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195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br >

    “弟弟,姐爱死你了,姐的身子永远是你一个人的,以后,这嫩屄就是你的了,随便你怎么玩,怎么肏都成,如果你愿意,就是被你肏死姐也心甘情愿”

    虽然二姐也和大姐一样,平日文静、斯文、保守,但她到底要比大姐稍微开放那么一点点儿,再加上对我的深情厚爱以及刚刚尝到性爱的绝妙滋味,现在正处于春情荡漾的时刻,所以直言无忌地说出了心里话。

    “我怎么舍得肏死你呢我的好二姐是那么爱我,我也那么爱我的好二姐,怎么舍得肏死她二姐,你可能不知道,你的屄是那么的美妙,简直是一件艺术品,我真想可以常带在身边,以便可以随时抚摸,随时欣赏。”我摸着二姐那美妙的屄,在她耳边低语着。

    “更可以让你可以随时肏它,对不对弟弟,多谢你的夸奖,它是你的了,随你怎么样都行,就是真把它割下来姐也心甘姐简直爱你爱得要发狂了,姐真不知道如果你不爱我,我该怎么活”

    “姐,我爱你,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

    我凝视着她,她也凝视着我,她的目光是那么的实在,那么的笃定,此时的二姐春意荡漾、媚态横生。她美极了,怜爱地看着我,目光中充满了安祥、慈爱、柔情和关怀,刚才在达到高潮时的淫浪、放荡都不见了,这时的二姐宛如一个娴淑温良的好妻子,又如一个慈祥和蔼的好母亲

    我感动地抱紧了她,轻吻她的秀发,嗅着那处女的芬郁和阵阵的肉香,我们又胶合在一起,紧紧地拥吻着,我们用身体诉说着心灵的共鸣,我们不仅在肉体上相互拥有,而且在精神上,在心灵深处也共同相互拥有

    “好一对痴男怨女啊”大姐不知何时进来了。

    二姐羞得面红耳赤,急披衣欲起;大姐忙按住她的娇躯,温柔地说:“你刚开苞,快别起来,躺着休息吧”

    这下大姐也不像我们第一次时那样,嫌我说开苞难听了,自己也用起了这个词。女人就是这样,一旦和男人有了那种关系,在这个男人面前,羞涩的面纱就揭开了,就无所遮掩、也不用遮掩了。

    “大姐,刚才我被弟弟弄得都快要疯了,他真是我们的克星。”

    “别说了,我不也一样被整吗连妈妈们都被他干了,何况咱们没办法,命中注定都是他的,谁也跑不了”大姐微笑着说。

    大姐又看到了那散染在床单上的斑斑艳渍,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数落着:“床单也不换换,就这样睡宝贝儿,你看你二姐的处女血多鲜嫩呀,你可要好好珍惜她呀”

    我望着那如同慈母般温柔的大姐,那美如天仙般的俏脸,嫣然一笑,如桃花绚烂、千娇百媚、艳丽无边。我一把抱住她,就是一个热烈的长吻好久,她才推开我,娇媚地白了我一眼,骂道:“哼,当着艳萍的面,你也毛手毛脚,也不怕你二姐笑话”

    “要是不当着二姐的面,我就能毛手毛脚了吗再说二姐又不是外人。二姐,你会笑我吗”我又抱住二姐,吮着她那鲜红的香唇。

    二姐让我吮得难受,就说:“好了,弟弟,二姐刚被你弄泄过三次了,经不起你的挑逗了,快去找大姐吧,她是那么爱你,当心她吃醋,晚上罚你跪床头。”

    “艳萍,你敢取笑我”大姐一边说,一边抓住二姐那高挺的玉乳,揉捏着

    二姐叫道:“大姐好色呀,摸我的胸”

    “鬼丫头,乱叫什么,又不是没摸过,宝贝儿,我告诉你,你可别吃醋,我在告诉艳萍我们家的事的时候,为了你今日的方便,曾给她上过“启蒙课”。”大姐对我真是真心真意,什么都不瞒我。

    “大姐,你那是为我好,我吃什么醋呀,何况你们亲姐妹,彼此的身体还有什么秘密的说不定早就”我一边说,一边乘机将大姐压在身下,二姐也帮我脱掉大姐的衣服,翻来覆去,三个人都赤裸裸地滚成一团

    大姐可能害羞,说什么也不让我摆弄,两条玉腿夹得紧紧的,我坚硬的玉茎在她阴胯间顶来顶去,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可是却顶得她“吃吃”娇笑。

    “大姐故意使坏,二姐快来帮忙”我急喊二姐帮忙。

    “好,我们合伙收拾她。”二姐按住大姐的身子,我抽出手来,分开她的大腿,压住她的阴胯,经过这一阵的调情她早已春水流淌,玉户微张,我像强奸似地一下子肏了进去

    大姐娇哼一声,浑身痉挛,不再挣扎了;二姐也像报复似地,一双手在她胸前揉搓个不停,大姐浑圆的玉乳被揉得通红,一会儿滚到左边,一会儿又弹回到右边。二姐还放肆地在大姐的香唇上吻个不停,两个姐姐的两个樱唇,紧紧地胶着在一起,两个香舌搅来搅去,已分不清彼此了。

    大姐被我和二姐上中下三路攻击,刺激得她都快要疯了,不一会儿就泄了身,我也被两位姐姐活色生香的艳情刺激得难以忍耐,鸡巴暴胀、马眼一张、阳精一泄如注,达到了高潮。

    三人躺了一会,“艳萍,你可真浪,一点都不害羞,也不怕宝贝儿笑你”大姐娇喘吁吁,一付不胜娇羞的样子,这也难怪,一向文静的大姐被我们两个如此捉弄,怎么会不难为情呢

    “怕什么呀,你刚才摸我的时候,怎么不怕他笑呀”二姐毫不示弱:“他又不是外人,咱们俩都已和他那个了,还害什么羞”

