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95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她本来想跟阿勇理论,他跟她妈妈的事,因这是家丑,让别人知道了,是多么耻辱的一件事。

    可是现在,她所想的,竟然是如何来勾引阿勇,阿勇才愿意跟自己玩大鸡巴小屄屄的游戏。

    她想,阿勇,阿勇,你真害人不浅。

    阿勇说:“我要回家了。”

    林伯母哀求着说:“不要,不要离开我嘛我给你舔嘛,一定舔出来了。”

    其实阿勇从头到尾只是在逗逗林伯母,想不到林伯母会这样急切的需要自己,他这时才想通了,原来许多女人通奸害夫,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大鸡巴有这样的魔力,连阿勇做梦都想不到的。

    “不要。”阿勇说。

    “你要怎样随你嘛我叫你亲爹,你不要;命给你,你也不要,那你要什么嘛”

    “好了,好了,你躺好。”

    林伯母紧抱着他不放说:“你不要离开我嘛”

    阿勇说:“不会离开你了,放心。”

    “不会骗亲妹妹吗”

    “不骗你了,躺好,你再不躺好,我可要生气了。”

    “好嘛不要生气,我躺好嘛”

    林伯母躺下来,变成的“大”字,那两个摇摆的乳房,与雪白的小肚上,乌黑绒毛似的屄,窕窈的曲线,真的令人垂涎欲滴。

    她的手,还紧紧拉着阿勇的手,深怕他离去。

    其实阿勇也非常喜爱这女人,他又伏压在林伯母身上,大鸡巴对准小屄,一口气连连抽送了四十多下,若非阿勇这伙子,又有谁能有此能耐呢

    眼见林伯母在阿勇一连串猛攻之下,两片阴唇随着鸡巴的抽送一张一合,恰似鲤鱼的小嘴,且口吐白沫。

    林伯母虽然是风流之妇,交战的次数不胜枚举,但是遇到阿勇这初生之犊,可谓不怕死的勇夫。因此她处于挨打的局面,仅能摇摆纤腰,双腿不停伸缩,来个像征性的还击。

    而嘴嗫嗫的动着,就像垂死之人在交代遗言似的,其声如蚊蝇般:

    “亲哥哥我我不行了你你的鸡巴这么利害小屄会被你肏穿求求你我我受不了喔”

    声音一落,她整个人昏了过去。

    阿勇欲火正当头,他怎肯罢休,还是每每重击,千下着肉,其速如流星赶月。

    奈何,他缺乏经验,一听到她说小屄会被他肏穿,而又见林伯母昏厥,便信以为真。

    这可让阿勇吓了一大跳,乱了方寸,心里一紧张,整个人如泄了气的皮球,大鸡巴也就毫不听使唤地一厥厥抖着,腰骨一酸,阳精就如机关枪射击似地“吱吱”的射向花心。

    林伯母花心受到阳精冲击,迷糊中双腿微蹬,仍不醒人事。

    阿勇泄了精,火气也消了,不争气的双眼也睁不开了,糊里糊涂地压着林伯母就睡着了。

    阿芳一见好戏落幕,她胯下的三角裤也让淫水湿透了,于是她就悄悄地换下内裤又走了出去,心想妈妈和阿勇也太大意了,连门都不上锁就睡着了,阿明回来该怎么辨

    两人一觉醒来,阿勇看看手表,还好,才只有四点钟,妈妈是规定五点钟以前要回到家的。

    林伯母也醒来了。

    她醒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紧抱着阿勇不放,阿勇的大鸡巴,还在她小屄屄中,虽然软了,缩小了,但也有将近四寸长,这已经够她满足和充实了。

    假如阿勇,能常常跟她在一起,该有多好。

    林伯母说:“阿勇,你什么时候,能不能跟伯母睡一整个晚上到天亮呢”

    阿勇说:“不能。”

    “嗯你骗你妈妈说,在同学家研究功课,要过天早晨七点回家嘛”

    “不可以了。林伯母你想想,你家里有这么多人,迟早会被发现的,那就太丢脸了。”

    “我们在外面租一家公寓,好吗”

    “不可以,我爸爸和妈妈,管教很严,我不敢这样做,也不会这样做的。”

    “那怎么办嘛”

    “什么怎么辨”

    “不能常常在一起,不能玩得痛痛快快。”

    “刚才你不是很痛快吗”

    “可是不能常常嘛”

    “林伯母,我尽量找时间陪你玩,也不能常常陪你玩,我要读书写作业,况且我正在发育中,你也为我着想不能太自私,只顾自己。”

    “嗯嗯”

    “林伯母,你真不乖。”

    “好嘛我乖嘛我听你的话。下次你什么时候跟亲妹妹玩呢”

    “星期三下午。”

    “一言为定。”

    “好的,林伯母,我告诉你,我们在玩大鸡巴小屄屄,玩得很痛快的时候,你可以叫我亲哥哥,我叫你亲妹妹,可是现在又叫亲哥哥,亲妹妹,听起来很尴尬,现在叫阿勇就可以。”

    “嗯我要叫你亲哥哥嘛”

    “好了,随你叫了,现在我要回去。”

    “嗯现在才四点嘛你说你妈要你五点回家,亲哥哥,你四点五十分再走嘛”

    “也好。”

    当然也好,阿勇还真舍不得这淫荡娇媚的林伯母呢男人都一样,都怕奉承。

    虽然被林伯母左一句亲哥哥,右一句亲哥哥,叫得全身都起鸡母皮,但听起还是很好受的很舒服。

    阿勇虽是小小年纪,但他也有他的感慨:同样是一个女人,幸与不幸的差别极大,就如林伯母,她虽然已经四十岁,也许因为生活富裕,营养良好,看起来还像卅二、三岁的女人那么年轻,又因皮肤保养良好,白馥馥的,细嫩嫩的引人遐思。

