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炼丹记》 正文

  1. 首页 /
  2. 武侠修真 /
  3. 超级炼丹记 /
  4. 《超级炼丹记》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玉蟾冲月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超级炼丹记最新章节尽在20xs.org小说网(www.20xs.org)

    个时辰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周益乐心无旁骛的着,这个由青莲居士亲手留下来的青莲剑典,除了剑典本身之外,甚至连每一个笔画,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可是无论周益乐怎么看,这个青莲剑典,讲述的都是一个很普通的入门功法。

    一套呼吸的方法,一套简单的剑法,甚至连剑法,就只有十数个分解的动作,其他的一点都没有了,太简单了,简单到里面几乎不可能蕴藏着别的秘密。

    周益乐心中一阵阵的烦躁,而已经完成了记忆的娜塔莎乖巧的站在他的旁边不说话,正在这个时候,外面的诸葛羽大声的叫道:“周师弟,时间到了,快出来吧。”

    周益乐这才醒悟过来,不知不觉之下,三个时辰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天色也缓缓的暗了下来,更重要的是,他隐隐的感觉到,位于空中的剑煞之上,一股能量在汇集,大神通者青莲居士所留下来的剑煞,周益乐可是没有什么能力抵御的,他扫了一眼其他的东西,迅从冰林的中心位置向外谅。

    诸葛羽也没有多说话,时间快到了不是,这个规矩,也是青莲居士定下的,剑煞可是讲规矩,不认人的,一旦启动,他这个掌门估计没事,可是位于中心的周益乐和娜塔莎两人,必然无法幸免,他们可是整个青莲剑宗未来复兴的希望啊。

    走出了剑煞笼的地方,周益乐和诸葛羽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葛羽是知道剑煞的威力的周益乐纯粹是在气势所逼之下,剑煞里面的恐怖能量,气机牵引之下,会演变成什么,谁都不知道,第一次周益乐感觉到了生命被威胁的感觉。

    相对于二人,天真的娜塔多了,她好奇的看看剑煞,问道:“掌门师傅,为什么这个剑煞可以自动定位有时间的限制。”

    诸葛羽笑了说道:“具体的原因,我也不知道,估计剑煞是带有某种的智慧吧,我们青莲剑宗的掌门更替需要剑煞的认可,否则得话本无法进入到剑煞之中的。”

    “掌门的更替也需要剑的认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周益乐也吃惊的问道。

    “如是这样,青莲剑宗怎么可能存在于现在,早就灭亡了,是人总要有贪心的,可是剑煞认可这一条绝大多数的贪心都给禁绝了,没有剑煞的认可实力再强,诡计再多有丝毫的作用,得到的过是一个空壳子。”诸葛羽说道。

    周益回头看看那个无色地小剑。看来还是有些低估了这个剑煞。存在千万年。一直维护着青莲剑宗地剑煞。还拥有智慧。这到底是什么术法。又是怎么样地力量呢。这个难道也仅仅是青莲居士当年留下来地么。无数地想法。周益乐也没有多问。把这些都埋藏在了心中。

    “好了。等下我给你们安排房间吧。莲剑宗别地没有。可是房间恐怕是最多地。再怎么说。以前也辉煌过。只是当年地辉煌。现在都变成了回忆了。”诸葛羽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自我解嘲地神情。显然为青莲剑宗现在地没落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

    青莲剑宗地房间很多。这点。周益乐在扫过了整个太白峰地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看着宏大地。遍布了整个太白峰之上地殿阁。现在不过是住了十分之一不到。可想而知当年地青莲剑宗是多么地宏大。如果这些房间都住上人地话。青莲剑宗怕不是有上万地武修。

    武修不同于修士。他们所占地地方较小。基本上一个人一个院落就可以了。不像是修士。还需要炼丹了。炼器了。甚至还要种植一些灵药。他们所需要做地就是有一个练武地所在。故而小小地一个山峰。能够容纳地武士数量巨大。大部分武道地宗门。也都是一两个山峰。很少像修士那样。占据着庞大无比地地盘。甚至动用大神通。把一些山峰聚集在一起。

    跟着诸葛羽前行。周益乐和娜塔莎作为青莲剑宗未来地希望。都获得了很好地安置。周益乐被安置在了西侧较为宏大地一个殿阁之中。殿阁略微地有些破旧一些。可是依稀看到往日地辉煌。除了主殿之外。还有后面地三进。十来个房间。