    “和我“那个了”,是什么意思呀”我故意逗二姐。

    “去你的”二姐也羞红了脸,娇斥着:“宝贝儿,你可真能干,刚才干了我那么长时间,我在下面不动都快累死了,你在上面那么用力不停地弄,会不累吗也不休息,接着就又上了大姐的身,还拼命的弄,你不知道累吗真是见色眼开,不怕把自己身体累坏了”

    二姐这是关心我。

    “你不知道,我是那么地爱你们,能让你们舒服、幸福是我最大的心愿,能达到这个心愿,我是死而无憾。让你舒服了,大姐还没有舒服,我忍心吗常言道,“见者有份”嘛;再说,你们的亲弟弟、好男人我是与众不同、强壮无比的,就是现在再来一次都不会觉得累,你信不信呀二姐要不要我给你当场表演呀”说着我将鸡巴从大姐阴道里抽了出来,说来也怪,我下身的这根鸡巴,仿佛通灵性似的,虽已泄了两次,但面对两位姐姐的绝妙裸体,似仍不愿罢休,依然坚硬如初,如同示威一样的高挺着,莫非它也爱上了两位姐姐,也愿为她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将二姐按在床上,作势欲上,二姐吓得连声讨饶:“好好,我信,我信,你就饶了二姐吧。”

    “你呢,大姐刚才干得你满足吗要不要再来一次你看,你的“小弟弟”还是这么硬。”

    大姐也免战牌高挂:“不要不要,我也不要,姐真服了你了,你刚才在艳萍的身体里不是也射精了吗在姐这里面也射了这么多,射了两次还这么硬,真是个天下无双的好宝贝我们真是好福气”

    “你们好福气了,可我却倒霉了,还是这么硬,涨得难受死了,怎么办好大姐,你就让宝贝儿再来一次吧,好不好你不是才泄了一次吗那怎么能满足呢”我挺着大鸡巴哀求着。

    “那好吧,为了你,姐只好让你再来一次了,谁让姐爱上了你这个这么厉害的亲弟弟呢来吧,看你能把亲姐姐蹂躏成什么样子”

    大姐柔顺地躺正了身子,自动分开了双腿,迎接着我的再次冲击。

    这一来我倒不好意思再狠干大姐了,灵机一动,想出了个办法:“这样吧,大姐,你才泄了一次,我知道你确实并没有满足到极点,宝贝儿再让你泄一次,然后让二姐接着来,好不好”

    “去你的,艳萍刚被你弄泄了三次了,你还好意思再弄她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爱惜你二姐二姐白疼了你一场”大姐骂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刚才你没来时我吃过二姐的阴精了,二姐也想吃我的阳精,却因为下面的口更想吃而让给了下面的口,上面的口没有吃成,现在我想让她用嘴帮我射精,我也爽了她也尝到我的东西了,不是两全其美吗这用不着她下面来承受,怎会受不了我怎么会不爱惜二姐我也是那么爱她的”

    “原来是这样,姐错怪你了,不过大姐真的已经满足了,要不,我俩都”大姐停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大姐也想”

    “你也想尝尝对了,你还没吮过我的鸡巴呢我也还没有尝过你的玉液呢,正好让我也用嘴帮你再爽一次好吧,你们都来吮吧。

    大姐,你来爬在我身上。”

    我躺了下去,鸡巴高高地向上挺着,大姐不好意思,我和二姐强把她拉倒在我身上,屄正对着我的脸,我在她那诱人的玉户上舔了一下,然后对她们说:“你们也开始吧,别不好意思啦大姐,要不然我可要弄真的了”

    大姐慌忙和二姐一起伏下身去,四只玉手两张柔唇一双香舌开始在我的鸡巴上忙活:一人用口吮,另一人就用手捋,然后互相交换,交替进行。

    我的手在大姐的丰乳上流连,口舌加强对她阴部的进攻,和刚才弄二姐一样,先用舌头在外面玩,然后把舌尖插进她的阴道中做抽插运动。

    不一会儿,大姐就被我弄泄了身,浓浓的阴精喷泄而出,我照旧全吞了下去;我也被两个姐姐又吮又捋刺激得控制不住,鸡巴跳跃着在二姐口中射了精,几大股射进去她的小嘴就已经盛不下了,而我的精液才射了一半,我捏着鸡巴根暂时止住射精,将鸡巴快速从二姐口中抽出插进大姐口中,耸动着屁股将剩下的大量阳精全部射进了大姐口里,她的小嘴也照样被灌得满满的,慌得她们俩连吞几口,才都一点儿不剩地全吞了下去,并和我一起连呼好吃

    一番调笑后,二姐换过床单珍藏,三人互拥互抱,交颈而眠。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大姐先穿衣起来,才叫醒我和二姐,二姐也要下床,谁知刚一下床,一个踉跄,立即喊疼。

    “怎么了”我和大姐异口同声。

    “下面突然很疼。”二姐说。

    “你昨晚肏艳萍的屄是不是用力很大要不怎么会这样”大姐质问我,同时给二姐脱下内裤查看。

    “没有呀,可能是开苞的关系。”我争辩道。

    “还说没有骗别人可以,还想骗我上次我也是和艳萍一样,被你干得下身很疼,难道我不知道艳萍,躺着别动,姐给你拿药擦一下。”大姐白了我一眼,随即又羞红了脸,跑了出去。

    “很疼吗,二姐”

    “嗯,里面火辣辣的,外边也不舒服。”

    我查看她的屄,真的又红又肿,比开苞前也稍大了一点,我赶紧把她抱上床,嘱咐她不要乱动。

    大姐拿来药仔细地给二姐擦了起来,二姐感动地说:“谢谢你,大姐,你真是我们的好大姐”

