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家庭乱伦系列 /
  4. 《家庭乱伦系列》 正文 第 56 部分阅读
请记住我们:【20xs.com】    “我觉得这个点子不好,没有创意。”

    “不然美香要在庆典般的场合,作些特别的事来获得证明。有趣吗”

    美奈子啜上一口饮料,搅动杯里的吸管。

    “像是结婚典礼”

    “嗯不错喔。”

    “这样有什么精彩的”

    “这还要想想到时候你就知道啦”

    「第六章预告终」

    ***********************************ps希望有时间写文,不会潜太久几乎一年多才一章,连心人都受不了。

    ps2看文的人发表一些意见吧,不论是好是坏,都是鼓励呢请不要以为三言两语就能让写文的人满意,毕竟你看看,每章都超过两万字呢。

    完

    八里飘香

    序章

    马荣十六岁时,肆业上海寄居于世交董二哥之家,董二哥出门经商,而董二嫂不惯独宿,竟作出墙红杏,于是马荣由董二嫂之指导,始知云雨之情,后董二哥归,窥破好事,未敢家丑外扬,遂逐马荣,马荣迫不得已,惜别董二嫂,迁至江湾其表兄家去。

    八里飘香第一章谁说风情老无份夕阳不合照桃花

    今天没有细雨,天空的黑云,朦朦胧胧的遮着了月亮的白脸,月光在我的西窗下似乎渐渐的消逝了,约莫是一点钟的时分,表兄嫂大都概睡了,我温过今天的功课以后,一个人独自在花间散步。

    一阵喁喁私语的声音,在隔墙的窗缝里送了出来。

    为好奇心的驱使,我爬上了约莫五尺多高的围墙去探看。

    啊原来这喁喁的声音,就是老医师和他新讨来的小奶奶在在谈笑的。

    窗扇半开着,我沉静着我的呼吸,轻轻的从窗缝里望了进去。

    “啊眼福眼福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前世有修的长缘”我心里这样的想。

    黄医师的睡床,开着淡篮色的电灯,他的小奶奶是横躺着的,一丝不挂,那雪白的肌肤,配着蓝色的灯光,就好像月下的石膏像。

    啊这真是云端的女神,夏娃的再生

    黄医师也不穿衣服的坐在床沿上,右手摸着她的宝贝,左手按着了乳峰,他们就这样的谈笑着。

    一会儿,黄老把她的脚推开,食指探到花心里去了。

    一出一入的抽送着,笑嘻嘻地抹着他那八字形的须。

    小奶奶也脉脉含情的瞪他一眼,黄老有点起劲了,像小孩般的抱住了乳峰,她嗤嗤的笑了出来。

    我看得不耐烦了,恨不得他马上立功。

    约莫过了五分钟之后,黄老立刻在床边跪下去把她的两腿挂在他的肩上,伸出了舌头在她的阴缝里舐着,她好像奇痒般的摆动身体了,黄老才站身来,把跃跃欲试的大鸡巴插进去了。

    上身像狮子般的压了下来。他的嘴巴也凑奶奶的嘴边上去,她忙把他的头推开,拿了枕边的毛巾,和黄老拭着胡须和嘴唇。

    黄老笑嘻嘻的说着:“不要紧啦,自己的东西,我的宝贝,你舒服吗”

    “肮脏鬼,老骨头”她含羞般说着,笑咪咪地倍觉使人销魂。

    黄老鼓起了勇气,忘却了自己的老,不断的在奶奶的上面轰炸着。

    我的呼吸急促了,一阵欲火又在我的胸上燃烧。

    我跳下了围墙,走到阿兰的房门边,可惜阿兰的门已关上了,一阵鼻鼾的馀音,轻轻地从门缝送出来。转身回卧室,也不知什么时分才跑进了睡乡。

    八里飘香第二章但愿牡丹花下死嬴得做鬼亦风流

    表嫂的肚子膨得厉害了,似乎在一星期内将要临盆,因此表哥新雇了一拉姓林的婆妈。

    她的年纪约莫叁十多岁,穿着一套黑绸的衫裤,脸上扑了一些稀簿的白粉,谈笑之间,嘴边露着皱纹般的梨涡,配合她目角的几条纹线,虽然是徐娘半老,而风韵犹存,我知其貌尚不减于当年啊

    她来工作的第一天,恰巧是星期日,我没有上学校去。

    她一进门,我便把她瞪了一眼,她冶笑般的,似乎在鄙视我这年轻的孩子。

    她和阿兰睡在同一卧室,早上,她们两人都一同起身做工,因此我变成没有机会和阿兰接近了。

    时间过得真快,匆勿地在这性的烦闷中闪过了几天。

    今天晚上九点钟的时候,表嫂肚里微痛了,表哥叫婆妈坐黄包车快请医生去,阿也快到厨房里生火煮水。

    我要解除几天来的苦闷,这是再好没有的机会了。

    四顾无人,欲火急得在胸上燃烧,跑上前去,像饿虎般的把阿兰的唇狂吻。

    “走开去,阿婶回来了,她看见不好意思啊”阿兰挣开我的说。

    “她那里有这么快就回来”

    我紧抱着的说,不住的在她的嘴上肩上、脖子上一直吻到胸前。

    “这里不方便啦”阿兰又推开我的说。

    我急得甚么话都说不出来,用力把她抱到她的房中。

    要拉开她的裤子时,阿兰忙关了电灯,我不管叁七廿一的把肉棍插进了去。

    但是,我太紧张,一即发的便丢了。

    “阿兰,为何关了灯”

    婆妈站在房门口的说,我快跑出了房门,红着脸,微笑的对着她示意着。

    阿兰低着头也走出门来。

    “阿婶,求你不要把我俩的事告诉哥哥。”

    我求饶般的对她说,她也不说甚么的,问着阿兰道:“水开了没有医生在房里要水呀”

