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65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修司站在房门前做深呼吸,他心里一面祈祷,一面将手放在门把上。

    他慢慢地转开门把。可是,不知怎么搞的,就是转不开,原来门已上锁了。

    修司一阵愕然。

    不可能啊晚餐的时候,她还那样地满脸笑容。

    他拼命地扭着门把,还是打不开。

    若是就此罢休,实在很不甘心,于是下意识里,修司敲门喊着“贵子,拜托,开门哪”

    然而,里面并没有任何回音。

    难道她已经睡着了吗不,门缝里还透着一些微光,显然,她仍是醒着。

    修司再一次用力的敲门,一边喊着她的名字。

    “修司,很抱歉。”

    不久,贵子终于有了反应,修司也停止了敲门。

    “我不能开门的。从伦理来说,我是你的嫂嫂啊”

    她怕伤了修司的心,所以特别柔着声音说。

    可是,这话在修司听来,有如坠入了地狱之中。而且,他也不相信,贵子这么说是出于内心。

    何况,从过去的种种迹象来看,贵子对修司的追求,很可能有某些程度上的默许。这么一想,修司再也无法死心,他又哀求起来“无论如何,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

    修司的欲望渐渐地往上爬升,他似乎已经将贵子视为一个猎物,非捕获不可。

    “不可以修司,你给我乖乖地回房间去”

    可是她这声调,听不出来是很坚持的,好像是在自言自语说给自己听。

    “不,我不要回去。贵子,我求你,让我进去吧”

    修司以祈求的口吻,不断的推着门。

    “今天晚上你就听我的话吧快回去”

    “不要、不要、不要啊”

    修司像个耍赖的孩子一般。

    而在这同时,贵子不再开口说话了,似乎她已不愿再有反应了。

    修司察觉到这一点,他也停止了敲门。

    难道就这样算了吗不,我还不死心。可是,怎么办才好呢┅修司呆呆的站在门口想着,自己如果一直这样站着等贵子出来,未免太凄惨了。万一她明天早上才要开门,那可不太好玩。

    对了,有阳台如果从阳台钻进去,不就可以┅一打定了主意,他便立即行动。

    他们住在公寓的二楼,贵子夫妻的房间阳台旁正好有棵银杏树,若是爬上了树,藉此跳到阳台上,说不定就能进入房间里了。

    虽然修司长这么大还没爬过树,可是为了一亲佳人,他拼死也要一试。

    已经是深夜了,附近没什么人影,修司于是使出浑身解数爬到树上去,接着小心翼翼地跨过阳台的栏杆,终于顺利的降落。

    房间入口处的落地窗的蕾丝窗帘此刻拉开着,房里还点着灯,因此看得很清楚。

    修司弯着身,向寝室里望去。贵子此时坐在床沿,正在喝威士忌,她身上穿着一件淡绿色的洋装式睡衣,因为背对着落地窗而坐,所以她没注意到修司已在阳台上了。

    如果玻璃窗没上锁,修司打算不作声响的潜进去,他有自信这次一定可以达到目的。

    于是,他将手放在破璃窗上。心想,到目前为止就算不能了遂心愿,也绝不反悔。

    修司慢慢地推着玻璃窗。然而,却推不动。槽了,落地窗也锁着。

    啊啊,这怎么办呢┅他又想,大概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吧索性就用力地去推。可是,依旧打不开。

    突然听到声响的贵子转过头来,那张已卸了的脸,满是惊异。

    修司这回干脆用拳头敲起窗户来,而且连下身的裤子都脱了。为了向贵子表示热情,他把自己的下部贴到窗上。

    看着贵子向他走来,可是修司分不清楚她究竟是要打开窗子让他进去呢,还是要把窗帘拉上不理他。他只能在心里暗自祈祷。

    不久,贵子已站在窗前了,她把窗帘再拉开了一些。隔着一层玻璃,修司看她就跪在他面前,且将嘴贴在他下身的部位,开始舔了起来。

    “贵子,把窗户打开啊”

    修司更将下部紧紧押在玻璃窗上,大声叫着。

    那底部的前端已有些许精液流出,就黏在玻璃窗上,显得相当淫秽。

    而贵子仍将嘴唇贴在玻璃窗上,头也跟着激烈得摇晃着。

    她此时的表情可说是非常复杂,里面融合了困惑与兴奋,脸颊也泄上了一层红晕,似乎不只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

    由于她是跪着的姿势,正好可以窥见到她睡衣前襟里的那对乳房,而红红色的乳头更是刺激着修司的视网膜,煽动他的感官。

    原来,贵子的欲望也是如此强烈┅虽然她不愿越过这最后一道防线,极力的压抑自己,可是这么一来却反而激发了修司的占有欲。

    “快把窗子打开啊,贵子。”

    修司用自己的阴茎去撞玻璃窗,每一叩敲便有液体飞出,喷得窗上到处都是。

    而贵子那火红的唇舌也跟着追窗上的精液,看起来好像是某种生物在蠕动一般。

    有一股不寻常的气氛正在两人中间蔓延。

    此人明明已站在自己面前了,却又无法得到,修司急得快发狂了。

    “快打开啊,我求你贵子”

    或许是极力想向嫂嫂表白,修司抓起自己的下部,下断地前后摆动他的腰。而贵子像是要呼应他似的,也站起了身子。

    突然间,修司以为贵子终于要允许他进去了,兴奋得心里直跳,欲望在血液里奔流,眼睛更是为之一亮。

    然而,事实并非如修司所期望的。

    可是,贵子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修司大吃一惊。她脱下了睡衣,身上仅剩一件绿色的底裤。

    那华丽的肉体,超过了修司原先的想像。修司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只用眼睛楞楞的望着。

