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243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你要什么”她当然知道他要什么

    “我要你你说过回来后给我的”

    她想说:“我没有说过”但她没有勇气这么断然回绝。她一度又曾动摇,真想给他;但转念一想又决心坚定下去:决不能给他可是,如何启口呢她实在不忍心刺激他。为了安慰他,她便撒娇地用两条嫩藕般的玉臂紧紧环绕着阿伟的脖颈,一张俏脸在他的腮上来回磨擦,樱桃小口凑在他的耳边,嗲兮兮地小声说:“乖孩子妈咪太累了,我要回房去休息。你抱我回卧室好吗你看:我赤条条地一丝不挂,鞋子也被你抖丢了,怎么走路呢而且,你这个大英雄,吻起来那么疯狂,那么迷人,你的吻象电流一样,那么强烈,一股股地,通遍我全身的每一个地方,搞得人家浑身麻酥酥、软绵绵的,也走不动啊我求你送我去卧室嘛”

    她娇首频频左右摆动,以躲闪他那不断袭来的吻,两臂轻轻摇晃着他的头,娇滴滴地柔声求道:“啊,啊我的白马王子,你的白雪公主累了,你竟一点也不心疼我要你抱我进房去嘛你听到没有呀”

    阿伟听后,心想:“原来妈咪的意思是应该到卧室去交欢,不要在厅里但是她羞于明说,便与我撒娇,要我抱她回房去。真是可爱”

    他暗笑自己的性子太急,竟不理解女子的娇羞,怎么能在厅中交媾呢于是,他服从地停止了那疾风暴雨般的热吻,抱着她,快步走到卧室,将那赤裸的娇躯轻轻放在床上,便立即扑上去,狂热地亲吻着,一边在那雪白丰满的酥胸上抚摩。她一动不动,秀目微闭,任其作为,想等他热情泄去、冷静下来后再设法劝他离开。

    谁知,阿伟离开她了。她奇怪地将紧闭的秀目睁开一条缝,看见阿伟正在解脱自己的衣服

    她见状明白他的意思,便拉过一张薄被盖在身上,说:“你也回房间去睡吧我很累,要休息了。”

    阿伟一听,大失所望,恳求道:“好妈咪,给我吧在剧场中,我插进你的阴道里面时,感到那么温暖、柔软,真是舒服极了。刚才在车上我想再进去,你不让,说是怕人看见。现在回到了自己家中,我们不必再怕别人看见了,让我再插进去体会体会好吗”

    她的脸一下胀得通红,燕叱莺嗔地小声说:“不行,决不行剧场里的事,那是在我神志迷茫中造成的,我也不怪你。但是,今后决不许这样做了好乖乖,你快去睡吧我好累”

    他仍然不死心,苦苦哀求着。

    她羞眼迷离地看着他,小声说道:“我的乖儿子,不要胡思乱想了你是妈咪的心肝宝贝,我对你钟爱至深,对你的一切要求,都不忍心拒绝,何况这蒲柳贱躯,何惜之有但是,你我身份已定,怎好乱来呢。”

    阿伟说:“可是刚才已经进去了呀”

    “那纯粹是误会,”她顿了一下,双手捧着阿伟的脸,抬头在那唇上吻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现在我已把全身都向你开放了,甚至还同意你把手指伸进我的阴道中这已经是我满足你、为你奉献的最大程度了。现在我必须紧紧守着这最后一关,决不能允许你把生殖器插进去,因为那是乱伦与否的标志行为乖,你要理解妈咪的一片苦心”

    他未达目的,心有不甘,便扑在她的身上,到处狂吻一阵,然后,才无可奈何地泱泱离去。

    当然,他的好妈咪并没有让他完全失望,就在今晚

    在他离开后,她心里十分不平静,处在一种两难的境地:希望把一切都给自己的心上人,而表面上却又不得不拒绝他。看到心爱的人儿为自己痛苦,最痛苦的还是自己。她流出了眼泪,久久地啜泣着她已经十分疲劳,然而却迟迟难以入睡。她恳切地希望心上人不要责怪自己,能体谅妈咪的良苦用心

    她心里呼喊着:“我的好阿伟,妈咪的身子早已属于你了我的全身上下、里里外外,不是都让你随意抚摩、随意舔吻了吗我不是每天夜晚都让你尽情作欢了吗你何必非要在我醒着时与我做爱呢那将会使妈咪羞愧得无地自容的你就让妈咪保存一分这名存实亡的贞节吧现在,你可以来了我已经睡着了妈咪等着你呢,妈咪的一切都等着向你开放呢我的乖儿子”

    她脱光衣服,平卧床上,焦急地等待着心爱的白马王子,盼望他快点来

    时间过得如此漫长,她觉得每一分钟似乎都比几年还要慢。可是他还没有来她真有些沉不住气了,一次又一次地坐起身,想主动到他房里去,想钻进他的被中。甚至有一次,她赤裸裸地披着一条床单已经走到了阿伟的门口,又返了回来。她实在没有这份勇气她想:如果阿伟不来,自己非要发疯不可

    一小时过去了,终于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她不禁心中一阵狂跳她闭目等待着当阿伟重入闺阁、打开壁灯、捱入绵被的时候,她简直欣喜若狂了啊我的宝贝我的心肝我的达令我的白马王子原来你没有真生我的气。啊太好了,小阿伟,你原谅了我,他又跟我亲热来了我的好亲亲

    她怀着一种报答知遇之恩、补偿内心歉疚的心情,毫无保留地向他呈送了一切──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她极其温驯地、充满柔情地置身在心上人那宽阔的怀抱中,伴他共进温柔之乡她心甘情愿地接受她的白马王子的舞弄,听凭他的摆布,渴望在他那近似疯狂的鞭策撞击中、在那猛烈的令人销魂的磨砺冲刺中重新获得新生。因为,我是他的白雪公主、一个衷情的女子