    “谢什么,自己姐妹有什么客气的”

    大姐一边擦一边责骂我:“明知道自己的家伙奇大,我们姐妹都是处女,还这么摧残我们,有没有为我们着想你到底爱不爱我们

    还有小妹呢,她更小,这个东西大概也更小,更经不起你的狂暴,我还敢把她交给你吗”大姐气得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直打转。

    吓得我赶紧赔不是:“好大姐,别生我的气,我也不知道后果会这么严重,你也没告诉我上次把你弄疼了呀那我怎知道呢我以为这是爱你们,是为了让你们满足,对不起,二姐,我爱你们,真的,我以后一定小心,好大姐,你饶了我吧”我拉着大姐的手,语无伦次地哀求着。

    “让我们满足,也要等我们这嫩屄适应你那大号的东西以后,再蛮干也不迟呀好了,下不为例,原谅你这一次”大姐教训我时,也不忘关心我:“快穿上衣服,不怕着凉呀”说着双颊又无端地飞起了两朵红云,我望着娇羞迷人的大姐,我不禁看呆了。

    “艳萍,今天你不要起床了,躺在床上休息一天吧。”大姐对我们的慈爱不下于两位母亲。

    “要是妈妈她们问起来怎么办呢”二姐问道。

    “就说被他弄得疼的难受,起不来”大姐像是故意吓我。

    “好姐姐,不要嘛,别吓我了,求求你了”我忙向大姐求情。

    “宝贝儿,不是大姐吓你,大姐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吓你

    你也不想想,能瞒过她们吗妈妈们都是过来人了,更何况她们都精通医术,一眼就会看出来的瞒是瞒不过的,还不如向她们直说呢,放心,她们不会怪你的,哪个处女不经过这一道何况还是她们让你来弄我们的,所以不会有事的。至于小妹那里,就不能让她知道真相了,姐怕她知道后,会对男女性交产生怕惧心理,从而不敢和你行房,大姐会不为你着想吗大姐为你想得还不周到吗”

    “好大姐,谢谢你,你为弟弟我想得太周到了”我紧紧地拥着她,热烈地吻了起来

    乱之曲 第七章 浪丫头春心大动 俏少爷为其破瓜

    中午,我坐在房中一边看书,一边想着昨夜与两位姐姐的那番恩爱、那番缠绵。正在心神荡漾之际,服侍我的丫头小莺进来了,这丫头也已长大了:苗条身材、水蛇般的柳腰,走起路来似风摆杨柳,妆扮起来,比小家碧玉还要俊俏。虽然大姐的丫环小平、二姐的丫环小芙、小妹的丫环小莲等都是娇滴滴的美人,但我最喜欢小莺,我喜欢她的聪明伶俐、善解人意。不是吗现在我刚觉得有点渴,她就端着一杯茶进来了。

    “少爷请用茶。”她把茶放在我面前,妩媚地给我送了个媚眼。

    大概由于女人早熟的缘故,小莺这丫头早就春心大动了,平时老喜欢在我面前搔首弄姿,还爱讲些男女情爱的事挑逗我,在服侍我起居时,有时偶尔有意无意地碰到我的身体,便娇羞满面,可能有了生理上的反应,这浪丫头可能早就在梦想着那美妙的男女性爱了。

    这么浪的俏丫头一天到晚泡在我房中,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被我肏过,只因我以前惦记着和妈妈的“十年之约”,后来又忙着去找两个姐姐,所以放过了她,现在我和妈妈的心愿已了,又和姐妹们大事已定,今天终于有闲情逸志来对付这个浪丫头了,今天我一定不放过这个浪蹄子,一定要单“枪”直入,让她在我的“枪”下“销魂”,做我的“枪”下女人。

    我上下打量着小莺,这丫头今天打扮得特别漂亮,浓装艳抹,穿着一身紫衣紫裙,看上去如同一个紫衣仙女,动人极了。我下意识地向她下身望去,发现裙子下面两条雪白的小腿上,浮起了几个鲜红色的蚊咬痕迹。

    我急忙拉着她坐在床上,爱怜地问:“你怎么让蚊子咬成这样

    痛不痛痒不痒”

    “多谢少爷的关心,这是我刚才烧水沏茶时让蚊子咬的。”小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粉面绯红。

    我找出万金油,蹲在她的身前,要为她的小腿涂抹。

    “少爷,这怎么成这不折杀小莺了怎敢劳您大架”小莺惊慌失措了。

    “这有什么你为我弄茶水才让蚊子咬成这样,我为你服务一下,又有何妨”我不由她再说,就开始为她抹起万金油来,由她的小腿慢慢地抹到大腿上,虽然她的大腿有裙子遮着不可能被蚊子咬到,可我却故做不知,一直向上寻找蚊痕;她也像有意似的,缓缓掀高裙子下摆让我为她“服务”。

    由于常年不见阳光,她的大腿部分的肌肤更加雪白晶莹,我舍不得挪开我的手,缓缓地向上移动。慢慢的,已经不再是给她抹万金油了,变成了挑逗性的抚摸;我偷看她一眼,发现她虽然满脸娇红,却不但毫无怒意,反而面带喜色,像喜不自胜似的,于是我色胆更大了,更加放肆地摸起来,手法也越来越有挑逗性。我越往上抚摸,她的裙子越往上掀,大腿也越张越开。

    我瞥见了她大腿根部一个女人最神秘诱人的地方,雪白的、薄薄的亵裤,现在已被里面缓缓溢流出来的液体润湿了一大片,那白绫质料的亵裤,被浪水浸湿后,变成了近乎透明,紧紧地贴在那饱满的屄上,原来遮蔽在半透明的内裤后面的春屄,现在已凸凹浮现,暴露无遗了,透过那湿“水”后透明得近乎不存在的绫片,粉红色的屄轮廓分明,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甚至那些黑黑的、稀疏的阴毛都能一根根看清,想不到这个浪蹄子这么不经挑逗就出水了。

