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57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就放下茶杯,在嘴角上抹抹了一两下八字胡须,伸手作势的我们坐下来,他两只黑白不清像猴子般的眼,不住的对着阿兰看着。

    “她发热头痛,手足无力,请先生诊诊疗方。”

    我不等黄大夫发问便开口说着。黄大夫惰于说话般的在点点头,拿着小棉枕说:“手伸出来。”

    说后便按在阿兰的脉关上,沉寂静听,左手看后再按右手,他依然又在抹抹他嘴角胡子,良久才说出话来。

    “不要紧啦,与你贺喜,她怀孕差不多一个月了,有胎的人,身体起了变化,自然就要有点病态,吃此保胎的药,觉得就舒服平安。”

    阿兰和我,好像晴霹雳般的惊软下来,面上呈现着青白色的说不出话来,我如坐针毡般的思索着,很久很想到月前林妈怀胎的事,黄大夫已说明解决的辫法,于是才安心静气的对黄大夫说:“前月我问过打胎的事,大夫不是说要二百元吗我求求大夫减少一半,做做好事救她就是。”

    黄大夫依然抹着胡须,目不转睛的对阿兰看,很久才说出话来。

    “算了吧,看你的面份,就减少五十元吧”

    “先生此时可否施药医治,银项明天我才取来”

    “可以可以,此时先施手术,然后回家服药,叁天之后,结成胎儿的血块,自然就会堕落,很平安,决无危险的。”

    “那么就请先生立即诊治吧”

    我急切要大夫妙手同春,黄大夫才点了头站起,笑的又在抹胡须的对我说:“你有事可先回去,她施手术后,才取药散回去,因为施手术不是容易的工作,需要有充分的时间才行。”

    “很好,很好,阿兰,你安心给大夫施手术,然后自己回家。此事万不可给嫂嫂知道,我上学去,你放心,说后起身出门。

    黄大夫如何施手术,阿兰有无领受痛苦,这些事整天不住的在我脑海里盘旋。

    下午回家,踏进门,便跑到阿兰的房里,阿兰呆坐房里发愁。我走近前,摸着她的额,觉得热度已退了

    “怎么样黄大夫施了甚么手术你觉得痛苦么”

    她默无一言,很久才说出话来。

    “不觉传痛苦,不过不过。”她说不出话般的囫囵在喉里。

    “甚么不过甚么服了药散没有”

    “不过我觉得他的手术有点奇怪。

    你出门之后,他叫我入房,仰卧躺在床上,用了一条毛巾遮住我的脸,他就在我的肚上摸了一摸,然后解开了我的裤,我未敢反抗。

    黄大夫,因为要等他如何施手术,所以任他摆布罢了,后来他忽然把那话儿插进阴道里,压在上面,一上一下抽着,好像你干的没有两样。

    我急得把毛巾拉开来,推他的胸问他干甚么

    她说那话儿着抹着药粉,插进内面才有功效,我害羞得两掌掩住脸,未敢看黄大夫的面,他干了很久,最后还要吻我的嘴,并且丢出了精一样。“

    阿兰说得很流利,若无其事似的。

    我有点不信任黄大夫了,为甚么打胎的手术,要像受胎的手术一样呢

    这事我心上起了这样的疑问,自怨年少,没有医学常识,不信任也要信任啊

    八点多钟的时分,我忽地起床。再走上楼去。嫂嫂依然还不开着电灯,我摸索到床前轻声的说:“嫂嫂为甚么不开火呢”

    小花狗忽然在床上跳下来,在我的脚边摇摇了尾巴,我忖度着,小花狗又是在她的宝贝上面下工夫吧刚才它狂吠着几声,大概是要分吃一匙羹的。

    嫂嫂开着电灯了,她凝视着我,很疲倦的有点睡意了,她盖上了一条单薄的东洋花被,我左手摸到被里去,右手摸着她的额,嘴里吻了她唇,她轻声说着,“下楼去吧我要睡觉了。”

    我翻开了单被,有意在嫂嫂的胸前吻一遍,再在她的阴部部上,好像嗅着玫瑰花般的嗅嗅着。然后和她盖好了被,叫着小花狗一同下楼。

    八里飘香第十章此生不能此翼鸟但愿来世连理枝

    在一个雨天的晚上,阿兰果然小腹作啼,辗转翻履微呻吟起来,我知道是黄大夫的神灵降临的缘故,所以走近阿兰床前,抚摸了阿兰的下肚。并安慰阿兰说:“不要紧啦,忍耐点吧”

    阿兰肚里痛得更厉害了,我扶她要到厕所去。踏出了房门,便碰着嫂嫂下楼来,嫂嫂觉得很惊奇的走近前来,问了这原因以后,和我一同扶阿兰进入厕所,然后我才退到外面等侯。

    一会儿,嫂嫂也跑出来了,那凶狠的眼光,不住的瞪着我看。

    “你把阿兰弄到这么地步吗甚么时侯起,和她往来,老实说,老实说不然,我不把你干休”

    我吓得面无人色,甚么话都说不出来。鼻孔里有如嗅进了酸的剌激“眼泪忽然涌了眼眶上,几乎要放声大哭出来。

    “快说,快说出来,这样小小的年纪,也晓得请医生打胎呀”

    嫂嫂的脸孔,愈现出凶狠来,好像狮吼般的叱着。

    我终说不出了话,手足无措的回头便跑回房里,睡在床上很悲切的饮泣呜咽,把料理阿兰的责任,交在嫂嫂的手上,几乎再没有面目去见嫂嫂一面的模样,就这样在昏天黑地中流着泪,也不知甚么时侯跑入了睡乡。

    公鸡唱了第叁唱峙,我忽然一觉醒来,这时侯,天还没有大亮,我要知道阿兰昨宵的情形,所以清早就偷偷喉来到阿兰的房前,里面是静悄悄的没有甚么的声息。

    我轻轻推开了门,“依呀”的一声,阿兰在床上翻身的声音才透出了帐外。

    我在床前便轻声的说:“阿兰,昨宵怎么样了”