    啊啊,多美的身体啊┅丰满的一对乳房,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想把脸埋进去。而粉红色的乳晕中间挺立的可爱乳头,又显得特别的诱惑人。

    贵子的身材一点赘肉也没有,清瘦得连肋骨都看得见。然而从腰部至臀部的线条却非常美,修司摒住呼吸看得两眼都发直了。

    浅绿色的内裤,几乎无法完全覆盖那一片神秘的部位,反而将它修饰得更引人注目。

    纵观她的身材来说,是相当对称的。腰部下修长的双腿也是那般地恰到好处。

    已经看得发呆的修司,竟有种错觉,以为自己正在观赏陈列架上的一尊希腊女神。

    可是这尊女神并非沉默的直立着,她一步步走向前,脸上浮现着陶醉与痛苦的表情,将乳房紧贴在玻璃窗上。

    “啊啊,贵子┅”

    修司忘情的将嘴巴凑上去┅本来这嘴唇应该是落在她有血有肉的乳房上,而此刻却隔了一层冷冰冰的玻璃,妨碍了嘴唇与乳房的会合。修司愈想心里愈是焦燥起来。

    他拼命的驱使舌头,去舔那压平在玻璃窗上的乳房。

    而贵子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乳房紧压在窗上。

    看来,贵子也是很想跟我亲热的。无奈,她是碍于嫂嫂的身份吧┅“贵子,打开吧这跟哥哥没有关系啊求你,快把窗子打开吧”

    修司敲着落地窗,一边移动舌头,一边向贵子祈求着。然而,这一切似乎是白费的。

    眼前的贵子,正紧蹙着双眉,表情十分复杂。当修司的嘴唇吻在玻璃窗上时,她的嘴唇也立刻凑了上去。

    虽然这亲吻是隔着玻璃进行,修而却感到有一股说不出的决感贯穿全身,连身体都抖动起来了。

    贵子彷佛也有相同的感受,自她鼻孔吐出的热气在嘴唇周围的玻璃窗上形成了一团雾气。

    修司特地在窗上吻出了声响,舌头舔向那一团雾气。对面的贵子也赶紧和他做了呼应,她立刻伸出舌头,像在玻璃窗上跳圆舞似的转动起来。

    即使隔着玻璃,贵子舌头的一切却看得相当清楚。那是个粉红色的健康舌头,洁白的牙齿加上厚度适中的嘴唇,显得特别性感。

    隔着玻璃接吻的修司,心底升起了一股想窥看贵子身体秘密的强烈欲望,于是他便跪了下来。

    贵子马上察觉到修司的意图,她一面用手梳拢头发,一面将下腹部往玻璃窗上靠过去。

    修司做势要将脸埋在贵子的底裤上,一面又抬头望着她瞧。

    而此刻的贵子正轻咬着滑润的嘴唇,歪着头,两手扶着乳房,脸上浮现出恍惚的表情。

    修司看着眼前的贵子,纤细的腰以及丰满的胸部,构成了一幅美丽动人的女体。

    如果自己能环抱这样的肉体,该有多么幸福啊┅他愈想愈痛恨起阻隔他们接触的玻璃窗,甚至兴起一个冲动,想把它敲破。可是,这么一来,就会破坏现场的气氛了。

    不管如何,他现在应该做的是,让原本以为只能在梦里才看得到的贵子的肉体,全部呈现在他眼前。

    受到玻璃窗的阻碍,即使地想动手脱掉她的底裤也不能,于是修司做了一个要她脱掉裤子的手势。

    贵子似乎己在等待修司的动作一般,她将手指头放在内裤上,她大幅度的摇着头,将乌黑的长发泄至脑后。

    她好像早已看穿了修司的心里,动作故意缓慢下来。

    修司的期待已升至顶点,他将视线紧盯往内裤顶的腰身上。这时候,腰身上的内裤慢慢的往下滑移┅贵子弯下了腰,将内裤自脚下脱去,然后缓慢的站直了身子。

    现在的她,身上空无一物的立在修司面前。

    修司兴奋得想上前去拥抱她,而忘了窗子的存在,以致于额头撞上了玻璃。

    贵子怜惜的脸上露出笑容,向窗子靠了过来,在修司额头上吻了一下。

    而修司已经忍耐不住了,他立刻往她耻部的方向贴近,有如被花蜜吸引的蜂般,鼻尖不断挨近那散发淫靡磁力的漆黑丛林。

    “啊啊,修司┅”

    修司第一次从贵子口中清楚的听到她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修司抬头接触到贵子已湿润的双眼,立刻又将视线回到女性的神秘部位。

    他将脸深深的埋进去,尽情的嗅着贵子的气味。然而,无论他如何卖力,接触到的只是一块冷冰冰的玻璃。

    于是,修司发挥了极大的想像力,让自己彷佛置身于贵子的股间。

    贵子好像体会到了修司的感触,她一反平日端庄高贵的外表,大胆且毫不觉羞耻的将自己的下部紧贴在玻璃窗上。

    修司满心喜悦的立刻将嘴唇也凑上去。

    “啊啊,贵子,我好想舔看看噢”

