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222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这一定不是真的,这一定是在做梦

    他一边想着一边贪婪地吮吸妈妈甜蜜的香津。

    妈妈的动作大胆而火辣,舌头用力地与他亲密地交缠,在他的嘴里激烈地搅动,彷佛把他的魂魄都要勾出窍一样,同时,妈妈主动抬起大腿,贴上儿子的下身,用自己温软丰腴的阴部上下磨蹭儿子的大腿。

    他们吻得那样热烈,激情,狂热,天地间彷佛只剩他们两人。他们的身体已经完全地融合在一起,伴随着热情的拥吻,彼此热烈地摩擦着,彷佛要把自己的身体挤进对方的体内一样。

    彷佛过了几个世纪般,他们才放过了对方可怜的嘴巴,要不然他们会窒息的。

    “和我做爱,快,孩子,快,妈妈要和儿子做爱,妈妈的小穴要儿子的大鸡鸡插进来”

    妈妈在儿子吃惊的目光注视下,竟然采取了主动,主动地仰面躺下来,召唤儿子的光临。

    “妈妈要和宝贝儿子一起享受真正的人生乐趣,快点,孩子,妈妈等不及了。”

    作为母亲,她一点也不为自己主动勾引儿子而羞愧,反而放荡地打开了大腿,让自己的耻部完全地暴露在儿子淫光四射的眼睛下。

    还犹豫什么呢妈妈同意了

    鲍一把扯掉了被单,把它扔在一边,兴奋地爬到妈妈大开的两腿之间,下身的巨棒由于注定的命运而激烈地跳动着,一幅迫不及待的模样,看来已经等不及了。

    “哦,妈妈。。。。”他突然吸了口气,他的妈妈伸手抓住了他的肉棒,忙不迭地把它指引到了自己的阴道口。

    由于兴奋和忙乱,她竟然几次都没有使儿子巨大的阳物对正自己的穴口,反而刺激得儿子不住地挺动下身,滚烫的龟头戳在自己丰腴的肉丘上,弄得两人愈加的心痒难耐。

    好不容易,她才把儿子粗大的龟头对正了自己湿漉漉的穴口,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向上一挺,让儿子年轻的阴茎完全地进入了她的体内,接着自己就开始狂野地上下挺动起来。

    鲍感到自己巨大的龟头完全被妈妈温暖潮湿的肉穴所包容,妈妈的那里是那样的湿滑,炽热,生似要把自己的先头部队融化一样,绵软的淫肉层层叠叠地压迫在他的尖端,不断地分泌出粘稠的润滑液,很快,他的先头部队就完全地被一片汪洋所包围。

    妈妈的下体挺动得十分地厉害,那股癫狂劲简直令他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有些吃不消。

    她不住地把自己的下身往上凑,极力让儿子的肉棒能够更加深入地插进她火热的淫洞里,现在,连鲍也弄不清楚到底是谁更喜欢这种禁忌乱伦的交合了。

    最初的确是他挑起的,但是现在好像颠倒过来了,妈妈反而成为主动者,不过这样他更喜欢。

    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使自己明白过来:他真的把自己见不得人的阳具深深地插进妈妈肥美的淫穴里了。但是他还是不能相信眼前活生生的这一切,他不能相信往常高高在上的妈妈现在却在自己的身子下面淫荡地扭动着屁股,拼命地渴求自己的雨露恩施。他不能相信妈妈的淫洞是那么的潮湿、火热,是那么地渴望他的野性入侵,他甚至不能相信自己已经和妈妈结合为一体的事实。

    但,这一切都是真的,肉体感受到的快感不会是假的。他从来没有想像过女人会有那么疯狂强烈的渴求,那么炽烈、令人毛骨悚然的热情,尤其这个女人是他的妈妈。

    她那炽热紧凑的肉穴是那么热情地欢迎自己的到访,那里面喷出的热量简直要把他的生殖器给烤熟了一样。

    如果他们母子之间乱伦的结合会遭至上天的诅咒而下地狱的话,他希望妈妈的阴户就是自己地狱的入口,他会非常乐意地天天下地狱,他甚至希望永远待在地狱里不再出来。

    他从来没有想像过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交合可以达到这样一种癫狂的极乐,也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一种邪恶和背德的快乐,他完全被激情冲昏了头脑,只知道不住地提起肉棒,再深深地插入妈妈火热湿滑的淫穴里。

    他忘情地冲杀着,每一次的进入都要把自己长达九英寸的肉棒完全地插进妈妈肥美的肉穴里,龟头直抵子宫壁,只留下阴囊在外面,而妈妈对他的每一次冲击都要报以热烈的回应,却从不抱怨他的粗鲁和没有技巧。

    “哦。。。。呜,我插。。。。插。。。。插,妈妈,干死奶,妈妈,呜,我好舒服,啊。。。。”他为每一次进入所带来的快感而战栗。

    “唔。。。。嗯。。。。啊。。。。啊。。。。宝贝。。。。你的。。。。鸡鸡好大。。。。好大。。。。插得。。。。插得妈妈。。。。好。。。。好快活。。。。呜。。。。哦。。。。哦。。。。太好了。。。。哦。。。。嗯。。。。好舒服。。。。好有感觉。。。。嗯。。。。好儿子。。。。插得妈咪的花心都要开了。。。。呜。。。。呜。。。。”

    黛也为儿子强壮的抽插而疯狂,不断地喘着气,不断地耸动下身迎合儿子的动作,追求更大的快感。

    鲍趴在妈妈柔软的身躯上,好一会,只是在用心体会妈妈炽热紧窄的肉穴紧紧地吸合自己激烈搏动的肉棒的感觉,她的阴户是那样的紧,那样的湿,那样的热,那样的疯狂,像搅拌机一样用力地绞动他的棒身,彷佛要把它绞断一样,不断地刺激它吐出埋藏的能量。

