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炼丹记》 正文

  1. 首页 /
  2. 武侠修真 /
  3. 超级炼丹记 /
  4. 《超级炼丹记》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秘市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超级炼丹记最新章节尽在20xs.org小说网(www.20xs.org)

    水脉,是宗门女修士的聚居地,说实在话,周益乐还从来没有上来过,不过在空中看过去,整个水脉的殿阁都较为的精细,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华丽,女修士再怎么说,也是女人,天生喜欢的就是精巧的,美丽的东西,积年累月下来,水脉也形成了它的独特风格。供最新章节阅读}

    水脉之上都是女修士,修士之间,感情很淡,可也不是没有,故而防护来说,远在其他几脉之上,各个宗脉上都有防护旗门,可水脉之上,却是一直开启的,周益乐在水脉的山脚下降落了下来。

    在旗门的前面,两个只有练气期七八层的修士,正在这里站岗,见到周益乐愣了一下,因为周益乐并没有掩饰实力,这么年轻的筑基期修士,在清虚宗非常的少见。

    筑基期和练气期之间,庞大的差别,让这两个修士保持了足够的尊重,周益乐说明来意,直接提出过来见凌雪鸥的。

    周益乐被引入到了水脉的会客室,没过多长时间,凌雪鸥就兴冲冲的赶来了,几年不见,他的实力已经稳定在了练气期的七层,这还多亏了周益乐留下来的丹药,相对于其他的修士,她不但洗髓丹足够,补元力和神识的丹药也一点不少,长期的锻炼下来,实力得到了较大的提升,估计很有可能在3o年之内,进入到练气期的巅峰,不过能不能筑基成功,就很难讲了。

    “周师兄,你来了!”

    周益乐点点头,随手的在桌子上放上了一个储物袋,凌雪鸥有些吃惊的看着储物袋,有些奇怪的问道:“这是什么?”

    “丹药,我这一次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先把你需要的丹药给留下了。”周益乐淡淡的说道。

    凌雪鸥小心的把东西收起来,甚至没有去看,周益乐给的东西,总有他的作用,再说了,这些日子,有了周益乐的丹药,他的就内部非常的快。

    在储物袋里面,放了不少的丹药,最重要的当然是筑基丹了,这一次突破到筑基期,他甚至连筑基丹都没有使用,把剩余的筑基丹分成了几分,其中的5留给了凌雪鸥了,她的资质先天就有些不足。,

    现在他进入到清虚宗,已经有1o年了时间,她经过了系统的修炼,加上周益乐的一些帮助,最终的实力达到了练气期的七层,当然了,这样的修炼度,别说同周益乐相比,就算是比一个核心弟子都很差,最多不过是和普通的弟子相似,算得上是中等的修炼度,好在在周益乐离开了清虚宗的时候,他已经可以服用丹药了,借助着宗门提供的丹药,再加上周益乐特别的留下来的一批洗髓丹以及其他固本培元的丹药,相信应该是可以在几十年之后,修炼到练气期的十二层。

    而到了练气期地12层之后。就会迎来筑基。宗门答应提供一枚筑基丹。可是她突破地可能性也不大。只有留下来足够地筑基丹。才有一线希望。

    可是三灵根地修士来说。筑基并不是那么地简单地。一个筑基丹。是不可能筑基成功地。5筑基丹。应该是问题不大。再突破不了地话就需要另辟蹊径。选择其他地方法了。

    筑基丹。之所以成为筑基丹。其实他是一种非常特殊地补充元力地丹药。一方面。补充地是元力地。是大量地。而且这个元力。还是活泼地。很相似于筑基以上地修士地元力波动。达到了练气期地顶峰。地修士。一旦接触到了这个筑基期以后地元力波动之后。就会一种突破到了筑基期地契机。没有丹药地帮助。成功率就很低。几乎是等于零。可是服用了这个丹药之后。突破地可能性就非常地大。

    当然了。除了这个筑基丹之外。还有一批地固本培元地丹药。每一种。周益乐都留下了少许。全部服用下去地话。可以在一定地程度上。提高她地全面素质。也算是可以弥补一下他天赋地不足吧。