    接下来,修司看到了她更反常态的动作。

    贵子的手滑向神秘的谷间,开始拨弄起秘毛来。

    修司为了看清那位于深处的裂缝,将身子再压低,从下面望向贵子的两腿间处。但是,无论他如何努力,总是隔了一层玻璃,多少阻碍到视线,反而更加引起他的欲求不满。

    这时候,贵子的手指往谷间不断的伸入,开始玩弄起淫靡的肉缝来。

    清楚的看到贵子内部的修司,不由得狂喜着。

    啊,看到了我看到贵子的┅修司握着抖动的阴茎,布满血丝的双眼追着贵子移动的指尖。

    她的手指一直前后来回地蹂躏着龟裂处┅修司的视线再往上移,见她另外一手正抓着乳头,在乳房上摩搓着。

    贵子的双颊早已泛上红潮,沉醉在指头游走肉体的快感中。修司看到她这付表情,心里也为之雀跃,他又将视线落在女性的谷间。

    她的手指依旧继续在肉沟上游玩。这一切的情景,皆超出修司的想像,他于是摒着气息观赏着。

    已经潮湿了┅指尖好像是沉浸在唾液中般的闪着亮光。噢不只是指尖呢再仔细一瞧,龟裂处的周边,都已经沐浴在蜜液的飞沫中。

    修司觉得自己口中似乎也生出了许多唾液┅突然一股强烈的冲动袭来,他焦燥的叩着玻璃窗。

    那敲打玻璃的声音,在夜晚听来特别刺耳。虽然已受欲望所支配,修司仍意识到这么晚的时间,制造出声响的行为十分不当。

    修司于是站了起来,彷佛要将那勃起之物插入贵子湿润的大腿狭间般的,紧贴住玻璃窗,配合着腰部的动作,开始上下扭动。

    而对面的贵子,这时候也跪了下来,将脸颊靠在修司的下腹部处,隔着玻璃亲吻起来。

    “啊啊,舔吧贵子┅”

    他的龟头前端因有部份液体已渗出,而显出些许微光。

    贵子用粉红的舌头沿着他勃起的部位,来回巧妙的舔着,好像是在吹笛子的样子。修司不禁陶醉其中。

    她的手指甲沿着玻璃窗划下,发出了类似鸟鸣的声音,好比是在渲泄她此时的热情。

    这时的贵子早已不是平日那个端庄娴静的嫂嫂了。

    不久,修司已无法满足只是将自己下腹压在玻璃窗上的行为,他开始扭动着腰揉搓起已勃起的性器。

    贵子再次站起来,转了一个身子,将她的背景呈现在修司面前。

    修司摒住呼吸观赏她那美丽的曲线。从纤细的腰下来,便是膨胀丰满的双臀,充分震撼着一个男子的心,修司更加痛恨起阻隔他们之间的玻璃。

    多么丰腴的臀部啊┅到目前为止,他已看过数不清的杂志上的裸女,可就没见识过像这样完整均匀的肉丘。

    修司看着、看着,不觉恍惚起来。但是,才没多久,贵子便弯下了腰,将她那对富有弹性的双臀紧押在玻璃窗上。

    修司觉得自己好幸福,不禁头晕目眩了。

    像西瓜般的肉球左右分开的押过来,从那狭间,看得到有如黑藻般蔓延的嫩草┅啊啊,贵子┅修司虽不懂贵子此时动作的含意,但他还是抓起自己的性器,对着她的私处刺过去。

    贵子好像要让修司的想像获得满足般,她将手指伸进了股间的狭缝处,中指玩弄着花蕊。

    修司初次看到这样奇妙的景观,兴奋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

    突然他抬起眼睛,望着歪着头的嫂嫂,她也正以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自己。有股看不见的电流在两人间流动,不知是从谁开始,两人自慰了起来。

    贵子的手指在肉裂处出没着,修司则玩着自己的性器,还将龟头上的液体涂在玻璃上。

    贵子靠在玻璃上的屁股,也跟着左右摇摆,在女裂间进出的手指,沾满了湿淋淋的淫液。

    此刻,她的头激烈的摇动着,垂肩的头发也前后扭摆。同时,手指的进出速度也加快了,沾在指头上的爱液飞散在玻璃上,化成了几道水流的痕迹。

    “啊啊,啊啊啊┅”

    贵子的官能得到满足的呻吟声,虽非常细微,却清楚的从房间内传来。

    被手指拨弄的女阴,有如石榴的果肉般,深深的刺激着修司的视网膜。

    修司的呼吸声不断往上提高。

    这是多么色情的一幅画面啊即使是隔了一层玻璃,修司终于还是实现了他长久以来的梦想。

    而贵子的动作也在变化着,她的屁股有如在麻薯般的拍打玻璃窗。手指在秘孔上继续深入着,从肉裂处分泌出大量的蜜液,弄湿了她整个手。

    啊啊,不行了,已经忍耐不住了┅修司觉得那阴茎的前端,彷佛是面对着热度不断上升的熔岩,连他腰部的周围都感到轻微的麻痹。

    每当他加快手上的速度,那来自阴茎前端的快感,便快速的传来,白浊的液体也碎散在玻璃上。

    接二连三飞弹而出的液体,在玻璃上扩散开来,有如蛇行般向下滑落。

    震憾全身的快感,使他不禁得仰头望向天边。云朵漫布的夜空中,有好多星星正一闪闪的发出亮光。

    迷离的嫂嫂第八章被淫虐的女体

    暑假到了,原本修司应该回乡的,可是他以打工为由,继续留在东京。

    虽然有了一次隔着玻璃的美好性经验,可是他仍旧被嫂嫂所拒绝,因此心理总存着些许不满。

    修司于是利用打工所赚得的钱,再次前往“印象俱乐部”。

    在那里,他认识了齐藤所介绍的夏美。

    夏美是个二十出头,看起来无忧无虑的天真女孩,虽然不是一个十分出色的美女,可是却有张人见人爱的可爱脸庞,年轻的肌肤相当柔嫩光滑。

    那付含有说不出魅力的肢体,具备着年轻女孩所没有的成熟,彷佛是为了取悦男人的眼睛而生。

    就在修司指名要夏美服务二次以后,她透露了一项发生在中学时代的一件相当令人惊讶的事件,修司因此知道了隐藏在她肉体内的秘密。

    ***那是在国中三年级的时候,来了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体育老师。

    那个老师在大学时代是个橄榄球队员,结实的体格加上十分高大的身材,非常帅。

    他在学校立刻成为女学生仰慕的对象,很多女孩子都说愿意为他献出贞操。我虽然也是他其中的一个仰慕者,却只当他是个偶像而已。

    然而,有一天我受了其他老师所托,送一件东西去他家。我当时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