    他必须竭力忍耐,不让自己那么快就射出来,他要等妈妈的高潮来时一起射出来。

    他开始不去想下身不断涌上来的快感,而是转而想其他东西。

    但他还能想什么呢他正在干自己的妈妈,他亲爱的、温柔的、体贴的、美丽的、性感的、淫荡的、风骚的妈妈。他正压在身下与之结合的这个性感的女人,曾经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在她的体内,他慢慢地成长,是她把自己哺育成人。她是他的妈妈,亲妈妈,他正在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做爱,是她给了自己现在的生命,现在是不是该给妈妈回报的时候呢

    如今,他又返回了他曾经从那里来到这个世界的圣洁的地方,又重新回到了妈妈神圣的秘密花园,是她以自己伟大的母爱,让他得以自由耕作在她肥沃不可亵渎的土壤上。

    现在,应该是他回报妈妈伟大的母爱的时候了,是他把充满生命活力的种子播撒在妈妈肥沃富饶的土壤里的时候了。

    这种极度淫乱变态的想法使他整个身心都为之震撼,强烈的刺激使他头脑一片空白。

    他什么也不想,大脑已经完全停止了思考,取而代之的是身体自己执行自己的命令。他的屁股只知道机械地粗暴地挺动,他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他只知道用尽全力把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插进妈妈火热的肉穴里,完全不顾妈妈的感受。

    等到他的意识恢复过来,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他只想着用力地插妈妈的淫穴,他想和妈妈完全地融为一体,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他的眼中只看得到妈妈不断呼号的扭曲的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表情。

    他疯狂地用力冲击妈妈成熟的女性肉体,阴茎深深地插入她的肉穴深处,他的每一次抽插都是那么地深入和狂暴,几乎使妈妈窒息。

    接着,他听到妈妈急促的喘息声,而且越来越急促,她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然后,经过一阵短暂的间歇,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用手紧紧地搂住他,丰满的胸部用力地在他的胸前研磨,下体疯狂地耸动着,她的阴道深处开始剧烈地震荡,阴壁的肌肉紧紧地吸住儿子粗大的肉棒,吸得是那么地紧,以至于他完全不能移动半分,只能听任妈妈在下面疯狂地摇动。

    “哦。。。。哦。。。。上帝。。。。哦。。。。上帝。。。。这是什么感觉。。。。啊。。。。啊。。。。呜。。。。我要死了。。。。呜。。。。好。。。。好舒服。。。。呀。。。。孩子。。。。乖儿子。。。。亲儿子。。。。哦。。。。哦。。。。快。。。。快。。。。再快点。。。。哦。。。。啊。。。。用力。。。。好。。。。好。。。。用力。。。。插得好。。。。插得妈咪好舒服。。。。妈咪要死了。。。。哦。。。。妈咪。。。。要被坏儿子插死了。。。。啊。。。。啊。。。。啊。。。。妈咪不行了。。。。哦。。。。妈咪要泄了。。。。哦。。。。好儿子。。。。亲老公。。。。射。。。。快射出来。。。。快射出来给你这个淫贱的妈妈。。。。哦。。。。哦。。。。呜。。。。”

    她的淫穴内洪水泛滥,淫水不断地汩汩流出,阴道开始痉挛,火热的淫肉紧紧地吸住儿子肿胀的肉棒,阴壁剧烈地蠕动着,不断地收缩,再收缩,有规律地挤压儿子的肉棒,逼迫它赶快吐出积蓄的能量。

    鲍完全无法抵御妈妈如此激烈的动作和身体反应,在勉强抽动几下后,压抑了整个晚上的能量终于在妈妈的体内爆发了。

    如同火山爆发一样,他的浓稠炽热的精液瞬间填满了妈妈不断收缩的阴道。他射出的量是如此地多,以至于妈妈肥沃的土壤竟然无法完全吸收,很快,乳白的炽热的精液就顺着棒身溢了出来。

    他的屁股急速地抽动着,配合阴茎的搏动,更加深入地插进妈妈的阴道深处,然后身子一颤一颤地发射出所有的炮弹,把它们全部都打进妈妈成熟的子宫深处。

    黛完全被儿子炽热的熔浆打懵了,花心被炽热的精液一烫,身体不由地哆嗦起来,一股热流突然从体内射出,迅速地与儿子的精液融合在一起,而极度的快乐使她的动作更加癫狂。

    她的大腿紧紧地缠住儿子的腰部,配合地耸动身子,同时阴道一张一缩,尽量把儿子吐出的所有精华都吸收进来,不让它们浪费掉。

    鲍已经完全无法想任何东西了,他的脑海一片空白,完全陶醉在这有生以来不曾经历过的极度的快乐之中了,禁忌的做爱使他体会到了人生最高的快乐。

    最后,他的龟头拼命吐出最后一滴液体,才停止了喷发。

    陌生人 4

    陌生人

    等他恢复了神智,他仍然可以感到身体里流淌的战栗的热流。

    妈妈的下体一片狼籍,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流出的淫水,湿成一片,粘满了她的整个阴部。

    他没有把肉棒抽出来,因为妈妈的阴道刚刚经历了一次最强烈的地震,此时阴壁上肌肉仍然极度地收缩,紧紧地缠绕着他的肉棒,使他无法全身而退,事实上,他也并不打算退出,他喜欢被妈妈包含着的温暖的感觉,不但舒服,而且使他更有安全感。他害怕离开妈妈的身体后又会回复原来纯洁的母子关系,只有深深地留在妈妈的体内,他才会觉得自己是和妈妈血肉同心、完全地融合为一。

    过了好久,妈妈的绷紧的身体才软了下来,历经了暴雨侵袭的阴道也逐渐松弛下来,放开了它紧紧包围着的俘虏,水流也渐渐停止了。

    鲍感觉到了妈妈的小穴的舒张,自己那根刚刚散发出所有欲望却仍然埋在妈妈温暖的肉穴里的阳具又开始在妈妈的体内膨胀起来,他又开始用力地抽动肉棒,在妈妈潮湿的肉穴里进进出出。

