宿舍楼地处偏僻,商业萧条,蔬菜、副食品以及其他生活必需品的价格长期居高不下,且品种单调。极其精明、穷于算计的“大罪犯”、黄脸婆便不辞辛劳地骑着自行车跑出很远很远,去她认为商品价格比较便宜的市场采购各种生活物品。一次,满载而归的“大罪犯”在回家的途中不幸被一辆迎面驶来的小轿车撞得腾空跃起,母猪般的身体从轿车前面飞抛出去,然后,又重重地摔落在轿车的尾部,脑袋撞在马路边的条石上,顿时脑浆迸裂,当场气绝身亡。

    而重病缠身、命若悬丝的李湘妈妈居然奇迹般地康复了,至今仍健康地,但却不是快乐地生活着。

    “怎么回事,嗯,这是怎么回事,”头破血流的李奇终于将单位的老书记找来,一进走廊,德高望众的老书记便解劝起来:“不要吵了,不要吵了,大家都消消气,啊,有话好好说,啊,走,你们都跟我进屋去,咱们和和气气地谈一谈,”

    “哎哟,”看到老书记走来,始终在门后窥探着的妈妈立刻打开了房门,无比讨好地跟老书记打着招呼:“书记来了,最近身体可好啊”

    “好,好,”老书记匆匆与妈妈道了个寒喧,然后,他冲着两家的女主人挥了挥手,首先走进李湘家,见战事彻底平息下来,妈妈这才走进厨房,继续忙碌起来。

    “哎,”有人敲门,还有人击打厨房的玻璃窗:“陆陆,开门啊,快出来玩啊”

    这是鸽子笼里与我同命运的小鸽子们啪啪啪地又是敲门又是敲窗,邀我出去共同玩耍:“陆陆,快出来玩啊”

    “哎,”我答应一声,套上外衣,打开房门,领着仍然泪水涟涟的李湘,兴冲冲地与小鸽子们飞到“大黄楼”的走廊里。

    “哎,”厨房里的妈妈叹息道:“唉,这些个勾死鬼啊,”

    童年

    “走哇”我乃“大黄楼”里的小鸽子王,我将小手一挥,众小鸽子便尾随在我的身后,一溜烟地飞出了“大黄楼”,来到宽阔的、用水泥板杖圈围起来的院子里。

    “大黄楼”的背阴面是暗红色的、赤身裸体的清水砖墙,其东西两侧各有一道狭窄阴暗的楼门,那无辜的、棕红色的木制门扇屡遭人们无端的袭击,遍体鳞伤、哼哼叽叽地摇晃着,痛苦不堪地咧着大嘴巴不知疲倦地把我们这些小鸽子倾吐出来,我冲着从小鸽子扬了扬了手臂:“走啊,到大食堂玩去”

    “好哇,到大食堂去”

    在大黄楼的北则,在水泥板杖的尽头,有一排建成不久即遭无端废弃的红砖平房,它是大跃进年代吃大锅饭时的畸形产物,人们都叫它大食堂。我朦朦胧胧地记得,在那个可笑的年代里,妈妈和爸爸领着我和姐姐,在拥挤不堪、熙熙嚷嚷的大食堂里狼吞虎咽地用餐。

    现如今,大食堂早已是破败不堪,门窗、玻璃均被击碎,煤气炉灶被锁死,暖气管全部冻裂,锈迹斑斑的水龙头嘀哒嘀哒地漫溢着长流水。跳过洞开着的窗户扇,有一条狭窄的空地,堆积着霉烂的垃圾,用布满锈钉的木头棍子扒开厚厚的垃圾层,便会看到一条又一条,又粗又长,通身绯红的大蚯蚓,极其恶心地在垃圾层里钻来溜去。

    “哇,”我扔掉破木棍,顺手拽扯出一条红通通的大蚯蚓,然后,跳回到院子里,嗖地一声远远抛掷出去,众小鸽子们纷纷效法我,顿时,空旷的院子里红蚯蚓四处横飞,吓得正在跳皮筋的小女孩们妈啊、妈啊地惊叫着,抱着脑袋、皱着眉头,四处逃窜。

    “啊”抛甩够了红蚯蚓,我拍了拍脏乎乎的小手:“太累了,不玩了,走,”