    阿兰跑到炉边,拿开水到楼上嫂嫂的房里去,林婆妈拿了大瓷盆走上二楼,我也回卧室睡觉了。

    公鸡张开喉咙,唱了一声高调时,我才一觉醒来,开了后门,到厕所里小便,喁喁地听见阿兰和林婆妈还没有睡,为要知道嫂嫂的婴孩是男女,所以走近她的门前细细声的问着:“阿婶,你们还没有睡吗嫂嫂生男还是生女呢”

    “男的,先生为甚么还没有睡呀”

    “是的,我心上有了事,终夜都不成寐,阿婶,开门,我和你磋商。”

    “甚么事明天再说吧”

    她不开门,我也不敢大声叫唤,我想:晚上的事,她一定怜爱了我,不把这事宣布出来,我明天当买些东西送给她,能够和她联络起来,在她的肉体上,或许可得到一点的安慰,和阿兰也方能够做起暗地里的夫妻,但愿永远这样的在牡丹花下死,因为牡丹花下的死,是死得做鬼也风流的。

    〔凡夫加注:牡丹花下的死,并不重于泰山〕我这样的想着,缓缓地转回我的房里去。

    八里飘香第叁章看春图林妈情动观活剧阿兰神迷

    今天放学同家的时候,顺便到先施公司,买了两罐雪花膏,和六尺绒布,送给林妈和阿兰。

    我自己买一盒香槟糖,预备无聊时可以吃着。

    在先施门口转了一个弯,打算要乘汽车回来。

    看见路旁一个卖旧书的小贩,卖着一些电影明星的相片,有的轻颦浅笑,有的拥泡亲吻,我觉得可爱有趣,问他银,为每张二角,便向他买了两张亲嘴的。

    他似乎知我之所好,细细声的说:“先生,还有比较再趣味的,每张五角,你要买的话,我可拿给你看。”

    “拿来我看,如果有趣,我当然向你买。”我回答说。

    他望着前后无人,在衣里袋抽出了好几张。

    哇,原来是西人春宫图

    我买了两张插入书包里,掉下一元回头便走了。

    晚上,时辰钟敲了十下,哥哥在楼上熟睡了,阿兰的电灯还是开着

    我拿了雪花膏和绒布,到她们的门前细细声说:“林妈,开门,今天我买了东西送你。”

    “为什么要送东西不用多费啦”林妈一面说,一面开着门。

    “这些时来都是你替我洗衣服,我恨感谢,这些东西给你们两人做纪念。”

    林妈接了布,翻开看着说:“多谢,很好的绒布啊”

    她翻到底面时,我说:“啊今天所买的相片,都夹在里面呢”

    我红着脸,不好意思抢回来,林妈也未看得清楚,笑咪咪的说:“不要紧,甚么相片给我看看。”

    我说:“不可以,你们都不可看的”

    阿兰插嘴,很坚决的说:“为甚么我们不可看快拿来,我一定要看”

    “好,你们要看,千万不能骂我呀”

    “骂你什么呀”

    她们为了好奇心,急于要知这相片究竟是甚么,我也不客气的拿出来。

    她们一见之下,红着脸,羞答答地把它丢在地上,嘴里喃喃的好像在骂着坏话,眼睛也脉含情般在恨我,我呈着不自然的微笑的说:“刚才说过了,为甚么还要骂我呢”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索性把电灯关了。

    沉默了一分钟后,我低声说:“林妈,昨宵我和阿兰的事,千万为我守秘密,我是永远不会忘记你的”

    林妈不答,似乎在长吁着气息,我便拉着她的手,她也静坐着不动,我的嘴凑近她的耳边说:“林妈,请你守秘密啦”

    她依然不动,我觉得她的气息急促了,把嘴凑到她的唇上,两手把她搂到怀里来。

    她伸出了舌头,不断在我嘴里打滚了一场,阿兰走近前说:“好啦,你们到床上去啦,今晚叁个人一起也无妨。”

    我拉她到床前,阿兰也偷偷地把门关上了。在漆黑一团中,叁个人都抱在一起,吻吻了林妈之后又亲亲了阿兰,时间约莫过了叁四个字以后,我们的衣服都脱光了。

    我骑上去,一手摸着林妈的乳峰,一手摸着阿兰的阴道,上边还吮着林妈的嘴。

    林妈抱住了我,两只脚向上把我的腿夹住不肯罢休的,似乎向我挑战了。因此,大鸡巴雄纠纠的打进了草门关。

    林妈的淫水早已湿淋淋了。我拚命的还在抽送着,抽得林妈气喘吁吁。

    阿兰急得忍不住了,把我头抱了过来,我便在她的嘴上吻个不休。阿兰压在我的身旁,神魂飘动,已不知天上人间了。

    我命令大鸡巳,由草门关收兵退出,然冲进了阿兰的小桃源。再战几合,已是“花心轻折露滴牡丹开了”。

    伏在阿兰的身上,不能动弹的休息了片时,林妈未甘罢休的推我仰卧在正面,她自己坐起身来,改用手握着大鸡巴,另一手摸着我的脸庞。

    一会儿,她低头吮着我的嘴巴,经声的说:“先生,疲倦了吗不要睡啦”

    她一面说,一面把舌尖伸到我嘴里。

    我似乎吮舔着,觉得温腻奇痒的感,我忍不住了,大鸡巴又站起身来,林妈忙骑在我身上,把大鸡巴拉进她的阴道去,好像骑马般的磨擦着。

    十分钟过去之后,她的欲焰已在燃烧了,忙把我抱起来,张开大口把我的两唇吮到嘴里去,我们就在这最热烈的当儿共同射精和身了。

    紧抱了一些时间之后,阿兰已呼呼熟睡了,公鸡也唱了叁唱,我才开了门,偷偷回归我的卧室。

    八里飘香第四章问道黄师求妙术为谁辛苦为谁忙

    太阳落下去的时侯,大地上便罩着深灰色的惨淡,东方的云里,跳出了一轮银样的月亮,一片的黑云,也陆绩不断的飞过着,当掩住月亮的脸上时,大地便昏黯起来,这样时明时晴的姿容,越显出有趣好看。