    站在殿阁之前。诸葛羽介绍道:“这里当年曾经是席大长老地居所。以清净著称。不过现在地青莲剑宗人员太少了。就空下来了。周师弟喜欢清静。应该会喜欢这里地吧。”

    周益乐扫视了一下周围,房间够大,殿阁也相对的**,距离其他的房屋比较的远,确实很清静,最令他高兴的是,在殿阁的后面,有一个小小的路径,通往一个小小的平台,演练身手应该是不错的。

    周益乐点点头,认可了这个地方,大是大了一点,不过没有其他的缺点了,至于娜塔莎,被安排在了掌门殿的附近,她不同于周益乐,是诸葛羽的师弟,她是掌门的徒弟,当然需要就进的指点了。

    殿阁之中,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其实也很简单,一些简单的家具被褥之类的,周益乐不需要,以他修真的层次,晚上完全不用睡觉,只用静坐,吸收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就可以了,可是武者不同,他们除了要摄入大量的食物,以补充自己之外,睡觉是必不可少的,睡觉可以恢复精力,甚至把一些有害的成分,通过一些规则给排泄出来,故而对任何武者来说,食物和睡眠,都是最重要的两个方面。

    周益乐不需要,他却也不会去扫了诸葛羽的兴子,拒绝他的好意那不是表明自己的不同么可不想在这个时刻,引起诸葛羽的注意,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介绍完了房间,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大殿之上,诸葛羽看看周益乐,又看看娜塔莎,问道:“刚才得三个时辰时间,师弟和小莎都已经把入门的剑法都记清楚了么,虽然只有几百字是太生涩了,第一次读到,很难记的?”

    周益乐和娜塔莎点点头,娜塔莎还脱口而出的说道:“几百字而已虽然绕口,可是多读几遍就好了。”

    诸葛羽并不因为娜塔莎的插口而感到不高性而很欣慰的露出了微笑,说道:“记下来了就好,这个青莲剑典,虽然简单,可是它却是青莲剑宗所有剑法的基础,更高深的剑法是基于它,又总结了仙人的动作而来的们都已经记住了,那么我给你们讲解一番。”

    诸葛羽兴致勃勃的正要开讲益乐突然的挡住他说道:“掌门师兄且慢,我刚刚看了

    典它既然是青莲居士亲手所留,威力不应该是入门的简单,我想好好的参悟参悟。”

    周益乐的话音落下,却现诸葛羽面容古怪的看着他,好半天之后,这才说道:“关于青莲剑典的事情,我青莲剑宗,历代的聪明之士,都想要探寻出其中的秘密,不少人甚至研究了一辈子,可是这么多年了,依然没有一人找出它的秘密,除了入门和作为其他的剑法的基础之外,没有任何的收获,我想周师弟,你就不用浪费这个时间了,简单的了解了之后,要想提高,还是要看更高级的剑法。”

    周益乐愣了一下,青莲剑宗是青莲居士亲手所创,他本人在青莲剑宗中间的地位是何等的推崇,后世的弟子,怎么可能不对他亲手留下来的功法上心呢,几乎都怀疑这里面有秘密,可是十几万年过去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带有这样的想法,甚至不乏绝顶聪明之士,可现在依然没有现这个秘密,很有可能就是其中没有秘密。

    可是周益乐还是有些不甘心,基础剑法就基础剑法了,他不同于武者,寿元有限,他的时间浪费的起,大不了几年的时间而已,他摇摇头,对诸葛羽说道:“师兄,你说的很多,可是我还是想要试试。”

    诸葛羽当然不愿意这个门派未来崛起的希望,把时间白白的浪费在了这个虚无缥缈的青莲剑典之上,尽力的劝说,可是周益乐的主意已定,不为所动,他最终长叹了一声,说道:“师弟既然决定了,那我就不多说了,希望师弟不要太沉迷于其中了。”

    说完,诸葛羽带依依不舍的娜塔莎,离开了大殿,周益乐看着他的背影,暗叹了一声,他不是自大到认为所有的聪明之士都不如他,他在想,青莲居士是大神通者,他的路子是武道,可是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是殊途同归的,用修真的方法来理解,用神识和规则来解释,说定可以找到一条路啊,不试试,他真的不甘心啊。