    那时正是梅雨时期,天气非常闷热。我到了他住的公寓时,看他只穿一条短裤,正在喝啤酒,他的房子看起来很简陋。

    他请我进去屋子,还喝了一些啤酒。因为每当我杯子里的啤酒一喝完,他就立刻再替我斟上。虽然我不太喜欢它的味道,可是为了在老师面前表现得像个大人,我还是勉强的把它喝完。

    于是,我突然就醉了,不知不觉的就瘫在老师的胳臂中。

    他冷不防的亲吻,虽然让我惊讶,可是这是我所曾盼望的,心里还觉得高兴,因此就由他去。这时,老师的手突然伸进我的裙子里去,手就在那里移动起来,我感觉有点不舒服,毕竟我还是处女啊

    我当时虽也曾做过抵抗,可是对方是个大男人,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用力的把我压倒,接着掀开了裙子。

    因为天气很热,我没有穿丝袜,所以很轻易的内裤便呈现在他眼前,我心里虽然很慌张,可是那完全是多馀的。

    或许老师早就看出来我对他的仰慕,所以不管我如何抵抗,他都不放在心上,他很快地便脱下了我的裤子。

    我这时好害怕,开始用力的反抗。可是,那好像在骗自己,其实我心里曾经也希望为老师奉献出贞操的。所以,当时也不是很拼命的抵抗。

    我两脚被老师用力的抓着,大大的分开来,好羞人哪我那处女之身,毫无遮掩的出现在老师面前,而老师正以色眯眯的眼睛盯在上面。

    老师于是弯身就在那里亲吻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震惊贯穿着我的背脊,虽然不觉得是快乐,但也不觉得厌恶,我只想着“不行啊,不行啊”

    既然早就希望为老师献身,我于是放松了肢体。

    他的舌头伸进了里面,虽然比我自己用手接触时舒服,可是我脸上的表情并不愉悦。

    老师似乎是此中高手,他当时舐我的那种快感,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

    老师的下体非得粗大,又长又黑。我第一次看到那样的东西,心里直担心它一旦进到体内,会把我那地方弄裂开来。

    果然,他刚要放进去的时候,我痛得快哭了,老师于是在上面涂了一些唾液,再次挑战。

    这回虽然顺利的插进去了,可是那像是要分裂开来的疼痛,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无论如何,我至今仍记得丧失处女的肉体痛楚,以及泄在毛毯上的鲜血。

    从那次以后,我便经常到老师的屋子去,知道老帅有特特殊的癖好,还是在第三次去的时候。

    是某个礼拜天,老师要我穿件毛衣去找他,当时他已拿着一条麻绳在等我了。

    当时我真想逃走,可是他使力将我抓起,用绳子将我全身捆绑起来,使我动弹不得。

    那是一种无法忍受的痛苦,我全身几乎快麻痹了。可是,不知为什么,那地方却开始潮湿起来

    老师看到这情景,居然开口骂我。

    “你这只母狗”

    接着,他拍打我的屁股。

    痛死我了,可是,感觉却很舒服。这时候,我那个地方已全然湿润,因此也顺利的容纳了老师的东西,当时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性高潮。

    从那天开始,我成了老师的性奴隶,最彻底的莫过于是为他吹笛。

    老师的下体又粗又长,常令我觉得窒息。

    我们连在学校的时候,也做过那些勾当。他经常叫我到体育用具室里,他早已在里面等我了。

    他教我如何舔他的下部,然后将精液一点一滴的吞进吐里。

    刚开始,我确实觉得很心,想岖吐,可是,却很奇怪的有一种快感。

    有时候,我甚至感觉自己受到莫大的屈辱,他好像在我面前洒尿。

    看来,人类果然是习惯的动物,这些事情反覆做了以后,我道然再也不觉得受到屈辱了,反而跟老师之间,形成一种不可思议的一体感,连被绳子绑起来的时候,都有股说不出的快感。

    而我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更有女人味了,胸部发达得不像是一般的中学生,光泽的肌肤,不输任何一位美女。

    当然,有关我们的谣言也传开了,大家都以为我们之间一定有了什么。

    原来,有个家伙在背后暗中跟踪我,将我到老师住处的事公开出来,于是,在学校引起了掀然大波。

    老师因而被学校解雇,从此以后他便消失了,我再也没看到他。

    剩下我一个人倒霉的留在学校,老是有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我被逼得无法忍受下去。