    “哦,上帝,难道我的儿子又想干他的妈咪了,是吗”黛难以相信儿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重整旗鼓,再次焕发生机。

    “是的,妈妈,喜欢吗”他低吼着,埋头猛干妈妈的肉穴,而且越干越快,“奶的坏儿子要和他的妈妈干上一整夜,要把他妈妈的骚肉穴插烂,要让她忘掉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

    “哦,儿子,你是妈咪最 最 最 最 最 最 最好的儿子。”黛淫荡地笑着,屁股也开始用力向上挺动,迎合儿子强壮的抽插。

    黛双手把儿子的头圈住,用力地热情地吻着他。

    鲍也停下抽插的动作,热烈地回应妈妈的吻。

    两人的嘴胶合在一起,舌头互相交缠,彼此都忘情地吮吸着对方的唾液,好久,他们才分开。

    黛的手顺着儿子的后背滑到他的屁股上,突然,她用力抓住儿子的屁股蛋,指甲深深地嵌入了儿子的肌肤里。

    “我们开始吧,儿子,快,妈妈等不及了,用力干妈妈,狠狠地插妈妈的骚穴,我要你整个晚上都和妈妈一起快活,我要你的大鸡鸡,我喜欢儿子的大鸡鸡插在里面的感觉,快呀,儿子”

    下体的瘙痒里她难以忍耐,她只想着要儿子的大棒插进来,给她止痒。

    “整个晚上,哦,孩子,我要整个晚上。。。。”她不断地重覆着,抬起大腿,缠在了儿子的腰上。

    “干你的妈妈,我要你整个晚上都干你的淫荡的妈妈”她不住地哀求,屁股开始挺动。

    鲍在妈妈的鼓励下,开始用力地鼓捣妈妈完全向他敞开的小穴,粗大的鸡巴出入之势犹如下山猛虎一样,呼呼有声,每一次鼓捣都令妈妈哎哟哎哟地不住讨饶,但这更激起了他无比的斗志,愈加无情地猛插妈妈的淫穴,彷佛真要把它插烂才肯罢休一样。

    两人抵死缠绵,肉体拼命地交缠在一起,下体做着活塞运动,砰砰地撞击有声,母子俩已经完全沉迷于乱伦的禁忌结合所带来的超越生理极限的快乐之中了。

    鲍勇敢地向前冲杀,每一次的重击,都换来妈妈声声放浪的淫叫,每一次他的龟头顶到子宫壁,都要令妈妈癫狂地扭动屁股,抵御自己的冲击。

    他已经插红了眼,动作越来越狂暴,每一次巨大的龟头都要刺破她的子宫壁一样,但是,她却完全没有痛苦的感觉,只有极度崩溃的快感不断冲击她的每个神经末梢。她只知道不住地向上挺动屁股,迎合儿子强有力的冲击,用自己又骚又湿又热的淫穴贪婪地吮吸儿子巨大年轻的阴茎,抚慰儿子不断地索取。

    一个小时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母子俩仍旧像两头发情的野兽一样拼命交缠。

    在这一个小时里,黛被儿子野兽般的攻击弄出了几次高潮,每一次她丢精的时候,她的动作都缓不下来,因为儿子的抽插依然是那么地有力、猛烈,迫使她努力迎合儿子的动作,这样反而带给她更加癫狂的快感,她的阴精不断地涌出,浸泡着儿子欲望不减的生命之源,沾湿了两人结合的部位,流满了整个沙发。

    过了一个半小时,黛终于感到儿子快要射精了,他的动作明显地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抽插的间隔越来越短,而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她有身体被刺穿的感觉。

    他的大腿已经开始颤抖,最后,他大吼一声,巨大的肉棒狠狠地齐根没入她的阴户,深深地扎进了她的子宫内,然后她感到儿子的身体突然一阵剧烈的颤抖,自己不由得阴道也跟着颤抖起来,然后,她感到体内突然有什么东西猛然间爆发了,就像开闸的大坝一样,滚滚洪流突然间汹涌而入,瞬间炽热的熔浆填满了自己的整个饥渴空虚的子宫,她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只有不断升腾的快感在体内滋生。

    鲍快乐地呻吟吼叫着,屁股快速地挺动,肉棒深深地扎在妈妈的体内,龟头不断喷射欲望的火焰,一发一发的热流猛烈地打在母亲极度痉挛的花心里。

    喷啊,喷啊,喷啊,鲍荷荷地呼叫着,体会着在母亲体内放射所带来的生理和精神上的双重冲击,最后,他的小弟弟在哀号着吐出最后一滴存货后,才停止了淫乱的喷射,迅速萎缩下来。

    他抽出了肉棒,翻身坐在妈妈的旁边,但是呼吸依然无法平静下来,刚才疯狂淫乱的射精对他的身心都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他需要时间来过渡。

    “哦,上帝,太疯狂了,孩子你好棒啊”黛仍然沉醉在快乐的馀韵中,“妈妈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这么疯狂的做爱,从来。。。。从来都没有”

    “奶喜欢吗,妈妈”鲍满足地笑着,拿过身边的葡萄酒。

    他倒了两杯酒,给了妈妈一杯,然后等待妈妈的回答。

    “当然喜欢,简直妙不可言,”她忽然幽幽地叹了口气,把杯中的酒喝干,“但是我也有点担心。”

    “担心”他问,给妈妈重新斟满酒。

    “是的,是有点担心。”她自言自语道,又把酒喝干了。

    “担心什么”

    “当你发现那曾经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向妈妈撒娇的小儿子忽然不再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妈妈为什么不安了。”她皱起了眉头,沉默不语。

    “不管怎么说,当你看到自己的儿子就在眼前长成大人的时候,你多少会有些害怕,”她接着说,“一分钟前,你还是妈妈亲爱的小宝贝,但是,一分钟后,你就变成了一个大鸡巴男人,反差太大了。”