    阿兰在床上,伸出了她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甚么话都说不出来。

    眼眶在流泪,表现着这难言之痛。

    哥哥要下褛洗脸,我听见了他的脚步声,抽身躲回房里。

    哥哥到我房前,见我便踏进了来。

    我害羞得低下了头,不敢打着笑脸来招呼哥哥。

    “你的年纪还少,为甚么就把阿兰弄到这样倘若不幸发甚危险,那还了得。

    你在这里居住,我受了姨母的嘱咐,教导你更如同胞骨肉一样。

    本来我要发怒,念你年纪还少,你应当回头重新做人,对学业努力用心,将来自有快乐的一天的。

    书中有女颜如玉这话一黠都不会错的,昨宵阿兰幸而安全,不然,我岂不是要发生诸多麻烦吗

    从今天起,你不能再与阿兰往来,她是婢女,我们是名门世家,那里可正式成婚之理,这事倘若给姨母知道了,岂不是要活活气坏了老人家呢

    你要回想她老人家中年丧守,望你早日成人,你该努力进取前程,才不负你母之望。“

    我哭了,我伏在桌上哭了。哥哥摸抚眷我的腰,仔像抚慰孩子般的说着:“算了吧要你改过,甚么事都可以谅解呀”

    哥哥说后走出外面漱口洗脸去。我换了衣服,不吃早贩便跑上学校。

    我一连好几天不敢正面遇见哥哥,也很想要逃避嫂嫂,有时嫂嫂向我说话,我很冷淡地和她应付一两句后又走开,因为哥哥教我的话,我时时刻刻都不会忘记的。

    和阿兰已闯了这么大事了,倘若和嫂嫂的事,一朝哥哥知道了,岂不是闹出天大的祸来那时候,哥哥气死,就是嫂嫂被杀死。连我自中年丧守到现在的老母亲,也要活活被我害死。

    我回想到这段事情时,不禁满身寒噤,毛发悚然,自怨自艾。

    我不该这样不伦不类,我该死,我真是该死,在董二哥之家时,巳经给我一个教训了,怎么我现在又忘记当时非过呢我一面想,一面几乎要自捶胸膛。

    我时时都是这样的自诫,可是性是如此了吧,一星期来,没有性的调养,心里又是辗转又是发痒了。读书做事,觉得什么都有点不安,虽然勉强黄昏就寝,可是枕席间依然还是快转至子夜的时分的。

    时问过得真快,阿兰打胎已经过了叁个星期了。

    今天星期日,七点钟的时候,阿兰还不起床,嫂嫂下楼来,大声说道:“现在还不起身吗难道你不愿意出嫁,不愿意好好做人了么”

    我听见了这话,才知道嫂嫂已将阿兰出嫁了。

    叁星期来,因为不忘哥哥的教训,未敢越出雷池半步,不敢和阿兰交谈,也未敢与嫂嫂交接,所以出嫁的事,我不知道,而哥哥嫂嫂也不便将此事先和我说知。

    我本来已经预备上学了,听闻了这话,觉得要踌躇着脚步,最后去看阿兰一面。

    我一手抱着皮包,大着胆子踏进阿兰的房里,见阿兰坐在床沿上流着泪。

    “阿兰,算了吧,但愿你从新做人,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阿兰瞪了我一眼,她那晶莹的泪,涔涔滴在他衣襟。她咽喉结硬了,含着这说不出的悲哀,始终是默无一言。

    “在这封建的社会里,我们万不能成为正式夫妻,以情以理,论名说义,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我有向你道歉,向你请罪,我们好种果来生,此生虽然不能双飞此翼,我们就好等待来生吧了。”

    阿兰呜咽得不能成声了,我不禁也为她掏出了眼泪。嫂嫂来了,眼睁睁地把我看,说道:“你不上学,要陪阿兰出嫁么”

    嫂嫂带着火般的气息的说着,我点了头,转身望着门外走。

    八里飘香第十一章乌衣妇女善磨镜,马荣一箭中双雕

    阿兰出嫁以后隔天,嫂嫂便雇了两个妇来,这两个妇,一个约莫二十岁左右,一个才二十多岁,和林妈差不多的年纪。

    她两人都结了长长辫子,穿着黑胶绸的新衣服,手穿银的手环,脸上都拍着淡薄的脂粉。

    那个年纪长大的,微露着白的门齿,脸上有两点清浅的梨涡,走路的姿态,好像柳腰轻折般的柔软摇动,臀部也肥大得隆肿好看,她这样不大不小的身材,比起林妈,要算好看得万分的。

    那个年纪小的,脸上没有梨涡,也没有织细的柳腰,可是她有一双媚人的眼睛,和高耸的鼻尖,她那白色的皮肤,影出在这黑胶绸的衣服里,会更觉得是洁白如雪的。

    她们初来的第一天,恰巧我要上学,在门前便碰见她进来,一见之下,我的心上又似乎感冒着一阵野风,冲动了心脉起来,因此踌躇了脚步去回顾她几眼。

    这时候,哥哥嫂嫂刚在门边,不然,我定代为东道,接纳了她们起来。

    在这上学程中的巴士车里,我不住还在记忆她们入门的姿态和好看的脸孔。

    唉表哥表嫂不该再这样的害了我吧,上海滩头有了不少脸孔丑恶的妇,和望而生畏的黄脸婆,怎么不把她拉到家里来,而偏偏要找到这样吃人的狐狸精。

    究竟表哥的居心何在,或许漂亮的人,在工作上此较丑陋的好,抑或还有其他的作用啊

    上学的时候,我没有留心到教师所说的话,心里是这样的发想。

    朗朗的钟声,使我在迷茫中惊觉起来了。

    退堂以后,学校里开了一个晚会,大家都表决暑期中到杭州去长途旅行,要去旅行的人,大家都很踊跃向班主席签名。

    我因为暑期中要回家去看看母亲,所以搁上这旅行的机会,不加入了他们的队户。

    下星期要举行学期考试了,这酷热的天气,薰得我遍身都是黄汗。

    白天里,对于功课简直都没有留心,可是在夜里、我的精神又是受了那般刺激和困扰,觉得此次成绩,一定大不如前了,我立志,我立志从今晚起,埋头用心,甚么事都不管,以应付这期考试的难缠。