    学校已经不能再去了,于是就住在东京的伯母家,念那边的学校。

    国中毕业后,我进入了一间私立高中,可是对上学已经没有兴趣了,半年后便休学了。

    之后,我在一家房屋公司担任事务员,而那个老板竟然也是个好色鬼,在我刚进公司不到一个月,就要我成为他的女人。

    我因为对人生已死心了,就告诉他,只要他给我钱,一切随他所为。

    那个老板,是个中年男子,几乎有着用不完的精力,他可以花很多的时间,把我从脚趾头一直舐到头部为止。

    和老板的关系一直持续了两年,终于被他老婆知道了,我就这样被解雇。

    所以啦,自此以后,我便成为应召女郎。

    ***原来如比,夏美那和年龄不太相称的丰满肉体,是因为从中学时代便和男人有了性体验的关系。

    但是,尽管那曾经背负着一段不寻常的过去,她看起来一点也不显得忧郁晦涩。

    她身上确实有种风尘女子的明艳,或许就是因为那股明艳,而让她看起来亮丽开朗的吧

    修司不明白夏美为什么会把自己过去的遭遇告诉他,可是当他知道了她这一段经历后,对夏美有了一种亲近感,也因此对她产生了兴趣。

    和喜欢被性虐待的夏美在一起,当然是玩这样的游戏,修司虽不认为自己具有虐待狂的倾向,可是他把夏美想像成贵子,当他对她说出了淫秽的话语后,竟觉得十份痛快有趣。

    于是,他渐渐地进入了她的世界,若没有夏美的引导,修司恐怕无法玩得那么深入。

    无论如何,夏美非常喜欢被绑住,而她那时淫乱的样子也很是动人。

    夏美教了他许多游乐的方法,不到一个月,修司便已沉醉在其中了。

    修司这时发觉到自己的心境起了变化,他暗自觉得特别是对女人方面,他产生无比的信心。

    因为父母亲说,暑假得回去给他们看看,于是他回家乡待了一礼拜。

    没想到,回去以后却无聊死了。他和以前的同学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他们像是小孩一样,和他们玩一点乐趣也没有。

    可是,当他和高中时代有着“玛丹娜”之称的同学牧村理惠碰面时,则大不相同。

    高中毕业后才不过半年,经过大都市的洗礼,她已不是原先印象中那般地清纯,完全变成一个成熟的女人了。

    在他回东京的前一天,理惠约了修司出来。

    修司于是将夏美教他的,如何捕获女人心的技巧搬出来实验一番。

    当女方说话的时候,要注意的聆听,当她觉得这个人值得信赖时,她一定会倾心相谈。

    一旦你认真的听她说话,就能得到她的心了,既然她心里许了你,便绝难改变了夏美的这些忠告,修司确实照样的实行。

    果然十分凑效,吃饭完后,理惠便差不多快被修司瓦解了。

    用过饭后,他们便到一家很有气氛的咖啡店去。

    就在他们两心相悦的喝着酒之际,理惠向他说出了自己失恋的故事。

    女人一旦说出了过去的恋爱故事,那表示你已经成功了。这时候,即使你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或是背上,她也不会拒绝了修司早就背熟了夏美教他的这些秘诀了。

    从咖啡店出来的时候,理惠对他已全无防备了,他邀她一同至河滨公园,修司的手围在她肩上,当他做势要亲她的时候,那嘴唇似乎早已在期待了。

    他将舌头一伸进去,开始纠缠着她的舌。

    舌头与舌一接触,便产生了大量的唾液,已经意乱情迷的修司将手放在理惠的胸前游走。

    她的乳房虽谈不上丰满,指尖上却能感受到一股滑润的感觉。

    理惠刚开始虽有些抗拒,可是当修司再揉着她的乳房的时候,她已不再抵抗了。

    就在修司的舌头更伸进她牙齿的里侧时,理惠口里吐出了一丝喘息,然后紧紧地抱住他。

    修司不断的用手爱抚她的乳房,一面嘴唇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一边轻声的说∶“我、我好想┅喂,我们到旅馆去吧”

    “可是┅我得回去了。”

    这样的回答,似乎是早已能想像到的答案。然而,这时候必须男方再加一把力,修司于是毫不放松的┅“现在还不到十点呢”

    “太晚的话,爸妈又要唠叨了┅”

    “你已经不是小孩了,自己可以学着判断啊随便编个理由就好了”

    说完,两人又抱在一起了,已经不需要言语,只有嘴唇的结合。

    他用力的吸着,舌头激烈的在里面进出,而手还是继续在她胸前爱抚。

    理惠弓起了身体,修司已勃起的下腹,正好被她富有弹性的女体压过来。

    两人的嘴唇一分开,修司便将手环在理思肩膀上,步出公园。

    他打算带她到公园附近的一家宾馆去。

    才到宾馆旁边,理惠又开始抗拒了。

    “我必须回去了”

    “为什么呢难道每件事都得经过你爸妈同意后,你才敢做吗”

    这句话理惠听来大概觉得有些道理,她于是慢慢的跟着他走。

    以前的修司,是不可能这样强邀女性跟他上旅馆的。连他自己都很惊讶自己现在的变化。

    而且,他此刻的对象还是十分受到同学们喜爱的“玛丹娜”呢。

    一进到房里,理惠便说她想洗澡,可是修司却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

    “我想亲亲你那个地方。”

    对已懂世故的理惠来说,她懂这句过激的浮秽话,而修司对夏美所教的“用言语挑逗”,十分有信心。

    “讨厌,讲这种下流话┅”

    理惠的双颊已泄上了一层红晕。

    “你一定也很想要吧很舒服哟”

    “啊┅心死了┅”

    理惠开始挣扎起来。

    修司不慌不忙的从背后握住她的乳房,同时移动他的舌头┅膨胀的物体也对向她的臀部。

    “已经挺立起来了,你知道吗”

    他另外一只手滑至理惠的股间,隔着牛仔裤在上面轻抚起来。

    “你啊这地方已经湿了吧”

    “啊┅算你厉害┅”

    理惠一边说着,也将上身靠了过来。她一转身,两人又抱在一起,嘴唇也再次重叠了。

    接着,修司一边吻着她,一边往床上移动。于是,就顺势将她压倒了。

    “拜托,把灯关了吧”