    我拿了一只小竹椅,在后园里的九里香下欣赏着大自然的变幻姿态,觉得人生也好像这样变幻莫测的啊,诗一般的景致,梦的一般情缘,真正写意。

    董二嫂的可爱温柔,现已成过去的了,阿兰和林妈的交欢,甚么时候才终止的呢

    我们的事,倘若被表哥知道了,不知要怎样闯出事来,或许表哥会不原谅我,把我的秘密宣布,或把我斥逐,我将有何面目回家去见了母亲呢

    不如就这样子就好了,我就和她们断绝往来吧,从今晚起,我要修身养性,去做一个良好的人,我一面想一面忏悔。

    忽然一阵柔蜿的巧笑声,嗤嗤地又送进我的耳朵来。

    我费了精神,望着黄医师的窗上出神。

    接着一阵吮吸东西的声响,呷喋东西的唇声,和睡床摇动的磨擦声,凑在一起阵阵地送进我的耳朵来。

    我知这又是黄医师和小奶奶的把戏吧,于是偷偷爬上了粉墙,从窗缝里望进去,黄医师正是坐在床前,掌心盛着好几粒灵丹,指着它对小奶奶说:“你看,这就是机关枪的子弹呀”

    说后把灵丹放在嘴里,一口的吞下去,再饮上一杯清酒以的,皱着眉,拭拭了嘴巴的爬到床上去。两只手棒奶奶的头,在她唇上又狂吻了一场。

    黄老医师把小奶奶抱起身来,为他解除内衣短裤,然后把她横躺了,玩了玩乳峰,摸摸了宝贝,又在肩上轻经地按着,约莫是过了几分钟,黄老师似乎起劲起来,他压在小奶奶的上面不住的把两个乳峰吮吸着。

    小奶奶已当不起的忙把黄老抱住,黄老俯到下边去,在奶奶的阴部嗅了两嗅,好像嗅着开放的玫瑰花似的。

    一会儿他阳具已经雄纠纠的跃起来了。

    他把奶奶的两腿夹在己的腋下,站在地上,那东西就插进了去,不断地在她的小洞里出没,好像老汉推车般的干着。

    我的气息已急促得不能呼吸了,一阵炽热的火,不住在我身上燃烧了。

    醉醺醺般的跳下粉墙,受了黄老师的刺激,觉得没有阿和林妈,巳是不能再活下去了。

    从九里香下转了了一个湾,悄悄地走到阿兰的门前轻呼了叁声。

    刚才要和她断绝来往的念头,这时的我已是忘记了。

    阿兰和林妈默然没有起来,四壁都寂沉着,小花狗也跑到我的脚边摇摇了尾巴,楼上的表哥,似乎是起身了,大踏着脚步要到下面小便的样子。

    我急忙走进卧室,关上了门,轻轻呼了一口长气。摸索着棉衾,在回味黄老的事。

    黄老刚才为甚么要吞下灵丹,这灵丹在工作上必有绝大的功能,他年纪这么老,为什么还有那样的工夫

    啊对啦明天我一定要问下去,看他有无妙法教我。

    我翻来渡去,终不能成寐,表哥小便后回到楼上去了,一切都死寂的没有声息,得拥抱着棉衾,昏迷迷的想像昨宵和黄妈般的情况,索性压在棉衾上面,握着大鸡巴干着手淫的把戏,在一如注以后,于是昏沉沉的跑进了梦乡。

    清早起身,上学校的时候,我回忆黄老的灵丹,便转身到他的门前,他刚起来喝着好茶呀,“黄先生早安”我踏进门便打着笑脸的说。

    “早安请坐,甚么事”黄老回答说。

    “先生,我近来害了病,请先生妙手。”

    “好”黄老点点头,戴上了远视镜,皱着眉注视着我,像在预测我的病因似的。

    他叫我伸出了手,按按了脉博,几乎思虑了半个钟头,才慢慢的对我说:“没有甚么病,不过命门火衰,肾水有点缺乏罢了,不要紧,一两剂便痊愈啊”

    “对啦我实在没有甚么病,不过我。”我笑着、不好意思的说不出来。

    “你怎么啦有病的人不必害羞的啊”

    “黄先生,老实对你说,我患了房事不举的病,请先生开了一张壮阳固精的方,好不好”

    黄老微笑着,点点头轻声对我说:“为甚么这般年纪就患了此症究竟你结婚了吗”

    “我尚末结婚,不过我有一个姘妇,精力不足,很难使她满意呀,先生费神,我自当厚谢。”

    我率直的说,打着笑脸很诚恳般的央求。

    黄医师也呈着一段“会心的微笑”的执起笔来,在他的用笺上,便写着了他秘藏的妙方。

    我付过诊金以后,出门就走。

    八里飘香第五章马荣固精有妙法,林妈姿势不寻常

    放学回家时,到大生堂取了灵丹,刚进了门,恰巧着嫂嫂在后门对着九里香出神着,她一见我手上持着药包,很关心对我亲切的说道:“你害病了吗”

    “不,这几天来,我似乎有点肾亏,所以顺便到大生堂买些五味丸。”

    我答得非常流利的跑进了卧室,同头一看,见嫂嫂在后面微笑。

    晚饭后,表哥穿着西装革履,似乎要赴什么宴会出门出了,表嫂因为产育之后尚末满月,所以没有同表哥一同去。

    暮春的时节,微风带着了轻寒,九里香的香气,随着轻风的漂进了我的房里来,我禁不住这九里香的诱惑,拿着倚椅在花枝底深处,去享受这春天的馀香,表嫂也很闲情的在花间散步,在谈的刹那间,晚霞已是片片的消逝了。

    万家灯火,相继不断的开亮在每一个窗口。

    “少奶奶,你末满月,要提防晚上轻寒,露湿肌肤呀”

    林妈似乎富有经验,像医生般的警告了嫂嫂,嫂嫂不回答,转身就走。

    “林妈水开了,请你装满我的热壶。”

    我在九里香下大声的说,林妈缓步到我身边,笑咪咪的抚摸我的头说:“小弟弟,为什么今晚要喝白开水喉咙干了,吸我的口津好啦”