    阿伟将刚才的失望加倍地在那无比美丽、无限柔嫩的胴体上补偿着

    绻缱终夜,天明方休。

    猛烈的颠簸、无数的欢媾,带给她一次次的高潮、一阵阵的快感、一股股的幸福,袭得她欲死欲生、如醉如痴

    慕容洁琼四肢大张,玉体横陈,娇俏美丽的粉脸上,展露着平静、甜蜜、幸福而满足的笑容。

    阿伟在凌晨才排泄,便轻轻用毛巾拭去“睡美人”布满全身的晶莹汗珠,又将她的下体上的爱液擦净。然后,他俯在她的身上小睡一会儿,醒来后,见天已大亮,将娇躯侧转过来,面对自己,将胳膊伸在粉颈下,将玉体紧紧搂在怀中,并把一条大腿插在她的两腿中间,顶着那迷人的方寸之地,然后又满足地睡着了。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自己心爱的白雪公主是不会很快醒来的。

    两个玉人,交颈贴股,盘结一起,横陈塌上,都睡着了

    早上八点多钟,慕容洁琼醒来了她发现自己赤裸裸地被阿伟紧紧搂在怀中。她不敢惊动他,便睁着眼久久地欣赏阿伟那英俊的脸庞;后来,见他翻身,估计他快醒了,便悄悄闭上了眼睛。谁知,不知不觉中,她竟真的睡着了,睡得那么香甜因为她确实疲倦得无法再醒着

    自鸣钟响了十下,司马伟才醒来。他看看怀中的“睡美人”,为她拂去遮在脸上的几缕秀发,只见心上人儿俏脸红润,蛾眉伸展,略带几分娇羞,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出气如兰,泌人肺腑。他心中一荡,不由轻轻亲吻鲜红湿润的樱唇,下面的玉柱顿时又硬挺起来,顶在美人光滑细腻的小腹上。他真想再次深探桃源,但又怕将她惊醒,弄得大家都很难堪,只好打消了念头。

    他轻轻抽出玉股中夹着的大腿,款款把那娇躯摆平,又爱不释手地在那晶莹白嫩的玉体上下抚摸、亲吻了一遍,才下床站起身来,为她盖上床单,又在樱唇上吻了一下,留恋难舍地悄悄离去。

    奇缘'乱' 第十四章 御春风持神女昼临巫山 云雨急娇啼烈暗欢转明

    观剧回来的第二天,慕容洁琼直至中午十二点多钟才醒来。因为昨天夜间,司马伟在她“睡着”以后,来到闺房,又与她狂欢至天明,方才离去。在剧院里她已经由于高度紧张而十分疲惫,紧接着又是一夜的无数次高潮的袭击。这一切,对她这样一个弱女子来说,能够承受下来,已属不易。故而,早上不能按时起床,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阿伟已经不在床上,也不在家,她发现阿伟在她床边的柜上留了一个纸条,大意是说自己去上班,下午要与一个外国商人谈判签约,并要陪同吃晚饭,可能很晚才能返回家中,所以请妈咪自己吃饭,晚上早一点休息。

    她看了纸条,心中很感动:“阿伟这孩子,不但人品出众、象貌堂堂,而且工作上能力非凡,在生活中十分体贴人”

    这时,她的脸忽然一红,因为在她的思绪中又出现了另一句话:“在床上,我的小阿伟也是那么善解人意,分分可人”

    想到“床上”,她立即联想到昨晚以来发生的事情,心中不免狂跳不已。夜间的狂欢倒无所谓,反正不是自己主动,而是在“睡梦”中发生的事,可以装作不知,因为,最近以来,夜夜交媾,已经习以为常了。

    她忱心的是:昨天在剧场中,阴差阳错,似鬼差神使般,阿伟的生殖器竟插进了自己的阴道内,而自己在欲浪难抑、神智迷蒙中,竟一无所知,反而尽情享受。只到清醒后发现,但为时已晚。能与心上人儿交欢,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事情,本应庆幸,但令人担忧的是:这样一来,只怕阿伟决不会就此罢休这小家伙,本来就急切地想与他的小妈咪“清醒中交欢”,可谓是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剧场中的事发生后,他必然会托词“既有一,何畏再”,百般与自己纠缠不休

    想到这里,她的方寸乱了一会儿想:关隘既破,固守更难,只好任由他“为所欲为”吧自己长期以来引以为自豪的“守贞毅力”,现在恐怕再难坚持下去了她真的动摇了

    不知怎么搞的,当她想到很快就要与阿伟“清醒交欢”时,从内心深处慕然升起一股无名的欣喜巨浪因为阿伟执意追索的,也正是自己日夜渴望的她一直希望有这么一天但又害怕这一天的到来

    一会儿她又想:一但自己弃操而委身,那么,恐怕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之内,二人将会象新婚夫妻那样,昼夜难以休闲

    她自问:到那时,我们算什么关系是母子,是情人,抑或是夫妻啊真是令人发愁说实在话,从感情上说,她日思夜想地盼望能有这一天,与心中的白马王子无拘无束地尽情欢愉,长相厮守,那将是何等令人心旷神逸啊可是从理智上说,自己却应该尽量避免发展到这一步那样,太令人难堪了

    她实在拿不定主意

    她决定先起床。但浑身软软的,便坐起来套上一件睡衣。

    她发现身上尽是汗渍,那是昨天夜里狂欢的结果,而且,下体还有刚才回忆缠绵时又从阴道流出的爱液。

    于是她又重新脱去睡衣,光着身子到卫生间冲了一个凉;回到卧室,撤去污渍斑斑的床单,换上一条新的。做完这些事,她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因为这是她几乎每天都要做的事,近期以来,阿伟与她夜夜造爱,事后离去,而这“打扫战场”的工作,便只能由她承担了。