    呼哗,在我的怂恿之下,小鸽子们再次冲进宿舍楼里,破败的楼门只好无奈地把我们重新吞回去。我们这些小鸽子又飞回到阴森可怖、凌乱不堪的走廓里,在一堆堆毫无意义的、散发着剌鼻的霉烂气味的废物间,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墨绿色的木制扶手是我们这些小鸽子玩滑梯的绝佳选择,日久天长,被我们的小屁股磨得又光又滑,闪烁着铮明瓦亮的光泽。而铁制的栏杆更是我们的好玩具,我们这些小鸽子活像是一只只机灵猴似的抓握着挂满尘土的铁条兴致勃勃地攀上去再爬下来,同时,还尽情地挖掘着脑子里所有的想像力,做出各种各样极其惊险的、常常令大人们目瞪口呆的奇特造型。

    “哎呀,”刚刚从市场里买菜回来的杨姨见状,瞪着圆浑浑的大眼睛关切地冲着正在满头大汗地玩杂耍的我警告道:“陆陆,小心,别摔着哇”

    “嘿嘿,”我倒悬在铁栏杆上,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杨姨那诱人的胯间,顽皮地做着鬼脸:“没事,没事”

    “这个淘气包”杨姨一边蹬着楼梯,一边伸出手来抚摸着我的脑袋瓜:“唉,你都淘出花花来喽”

    我攀援铁栏杆的技艺可是全楼公认的,绝对第一流的超高水平,通常情况下我可以抓着铁栏杆从顶楼一直攀到底楼,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第二个小鸽子能够做到这一点。

    光滑阴冷的水泥阶梯满腹哀怨地倾斜着,放射着凄惨的、深灰色的、只有在坟墓里才能看得到的那种幽暗的微光。楼梯的北侧是一扇巨大的从底层一直延伸到顶层的玻璃窗,然而,可笑的很,那些硕大明亮的玻璃早已荡然无存,这是鸽子笼四周那些因失去可爱的田园而愤愤不平的散民们恶意报复的结果。如今,被散民们砸砍得支离破碎的窗户扇统统钉着厚厚的、结满锈瘢的大铁皮,把个楼梯间搞得既昏且暗,从此永远也见不到光明。

    大黄楼四周那些个可怜而又可悲,同时,又极其可恶的散民们象是一群肆无岂惮的骚蝇,屡屡对无辜的鸽子笼发起疯狂的攻击:好端端的玻璃窗被砸个稀烂、窗户扇被偷偷地卸走、暖气阀门被拧掉卖了废铁、取暖的煤炭给偷个精光,甚至连疏通下水的竹条子也不肯放过。

    这些散民们的居住条件极其恶劣,更谈不上有什么正当的职业:摆小摊的、卖冰棍的、修理自行车的、拾荒的、偷窃的、打架的、酗酒的,。

    住宅楼里这些个来自于五湖四海、南腔北调、文质彬彬的知识分子们对那些很不通情达理、时常出言不逊的散民同胞们往往是敢怒而不敢言,无奈之下只好敬而远之,彼此之间没有任何交往,同时,这些自命不凡的知识分子们还谆谆告诫着自己的孩子也不要与楼外散民们的孩子共同玩耍、游戏。并且,满脸鄙夷地把他们的孩子称之谓“野孩子”

    这些“野孩子”实在是野性时足,我屡有领教,有一次,我置妈妈的警告于不顾偷偷摸摸地钻过水泥板杖,在充溢着异味的小巷里,我胆颤心惊地目睹到这样可怕的一幕:一个衣着肮脏的大男孩死死地压在一个抹着满脸大鼻涕的小男孩那赤裸着的脊背上,只见大男孩手里握着一根锈迹般般的大铁钉凶残地、反反复复地扎捅着那个小男孩的脊背,受虐者的脊背被扎出一个深深的孔眼,污血四溅,溢在脏乎乎的身体上。可怜的受虐者凄惨的哀号着、痛苦万状地挣扎着,而那个面目可憎的大男孩则极其冷漠地继续恶狠狠地捅扎着、捅扎着,

    当啷啷,

    一个小鸽子手中的玻璃球不慎脱落,沿着大走廊当啷啷地翻滚着,小鸽子登时急得抓耳挠腮,不顾一切地追赶过去:“溜溜,溜溜,我的溜溜,”

    “哈哈哈”从走廊的尽头,传来一阵嗡声嗡气的嘻笑声,继尔,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手中捏着那枚玻璃球笑吟吟地走了过来:“哈,这是谁的溜溜啊”

    “我的,我的,老书记,这是我的溜溜”

    “哦,你的溜溜,原来是你的啊,可是,让我拣到啦,怎么办啊”刚刚在李湘家做完调解工作的老书记一本正经地握着拣来的玻璃球:“什么,还给你,哼哼,说得轻巧,没那么容易,来,咱们比试比试,如果你赢了,我就把溜溜还给你”