    林妈说后,捧着我的脸,把舌头和涎水,一一都送到我的嘴里来,我怕表嫂看见,站起身来,打算要回归房里,清理今天的作业。

    “我今晚要吃补肾丸,所以要白开水。”

    林妈同进我房,拿着热壶要到厨房里去。

    阿兰刚在楼上泡好了牛乳下来,把水壶里的水装满热壶以后,就和林妈一同到楼上去更换婴孩尿布和喂牛乳,及整理嫂嫂的被褥枕席,林妈与何兰何时下楼我已不知道。

    电铃不断的响着,我在梦觉中醒来。

    听了林妈的关门声和哥哥的皮鞋声杂在一起,时钟恰巧打了一下,我知巳经过了子夜的时分,于是翻身起床,倒一杯白开水,要实现黄大夫的妙法神方,我一连吞下了十二粒,因为黄教我每次六丸与白酒送下,可惜我素不能酒,未能遵法履行,索性把它吃多一半,或可代酒于万一啊。

    〔凡夫加注:有小朋友见到以上段,不可效法而被庸医欺骗〕我吃下灵丹以后,不开电灯,一个人静俏悄的睡着,约莫过了叁十分钟的时间,楼上的哥哥,已寂静无声了,似乎有老鼠跳玩般的脚步声,走近我的床前,细细声的说:“弟弟,好弟弟”

    我在椅上轻声笑着,林妈扑上前来,把我紧紧的抱住,嘴巴同时凑到我的嘴里来吮吸我的下唇,我伸出了舌头,在林妈的嘴里抽送个不休,林妈也将舌头同送了我,经过这样长久舌战之后,林妈已是不能承受了,把我抱到床上去,压在我的上面,几乎要将我这小小的身躯,一口吞下肚里去。

    “林妈阿兰熟睡了吗”

    “她巳经熟睡了,今夜要让我一个人来吃全餐,因为她月经来潮,关门谢客的。”

    她一面轻声的说,一面已经脱光了衣服,然后把我的内裤拉开,我正面仰卧着,不管林妈要如何将我摆布。

    林妈坐在我的身边,一手握着那雄纠纠的大鸡巴,凑到她的嘴边,用舌尖在龟头的周围舐了一遍,然后再由龟头的下面,一直舐到肾囊。

    我已痒不及忍的忙把林妈的大腿抱住,狂吻着她的下肚与大腿之间,林妈吓得软绵绵地倒下去,嘴里却依然含住了大鸡巴,索性颠倒的压在我的上面,她的宝贝就恰好压在我的鼻孔上。

    我不能呼吸了,于是将她推开,坐起身来,拉了枕上的垫布,拭拭鼻尖和脸庞上的淫水。

    林妈急切要我压在她的上面,忙把大鸡巴塞进了阴道,自己就好像“尼姑筛粉”般的不断的筛着,我则在上面一迎一合的打个不休,约莫是抽送了叁四十次,林妈紧抱着我翻过身来,在我的上面又再不断的磨擦了一伤,她的淫水,就淋淋的湿透了我的下肚与肾囊。

    “好弟弟,你还不丢精么今晚为甚么这样的耐久”

    她一面说,一面还不断的磨擦着。

    再多一分钟的时间,她忽然压下来,叫我伸出了舌头,送进了她的嘴巴,她硬着身体,夹住了腿,伸直了脚,停止了一些儿的气息,然后她才浑身无力的偃卧下去。

    我坐上来,快拭去阳具和小肚子上的淫水以后,把她的脚掀开,大鸡巳又扫进去,弯着腰吮吸者林妈的乳峰,又吻着林妈的腋下。

    林妈又起劲来了,两只脚交起,压住了我的臀部,不住的迎凑着,这样抽送了五分钟以后,浑身麻痹了,龟头也好像涨大起来,我立停止动作,禁住了精液,打算要再延长了多少时间,可是林妈正当逼近了焦点,那肯停止了她的迎凑呢

    她像饿虎般的咬着我的肩,吻着我嘴,就紧抱着我而撤出了第叁种水,我也禁不住把千万的精虫,放射在林妈的红黑老穴。

    我和林妈疲倦极了,两个人就赤裸裸的袍在一起睡觉,等到我一觉醒来的时侯,巳是早上七点多钟了,林妈在什么时候起身,我一点都不知道。

    八里飘香第六章牙婆朦胧称弟弟表嫂呷喋拍哥哥

    昨宵因为劳动过多,今天觉得有点疲倦了。吃完晚饭以后,差不多是黄昏的光景,我便爬上床去。嫂嫂很关心我的走近床前说:“荣弟,你真的害病吗昨天你买什么药要问医生,应当找寻名医,因为庸医是会杀人的。”

    “嫂嫂,我不会病,我是眼睛疲倦思睡的。昨天的药是补剂,吃了有益无害啦”

    我一面说,一面爬上床来,抽出了桌上郁达夫着的“苔莉”,又倒了下去。嫂嫂跑出了房门外时,我几乎已进入了睡乡。

    “好弟弟,醒来吧,自七点睡到现在远不够吗已是十二点多了。”

    我在朦胧中,恍怫听见了林妈这样唤着,她抚摸着我的脸,吻着我的嘴轻声的说。

    我张开了眼睛,房里的灯是关着的。

    看见林妈漆黑一团的站在床前,伏在我身上。

    我立即起身来,叫林妈倒一杯水漱漱口后,坐在桌前说:“哥哥回来了么”

    “刚才同来,你听,他还喁喁的与奶奶谈话呀”

    “真的哥哥还不睡,他是不是和嫂嫂在工作呢”

    “说那里话,奶奶尚末满月。刚才少爷回来时,还问着你,他以为你害怕了。”

    林妈抱我坐在膝上,拥抱在她的怀里的说话。

    我好像小孩子要吃母乳般的掀开她的衣襟,抚摸了乳峰,吮吸了乳头,林妈有点忍不住般的扶起我的头,伸出了舌尖叫我吮吸。

    两叁分钟过去之后,她起站来,要将我放在床上。

    我说:“且慢,我要小便。”