    这天夜里,她十点钟便入睡,也不知阿伟是何时回来的。不知何故,阿伟这天晚上也没有过来搔扰,可能他也太累吧。所以,这一夜可谓相安无事。

    翌日晨,二人都起得较早,不约而同地到花园散步,并在一个三叉路口不期而遇。

    一见到阿伟,慕容洁琼不禁心中一阵狂跳、脸上发烧,娇媚的桃腮顿时罩上一层红晕。她连忙低头,以避开阿伟那灼灼逼来的眼光,这眼光充满激情、迷人魂魄,使她不敢正视

    司马伟看见妈咪低垂螓首、羞态可掬,便走上前去,伸出双手,拉住那一双柔嫩的小手,亲热地问:“妈咪,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她仍然低着头,只是斜睨他一眼,微微点头,脸上的神情十分复杂。

    阿伟说:“妈咪今天怎么象个小姑娘,羞羞答答的”

    她不好意思地侧过脸,娇嗔道:“明知故问,还有脸说”

    “妈咪,怎么了”

    “你忘记前天晚上在剧场中的事了你简直是胡作非为,使人狼狠不堪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难为情”

    他嘻皮笑脸地说:“那有什么只是误会。大家都是无心的”

    她轻哼一声,仍然低垂着头。

    这时,阿伟忽然声调有些神秘地说:“不过妈咪”

    她又斜眼看着他,假装生气地问:“什么事”

    他神彩飞扬地说道:“前天在剧场中,天作之合,无意中竟能与妈咪交欢。我发现妈咪的阴道里十分柔软、温暖,裹在我的阴茎上是那么紧凑,使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好感觉特别是当我们互相抽送磨擦的时候,好似有股股电流通遍全身,啊呀,简直令人陶醉极了”

    “啊呀你好坏你偷尝禁果,罪莫大焉”她娇嗔地白了她一眼,急忙用双手捂在脸上。

    阿伟激动地走上前去,将这娇滴滴的美娇娘轻轻拥在怀里,然后,把她的双手从脸上搬开。

    慕容洁琼芳心狂跳不止,秀目紧闭。

    阿伟陶醉地欣赏她的赧颜,并且在她身上不停地抚摩,继而轻轻吻她。当吻到她的耳边时,他小声说:“妈咪真没有想到,禁果竟这么好吃”

    她听后,赶快把头埋到他的怀里,伸出两臂,环着他的腰,粉拳轻擂。她什么也没有说,她也不想责备他。因为阿伟说得对自己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

    忽然,她听到阿伟又在她耳边说:“妈咪我感到性交时真舒服你舒服吗”

    她未回答,因为她实在不知如何回答。

    他用手在她脸上轻轻抚摩,调皮地问:“妈咪,你怎么不回答”

    “我当然也舒服”她从他的怀里露出脸,深情地看着他,含羞点点头,又急忙藏起来。

    阿伟高兴极了:“妈咪,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把性交称作交欢了真是交合生欢你说是不是”

    她不抬头,用两臂紧搂一下他的腰,小声说道:“现在,你终于体会到性交时的感觉了不必再逼我描述了吧”。

    “不,体会得还不够”阿伟边说,边侧身弯腰将她横空抱将起来。

    她毫不挣扎,任他抱着走到花园的大石凳前坐下。阿伟将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她任他作为,不言不动。

    阿伟也没有说话,轻轻吻她的樱唇和酥胸,并用手抚摸她那裸露着的修长、雪白、嫩滑、滚圆、弹性十足的双腿,还不时把手伸进她的衣服内,时而揉捏乳房,时而摩娑股腹

    她早已习惯让他这样做,所以也不反对,而且最近以来,在家中她是不穿乳罩和三角裤的,因为她渴望阿伟随时抚摸她。她闭目偎依地他的怀里,好象睡着了一般。她在享受。

    静谧、温馨、馥郁她又陶醉了,嗓子里传出阵阵呻吟声

    迷茫中,慕容洁琼觉得有一只手伸进裙子中,在那三角地带活动。她的心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想,闭眼不动。阿伟的挑逗使她无所措手足她一点也没有想到要去抗拒她准备服从因为她早已有思想准备,知道这一步迟早难免与其继续拖延而使双方难受,不如尽快成全她这时反而在一心等待着那时刻的到来

    阿伟掀开她的短裙,抱她坐起,象在剧场中那样,使她骑坐在自己膝上,掏出了自己的玉柱,向玉门顶去。

    慕容洁琼在阿伟的一再挑逗下,这时候正陶醉在无限温情的痴迷状态,脑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想,对周围的一切都浑似不察,她的身子软软地仰依在司马伟的身上,任他作为,自然也不知道他现在正在进行的阴谋

    那硬挺粗壮的玉柱一箭中的、一贯到底

    “啊”她轻呼着,混身一阵战溧,无限美满,无限舒畅

    她在欣幸地体会着那充实、温柔、胀满的感受

    二人都静止不动,都在感觉着

    终于,司马伟开始耸动

    她只觉得十分享受,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想。

    司马伟见妈咪没有反对,胆子益发大了,他两手握住蛮腰,使她的身子上下颠伏,以配合自己抽送的节奏。之后,他仍感到不足,于是抱起她,使她俯在椅上,从后面进到阴道中,并大力抽送。

    随着身子的颠簸,她的头撞到了椅子背上,有些疼痛。就在这一瞬间,慕容洁琼醒了她睁开眼,一扭腰,使玉门从玉柱上脱开,然后双手撑拒着阿伟的搂抱,说:

    “阿伟,不可再胡来这次可不是我抓住你放进去的,是你趁我痴迷,主动放进去的呀”

    阿伟却说:“妈咪,我实在忍受不了你的吸引力我的灵魂都被你迷昏了妈咪,我特别渴望着,能象在剧场中那样,再一次体会体会交欢的滋味”

    “又胡说八道了”她小声娇斥,脸却变得更红了,并挣扎着要从他的身上下来。

    “妈咪不要生气我不了”他说着,抱起她,让她坐在自己怀里,重新紧紧地抱着她的蛮腰,似乎怕她逃去。

    她也不再挣扎,顺势依在他的怀里,一只手轻抚他的脸,细声细气地附在他的耳边说:“真乖就这样坐着好吗”

    阿伟没有说话,回答她的是好长一阵热烈的亲吻

    二人就这样坐着:阿伟坐在石凳上,洁琼坐在阿伟的腿上,紧紧偎依在一起一直到午饭时才手挽手地走回去。

    午饭后,阿伟说要出去买一些食品,便开车出去了。

    慕容洁琼和衣躺在厅中的沙发上休息,由于连日疲惫,很快就睡着了。

    在睡梦中,她似乎又回到了少女时代,与自己的白马王子在公园游戏,玩得那么开心

    大约二点多钟,阿伟从外面购物回来。刚进入厅中,便看见了妈咪那优美的睡姿和如花的娇靥。他轻轻在她额上吻了一下,不觉心中一动,便想试试白日寻欢的意境;而且,昨晚因回来较晚,加之疲惫,没有与妈咪交欢,睡了一夜,精力旺盛,欲望十足。

    于是,他轻轻呼唤“妈咪”。

    她十分悃倦,居然没有醒来。

    他又扶着她的身子摇了几下,还未见醒,便放心地坐在沙发边,在她脸上和唇上亲吻,拉着那柔若无骨的洁白小手抚弄了一阵。然后,又隔着衣服,轻轻揉捏那高耸的乳房,继续观察她的动静。

    接着,他慢慢掀开她的裙子,把手伸了进去。上午二人在花园时,阿伟已经除去了她的三角裤,后来,回房做饭、吃饭,她都没有想到再穿上,所以,现在里面仍是真空的。

    阿伟的手在阴阜上抚摩了一番,进而把她的两腿分开,一个手指缓缓地插进了阴道中,探索着

    慕容洁琼这时正在梦乡中陶醉地被情人搂在怀里亲吻、抚摩。她感觉到情人手指插进了自己的阴道中,十分舒服。她呻吟着,身子微微扭动

    阿伟见睡美人那如若不禁的样子,也很冲动,竟大胆地加快了手指的动作。

    不料,慕容洁琼在强烈的刺激下,突然醒了过来,微微睁开朦胧的睡眼。天哪怎么是阿伟她想起自己正在睡午觉,便快明白是怎回事了。

    她怕把事情戳穿,赶快闭上眼睛。在这瞬间,她竟不知如何是好;稍加思索,又转而决定成全他。当然,她这时也十分需要,因为昨天晚上阿伟没有到她的房里去,今天上午又被他挑逗得心旌荡漾、难以自已,所以,现在她的需要更迫切了。

    于是,她继续假装睡着:身子一动不动,并发出了轻微的呼吸声,以安其心,任其作为,并等待他下一步的举动。说真的,她从来没有在白天交欢过,觉得特别刺激,很愿意试试。

    经过一番“侦察”,阿伟终于放心了。

    他轻轻抱起“酣睡”的妈咪,进入自己的卧室,将她放在床上。然后,捉足解履,揽体入怀,为她解开衣扣、抽去裙带。他这是第一次在自己的房中与妈咪交欢。过去,他都是晚上悄悄去妈咪的房中寻欢的。

    他没有急于一下把她脱光,而是先除去那丝织的上衣,在裸露的酥胸和粉颈上亲吻不止;再褪下裙子,先是轻揉平滑的小腹,继而上下抚摩那修长滚圆的玉腿。

    这时,洁琼身上便只剩下了粉红色的乳罩。她闭目暗想想:“真是个可爱的小淘气包天天晚上抚摩我,竟还没有摸够我猜,下一步该除掉乳罩了”

    谁知阿伟竟没有撤去她身上仅剩下的布条,反而把她身子放下,平摊在床上,一会儿摆成一个“大”字,一会儿又将她身子侧过来,圆臀朝上,大约是要先欣赏一下美人的各种姿态。

    过了几分钟,阿伟才动手松开她的小小乳罩,使她的两个被紧紧绷着的豪乳一下子弹了出来,向上翘起。

    他十分冲动地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着,还用手掌在已经变硬的乳头上来回搓压,弄得她非常痕痒;然后又用牙齿轻咬,使她越发难受了,嗓子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她觉得屁股底下粘糊糊的,心想:床单上面一定被自己的爱液淌得一塌糊涂了。

    司马伟抚摩着那美丽的胴体,他觉得,在阳光下欣赏与在灯光下大不一样,那柔嫩的肌肤更加洁白如玉,细腻如脂,凸浮玲珑、线条优美,竟是那么迷人

    他看得竟有些痴了,手指在那玉体上下抚来抚去,爱不释手。然后逐渐移到下体,很技术地在她阴核上逗弄,画几圈、点一下,继而又动用舌尖撩拨着。

    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一点,被他如此挑逗,谁能忍受得了。慕容洁谅浑身战栗,差一点要大声叫唤。幸亏阿伟及时停手,把她拥在怀中紧紧地抱着,边亲吻边抚摸。她感到浑身燥热,双腿微微发抖,爱液急涌而出。