    简单地闲聊了几句。把丹药全部地留下来之后。周益乐就在凌雪鸥地恋恋不舍中离开了。

    下山。这不是第一次出来了。可是周益乐地心中。却有种海阔天空地感觉。来到幽州已经1o年了。他也顺利地达到了筑基期。在修真界。算地上一个不大不小地高手了。虽然不至于横着走。可总算有了自保地能力了。在幽州转转吧。争取找到一些珍贵地材料。如果能够凑齐高级法宝地材料。那是最好地了。

    认准了方向,向着西方而去,周益乐的目标是那边的一个大城,怀远城,在离开了清虚宗,拿到了清虚宗的内门信物的时候,清阳子也告诉他,宗门在幽州的实力,他这才知道了,除了广陵城,周围还有不少大城属于是清虚宗的势力,一共有七个,包括这些城市周围广阔的天地,各种城市都有人,形成了一张网。

    这一次出来,他已经不是普通的修真者的,而是一个境界达到了筑基期的初级顶峰,实力上过了绝大部分的筑基期修真者,已经不需要太多的估计了,直接的把火云剑给拿了出来,向着北方飞过去。

    火云剑作为顶级法器,对于练气期的修真者来说,是一个重宝,轻易的让别人看到,会引窥测的,,因为练气期的修真者来手,没有多少自保的能力,即便拥有强大无比的背景,也不难对付,可是筑基期的修真者就不一样了,同为筑基期的修士,一般不会轻易的动他,到了结丹期的话,法器又属于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空中飞行的定位,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在清虚宗的时候,周益乐就学到了一些小技巧,这么简单的技巧,丹阳子不可能不知道,他这么做肯定是有目的的,那就是通过这种方法,才会让周益乐放弃的御剑飞行,积云山虽然广大,可是修士等是有的出没,一旦被别的修士穿了出去,就会引来大量的狼,修士的时间,并没有表面上表现的那么含情脉脉,他们之间永远的是一种丛林法则。

    御剑飞行之下,在青冥之上一路上才现修士的数量是如此之多了,以往很难的看到的宗门的修士,在这里时有的见到,甚至还看到不少筑基期的修士,对于任何的一个宗门,他们能够出山的修士,最少还是练气期1o层之上的修士,对于一些筑基期的修士来说,也是如此,他们努力的修炼之余,也会出来,找一些天材地宝。

    在怀远城的旁边降落下来,向城市而去,恢弘的城市,总能够给所有的居民,最大的庇佑,在充满了危机的幽州这边,城市,永远是

    多的,也是最热闹的地方。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亮出了宗门的令牌,被安排到了一个很幽静的房间中间,周益乐开始考虑这一次的目的地了,刚才清虚宗在这里的负责人,一个练气期层的修士,过来汇报了一下情况,这几年以来,整个幽州还算平静,或许是圣堂试炼之后,大部分宗门的力量都消耗了一些,幽州没有较大的事端,当然了,一些拍卖会之类的,也没有举行。

    没有了大型的拍卖会,就无法在拍卖会上,找到材料,一些小规模的,练气期层次的,周益乐又看不上眼,小范围圈内的秘市,又很隐蔽,一时间,周益乐也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想了想,周益乐最终决定,去一趟幽州的西部,在枫叶镇的时候,他买到的那些丹药和模型,在试炼之地的时候,现是一种特殊的法器,虽然还没有弄清楚他们的作用,那个玉瓶已经显示了他的威力了。

    摊主现东西的地方,是在幽暗沼泽的外围,那里大部分都是低级妖兽,基本上不会对周益乐产生什么危险。

    第二天的时候,周益乐就出了,怀远城距离幽暗沼泽不算太远,以周益乐达到筑基后期的实力,全力飞行的时候,时已经过了里,按照这个度,最多三四天的时间,就可以抵达幽暗沼泽、

    这么全的飞行,在幽州还是很引人注目的,周益乐的度也吸引了一些修士的观望,不过看到周益乐这么年轻,又拿着顶级法器,知道绝对不是普通人,他们也就是看看,然后就散去了,对于这个,周益乐也没有管他们。