    这位顽童般的老书记,可不是一般战士,他是从朝鲜战场光荣归来的功勋军官,伤上带着美军的炮弹片,如今,脱下了军装,担任科研单位党委书记之职。

    老书记脾气随合,平易近人,尤其是在我们这些小鸽子面前,永远都是堆着和蔼可亲的笑脸,像个小孩子似的与我们一同玩耍、嬉闹。这不,他握着意外获得的玻璃球,煞有介事地蹲在肮脏的水泥地板上,与我们这些小鸽子非常认真地决战起来:“嘿嘿,来啊,弹啊,笨蛋,哈哈哈,小子,你没弹中我吧吧,来,看我的,”

    “老书记,”一个小鸽子提议道:“别弹了,你也没弹中啊,再给我们讲一个抗美国援朝的战斗故事吧”

    “好,”老书记闻言,笑吟吟地将玻璃塞回到小鸽子手中,然后,一屁股坐到水泥台阶上,他缕了缕细长的白胡子:“嗯,有一次,我们向对面的美国佬发起了强攻,大炮先是一通狂轰啊,然后,团长一声令下,同志们,冲啊,”

    讲着讲着,老书记呼地纵身跃起,在大走廊里步履蹒跚地跑动起来,把小鸽子们逗得嘿嘿直乐:“老书记,快卧倒啊,美国佬的炮弹射过来啦”

    “没事”老书记非常老练地讲述道:“孩子们,你们不懂,敌人的炮弹射过来的时候,凭声响,有经验的军人可以猜测出它将要落在哪里,”

    “真的吗”

    “真的,”老书记边说边比划着:“嗷,咣当,落到那个地方啦哈哈,没炸着俺吧,嘿嘿”

    “嘻嘻,”

    “没炸着你,可是,你身上的弹片是咋来的啊”

    “对啊,还是让美国佬给炸着了吧”

    “”

    “孩子们,”谁也不愿提及自己倒霉的事情,老书记亦是如此,他兴致勃勃地拉起我们的小手,有意避开了自己中弹的话题:“孩子们,走,下楼玩去,爷爷教你们怎样打冲锋”

    “好哇,走哇,下楼玩去”

    老书记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在院子中央,俨然一个大首长,只见他大手一挥:“同志们,冲啊”

    “冲啊”

    “”

    “孩子们,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啊,不要聚在一起啊,大家要分散开,对,散开来,否则,美国佬一个炸弹过来,全都把你们炸上天,大家要呈散开队形,对,散开来,,冲啊”

    于是,我们跟在老书记的屁股后面,围着大黄楼左一圈右一圈地转悠起来。

    “啊”老书记终于停歇下来,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又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好啦,孩子们,今天就操练到这里吧,我还有别的事情,我得走了”

    “爷爷再见”

    “孩子们再见”

    目送走我们的孩子王,可爱的老书记,我们这些小鸽子又溜回到大走廊里,很快便恢复了猿猴的本性,一个个抓着铁栏杆比赛似地攀上爬下。我突发奇想,站在楼梯扶手上,脚尖一踮,顺手抓住暖气管便往天棚上攀爬。

    “好厉害,好厉害,”

    小伙伴们纷纷拍手称赞,我不禁得意洋洋,更加卖力地向上攀爬起来,怎奈暖气管又光又滑,我的腕力实在有限,手膊一松,哧溜一声滚落下来。

    哗啦,我的双脚不慎顶进暖气管左侧的一扇玻璃窗里,顿时传来一阵可怕的、噼哩叭啦的、稀哩哗啦的声响。我低头一看,可了不得,脚下的玻璃窗被我踹得粉碎,窗前的酱油瓶、米醋瓶、豆油瓶叮叮咣咣地四处翻滚,积满油渍的窗台顷刻之间一片狼籍。随即,便是一片赅人的叫骂声:“他妈的,这是谁啊,嗯这是谁干的啊”

    啪,走廊的房门被人重重地推开,应声冲出来一个瘦高男人,他怒不可遏地向我扑来:“杂种操的,”瘦高男人伸出两条又细又长的手膊恶狠狠地将我从暖气管上拽扯下来:“是你干的好事,对不,走,找你妈妈去”

    “叔叔,”此人是单位里的保卫干部,一个名声狼籍的退休转业军人,因其身材瘦高,四肢细长,人送外号:大蚂蚱我在大蚂蚱的长手爪里哆哆嗦嗦地嘟哝道:“叔叔,我不是故意的”

    “少废话,”大蚂蚱不由分说地拽扯着我:“走,找你妈妈去你赔”

