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炼丹记》 正文

  1. 首页 /
  2. 武侠修真 /
  3. 超级炼丹记 /
  4. 《超级炼丹记》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天纵奇才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超级炼丹记最新章节尽在20xs.org小说网(www.20xs.org)

    丁七号演武场,巨大的面积,让所有的修士都可以完美的挥出全部的实力,此时已经进入到了第三轮的尾声,这一次练气期的大比,把境界扩展到了练气期的9层,参加比赛的修士中,大概有三分之一都是练气期九层的修士,九层和十层之间,别看只有一层的差距,可是三个关键的窍**的打通,让十层以上的修士,面对九层修士的时候,占据着天然的优势,很少有越级胜出的。

    在连续三轮的比试中间,除了必须主持筑基期修士的结丹期之外,剩下的都在关注着练气期这边,对于6o岁以下,1o层以上的修士,基本上关注就可以了,因为整个清虚宗,这样的修士,加起来也不过三十多个。

    关键考察的就是练气期9层的,需要对他们的实力进行多方面的评估,除了实力方面之外,还有展前途等等,练气期1o层以上的,面对着强大的圣堂,清虚宗没有办法藏匿,可是9层以下的,就值得商榷了。

    练气期的争斗,场面不算精彩,攻强守弱是所有练气期的弟子的通病,几乎很少看到如同筑基期那样的流畅的攻防转换,可更加的紧张,几乎是很短时间内,就决出来胜负修士争斗,一个火属性,一个金属性,层次差不多,法器的水平也相差不大。两个人都处于准备好攻击地状态,可是没有一个敢出手。他们都在寻找着机会。

    可练气期的身法度,让他们都没有找到更好地机会,终于,当两个人的耐心都到了极限之后,几乎相差不大的时间中。就出手了,一个金属性的锐金诀,一个火属性的爆炎,几乎同时地攻击到了对方,如果不是裁判眼疾手快,给他们加上防护。他们就要两败俱伤了。

    最终的结果是金属性的胜出,他的攻击力强大一些,准确度也够好,如果不加防护的话,他可以击毙火属性的,而自己只是受重伤。

    连续地看了几场,除了压倒性的优势之外。就是这种类似两败俱伤的结果,让场地的裁判每一次都紧张兮兮的,生怕一个疏漏,伤了几个。不够按照惯例,总有疏漏的地方。每一次的大比,总要伤到一些。甚至是死掉一些,不过比例很小就是了。

    第三轮15场比试。马上就要结束了,而已经轮空了三轮地周益乐,将在第四轮第一个出场,在记录牌上,他已经看到了,他的对手是一个来自主脉的金属性修士,层次是1层,在丁七这边,算的上是比较强地了,不过遇到了他这个12层顶峰的修士,恐怕他大比地路就走到这里了。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第三轮最后一场地比试开始,周益乐也缓缓的从外围,向着内侧走去,这一场之后,就是他上场地时候了,他需要把号码牌给放过去。

    两个执事弟子接过了他的号码牌,仔细的对照一下,恭敬的说道:“师兄,请等一下,马上就轮到你了。”

    益乐点点头,这时候演武场的周围,突然的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声音,似乎在叫着什么,把目光投过去,他却吃惊的现,在演武场的中间,一个红色的熟悉的身影。

    她怎么在这个区呢?周益乐有些疑惑。原来在演武场地正中站着地。正是水脉地那个邹嘉兰。周益乐不会想到。邹嘉兰是因为他而来到丁七区地。他只是感觉到很巧合。在加上她莫名其妙地敌意。让他感觉到很麻烦。

    邹嘉兰地人气似乎很高。天才美少女。母亲又是水脉地宗主水阳子。这样地家事地位。足以引起所有人地疯狂。在加上在演武场地一角。一群来自水脉地女修士。在那里加油鼓劲。不得不让这一场比赛成为了引人注目地焦点。甚至是附近地几个场地上看热闹地人都被吸引了过来。

    邹嘉兰是冰属性地异灵根。使用地也是冰属性地顶级法器。这倒是稍稍地出乎了周益乐地预料。冰属性地修士一般都是冷冰冰地。沉默寡言。可是邹嘉兰地性格上。似乎又偏重于火多一点。再加上浑身上下。火红地一身。很难想象。她是冰属性地。

    异灵根。练气期11层。加上顶级法器。邹嘉兰地实力。明显地占据了优势。对手虽然也是一个练气期11层地。可是无论在术法地运转度。还是法器地威力上。都远远不如。

    最终结果完全不像是同样层次地。邹嘉兰以极大地优势。短时间地完胜了对手。

    邹嘉兰在众人地欢呼声中。走下了演武场。在下来地时候。双眼还左左右右地打量。当看到了站在场边地周益乐时。眼前一亮。似乎带着那种跃跃欲试地兴奋。周益乐苦笑了一下。以她地实力。不出意外地话。肯定会在接下来地争斗中。同他碰上。这么一个莫名其妙地敌人。真地是头疼

    邹嘉兰的比试完了之后,第三轮的比赛就正式的结束了,稍微的休息了一下,这边的执事弟子,把比赛的对阵情况给安排一下,周益乐作为种子选手,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一号,而接下来,比试的胜出者,分别是二三四号,一直到十五号,一号对二号,剩下的以此类推。

    半柱香时间之后,周益乐缓缓的走下了场地,这是他第一次在宗门大比中亮相,又是作为种子选手亮相,周围因为上一场吸引来的看热闹的修士,并没有退去,看着他卓尔不群的形象,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他是谁。