    幽暗沼泽,是一片庞大无比的沼泽地,相对于其他地方,这里除了妖兽之外,自然环境,也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你永远不知道,那里会出现一个泥潭,那里又会出来一个漩涡,故而即便这里妖兽很弱,也很多,没有多少人前来这里捕杀妖兽。

    当年的那个摊主,也是有人找到了一个藏宝图,这才纠集了一大帮人,前往幽暗沼泽来探宝的,可是只是找到地方,他们就付出了一半左右的代价。

    周益乐当时给的价钱很足,摊主也详细的介绍了地方,这里对于装备不好的练气期散修来说,是危险,是虎狼之地,可是对于达到了筑基后期,又有顶级法器火云剑的周益乐来说,完全是坦途。

    花费了两三天的时间,周益乐按照那个摊主介绍的地方,终于找到了那个地方,那是一个沼泽地中央的小岛,小岛是很普通的,在广大的幽暗沼泽中间,这样的小岛星罗密布的,形状也是奇形怪状的,不过这个小岛倒是有些类似于五角星。

    地方就在小岛的一个山谷中,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有一个山洞,周益乐小心的向前走,山洞中,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禁制,可是在上一次寻宝中间,就被破掉了,即便没破掉,对周益乐这样的筑基期大高手来说,也没有什么关系。

    山洞被打扫的真干净,看来对于散修来说,任何可能的东西都不放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又怎么会引起周益乐的注意呢。

    周益乐看着空空荡荡的山洞,苦笑了一下,正要离开突然产生了一股杂乱无章能量,这股能量是突然产生的,立刻引起了他的兴趣。

    不同于元力,也不同于法诀,这股能量似乎没有任何的目的,毫无规则的乱窜,在杂乱的能量之下,对于元力的控制非常的重要了,周益乐小心的控制着元力,从最开始的时候的不适应,到后来的逐步的适应,种种微妙之处,甚至让周益乐赶到沉醉。

    好半天之后,这股杂乱的能量消失了,周益乐也从那种沉醉的感觉中醒了过来,有古怪,看来这个山洞,虽然经过了一次的洗劫,可是其中最大的秘密,仍然没有被研究出来。

    周益乐兴奋的向着杂乱的能量出现的地方而去,很快的,在山洞的一角,他就找到了不少和八卦有关的图形,八卦,这个他很熟悉,基本上算的上是中华文明的一种哲学理念,可是在元辰大6,他从来么有听说过和八卦有关的东西。

    看来,杂乱的能量,应该就是这些八卦所产生的,以八卦为中心,左右又寻找了一遍,可经过了一阵的找寻了之后,周益乐现,除了一些和八卦有关的一些东西之外,没有找到任何和修真有关的东西。

    周益乐甚至用火云剑,打碎了一面刻画着八卦的墙,可惜的是,墙上是很普通的石头,打碎了之后,也没有什么现,甚至刻画八卦的地方,也没有任何的力量加成过。

    难道只是八卦本身的力量,引动的这些能量么,周益乐左右的寻找,都没有现的情况下,只好把八卦的图形,给彻底的记了下来,留待以后研究,有些不甘的离开了山洞。

    出了这里之后,周益乐想到这里距离元辰汪洋并不算太远,这里的海,同临海城的海有着既然不同的概念,那里是经过了调整之后的海,而这里,则是一个原生态的,充满了妖兽的海。

    海和6地有明显的不同,6地之上的妖兽,由于周围的野兽的蓄积量的问题,6地的某些限制问题,数量还不算特别的多,可是在海里,天然的优势,让只有极少数的修士可以到来,再加上丰富的资源,让海里面,充满了大量的妖兽,这些妖兽最强大的甚至过了6上的妖兽。

    大海中的妖兽很多,相对的,资源也非常的丰厚,就拿他所需要的法宝的材料来说,很多的材料,都可以在大海中找到,周益乐确定了一下方向,向着元辰汪洋的方向飞去。

    大概飞行了一天左右,借助着火云剑,他的度非常的快,按照这个度,大概三四天就可以飞到元辰汪洋,不过在密林中间,他突然的感觉到了一股很杂乱的气息,这股气息不算特别的强大,可是却很驳杂,是不少人的气息汇聚的。