    “但这怎么会使奶害怕呢,妈妈”

    “我害怕知道我的天真的儿子已经长大了,”她勉强笑了笑,“而且是完全的成熟,我的意思是说,你已经完全是个大人了。”

    “但我永远是妈妈的小男孩,我会永远待在妈妈的身边,给妈妈需要的快乐。”他顽皮地笑了起来。

    “哦,我知道你会永远是我的小宝贝,孩子,但是,我们今晚所做的一切改变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也许感觉不到,但妈妈实实在在地感到了。”

    “嗯哼”他一脸疑惑地看着妈妈。

    “妈妈从来没有想到你的身体里潜藏着这么巨大的激情,如今突然爆发出来,我怕你控制不了。”

    “奶觉得这样很可怕”

    “有点吧。”说着她有点神经质地笑了起来。

    “为什么奶知道我永远永远都不会伤害奶的,妈妈。”

    “也许吧,”她温柔地说着,手指在儿子宽阔的胸膛上抚摸,然后向下抓住他那已经软下来的肉棒,“但是,感情激发的时候是很难控制的,比如说你妒忌的时候。”

    “奶说得对,妈妈,”他马上表示同意,同时伸手在她柔软、如同缎子般光滑的大腿上抚摸,“今天下午我差点想把那家伙杀死,我讨厌看到他侮辱我的妈妈。”

    “但如果那个男人是你的爸爸呢”她终于说到了她真正担心的地方,手指漫不经心地撩拨儿子龟头上那喷射热情的精口,“毕竟我们还要回家,你总不能不面对你的父亲吧。”

    “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些,”他有些心烦意乱,“我只想永远和妈妈做爱,永远,永远,而且从现在开始。”

    “现在难道你又想要了这么快”她吃惊地问,但是她已经不需要回答了,因为她看见儿子软绵绵的肉棒已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越变越大,越变越硬,越变越粗。

    “奶说过要和我干上一整夜的,不是吗,妈妈”鲍嘻嘻地淫笑着,把酒和杯子放在沙发旁的地板上。

    “一整夜。。。。”黛呻吟一声,慢慢转过身仰面躺下,重新把大腿张开,“是的,一整夜,儿子,让妈妈看看她的小宝宝是不是能够让她都整个晚上都疯狂。来吧,干妈妈吧,好儿子,大鸡巴儿子,妈妈的骚穴永远欢迎你。”

    鲍迅速爬到妈妈的身上,握住肿胀的肉棒,将胀得发紫的龟头对正妈妈下面已经淫水淋漓的肉穴,轻轻触了一下,然后猛地往里一插,把肉棒狠狠地插进了妈妈火热的水洞中,齐根尽没。

    “哦,好满,好充实好儿子,好鸡巴”黛为下体的空虚得到满足而嘘嘘不已,“用你的大家伙大肉棒干你的妈妈呀妈妈好淫荡,妈妈喜欢被儿子插进来的感觉,哦,好舒服,妈妈要整晚都这样舒服”

    此时,外面依然风雨交加,大雨倾盆,而房里却春意盎然,水乳交融。母子俩沉迷于禁忌的做爱中,身外的事物彷佛都已毫不重要,什么道德、伦理、廉耻统统抛诸脑后,天地间只剩下赤裸裸的性爱。

    一整夜啊真不简单。

    母子俩真的一整夜都在疯狂地交欢,他们尝试着能够想到的所有的姿势。有时是儿子在上面,挺着粗大的阳具狠狠地干妈妈的骚穴,直到两人都泄出来;有时妈妈趴在地上,采取狗爬的姿势,让儿子从后面猛捣自己的肉穴;有时妈妈用自己肥硕的乳房夹住儿子年轻的鸡巴,使劲地挤揉,让他把精液全部射到自己的脸上;有时,妈妈采取女上位的方式,坐在儿子的腹部,主动套弄儿子威风不减的男根,使自己迅速达到高潮。。。。偶尔他们会停下来,喝杯葡萄酒,略略抚平急促的呼吸,然后又接着积蓄疯狂的肉体结合。

    母子俩简直不知道什么是疲倦,只知道拼命地向对方索取,彷佛第二天就是世界末日一样。

    这样的癫狂行经持续了整个晚上。

    他们结合的部位湿了又乾,干了又湿,流出的淫液在剧烈的摩擦下泛起层层的泡沫,包围了两人的羞处,布满了整个下体,但是母子俩依然热情不减地凑合着下身。

    “干奶,干死奶,奶这个淫贱的妈妈,荡妇,臭婊子连儿子都敢勾引,看我怎么治奶”

    “哦。。。。哦。。。。好儿子,做得好妈妈是婊子妈妈好淫荡妈妈就是喜欢勾引儿子妈妈喜欢儿子的大鸡巴哦。。。。好有感觉。。。。太美了。。。。妈妈要泄了。。。。妈妈要泄给儿子了。。。。”

    “我也不行了,妈妈,我又要射出来了,哦。。。。”

    “好儿子,乖宝宝,”黛呻吟着,大腿紧紧地夹住儿子的腰身,拼命摇动屁股,等待儿子的再一次浇灌,“射给妈咪,射在妈咪里面,妈咪好想要。。。。”

    这是鲍今天的第九次射精了,过量的产出令他第一次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但是却给他一种心悸的刺激,全身心都为之战栗,死硬的阳具像受伤的小鸟挣扎着吐出最后一滴精华,勉强填满了妈妈下面那口无底洞。

    “我做到了,妈妈,我又做到了我又射在妈妈里面了哈哈。。。。呜。。。。但愿不是最后一次。”他有些吃力地翻过身去,躺在妈妈的身边,把已经软成一条死蛇的生殖器从妈妈似乎永不知足的阴户里抽出来,大口地喘着气。