    “叔叔,叔叔,饶了我吧”我几乎以哭腔央求道。

    “什么事嗯,什么事”从大走廊的尽头,传来妈妈那无比熟悉而又亲切的喊声:“什么事啊”

    “哼”大蚂蚱指着支离破碎的玻璃窗冲着款款而来的妈妈吼道:“什么事,你自己看吧,这都是你的宝贝儿子干的好事”姐姐默默地跟在妈妈的身后,看到可怜巴巴的我,悄声问道:“小弟,你又惹祸了”

    “哦,”妈妈停下脚步,皱着秀眉,扫视一眼破破烂烂的玻璃窗:“孩子还小,太淘气了,你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说完,妈妈掏出了钱包,我依然被大蚂蚱死死地拽扯着,眼泪汪汪地望着妈妈。

    妈妈冲我虎着脸,然后轻轻地把我从大蚂蚱的手掌里接过来:“该多少钱,我赔多少钱,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他还小,看把他吓得,都快哭了”

    “走,”如数赔偿完大蚂蚱家的玻璃窗以及各种调料瓶子,妈妈拉起我的小手:“走,你个淘气包,看回家我好好收拾收拾你,给你彻彻底底地松松皮”

    童年

    “你这个淘气包,”刚刚走进家门,妈妈一把拧住我的小耳朵,另一只手则高高地扬起:“你,一天到晚净给我招灾惹祸,看我扇死你”

    “哼”看到妈妈的肥手掌行将无情地扇抽到我的腮帮上,我恐惧到了极点,拼命地挣扎着,情急之下,我放肆地耍起了犟脾气:“哼,你打吧,你打吧,你打死我算了打死我,你就没有儿子啦”

    “哟,”

    听到我的话,妈妈阴沉着脸,讥笑般地“哟”了一声,肥实的白手在我的眼前不停地晃动着,可是,却迟迟不肯落到我的脸蛋上,我心里最为清楚,妈妈已经被我震住,此刻,眼前的肥手掌完全是在吓唬我,是啊,妈妈怎么能舍得扇抽自己的宝贝儿子呢,我怒瞪着双眼,狠狠地望着妈妈,我突然软弱下来,装出一副可怜相:“妈妈,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哼,”妈妈轻轻一推,我咕咚一声便瘫坐到木板床上,妈妈终于放下了白手掌,冲着姐姐喊道:“冬冬,下楼拎水去,我要给陆陆洗澡”

    “哎,”姐姐乖顺地答应一声,拎起空水壶走出屋门,我们这桩宿舍楼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从建成那天起,顶楼便引不上自来水,一切生活用水都要到底楼去拎。

    “你瞅瞅你,嗯,”妈妈皱着秀美的眉毛,冲我嘟哝道:“昨天晚上刚换完的衣服,还没到一天的功夫,就弄脏了,过来,快,给我脱下来”

    还没容我动手,妈妈早已蹲到我的面前,哧地一声拽开我的裤带:“怎么,尿尿的时候,你又没把鸡鸡全掏出来,是不,你瞅瞅,又把衬裤给尿湿了唉,”

    妈妈呼地将我的裤子一把撸到脚脖处,小鸡鸡扑楞楞地展现在妈妈的眼前,妈妈佯怒地拍打几下我的小鸡鸡:“哼,陆陆,你啊,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呢”

    “妈妈,”姐姐推门走进屋来,见我光着屁股站在妈妈面前,她迟疑起来:“妈妈,水,烧好了”

    “我知道了,”妈妈对姐姐说:“我给你弟弟换衣服呢,你先出去一会”

    “哎”

    “上床去”妈妈将我剥得一丝不挂,然后,不由分说地命令道:“你,先上床,我倒水去”

    说完,妈妈转过身去,走向厨房。妈妈今年刚好三十岁整,高佻的身材,丰硕的酥胸、狭窄的腰枝,走起路窈窕多姿,尤其是那对圆浑浑的、软绵绵的大肥臀,堪称全宿舍楼第一大美臀。妈妈每扭动一下腰身,两个圆屁股瓣便极其性感地左摇右晃起来。

    “儿子,把你的臭脚丫子伸过来,”我正望着妈妈的肥臀胡思乱想着,妈妈已经将热水盆放在我的脚下,我不敢怠慢,乖乖地伸出脚去,妈妈一把拽住我的小脚丫,扑通一声扎进热水盆里,我突然惊叫起来:“哎呀,好烫哟”

    “哦,”妈妈慌忙将我的双脚从热水盆里提出来,小心奕奕地捧到面前,张开抹着厚厚唇膏的小嘴嘘嘘嘘地吹了起来:“哎哟,哎哟,妈妈不好,把儿子给烫了”