    秋天的北极光明境,已经了冬日的寒冷了,没有任何遮挡的太白峰上,尤其的明显,周益乐迎着寒冷的北风,手持着一把碗口粗细的黑剑,灵动的运转着,手中仿佛无物一般,轻灵而绵绵不休。

    不知不觉之,周益乐同娜塔莎,加入到了青莲剑宗已经有3个多月的时间了,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中,他通过自悟和诸葛羽的点拨,已经把青莲剑典给细细的研读了一遍了,里面的内容,确实如青莲剑宗一直以来传承的那么基础,无外乎由外而内的修炼。

    不过周益乐现在的眼不同,看问题的方法也不同,一套简简单单的青莲剑典,包含了剑法中许多不同的动作,这些动作,往往都是最最基础的,甚至连天地之气的运行效率也高了很多。

    这个月中,周益乐是在练习剑典,倒不如说是仔细的体味着剑典和修真功法的不同,越是体味,就越是感到恐怖,难怪北极光明境这边,武道取代了修真,其中或许有大神通者的引导,可是武道恐怖的度,也在其中占据了很大的一个方面吧。

    手腕轻一歪,压住剑身长剑不可思议的一转身向天,然后螺旋形向下,最终回归到了青莲剑典的起手式,一套最基本的剑诀施展完毕,周益乐感觉到神清气爽,浑身上下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周益乐手中的这一把剑,是青莲宗为了周益乐特别的制作的,青莲剑宗的入门弟子,资质残差不齐,甚至连万斤的都很少见下子纳入了周益乐和娜塔莎两大精英,当然是为了他们创造一些的优先条件,这把剑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帮助周益乐找到一把合适的剑,诸葛羽在宝库中搜了一个遍才找到了一根极重的棍子,别看只有三尺长也足足有8o万斤,如此密度金属,别说是诸葛羽没见过,哪怕是周益乐都没有见过。

    这把长棍,诸葛羽没有办法加工,只好直接的拿给了周益乐益乐仔细的观察,他也不认识这把长棍是什么是加工,他就有办法了练的是剑,又不是棍加工一下怎么办,长棍的硬度很强,密度也很大,可中间,没有防护的阵法,简单的切削加工,怎么难得住他,稍微的加工一番,一把粗大的重剑就成型了。

    这把剑用去了长棍的二分之一,又切削了部分,总重量降低到28万斤,就入门剑法来说,已经是够用的了,因为舞剑,又不是要用全身的力量,很多的时候,借用的是手臂和腕部的力量,太重的话,反而不易。

    把一口一直压着的胸腹之间的气息常常的吐出,迎着北风,一股白气迎风而去,气息之强,甚至连如刀的北风都被压制回去了。

    周益乐刚刚的收势,旁边就传来了鼓掌的声音,扭身一看正是娜塔莎,她的一边拍手一边赞赏道:“好,师傅,你的剑法越来越神妙了。

    ”

    周益乐扫了一眼娜塔莎的身后,淡淡的说道:“小莎,不要这么毫无顾忌。”

    娜塔莎吐吐舌头,装出了一副可爱的样子,说道:“我已经用神识探查过了,周围没人啊。”

    周益乐苦笑了一下,这个娜塔莎,似乎加入到了青莲剑宗之后,就恢复了以前的聪明伶俐,灭族毁家的恨意,也在距离奔狼草原越来越远了之后,数千亿里,这是一个庞大的几乎无法想象的距离,在加上进入到了北极光明境,也只有到了3oo年之后,才可以出去,报仇的想法被压在了心底,变成了不断努力的动力了。

    此时的娜塔莎,又长高了一些,此时已经到了周益乐肩膀的位置,除了脸上还带着一个稚嫩之外,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特别是穿上了北极光明境这边特有的裙子,站在布满了冰魄之上,想极了一颗百合。

    周益乐是满脸的无奈,娜塔莎拉着他的手臂摇了摇,好奇的问道:“师傅,你怎么还在练这个入门剑法呢?都这么的熟悉了,我都已经开始练习暴雨剑了。”

    “你的功课都做完了么?”周益乐看了一眼娜塔莎,说道,入门的剑法,他早就练习熟悉了,可每一次他重新的练习,都会有一点点新的感悟,甚至连内力和**能力都有了一定的提高,这种现,让他三个月以来,一直都没有修炼别的,甚至连刻画在太白峰之上的诗句都没有时间过去观看,其关键就在这套入门的剑法,正是青莲居士留下来的唯一剑法,就好比凤凰不死诀一般,没有练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