    房子里静了下来,只剩下柔和的火光在闪烁,屋外的暴雨依然下个不停。

    黛娇慵地躺在儿子身边,散发着湿气的阴户上,儿子射出的大量乳白的精液慢慢地溢出,混合着自己分泌的淫液,由于两人身体的剧烈摩擦,这些混合液已经转变成一种粘稠洁白的泡沫状物,覆盖在她的整个丰腴的阴户上,顺着湿漉漉的阴毛慢慢地往下滴。

    “妈妈,这是什么”鲍觉得很新鲜,好奇地看着妈妈阴户上这种淫靡的混合物问。

    “我听人说这叫爱的奶油,宝贝,”她脸上荡起了淫淫的笑意,手指轻轻地搅动这些混合物,“我以前也没见过,要不是你今天射给妈咪这么多,干了妈咪这么久,妈妈还真见不着了。”

    她刮了一些混合液,放到嘴里,把它们舔干净,然后细细地品味。

    “是我们的味道,”她笑着对儿子说,又刮了点混合液,“有你的,也有我的,是我们爱的结晶。”

    “就像是生孩子一样,”他也淫淫地笑了起来,“有一部分属于奶,另一部分属于我。”

    “是的,就像生孩子一样,”她报以一笑,又再细细品味他们爱的结晶,“而且是很多孩子,成千上万的孩子。”

    “那么我可以舔一舔我们的孩子吗,妈妈”他舔了舔嘴唇,似乎将要尝到美味佳肴一样。

    “哦,当然可以,我的好宝宝可以对他的妈妈做任何事情,任何他想做的事情,”她春情依旧,诱惑道,“真的,任何事情。。。。”

    可惜鲍已经被妈妈榨干了身体的所有储存,否则他一定早就又扑上来了。他只是伸出舌头去舔妈妈肥美的阴户,把上面爱的奶油舔干净,然后继续进攻妈妈突出的阴核,把妈妈弄至另一个高潮。

    此时,遥远的天际传来一声隆隆的闷雷声,彷佛是上苍在鄙夷这一对犯禁的母子干下的不道德的淫行而发出的抗议。

    。。。。。。

    好久好久,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感觉到脑袋像要被撕裂一样的疼痛,昨晚喝的酒太多了,而且过度的欲情使他的脑子里空荡荡的,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记起了自己在什么地方。

    他抬头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时钟,上面清楚地标明现在是下午三点钟,原来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

    他用力摇了摇头,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突然,昨晚的一幕幕淫乱激情的画面跃然而出,他不由地打了个冷战。

    “这究竟是真的发生了还是仅仅是个梦呢”

    在内心深处,他隐隐地希望这些都真的发生过,但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笑自己是喝糊涂了,这世界上哪有儿子操自己母亲的好事呢,这一定是梦他这样想着,心里不由地有些失落,如果是真的就好了,他叹了口气。下辈子吧,他这样安慰着自己,但内心里连自己也觉得有些荒唐。

    这时他闻到空气里弭漫着一种神秘而熟悉的芳香,这香味是那么地浓,彷佛就在鼻子边一样,他仔细在脑子里辨认。

    哦,是妈妈的体香

    他曾经是那么熟悉和喜欢这种香味,是它伴随自己度过了幼儿、童年和青年的大部分时光。但是这种香气和自己平时闻惯了的又是那么地不同,有着说不出的挑逗、淫靡的味道,似乎能激起人体内潜藏的所有欲望。

    他突然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惊醒过来 妈妈就躺在自己身边

    他可以感觉到妈妈身体里散发出的浓浓的香气和热量,看着妈妈盖在薄薄的被单下随着呼吸起伏的胸部,他不由地咽了口唾液。

    妈妈睡在自己身边并不能说明什么,也许是她半夜里觉得冷了,就睡到火炉边来取暖也说不定呢天知道吧。

    好不容易,他的脑子又能开始运作了。

    她里面穿着什么她穿内裤了吗这是关键,他知道自己光着身体,但这说明不了什么,因为他一向是光着身子睡的,关键是妈妈。

    他要证明昨晚的事情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这对他很重要,因为在清醒状态下,他不敢对妈妈做出什么非分之想,因此他想知道在被单下,妈妈是否真的什么也没有穿。

    穿,不穿,穿,不穿。。。。他脑子里反复打着转,仅仅想到妈妈赤裸着睡在自己的身边就足以令他的小弟弟一阵快乐的痉挛。

    他小心翼翼地揭开盖在妈妈身上的薄薄的被单,然后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往里看。

    上帝保佑,妈妈是赤裸的那么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了

    他感到一阵激动,全身都感到激动,胯下的肉棒已经自觉地站了起来,迫不及待地向主人请求进一步的证实。

    这是真的

    他确实干了自己的妈妈,他确实和妈妈做爱了

    他感到一阵晕眩,这太刺激了,以前他想都不敢想。

    他的肉棒在急剧地膨胀,变硬,变粗,他探手下去握住它,上面还残留有已经风干的分泌物,那是他和妈妈爱的证明。

    上帝,他真的干了他亲爱的妈妈,就像他记得的那样。

    他看着妈妈熟睡的脸,那是多么美丽动人的一张脸啊

    她是一个多么漂亮的中年妇女啊

    他喜欢她的一切,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母亲。

    他发狂地喜欢妈妈所有的一切,无论是作为一个母亲或是一个女人,他只知道自己真地喜欢妈妈。

    他想做妈妈最亲密的恋人、情人和爱人。他要把妈妈完全地据为私有,他要妈妈做自己的禁脔,一生一世只爱他一个人。他不想和其他男人分享他的妈妈,哪怕是那个男人看她一眼,他都会嫉妒得发狂。

    他发现自己对妈妈的身体有着无穷的欲望,即使是经历了昨晚疯狂的九次射精后,他依然想再次和妈妈做爱,依然想再次把浓浓的精液射进妈妈的体内,他简直要想疯了。

    他的肉棒已经完全地变硬,看来可以马上再来上一次了,他把被单从妈妈的身上拿开,出神地看着妈妈雪白丰满的乳房,它们是那样地美,这是他见过的世界上最美丽的乳房,最性感的乳房,也是最能挑起自己性欲的乳房。