    待水温缓缓降下来,妈妈再次将把我的双脚插进水盆里,认真地搓洗起来:“好脏的小臭脚啊”妈妈双手一用力,将我整个抱起来,我光溜溜地站在水盆里,妈妈将湿漉漉的肥手移到我的胯间,她板着面孔弹了我的小鸡鸡一下:“哼,长了这么个破玩意,你就了不起了,是不,哼”

    “哟,”我彻底地放松起来,知道妈妈已经不再生我的气,我冲着妈妈一吐舌头,做起了鬼脸:“哟,”

    “坏蛋,”妈妈轻轻地握住我的小鸡鸡:“这是啥玩意,割扔了算了,摇摇当当的,留着啥用啊”

    “不,妈妈,割扔了,我用什么尿尿哇”我顽皮地说道,妈妈抿嘴笑道:“没有鸡鸡一样尿尿,你姐姐就没有鸡鸡,不是一样尿尿吗”

    “妈妈,我是男的啊”

    “男的、女的,不都一样吗”

    “不,妈妈,”我振振有词:“奶奶说了,我是男的,长大以后,要娶媳妇的,奶奶还说,”

    “去,”妈妈突然沉下脸来:“滚蛋,少跟我提你奶奶,妈妈好烦她”

    我顿时闭住了嘴巴,呆呆地望着妈妈反复地用香皂揉搓着我的小鸡鸡。妈妈沉吟了片刻,冷冰冰地对我说道:“陆陆,你奶奶不好,最坏”

    奶奶坏听到妈妈的话,我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奶奶坏我咋没觉得出来啊我童年稚嫩的脑海里依依稀稀地想了奶奶想起一件难忘的事情。

    “你吃饭啊,你快点吃饭啊”

    一只从楼顶不慎误钻到厕所排风扇里的小麻雀被我无情地擒拿住然后毫不留情地栓系在桌腿上,可怜的小麻雀拼命在拍打着翅膀,绝望地哀鸣着,系着塑料绳的小细腿悲惨地抽搐着,跌跌撞撞地挣扎着。

    我在厨房噼哩叭啦地折腾一阵,直至把被奶奶收拾得景景有条的碗柜搞得面目全非,一片狼籍,最后终于找寻到一把早已发霉的小米,我将变质的小米倾倒在小瓷碟里真诚地对陷入绝境的小麻雀说道:“你吃饭啊,你快点吃饭啊”

    可是,小麻雀根本不理睬我,继续作着毫无希望的挣扎,我又把自己的早餐一杯热牛奶分给小麻雀一部分,然而它还是无比懊恼地对我不理也不睬,我气急败坏地喊叫起来:“奶奶,奶奶,奶奶,你看它也不吃饭啊”

    “哎呀”奶奶始终默默地站立在我的身后,笑吟吟地望着我和小麻雀,奶奶当时五十多岁,高大的身材,健壮的体魄,在那幸福的夏日里,奶奶正在精心梳理着刚刚洗完的乌黑长发,她将挂满水珠的圆脸朝向宽阔的窗扇,一缕缕明媚的阳光亲切地照射在奶奶稍显苍老的面颊上,奶奶冲着和熙的阳光淡淡地一笑,一只手轻柔地抓握着披肩的秀发,听到我的喊叫声,奶奶和蔼地俯下身来对我说道:“陆陆啊,小鸟是不会吃饭的,它想妈妈啦,你看它哭得多伤心啊”

    “可是,奶奶,它不吃饭会饿死的啊”

    “是啊,如果它看不到妈妈会哭死的”

    “那怎么办啊,奶奶”

    “放了它,陆陆啊,听奶奶的话,放了它”

    “奶奶,放了它,那,我玩什么啊”

    “陆陆啊,过几天奶奶领你回老家,我们那里什么样的鸟都有,你放了它,奶奶家里有各种各样好看的小鸟”

    “真的吗,奶奶”

    “真的,奶奶不撒谎,不骗你,奶奶要是骗你就是小狗”

    “奶奶,你们家除了有各种各样好看的小鸟玩,还有什么好玩的啊”

    “多啦,陆陆啊,奶奶家里不但有小鸟玩,还有小狗、小猫、小鱼、,嗨,多去啦,奶奶家什么好玩的都有”

    “好,奶奶,那我就放了它”

    说完,我解开小鸟腿上的塑料绳,小心奕奕地握住小鸟颤抖不止的身体,奶奶轻轻地拉开一扇窗户,我走到窗前双手轻轻一松,可怜的小鸟立刻张开双翅奋不顾身地冲向窗外,连头也不回,连声再见也不跟我说便消失在密如蚁穴的楼群里。