    挥出它的作用的。

    “功课是早就做完了,师傅啊,我今天把暴雨剑都给喂完了,掌门师傅还夸我学的快啊。”娜塔莎说着,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经过了修真功法的习练,特别是精神力功法的习练,她的悟性获得了巨大的提高,很多的剑法,只用施展一次,就可以学会个七八分,再加上身体的素质,是通过修真和固本培元的丹药来提升的,算的上不如原始的力量,可也相差不远,3个月的时间,获得的进步,过了大部分的武者,身体内的经脉,已经打通了半数,内力也基本上雄厚了,最多半年的时间,她就可以从练经的状态,进入到练肌肉的状态,进入到武师的这个层次。

    相对于娜塔莎被诸葛羽所督促,周益乐这个诸葛羽寄予厚望代师收徒的,就差了许多,不够周益乐在大家的印象中,已经算的上是武师级的高手了,索性也随他了,周益乐也乐得逍遥。

    周益乐点点头,他习练基础的入门剑法,主要是心中的一点念想,倒也不必让娜塔莎按照他的路来走,入门剑法非常的枯燥了现在的程度,提升起来,较为困难,就武道之上已经落后与娜塔莎了。

    太阳已经开始升起来了,浓烈的阳光过地气,照射在了太白峰之上,练剑最佳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按照北极光明境的理论,每日的日出日落之时,是练剑的最佳时刻以增加内力的增长。

    周益乐刚开始不是特别的相信,不过他做了一些的实验之后现这是真的,早晚的日出日落之时力量增长的比其他的时刻多了一倍以上,加上**经脉等的提升乎是天壤之别,久而久之,其他时刻就没有太多人在其他时间修炼了。

    这个问题他很奇怪,也在入门功法之余,仔细的探讨了一番,细心加上神识的观察,却让他看出来了一些门道,那就是日出和日落的时段,有几种规则,在日出和日落的气息之下,变得特别的活跃,这些规则,恰恰是增加内力和身体的素质的。

    这样的现,周益乐大喜,如果真正的掌握了这些规则,甚至是控制到这些规则,他岂不是可以时时刻刻的练习,甚至效率更强,不过他接触的日子较浅,暂时还没有什么头绪,

    或许这个是他努力的外一个方向啊,周益乐感慨的看着天空中升起的太阳,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娜塔莎,她的气色极好,这几个月的时间,武功在学,其他的也没有落下,最少境界上面,已经面临着突破了。

    看过来学习是个不错的想法,最少两不耽误啊,他一摆长剑,说道:“徒儿,我们练两招。”

    娜塔还是少年心性,听到了周益乐的主动挑战,喜形于色的,别的方面她比周益乐差远了,可是剑法一道,他都从入门剑法,习练到暴雨剑了,等于是多练了三四套的剑法,特别是最近练习的这套暴雨剑,挥舞起来,如暴雨一般,无孔不入,对于力量的增长也很恐怖,她的力量现在差不多可以举斤的重物了,比之前强出了8倍,这个提升的幅度分外的恐怖。

    娜塔莎抽出了长剑,她手中的剑,是特制的,是当年青莲剑宗最辉煌的时候,吸引到了一位举起万斤的武者的时候留下来的,重量达到2万斤的重剑,不同于周益乐的重剑那么的粗糙,自己削制的,这把剑是专门的定做的,无论是重量还是形体,都很完美,是最适合锻炼新人的长剑。

    娜塔莎长剑微举,剑尖却斜斜的瞄着下方,这是暴雨剑的起手式之一,作为初级剑法,暴雨剑拥有数种起手式,这一个是和长辈切磋的时候,表示恭敬的起手式。

    周益乐微微一笑,长剑平伸,做了一个不丁不八的姿势,说道:“来吧。”