    跑出房外,到厕所里去时,见哥哥楼上的灯还开着。一阵阵的嘻笑声,轻轻的送出了窗外。

    为了好奇心的驱使,小便以后,赤着足偷偷地爬到楼上去,在窗前的布幕缝隙,侧着眼对准了哥哥的床前。

    见哥哥抱住嫂嫂的头,狂吻了嫂嫂的嘴。哥哥的手摸到嫂嫂下面去,嫂嫂打着哥哥的手说:“我还不清洁,不要动手动脚。”

    哥哥好像喝醉了酒般的坐立不安一似乎是忍受不下去的,好在嫂嫂的嘴上、颈子上、肚皮上,大吻一遍,然后才抽了一口香烟。吹进了嫂嫂的嘴里去,嫂嫂“嚏”的一声咳嗽起来了。

    翻身急在哥哥的脸庞,拍了一下掌巴。我几乎要发声笑出来,掩住自己的嘴巴便偷偷地爬下楼里。

    林妈巳赤条条睡在床上等得不耐烦了,忙拉我上床,抱到她的怀里,嘴巴凑近我唇边说:“你到楼上干甚么呀”

    “我以为哥哥正在工作,原来嫂嫂给了他一下掌巴。”

    林妈已将我的裤拉开了,摸着我的大鸡巴,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我伏在上面停住不抽送,她紧抱着我的腰,吮着我的唇,伸直了脚夹住了阳具,一弛一缩的动弹着,我好像睡在她身上般的,往凭她去弛缩动弹,一会儿,她翻过身压在上面,龟头抵住了花心,阴核擦着我的阴毛一她不住的磨着。

    过了一会,她转过身去,屁股朝向我的面,一上一下的干个不休。

    我抚摸她的屁股,又捏捏了她的腰,然后坐起来,叫她脚跪着,我就好像狗交尾般伏在背后,很快的打击着。

    我望着林妈,十足很愿意挨插的样子,约莫是两分钟的时问后,我已经忍不住的丢精了。

    林妈说:“为甚么今晚不中用”

    林妈尚末满足的向我是问,我有摇摇头的说:“不知道”

    八里飘香第七章一撮灵丹迷醉地半枝红杏出墙来

    红日初起,晨光照遍了大地,窗前照红着一片红光,九里香的阴影,横斜卧室的反壁,随堵了轻风不住的在摇动,这初夏的天气,人家巳除去棉袄裙裘,开畅了胸怀去欣赏那青梅红李的景致。

    今天因为是星期日,我睡得比较痛快,约莫八点钟的时候,我才起床漱口。

    林妈忽上前来,在她的衣袋里,摸出了几位像兵兵球般大的红李来,我接到手里,一口便咬了一大半。

    “那里来的李,甘甜可口啊”

    “我清早上市,顺便买几粒来给你,可是李的汁太甜了,我不喜欢吃,我吃了几粒青梅,觉得口得多。”

    林妈说了一大遍,好像她尚不知道她已种下了孽一样。

    我是小孩子,当然也还不知甚么是生理变态,喜吃酸果,甚么是怀胎有孕。

    林妈故意暗示般的对我说后,低着头似有所思。

    “你想甚么有甚么事尽管说罢。”

    “你要知道我有胎,但我从前产育过两次男孩,可是不幸都早夭了,现在我算是第叁次怀胎了。”

    林妈带着了悲伤的说着,眼眶似乎要流出了眼泪。

    我很着急的,好像晴天闻了巨雷的说:“你有胎吗那怎么办”

    林妈默无一言、我着急的拍着她的肩膀说:“林妈,怎么办呢”

    林妈沉默了很久,眼泪涔涔的滴着。

    阿兰突然笑咪咪的踏进房来,林妈急拭干了眼泪,起身走出房外,阿兰说:“你不吃早饭吗”

    “我不吃,你倒一杯白开水来。”

    “我刚才看见林妈似乎很伤心,究竟为的甚么事是否你使她生气啦”

    “不,我并不使她生气,她为的甚么事,我实在不知道。”

    我装着不知道般的说。

    阿兰上前偷吻了我一下,转身向房外而出。

    一个人在房里,胡恩乱想,坐立不安,索性穿衣整履,到外面去走一趟。没有目的地在闸北转了几弯。然后再跑了回来,当我要跑进门时,恍然领悟到黄大夫就是救苦观音,再世华陀。

    于是转身到大夫的寓所去,刚踏进门,便见黄大夫正在泡着一泡好茶。

    “请坐饮茶今天有甚么事上月我开的妙方,实验了没有”

    “实验了,非常有效之。”

    黄医师很客气,请我喝了一杯浓茶,我砍了以后又对黄医师说:“先生,你很高明,我有一件不得巳的事,要请你帮忙。”

    “甚么事”

    “有一个中年妇人,她要请先生打胎,未知先生能否救救她的命。”

    黄医师听着我的话后,沉思了很久,缓缓泡着他的茶,然后点点了头说:“可以,不过不过一次我要二百元。”

    “先生,容我和她磋商后再答复。”

    我红着脸的说后,便辞别了黄大夫,跑回家妄。

    黄昏的时候,我觉得闷闷不乐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不能成寐,阿兰来了,站在我帐前,细细声说:“你病了吗”

    我不回答,她掀开了帐,捧着我脸,嘴巴凑在我的唇边说:“为甚么刚黄昏便睡觉呢身心不舒服吗”

    她说后把我狂吻了一场,又把舌尖儿塞进我的阻巴乱滚,约摸近了两叁分钟,阿兰爬上床来,抱着我压在她的身上,她松解了裤带,两脚朝天的把我夹住着。

    我的一切烦恼,忧虑,可怕,在这刹那间都忘记了。

    我翻身起床,拾了粒灵丹含在嘴里,倒一杯开水送下去,然后睡到床上去,我们两人赤裸裸地紧紧抱在一起的睡着,含唇度舌的玩个不休。

    “你的经期完了吗”