    这一切,阿伟都看在眼里,他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便决定采用了一种他从来没试过的方法与她作爱:他将她平摊在在床上,把她的腿分开,自己跪在她的两腿中间,抬起再抬起,一直放在自己的两肩上。他低头一看,只见她的阴道尽收眼底,那坟样凸起的阴唇,本来是粉红色的,这时已变得鲜红,完全张开,而且不停地伸缩,一股股的爱液急涌而出。那是因为,慕容洁谅这时的性欲已经被充分激发起来,加上两腿分开,阴道中更加觉得空虚了,急切需要得到充实,于是,便不由自主地抽搐。司马伟还没有见过女性在性欲高昂时阴唇的状态,这时一见,自然很新鲜,他见那阴道口像是出水的鱼儿在频频张嘴呼吸。这景象简直迷杀人了

    司马伟陶醉了,他迫不及待地、猛地把玉柱插了进去。

    一贯到底力度真够大丝毫没有“怜香惜玉”

    “唔”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声。这第一下就令慕容洁谅全身肉紧因为,阿伟的这个姿势,一下子攻进到了她玉门的最深处,把她全身的神经都调动起来了,当然是很刺激的。

    在阿伟来说,这个姿势的有一个很大好处:他蹲在她的身前,可以边干边观看他的玉柱在她那小宝贝中频频进出的美景,还能欣赏她脸上娇羞的表情。

    司马伟低头欣赏着,只见她虽然双目微闭,蛾眉紧蹙、玉齿咬唇、娇首轻摆、如不堪负那仪态,真个迷人

    她闭目享受着,一开始还能忍受,但过了一会,由于他的进攻越来越猛烈,每一次都是那么深而有力,使她全身有说不出的酥麻和肉紧,她实在不能自持了,忘乎所以,失去了平日的端庄和文静,大声地呻吟起来,耸动屁股与他配合,并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睛。

    这时,他也发现妈咪“醒”了,眼光中闪出了一丝惊恐,但动作并没有停止。对此,她完全理解,他此刻正是“骑美难下”、身不由主的时候,怎么能够停得下来她怕他难为情,也怕他看到她羞涩婉转的神态,便把头扭向一边,但仍耸动身子与他配合。他见妈咪不但没有生气、还主动合作,胆子更大了,动作也更快更猛。

    她忍无可忍,香汗淋漓,娇首左右摆动,两手紧紧抓住枕头两端,语无伦次地大声嘶叫:“啊哎哟噢咿我好难受,你要了我的命了”

    阿伟听到心上人的叫声,停了下来,并开始把玉柱抽出。

    她立即高声叫:“不不不要停下我好舒服你千万别停下亲爱的”

    阿伟立即又插了进去,开始抽送。

    她欢快地叫着:“我的宝贝你你真有本事你有啊使劲些快一点求求你快点再大力些啊唷,好好呀上帝我要死了噢呀啊唷上帝救命救救我吧”。

    他受到妈咪的鼓励,继续猛力地冲着,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

    她的身子在他大力的冲击下,象火焰、象波涛,大幅度地上下颠波、起伏有致,与他的动作相配合。她呼吸急促,叫喊声越来越高,嗓子都有点嘶哑了。

    突然,她全身象通电似的一阵抽搐,“啊呀”地尖叫一声,两眼一翻,便失去了知觉。

    慕容洁琼醒来时,天已黑了。她见自己躺在厅中的沙发上。阿伟坐她的旁边,握住她的手,满脸焦急之色。看见她醒来,他高兴地喊道:

    “妈咪,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迷四个小时了,把我都急死了。”接着又关切地问:“妈咪,你病了吗我使你受伤了吗”

    她白了他一眼,轻声道:“胡闹你的胆子可真够大,竟敢强奸妈咪昨天在剧场中的事尚可原谅,因为都是无意的,可现在你又怎么辩解”

    他又嗫嚅着说:“妈咪,我真对不起你。我见你的容貌那么美丽身材那么动人气质娴淑娇媚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我我真的好爱妈咪”。

    “你爱我就可以不经我的允许而对我非礼了吗幸亏是我,如果换了别人,立即去报警,你想到会有什么后果吗”她佯嗔道。

    “妈咪,我今后不敢了”阿伟满脸慌恐,脸孔憋通红,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本来想责备他几句的,一见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于心不忍;再说,他这几天给她的享受是那么令人陶醉,可不能以怨报德。于是问他:“你以前与别的女孩子干过这种事吗”

    他说:“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妈咪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女子。”

    “那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我从书上看的。”

    “于是,你就拿妈咪来做试验,在我身上施暴”她娇斥道。

    “妈咪,请你原谅我没有经验,一时冲动。把妈咪弄伤了,还昏了过去。”

    “唉小冤家,真拿你没有办法”她小声说。

    见他那么着急,怪可怜的,洁琼的慈母之心大受感动,她微笑着柔声说:“好了,好了看把你急的我就告诉你吧:妈咪没有病,也没有受伤。可能是因为紧张过度,昏过去了,休息休息就会好的。行了,我的小乖儿子,你不必为妈咪担心了”她心中好笑,实际上,应该说“我好钟意、好舒服、好轻松、好感谢你给了我欲仙欲死的享受”;但是这话却是绝对不能对他说的。

    奇缘'乱' 第十五回 得机缘盥胴玉彻外彻里 承沐浴听评说亦羞亦欢

    司马伟见妈咪的口气缓和下来,没有再重责自己,便握着她的手,轻声问道:“妈咪,我这样做是乱伦吗”

    慕容洁琼又恢复了慈母的端庄,抚着他的头发,柔声安慰道:“阿伟,你年轻冲动,妈咪不怪你,你也不必自责。至于算不算乱伦,那要看从哪个角度说,说算也算,说不算也可以不算。”