    同样是四十岁的女人,有的看起来已衰老得多了,使人连看都不想着她一眼。

    林伯母委实是很迷人的女人。

    她用香唇吻着阿勇,阿勇也配合着,他算是练习生,林伯母又是很会接吻的高手,正是名师出高徒,不久,阿勇已很会接吻了。

    不吻还好,吻了之后,阿勇的大鸡巴又硬又翘起来了,把个林伯母的小屄屄,塞得满满的连一点儿空隙都没有,他感到暖暖紧紧的,很好受。

    “嗯亲哥哥我要哼啊我要嘛”

    她的嗲劲,又使阿勇受不了了。

    阿勇听人家说,男人不可常常丢精,常常丢精对自己的身体不好,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养成了会保护自己的性格。

    阿勇逗林伯母说:“要什么”

    林伯母说:“要亲哥哥奸死亲妹妹嘛”

    她的秀眼已经含媚带淫,把阿勇的心魄都荡了出来。

    他说:“好,我们再玩。”

    他把大鸡巴抽出来,再猛肏进去。

    “啊”

    林伯母被这一肏,已肏得全身骨骼都松散了,她扭着臀部,小腿颤抖着,由屄传达全身的舒阳,一阵阵不停的,使她快活死了。

    阿勇愈来愈是学会了性的技巧,他连肏了十几下,就把大鸡巴尽根而入,然后用阴阜压着林伯母的阴阜,磨转了一阵子。

    “哎唷亲哥哥你真哼真厉害磨得亲妹妹的心肝喔喔喔心肝都被你被你磨碎了好舒服”

    阿勇很高与发现了新大陆,他磨了一阵,又开始狠抽猛肏趄来了。

    林伯母是款摆柳腰,乱抖双乳,这种快感,使她的周身猛颤,粉臀再往上挺,用两只玉足架在床上,几乎成为一弯弓。

    “哼好亲哥哥你肏吧哎呀肏死了才好哎唷太重了大鸡巴要肏死我了亲妹妹就让你肏死吧”

    阿勇见林伯母弓起阴阜,又压了下来,用磨转的,又磨又转。

    转得林伯母的魂儿都出了窍,她被体内的欲火,燃烧得快要毁灭了,只是梦呓般的呻吟不已。

    “亲哥哥妹妹要被你磨死了哎唷亲哥哥亲哥哥”

    阿勇则在研究,要怎样磨,才能使女人感到舒服,当然要不轻不重,这时候,他突然想起养母的阴核来,磨那小粒肉球,也许很快乐。

    他就用阴阜轻压,果然感觉到了那一小粒肉球,他就不轻不重的摩磨着林伯母的阴核。

    她全身抽搐,颤抖,娇声也发抖的娇哼:

    “呀呀呀好舒服好舒服要死了要死了呀呀呀我要去了哎唷丢了”

    她真的全身娇慵无力的垂落在床上,香汗淋淋,娇喘吁吁,还是颤抖不已。

    她用满足含感激的眼光,注视着阿勇。

    阿勇用唇轻吻着她,说:“林伯母,舒服吗”

    林伯母颤声说:“亲哥哥,舒服死了。”

    阿勇也温柔地紧抱着林伯母,他要享受女人肉体的温暖,现在他又有了新的发现:女人的阴核,相当重要,

    他一看手表,四点四十分了,赶忙坐了起来。

    林伯母真缠人,她惊叫着:“亲哥哥不要不要离开亲妹妹嘛”

    紧搂着阿勇不放,更是扭动着娇躯,把双乳拼命的在阿勇身上磨擦,一付撒娇的媚态,使阿勇的心都荡漾起来,他说:“四点四十分,不早了。”

    “还有十分钟嘛”

    “我还要洗一洗,还要穿衣服。”

    “嗯你不爱我嘛”

    阿勇被缠得无奈,只好再把她拥入怀中,雨点似的吻着林伯母的娇脸,说道:“林伯母,我爱你,爱死了你,你不要多心。”

    “嗯你不要不耐烦嘛”

    “好,听你的。”

    “嗯不要离开我嘛”

    他揉揉她的乳房,说:“不要闹了,我真的非走不可了,被妈妈骂可不是好玩的。”

    “嗯好嘛”

    阿勇走进2去洗澡,洗好再出来,林伯母又抱住他,热情绵绵,他吻了她,摸了她,才走出公寓。

    坐电梯而下时,碰见了阿芳。

    他有点儿心虚,阿芳说:“你要回家了”

    阿勇说:“是的。”

    “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谈谈。”

    “重要的事什么事”

    “你迟一点回家,可以吗”

    “不可以,妈妈规定我五点钟要回家的。”

    “哦你那么乖吗那么守时吗”

    “对呀小孩子要听话,才乖呀”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那么重要吗”

    “很重要,是关于亲哥哥和亲妹妹的事。”

    “什么”阿勇惊骇得脸鄀变了色,糟了,事机不密,可能被阿芳知道了。

    “什么你不知道你怎可以做我妈妈的亲哥哥,那你不就成了我的舅舅。”

    “没有这回事。”

    “怎会没有这回事,我刚刚回家才看到、听到的,我妈还要叫你亲爹呢”

    “呀”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

    “这,这”阿勇真的也急起来了,他现在是束手无策,不知该怎么办。

    阿旁的粉脸也红起来了,她又回想刚才看到的,芳心又噗噗的跳起来,恨不得拉着阿勇立即去玩,她看阿勇急成那样子,于心不忍的说:

    “你也不必怕,这种事也不可以告诉我妈妈,她也很可怜,知道被我撞见了,可能会老羞成怒,母女都不好。”

    阿勇急得拉着阿芳的玉手,说:“芳姐,有什么事,你坦白说好了。”