    但是,很遗憾,我并没有如愿地跟随着奶奶回到老家,去玩什么小鸟、小狗的。为这事,妈妈跟奶奶吵得不可开交,最后,奶奶含着伤心的泪水,拉着我的手,依依不舍地走出家门,奶奶那悲恸欲绝的神情,令我终生难忘。

    “陆陆,”我正思忖着,妈妈握着洗净的小鸡鸡,突然问我道:“陆陆,长大后,你想娶个什么样的媳妇啊”

    “妈妈,”听到妈妈的问话,我的思绪立刻转移回来,我神采奕奕地回答道:“妈妈,我要娶林红”

    “不行,”妈妈像模像样地摇摇头:“林红比你大啊”

    “那,”我稍微想了想,又说道:“我娶李湘”

    “不行,”妈妈又摇了摇脑袋:“李湘的老家在南方,她早晚得回老家的,妈妈可舍不得你去那么远的地方”

    “那,”我又想了一想:“我娶金花”

    “这,更不行了,”妈妈的脑袋摇得更加厉害:“金花是朝鲜族,她的爸爸和妈妈是不会把她嫁给你的”

    “为什么,”我不解地望着妈妈,妈妈已经用毛巾擦干我的身子和鸡鸡,她站起身来,啪地拍了一下我的小屁股蛋,然后,双手一抬,将我抱到床上:“得了,得了,别瞎白虎啦,才屁大点个小岁数,就想着娶媳妇了,真没出息都是你奶奶教你的,这个没文化的老太婆,不会教孩子好玩意过来,”妈妈拽过新衣服:“来,把衣服穿上”

    待得穿好衣服,我幸福地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妈妈从她的小皮包里拿出指甲刀,握着我的小手咔哧咔哧地修剪起来,我将另一只手悄悄地伸进妈妈的怀里,指尖轻轻地触碰到妈妈那粗硕的乳头上。妈妈的身体微微地颤动一下:“干嘛,好痒”

    “妈妈,我要摸咂”

    “哼,”妈妈呶了呶嘴:“真没出息,都快上学了,还总摸妈妈的咂”

    我不再听妈妈唠叨,贪婪地抓住一只乳头,得意洋洋地把玩起来,妈妈的胸腹剧烈地颤抖起来,她突然停下手中的指甲刀,脸色红晕,呆呆地瞅着我。

    良久,和声细雨地问我道:“澡也洗完了,衣服也换完了,指甲也剪完了,明天,你还打算把谁家的玻璃窗给踢碎啊”

    “妈妈,”我嘿嘿一笑,将妈妈的衣襟高高地缭起,小脑袋瓜非常灵巧地钻进妈妈的胸怀里,一口叨住妈妈的乳头,深深地吸吮起来,妈妈酥胸低俯,重重地压迫着我的脑袋:“坏蛋,小淘气包,轻点,轻点,你的牙好硬啊,把妈妈咬痛了”

    妈妈虽然喊痛,可是,并没有推开我,不仅如此,她的酥胸更加向我的面部靠拢,一只肥手情深意切地抚摸着我的后脑海:“哎哟,哎哟”

    咣,咣,咣,屋外传来了敲门声,正在洗菜的姐姐急忙跑去开门,是爸爸从图书馆借书回来了,他拎着沉甸甸的书包,板着面孔地走进屋里,看到我正与妈妈肆意嬉戏着,爸爸的面颊更加阴沉起来,我极不情愿意地松开了妈妈的乳头,妈妈也意犹未尽地抱住我的脸蛋,啪地亲了一口:“好了,别闹了,妈妈该做饭了”

    “你,”爸爸阴沉着可怕的四方脸冲我问道:“小兔崽子,你是不是又惹祸了”

    “得了,”妈妈忙不迭地推了爸爸一下:“得了,得了,都完事了,我已经赔完了”

    “哼,”爸爸气鼓鼓地冲妈妈说道:“你啊,你就惯着吧,惯着吧,再这样下去,他敢上天”