    “妈咪,我不明白。”

    “道理很简单:我是你父亲的妻子,是你的后母,从名份上说,你这样做当然是乱伦的行为。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与你名誉上虽是母子,但你却不是我的亲生。因此说,这件事,说穿了也不算是乱伦。年轻人容易冲动,不能把握自己,应该原谅;另外我平日是那么喜欢你,更不会责怪你。只是”她眉头紧锁。

    “只是什么”

    “这件事,可千万不能让你父亲和其他人知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就让它永远埋在我们的心里好了。”

    “啊妈咪真好”他高兴地搂着妈咪那娇俏的身体,大声喊道,并且要去吻她。

    她轻轻推拒着,说:“你这个孩子,就知道淘气。快不要缠着我了。”

    但他此时十分激动,仍然抱着她不放,终于与她接上了吻。

    她简直不知道怎么摆脱他,便随口嚷道:“你会把我的衣服揉坏的”一边低头看着身上。这时,她才发现身上穿着一件很漂亮的超短连衣裙,这是她最近刚买回来的,还未穿过,便责备他说:“哎呀,你怎么给我穿上了这件衣服”

    他说:“我中午把你身上的那件衣服弄脏了,就从你的衣橱中找出一件为你换上。但我觉得不好看,便将它脱了下来,又找出几件,分别给你穿上试试,发现只有这一件才能与你的美貌相配。”

    她想,“女为悦己者容”,既然阿伟喜欢,也不好再责备他了,以免扫他的兴。便说:“既然你觉得好看,那我就穿着吧。不过,我身上那么脏,穿上这件新衣服,怪可惜的。”

    他一听,马上安慰她:“妈咪放心,在给你穿衣服前,我为你洗了澡的。”

    她心里一急:“什么,你为我洗了澡你你怎么会给我洗澡”。

    阿伟大概误解了她的意思,以为是妈咪担心自己不会为她洗,立即解释:“我会洗的。在你昏迷的时候,我见你的身子被我弄得那么脏,于是就把你抱进卫生间,放到大浴盆里,先用温水洗一遍,放掉水打肥皂,再用热水洗净。我怕毛巾会搓伤你细嫩的肌肤,所以,从打肥皂到冲洗,我都用手。我把你全身所有的地方,包括最隐蔽的沟缝,都洗得极干净的。不信你摸摸身上,绝对干净光滑。”

    听阿伟这么一说,她的脑海中立即幻出一幅迷人的景象:自己雪白的玉体赤裸裸地被阿伟拥抱着,全身被反复触摸和玩赏。想到此,立时令她身上一阵酥软,似乎觉得阿伟现在正为自己抹身子。她羞得满脸通红,埋首在胸前。心想,这傻孩子,说话没有一点遮拦。她假装生气地瞪他一眼。

    阿伟见妈咪并没有责怪自己的非礼行为,并且原谅了自己,真是喜从天降,欢欣若狂他有些得意忘形了,为了讨好妈咪,便调皮地爬在她耳朵边,小声说:“妈咪,我有一个十分重大的发现”

    慕容洁琼自然不知他要说什么,便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斜睨他一眼,随口问道:“调皮鬼又有什么发现”

    他神秘地说:“妈咪,今天在给你洗澡时,我第一次仔细地观察和抚摸了你全身的每一个地方,包括所有隐蔽的角落。啊呀真可谓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哦”她有些好奇地抬头看着他。

    “我发现,妈咪不但身材美极,肌肤也美得惊人:你的全身上下,除了嘴唇是鲜红色的,乳头和小阴唇是粉红色的,头发乌黑发亮,腋毛和阴毛黑中透红,其余全身所有的皮肤,都是洁白无瑕、光滑而浑圆的,而且非常富于弹性我仔细地观察和搜寻,发现你身体的上上下下、前后左右,竟没有一个污点和赘疣啊简直美极了。”

    她一听,直羞得脸色刷地变得通红,简直有些哭笑不得,便紧蹙眉头,狠狠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娇嗔地叫道:“小孩子不许瞎说”实际上,作为一个女人,能听到心上人夸奖自己的美貌,心头的兴奋是自不待言的。但是以她的身份,却不能鼓励他。

    “妈咪我真的没有瞎说嘛刚才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他抓住慕容洁琼的两臂,摇晃着、辩解着。

    慕容洁琼小声说:“我知道你说的是真话可是你这样肆无忌怛地说话,使妈咪多么难为情呀我自小到大,还没有被哪个男人这么仔细地观察过我的身体,包括你的父亲,也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欣赏过我的身体,他每每总是在黑暗中抚摸我,所以从来没有那个男人描述和形容过我的身体。现在,我的全身上下,统统被你看见了,而且还被你到处抚摸,被你洗了澡,又听你这么淋漓尽致地描述啊你让人家多难为情呀”

    说着,她把脸埋进了阿伟的怀中,久久不敢抬头。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各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室内异常地安静,似乎连空气也凝固了

    司马伟抱着仍然在轻轻颤抖的绝色美人,真有说不出的欢欣。他渴望已久的宿愿已经实现:这一向无比端庄、娴淑的妈咪,现在终于对自己投怀送抱了,她象一只温驯的小猫,千娇百媚、楚楚动人。而最重要的是,她竟已能接受自己在她清醒的时候与她造爱了啊,多么幸福呀的事情呀

    这时的慕容洁琼,正为今天的事情思虑万千,心中卜卜直跳。因为,虽然她对这一天的到来早有思想准备,但是决没有料到竟会如此之快。

    忽然,她的脑子中产生了一个忱忧:阿伟会不会在为她洗澡时心血来潮,借机在水中与她交欢因为她曾听人说过,只有荡妇才与男人在水中干那事。想到这里,她脸上顿时烧得更厉害了。