    阿芳手儿被拉,周身如触电似的麻了起来,又舍不得甩开阿勇的手,说:“必须好好谈谈。”

    “谈什么”

    “谈以后该怎么辨。你放心,我知道你是被引诱的,但但”

    “但总要谈谈呀是吗”

    “是的,阿勇,非谈不可。”

    阿勇最会观人脸色了。也许是在孤儿院长大,看人脸色的喜怒惯了,他看了阿芳的脸飞红又害羞,再看看她的胸膛急促的起伏着。

    他想:莫非芳姐也动了情她大概看见自己跟她的母亲翻云覆雨,看出味道来了,这很好呀若有芳姐的小屄肏肏,不是更好吗

    他故意去碰芳姐的手臂说:“好,什么时候”

    芳姐娇躯微微一颤,说:“明天早上,你有时间吗”

    阿勇心想,这就对了,果然芳姐也动了情,既然她也动了情。就由她主动,自已被动好了,以后要下台也有藉囗。

    阿勇说:“明早九点好了。”

    阿芳说:“一言为定。”

    阿勇说:“一言为定,我得跑回家,不然来不及,会挨妈妈骂的。”

    “我载你回家,好吗”

    “好,谢谢你。”

    阿芳发动了伟士牌机车的引擎,阿勇一坐上后座,也老实不客气的伸手,抱住了芳姐腰部,双手放在芳姐的小肚上。

    机车在马路上奔驰着。

    他的手再故意放下去,就可碰到芳姐的屄了,反而一想,不可以,骑机车分了神,是非常危险的。

    再说明天芳姐,不知要带自己到那里去,反正她动了情,一切好办了,迟早自己的大鸡巴,可以肏在她的小屄屄中的。正和林伯母一样,当时他看她的乳房是多么兴奋,现在则是不但随你看、随你摸,而且还恨不得你看她、摸她呢正是急也不急在一时。

    二分钟就到了公寓。

    他的手虽是按在芳姐的小肚上,但听芳姐那噗噗跳个不停的心儿,他知道也深信可玩芳姐的小屄屄了。

    下车后,芳姐说:“明早九点。”

    阿勇说:“一定。”

    芳姐说:“不见不散,我就在现在这个地方等你。”

    “好,再见。”

    “再见”

    芳姐骑着机车走了,阿勇跑进电梯,到了他家门囗,正好五点正。

    他放心的拿出锁匙,开了门,走进去,妈妈正坐左客厅里,说:“回来了,去换衣服。

    阿勇应道:好。

    妈妈又说:换好了衣服,来陪妈妈。

    好。阿勇说着,就到卧室捝掉了衣服,像平常一样的,裸着上身,只穿一条运动短裤,走到客厅。

    妈妈见了说:阿勇乖,来,坐到妈妈身旁,妈妈有话问你。

    阿勇就挨在妈妈身旁坐着,他不敢贴近妈妈,怕她生气。

    妈妈说:载你回家的女孩是谁

    是芳姐。阿勇应着,心想,妈妈一定胡思乱想,想错了,这定是个误会。

    芳姐是谁

    是阿明的姐姐,我要回家,正好芳姐有事又顺路,就载我回家了。

    她很漂亮,是吗

    不知道。

    噢,你连漂亮和不漂亮,都不知道吗

    妈妈,你错了,除了妈妈最漂亮外,天下的女孩子都不漂亮。

    听得他妈妈的芳心大震。

    其实她和阿勇,这对养母养子之间,心理上都有数,自从阿勇用舌头,舐得她舒服得丢了精之后,她自己也知道阿勇的心里怎样想。

    简单说,两人心理都有数,也都摸透了对方的心理是怎样想的,只是不知该在何种方式下,来打破这莫名其妙的隔阂。

    她不是淫荡的女人,更不知该如何引诱男人,她也知道阿勇怕她,她更怕跟阿勇发生关系的后果会怎样。

    她知道无须为丈夫守节,丈夫发了大财,就在外面花天酒地,沾花惹草,甚至金屋藏娇,这已经不是十八世纪,女人贞烈碑的年代,丈夫这样冷落她,等于叫她守活寡,那太残忍了。

    所以她不必为丈夫守节,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她希望阿勇大胆一点,可惜阿勇就是大不起胆来。

    她娇笑说:噢妈妈真的这么美丽吗

    阿勇由衷的说:妈妈最美最美了,我从未看过比妈妈更美的女人。

    比你的芳姐如何呢

    美丽得太多了,芳姐怎能比得上妈妈。

    可惜妈妈三十四岁。太老了。

    不不妈妈看起来才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点儿也不老。

    噢妈妈是怎样的美

    阿勇摇摇头说:我也不会形容,反正妈妈真的很美很美就是了。

    你的嘴很甜。

    妈妈要不要阿勇本来想问妈妈要不要试一试,但还没说完,就发觉不该对妈妈这样轻薄。

    噢怎么不说下去

    没有了。

    阿勇也知道妈妈有鼓励他说下去的意思,他也不是不敢说,只是觉得他不可以这样说。

    妈妈嫣然一笑,说:你真是人小鬼大。

    阿勇赶忙说:妈妈,我很乖,也很听妈妈的话。

    乖是很乖,只怕学坏了

    不会,不会,阿勇绝对不会学坏,阿勇只听妈妈的话,一定很乖的。

    噢不听爸爸的话

    也听爸爸的话。

    唉妈妈低叹一声,说:你爸爸也真是的

    阿勇不满的说:爸爸真不应该

    不应该怎么

    不应该这么忙,老让妈妈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假如我是爸爸的话,就不是这样了。

    那你会怎样

    我会天天陪妈妈上街散心,看电影,或是在家里看电视,陪妈妈”

    “怎么不说下去”

    “我不敢说。”