    修可便走到床边,仲手按下了开关,把灯关掉。

    他在回床上以前,连忙将衣服脱去,仅剩一件内裤。内裤里耸立的下体,让他走起路来有点困难。

    理惠闭着眼睛横躺在床上,好像是个等待手术前的患者。

    理惠的脸轮廓非常深,一点缺陷也没有,相当动人,特别是有着像洋娃娃般的长睫毛。鹅蛋型的脸配上稍为丰厚的嘴唇,更加衬托出她的美貌。

    “把衣服脱了吧”

    修司弯下了腰,轻轻的吻了她,接着便脱下了她的上衣。大概她曾在海水浴场做过日光浴吧,滑嫩的肌肤已晒成了小麦色,非常有光泽。

    他们已不再是单纯的同学了,修司没想到他竟然能就这样的掳获她,心里雀跃不已。

    他于是又动手剥下覆盖她隆起胸部上的白色胸罩。

    那隐藏在小麦色肌肤下的一对有如冰雪一般白皙的乳房,加上粉红色的乳头,带给修司相当鲜烈的印象。

    “咦,怎么比高中时代还要丰满呢”

    被修司这么一说,她立刻害羞的用手遮住胸部。这样的动作,更流露出了女性的可爱面。

    修司慢慢地往下半身移动,要将那紧贴住臀部的牛仔裤脱掉还真是大费周章呢。

    他好像在剥皮一般的,把她的裤子扯了下来┅那完美的肉体便呈现在他眼前了,即使说她是一件艺术品也不为过,修司不禁吞着口水。

    这样年轻的身体是嫂嫂贵子、“印象俱乐部”的夏美所没有的。

    我已等好久了,我会让她疯狂的┅“你看看,连内裤都沾湿了,你还是很喜欢我的。”

    “讨厌,不要看┅”

    理惠说着便把头扭过去,好像很害羞似的,立刻夹紧了双腿。

    “别害羞嘛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来吧,把脚张开,我会让你觉得很舒服的。”

    他使强的将手插进她大腿间┅“啊┅手拿开┅”

    理惠抬起了腰,婀娜的下腹部也抖动着,然而,她并非真的在抵抗。

    修司的手指慢慢在她底裤上回旋,每当他扩大了爱抚的范围,大腿间的紧张便跟着慢幔的瓦解,原本她身体的抖动也镇定下来。

    “这就对了,理惠把心情放轻松,脚再张开点。你看,有水跑出来了,你自己也知道吧”

    夏美曾跟他说过有关女体的奥妙处,正在他眼前获得证明。好像油墨倒在宣纸上般,爱液正不断地分泌出来。

    “你看,身体已经有了反应。理惠,你好敏感啊那地方的水越来越多啊”

    修司把手指自内股滑进她内裤里。

    “啊”

    她摒住呼吸,挺起了腰,紧闭的眼脸起了一阵痉挛,脸颊好像涂上胭脂般的泛上红潮。

    内裤里已完全潮湿了,修司的手指沿着周围摩擦着。

    “啊、啊┅”

    理惠不禁又将屁股抬高,口里一边喘着气,一边身体跟着发抖。

    她此时的内部好像被无数的舌头挑拨般┅“呵┅小理惠,你真的好敏感哟”

    修司的手指头在那上面前后移动着┅理惠皱起眉头,不断地呻吟,乳房跟着也起了波动,官能渐渐向上提升。

    修司于是紧抱住她,手指依旧不放松。

    每当手指在那里一伸一进,便有爱液涌出,甚至流到了臀部。

    “┅理惠,是不是要我亲你”

    “讨厌┅”

    理惠摇着头,好像做恶梦似的说。

    “你难道真的不想”

    修司特别加强了语气说,手指从会阴延伸至肛门。

    理惠细小的声音终于出口了┅“我想┅”

    “什么你说得这么小声的话,我可不理你”

    “你别这样嘛,我要┅要你舐┅”

    “那里”

    “啊┅你这个人真坏┅”

    “你好好地说清楚,到底要我舐那里你不说的话,我就不做”

    ┅将女人包裹心里的防卫衣一件件的剥掉,一定会让她们疯狂的。

    夏美的话,又在修司心里盘旋。

    她曾说,不要直接让对方立刻获得满足,最好先吊吊她们的胃口,反而更能刺激她们。

    对理惠来说,要她开口讲那些平时根本不会说的话,是须要相当勇气的。但是,兴奋的情态已将她的理性全部淹没了。

    突然间,修司听到他所期待的,从一个小姐的口中说出那样羞耻的话。

    “哦┅阴xx┅”

    她转过脸呜咽的说。

    “再大声点,说清楚”

    “啊┅xxx┅我要你舐┅”

    “谁的xxx”

    “我的┅理惠的xxx唷”

    “哈哈哈,这话要是被你老爸听到的话,包准他一定会晕倒。”

    “我不管了┅就算被骂是坏女孩也没关系,我现在真的想要。”

    修司心想,如果把这段录音,给其他同学听的话,大家一定会瞪大眼睛┅理惠也没料到,自己居然会说出这么激情的话。她似乎越来越兴奋,淫荡的扭着腰。这姿态真的很像是“玛丹娜”的样子,修司看着她,心里也雀跃起来。

    “我知道了。小姐,来,把内裤脱了,骑到我的头上来吧”

    修司说完便躺在床上。

    理惠挺起了上半身,脱去了内裤,向修司的脸上靠了过去。

    “把脸抬高,让我看看你的脸啊”

    “你别这么坏好不好”

    “我并不是坏啊,我只是想看看漂亮的小姐的里面有些什么东西罢了”

    “修司┅你这么┅”

    理惠一边羞怯的说着,一边屈膝便骑在修司的脸上┅多让人头晕目眩的画面啊

    “好像都湿了呢”

    “你别这样看好吗”

    理惠很不好意思的就坐了下去。

    “不是这样啦埋惠你看,把膝盖抬起来,就像在蹲马桶的姿势。”