    她想把事情澄清,但又不好意思直接问他,便抬起头,含蓄地问道:“阿伟,你这个小淘气包,就会拿妈咪开心。我问你,你给我洗澡的时候,还干过什么不规矩的事了吗要说实话哦”

    他象一个犯错误的小孩在母亲面前辩解似地对她说道:“我不知道什么叫不规矩的事。不过,在给你洗澡时,我确实做了一件事,但是我认为也不算不规矩”

    “那你说说看”她心中无数,便催促他。

    “妈咪,中午我趁你午睡时偷偷与你交欢,三次在你的体内射精”

    “什么你有三次射精我记得只有一次呀”她打断他的话问。

    “是的。第一次射精时,妈咪便昏了过去,所以对后来的事不知道。当时,我实在无法令自己停止,继续与你交欢。”

    “我已经昏迷了,你怎么还不停止”她娇嗔道。

    “我见妈咪昏迷中仍然不停呻吟,嘴里还断断续续地喊着要我大力些,认为妈咪很舒服,很需要我这样做。当时我想:过去我一直渴望妈咪能同意与我交欢,但每每遭到反对,看来不是由于不需要,而是由于不好意思;中午妈咪醒来时,发现我正压在你的身上,你不但没有斥责我的侵犯,反而表现出十分享受的样子,并且还让我不要停止,叫我大力些,可见,妈咪同意我这样做了,而且表现得十分需要。当时我很冲动,越发用力地去做,以后便又排泄了两次。”

    她桃脸嫣红,羞涩地问:“在你高潮时,我是昏迷的,那时我有反应吗”她最关心的是自己昏迷时会不会做出不得体的行动。

    “是的,”阿伟答道:“你的反应很强烈,呻吟呼叫,宛转反侧,在我射精的那一瞬间,你的身子在颤抖、痉挛,我分析,妈咪这时也一定有了高潮。”