    “今天早上已清洁了”阿兰说后摸着了大鸡巴,急将它拉进桃源洞里去。

    这时侯嫂嫂刚在楼上饲小孩,林妈也忙于修理嫂嫂的被褥和小孩的尿布,哥哥也出门了,所以我大着胆,尽量的在阿兰的桃源洞里打椿。

    大概打了四五十下的光景,阿兰巳是等不住的放出第叁种水了,我压在上面停止了一会,继续了这末了的工作,阿兰已是满口嘘哼的叫出声来,伸直了脚,抱住了腰,咬着我的肩膀,似乎很难受的又撒出第叁种水了,我也潦草从事的放了精液,在桃源洞中射击,林妈恰巧踏进房来,听见我们在床上呜呜的气息,便细整的说:“奶奶还没有睡,要赶快收兵回营,她还要下楼洗澡的。”

    我听见林妈的话,好像由梦中惊醒,穿衣上床、阿兰穿衣整裤以后,一面走,一也梳着头发的跑出房外去。

    开了电灯,坐在桌前,对着林妈瞪了一眼慢慢的对她说:“今天我烦闷了一天,为了你怀胎的问题,我问了黄大夫,他说不要紧,要我二百元,叫你去打胎好了。”

    林妈默无一言,沉思了很久才说:“不用打胎啦我也希望要养小孩,因为我在乡间的老丈夫,自娶我过门十五六年来尚不产育他也希望要有儿子来传代的,多几天我辞工同家好了。你不用担忧啦”

    我喜出望外的扑上前去,抱住了林妈狂吻一场,忽然听见了嫂嫂的屐步声,才松开了手依然坐在桌前看书。

    林妈跑出门去时,一段愉快的心情,实在不能言喻了。

    嫂搜洗澡以后,见我一人独坐房里看书,笑地走进房里来。

    “今天你舒服了吗”

    “舒服了,嫂嫂,哥哥今晚又出门吗”

    “他除非害病了才不出门”

    “小侄儿睡了吗”

    “是的,嫂嫂说着,媚眼不住的注视着我,似乎要封我说些甚么秘密的话的样子,我也注视她一眼,两个人就这样相对无言,过了一会儿,嫂嫂不好意思的说:”你为甚么不敢到楼上去看小弟弟呢一个月来,小弟弟已长得可爱了。“

    嫂嫂说转身退出门外,我点点了头说:“明天我要抱抱看。”

    嫂嫂的屐声,的响到楼上去了。

    八里飘香第八章小狗亦知春去处枕边床第费工夫

    韶光易逝,匆匆地又是一个星期了,昨天林妈也已经辞工回乡,当我清早上学时,林妈收拾了她的东酉,默无一语的,似乎还在啜泣。

    算了吧林妈,我们就从此永别了吧

    今后天各一方,谁也不要去怀念谁,我们好像是梦里情人,在一觉醒起以后,甚么都烟消云散了

    但愿我寄在你肚子里的小生命,健康面世,就算做我赠给你的纪念。

    你要好好教导他,使他早日成人,然而万不要给儿子知道我这不伦不类的父亲啊

    我躺在床上翻着“苔莉”,但心里是反覆的这样的想着。

    阿兰持者篮,赤着肉足,走到房门前说:“我要上市买菜呀,楼下没有人,你要看好了门,一会儿我就同来。”

    阿兰去后,静悄悄的没有甚么声息,楼上嫂嫂和婴儿,好像是熟睡般的,也没有声音,小花狗也不知去向了。

    我下了床,赤着足在地上散步的踱来踱去,好像有甚么在思索似的。

    十分钟过去后,阿兰还没有回来。

    我回忆着数天前,嫂嫂说小弟弟长有怎么好看,又回想到当时嫂嫂的媚眼如何的生动迷人,哥哥又不在家,所以我大着胆子,轻着步的爬到楼上去,在窗前的帐逢里,偷偷地看了一眼。

    嫂嫂的蚊帐是下垂的,床上隐约好像有甚么在摇动,我聚精会神细察了帐里究竟是甚么束西在作怪。

    很蒙糊的好像小花狗在床上翻来翻去。

    似乎小狗的头,在嫂嫂的腿边不住的钻着。

    一会儿,嫂嫂忽然一脚伸出床下来,蚊帐张开了一小逢隙,在这逢隙中便现出了一条白腿,果然小花狗是在嫂嫂的腿儿间大舐特舐着。

    嫂嫂好像奇痒般的闭着眼睛,阔着了嘴巴呵呵的吹了气息。

    突然间“呱”的一声,小娃娃哭叫了,嫂嫂忙推开小狗头,翻身起来一穿好了裤,抱起小娃娃在胸前摇动着。

    小花狗跳下了床,仰头看着嫂嫂,摇摇了尾巴,舐着嘴角。好像还在求食般的不肯跑开呀

    我看得有点难受了,同忆着嫂嫂的媚眼温言,大着胆子咳嗽一声,踏进了去。嫂嫂一见了我,红着脸呈现了一段不自然的微笑。

    “嫂嫂,我试抱小弟弟。”

    说后便在嫂嫂的怀里抱到了小弟弟,故意把手撞到嫂嫂的乳峰,嫂嫂瞪了我一眼不说甚么。

    我抱小弟弟在怀里,摇摇了几摇,踱踱了几步,又泡回嫂嫂的怀里,再故意将孩儿的头触嫂嫂的乳峰说:“他要哭了,快给他乳呀”

    嫂嫂注视着我“抱了孩儿坐到床沿去,我的心头跳动得说不出话来。

    “阿兰还末回来吗”嫂嫂开口问着。

    “她还没有回来。”

    我应声的说着,也坐到床沿上去,假意要鉴赏小弟升的吃乳姿态,偷偷地在嗅着嫂嫂的体香,鼻孔凑近在嫂嫂的颈边,嫂嫂转过来说:“楼下关上了门没有”