    放学时我坐在巴士车上这般的想,踏进家里的门首,见了新来的鸟衣姊姊以后,刚才所想的人事,一切都飞走忘记了。

    把书包放到桌上后,一面脱去了鞋子,一面暗地里在探望厨房中的乌衣人儿。我赤着足缓步踱到后园去,在九里香的绿阴下转了一个弯,又踱进里面来。

    她们两个人在厨房好像要大显身手般的煮炒着菜,我几次要走近厨房里去,又转了回来,原因怕表哥和表嫂看出了我的用心,所以未敢这样唐突的闯进去的。

    我站在厨房前在呆望,她仍见我,两人便低声细语,好像在谈论我甚么似的,说后又各自微笑。

    “甚么事可以开口向她说话呢”

    晚饭时,她捧上了羹,再替表哥表嫂嫂添上了饭,我一面吃,一面斜着眼睛要把她看。

    表哥对我似乎不放心了,他好像很注意我脸孔。表嫂也瞪着我的,好像也是看穿我的心事。

    “荣弟,什么时候学期考试,暑期你要回家一行,我听说姨母已和你物色一个对偶了。

    “或者在暑期中、要完娶过门哩”

    他一面吃,一面对我说着。

    表嫂也微笑的插了一口说:“好啦,快点结婚,快点养了儿子,姨母才可欢喜抱孙呀”

    表嫂带着戏耍般的说,我傀得面红耳热起来,快点要把碗里的饭吃完,不细嚼的吞下了两叁口,然后放下了碗筷,起身就要走。表哥接着再说:“我吃饭后,要告知你一件事。”

    “甚么事就坦白就说出来,怎么要等到饭后”

    表嫂微笑着瞟了表哥一个眼睛的说,我的脸炽热得好像吃酒一般,故意打着不自然的笑脸,离开了食室。

    饭后表哥果然到我房里来。他坐在布椅上,斜着身子在抽纸烟。

    我故意拿了课本要研究课题。他开口便说:“以后做事,应该自己反省一下,我们是名门之家,倘一朝家门出丑,声誉损失,那还了得。

    新雇来的乌衣姨妈,你万不能鬼头鬼恼,不知死活。

    如果将来再发生第二回阿兰的事,不但对不住我,就是你那死去的父亲,也要呕血九泉呀“

    “哥哥放心,阿兰的事,我已自怨自艾,认罪悔改了,现在,我那里再敢想入非非呢”

    “能够改过,回头是岸,努力着你的前程,中学毕业后一你要考进大学呀姨丈是江南名士,你最少应有一技之长,才是道理。

    表哥说完一大篇话,对我精神上的教训,实在不少。

    我为了此话的感动,回忆到下午回家时在巴士车上的理想意志,恍然悔悟我过去的错误,于是和他发出了誓言:“哥哥放心吧,以后如果我再踏旧辙,哥哥可用鞋子打我的嘴巴”

    表哥听后点头便走。

    我开着光亮的电灯,掀开了课本,一个人就静悄悄的用工了。

    夏天的气侯,是这么的酷热呀蚊子不住的欺悔我,一手挥着扇拍拍了蚊子,一手按着课本,这样勉强了几个钟头,精神觉得有点疲倦了,打算要上床就寝,于是关了电灯,缓步到卧室外去吸吸一口新鲜空气。

    楼上的表哥嫂,大概已是熟睡了吧。可是小花狗还没有睡,它也和我一样的散了散步,摇摇了尾尾。

    乌衣姐的卧室,电灯依然还是开着的,窗门虽然关闭着,可是没有上门锁,因此中间就裂开了一条缝隙,内面的灯光,便从这缝隙透了出来。

    我由好奇心的驱使,偷偷地的从这灯光望进里面。恰巧对着睡床的中央,她们两人所表演的戏剧,就活生生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她们上面都穿着衬衣,下面的裤子拉开了一半。年长的压在年小的上面,两人都抱紧了手,一上一下的磨擦着,两个嘴巴也很热烈的亲着嘴呀

    我觉得有点奇怪了,为什么女人和女人也要弄着这出把戏

    她们越磨擦越出力了,睡床便叮嗒作响,最后她们都伸直了脚,吻吻了嘴,闭起了眼睛的平息下去。

    我看得忍不住了,几乎要破门而入,可是始终没有勇气,因为还找不到甚么事来向她开口的。

    心里想:她们这时正是春情勃发的当儿,倘若我能够这时进房,那甚么事都不用说了,我摸着了头恼,踌躇了几分钟,不甘心同房就寝,又末敢轻声叫门。

    忽然小花狗汪汪汪的叫了叁声,乌衣大姐开门出来了。

    她见我在门前踱来踱去,带着奇怪的心理启口的说着:“少爷,怎么还没有睡,时候不早了呀”

    “是的,天气很热,所以我在外面纳凉。”

    鸟衣大姐打着笑脸,缓步走到厕所去。我尾其后也到厕所里去。

    “大姊,厨房里没有开水呀”

    她小便后到厨房边来,笑咪咪地越显出脸庞上的两个可爱的梨涡。啊啊,我昏了,我的理智已是昏昧了,哥哥的逆耳忠言,这期间。我已是忘记了。

    在厨房边的一角,我猛然大着胆子把她抱住。

    “喂”的一声,她把我推开来。

    然后呈着笑脸,眼睛注视着我说。

    “少爷你小小小年纪”为甚么就这样你也懂得甚么是爱情吗“

    我不说甚么话,牵着她的手,表示对她很恳切的要求。

    厨房里的电灯,闪闪地在发出五足火的光,她羞答答般的低着了头而无言。

    我再把她抱住,在她的嘴上吻个不休,大姐也似乎有热起劲了,送出了她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抽送了一场,然后吮着我的唇,又吻着我的眼睛,再把嘴巴凑在我的嘴角上细细声的说:“到我房里坐去吧”