    “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那后来呢”她低着头小声问

    第 243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291 部分阅读
  • 第 290 部分阅读
  • 第 289 部分阅读
  • 第 288 部分阅读
  • 第 287 部分阅读
  • 第 286 部分阅读
  • 第 285 部分阅读
  • 第 284 部分阅读
  • 第 283 部分阅读
  • 第 282 部分阅读
  • 第 281 部分阅读
  • 第 280 部分阅读
  • 第 279 部分阅读
  • 第 278 部分阅读
  • 第 277 部分阅读
  • 第 276 部分阅读
  • 第 275 部分阅读
  • 第 274 部分阅读
  • 第 273 部分阅读
  • 第 272 部分阅读
  • 第 271 部分阅读
  • 第 270 部分阅读
  • 第 269 部分阅读
  • 第 268 部分阅读
  • 第 267 部分阅读
  • 第 266 部分阅读
  • 第 265 部分阅读
  • 第 264 部分阅读
  • 第 263 部分阅读
  • 第 262 部分阅读
  • 第 261 部分阅读
  • 第 260 部分阅读
  • 第 259 部分阅读
  • 第 258 部分阅读
  • 第 257 部分阅读
  • 第 256 部分阅读
  • 第 255 部分阅读
  • 第 254 部分阅读
  • 第 253 部分阅读
  • 第 252 部分阅读
  • 第 251 部分阅读
  • 第 250 部分阅读
  • 第 249 部分阅读
  • 第 248 部分阅读
  • 第 247 部分阅读
  • 第 246 部分阅读
  • 第 245 部分阅读
  • 第 244 部分阅读
  • 第 243 部分阅读
  • 第 242 部分阅读
  • 第 241 部分阅读
  • 第 240 部分阅读
  • 第 239 部分阅读
  • 第 238 部分阅读
  • 第 237 部分阅读
  • 第 236 部分阅读
  • 第 235 部分阅读
  • 第 234 部分阅读
  • 第 233 部分阅读
  • 第 232 部分阅读
  • 第 231 部分阅读
  • 第 230 部分阅读
  • 第 229 部分阅读
  • 第 228 部分阅读
  • 第 227 部分阅读
  • 第 226 部分阅读
  • 第 225 部分阅读
  • 第 224 部分阅读
  • 第 223 部分阅读
  • 第 222 部分阅读
  • 第 221 部分阅读
  • 第 220 部分阅读
  • 第 219 部分阅读
  • 第 218 部分阅读
  • 第 217 部分阅读
  • 第 216 部分阅读
  • 第 215 部分阅读
  • 第 214 部分阅读
  • 第 213 部分阅读
  • 第 212 部分阅读
  • 第 211 部分阅读
  • 第 210 部分阅读
  • 第 209 部分阅读
  • 第 208 部分阅读
  • 第 207 部分阅读
  • 第 206 部分阅读
  • 第 205 部分阅读
  • 第 204 部分阅读
  • 第 203 部分阅读
  • 第 202 部分阅读
  • 第 201 部分阅读
  • 第 200 部分阅读
  • 第 199 部分阅读
  • 第 198 部分阅读
  • 第 197 部分阅读
  • 第 196 部分阅读
  • 第 195 部分阅读
  • 第 194 部分阅读
  • 第 193 部分阅读
  • 第 192 部分阅读
  • 第 191 部分阅读
  • 第 190 部分阅读
  • 第 189 部分阅读
  • 第 188 部分阅读
  • 第 187 部分阅读
  • 第 186 部分阅读
  • 第 185 部分阅读
  • 第 184 部分阅读
  • 第 183 部分阅读
  • 第 182 部分阅读
  • 第 181 部分阅读
  • 第 180 部分阅读
  • 第 179 部分阅读
  • 第 178 部分阅读
  • 第 177 部分阅读
  • 第 176 部分阅读
  • 第 175 部分阅读
  • 第 174 部分阅读
  • 第 173 部分阅读
  • 第 172 部分阅读
  • 第 171 部分阅读
  • 第 170 部分阅读
  • 第 169 部分阅读
  • 第 168 部分阅读
  • 第 167 部分阅读
  • 第 166 部分阅读
  • 第 165 部分阅读
  • 第 164 部分阅读
  • 第 163 部分阅读
  • 第 162 部分阅读
  • 第 161 部分阅读
  • 第 160 部分阅读
  • 第 159 部分阅读
  • 第 158 部分阅读
  • 第 157 部分阅读
  • 第 156 部分阅读
  • 第 155 部分阅读
  • 第 154 部分阅读
  • 第 153 部分阅读
  • 第 152 部分阅读
  • 第 151 部分阅读
  • 第 150 部分阅读
  • 第 149 部分阅读
  • 第 148 部分阅读
  • 第 147 部分阅读
  • 第 146 部分阅读
  • 第 145 部分阅读
  • 第 144 部分阅读
  • 第 143 部分阅读
  • 第 142 部分阅读
  • 第 141 部分阅读
  • 第 140 部分阅读
  • 第 139 部分阅读
  • 第 138 部分阅读
  • 第 137 部分阅读
  • 第 136 部分阅读
  • 第 135 部分阅读
  • 第 134 部分阅读
  • 第 133 部分阅读
  • 第 132 部分阅读
  • 第 131 部分阅读
  • 第 130 部分阅读
  • 第 129 部分阅读
  • 第 128 部分阅读
  • 第 127 部分阅读
  • 第 126 部分阅读
  • 第 125 部分阅读
  • 第 124 部分阅读
  • 第 123 部分阅读
  • 第 122 部分阅读
  • 第 121 部分阅读
  • 第 120 部分阅读
  • 第 119 部分阅读
  • 第 118 部分阅读
  • 第 117 部分阅读
  • 第 116 部分阅读
  • 第 115 部分阅读
  • 第 114 部分阅读
  • 第 113 部分阅读
  • 第 112 部分阅读
  • 第 111 部分阅读
  • 第 110 部分阅读
  • 第 109 部分阅读
  • 第 108 部分阅读
  • 第 107 部分阅读
  • 第 106 部分阅读
  • 第 105 部分阅读
  • 第 104 部分阅读
  • 第 103 部分阅读
  • 第 102 部分阅读
  • 第 101 部分阅读
  • 第 100 部分阅读
  • 第 99 部分阅读
  • 第 98 部分阅读
  • 第 97 部分阅读
  • 第 96 部分阅读
  • 第 95 部分阅读
  • 第 94 部分阅读
  • 第 93 部分阅读
  • 第 92 部分阅读
  • 第 91 部分阅读
  • 第 90 部分阅读
  • 第 89 部分阅读
  • 第 88 部分阅读
  • 第 87 部分阅读
  • 第 86 部分阅读
  • 第 85 部分阅读
  • 第 84 部分阅读
  • 第 83 部分阅读
  • 第 82 部分阅读
  • 第 81 部分阅读
  • 第 80 部分阅读
  • 第 79 部分阅读
  • 第 78 部分阅读
  • 第 77 部分阅读
  • 第 76 部分阅读
  • 第 75 部分阅读
  • 第 74 部分阅读
  • 第 73 部分阅读
  • 第 72 部分阅读
  • 第 71 部分阅读
  • 第 70 部分阅读
  • 第 69 部分阅读
  • 第 68 部分阅读
  • 第 67 部分阅读
  • 第 66 部分阅读
  • 第 65 部分阅读
  • 第 64 部分阅读
  • 第 63 部分阅读
  • 第 62 部分阅读
  • 第 61 部分阅读
  • 第 60 部分阅读
  • 第 59 部分阅读
  • 第 58 部分阅读
  • 第 57 部分阅读
  • 第 56 部分阅读
  • 第 55 部分阅读
  • 第 54 部分阅读
  • 第 53 部分阅读
  • 第 52 部分阅读
  • 第 51 部分阅读
  • 第 50 部分阅读
  • 第 49 部分阅读
  • 第 48 部分阅读
  • 第 47 部分阅读
  • 第 46 部分阅读
  • 第 45 部分阅读
  • 第 44 部分阅读
  • 第 43 部分阅读
  • 第 42 部分阅读
  • 第 41 部分阅读
  • 第 40 部分阅读
  • 第 39 部分阅读
  • 第 38 部分阅读
  • 第 37 部分阅读
  • 第 36 部分阅读
  • 第 35 部分阅读
  • 第 34 部分阅读
  • 第 33 部分阅读
  • 第 32 部分阅读
  • 第 31 部分阅读
  • 第 30 部分阅读
  • 第 29 部分阅读
  • 第 28 部分阅读
  • 第 27 部分阅读
  • 第 26 部分阅读
  • 第 25 部分阅读
  • 第 24 部分阅读
  • 第 23 部分阅读
  • 第 22 部分阅读
  • 第 21 部分阅读
  • 第 20 部分阅读
  • 第 19 部分阅读
  • 第 18 部分阅读
  • 第 17 部分阅读
  • 第 16 部分阅读
  • 第 15 部分阅读
  • 第 14 部分阅读
  • 第 13 部分阅读
  • 第 12 部分阅读
  • 第 11 部分阅读
  • 第 10 部分阅读
  • 第 9 部分阅读
  • 第 8 部分阅读
  • 第 7 部分阅读
  • 第 6 部分阅读
  • 第 5 部分阅读
  • 第 4 部分阅读
  • 第 3 部分阅读
  • 第 2 部分阅读
  • 第 1 部分阅读
  • 第 292 部分阅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