    这里虽然不是什么穷山恶水,可也不是繁华的地段,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修真者在呢,周益乐非常的肯定,这里最少会有一批的修真者在那里聚集,而且这些人非常的平和,不像是相互的争斗中间的。

    到底是什么地方,在荒林中间,出现了这么大量的修真气息,毫不保留的放出来,太古怪了,他甚至压下了云头,降落下来,在他感觉的地方附近,他现了一个旗门,上面的级禁制也在开启的状态,只不过需要用某些特殊的手法,才能够打开。

    打开的方式,恰恰

    乐清楚的,他曾经在一个玉简上面见到过这样的旗门T底是什么呢,他突然的想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秘市,这里居然是传说中的密市,一种只有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才能够专门的前往的坊市,由于参加的数量较少,属于是小范围的秘密的,里面的东西一般而言,会比较的高档,可惜大部分都是见不得光的,由此也可见,表面上含情脉脉的修真界,有的只是**裸的丛林法则。

    想到这里,周益乐还是决定要进入到这个密市里面,周益乐用一种经过特殊处理的黑巾,把头给蒙上,百变狐在手,照理说不需要这样做,不过对于密市来说,大部分的人,都是这个状态进去的,即便换了一个面容,也有些太惊世骇俗了。

    周益乐走到了那个密市的前面,按照禁制的上方的方法,点开了旗门进入到了里面,解开旗门的手法并不困难,可是能量上面,却不是练气期的修士所能够企及的,刚刚进入到里面,一个青衣小帽的修士,迎接了上来,看来他的层次不高,也就是练气期的七八层左右,对于周益乐非常的恭敬。

    “我叫薛无极,负责为前辈引路,不知道您是来买东西的,还是买东西的?”

    “我第一次来,你介绍一遍吧。”

    薛无极的口才不错,三言两语,就把这个秘市的情况给介绍了一遍,这里主要是幽州西部这边,针对着筑基期修士的一种交易会,各个修士在进来的时候,都把东西交由秘市统一的估价,或换取灵石,或者单独的列出来。

    周益乐越听却感到吃惊,看样子这个秘市应该是很上规模了,不声不响的,就弄了这么大的排场,所有人吧东西交给秘市,一方面,证明了秘市的主办者实力强大,很可能有一个宗门在背后支持着,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了秘市较为公平。

    对于修士来说,特别是筑基期修士,不同于练气期的修士,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想,完全可以深入到很危险的地方去,而收获的东西的质量,也远远大于练气期的修士。筑基期的修士,除了换取一些增进功力的丹药之外,更多的则是为将来的法宝做准备,可人和人的运气是不一样的,有些东西多一点,有些东西少一点,一般而言,急需要这样一个东西互通有无,这个秘市也就因此而诞生了。

    周益乐想了一下,随便的拿出来几枚丹药,交给了薛无极,薛无极记录之后,把丹药交给了一个杂役,然后亲自的把周益乐给引入到了内部,当进入到了中央的一个大房间之后,周益乐现周围的修士非常的多,林林总总的过了中大部分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甚至还有二个结丹期的修士,虽然这些结丹期的修士,没有放出自己的全部气势,可是隐隐的那种危险感,却让他们的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在一个宗门中间,见到一个结丹期的修士,不算太让人吃惊,可是在这么一个密市中间,出现了这么两个结丹期的修士,而且这个密市还是为了筑基期的修士为主体的秘市,就让人感觉到非常的吃惊了,显然,这两个人不是随便的而来的,肯定在这个坊市中间,拥有吸引他们注意力的东西,可是到底是什么,可以吸引结丹期的修士呢?

    周益乐随便的坐了下来,等待着秘市的开市,接下来,又有三三两两的修士前来,大概几个时辰之后,秘市中间修士的数量上升到了人,当夜幕降临下来的时候,这个神秘的秘市终于开市了。

    一个筑基后期的老头,缓缓的走上台去,不同于别人的黑巾蒙面,他的脸是露着的,显然他应该也是秘市的主持者,果然,当他走到了台子的中央,冲周围行了一个罗圈礼,朗声的说道:“谢谢各位同道的支持,交易开始了。”