    “没你事,”妈妈冷冷地说道:“我愿意”说完,妈妈整理一下被我折腾的又皱又乱的衣服,趿拉上托鞋,走向厨房。爸爸随后也跟了进去,悄声嘀咕道

    第 246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291 部分阅读
  • 第 290 部分阅读
  • 第 289 部分阅读
  • 第 288 部分阅读
  • 第 287 部分阅读
  • 第 286 部分阅读
  • 第 285 部分阅读
  • 第 284 部分阅读
  • 第 283 部分阅读
  • 第 282 部分阅读
  • 第 281 部分阅读
  • 第 280 部分阅读
  • 第 279 部分阅读
  • 第 278 部分阅读
  • 第 277 部分阅读
  • 第 276 部分阅读
  • 第 275 部分阅读
  • 第 274 部分阅读
  • 第 273 部分阅读
  • 第 272 部分阅读
  • 第 271 部分阅读
  • 第 270 部分阅读
  • 第 269 部分阅读
  • 第 268 部分阅读
  • 第 267 部分阅读
  • 第 266 部分阅读
  • 第 265 部分阅读
  • 第 264 部分阅读
  • 第 263 部分阅读
  • 第 262 部分阅读
  • 第 261 部分阅读
  • 第 260 部分阅读
  • 第 259 部分阅读
  • 第 258 部分阅读
  • 第 257 部分阅读
  • 第 256 部分阅读
  • 第 255 部分阅读
  • 第 254 部分阅读
  • 第 253 部分阅读
  • 第 252 部分阅读
  • 第 251 部分阅读
  • 第 250 部分阅读
  • 第 249 部分阅读
  • 第 248 部分阅读
  • 第 247 部分阅读
  • 第 246 部分阅读
  • 第 245 部分阅读
  • 第 244 部分阅读
  • 第 243 部分阅读
  • 第 242 部分阅读
  • 第 241 部分阅读
  • 第 240 部分阅读
  • 第 239 部分阅读
  • 第 238 部分阅读
  • 第 237 部分阅读
  • 第 236 部分阅读
  • 第 235 部分阅读
  • 第 234 部分阅读
  • 第 233 部分阅读
  • 第 232 部分阅读
  • 第 231 部分阅读
  • 第 230 部分阅读
  • 第 229 部分阅读
  • 第 228 部分阅读
  • 第 227 部分阅读
  • 第 226 部分阅读
  • 第 225 部分阅读
  • 第 224 部分阅读
  • 第 223 部分阅读
  • 第 222 部分阅读
  • 第 221 部分阅读
  • 第 220 部分阅读
  • 第 219 部分阅读
  • 第 218 部分阅读
  • 第 217 部分阅读
  • 第 216 部分阅读
  • 第 215 部分阅读
  • 第 214 部分阅读
  • 第 213 部分阅读
  • 第 212 部分阅读
  • 第 211 部分阅读
  • 第 210 部分阅读
  • 第 209 部分阅读
  • 第 208 部分阅读
  • 第 207 部分阅读
  • 第 206 部分阅读
  • 第 205 部分阅读
  • 第 204 部分阅读
  • 第 203 部分阅读
  • 第 202 部分阅读
  • 第 201 部分阅读
  • 第 200 部分阅读
  • 第 199 部分阅读
  • 第 198 部分阅读
  • 第 197 部分阅读
  • 第 196 部分阅读
  • 第 195 部分阅读
  • 第 194 部分阅读
  • 第 193 部分阅读
  • 第 192 部分阅读
  • 第 191 部分阅读
  • 第 190 部分阅读
  • 第 189 部分阅读
  • 第 188 部分阅读
  • 第 187 部分阅读
  • 第 186 部分阅读
  • 第 185 部分阅读
  • 第 184 部分阅读
  • 第 183 部分阅读
  • 第 182 部分阅读
  • 第 181 部分阅读
  • 第 180 部分阅读
  • 第 179 部分阅读
  • 第 178 部分阅读
  • 第 177 部分阅读
  • 第 176 部分阅读
  • 第 175 部分阅读
  • 第 174 部分阅读
  • 第 173 部分阅读
  • 第 172 部分阅读
  • 第 171 部分阅读
  • 第 170 部分阅读
  • 第 169 部分阅读
  • 第 168 部分阅读
  • 第 167 部分阅读
  • 第 166 部分阅读
  • 第 165 部分阅读
  • 第 164 部分阅读
  • 第 163 部分阅读
  • 第 162 部分阅读
  • 第 161 部分阅读
  • 第 160 部分阅读
  • 第 159 部分阅读
  • 第 158 部分阅读
  • 第 157 部分阅读
  • 第 156 部分阅读
  • 第 155 部分阅读
  • 第 154 部分阅读
  • 第 153 部分阅读
  • 第 152 部分阅读