    我觉得她说话时,一阵阵梨香,从嫂嫂口中吐了出来,我悄不自禁的急把嘴巴凑上去,亲了一而香嘴,她忙把头转开,嫂嫂媚眼不转睛的注视着我,我说不出话来,想要吻了一个痛快,左手按着她的肩,右手捧着她的脸,斜着头吮了嫂嫂的下唇,她吐出舌尖,送出了津液,有如梨汁般的甘甜清香。

    我浑身似乎陶醉麻木了,忽然小弟弟又呱的一声哭了出来,我松了手,恰巧阿兰推门同来了。

    我急下搂,阿兰露笑容,像会知道甚么一回事似的。

    八里飘香第九章俏阿兰初怀六甲黄医师妙手回春

    红日初起、轻风宜人,这初夏的天气,人家已更换了麻葛的单衣,我清早起床,早餐后上学。

    刚踏出门,阿兰走近前来,带着惰态的轻声说着:“下午放学回家时,到药材店顺便买一剂清凉时气药茶。我觉得今天早上起身时感冒着晨风的样子。手足无力,头部微痛。”

    “好”我点头说着,大步踏出了门外,把阿兰吩咐的都记住心头,下午放学时,顺便就跑大生堂去去买了一剂时气的冻茶同家。

    踏进家里的门口,便见阿兰穿着棉衣,坐在炉边生火,我将药茶给阿兰说:“碗六煎八分,今晚睡前服下。”

    说后便亲了阿兰的嘴,觉得今天阿兰的额上带着一点高热,我摸摸她的额角脸庞安慰她说:“不要紧啦”明天便痊愈。“

    晚上,嫂嫂哥哥熟睡以后,我牵挂阿兰的病,会不会药到病除,转侃痊愈,于是起床,静悄竹走到阿路房门前。轻轻敲着门环说:“阿兰,阿兰,开门”

    阿兰开门后片我俩就抱在一起坐在床沿上接吻“电灯是关着的,在黑漆一团中,我们都看不见彼此的面孔。

    “觉得舒服了吗”

    “不觉得,头部依然痛。”

    “那么明天我带你到黄大夫去门诊,黄大夫医术真不错,妙手便可回春呵。”

    我安慰阿兰,叫她安心睡下静养,吻吻了几下,要回归卧室睡觉,坐在床沿上,终走不开,好像还有甚么未了的事般的忐忑于心,几乎要坐在床沿上等到天明。

    早餐后,我向嫂嫂说明带阿兰到邻边黄大夫问诊的事以后,我俩就好像夫妇般的走进黄大夫的寓所里去,黄老每天都是这样清早坐在方桌边,泡着他的香茶的,一见了我们,就放下茶杯,