    “啊,不要啦那多羞人哪”

    “你在说什么啊你不是要舐吗”

    修司伸出了手握着她的乳房,手掌再揉着凸起的肉口,而舌头已钻进了她潮湿的下部。

    “啊、啊┅”

    理惠的身体已无法平衡,她从后面伸出了两手置于修司的胸前,藉以支撑她的上身。

    当舌头一移动,理惠的腰便直扭着。

    “啊、修司┅”

    理惠微张的口里发出甜蜜的呻吟,表情恍惚的歪着头,那模样好像运动会时赛跑后的一张红脸。

    “啊┅我,已经不行了”

    理惠喘着气,下腹部不断地摇晃┅“理惠,想要了吗”

    “是啊我要,进去吧┅拜托,我已经等不住了,我要你”

    理惠开始有点语无伦次的叫着,焦燥使得她美丽的脸庞歪向一边。

    “是吗你要我插进去吗”

    “嗯是啊求你。”

    “理惠,你真不害躁”

    “没错,我喜欢你说我不害躁我平常自己一个人也经常玩这种游戏”

    “好我欣赏诚实的人。可是,我还不想给你呢”

    “为什么┅”

    “你要先替我服务。”

    理惠立刻跨过修司的脸,往他的股间移动。

    “啊┅修司,现在换我来吧”