  • 第 151 部分阅读
  • 第 150 部分阅读
  • 第 149 部分阅读
  • 第 148 部分阅读
  • 第 147 部分阅读
  • 第 146 部分阅读
  • 第 145 部分阅读
  • 第 144 部分阅读
  • 第 143 部分阅读
  • 第 142 部分阅读
  • 第 141 部分阅读
  • 第 140 部分阅读
  • 第 139 部分阅读
  • 第 138 部分阅读
  • 第 137 部分阅读
  • 第 136 部分阅读
  • 第 135 部分阅读
  • 第 134 部分阅读
  • 第 133 部分阅读
  • 第 132 部分阅读
  • 第 131 部分阅读
  • 第 130 部分阅读
  • 第 129 部分阅读
  • 第 128 部分阅读
  • 第 127 部分阅读
  • 第 126 部分阅读
  • 第 125 部分阅读
  • 第 124 部分阅读
  • 第 123 部分阅读
  • 第 122 部分阅读
  • 第 121 部分阅读
  • 第 120 部分阅读
  • 第 119 部分阅读
  • 第 118 部分阅读
  • 第 117 部分阅读
  • 第 116 部分阅读
  • 第 115 部分阅读
  • 第 114 部分阅读
  • 第 113 部分阅读
  • 第 112 部分阅读
  • 第 111 部分阅读
  • 第 110 部分阅读
  • 第 109 部分阅读
  • 第 108 部分阅读
  • 第 107 部分阅读
  • 第 106 部分阅读
  • 第 105 部分阅读
  • 第 104 部分阅读
  • 第 103 部分阅读
  • 第 102 部分阅读
  • 第 101 部分阅读
  • 第 100 部分阅读
  • 第 99 部分阅读
  • 第 98 部分阅读
  • 第 97 部分阅读
  • 第 96 部分阅读
  • 第 95 部分阅读
  • 第 94 部分阅读
  • 第 93 部分阅读
  • 第 92 部分阅读
  • 第 91 部分阅读
  • 第 90 部分阅读
  • 第 89 部分阅读
  • 第 88 部分阅读
  • 第 87 部分阅读
  • 第 86 部分阅读
  • 第 85 部分阅读
  • 第 84 部分阅读
  • 第 83 部分阅读
  • 第 82 部分阅读
  • 第 81 部分阅读
  • 第 80 部分阅读
  • 第 79 部分阅读
  • 第 78 部分阅读
  • 第 77 部分阅读
  • 第 76 部分阅读
  • 第 75 部分阅读
  • 第 74 部分阅读
  • 第 73 部分阅读
  • 第 72 部分阅读
  • 第 71 部分阅读
  • 第 70 部分阅读
  • 第 69 部分阅读
  • 第 68 部分阅读
  • 第 67 部分阅读
  • 第 66 部分阅读
  • 第 65 部分阅读
  • 第 64 部分阅读
  • 第 63 部分阅读
  • 第 62 部分阅读
  • 第 61 部分阅读
  • 第 60 部分阅读
  • 第 59 部分阅读
  • 第 58 部分阅读
  • 第 57 部分阅读
  • 第 56 部分阅读
  • 第 55 部分阅读
  • 第 54 部分阅读
  • 第 53 部分阅读
  • 第 52 部分阅读
  • 第 51 部分阅读
  • 第 50 部分阅读
  • 第 49 部分阅读
  • 第 48 部分阅读
  • 第 47 部分阅读
  • 第 46 部分阅读
  • 第 45 部分阅读
  • 第 44 部分阅读
  • 第 43 部分阅读
  • 第 42 部分阅读
  • 第 41 部分阅读
  • 第 40 部分阅读
  • 第 39 部分阅读
  • 第 38 部分阅读
  • 第 37 部分阅读
  • 第 36 部分阅读
  • 第 35 部分阅读
  • 第 34 部分阅读
  • 第 33 部分阅读
  • 第 32 部分阅读
  • 第 31 部分阅读
  • 第 30 部分阅读
  • 第 29 部分阅读
  • 第 28 部分阅读
  • 第 27 部分阅读
  • 第 26 部分阅读
  • 第 25 部分阅读
  • 第 24 部分阅读
  • 第 23 部分阅读
  • 第 22 部分阅读
  • 第 21 部分阅读
  • 第 20 部分阅读
  • 第 19 部分阅读
  • 第 18 部分阅读
  • 第 17 部分阅读
  • 第 16 部分阅读
  • 第 15 部分阅读
  • 第 14 部分阅读
  • 第 13 部分阅读
  • 第 12 部分阅读
  • 第 11 部分阅读
  • 第 10 部分阅读
  • 第 9 部分阅读
  • 第 8 部分阅读
  • 第 7 部分阅读
  • 第 6 部分阅读
  • 第 5 部分阅读
  • 第 4 部分阅读
  • 第 3 部分阅读
  • 第 2 部分阅读
  • 第 1 部分阅读
  • 第 292 部分阅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