    第 56 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5857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291 部分阅读
  • 第 290 部分阅读
  • 第 289 部分阅读
  • 第 288 部分阅读
  • 第 287 部分阅读
  • 第 286 部分阅读
  • 第 285 部分阅读
  • 第 284 部分阅读
  • 第 283 部分阅读
  • 第 282 部分阅读
  • 第 281 部分阅读
  • 第 280 部分阅读
  • 第 279 部分阅读
  • 第 278 部分阅读
  • 第 277 部分阅读
  • 第 276 部分阅读
  • 第 275 部分阅读
  • 第 274 部分阅读
  • 第 273 部分阅读
  • 第 272 部分阅读
  • 第 271 部分阅读
  • 第 270 部分阅读
  • 第 269 部分阅读
  • 第 268 部分阅读
  • 第 267 部分阅读
  • 第 266 部分阅读
  • 第 265 部分阅读
  • 第 264 部分阅读
  • 第 263 部分阅读
  • 第 262 部分阅读
  • 第 261 部分阅读
  • 第 260 部分阅读
  • 第 259 部分阅读
  • 第 258 部分阅读
  • 第 257 部分阅读
  • 第 256 部分阅读
  • 第 255 部分阅读
  • 第 254 部分阅读
  • 第 253 部分阅读
  • 第 252 部分阅读
  • 第 251 部分阅读
  • 第 250 部分阅读
  • 第 249 部分阅读
  • 第 248 部分阅读
  • 第 247 部分阅读
  • 第 246 部分阅读
  • 第 245 部分阅读
  • 第 244 部分阅读
  • 第 243 部分阅读
  • 第 242 部分阅读
  • 第 241 部分阅读
  • 第 240 部分阅读
  • 第 239 部分阅读
  • 第 238 部分阅读
  • 第 237 部分阅读
  • 第 236 部分阅读
  • 第 235 部分阅读
  • 第 234 部分阅读
  • 第 233 部分阅读
  • 第 232 部分阅读
  • 第 231 部分阅读
  • 第 230 部分阅读
  • 第 229 部分阅读
  • 第 228 部分阅读
  • 第 227 部分阅读
  • 第 226 部分阅读
  • 第 225 部分阅读
  • 第 224 部分阅读
  • 第 223 部分阅读
  • 第 222 部分阅读
  • 第 221 部分阅读
  • 第 220 部分阅读
  • 第 219 部分阅读
  • 第 218 部分阅读
  • 第 217 部分阅读
  • 第 216 部分阅读
  • 第 215 部分阅读
  • 第 214 部分阅读
  • 第 213 部分阅读
  • 第 212 部分阅读
  • 第 211 部分阅读
  • 第 210 部分阅读
  • 第 209 部分阅读
  • 第 208 部分阅读
  • 第 207 部分阅读
  • 第 206 部分阅读
  • 第 205 部分阅读
  • 第 204 部分阅读
  • 第 203 部分阅读
  • 第 202 部分阅读
  • 第 201 部分阅读
  • 第 200 部分阅读
  • 第 199 部分阅读
  • 第 198 部分阅读
  • 第 197 部分阅读
  • 第 196 部分阅读
  • 第 195 部分阅读
  • 第 194 部分阅读
  • 第 193 部分阅读
  • 第 192 部分阅读
  • 第 191 部分阅读
  • 第 190 部分阅读
  • 第 189 部分阅读
  • 第 188 部分阅读
  • 第 187 部分阅读
  • 第 186 部分阅读
  • 第 185 部分阅读
  • 第 184 部分阅读
  • 第 183 部分阅读
  • 第 182 部分阅读
  • 第 181 部分阅读
  • 第 180 部分阅读
  • 第 179 部分阅读
  • 第 178 部分阅读
  • 第 177 部分阅读
  • 第 176 部分阅读
  • 第 175 部分阅读
  • 第 174 部分阅读
  • 第 173 部分阅读
  • 第 172 部分阅读
  • 第 171 部分阅读
  • 第 170 部分阅读
  • 第 169 部分阅读
  • 第 168 部分阅读
  • 第 167 部分阅读
  • 第 166 部分阅读
  • 第 165 部分阅读
  • 第 164 部分阅读
  • 第 163 部分阅读
  • 第 162 部分阅读
  • 第 161 部分阅读
  • 第 160 部分阅读
  • 第 159 部分阅读
  • 第 158 部分阅读
  • 第 157 部分阅读
  • 第 156 部分阅读
  • 第 155 部分阅读
  • 第 154 部分阅读
  • 第 153 部分阅读
  • 第 152 部分阅读
  • 第 151 部分阅读
  • 第 150 部分阅读
  • 第 149 部分阅读
  • 第 148 部分阅读
  • 第 147 部分阅读
  • 第 146 部分阅读
  • 第 145 部分阅读
  • 第 144 部分阅读
  • 第 143 部分阅读
  • 第 142 部分阅读
  • 第 141 部分阅读
  • 第 140 部分阅读
  • 第 139 部分阅读
  • 第 138 部分阅读
  • 第 137 部分阅读
  • 第 136 部分阅读
  • 第 135 部分阅读
  • 第 134 部分阅读
  • 第 133 部分阅读
  • 第 132 部分阅读
  • 第 131 部分阅读
  • 第 130 部分阅读
  • 第 129 部分阅读
  • 第 128 部分阅读
  • 第 127 部分阅读
  • 第 126 部分阅读
  • 第 125 部分阅读
  • 第 124 部分阅读
  • 第 123 部分阅读
  • 第 122 部分阅读
  • 第 121 部分阅读
  • 第 120 部分阅读
  • 第 119 部分阅读
  • 第 118 部分阅读
  • 第 117 部分阅读
  • 第 116 部分阅读
  • 第 115 部分阅读
  • 第 114 部分阅读
  • 第 113 部分阅读
  • 第 112 部分阅读
  • 第 111 部分阅读
  • 第 110 部分阅读
  • 第 109 部分阅读
  • 第 108 部分阅读
  • 第 107 部分阅读
  • 第 106 部分阅读
  • 第 105 部分阅读
  • 第 104 部分阅读
  • 第 103 部分阅读
  • 第 102 部分阅读
  • 第 101 部分阅读
  • 第 100 部分阅读
  • 第 99 部分阅读
  • 第 98 部分阅读
  • 第 97 部分阅读
  • 第 96 部分阅读
  • 第 95 部分阅读
  • 第 94 部分阅读
  • 第 93 部分阅读
  • 第 92 部分阅读
  • 第 91 部分阅读
  • 第 90 部分阅读
  • 第 89 部分阅读
  • 第 88 部分阅读
  • 第 87 部分阅读
  • 第 86 部分阅读
  • 第 85 部分阅读
  • 第 84 部分阅读
  • 第 83 部分阅读
  • 第 82 部分阅读
  • 第 81 部分阅读
  • 第 80 部分阅读
  • 第 79 部分阅读
  • 第 78 部分阅读
  • 第 77 部分阅读
  • 第 76 部分阅读
  • 第 75 部分阅读
  • 第 74 部分阅读
  • 第 73 部分阅读
  • 第 72 部分阅读
  • 第 71 部分阅读
  • 第 70 部分阅读
  • 第 69 部分阅读
  • 第 68 部分阅读
  • 第 67 部分阅读
  • 第 66 部分阅读
  • 第 65 部分阅读
  • 第 64 部分阅读
  • 第 63 部分阅读
  • 第 62 部分阅读
  • 第 61 部分阅读
  • 第 60 部分阅读
  • 第 59 部分阅读
  • 第 58 部分阅读
  • 第 57 部分阅读
  • 第 56 部分阅读
  • 第 55 部分阅读
  • 第 54 部分阅读
  • 第 53 部分阅读
  • 第 52 部分阅读
  • 第 51 部分阅读
  • 第 50 部分阅读
  • 第 49 部分阅读
  • 第 48 部分阅读
  • 第 47 部分阅读
  • 第 46 部分阅读
  • 第 45 部分阅读
  • 第 44 部分阅读
  • 第 43 部分阅读
  • 第 42 部分阅读
  • 第 41 部分阅读
  • 第 40 部分阅读
  • 第 39 部分阅读
  • 第 38 部分阅读
  • 第 37 部分阅读
  • 第 36 部分阅读
  • 第 35 部分阅读
  • 第 34 部分阅读
  • 第 33 部分阅读
  • 第 32 部分阅读
  • 第 31 部分阅读
  • 第 30 部分阅读
  • 第 29 部分阅读
  • 第 28 部分阅读
  • 第 27 部分阅读
  • 第 26 部分阅读
  • 第 25 部分阅读
  • 第 24 部分阅读
  • 第 23 部分阅读
  • 第 22 部分阅读
  • 第 21 部分阅读
  • 第 20 部分阅读
  • 第 19 部分阅读
  • 第 18 部分阅读
  • 第 17 部分阅读
  • 第 16 部分阅读
  • 第 15 部分阅读
  • 第 14 部分阅读
  • 第 13 部分阅读
  • 第 12 部分阅读
  • 第 11 部分阅读
  • 第 10 部分阅读
  • 第 9 部分阅读
  • 第 8 部分阅读
  • 第 7 部分阅读
  • 第 6 部分阅读
  • 第 5 部分阅读
  • 第 4 部分阅读
  • 第 3 部分阅读
  • 第 2 部分阅读
  • 第 1 部分阅读
  • 第 292 部分阅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