    “你说,妈妈不会生气。”

    “陪妈妈睡觉。”他愈说声音愈小。

    听得妈妈芳心大乱,原来阿勇什么都知道,所以前天才用舌头舔自己的小屄,让自己丢精舒服,事后又做得很完满,像没那么一回事似的。

    她心想:这小鬼什么都知道,连自己春情荡漾他都知道,真是鬼精灵,这样也好,他了解得更多,就不会误会自己是淫荡的女人,否则她怎么可能永远这样守活寡下去。

    她看看时间,也五点半了,就说:“阿勇,你去妈妈的洗手间洗澡,晚上有喜宴,你陪妈妈去。”

    阿勇高兴的说:“是的,妈妈。”

    他拿着毛巾和内裤,就往妈妈的卧室里去洗澡。他一走进洗澡间,妈妈也进了卧室。

    他的心噗噗地跳着,紧张起来,妈妈说:“耳根后面,要洗肏净点。”

    “好的。”

    “你的耳根后面总洗不肏净。”

    “我会洗肏净的。”

    他边洗澡边注意偷听妈妈是不是换衣服,结果什么也没听到,他胡思乱想着,竟连下面的鸡巴也胀大起来了。他又想林伯母,那真是可爱人儿,又会嗲,又会撒娇,虽然淫荡点儿,但那样才令人念念不忘。

    洗完澡走出来,妈妈好好的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说:“把衣服穿好,我们提早出去。”

    “是的,妈妈。”

    阿勇回卧室换衣服,妈妈走进洗澡间,她慢慢的把衣服脱掉,对着镜子自我欣赏起来,她想:阿勇说自己,像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真的吗

    想到阿勇,她的小屄里又充满了淫水,他那根鸡巴太大了,要是肏进自己的小屄里,该有多舒服,那真是欲仙欲死,快活极了。

    要阿勇的大鸡巴,肏进自己的小屄中,并不困难,只要自己表示一下,就可成事,只是临到紧要关头,自己又提不起勇气。

    突然,停电了,卧室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阿勇知道妈妈最怕黑暗,现在又在浴室里,一定会大惊的呼叫自己,他正好在穿上衣,把上衣也脱掉,外裤也脱掉,只余下内裤。

    “阿勇阿勇”果然听到妈妈的惊叫声。

    他冲进妈妈的卧室,冲进洗手间,呼叫:“妈妈,妈妈。”

    “阿勇,阿勇”

    他碰到妈妈的手,就顺势把妈妈拥入怀中。

    “阿勇,我怕”

    果然,妈妈全身裸露着,阿勇的手搂着她细细的腰,胸膛贴着她那两个如处女般、极有弹性的乳房,另一手摸着她那滑嫩嫩的丰臀,那真是他最大的享受。

    阿勇说:“妈妈,不要怕,不要怕。”

    妈妈这一生,第一次裸露着,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拥抱着,尤其他是阿勇,她的脑袋相当纷乱,只觉得她的乳房贴在阿勇胸膛上,相当舒畅,而阿勇就像一团火,把她包住,燃烧着她全身。

    她紧紧地抱着阿勇,把脸贴阿勇的脸上。

    “嗯嗯我怕怕。”

    阿勇摸着妈妈的粉臀,说:“我在,妈妈就不要怕,不要怕呀”

    她颤抖起来了。

    阿勇的脸与妈妈的脸贴在一起,真的美极了,他转过头,轻轻地亲吻着她的脸颊,妈妈的脸已经火烫了,他吻着,吻着

    “嗯不要嗯”

    她也慢慢的转过脸,她也迫切的须要热烈的接吻。

    阿勇吻着,终于,吻到了她那樱桃香唇。

    “嗯嗯”

    阿勇用双唇柔柔地吻着她的樱唇,慢慢的,她的香唇吻张开了,阿勇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

    “嗯”

    两人热烈的吻着,死命的吻着。

    她的体内,熊熊的欲火已经燃烧了。

    两人搂得极紧,吻得很热烈,阿勇更是用手摸着她的左右臀部,又丰满,又细嫩,又滑腻,他下面的大鸡巴,也磨擦着她的屄。

    “哎哎嗯嗯”

    突然,电灯亮了起来。

    电灯亮了现出光明,而光明又会令人感到害羞,她害羞极了,光明使她清醒过来,以发抖的声音说:“阿勇,你走吧”

    “妈”

    “听妈的话,要乖,不要碰妈妈。”

    “妈以后你给我碰吗”

    “以后再说。”

    “妈”

    “你不走,妈会生气的。”

    “妈,是的。”

    阿勇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用双眼虎视眈耽地看着她裸露的胴体,太美,真太美了,那乌亮丛生的阴毛,那么柔丽地贴在她那隆突得如小山丘的屄,那如梨子般的乳房,乳头只有小红豆那么大,却红得好看极了,乳晕是粉红色的,带着丝丝的血丝。

    再美的美女雕刻像,也比不上她的美。

    她羞红着脸,转过身,发抖的说:“阿勇,乖,你去穿衣服。”

    “是的,妈妈。”

    阿勇很无奈的走回卧室,坐了一下,清醒一下脑袋。才开始穿衣服。

    阿勇走后,她是难受极了,她多么盼望阿勇的那根大鸡巴,能肏在自己的小屄中,可是也不知为什么,她又赶走了阿勇。

    她不知那是什么原因,也许是矜持、害羞、尊严,或是贞操观念。

    可是她现在后悔了,她知道她不必后悔,只要现在走入阿勇的卧室里,一切都可成为事实,她很想这样做,却不做,连她也不知原因。

    过了很久,才定下心。

    胡乱的洗完澡,换好了衣服,走出卧室,阿勇已穿得整整齐齐的在沙发上等着了。

    她连看阿勇的勇气都没有,就走到门边开门,却发觉阿勇还坐在沙发上,没跟上来,她也不敢转头,就说:“阿勇,我们走。”