    我的心跳得厉害,男性特征有了强烈的反应,虽有内裤挡着,仍控制不住地迅速膨胀起来,内裤被高高撑起,就像搭了一顶帐篷。

    小莺发现我色迷迷地望着她的三角禁区,她也不禁向我的下身望去,看见我那高高隆起的“帐篷”,逗得她心神不定,意乱情迷,脸红得就像熟透的柿子,呼吸亦明显地急促起来,胸脯不住起伏

    终于,她也许是控制不住了,也许是想让我早些来真格的──她浑身一软,整个人软弱无力地扑倒在我怀里;我趁机吻了上去,她的红唇早已火热了,我感到一股迷人的处女芳香扑进了我的鼻孔,这小丫头可真懂事,根本不用我引导、暗示,便主动把她那又香又甜又滑又软的香舌伸进了我的嘴中,任我吸吮,我吸住了她主动伸过来的舌尖,尽情地吮着、吻着,她也热烈地亲吻着我的嘴唇。

    她那高耸的乳峰紧紧贴着我的胸膛,我伸手进入她的衣内抚摸起来;她的乳房虽并不太大,但也坚挺结实,胸前的肌肤柔嫩光滑,摸上去舒服极了。我的另一只手解开她的裙带,穿过裙腰和内裤,由肚脐经过柔软的腹部,摸到屄上,感到她的屄倒也蛮饱满隆突的,屄口湿粘粘、滑腻腻的,不停向外渗出的津津“春水”弄湿了我的手。

    我的手滑到她的屄上时,她很敏感地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地伸手摸到我裤裆上来。小莺真是太浪了,太开放了,竟主动地去玩弄我的鸡巴,坚硬如铁的鸡巴被她那柔软的小手隔着裤子不停的轻捻着、重按着、抚摸着、揉搓着,这一来,弄得我更加兴奋,大鸡巴也更硬更大了。她也更加兴奋,我见她已满面通红,屄内外全都是淫水,内裤和坐在身下的裙子都被弄湿了,湿得就像是尿裤了似的,我抱起她放在床上,并为她脱去了被“尿湿”的内裤,也脱光了我自己。

    我低头注视着裸露的玉体,只见她胸前的两座乳峰,如两个馒头置于胸脯上,又白又嫩,乳尖似尚未开放的蓓蕾般坚挺,乳晕白中带红,令人越看越爱;小腹光滑平坦,大腿丰满圆润,阴阜十分饱满,稀疏的阴毛如抹上一层油似的,油光发亮,两片红润的阴唇微微张开,桃源洞口“露水”蒙蒙,如花生米的阴蒂此时已发硬突出,触手感觉到似在微微跳动。

    我知道她已经欲火烧心难以忍受了,不忍心再逗她,就伏在她身上,用力吻着她的红唇,一手揉着结实饱满的乳房,尖尖红红的乳头被揉得胀大起来;另一手在她的屄上尽情游弋,轻轻地抚摸着丰满的阴唇,揉捏着勃起的阴蒂。

    小莺忍受不住了,又伸出小手玩弄我的鸡巴,这次可没隔着裤子,而是直接接触了。看她这么浪这么主动,我真怀疑她是不是处女。

    她缓缓地捻弄着我的鸡巴,也不知是因为我的大肉棒太粗了,还是因为她的小手太小了,以至于她的一只手都握不住,无论怎么努力围拢都还合不严;虽然如此,可她还是毫不气馁地用手“半套”着我的鸡巴上下滑动着,并轻轻地在我耳边说:“好少爷,别揉了,人家难受死了你这东西怎么长得这么大实在是太大了,这么粗这么长这么硬,我怕我会受不了。”

    “谁说我的鸡巴大你见过小的吗要不然怎么会说我的大”

    因为她刚才的表现那么放浪,摸我的鸡巴那么自然那么轻车熟路,我想知道她是不是处女,所以才这么问她。

    “没有,我谁的也没有见过,除了小孩子的,就算是小孩子的也是见你的次数最多,十年前就在你身边,小时候你可没少把这东西露出来让人家看。那时候你的这东西可没有这么大呀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大你这根鸡巴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真正大男人的鸡巴,只是因为你的确实太大了,和我想象的截然不同,我心目中还一直以为和你小时候一样大呢”

    “去你的,小时候我什么时候把它露出来让你看”

    “睡觉的时候呀,那时候你晚上睡觉不老实,常把被子踢开,一晚上我不知要给你盖几次,有时你的鸡巴就会从内裤边上露出来,我可没少看到。”

    “原来是这样呀,好你个骚丫头,这是你偷看的,怎么能说是我把鸡巴露出来让你看”

    “就算是偷看好了,那么我帮你洗澡时,算不算是你自己露出来让人家看呢那时你的这东西有这么大吗好少爷,不说这些了,你这鸡巴真的太大,我真的好害怕”

    “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你看它头上不是软软的吗”

    “哪有一点软劲儿,人家捏都捏不动,硬得像铁棒似的,吓死人了,还这么粗,这怎么能弄进去”

    “你怎么知道弄不进去你知道我要把鸡巴往你哪里插吗”我故意调戏她。

    “当然知道了,我都这么大了,怎么能连这个都不知道不就是要往人家下身这洞里插吗人家这个洞这么小,怎么能插进去”小莺可真是浪,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你们女人的这个肉洞连那么大的小孩都能生出来,这么细一点儿的鸡巴会弄不进吗你可真外行”

    “就算能弄进去,你这鸡巴这么长,这要全插进去不是要弄到人家的肚子里好少爷,一会儿你只放一半进去,好不好”