    “二姐知道了,有没有妨碍”

    “她是我同性的老婆,你是我异性的朋友,不要紧的。”

    我们就在厨房偎偎依依互抱到房里来。她把电灯关上,拉着我的手,要我赶快上。“

    “二姐不是在床上睡吗她知道了会不会弄出了事”。

    “她是我的老婆,你要知道我们乌衣的妇女,有了秘密的约誓,同性夫妻,要有福同享,有苦同尝,不然,双方就要变成仇敌呀”

    乌衣大姐的嘴巴凑在我的嘴角上说得这样流利,她说话时姐嘴唇筋肉的抽动,动弹了我的脸上时,我觉得有一阵说不出的快感。

    她说后吻紧我嘴,用力抱了我上床。

    乌衣二姐睡得不能动弹,大姐轻轻把她一推,然后放我睡下,我转向内面,揽住二姐的腰,摸了她的乳峰,她依然不动的睡着,大姐把自己的裤子脱下了,抱我转向外面来。

    我们就嘴对嘴,亲热了一个时间,然后压在她的身上,拉出了大鸡巴,驱进到阴道里去,我不住的在她的上面用力轰炸,床也不住的摇动着。她好似已丢出第一种水了,忽然把睡在里面的二姐惊醒起来。

    这张床没有一线的灯光所以她误以为我就是她的同性丈夫,搂着我的腰时,便拥我压到她的身上。我摸了她的宝贝,把大鸡巴插进了宝贝里去。

    “哟”的一声,她惊得一跳坐上起来,捉住我的手,大声的说着:“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二妹不要大惊小怪呀,他是少爷,轻声点,不要给楼上的大少爷知道啊”

    鸟衣大姐说后,要抱我再工作下去,可是当二姐吓得跳起的时候,大鸡巴巳被折得有点微痛,这时已不能再动弹了。

    小花狗在床前跑来跑去,似乎要讨东西吃般的又吠了几声,我怕表哥惊醒起了,连忙离开她们,走回卧室去。

    八里飘香第十二章床前小花能解语楼头鹦鹉亦新歌

    八点多钟的时分,我还不起床。

    因为昨宵睡眠不够,今天又是星期日,所以我索性睡到大半天卜才愿意翻身起来。

    洗脸漱口后,泡了一杯牛乳吃。

    乌衣大姐碰见了我的面时,微笑有似乎很亲热般的要向我说话,二姐也是同样的眨着她那会说话的眼睛要向我开口。

    我用手作势,轻声的说:“我们白天遇面时,切不可说话,哥哥嫂嫂听见了,怕他要疑我们有往来。有甚么话一我们夜里细说好啦”

    吃了牛乳以后,打算要看看书,预备明天的学期考试,表嫂抱着小娃娃下了楼,走到我卧室,见我开书本,那双媚人的眼睛,注视了我,笑咪咪的说:“今天好用工呀”她说后踏进门来。站在桌前细声再说:为甚么这些时不到楼上去,难道不要我了吗阿兰的事我马马虎虎放过你,你要知道我的功劳哦“

    “嫂嫂,我很感谢你这些时来不到褛上去,原因就是哥哥常在家。阿兰的事,又使我费了讦多头脑。学校里又要期考试,所以没有留心到嫂嫂去,真是该死。”

    表嫂摇动了手,摇摇怀里的小娃娃,缓缓踏出门外。

    乌衣二姐预备到市上买中午的菜,大姐则坐在厨房边洗衣服。表哥已于早上七点多钟趁中车到嘉兴收账去。

    小花狗也在门前偃睡着纳凉。

    表嫂的小娃娃已熟睡了,她一面摇动,一面走上楼去,这时候,家里的空气人也沉寂得像夜里一样了。

    我马马虎虎地把明天要考试的生理学,阅读一遍以后一站直起身,伸上了手,吹了一个呵欠,然后闲步到楼上去。

    表嫂闷闷的坐在长凳上,右手不住的在摇着摇篮。

    见我上楼,遂打开了笑脸。

    我坐到凳上去,捧着她的脸庞,亲了一个嘴。表嫂说:“你哥往嘉兴去,大概要叁天才回来。这叁天的夜里,你都要到楼上来。当鸟衣姨妈睡觉后,你便可偷偷的爬上楼。”

    “我知,我知”

    我和表嫂抱得紧紧,吮着她的嘴巴吞了她的香涎,嗅了她的脸孔,右手又摸摸了她下面的东西。

    “现在先不要了,让下人看见了不好意思”

    我觉得这话甚有理由,于是告辞转身下楼。

    太阳落下去的时候,西天似锦的晚霞,也一片片缓缓而变为灰黑了。上海滩头的霓虹电灯,依然是那般的闪耀辉煌。

    在这万家欢乐的夜里,正是有闲者埋身在纸醉金迷的去处、兴人肉飘香的场所。

    我不过是二八青年,未明世故,虽时常思要染指,开开眼界,可是毕竟没有勇气而独自踏雪寻春的。

    我躺在九里香下的布椅上,对着这黄昏的景色在出神回思。

    “表哥往嘉兴去”

    我的恼海里不时都浮动着“哥哥往嘉兴去”这句话。

    我预期这叁天就是我的天国,我要在这叁天中去细味着嫂嫂的温情,与扫荡乌衣二姊之军。

    我应该虔诚信任了黄大夫的妙药了,大量的咽下了一战叁百合的灵丹,和她们都杀个片甲不留,如果不幸,将来仙露,鞋底之刑也在所不顾啊

    我一面想,一面在预期这快乐的来临。

    九点多钟的时候,乌衣姐已做完了工作就寝了。

    她房里的电灯都关上的,或许她会明白这黑暗的夜里就是魂的世界呀,我静悄悄开卧室,约莫是十点钟的时分,我咽下廿粒左右黄大夫的灵丹之后,偷偷地爬到搂上去,表嫂的房门没有关上了锁,轻轻一推,门便裂开来了,我一跃便走近床前。