    第一件宝物,是一件顶级法器,一把水属性的长剑,里面带着几个不错的水属性技能,也算的上一个难得的宝物了。

    作为第一件商品,选择上面,就需要斟酌了,不能太高,太高的话,压轴的就没办法选择了,也不能太低,所以这个顶级法器就这样选出来了。

    顶级法器,任何的宗门都需要,可是对于大部分的筑基期的修士来说,又不太必须,毕竟这个法器是过渡使用的,一旦修士突破了筑基期,进入到结丹期之后,这个法器就没有什么用处了,相反最能够挥出他作用的,还是练气期的修士。

    不过再怎么说,顶级法器的数量还是稀少的,能够炼制出他的人不多。故而一经拿出,就引了一场不小的争夺,不停的有人出价,当然了,对于筑基期的修士来说,在这里出价的最少也是高级晶石,或者其他的珍贵炼器材料,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有这些才是等价物。

    薛无极在身边小声的给周益乐解释,虽然上面显示的是晶石,可是交易的时候,不可能有人会带那么多的晶石的,往往按照秘市的规则,把他们的东西折价,秘市这一点做的非常的公平。

    不过再怎么公平,也还是有利润的,一些东西,需要的和不需要的,其中的价值是绝对不一样的,那些一般等价物,估计也会拿出来拍卖吧,或许秘市所挣取的,就是这个方面的钱啊。

    顶级法器,他拿着没用,再说还是水属性的,周益乐根本就没有出价,最终这把难得的水属性法器,被一个修士用79块高级晶高级晶石,差不多相当于79万>o个小矿脉的产出了,顶级法器,果然还是很值钱的。

    接下来的一件件商品,虽然不至于说多么的珍贵,可是也算是难得了,拍卖会上热闹非凡,不过周益乐没有看中的,基本上没有出手,他所注意的两个结丹期修士,还有十几个筑基后期的高手们,也依然没有出手,显然他们在等待着。

    当第三十七件商品出现的时候,一直保持着状态的他,也动容了,他终于明白现了为什么会吸引结丹期的修士了,第三十七件商品居然是乾元珠,这种诞生于千年虎贝身体里面的灵珠,本身就拥有丰厚的灵力,威力惊人,最关键的是,它是制作一种威力强大的法宝,五行珠的必备材料之一,五行珠,五行具备,在法宝中间非常有名。

    一直都没有动作的两个结丹期修士,还有一众的筑基期的高手们,因为乾元珠的出现,疯狂了起来,乾元珠的价格从级晶石开始

    很快的就到了了。

    周益乐暗叹一声,有钱人还真的是多啊级晶石,差不多相当于的普通晶石,一个大宗门,练气期弟子一年的消耗也不外如是。

    乾元珠虽然珍贵,五行珠这样的法器也很惊人,可是并不合周益乐使用,再说了五行珠,需要五种宝珠,只是这么一个就这么的贵了,更何况是其他的,他才不做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高级晶石,并没有停留,不过到了这个层次,往上升的度就慢了不少,几乎是一块一块的添加的,最终争夺的也落到了结丹期的两个修士,还有一个财大气粗的筑基后期的修士身上了。

    最终,价格确定在了上面,由其中的一个结丹期的修士争夺到了,因为都带着头套,周益乐看不见他的表情,不过从他没有掩饰的气息中,感觉到这个价格,对他的压力很大。

    修真者就是这么的现实,每个级别和级别之间,相差的是巨大的,可是提升了一个级别之后,能够获得的资源也就多了,就好比天虚子帮周益乐准备的那些东西,基本上就是5以上的珍宝,拿到这里拍卖的话,虽然不一定比得上乾元珠,可是每一件最少也在5o高级晶石以上的,到了他的那个级别,晶石已经无法衡量东西的好坏了。

    乾元珠的交易顺利的完成了之后,仿佛冷场了一段时间,接下来的几个交易,成交的价格都不高石之间晃悠,十来次交易之后,仿佛所有的修士都有些昏昏沉沉的,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件商品的出现,引动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件东西也是周益乐感兴趣,可惜这些东西,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感兴趣,第五十六件商品,千年木髓。