    小莺的浪态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本来就硬梆梆的阳具又跳了一跳,胀得她的手更握不住了。我伏在她身上,她倒是很内行地自然地分开了双腿,还自己用手分开了她那两片轻薄的阴唇,并用另一只手将我的阳具轻轻一带,顶住了她的玉门关,夹在她两片阴唇中间,好方便我的进入,我不禁对她这些内行的行动感到吃惊,问道:“小莺,你这么懂,一定和人肏过屄了,才会这样,你让谁肏过了”

    “去你的,少爷,整日在你身边,你说我让谁肏过了要有人肏那也是你肏,轮不到别人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你可别乱说”小莺娇嗔着,浪态毕现。

    “你这么懂事那是谁教你的一定有人肏过你、教过你了,要不一个没开苞的黄花闺女,怎知道这么多还知道自己分开“洞口”

    ,还知道帮我“抬枪””对小莺我可没有那么尊重,所以对她说话不用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话刺激、淫秽、下流就说什么。

    “你说什么呀什么分开“洞口”、帮你“抬枪”我不懂,也从没人教过我,每个女人到这时天生都知道怎么办,想让你肏,不把我自己的屄擘开,怎么能肏进去想让你肏,不把你的鸡巴对准我的屄,怎么能保证你肏的准怎么能保证你不弄错地方不信你肏肏,试试看我是不是处女”看来她真的急了,所以才会向我发出“不信你肏肏,试试看我是不是处女”的挑战。

    我被她这些话逗乐了,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如果她真的是处女,那她可就真是天生的淫种、荡娃,根本不用人教天生就能领悟到性交的诀窍,摸起男人的鸡巴显得轻车熟路毫不生分,说起话来鸡巴长鸡巴短的,肏字、屄字张口就来,急起来什么话都能说出口,毫无遮拦,真是标准的荡妇,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么荡

    “照你这么说,你真还是处女真没人教过你连女人也没有

    ”我追问她。

    “我当然是处女了真的没有人教过我,哪个女人好意思教人肏屄的你真气死人,到底你还肏我不肏了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让你肏了”她佯装生气,我才不怕她这时不让我肏呢,因为她已是欲火烧身了,不怕她不献身,可为了以后的方便,不能太过份,我也装做害怕说:“好,我不胡说了,那就让我试试看你让人肏过没有”

    她那鲜红的屄罅中充满了淫水,我轻轻一顶,感到龟头顶住了处女膜,没想到这么浪的她竟真还是处女,是处女而懂这么多,要真没有人教过,那她可真是天生尤物了。我不敢过分心急,怕这次弄疼了她,吓坏了她,以后不好玩她,就往后抽了抽,让她将大腿用力向两边分开,然后我用力向前一顶,这下阳具尽根而没,她不敢高声,轻轻地呼疼:“喔少爷,疼死我了”

    我的鸡巴泡在她的阴道中觉得舒服极了,她的阴道暖暖的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鸡巴,我缓缓地抽送了几十下,她慢慢不再呼疼了,我由轻而重,由慢而快,她双手紧搂着我的背,双腿紧缠着我的腰,肥圆的臀部也自动地掀起,摆来摆去,两片阴瓣紧包着我的肉棒,阴部紧顶着我的下身,迎合着我的动作上下抖动着,挺送着。

    我见初开苞的小莺这么放荡淫浪,就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更加用力地干她,她也更加放荡地迎合着。

    因为怕隔壁的大姐听到我们这神秘的浪声,我俩始终在悄悄地进行着,小莺虽然被我弄得十分舒服,欲仙欲死,也只能在面部表现出来,不敢放肆浪叫。

    又经过一阵疾抽快送,小莺的阴精终于一泄如注了。她稍事休息就又开始挺动起来迎接我的抽送,我见她这么浪,就更加用力更快更猛地干她,直干得她的阴精一阵阵地不知泄了多少次,直泄得她双目紧闭,气喘吁吁,不住地轻呼讨饶,最后竟进入了半昏迷状态,四肢瘫软地躺在那里,任我恣意玩弄,我又疯狂地抽送了一百多下,打了一个寒噤,把一股热精直射入她花心深处,美得她娇躯狂颤,又苏醒过来,紧紧地搂着我,吻着我,那样子,看上去真是舒服极了。

    我无力地倒在小莺怀中,她热情地搂着我,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拿过枕边的毛巾先替我擦去鸡巴上残留的淫液和她的处女血,然后才轻轻地擦着她那红红的屄罅,只见她的两片大阴唇向两边分开,显得又红又肿,阴道口被插成了一个圆洞,洞口还没有闭合,还在向外汩汩地淌着我俩的混合精液,她泄得实在太多了,床单上已湿得一塌胡涂,而嫩屄中仍源源不断地向外流着,我取笑她:“小莺,你的浪水可真多,这要流到什么时候呀”

    “去你的,少爷,那是我一个人的吗你到最后向我的屄中射的是什么那还少吗把人家的屄憋得胀得难受,子宫都满了,现在流的都是你的”

    小莺的嫩屄中的精液流个不停,总擦不净,她干脆把毛巾用她的两片大阴唇夹着,堵在她的洞口,这才偎着我躺下来,我们闭着眼相拥着,享受快感过后的温存

    真佩服小莺这浪丫头,真是天生尤物,她的屄都被我肏成那样了,被弄成不闭合的圆肉洞了,却不知疼痛,没过一个时辰,又浪起来了,那双小手不安分地又伸向我的下身,而我当然求之不得,于是我们又开始第二次的疯狂,这次直把她肏得昏死了过去,过了好半天才苏醒过来

    虽然我们中午干事时小心翼翼,但是大姐还是有所察觉,晚上她把我叫到她房中,问我:“中午你在房中都干了些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我吞吞吐吐。

    “只是什么快老老实实地告诉大姐,大姐不会骂你。”