    “是的,妈,等一下。”

    “什么事”

    阿勇走到她身边,叫声:“妈”

    她羞红着脸,应声:“嗯”

    “妈,你不要生气,好吗”

    “妈不生气。”

    “也不要太介意好吗”

    她笑了,她知道阿勇是细鬼灵精,善体人意,她说:“妈不介意了。”

    “那好,我们走。”

    走出门外,她自动的把手,伸进阿勇的臂弯中,两人高高兴兴的去赴喜宴。

    星期日早晨,阿勇向妈妈告假,说要跟芳姐去看早场电影,是芳姐输他的,要请客。

    妈妈说:“阿勇,你跟你的芳姐很好是吗”

    阿勇顿脚说:“妈你想到哪里去了芳姐已经订婚,有未婚夫了。”

    “嗯有未婚夫怎么可以请你看电影”

    “妈,只是看电影,有什么不可以呢你的思想也太守旧了,时代不同了。”

    “时代不同了吗”

    “当然不同了,妈好不好”

    “妈若说不好,你怎么辨”

    “妈若说不好,那么阿勇下楼去告诉芳姐,说今天妈禁止,不准外出呀”

    “嗯让妈想想。”

    阿勇就坐在沙发上,很有兴趣地看着妈妈,他知道她是在逗他的。

    妈妈也好奇地看着阿勇,说:“你为什么不急”

    “急什么”

    “万一妈不准呢”

    “不准我就去回绝,不就得了”

    “真的好,妈不准,你去告诉你的芳姐吧”

    阿勇摇摇头,说:“好,我下楼去,马上回来。”

    “慢点,你的芳姐不是很美吗”

    “妈说不错,芳姐是很美丽、很迷人、很可爱。还有,还有很令人想入非非,但妈妈比芳姐更加一万倍的美丽、迷人、可爱,和和”

    妈妈嫣然笑道:“嘴还是真甜。”

    阿勇说:“妈妈试过呀对不起,不要生气。”

    妈妈微笑着,娇脸羞红的说:“好,你去吧,十一点半以前回到家。”

    阿勇说:“妈妈准了”

    “准了,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下午不准再往外跑了,在家里陪妈妈,好吗”

    “当然,阿勇才舍不得离开妈妈呢要不是阿明和他姊夫一定要我去,我才不去呢”

    “又甜嘴了,去,记住十一点半,要乖哦”

    “是的,妈妈,再见”

    “再见,不要惹事。”

    “我知道。”

    芳姐真的在楼下等他,这时候也快九点了,芳姐好像刚到的样子,引擎还没有熄火,他坐上机车的后座,坐得正正当当的,保持与芳姐的距离。

    一来,他知道妈妈在看。二来,骑机车不可分神,若不小心发生了车祸,可要出人命的。

    芳姐问:“坐好了”

    阿勇说:“坐好了。”

    芳姐心中大感奇怪,这小子昨天还抱得亲亲蜜蜜的,今天怎么变了样昨天的手还不老实的想摸自己的屄,今天的手,怎么不见动静

    她把拨车开走,阿勇坐着,只想着他要被动。

    约十分钟,机车停了,芳姐叫他下车。

    芳姐把机车放好,就带他到一处公寓的电梯,顺电梯而上,到了九楼,才出电梯,芳姐拿出锁匙开公寓的门。

    她和他走了进去。

    哦好豪华的公寓,怕有一百多坪,一切的装饰和摆设,家俱,都是最高贵,最好的。

    阿勇吹了一声囗哨,说:“好地方。”

    芳姐说:“我未婚夫的房子。”

    “好美,好美呀你未婚夫呢”

    “去南部出差。”

    “那这房子里,就只有我和芳姐了”

    “正是。”

    “芳姐,你不怕我”

    “你阿勇又不是老虎,我难道会被你吞下”

    “对,对,你未婚夫很有钱,是个豪富”

    “不是。”

    “是个骗徒”

    “你积点口德,我未婚夫虽然不是豪富,但我未婚夫的爸爸却是豪富,你混帐懂了吧”

    “不懂。”

    “不懂,你就去死”

    “好,我死在芳姐的怀抱中,做鬼也风流。”

    他和芳姐两人,平时是斗惯了嘴,见面就是这样的不可收拾。

    芳姐坐在很有气派的沙发上,阿勇则紧挨着芳姐,坐了下来,有意无意的拉着芳姐的玉手,而且把手放在芳姐的大腿上,才说:

    “芳姐,开玩笑,怎么生气了”

    芳姐被阿勇的手,摸得春心荡漾,她嘟着小嘴说:“你老是惹人生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芳姐。”他边说,边摸着芳姐那莹莹如玉的大腿。

    芳姐被摸得心猿意马,又舍不得把阿勇的手拨开,她还是嘟着小嘴说:“你最可恨了。”

    “我什么可恨”

    “你自己知道。”

    “我不知道呀”

    “怎么会不知道,就是你跟我妈的事呀”

    谈起这个问题,阿勇故意轻叹“唉”的一声,像无限委屈似的,放开了芳姐的手颓然跌坐在沙发上,说:“林伯母真会缠人,不知该怎么办。”

    芳姐说:“怎么了”

    阿勇说:“也不知如何向你解释才好,芳姐,你是要跟我谈判对不对”

    芳姐想了一下,说:“对谈判。”

    阿勇说:“不要谈了。”

    “为什么”

    “还有为什么你回家去告诉你妈妈,叫她以后别缠我,不就得了。”

    “阿勇,你,你”芳姐也急了起来,她也知道若阿勇真那样做,事情可闹大了。

    “我怎么了”

    “你混帐。”