    妈妈的乳房随着呼吸起伏不定,微微地颤抖着,似乎在引诱自己伸手过去蹂躏一番,然后再用嘴巴来给它们温存。但是他忍住了伸手的冲动,因为他知道还有些事情要先做好,否则会出大麻烦的。而且,他也不知道经历了昨晚的疯狂后,妈妈会对他们的乱伦结合有什么想法,是后悔呢,还是希望继续,他很想知道。

    他不情愿地从床上滚下来,自己的生殖器依然硬邦邦地,相当吓人。

    他满意地抚摸了一下小弟弟,告诉它要忍耐,然后他走到窗前,向外看去。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天空逐渐晴朗,但是乌云还没有散尽,偶尔还有零星的雨点漂落下来,但是看来再下大雨的可能性不大了,但是山间的小道泥泞不堪,无法顺利通行。

    他看了一会儿云彩,然后回到关那个陌生人的房间。

    打开门,他看到那个男人仍然没有挪动过的痕迹。他蹲在他的身边,伸手去探他的脉搏。当他触到那人的手臂时,不由得吃了一惊。他知道已经无须再探什么脉搏了,因为这个陌生人的身体已经完全冰冷,肌肉僵硬,显然他已经死了。

    鲍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他站起来,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具尸体。

    见鬼,我到底做了什么我是不是会因为杀人而坐牢呢这是自卫,不是吗哦,真倒霉,希望警察能够相信我。

    鲍脑子里一片混乱,他踉踉跄跄地退后,砰地撞在门上,他迅速出去,反手把门锁上。为什么他要锁上门呢那个男人已经死了,他还担心他会突然冲出来吗

    “你在干什么,孩子”黛在床上叫他。

    “呃。。。。呃。。。。呃。。。。”他有些结巴,“呃。。。。哦,我在洗脸。”

    他一头冲进浴室,把门关上,第一次杀人使他有些心慌意乱,他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一下。

    他该怎么办呢他纯粹是自卫,毕竟这个男人是突然闯进来的,他们没有邀请过他,而且他还拿着枪,他不得不自卫,只是那个男人的运气太遭,脑袋被轻轻敲了一下就完蛋了。

    他不停地往脸上泼冷水,望向镜子中,他的眼珠充满了血丝,看来很恐怖。他向下望,看见刚才还神气活现的肉棒此时已经被吓得软了下来,可怜地垂在两腿之间。

    初次看到死人的恐惧完全驱散了他满腔的欲火,他看到自己龟头上粘满的乾裂的残留物,忽然感到有些羞愧,于是匆匆地洗了个澡,把身体冲干净。

    随着冷水的冲刷,他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死亡的惊惧慢慢消退,淫邪的欲望再次涌上心头。

    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陌生人,也许他的妈妈始终都是他的妈妈,他一生一世也不可能一亲芳泽,所以尽管他十分痛恨那个陌生人,但是在这一点上他又不得不感谢他。

    擦干净身体后,他随手把毛巾扔在一边,然后去开门。

    就在他转动门把手的时候,他忽然想到,自己就这样光着身体出去,在母亲面前展示自己的大本钱,她会不会以为他是在向她耀武扬威,炫耀他已经征服了自己的母亲呢

    也许那样会引起她的反感,看来还是把身体遮一遮更好,毕竟她还是自己的妈妈,太直露了脸面上说不过去。

    他迅速在腰上缠上一条毛巾,然后出了浴室。

    陌生人 5

    “怎么了你看起来好像有些不高兴。”黛问道。

    他向妈妈望去,她就坐在床上,懒洋洋地,赤裸着身体,玲珑的曲线暴露无疑,又白又大的两团肥肉挂在胸前,颤巍巍地向自己招手,眼睛里透出无限的爱意,脸上挂着挑逗的微笑。

    被单垂落下来,盖在了她的大腿上,刚好遮住了两腿间的神秘的重要部位,若隐若现间,愈发地透出诱人的魅力。

    他的眼睛不由地盯住妈妈胸前美丽的两团白肉上,一股热流迅速流向下体,冲击着龟头。

    “昨晚我做错什么了吗”她问。

    “哦,不,不,没有,”他忙说,“昨晚太不可思议了。”

    “那么,到底出了什么事”她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肥硕的乳房随着身体的动作而晃动,显得十分的诱人。

    “呃,那个男人。。。。”他开始解释。

    “他怎样了”黛打断他的话,“他还好吗”

    “看来更遭,”他走到床前。

    “要我去看看他吗”她问道,揭开了盖在腿上的被单,“我们得照料一下他,尽管那是他自作自受。”

    “但是,”鲍犹豫着终于说了出来,“除非奶能使他活过来,否则一切都是浪费时间。”

    “什么”黛倒吸了口凉气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他已经死了。”鲍重覆了一遍。

    “死了”

    “看来是这样,他运气好,已经去见上帝了。”

    “哦,上帝”

    鲍在妈妈身边坐了下来,握住妈妈的手,两人就这样坐着,呆呆地看着对方的眼睛,一言不发。

    好久,鲍用力握了一下妈妈的手。

    “我们没有办法使他活过来,妈妈。”

    “我想也是,”她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但是我们里面的房间死了个人。”

    “但是,”他笑着安慰妈妈,“至少他无法再干扰我们,现在就只有我们俩了。”

    “是的,只有我们俩,”她喃喃道,“我们俩。。。。”

    “我很遗憾他会死,”她接着说,“但是我们也没有做错。”

    “是的。”他表示同意,眼睛却不住地在妈妈颤巍巍的乳房上打转。

    “那是他自找的。”