    在温柔贤惠的大姐面前,我根本没有撒谎的勇气,当然,也没那个必要,于是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我和小莺发生关系的始末。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花心,有我们几个陪你,还不够么怎么又把小莺给干了”大姐娇嗔道。

    “姐,你不知道小莺这浪丫头有多浪,她早就春心大动了,我是为她好,怕她憋出病来,何况我也没有用强呀”

    “呵,你这孩子,说得倒好听,肏了人家还说是为了人家好,让你这么说人家还得感谢你呢那你怎么不把天下的女人都给肏了让她们都来感谢你”

    “不,我不敢,我怕我的好姐姐好妻子生气、吃醋”

    “去你的,又胡说八道”大姐似怒还笑,风韵迷人。

    “大姐,我们这是两厢情愿,我又不是强奸她,对不对何况,还有大姐你的责任呢”

    “关我什么事”大姐被我弄胡涂了。

    “因为中午我想起昨天晚上你和二姐给我的好处,特别是又想起“强奸”你的情景,心中正在回味你那迷人的娇态,口中正在回味你的精液的滋味,所以正欲火难耐,小莺这浪丫头送上门来,你说我怎么办反正不肏白不肏,肏了也白肏,对不对好姐姐,你放心,我和她只是逢场作兴,并没有爱情,我不会背叛你们的”

    “我知道,若没有这点信心,我们还敢把自己交给你吗姐只是关心你的一切,想知道你的一切罢了,你见大姐有怪你的意思吗大姐是那么爱你,你的幸福就是大姐的幸福,只要你高兴,别说是你的丫头小莺,就算是大姐的丫头小平,你想玩大姐就也送给你。大姐会吃一个丫头的醋吗一个丫头,肏了就肏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说得对,不肏白不肏,这个浪丫头你不肏自有人肏,早晚要让男人肏,你要不先肏她,还不知要便宜哪个男人呢,与其让别人肏,还不如让你肏呢,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省得她让别人给肏了,对吗”

    大姐对我永远是那么温柔,那么贤惠,凡事都依着我,让我感动极了,不由得抱紧了大姐,手又不安分起来。

    “好了,好弟弟,不要这样”大姐挣扎着,但反抗显得那么无力,那么轻微,我一把抱住她,就向床边走去,大姐伏在我的怀抱里,温柔地吻着我的脸,媚笑着,突然又问:“小莺是不是处女”

    “是处女,出了许多血呢”

    “是就好,姐怕你肏个丫头还肏了一个破烂的,要那样,你就划不来了,姐想起来就不舒服。”

    “谢谢姐对我的关心。不过,小莺虽是处女,可真不像处女,要不是我亲自弄破她的处女膜,亲眼看到从她的嫩屄中流出那么多血,我真不敢相信她是处女;她实在太浪了,我只是摸摸她的腿,她就淫水四溢了;我刚去摸她下身,这个浪蹄子可不吃亏,径直去摸我的鸡巴,还捻弄个不停,弄得我想不肏她都不行你说她浪不浪呀”

    “她可真浪,真是个浪丫头,这下可对你的胃口了吧”大姐取笑我,接着又骂我:“你说她浪,你也够浪的,对大姐说话就不能正经一点说得那么难听”大姐到斯文,现在还受不了我的浪话。

    “大姐,她算什么,你才对我的胃口呢,我的好妻子”我避开她的责骂,转而调笑起来。

    “你胡叫什么呀大姐对你的胃口哪点对你的胃口”大姐也放过了我,颇感兴趣地柔声问道。

    “哪点都对我的胃口,这脸,这眼,这眉,这唇,这酒窝,这琼鼻,这玉乳,这小腹,哪里都对。”我在大姐的身上到处乱摸,最后按着大姐那高高隆起的屄说:“特别是我这个“好姐姐”最对我的胃口了。”其实,大姐最对我胃口的是她对我的深情厚爱,我爱她,一生一世永远都真心爱她,而对她的身体只不过是爱屋及乌,不过这一切我们彼此清楚,一切尽在不言中。

    “去你的,你这个坏弟弟,坏丈夫,坏死了”大姐也胡叫了。

    “好,敢说我坏,那我就坏给你看,让你看看我有多坏”

    我将大姐压在床上,双手在她身上放肆起来,在她为助我的淫兴而故做的娇呼惊叫声中,脱光了我们两人的衣物

    乱之曲 第八章 重温母子恩爱恋 云雨之中见真情

    这几天,由于我忙着和两个姐姐幽会,可能冷落了妈妈,妈妈是我最亲的人,是她生下我,又是她不计后果敢于以生命为代价第一个和我肏屄,教会了我人生最大的乐趣,她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在我这么多女人中,我最爱的就是妈妈,最想和妈妈肏屄。

    我走进妈妈的房间,看见她正躺在床上出神。

    “妈,我这几天没来看你,是不是在生气了”我扑在妈妈身上,用身体在她身上揉着。

    “傻儿子,哪有当妈妈的和儿子计较的我知道你这几天忙──在床上忙,怎么样,又干了几个了”妈妈慈祥而又温柔地问道。

    “你猜猜看,我干了几个”我故意反问妈妈。

    “唷,我怎么知道啦谁又知道你有多大能耐,也许一个也没有吧”妈妈也故意逗我,想激我自己说出来。

    “什么呀,就凭我这杆威武雄壮的“宝枪”,和连你都受不了的“床上功夫”,怎么会一个也没有告诉你,我干了三个。”

    “三个她们姐妹三个全和你上床了”妈妈又惊又喜的说。

    “不,不是,是两个姐姐,还有小莺。”

    “怎么把小莺也干了我看那丫头可能还是个处女呢,你这冤家,又不爱人家怎么占了人的清白啦唉不过也难免了,这个俏丫头终日伺候在你房中,横竖逃不过你的手掌心,终究要受你这一“枪”