    “我为什么会是混帐,你不是要跟我谈判吗谈判就该有个结果,我给你一个结果,你还不满意了。”

    “我只是可怜林伯母,才不得不应付她的。”

    芳姐愈想愈不对,突然站起来,怒叱道:“阿勇,你欺人太甚”

    阿勇也站起来,说:“我欺谁”

    “你欺负我妈妈。”

    “这你也看到了,是我欺负你妈妈,还是你妈妈欺负我”

    “阿勇,你你”芳姐举起玉掌向阿勇打来。

    阿勇心想,芳姐虽然动了春情,但她毕竟是太年轻,不懂得勾引男人,要她主动、自己被动是不可能,不如自己主动来得好。

    “拍”的一声,芳姐的玉掌已结结实实的,打在阿勇的脸上。

    “呀”阿勇叫了一声,想不到芳姐真的打他,女孩子家的掌力,当然不会很痛,可是他不得不假装很痛的样子,而且装出像要哭的样子。

    芳姐大惊失色,她想不到阿勇没有闪避。

    两人本来已站得近,芳姐更趋前一步,差不多要跟阿勇贴在一起,她用手摸着阿勇的脸,急声说:“阿勇,对不起,对不起嘛”

    阿勇见机会来了,他伸出双手,把个芳姐紧搂着,并用唇要去接芳姐的唇。

    芳姐的粉脸猛摇,骂着:“要死了,要死了。”

    阿勇见芳姐不跟他接吻,那也没关系,他用手搂紧她的臀部,使她的屄跟自已的大鸡巴磨擦也过瘾。

    “啊”芳姐轻叫一声,如触了电似的,全身都麻了起来。

    “阿勇嗯你欺负芳姐嘛”

    “我就是要欺负你,你妈妈欺负我,我要报仇,所以我欺负你。”

    “嗯”

    芳姐这时全身又麻又痒,想起阿勇跟妈妈玩大鸡巴小屄屄,那种舒服的样子,她的小屄里也流出了淫水,春情荡漾起来。

    阿勇的唇就是不离芳姐的粉脸,芳姐说:“你要要怎样嘛”

    “要跟芳姐接吻。”

    “嗯”

    “芳姐不跟阿勇接吻,阿勇绝不放手。”

    “好嘛”

    芳姐只好把她的香唇,送去与阿勇的唇贴合在一起,阿勇现在也是接吻高手,他只感到芳姐的囗中很香又很甜。

    芳姐被阿勇吻得昏头转向,连她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谁了。

    片刻,阿勇才放开手,说:“好了,现在我俩好好的谈谈。”

    芳姐早已被阿勇吻得欲火高涨,突然被阿勇放开手,还傻楞楞的问道:“谈什么”

    阿勇说:“你不是约我来谈谈的吗”

    他心中暗叫一声“罪过”,芳姐是很美丽,迷人,又善良的女孩子,因为太美丽了,专科刚毕业,就考入一家大公司当秘书,立即被董事长的独子看上,猛追了三个月就被追上订婚了。这样的女孩他再对她想入非非,委实罪过。

    芳姐这时才回过神来,说:“对,是要谈谈的。”说着,芳姐坐了下来。

    因为她的小腿很长,所以看起来特别的婷婷玉立,现在坐下来,小腿更显得修长均匀,很是迷人。

    阿勇贴着她坐下说:“谈什么”

    芳姐被阿勇贴得芳心大乱,说:“阿勇,你不要欺负人嘛”

    “我欺负你什么”

    “你这样坐,人家很难受。”

    阿勇得寸进尺,一手搂着她的柳腰,说:“这还难受,以后有得你难受的。”

    “什么意思”

    “你的丈夫是大富豪,大富豪就事业多,事业多就工作忙就常常在外面,在外面就不能回家陪你,不陪你,你就会空虚寂寞,那你怎么办”

    “那还不简单,我可以找你陪我,或看电影呀”

    “那晚上独守空帷,又怎么办”

    “你胡说什么”

    “芳姐,我说真的了,你晚上独守空帷,是不是也找我陪你睡觉”

    “要死了,你要死了”

    芳姐说着,拼命打着阿勇的大腿,阿勇不由分说,就把芳姐压在沙发上,猛吻着她。

    她被吻得喘不过气来,说:“阿勇,你又欺负人。”

    阿勇说:“不是欺负你,反正你以后要独守空惟,那时你只好找我陪你睡,我俩现在先试试睡觉的味道怎样,难道不可以”

    “睡觉也不是在沙发上了。”

    “好,那就到床上去。”

    阿勇说着就站了起来,也把芳姐拉起来,说:“走,到房间里去。”

    芳姐就阿勇这一阵的胡缠,早已芳心荡漾,她被拉起来,不知该怎么办,声音有点发抖说:“阿勇,你,你欺人太甚嘛”

    “我就是要欺负你,走不走”

    “好嘛”

    阿勇搂着芳姐,走入卧室,阿勇说:“哦,这卧室好美,像皇宫。”

    芳姐说:“是我的卧室。”

    “你未婚夫的呢”

    “在隔壁。”

    一进入卧室,阿勇就忙着关门,也忙着为芳姐脱衣服,芳姐挣扎着,说:“你要怎样嘛”

    阿勇说:“要跟你睡觉呀反正你以后总是要独守空帷,到那时候再要找我,我可不理你了。”

    “你最会欺负芳姐了。”

    “我就是要欺负你,你要怎样”

    “嗯好嘛要欺负就让你欺负好了。”

    阿勇从来未曾帮女人脱过衣服,七手八乱的,终于把芳姐的衣服脱下了。

    “啊”芳姐粉脸含羞的低叫一磬,阿勇逗趣的问:“芳姐又啊什么了”

    芳姐气得跑上床去,说:“你又欺负人,又羞人,你最可怕了。”