    千年木髓,是在上万年的古树的中央,因为纯粹的木属性的关系,生成的一种珍贵的液体,里面充满了木属性的灵气,是一种难得的炼器原料,在许多的法宝上都有用途。

    周益乐准备炼制的法宝之上,不使用木髓作为原料,可是并不代表他就没有用了,按照五行的相生相克,木生火,千年木髓作为木属性的材料,在炼制火属性法宝的成型的时刻,用木髓来淬火的话,可以提升法宝1成的威力,别小看这么一成,一件法宝的威力提升一成,虽然不至于提升级别,可也会让法宝的威力大增。

    这样的好东西,周益乐怎么可能放弃呢,先就打出了石的价格,并不是只有他看到了这件东西的好处,在他之后格一个接一个的打出来,参与争夺的大多数是木属性或者火属性的修士,也只有他们这两种属性,才会使用到木髓这种灵物。

    周益乐第一次出价之后,就没有出价了,他观察着对手们,特别是那两个结丹期的修士,两个结丹期的修士,修炼的功法一个是水属性的,一个是金属性的,应该不需要这个木髓,果然,他们两个只是关注了一下并没有出价。

    结丹期的修士没有出价,这对于周益乐来说,是一个好消息,结丹期的修士,不是周益乐现在的这个级别所能够对抗的,至于剩下的筑基期修士,他还不放在眼里。

    千年木髓的价格很快就攀升到了了这个价格上升的度开始降了下来,乾元珠之所以那么的贵,因为它是灵物录上,高居品的珍物,可是木髓虽然难得,也不过4而已,别看相差了2,可是价格就差太远了。

    当价格在缓缓的上升的时候,周益乐果断的出手了,直接报价个价格的提升,显然是镇住了其他的人,不少人犹豫了一下,没有再出价,只有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试探着出价是周益乐立刻的提到了个时候再也没有人出价了,他顺利的取得了这个千年木髓。

    “无极,要怎么交割东西,物品的折现的价目表在那里?”周益乐对着薛无极问道。

    薛无极恭敬的拿出一个玉简,递给了周益乐,周益乐神识一扫,里面有上万种东西的价格对照,总体的来说,价格尚且公道,周益乐的手中,能够交易的也只有丹药,最多的也就是一转两仪丹,一转混元丹等丹药,在完成了鼎辰子的那个任务之后,后面炼制的丹药,大部分都有提成的,他可是整整的炼了一年的丹药,几乎几个储物袋里面,装的都是这几种丹药。

    上万种材料的价格对比,说起来多,可是相对于修真界无数的材料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列出的也只有最有价值的材料。

    周益乐先找到了丹药,数十种丹药之下,高低不同,主要也是筑基级别的,再高的没有,不同的丹药,兑换的价格也不一样,在其中,周益乐现,最贵的豁然是筑基丹,价格上面,居然高达6o高级晶石,几乎和顶级法器的价格一样了。

    不过想想筑基丹的珍贵程度,再加上在清虚宗,能够炼制的也最少是结丹期的修士,就足以证明它的珍贵了,他手上十多个筑基丹,给凌雪鸥留下了5,剩下的如果再这里交换级晶石,完全可以换到,不过正因为它的珍贵,周益乐反而不敢拿出来了,索性再往下面看。

    而之下,一转混元丹和一转两仪丹也豁然在列,作为筑基期常用的丹药,他们的价格不高,一转混元丹的价格是一块高级晶石转两仪丹的价格是一块高级晶石3。

    看来这个秘市很是研究了一下价格,这个价格和清虚宗公开售卖的价格一致,不过清虚宗出来的丹药数量较小,除了宗门的配额之外,其他人要买的话,最少要加市估计就是依靠这挣到大量的财富吧。

    周益乐盘算了一下准备三分之一用一转混元丹,剩下的用一转两仪丹,这样的话,每一种都差不多要一千枚以上,他手上别的不多,就是丹药多。

    付账的东西有着落了,周益乐心情大定,千年木髓也算是其中的一个**,接下来的拍卖,又陷入到了平静中了,接下来的几十种物品,成交的价格都不算太高,三五十的样子,一件商品,最多也就是两三个人争夺,稍微的加一点,也就成交了。【您现在访问的是万卷书屋:欢迎注册用户,享受1o组书架功能实时关注小说更新。】超级炼丹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