    已经沉浸在肉欲中的理惠,几乎快发狂了。

    修司暗自笑着,他对女性似乎更加有信心了。

    迷离的嫂嫂第九章口唇的侍奉

    一回到东京,贵子立刻堆着笑脸迎接他。

    自从那次在阳台上隔着玻璃两人互传情愫后,修司和贵子间便没有任何进展。

    然而,他对嫂嫂一点也不死心,自从在夏美那边开了眼界以后,想得到贵子的野心便与日俱增。

    隔了一个礼拜后再见到

    第 65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291 部分阅读
  • 第 290 部分阅读
  • 第 289 部分阅读
  • 第 288 部分阅读
  • 第 287 部分阅读
  • 第 286 部分阅读
  • 第 285 部分阅读
  • 第 284 部分阅读
  • 第 283 部分阅读
  • 第 282 部分阅读
  • 第 281 部分阅读
  • 第 280 部分阅读
  • 第 279 部分阅读
  • 第 278 部分阅读
  • 第 277 部分阅读
  • 第 276 部分阅读
  • 第 275 部分阅读
  • 第 274 部分阅读
  • 第 273 部分阅读
  • 第 272 部分阅读
  • 第 271 部分阅读
  • 第 270 部分阅读
  • 第 269 部分阅读
  • 第 268 部分阅读
  • 第 267 部分阅读
  • 第 266 部分阅读
  • 第 265 部分阅读
  • 第 264 部分阅读
  • 第 263 部分阅读
  • 第 262 部分阅读
  • 第 261 部分阅读
  • 第 260 部分阅读
  • 第 259 部分阅读
  • 第 258 部分阅读
  • 第 257 部分阅读
  • 第 256 部分阅读
  • 第 255 部分阅读
  • 第 254 部分阅读
  • 第 253 部分阅读
  • 第 252 部分阅读
  • 第 251 部分阅读
  • 第 250 部分阅读
  • 第 249 部分阅读
  • 第 248 部分阅读
  • 第 247 部分阅读
  • 第 246 部分阅读
  • 第 245 部分阅读
  • 第 244 部分阅读
  • 第 243 部分阅读
  • 第 242 部分阅读
  • 第 241 部分阅读
  • 第 240 部分阅读
  • 第 239 部分阅读
  • 第 238 部分阅读
  • 第 237 部分阅读
  • 第 236 部分阅读
  • 第 235 部分阅读
  • 第 234 部分阅读
  • 第 233 部分阅读
  • 第 232 部分阅读
  • 第 231 部分阅读
  • 第 230 部分阅读
  • 第 229 部分阅读
  • 第 228 部分阅读
  • 第 227 部分阅读
  • 第 226 部分阅读
  • 第 225 部分阅读
  • 第 224 部分阅读
  • 第 223 部分阅读
  • 第 222 部分阅读
  • 第 221 部分阅读
  • 第 220 部分阅读
  • 第 219 部分阅读
  • 第 218 部分阅读
  • 第 217 部分阅读
  • 第 216 部分阅读
  • 第 215 部分阅读
  • 第 214 部分阅读
  • 第 213 部分阅读
  • 第 212 部分阅读
  • 第 211 部分阅读
  • 第 210 部分阅读
  • 第 209 部分阅读
  • 第 208 部分阅读
  • 第 207 部分阅读
  • 第 206 部分阅读
  • 第 205 部分阅读
  • 第 204 部分阅读
  • 第 203 部分阅读
  • 第 202 部分阅读
  • 第 201 部分阅读
  • 第 200 部分阅读
  • 第 199 部分阅读
  • 第 198 部分阅读
  • 第 197 部分阅读
  • 第 196 部分阅读
  • 第 195 部分阅读
  • 第 194 部分阅读
  • 第 193 部分阅读
  • 第 192 部分阅读
  • 第 191 部分阅读
  • 第 190 部分阅读
  • 第 189 部分阅读
  • 第 188 部分阅读
  • 第 187 部分阅读
  • 第 186 部分阅读
  • 第 185 部分阅读
  • 第 184 部分阅读
  • 第 183 部分阅读
  • 第 182 部分阅读
  • 第 181 部分阅读
  • 第 180 部分阅读
  • 第 179 部分阅读
  • 第 178 部分阅读
  • 第 177 部分阅读
  • 第 176 部分阅读
  • 第 175 部分阅读
  • 第 174 部分阅读
  • 第 173 部分阅读
  • 第 172 部分阅读
  • 第 171 部分阅读
  • 第 170 部分阅读
  • 第 169 部分阅读
  • 第 168 部分阅读
  • 第 167 部分阅读
  • 第 166 部分阅读
  • 第 165 部分阅读
  • 第 164 部分阅读
  • 第 163 部分阅读
  • 第 162 部分阅读
  • 第 161 部分阅读
  • 第 160 部分阅读
  • 第 159 部分阅读
  • 第 158 部分阅读
  • 第 157 部分阅读
  • 第 156 部分阅读
  • 第 155 部分阅读
  • 第 154 部分阅读
  • 第 153 部分阅读
  • 第 152 部分阅读
  • 第 151 部分阅读
  • 第 150 部分阅读
  • 第 149 部分阅读
  • 第 148 部分阅读
  • 第 147 部分阅读
  • 第 146 部分阅读
  • 第 145 部分阅读
  • 第 144 部分阅读
  • 第 143 部分阅读
  • 第 142 部分阅读
  • 第 141 部分阅读
  • 第 140 部分阅读
  • 第 139 部分阅读
  • 第 138 部分阅读
  • 第 137 部分阅读
  • 第 136 部分阅读
  • 第 135 部分阅读
  • 第 134 部分阅读
  • 第 133 部分阅读
  • 第 132 部分阅读
  • 第 131 部分阅读
  • 第 130 部分阅读
  • 第 129 部分阅读
  • 第 128 部分阅读
  • 第 127 部分阅读
  • 第 126 部分阅读
  • 第 125 部分阅读
  • 第 124 部分阅读
  • 第 123 部分阅读
  • 第 122 部分阅读
  • 第 121 部分阅读
  • 第 120 部分阅读
  • 第 119 部分阅读
  • 第 118 部分阅读
  • 第 117 部分阅读
  • 第 116 部分阅读
  • 第 115 部分阅读
  • 第 114 部分阅读
  • 第 113 部分阅读
  • 第 112 部分阅读
  • 第 111 部分阅读
  • 第 110 部分阅读
  • 第 109 部分阅读
  • 第 108 部分阅读
  • 第 107 部分阅读
  • 第 106 部分阅读
  • 第 105 部分阅读
  • 第 104 部分阅读
  • 第 103 部分阅读
  • 第 102 部分阅读
  • 第 101 部分阅读
  • 第 100 部分阅读
  • 第 99 部分阅读
  • 第 98 部分阅读
  • 第 97 部分阅读
  • 第 96 部分阅读
  • 第 95 部分阅读
  • 第 94 部分阅读
  • 第 93 部分阅读
  • 第 92 部分阅读
  • 第 91 部分阅读
  • 第 90 部分阅读
  • 第 89 部分阅读
  • 第 88 部分阅读
  • 第 87 部分阅读
  • 第 86 部分阅读
  • 第 85 部分阅读
  • 第 84 部分阅读
  • 第 83 部分阅读
  • 第 82 部分阅读
  • 第 81 部分阅读
  • 第 80 部分阅读
  • 第 79 部分阅读
  • 第 78 部分阅读
  • 第 77 部分阅读
  • 第 76 部分阅读
  • 第 75 部分阅读
  • 第 74 部分阅读
  • 第 73 部分阅读
  • 第 72 部分阅读
  • 第 71 部分阅读
  • 第 70 部分阅读
  • 第 69 部分阅读
  • 第 68 部分阅读
  • 第 67 部分阅读
  • 第 66 部分阅读
  • 第 65 部分阅读
  • 第 64 部分阅读
  • 第 63 部分阅读
  • 第 62 部分阅读
  • 第 61 部分阅读
  • 第 60 部分阅读
  • 第 59 部分阅读
  • 第 58 部分阅读
  • 第 57 部分阅读
  • 第 56 部分阅读
  • 第 55 部分阅读
  • 第 54 部分阅读
  • 第 53 部分阅读
  • 第 52 部分阅读
  • 第 51 部分阅读
  • 第 50 部分阅读
  • 第 49 部分阅读
  • 第 48 部分阅读
  • 第 47 部分阅读
  • 第 46 部分阅读
  • 第 45 部分阅读
  • 第 44 部分阅读
  • 第 43 部分阅读
  • 第 42 部分阅读
  • 第 41 部分阅读
  • 第 40 部分阅读
  • 第 39 部分阅读
  • 第 38 部分阅读
  • 第 37 部分阅读
  • 第 36 部分阅读
  • 第 35 部分阅读
  • 第 34 部分阅读
  • 第 33 部分阅读
  • 第 32 部分阅读
  • 第 31 部分阅读
  • 第 30 部分阅读
  • 第 29 部分阅读
  • 第 28 部分阅读
  • 第 27 部分阅读
  • 第 26 部分阅读
  • 第 25 部分阅读
  • 第 24 部分阅读
  • 第 23 部分阅读
  • 第 22 部分阅读
  • 第 21 部分阅读
  • 第 20 部分阅读
  • 第 19 部分阅读
  • 第 18 部分阅读
  • 第 17 部分阅读
  • 第 16 部分阅读
  • 第 15 部分阅读
  • 第 14 部分阅读
  • 第 13 部分阅读
  • 第 12 部分阅读
  • 第 11 部分阅读
  • 第 10 部分阅读
  • 第 9 部分阅读
  • 第 8 部分阅读
  • 第 7 部分阅读
  • 第 6 部分阅读
  • 第 5 部分阅读
  • 第 4 部分阅读
  • 第 3 部分阅读
  • 第 2 部分阅读
  • 第 1 部分阅读
  • 第 292 部分阅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