    阿勇则惊住了。

    虽然芳姐还穿着乳罩和三角裤,可是那肌肤之光洁晶莹,实非任何一个女人可比,因为身高将近一百七十公分,脱掉衣后,更显得修长纤秀,再加上曲线分明,窕窈玲珑,婀娜多姿,更是迷人已极。

    阿勇赶快脱掉衣服,赶忙上床说:“对不起,对不起,芳姐,我是逗你的。”

    芳姐侧过身不理他,说:“逗人也不是这样的逗法,又欺负人,又羞人,最最可怕了。”

    “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向你陪罪。”

    阿勇说着,一颗心噗噗跳个不停,紧张得差点儿把颗心跳出口腔,芳姐就像是白玉雕成的美女像,那么晶莹与艳丽,他依偎在芳姐身旁说:“不要生气,我已向你陪罪了,你又要怎样呢”

    “要你去死。”

    “好,我决定死,就死在芳姐的肚子上。”

    不由分说就把芳姐扳过来,与芳姐吻在一起来了,一手忙着解开芳姐的乳罩。

    “啊”

    芳姐轻叫,乳罩已被阿勇解开,他忙着摸抚芳姐的乳房,她的乳房虽没有林伯母那么大,却也不小,摸起来紧碰碰的极富弹性,手感极好。

    “阿勇不要不要嘛”

    “芳姐要要嘛”

    芳姐被摸得娇躽轻轻的颤抖,全身只感酥痒极了,于是她的手,也盲目的搜索着,当她的玉手,握住了阿勇的大鸡巴时,芳心乱跳。

    “啊”