    ,早晚要被你肏了的。”

    “妈,这你可说错了,完全是她自愿的,你不知道小莺这丫头有多浪,浪得我想不肏她都不行,浪得我肏她一次她还不过瘾。”我又给妈妈讲了小莺的种种浪态。

    “你说小莺真的是处女那她可真的是个天生尤物了,真是个天生和你对阵的淫娃,这下可对你脾胃了吧有没有被打败呀”

    “你说什么呀妈妈,我怎么会被她打败到最后直弄得她声声讨饶,差点被我肏死,昏迷了有大半个时辰,足足泄了有一脸盆的阴精和浪水,她的屄被我肏得红红肿肿的,阴道被弄得都快定型成一个肉窟窿了,都快不会闭合了,你说谁败了”我逞能着说。

    “真的吗我的好儿子可真厉害,我好怕呀”妈妈作害怕状的双手捂着胸脯说。

    “你怕什么呀”我大惑不解的问。

    “怕你把我也弄成那样子呀怕你这些“豪言壮语”呀你可真呕心,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什么“阴精浪水”“肉窟窿”真是的不管怎么说,你肏过人家了,还是你给她破的身,虽说她是身份低微的丫头,可也算是你的女人了,你说话怎么能这么糟贱人家你还要不要她你还想不想再肏她”妈妈有点怒气的质问着我。

    “妈,你还害怕她日后嫁不出去呀”

    “她被你肏过了,“日后”怎么嫁”妈妈故意曲解我的意思。

    “不来了,妈你故意逗我,我说的“日后”是以后的意思,不是你说的那么下流的“肏过屄之后”的意思。”

    “好小子,敢说妈下流,好,你不下流,你说,小莺以后嫁出去,能快乐吗这小妮子第一次被肏就碰上你这么棒的男人,给了她至高无上的快感,这以后再让你多干几次,就会食髓知味,你让她以后去哪里找这么强壮的男人做她丈夫她丈夫满足不了她,你想她能快活吗说不定她会红杏出墙,做出对不起她丈夫的事,从而夫妻不和,那不是