    忽然电灯黑暗了,嫂嫂“哈哈”在床上笑出声来。我立即爬上床去,摸她了一回,才找到嫂嫂坐在床头。

    我抱住了她大腿枕了下去,你的手摸了我的头,摸了的脸颊,伏下去,吻了我嘴,小声的说;“荣弟,为了阿兰的事,今晚我要罚你。”

    “罚我什历事”

    “第一要罚你吃我一百口涎,第二要罚你代小花狗作事,愿意吗”

    我坐上来,把她紧紧抱住了,嘴凑在嘴上说:第一件我愿意呀义心肝肉的好嫂嫂,你给我吃吧“

    说后用力吃着她的嘴巴,她也把口涎都送到我的嘴里来,我都一口一口咽了下去,右手扒下她的裤子,用食指磨擦阴核,一曾儿,淫水已是湿淋淋的湿透了我的手掌了。

    嫂嫂把含在我嘴中的舌头缩回之后说:“快点实行第二件。”

    她推了我的头说,我便蹲到床下去,她坐在床沿上,两支脚架在我的肩上,我就好像担着轿子般的凑近了哪话儿,嗅了一嗅。

    小花狗忽然汪汪汪的吠了,它似乎不喜欢把它常吃东西,给找抢去般的吠着,它在我的脚边摇摇了尾巳。

    我就把嫂嫂的脚拉开,站了上来,让小花狗去代我费些唇舌罢了。

    这次,我清楚的望着小花狗的头在嫂嫂双腿的交叉处钻,随着小狗舌头在嫂嫂那肉色的花蕊上舔舐,嫂嫂的小腹也在起伏波动。

    这时的嫂嫂虽然仍穿着上衣,但却酥胸半露,玉腿全裸,嫂嫂的出身和现在都养尊处,她肌肤赛雪,珠圆玉润的双臂上生有纤纤的莲花玉手,那粉嫩的小腿接下去是小巧玲珑的肉足。

    我再坐在床沿,吸吮丁嫂嫂的舌头,五分钟过去了之后,搜嫂已是万分起劲了,她像饿虎般的推开了小花狗的头,抱紧了我,我坐在床的中央,她便坐在我的腿上拉着大鸡巴插进去。

    她两手向后抵住着床,斜着身体一进一退你摩擦着。我双手扶着她的屁股,也帮助着她的一进一退。过了一会,嫂嫂“啊咿”“哎哟”的气喘吁吁了,她几乎要死去活来般的拼命出力。

    “啊哟,啊哟,快吮我的乳头呀”

    我听见了这个命令,急忙将手抱住了她的纤腰吮着她的乳头,她两手也急急把我抱住,两脚用力紧紧夹着住了我腰际,沉默了下去,在这沉默着刹那间,她几乎连呼吸都静止了。

    她有点疲倦了,缓缓的松开了手。

    我便轻轻地放她睡下,用着小娃娃所用的白布拭抹了她的的宝贝,湿漉漉的,大概巳是丢下了第叁水了,这时候的我,或许是黄大夫的神灵正在作祟吧,因为末至叁百回合的时间,我始终未能尽情罢休的,想着鸟衣姐那般的巧笑轻颦,心里不禁要脉脉跳动啊

    我再在嫂嫂的嘴吻了一吻说:“嫂嫂你安心睡吧我回去就寝了,明晚再会”

    她大概太累了,翩身向里面睡了,我轻轻把门关上,叫了小花狗一同下楼。

    我预期这乌衣姐一定等得不耐烦了,那知道经过她们的门口时,一阵鼻鼾声从里面透了出来。

    我轻轻一推门,门便自开了,里面没有一线的电光,在黑暗中我便摸着到床前卷起了蚊帐之后,自己先脱去衣服,然后爬上了去。

    她们俩是拥泡着睡的,我推开了睡在外边的大姐,自己睡到中间去。

    当我推动了她们时,两人都一觉醒来。互相抱我拥到怀里去,我吻吻了大姐之后,转向里面再去吻二姐。

    她的手臂紧夹了我的颈,两掌按紧我的后脑,几乎要把我的两片嘴唇都吞到肚里去似的。

    这时侯,大姐也不甘闲着无事的握住大鸡巴玩弄了一回。

    我的嘴唇被二姐吮得有点痹了,再伸了舌头去代替了嘴唇,这样差不多要玩了十分钟,大姐似乎有些等不住了,忽然她颠倒了身,把握在手上的那话儿含到嘴里去,嘴尖儿就龟头褚颈的边缘舐了一环。

    她们都一面这样的玩着,一面各自脱去了裤子。我的手探摸到两人的阴户,可是她们都巳湿淋淋的了。

    我磨擦了一回阴核,她忍不住的把我嘴唇轻轻的咬着,口里吁吁的吹着气息。

    我忙把大鸡巴在大姐口里拉出,插到二姐的小桃源去,然后起身在上面,不住的的用力冲击了。

    于是大姐转头睡下去,揽住我的头,吮了我的嘴。我便把舌头伸出到她的嘴里她越吮越高兴了,忙来我的手倒她的阴核摩擦。

    约莫是过了几分钟的时分,大姐“啊哟”了几声,一气喘吁吁的说着:“过来和我玩玩呀”