    这是一条火烫的大铁棒,又粗又长。

    阿勇的手顺势往下,通过平坦的腹部、小腹,终于摸到了芳姐的屄。

    她这时全身都软了,软得好像一丝气力也没有,只有小腿伸缩着,柳腰乱扭,不知是挣扎或是迎接。

    阿勇摸到小腹下面的小山丘,在茂密的阴毛中高挺着,他寻探小山丘的洞中,渐渐的,他

    第 95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291 部分阅读
  • 第 290 部分阅读
  • 第 289 部分阅读
  • 第 288 部分阅读
  • 第 287 部分阅读
  • 第 286 部分阅读
  • 第 285 部分阅读
  • 第 284 部分阅读
  • 第 283 部分阅读
  • 第 282 部分阅读
  • 第 281 部分阅读
  • 第 280 部分阅读
  • 第 279 部分阅读
  • 第 278 部分阅读
  • 第 277 部分阅读
  • 第 276 部分阅读
  • 第 275 部分阅读
  • 第 274 部分阅读
  • 第 273 部分阅读
  • 第 272 部分阅读
  • 第 271 部分阅读
  • 第 270 部分阅读
  • 第 269 部分阅读
  • 第 268 部分阅读
  • 第 267 部分阅读
  • 第 266 部分阅读
  • 第 265 部分阅读
  • 第 264 部分阅读
  • 第 263 部分阅读
  • 第 262 部分阅读
  • 第 261 部分阅读
  • 第 260 部分阅读
  • 第 259 部分阅读
  • 第 258 部分阅读
  • 第 257 部分阅读
  • 第 256 部分阅读
  • 第 255 部分阅读
  • 第 254 部分阅读
  • 第 253 部分阅读
  • 第 252 部分阅读
  • 第 251 部分阅读
  • 第 250 部分阅读
  • 第 249 部分阅读
  • 第 248 部分阅读
  • 第 247 部分阅读
  • 第 246 部分阅读
  • 第 245 部分阅读
  • 第 244 部分阅读
  • 第 243 部分阅读
  • 第 242 部分阅读
  • 第 241 部分阅读
  • 第 240 部分阅读
  • 第 239 部分阅读
  • 第 238 部分阅读
  • 第 237 部分阅读
  • 第 236 部分阅读
  • 第 235 部分阅读
  • 第 234 部分阅读
  • 第 233 部分阅读
  • 第 232 部分阅读
  • 第 231 部分阅读
  • 第 230 部分阅读
  • 第 229 部分阅读
  • 第 228 部分阅读
  • 第 227 部分阅读
  • 第 226 部分阅读
  • 第 225 部分阅读
  • 第 224 部分阅读
  • 第 223 部分阅读
  • 第 222 部分阅读
  • 第 221 部分阅读
  • 第 220 部分阅读
  • 第 219 部分阅读
  • 第 218 部分阅读
  • 第 217 部分阅读
  • 第 216 部分阅读
  • 第 215 部分阅读
  • 第 214 部分阅读
  • 第 213 部分阅读
  • 第 212 部分阅读
  • 第 211 部分阅读
  • 第 210 部分阅读
  • 第 209 部分阅读
  • 第 208 部分阅读
  • 第 207 部分阅读
  • 第 206 部分阅读
  • 第 205 部分阅读
  • 第 204 部分阅读
  • 第 203 部分阅读
  • 第 202 部分阅读
  • 第 201 部分阅读
  • 第 200 部分阅读
  • 第 199 部分阅读
  • 第 198 部分阅读
  • 第 197 部分阅读
  • 第 196 部分阅读
  • 第 195 部分阅读
  • 第 194 部分阅读
  • 第 193 部分阅读
  • 第 192 部分阅读
  • 第 191 部分阅读
  • 第 190 部分阅读
  • 第 189 部分阅读
  • 第 188 部分阅读
  • 第 187 部分阅读
  • 第 186 部分阅读
  • 第 185 部分阅读
  • 第 184 部分阅读
  • 第 183 部分阅读
  • 第 182 部分阅读
  • 第 181 部分阅读
  • 第 180 部分阅读
  • 第 179 部分阅读
  • 第 178 部分阅读
  • 第 177 部分阅读
  • 第 176 部分阅读
  • 第 175 部分阅读
  • 第 174 部分阅读
  • 第 173 部分阅读
  • 第 172 部分阅读
  • 第 171 部分阅读
  • 第 170 部分阅读
  • 第 169 部分阅读
  • 第 168 部分阅读
  • 第 167 部分阅读
  • 第 166 部分阅读
  • 第 165 部分阅读
  • 第 164 部分阅读
  • 第 163 部分阅读
  • 第 162 部分阅读
  • 第 161 部分阅读
  • 第 160 部分阅读
  • 第 159 部分阅读
  • 第 158 部分阅读
  • 第 157 部分阅读
  • 第 156 部分阅读
  • 第 155 部分阅读
  • 第 154 部分阅读
  • 第 153 部分阅读
  • 第 152 部分阅读
  • 第 151 部分阅读
  • 第 150 部分阅读
  • 第 149 部分阅读
  • 第 148 部分阅读
  • 第 147 部分阅读
  • 第 146 部分阅读
  • 第 145 部分阅读
  • 第 144 部分阅读
  • 第 143 部分阅读
  • 第 142 部分阅读
  • 第 141 部分阅读
  • 第 140 部分阅读
  • 第 139 部分阅读
  • 第 138 部分阅读
  • 第 137 部分阅读
  • 第 136 部分阅读
  • 第 135 部分阅读
  • 第 134 部分阅读
  • 第 133 部分阅读
  • 第 132 部分阅读
  • 第 131 部分阅读
  • 第 130 部分阅读
  • 第 129 部分阅读
  • 第 128 部分阅读
  • 第 127 部分阅读
  • 第 126 部分阅读
  • 第 125 部分阅读
  • 第 124 部分阅读
  • 第 123 部分阅读
  • 第 122 部分阅读
  • 第 121 部分阅读
  • 第 120 部分阅读
  • 第 119 部分阅读
  • 第 118 部分阅读
  • 第 117 部分阅读
  • 第 116 部分阅读
  • 第 115 部分阅读
  • 第 114 部分阅读
  • 第 113 部分阅读
  • 第 112 部分阅读
  • 第 111 部分阅读
  • 第 110 部分阅读
  • 第 109 部分阅读
  • 第 108 部分阅读
  • 第 107 部分阅读
  • 第 106 部分阅读
  • 第 105 部分阅读
  • 第 104 部分阅读
  • 第 103 部分阅读
  • 第 102 部分阅读
  • 第 101 部分阅读
  • 第 100 部分阅读
  • 第 99 部分阅读
  • 第 98 部分阅读
  • 第 97 部分阅读
  • 第 96 部分阅读
  • 第 95 部分阅读
  • 第 94 部分阅读
  • 第 93 部分阅读
  • 第 92 部分阅读
  • 第 91 部分阅读
  • 第 90 部分阅读
  • 第 89 部分阅读
  • 第 88 部分阅读
  • 第 87 部分阅读
  • 第 86 部分阅读
  • 第 85 部分阅读
  • 第 84 部分阅读
  • 第 83 部分阅读
  • 第 82 部分阅读
  • 第 81 部分阅读
  • 第 80 部分阅读
  • 第 79 部分阅读
  • 第 78 部分阅读
  • 第 77 部分阅读
  • 第 76 部分阅读
  • 第 75 部分阅读
  • 第 74 部分阅读
  • 第 73 部分阅读
  • 第 72 部分阅读
  • 第 71 部分阅读
  • 第 70 部分阅读
  • 第 69 部分阅读
  • 第 68 部分阅读
  • 第 67 部分阅读
  • 第 66 部分阅读
  • 第 65 部分阅读
  • 第 64 部分阅读
  • 第 63 部分阅读
  • 第 62 部分阅读
  • 第 61 部分阅读
  • 第 60 部分阅读
  • 第 59 部分阅读
  • 第 58 部分阅读
  • 第 57 部分阅读
  • 第 56 部分阅读
  • 第 55 部分阅读
  • 第 54 部分阅读
  • 第 53 部分阅读
  • 第 52 部分阅读
  • 第 51 部分阅读
  • 第 50 部分阅读
  • 第 49 部分阅读
  • 第 48 部分阅读
  • 第 47 部分阅读
  • 第 46 部分阅读
  • 第 45 部分阅读
  • 第 44 部分阅读
  • 第 43 部分阅读
  • 第 42 部分阅读
  • 第 41 部分阅读
  • 第 40 部分阅读
  • 第 39 部分阅读
  • 第 38 部分阅读
  • 第 37 部分阅读
  • 第 36 部分阅读
  • 第 35 部分阅读
  • 第 34 部分阅读
  • 第 33 部分阅读
  • 第 32 部分阅读
  • 第 31 部分阅读
  • 第 30 部分阅读
  • 第 29 部分阅读
  • 第 28 部分阅读
  • 第 27 部分阅读
  • 第 26 部分阅读
  • 第 25 部分阅读
  • 第 24 部分阅读
  • 第 23 部分阅读
  • 第 22 部分阅读
  • 第 21 部分阅读
  • 第 20 部分阅读
  • 第 19 部分阅读
  • 第 18 部分阅读
  • 第 17 部分阅读
  • 第 16 部分阅读
  • 第 15 部分阅读
  • 第 14 部分阅读
  • 第 13 部分阅读
  • 第 12 部分阅读
  • 第 11 部分阅读
  • 第 10 部分阅读
  • 第 9 部分阅读
  • 第 8 部分阅读
  • 第 7 部分阅读
  • 第 6 部分阅读
  • 第 5 部分阅读
  • 第 4 部分阅读
  • 第 3 部分阅读
  • 第 2 部分阅读
  • 第 1 部分阅读
  • 第 292 部分阅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