    第 195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291 部分阅读
  • 第 290 部分阅读
  • 第 289 部分阅读
  • 第 288 部分阅读
  • 第 287 部分阅读
  • 第 286 部分阅读
  • 第 285 部分阅读
  • 第 284 部分阅读
  • 第 283 部分阅读
  • 第 282 部分阅读
  • 第 281 部分阅读
  • 第 280 部分阅读
  • 第 279 部分阅读
  • 第 278 部分阅读
  • 第 277 部分阅读
  • 第 276 部分阅读
  • 第 275 部分阅读
  • 第 274 部分阅读
  • 第 273 部分阅读
  • 第 272 部分阅读
  • 第 271 部分阅读
  • 第 270 部分阅读
  • 第 269 部分阅读
  • 第 268 部分阅读
  • 第 267 部分阅读
  • 第 266 部分阅读
  • 第 265 部分阅读
  • 第 264 部分阅读
  • 第 263 部分阅读
  • 第 262 部分阅读
  • 第 261 部分阅读
  • 第 260 部分阅读
  • 第 259 部分阅读
  • 第 258 部分阅读
  • 第 257 部分阅读
  • 第 256 部分阅读
  • 第 255 部分阅读
  • 第 254 部分阅读
  • 第 253 部分阅读
  • 第 252 部分阅读
  • 第 251 部分阅读
  • 第 250 部分阅读
  • 第 249 部分阅读
  • 第 248 部分阅读
  • 第 247 部分阅读
  • 第 246 部分阅读
  • 第 245 部分阅读
  • 第 244 部分阅读
  • 第 243 部分阅读
  • 第 242 部分阅读
  • 第 241 部分阅读
  • 第 240 部分阅读
  • 第 239 部分阅读
  • 第 238 部分阅读
  • 第 237 部分阅读
  • 第 236 部分阅读
  • 第 235 部分阅读
  • 第 234 部分阅读
  • 第 233 部分阅读
  • 第 232 部分阅读
  • 第 231 部分阅读
  • 第 230 部分阅读
  • 第 229 部分阅读
  • 第 228 部分阅读
  • 第 227 部分阅读
  • 第 226 部分阅读
  • 第 225 部分阅读
  • 第 224 部分阅读
  • 第 223 部分阅读
  • 第 222 部分阅读
  • 第 221 部分阅读
  • 第 220 部分阅读
  • 第 219 部分阅读
  • 第 218 部分阅读
  • 第 217 部分阅读
  • 第 216 部分阅读
  • 第 215 部分阅读
  • 第 214 部分阅读
  • 第 213 部分阅读
  • 第 212 部分阅读
  • 第 211 部分阅读
  • 第 210 部分阅读
  • 第 209 部分阅读
  • 第 208 部分阅读
  • 第 207 部分阅读
  • 第 206 部分阅读
  • 第 205 部分阅读
  • 第 204 部分阅读
  • 第 203 部分阅读
  • 第 202 部分阅读
  • 第 201 部分阅读
  • 第 200 部分阅读
  • 第 199 部分阅读
  • 第 198 部分阅读
  • 第 197 部分阅读
  • 第 196 部分阅读
  • 第 195 部分阅读
  • 第 194 部分阅读
  • 第 193 部分阅读
  • 第 192 部分阅读
  • 第 191 部分阅读
  • 第 190 部分阅读
  • 第 189 部分阅读
  • 第 188 部分阅读
  • 第 187 部分阅读
  • 第 186 部分阅读
  • 第 185 部分阅读
  • 第 184 部分阅读
  • 第 183 部分阅读
  • 第 182 部分阅读
  • 第 181 部分阅读
  • 第 180 部分阅读
  • 第 179 部分阅读
  • 第 178 部分阅读
  • 第 177 部分阅读
  • 第 176 部分阅读
  • 第 175 部分阅读
  • 第 174 部分阅读
  • 第 173 部分阅读
  • 第 172 部分阅读
  • 第 171 部分阅读
  • 第 170 部分阅读
  • 第 169 部分阅读
  • 第 168 部分阅读
  • 第 167 部分阅读
  • 第 166 部分阅读
  • 第 165 部分阅读
  • 第 164 部分阅读
  • 第 163 部分阅读
  • 第 162 部分阅读
  • 第 161 部分阅读
  • 第 160 部分阅读
  • 第 159 部分阅读
  • 第 158 部分阅读
  • 第 157 部分阅读
  • 第 156 部分阅读
  • 第 155 部分阅读
  • 第 154 部分阅读
  • 第 153 部分阅读
  • 第 152 部分阅读
  • 第 151 部分阅读
  • 第 150 部分阅读
  • 第 149 部分阅读
  • 第 148 部分阅读
  • 第 147 部分阅读
  • 第 146 部分阅读
  • 第 145 部分阅读
  • 第 144 部分阅读
  • 第 143 部分阅读
  • 第 142 部分阅读
  • 第 141 部分阅读
  • 第 140 部分阅读
  • 第 139 部分阅读
  • 第 138 部分阅读
  • 第 137 部分阅读
  • 第 136 部分阅读
  • 第 135 部分阅读
  • 第 134 部分阅读
  • 第 133 部分阅读
  • 第 132 部分阅读
  • 第 131 部分阅读
  • 第 130 部分阅读
  • 第 129 部分阅读
  • 第 128 部分阅读
  • 第 127 部分阅读
  • 第 126 部分阅读
  • 第 125 部分阅读
  • 第 124 部分阅读
  • 第 123 部分阅读
  • 第 122 部分阅读
  • 第 121 部分阅读
  • 第 120 部分阅读
  • 第 119 部分阅读
  • 第 118 部分阅读
  • 第 117 部分阅读
  • 第 116 部分阅读
  • 第 115 部分阅读
  • 第 114 部分阅读
  • 第 113 部分阅读
  • 第 112 部分阅读
  • 第 111 部分阅读
  • 第 110 部分阅读
  • 第 109 部分阅读
  • 第 108 部分阅读
  • 第 107 部分阅读
  • 第 106 部分阅读
  • 第 105 部分阅读
  • 第 104 部分阅读
  • 第 103 部分阅读
  • 第 102 部分阅读
  • 第 101 部分阅读
  • 第 100 部分阅读
  • 第 99 部分阅读
  • 第 98 部分阅读
  • 第 97 部分阅读
  • 第 96 部分阅读
  • 第 95 部分阅读
  • 第 94 部分阅读
  • 第 93 部分阅读
  • 第 92 部分阅读
  • 第 91 部分阅读
  • 第 90 部分阅读
  • 第 89 部分阅读
  • 第 88 部分阅读
  • 第 87 部分阅读
  • 第 86 部分阅读
  • 第 85 部分阅读
  • 第 84 部分阅读
  • 第 83 部分阅读
  • 第 82 部分阅读
  • 第 81 部分阅读
  • 第 80 部分阅读
  • 第 79 部分阅读
  • 第 78 部分阅读
  • 第 77 部分阅读
  • 第 76 部分阅读
  • 第 75 部分阅读
  • 第 74 部分阅读
  • 第 73 部分阅读
  • 第 72 部分阅读
  • 第 71 部分阅读
  • 第 70 部分阅读
  • 第 69 部分阅读
  • 第 68 部分阅读
  • 第 67 部分阅读
  • 第 66 部分阅读
  • 第 65 部分阅读
  • 第 64 部分阅读
  • 第 63 部分阅读
  • 第 62 部分阅读
  • 第 61 部分阅读
  • 第 60 部分阅读
  • 第 59 部分阅读
  • 第 58 部分阅读
  • 第 57 部分阅读
  • 第 56 部分阅读
  • 第 55 部分阅读
  • 第 54 部分阅读
  • 第 53 部分阅读
  • 第 52 部分阅读
  • 第 51 部分阅读
  • 第 50 部分阅读
  • 第 49 部分阅读
  • 第 48 部分阅读
  • 第 47 部分阅读
  • 第 46 部分阅读
  • 第 45 部分阅读
  • 第 44 部分阅读
  • 第 43 部分阅读
  • 第 42 部分阅读
  • 第 41 部分阅读
  • 第 40 部分阅读
  • 第 39 部分阅读
  • 第 38 部分阅读
  • 第 37 部分阅读
  • 第 36 部分阅读
  • 第 35 部分阅读
  • 第 34 部分阅读
  • 第 33 部分阅读
  • 第 32 部分阅读
  • 第 31 部分阅读
  • 第 30 部分阅读
  • 第 29 部分阅读
  • 第 28 部分阅读
  • 第 27 部分阅读
  • 第 26 部分阅读
  • 第 25 部分阅读
  • 第 24 部分阅读
  • 第 23 部分阅读
  • 第 22 部分阅读
  • 第 21 部分阅读
  • 第 20 部分阅读
  • 第 19 部分阅读
  • 第 18 部分阅读
  • 第 17 部分阅读
  • 第 16 部分阅读
  • 第 15 部分阅读
  • 第 14 部分阅读
  • 第 13 部分阅读
  • 第 12 部分阅读
  • 第 11 部分阅读
  • 第 10 部分阅读
  • 第 9 部分阅读
  • 第 8 部分阅读
  • 第 7 部分阅读
  • 第 6 部分阅读
  • 第 5 部分阅读
  • 第 4 部分阅读
  • 第 3 部分阅读
  • 第 2 部分阅读
  • 第 1 部分阅读
  • 第 292 部分阅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