    我立即骑过大姐的马身,长驱直入,大刀阔斧的大杀一场。再坐正了身,把她的两条都放在我的腿上,一推一进的干个不休。

    二姐也蹲起身来,她把小桃源凑在大姐的嘴边,上面就嘴对嘴来和我接吻,下面的桃源洞里,就给大姐的舌头去自由出没。

    我们叁个人,这样恰巧成了一个叁角形。这期间,她们仍不知丢了几次水了,我也觉得全身都麻了,一阵阵千万的精虫,尽量的都射到大姐那里去。

    欢娱过后,我潜回自己的睡房,又想起我对哥哥的承诺

    啊我还是赶快放假回家吧

    终

    凡夫在旧书摊发现此书,惜已残缺,整理时不得不加添一词半句,若原着老前辈尚健在人间,祈望多多原谅,凡夫不忍见到您的心血在尘世间烟没啊

    凡夫何许人

    主观上不想第叁者知道个人资料的普通人。

    来无尘,去无踪,甘于吠骂声中为“中文情色文学”的同好埋首晨昏的普通人

    完

    荒地招耕

    我叫谭胜雄,家里有母亲,一个体弱多病且中轻度智障的哥哥谭胜勇,一位美丽﹑聪慧又温柔的嫂嫂,许珠敏。

    1970年代,我们住在高雄县的一个乡下,父亲过逝后,留给我们两笔总共约两甲八分地的水田及香蕉园和一间独立盖在田园间,占地一分多的四房两厅的瓦房。这在当时,算是一个小有余裕的中等家庭了。

    话说,1966年四月,我刚从当满三年兵的海军陆战队退伍下来,准备到正在蓬勃发展的高雄加工出口区找一个固定的工作。为了代步,我买了一部当时极为流行的80cc 机车。待业期间在家里,我尽力接下大部份的田间工作,让身体一向羸弱的哥哥及已经很辛苦的母亲与大嫂能多休息。

    哥小时候因感冒发烧过度致痊愈后,有中轻度的智障,加上体质单薄,一向是村里同龄小孩子欺侮的对象。我比他小一岁,哥俩从小就感情很好。由于我体格一向强壮,都是由我照顾哥哥。平时不喜欢念书,打起架来彪悍又俐落,却从不主动惹事生非,但只要谁欺负哥让我知道,一顿拳打脚踢狠k回来是起码的回应。逐渐的,村内人都知道有我们兄弟这一号人物,而且少惹为妙。从此,才省掉一些无谓的麻烦。

    嫂是邻村人,比我小一岁。小时候因家境不好,所以初中毕业后就留在家里帮忙家事而未继续升学。是妈打听到她是个好女孩,托人上门提了好几次亲才给娶了回来。嫁入我家才一年多。妈对她就像亲生的女儿一般,疼得不得了。而大嫂长得很漂亮,个性又温柔,田间的工作几乎一肩挑,从无怨言。对家里的成员非常柔顺。多了这个嫂子,家里的气氛活泼了许多。

    刚退伍回来,由于跟嫂子还不太熟,难免生份。但由于责任感,加上有意表现,我几乎接下了所有繁重的工作,因此妈及哥﹑嫂都高兴得不得了﹗

    不定时的,妈会送些自家收成的作物到嫂子家。我回来以后,自然而然地接下了这个工作。有时也会载着嫂子回去。而无论白天黑夜,我总是随叫随到。因此,我们的关系也无形中拉近了许多,而更像一家人。

    “阿叔,我看你就留在家里工作,不要再出去了。”

    “不﹗男儿志在四方,我想出去闯一闯。”

    “那,家里呢﹖”

    “有妳跟哥在,有什么好担心的﹖”

    “妈就只有你跟阿勇两个儿子,你哥又担不了大任,我一个嫁入门的女人家能够做什么﹖”

    “嘿 ~ 大嫂,妳可别这么说。妈说妳一向果断而有主见。再说,她可疼妳得紧呢﹗谁当妳是外人﹖”

    “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你能回来主持这个家。”

    “嫂,妈说过,哥身体较弱,要我多辛苦些。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也因为哥身体较差,我宁愿把家里的都留给他。我体强力壮,另外去打拼,饿不到我。果真有一天,我万一混得不好,回来只要还有个地方睡觉,就够了。”

    嫂的脸上飞过一抹异样的光彩。

    从此,每天大清早五点左右,我就起床,到离家不远处的水稻田巡视田间水位,大概在七点钟左右回来吃完早餐。稍做休息,八点半到九点钟再到田间工作,十二点左右回家吃午餐并休息,两点左右。

    由于香蕉园﹑水稻田﹑菜园﹑苗圃等散布在家的周围,随时有粗重及较轻松的工作要做。我是家里的超级动力源,每有较吃重的工作,都由我接下来,妈跟哥会去做较轻松的工作。而除非另有他事,否则嫂会留在我身旁准备帮忙。慢慢的,我们之间如姐弟般,不再有隔阂,也几乎无所不谈。

    “阿叔,我看你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妈最近身子不是太好,年纪又大了些,让她多休息。阿勇自春节以来,动不动就感冒,不宜多吹风。田间除草就要开始了,你一走,我一个人怕忙不过来。”

    “嗯,好吧。不过,不要再叫我阿叔,我不习惯。叫我阿雄就好了。阿叔留着以后让侄儿们叫。”

    “你没正经。”漂亮的脸上飞过一抹红霞,好迷人。

    “谭家要有后,恐怕得靠你了。”垂着头,声音越来越低。

    “怎,怎么﹖”

    “没﹑没什么,不提这些。阿,阿雄,我帮你介绍一个对象好不好﹖”忙着转移话题。

    “谁﹖妳可不能让我的福气比哥差喔。”

    “你,又来了。是我们邻村的,叫良慧,我们一起长大的,蛮好的一个女孩子ㄡ。”

    “我看,等一阵子再说吧。我现在还没找到固定的工作。再说,要挑对象,我心中已有标准,差一点的,免谈﹗”

    “是喔﹖标准很高啰﹖”

    “那 ~ 当然﹗不过,我哥已经娶到了一个。”