    “正确。”他再次表示同意。

    “那么,让他见鬼去吧,”她忽然恶狠狠地说,“我可不愿让那种男人毁了我的生活。”

    “同意,”鲍随声附和着,眼睛依旧色迷迷地盯着妈妈美得耀眼的胸部看。

    “噢噢。。。。小淘气,”黛发现儿子在盯着自己的乳房看,不由得笑了起来,“你又在对妈妈打什么坏主意”

    “哦,我是有些想法,”他的脸有点红,“不过,我不敢做,妈妈,万一奶对我们昨晚的事有另一种看法,我岂不是做错了。”

    “我唯一的想法是我还想再来第二次。”她微笑着站了起来,笑眯眯地看着儿子。

    “奶的意思是昨晚我们做得很不错”

    “我说过吗”她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转身向浴室走去,“我马上回来,弄点吃的,我们待会再谈。”

    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妈妈肥大的屁股,随着妈妈的走动,它荡起一阵阵优美诱人的臀浪,彷佛在诱惑自己犯罪似的。

    他正出神地看着妈妈丰满的臀部的时候,忽然发现妈妈停在了浴室的门口向他媚笑。

    “很喜欢,是吗”她吃吃地笑着,没入浴室里。

    这一定不是真的,妈妈确实把他看做是恋人、情人,他们的地位已经平等了

    她曾经是他敬畏的妈妈,过去她经常因为他做错事而打他的屁股,经常指使他打扫房间,强迫他吃不喜欢吃的蔬菜,不让他未做完功课就出去玩,不让他看色情读物,等等,反正这世界上所有母亲可能对孩子做的一切,她都对他做了。

    是的,她是他母亲,但是现在已经有点不同了,她已经不仅仅是在尽一个母亲的职责,而是更多,她已经把他看成是一个男人,一个爱人,一个可以令她得到性满足的最好的情人,而不再是一个可以随意打骂的小孩了。