    “好。”娜塔莎话音刚落,手腕就猛的抖了起来,长剑舞出了七八个剑花,2万斤的长剑,在她的手中,没有丝毫的迟滞,行云流水的剑光,变成了疾风骤雨,到处都是剑花。

    “好剑法。”周益乐暗道,手下却不停,按照之前相互切磋的经验,入门剑法同初级剑法对战的时候,先天的就处于劣势,必须保持着全副的精神,这才能够见招拆招。

    叮叮当当的声音不停,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两人的长剑相交了不知道多少次,周益乐境界,周围的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剑法差一点,可是入门剑法的所有的剑法动作,他都非常的熟悉,几种动作结合之后,就成了新的动作,巧而又巧的迎上了娜塔莎暴雨一般的剑法。

    一波暴雨之后,娜塔莎无功而返,所有的剑光都被周益乐给挡下来了,甚至相较之下,在力量和重量差距的情况下,她的手臂有些麻,她稍微的顿了一下,恢复了全力抢攻而略微喘的呼吸中的长剑变得缓慢了起来。

    娜塔莎的剑法变慢了益乐不但没有轻松,脸上却出现了凝重的表情,剑法虽然慢了,可是其中蕴含的规则更多了,给他的压力也更大了,看着长剑缓缓的而来,他除了正面的迎上去,似乎没有其他的动作可做。

    的一声巨响,两把长剑相交在一起,周益乐的力量更大至剑的重量,是娜塔莎的几十倍,却在这一击之下,被强横的力量给撞了回来了几步。

    周益乐几乎是一部一个脚印,三四步之下才站定,可是已经使用了他全部的力量了,再看娜塔莎,也被震飞了十几步,不过她的显然是泄力而推的,没有周益乐这么的艰难。

    周益乐长剑一横虽然他没有施展出全力,可是就剑法本身而言他已经输了一招了,早知道入门的剑法法支撑很长的时间,可是如此之快就输了让他有些郁闷,到底研究这个青莲剑典,是不是真的错了。

    不过周益乐也知道,这个剑法应该是娜塔莎刚刚学会的,而且威力上面,远不是初级剑法这么的简单,问道:“这是什么剑法?”

    娜塔莎第一次在同周益乐的切磋中,略占上风,心中兴奋异常的,脱口而出的说道:“这是万钧剑,是我刚刚学会的,这可是中级剑法啊,师傅,不错吧。”

    万钧剑,周益乐念诵了一下,万钧,施展起来,也确实是如万钧之力,这个名号倒也贴切,不过更加吸引他注意的是娜塔莎后面的一句话,中级剑法,他略显迟的问道:“娜塔莎,中级剑法,不是要等到武师这个层次才

    的么?”

    “一般而言是这样的,可是万钧剑有一点的不同,它要求的不是境界,而是力量。”

    “力量?”周益乐心中一动,看向娜塔莎。

    “没错,力量过了三十万斤,就可以修炼了。”娜塔莎很肯定的说道。

    果然,这样的大开大合,以力量著称的剑法,果然是力量越大,效果越好,如果换他来施展的话,恐怕威力会更强的,这才是中级剑法,高级剑法会如何呢,周益乐的心中一阵的动心,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本末之分,他还是清楚地,以他进入青莲剑宗武学的理解,他一旦全心的投入,进步还要更快,可是说不定就会失去了探查清楚,这个青莲剑典的秘密的可能性吧。

    周益乐努力的**给驱除掉,说道:“好剑法,你好好练习,说不定很快就能够过我了。”

    娜塔莎得到了周益乐的扬,兴奋无比,脱口而出的说道:“师傅,不如我教你,相信你比我施展的更好的。”

    周益乐轻轻摇摇头,不动声色,娜塔莎这才想到,师傅比她高了一辈,如果想要练的话,那还不简单,随时都可以,又何用她来教,低着头,扭扭捏捏的看着地面。

    周益乐看着娜塔莎的子,微微一笑,不在意的提着长剑,回身向住处而去,刚走了几步,,娜塔莎突然拉着他说道:“对了,师傅,刚才我来的时候,掌门师傅让你去见见他。”

    “诸师兄?”周益乐的眉头一皱,从他到了大殿这边住以后,刚开始的时候,诸葛羽还经常的来,不时的规劝他,不要再研究青莲剑典,他已经练习的够熟练了,甚至过了大多数的长老,可以开始修炼更高的剑法了。

    可是益乐铁了心,一定要把青莲剑典给搞清楚,几次三番之后,诸葛羽也死心了,除了偶尔的派娜塔莎传讯,告知他外面的世界生的重大事情之外,其他的时间,很少前来打扰他,为什么几个月之后,要见他呢。