    “你老是不正经,小心妈知道了,骂你。”脸更红了,嘴边的笑意浓得化不开。

    从此,我们在工作时,不知不觉的就会凑在一起,且两人之间更有默契,也更无所不谈。

    一天正午时,农会的货车送了配销的肥料过来。太阳正大,他们又赶着卸货,因此,一包三十公斤的肥料,我一次扛了三包,飞也似的搬到屋内,大嫂等在那里,卖力地帮我把肥料从肩上卸下来,以免摔破了纸袋。扛了近二十趟,脚都快软了。最后一趟,我们的力气大概都用尽,加上一个不小心,两个人连肥料摔在一起。她正面向上,被我给压得死死的。拉她起来时,她全身无力,从两颊红到了耳跟,眼光异样的看着我。我则心旌摇晃,几乎无法自持。

    由于香蕉园离家最远,要施撒的肥料也较多,为了工作方便,又不让肥料被霉雨或突如其来的西北雨淋湿,我们在园里深处搭了一间临时用的工寮,底部垫高,把要用的肥料搬到那里放好备用。自然的,那个工寮变成了我们下田时的另一个休息站。且对内而言,它离我们住家较偏远;对外而言,它又异常隐密,因此更成为我们的一个重要的补给及储藏站。工作间,我跟嫂会不约而同地到那里休息或用餐。

    为了不影响日常田事,嫂总会要我在晚上送她回去探望一下父母,当夜赶回来。乡间的路上,路面颠簸,车子不多,晚上更是一片漆黑。载她时,怕跌下来,她都跨坐,紧紧的抱住我的腰。自然的,她那饱满而富弹性的乳房就紧贴在背上。不知不觉的总会令我遐思。尤其当车子经过颠簸路段时,那种持续的“撞击”,简直叫我疯狂。