    他曾希望妈妈能对他们之间的乱伦结合表示哪怕是一点点后悔或是羞耻,但是她没有,完全没有。

    他知道妈妈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因此她现在是真的喜欢他们之间这种倒错的关系。

    浴室里已经传出了水声,想像着妈妈站在水帘下面,让水流过她美丽的胴体的样子,他不由地勃起。他的生殖器慢慢地充满了气,迅速地鼓了起来,已经在等待新一轮冲锋陷阵

    第 222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291 部分阅读
  • 第 290 部分阅读
  • 第 289 部分阅读
  • 第 288 部分阅读
  • 第 287 部分阅读
  • 第 286 部分阅读
  • 第 285 部分阅读
  • 第 284 部分阅读
  • 第 283 部分阅读
  • 第 282 部分阅读
  • 第 281 部分阅读
  • 第 280 部分阅读
  • 第 279 部分阅读
  • 第 278 部分阅读
  • 第 277 部分阅读
  • 第 276 部分阅读
  • 第 275 部分阅读
  • 第 274 部分阅读
  • 第 273 部分阅读
  • 第 272 部分阅读
  • 第 271 部分阅读
  • 第 270 部分阅读
  • 第 269 部分阅读
  • 第 268 部分阅读
  • 第 267 部分阅读
  • 第 266 部分阅读
  • 第 265 部分阅读
  • 第 264 部分阅读
  • 第 263 部分阅读
  • 第 262 部分阅读
  • 第 261 部分阅读
  • 第 260 部分阅读
  • 第 259 部分阅读
  • 第 258 部分阅读
  • 第 257 部分阅读
  • 第 256 部分阅读
  • 第 255 部分阅读
  • 第 254 部分阅读
  • 第 253 部分阅读
  • 第 252 部分阅读
  • 第 251 部分阅读
  • 第 250 部分阅读
  • 第 249 部分阅读
  • 第 248 部分阅读
  • 第 247 部分阅读
  • 第 246 部分阅读
  • 第 245 部分阅读
  • 第 244 部分阅读
  • 第 243 部分阅读
  • 第 242 部分阅读
  • 第 241 部分阅读
  • 第 240 部分阅读
  • 第 239 部分阅读
  • 第 238 部分阅读
  • 第 237 部分阅读
  • 第 236 部分阅读
  • 第 235 部分阅读
  • 第 234 部分阅读
  • 第 233 部分阅读
  • 第 232 部分阅读
  • 第 231 部分阅读
  • 第 230 部分阅读
  • 第 229 部分阅读
  • 第 228 部分阅读
  • 第 227 部分阅读
  • 第 226 部分阅读
  • 第 225 部分阅读
  • 第 224 部分阅读
  • 第 223 部分阅读
  • 第 222 部分阅读
  • 第 221 部分阅读
  • 第 220 部分阅读
  • 第 219 部分阅读
  • 第 218 部分阅读
  • 第 217 部分阅读
  • 第 216 部分阅读
  • 第 215 部分阅读
  • 第 214 部分阅读
  • 第 213 部分阅读
  • 第 212 部分阅读
  • 第 211 部分阅读
  • 第 210 部分阅读
  • 第 209 部分阅读
  • 第 208 部分阅读
  • 第 207 部分阅读
  • 第 206 部分阅读
  • 第 205 部分阅读
  • 第 204 部分阅读
  • 第 203 部分阅读
  • 第 202 部分阅读
  • 第 201 部分阅读
  • 第 200 部分阅读
  • 第 199 部分阅读
  • 第 198 部分阅读
  • 第 197 部分阅读
  • 第 196 部分阅读
  • 第 195 部分阅读
  • 第 194 部分阅读
  • 第 193 部分阅读
  • 第 192 部分阅读
  • 第 191 部分阅读
  • 第 190 部分阅读
  • 第 189 部分阅读
  • 第 188 部分阅读
  • 第 187 部分阅读
  • 第 186 部分阅读
  • 第 185 部分阅读
  • 第 184 部分阅读
  • 第 183 部分阅读
  • 第 182 部分阅读
  • 第 181 部分阅读
  • 第 180 部分阅读
  • 第 179 部分阅读
  • 第 178 部分阅读
  • 第 177 部分阅读
  • 第 176 部分阅读
  • 第 175 部分阅读
  • 第 174 部分阅读
  • 第 173 部分阅读
  • 第 172 部分阅读
  • 第 171 部分阅读
  • 第 170 部分阅读
  • 第 169 部分阅读
  • 第 168 部分阅读
  • 第 167 部分阅读
  • 第 166 部分阅读
  • 第 165 部分阅读
  • 第 164 部分阅读
  • 第 163 部分阅读
  • 第 162 部分阅读
  • 第 161 部分阅读
  • 第 160 部分阅读
  • 第 159 部分阅读
  • 第 158 部分阅读
  • 第 157 部分阅读
  • 第 156 部分阅读
  • 第 155 部分阅读
  • 第 154 部分阅读
  • 第 153 部分阅读
  • 第 152 部分阅读
  • 第 151 部分阅读
  • 第 150 部分阅读
  • 第 149 部分阅读
  • 第 148 部分阅读
  • 第 147 部分阅读
  • 第 146 部分阅读
  • 第 145 部分阅读
  • 第 144 部分阅读
  • 第 143 部分阅读
  • 第 142 部分阅读
  • 第 141 部分阅读
  • 第 140 部分阅读
  • 第 139 部分阅读
  • 第 138 部分阅读
  • 第 137 部分阅读
  • 第 136 部分阅读
  • 第 135 部分阅读
  • 第 134 部分阅读
  • 第 133 部分阅读
  • 第 132 部分阅读
  • 第 131 部分阅读
  • 第 130 部分阅读
  • 第 129 部分阅读
  • 第 128 部分阅读
  • 第 127 部分阅读
  • 第 126 部分阅读
  • 第 125 部分阅读
  • 第 124 部分阅读
  • 第 123 部分阅读
  • 第 122 部分阅读
  • 第 121 部分阅读
  • 第 120 部分阅读
  • 第 119 部分阅读
  • 第 118 部分阅读
  • 第 117 部分阅读
  • 第 116 部分阅读
  • 第 115 部分阅读
  • 第 114 部分阅读
  • 第 113 部分阅读
  • 第 112 部分阅读
  • 第 111 部分阅读
  • 第 110 部分阅读
  • 第 109 部分阅读
  • 第 108 部分阅读
  • 第 107 部分阅读
  • 第 106 部分阅读
  • 第 105 部分阅读
  • 第 104 部分阅读
  • 第 103 部分阅读
  • 第 102 部分阅读
  • 第 101 部分阅读
  • 第 100 部分阅读
  • 第 99 部分阅读
  • 第 98 部分阅读
  • 第 97 部分阅读
  • 第 96 部分阅读
  • 第 95 部分阅读
  • 第 94 部分阅读
  • 第 93 部分阅读
  • 第 92 部分阅读
  • 第 91 部分阅读
  • 第 90 部分阅读
  • 第 89 部分阅读
  • 第 88 部分阅读
  • 第 87 部分阅读
  • 第 86 部分阅读
  • 第 85 部分阅读
  • 第 84 部分阅读
  • 第 83 部分阅读
  • 第 82 部分阅读
  • 第 81 部分阅读
  • 第 80 部分阅读
  • 第 79 部分阅读
  • 第 78 部分阅读
  • 第 77 部分阅读
  • 第 76 部分阅读
  • 第 75 部分阅读
  • 第 74 部分阅读
  • 第 73 部分阅读
  • 第 72 部分阅读
  • 第 71 部分阅读
  • 第 70 部分阅读
  • 第 69 部分阅读
  • 第 68 部分阅读
  • 第 67 部分阅读
  • 第 66 部分阅读
  • 第 65 部分阅读
  • 第 64 部分阅读
  • 第 63 部分阅读
  • 第 62 部分阅读
  • 第 61 部分阅读
  • 第 60 部分阅读
  • 第 59 部分阅读
  • 第 58 部分阅读
  • 第 57 部分阅读
  • 第 56 部分阅读
  • 第 55 部分阅读
  • 第 54 部分阅读
  • 第 53 部分阅读
  • 第 52 部分阅读
  • 第 51 部分阅读
  • 第 50 部分阅读
  • 第 49 部分阅读
  • 第 48 部分阅读
  • 第 47 部分阅读
  • 第 46 部分阅读
  • 第 45 部分阅读
  • 第 44 部分阅读
  • 第 43 部分阅读
  • 第 42 部分阅读
  • 第 41 部分阅读
  • 第 40 部分阅读
  • 第 39 部分阅读
  • 第 38 部分阅读
  • 第 37 部分阅读
  • 第 36 部分阅读
  • 第 35 部分阅读
  • 第 34 部分阅读
  • 第 33 部分阅读
  • 第 32 部分阅读
  • 第 31 部分阅读
  • 第 30 部分阅读
  • 第 29 部分阅读
  • 第 28 部分阅读
  • 第 27 部分阅读
  • 第 26 部分阅读
  • 第 25 部分阅读
  • 第 24 部分阅读
  • 第 23 部分阅读
  • 第 22 部分阅读
  • 第 21 部分阅读
  • 第 20 部分阅读
  • 第 19 部分阅读
  • 第 18 部分阅读
  • 第 17 部分阅读
  • 第 16 部分阅读
  • 第 15 部分阅读
  • 第 14 部分阅读
  • 第 13 部分阅读
  • 第 12 部分阅读
  • 第 11 部分阅读
  • 第 10 部分阅读
  • 第 9 部分阅读
  • 第 8 部分阅读
  • 第 7 部分阅读
  • 第 6 部分阅读
  • 第 5 部分阅读
  • 第 4 部分阅读
  • 第 3 部分阅读
  • 第 2 部分阅读
  • 第 1 部分阅读
  • 第 292 部分阅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