    周益乐心中惑,可诸葛羽毕竟青莲剑宗的门主,他还要在这个门派呆上很长的时间,明面之上,不好忤逆他的命令,还是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等下就去。”娜塔莎蹦蹦跳跳的走了,周益乐看着她的样子,摇摇头,这孩子,无论是修真还是武道,都成了不大不小的高手了,可是心性上面,还是个小孩子一样,不过旋儿,他这才想到,娜塔莎的实力够高,可是她才修炼多长时间啊,年龄上不过是十来岁,或许这就是实力进展太快,所带来的冲击吧。

    回到了房间里,把练习用的长剑给放下了,这把剑太重了,不能挂起来,周益乐利用了天火和手中的材料,制作了一个宽大的架子,把长剑放在上面,也算是安稳,放好了之后,这才匆匆而出。

    太阳已经开始升起了,一路上不时的看到忙碌的弟子们,武修门派,杂事繁多,除了日出和日落的修行黄金时间之外,其他的时间,职司弟子都需要负责职司,恐怕也只有他和娜塔莎是一对异类吧。

    诸葛羽代师收徒,周益乐在门派中的辈分极高,一些小字辈的甚至以师祖称之,不过周益乐坦然的受之,他的年龄上,也称得上他们的师祖了,匆匆而去,他的心思转个不停,这个诸葛羽,到底找他什么事情,会不会又劝他放弃钻研青莲剑典。

    古朴而宽广的掌门殿中,诸葛羽已经等待了很久了,见到周益乐,他的眼前一亮,站起来说道:“周师弟。”

    周益乐恭敬的行礼,说道:“诸葛师兄,你找我。”

    “周师弟,是这样的,明天是太白峰三年一次的玉蟾冲月之日,太白峰上,仙人更多,青莲居士所留的诗词也更加的清晰,你可要前来观看啊。”

    “这……”周益乐迟了,从看到了青莲剑典之后,他之前的一些想法也生了改变,暂时是准备把这个青莲剑典给练到极限,最少内力和**的力量都不再增长为止,到现在来说,还在缓慢的增长中,度远未到极限。

    诸葛羽看到周益乐还杂迟,有些着急的说道:“我知道师弟的意思和宏远,可是这个玉蟾冲月之日,每三年才一次,在满月光华的照射之下,太白峰上,祖师所刻诗文会脱体而出,映衬在月光之下,所有观看之人,都会得到不小的好处的。”

    “这……”周益乐知道诸葛羽是明显的好意,加上还有月华和诗文相交的好处,他贸然的拒绝也有些太不近人情了,虽然和他的初衷不符,不过青莲剑典和古风的诗文,似乎都是青莲居士的手书,说不定中间有什么关联,对于他研究青莲剑典有帮助,至于仙人身影,他不看即可,这点定力,他自信还是有的。

    想到这里,周益乐说道:“那好吧,明天晚上,我会按时的到场的。”

    “太好了。”诸葛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拉着周益乐的手,继续的说道:“在太白峰上,唯独顶峰的效果最好,特别是第一次受到月华照射的,效果更佳,到时候我把你和娜塔莎安排在峰顶第一位。”

    周益乐看着喜形于色的诸葛羽,心中一阵的犹豫,诸葛羽一心是为了宗门的将来,对他也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可是他的到来,却是另外的原因,不免的一阵愧疚,看来不管如何,也要在短短的几百年的时间内,帮青莲剑宗一个忙,最不济,也要推动它的展一下。

    从掌门殿出来,周益乐算算日子,已经是中秋了,那么月圆之夜,不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吧,不过无论是元辰大6,还是北极光明境,都没有中秋节的这么一说,这么多年过来了,他的实力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实力也一步一步的上了台阶,可是这一刻,不免的有些伤感,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不知道他是人在戏中,还是戏在其中。

    思绪连连,周益乐茫无目的的前行,不知不觉之下,居然走到了剑煞的旁边,看着剑煞上从来都不会变化的色彩,那种隐身于中,强横无比的压力,他略微动摇的心,又坚定了起来,不管如何,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总要活的精彩。

    在这个庞大的星球之外,还有其他的星球,甚至有各种的界的存在,背负着巧合而来的他,努力的向上,勇攀高峰,才是他应该做的,他有这个基础,也有这个条件。超级炼丹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