    而经过上次搬肥料的事情以后,两人虽然嘴上不提,在一起时难免有一点腼腆,却又心里甜甜的。有时候,想起来会让我血脉贲张,难以自制。

    就在一天午后三点多钟,当我们正工作得起劲时,突然乌云密布,闪电不断,雷声频传。旋即间,天昏地暗,狂风大作,大雨倾盆,闪雷齐发,宛如万马奔腾,煞是吓人

    看着苗头不对,我放下手边的农具,拼命往香蕉园里的工寮冲。等到抵达工寮时,里面空无一人,跑出园外一看,大嫂正没命地往这里奔来,尚距三十几米,背后的闪电令人怵目心惊

    毫不犹豫地,我往前冲过去,像小孩子般,把她紧抱在

    第 57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291 部分阅读
  • 第 290 部分阅读
  • 第 289 部分阅读
  • 第 288 部分阅读
  • 第 287 部分阅读
  • 第 286 部分阅读
  • 第 285 部分阅读
  • 第 284 部分阅读
  • 第 283 部分阅读
  • 第 282 部分阅读
  • 第 281 部分阅读
  • 第 280 部分阅读
  • 第 279 部分阅读
  • 第 278 部分阅读
  • 第 277 部分阅读
  • 第 276 部分阅读
  • 第 275 部分阅读
  • 第 274 部分阅读
  • 第 273 部分阅读
  • 第 272 部分阅读
  • 第 271 部分阅读
  • 第 270 部分阅读
  • 第 269 部分阅读
  • 第 268 部分阅读
  • 第 267 部分阅读
  • 第 266 部分阅读
  • 第 265 部分阅读
  • 第 264 部分阅读
  • 第 263 部分阅读
  • 第 262 部分阅读
  • 第 261 部分阅读
  • 第 260 部分阅读
  • 第 259 部分阅读
  • 第 258 部分阅读
  • 第 257 部分阅读
  • 第 256 部分阅读
  • 第 255 部分阅读
  • 第 254 部分阅读
  • 第 253 部分阅读
  • 第 252 部分阅读
  • 第 251 部分阅读
  • 第 250 部分阅读
  • 第 249 部分阅读
  • 第 248 部分阅读
  • 第 247 部分阅读
  • 第 246 部分阅读
  • 第 245 部分阅读
  • 第 244 部分阅读
  • 第 243 部分阅读
  • 第 242 部分阅读
  • 第 241 部分阅读
  • 第 240 部分阅读
  • 第 239 部分阅读
  • 第 238 部分阅读
  • 第 237 部分阅读
  • 第 236 部分阅读
  • 第 235 部分阅读
  • 第 234 部分阅读
  • 第 233 部分阅读
  • 第 232 部分阅读
  • 第 231 部分阅读
  • 第 230 部分阅读
  • 第 229 部分阅读
  • 第 228 部分阅读
  • 第 227 部分阅读
  • 第 226 部分阅读
  • 第 225 部分阅读
  • 第 224 部分阅读
  • 第 223 部分阅读
  • 第 222 部分阅读
  • 第 221 部分阅读
  • 第 220 部分阅读
  • 第 219 部分阅读
  • 第 218 部分阅读
  • 第 217 部分阅读
  • 第 216 部分阅读
  • 第 215 部分阅读
  • 第 214 部分阅读
  • 第 213 部分阅读
  • 第 212 部分阅读
  • 第 211 部分阅读
  • 第 210 部分阅读
  • 第 209 部分阅读
  • 第 208 部分阅读
  • 第 207 部分阅读
  • 第 206 部分阅读
  • 第 205 部分阅读
  • 第 204 部分阅读
  • 第 203 部分阅读
  • 第 202 部分阅读
  • 第 201 部分阅读
  • 第 200 部分阅读
  • 第 199 部分阅读
  • 第 198 部分阅读
  • 第 197 部分阅读
  • 第 196 部分阅读
  • 第 195 部分阅读
  • 第 194 部分阅读
  • 第 193 部分阅读
  • 第 192 部分阅读
  • 第 191 部分阅读
  • 第 190 部分阅读
  • 第 189 部分阅读
  • 第 188 部分阅读
  • 第 187 部分阅读
  • 第 186 部分阅读
  • 第 185 部分阅读
  • 第 184 部分阅读
  • 第 183 部分阅读
  • 第 182 部分阅读
  • 第 181 部分阅读
  • 第 180 部分阅读
  • 第 179 部分阅读
  • 第 178 部分阅读
  • 第 177 部分阅读
  • 第 176 部分阅读
  • 第 175 部分阅读
  • 第 174 部分阅读
  • 第 173 部分阅读
  • 第 172 部分阅读
  • 第 171 部分阅读
  • 第 170 部分阅读
  • 第 169 部分阅读
  • 第 168 部分阅读
  • 第 167 部分阅读
  • 第 166 部分阅读
  • 第 165 部分阅读
  • 第 164 部分阅读
  • 第 163 部分阅读
  • 第 162 部分阅读
  • 第 161 部分阅读
  • 第 160 部分阅读
  • 第 159 部分阅读
  • 第 158 部分阅读
  • 第 157 部分阅读
  • 第 156 部分阅读
  • 第 155 部分阅读
  • 第 154 部分阅读
  • 第 153 部分阅读
  • 第 152 部分阅读
  • 第 151 部分阅读
  • 第 150 部分阅读
  • 第 149 部分阅读
  • 第 148 部分阅读
  • 第 147 部分阅读
  • 第 146 部分阅读
  • 第 145 部分阅读
  • 第 144 部分阅读
  • 第 143 部分阅读
  • 第 142 部分阅读
  • 第 141 部分阅读
  • 第 140 部分阅读
  • 第 139 部分阅读
  • 第 138 部分阅读
  • 第 137 部分阅读
  • 第 136 部分阅读
  • 第 135 部分阅读
  • 第 134 部分阅读
  • 第 133 部分阅读
  • 第 132 部分阅读
  • 第 131 部分阅读
  • 第 130 部分阅读
  • 第 129 部分阅读
  • 第 128 部分阅读
  • 第 127 部分阅读
  • 第 126 部分阅读
  • 第 125 部分阅读
  • 第 124 部分阅读
  • 第 123 部分阅读
  • 第 122 部分阅读
  • 第 121 部分阅读
  • 第 120 部分阅读
  • 第 119 部分阅读
  • 第 118 部分阅读
  • 第 117 部分阅读
  • 第 116 部分阅读
  • 第 115 部分阅读
  • 第 114 部分阅读
  • 第 113 部分阅读
  • 第 112 部分阅读
  • 第 111 部分阅读
  • 第 110 部分阅读
  • 第 109 部分阅读
  • 第 108 部分阅读
  • 第 107 部分阅读
  • 第 106 部分阅读
  • 第 105 部分阅读
  • 第 104 部分阅读
  • 第 103 部分阅读
  • 第 102 部分阅读
  • 第 101 部分阅读
  • 第 100 部分阅读
  • 第 99 部分阅读
  • 第 98 部分阅读
  • 第 97 部分阅读
  • 第 96 部分阅读
  • 第 95 部分阅读
  • 第 94 部分阅读
  • 第 93 部分阅读
  • 第 92 部分阅读
  • 第 91 部分阅读
  • 第 90 部分阅读
  • 第 89 部分阅读
  • 第 88 部分阅读
  • 第 87 部分阅读
  • 第 86 部分阅读
  • 第 85 部分阅读
  • 第 84 部分阅读
  • 第 83 部分阅读
  • 第 82 部分阅读
  • 第 81 部分阅读
  • 第 80 部分阅读
  • 第 79 部分阅读
  • 第 78 部分阅读
  • 第 77 部分阅读
  • 第 76 部分阅读
  • 第 75 部分阅读
  • 第 74 部分阅读
  • 第 73 部分阅读
  • 第 72 部分阅读
  • 第 71 部分阅读
  • 第 70 部分阅读
  • 第 69 部分阅读
  • 第 68 部分阅读
  • 第 67 部分阅读
  • 第 66 部分阅读
  • 第 65 部分阅读
  • 第 64 部分阅读
  • 第 63 部分阅读
  • 第 62 部分阅读
  • 第 61 部分阅读
  • 第 60 部分阅读
  • 第 59 部分阅读
  • 第 58 部分阅读
  • 第 57 部分阅读
  • 第 56 部分阅读
  • 第 55 部分阅读
  • 第 54 部分阅读
  • 第 53 部分阅读
  • 第 52 部分阅读
  • 第 51 部分阅读
  • 第 50 部分阅读
  • 第 49 部分阅读
  • 第 48 部分阅读
  • 第 47 部分阅读
  • 第 46 部分阅读
  • 第 45 部分阅读
  • 第 44 部分阅读
  • 第 43 部分阅读
  • 第 42 部分阅读
  • 第 41 部分阅读
  • 第 40 部分阅读
  • 第 39 部分阅读
  • 第 38 部分阅读
  • 第 37 部分阅读
  • 第 36 部分阅读
  • 第 35 部分阅读
  • 第 34 部分阅读
  • 第 33 部分阅读
  • 第 32 部分阅读
  • 第 31 部分阅读
  • 第 30 部分阅读
  • 第 29 部分阅读
  • 第 28 部分阅读
  • 第 27 部分阅读
  • 第 26 部分阅读
  • 第 25 部分阅读
  • 第 24 部分阅读
  • 第 23 部分阅读
  • 第 22 部分阅读
  • 第 21 部分阅读
  • 第 20 部分阅读
  • 第 19 部分阅读
  • 第 18 部分阅读
  • 第 17 部分阅读
  • 第 16 部分阅读
  • 第 15 部分阅读
  • 第 14 部分阅读
  • 第 13 部分阅读
  • 第 12 部分阅读
  • 第 11 部分阅读
  • 第 10 部分阅读
  • 第 9 部分阅读
  • 第 8 部分阅读
  • 第 7 部分阅读
  • 第 6 部分阅读
  • 第 5 部分阅读
  • 第 4 部分阅读
  • 第 3 部分阅读
  • 第 2 部分阅读
  • 第 1 部分阅读
  • 第 292 部分阅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