    而在丁七场地不远处的丁六场地。站在那里地曾子将,看着这边的热闹景象。脸黑的几乎要变碳头了,尖嘴猴腮的江同匆匆的跑过来,说道:“曾爷,周益乐那小子上场了,这一阵对阵地对手是蒋先云。”

    “各种符咒都准备好了么?”曾子将放低了声音说道。

    “准备好了。二一添作五,分给了蒋先云和陈伟清。”江同连忙说道。

    “很好,即便不能胜过他,也要好好的消耗他的实力,我倒要看看,连续被消耗的你。进入到复赛之后,还有多少的实力。”

    在整个演武场的中央,有一个高耸入云地台子,正好可以俯瞰整个演武场,天虚子,清阳子等清虚宗的高层,神兵门等的前来观礼的都在这里。特别是怀着观察清虚宗目的的吴神兵和常破天,几乎把神识都用上了,任何一个年轻的,达到一定层次地修士的战斗。都无法逃过他们的眼睛。

    吴神兵和常破天,他们没有交流。可是对视的时候,几乎都从对方那里。看到了担忧,清虚宗年轻修士地实力。稍稍的出乎了他们地预料。

    本身,神兵门和清虚宗各有千秋,一个是法器一流,整个幽州,能够炼制顶级法器的,除了少数几个高手之外,最多地匠师就在神兵门,故而神兵门的年轻高手,出动地时候,人手一把顶级法器,甚至还有高级以上的护甲,越到高层,这种情况就越明显。

    如果说,这一次圣堂的试炼,针对的是筑基期的修士的话,清虚宗和神兵门可以打平,可是对于练气期的弟子,清虚宗就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在练气期,丹药对境界的推进,远比拥有一个好的法器提高的多。

    这一次,似乎清虚宗来了一个大爆,年轻的弟子中,出类拔萃的不少,已经有几个走入到了他们的视野了,他们一直关注的,金阳子的关门弟子吕群,以59岁的年纪,实力上攀上了练气期的12层,虽然只是刚刚突破练气期的12层,可是在整个幽州,这个年龄段的,达到12层的极少,神兵门在练气期中最强的,也就是吴神兵的徒弟,号称神兵天秀的赵东成,也不过是练气期11层的顶峰。

    如果只有吕群一人也到罢了,清虚宗达到了练气期1层顶峰的修士惊人的达到了6人之多,这样的集群优势,可怕的让人吃惊啊,他们神兵门在法器上面,是有优势,可清虚宗也有丹药的优势,两相折抵之下,神兵门这一次,真的是处于绝对的劣势。

    如果不知道圣堂的目的的话,吴神兵还可以说无所谓,虽然历史上,幽州没有一个人通过圣堂的考验被挑选,可这个和幽州修真的层次较低有关系,参加试炼的,少有在6o岁之前,达到练气期的12层的,说不定这一次,就有人被挑选上,万一是清虚宗的话,神兵门在幽州的地位就尴尬了许多。

    其他的宗门派出的长老,也都很关注练气期的对决,对于清虚宗涌现出来的年轻高手,也是充满了震惊,不过清虚宗一向在年轻高手方面,是冠绝幽州的,他们又不知道圣堂的事情,只是想当然的以为清虚宗的人才来了一个集中的大爆,其他的,就没什么想法了。

    清阳子坐在上方,把所有人的表情看在眼里,特别是坐在他旁边的神兵门的两位,心中暗道:周益乐这个天灵根还没有出现呢,真的要是出现的话,还不知道你们吃惊到那里去了。

    练气期这半边,第三轮比赛都结束了,对阵的结果被报到了清阳子这里,当看到了丁七区的时候,清阳子的眼前一亮,虽然让周益乐暴露的这么早,并不太好,可是在座的最少都是结丹期的修士,甚至还有常破天这个元婴期的修士,哪怕是不刻意的用神识,也可以观察整个赛场的情况,周益乐这个年轻的练气期12层的修士,恐怕是一出场,就会被他们现。

    与其这样,还不如大方点,直接说出来好了,清阳子朗声的一笑,说道:“各位道友。相信你们还记得三年前,在升仙大会上面。我们收到了一个天灵根,接下来第四轮地第一场,就是天灵根的比赛,我们共同地关注一下

    清阳子的话,仿佛在热油中点了水一样。这个平台之上,沸腾了起来,当时天灵根加入清虚宗,来的太突然了,几乎没有一个宗门反应过来,后来天阳子迅的离开。也给了带点心思的宗门措手不及,最终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天灵根加入清虚宗。

    可是大部分的宗门都记得,那个天灵根的年纪很轻,当时不过是八层左右,这样的层次,最多也不过是九层,相信以清虚宗的精明。不会放他参加圣堂试炼的,可今天清阳子地话,似乎不是这个意思,能够进入到第四轮。说明他的实力可以,清虚宗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其他人思索清虚宗的意思。而对清虚宗的这个大比异常的重视的吴神兵和常破天,则是脸色一变。对清虚宗的规则非常地理解,之前三轮没有见到天灵根出现。这一轮的第一场比试就出现,那不正是代表着各组的种子选手么,清虚宗的种子选手不都是练气期12层地么,不会吧,天灵根才加入清虚宗3年多的时间,3年地时间,从练气期的八层,进步到了练气期地12层,这不是天方夜谭么,幽州的历史上,没有听说过,有人提升实力提升这么快地。

    吴神兵一直没有变化的脸,都变了,回头看看常破天,他的师叔,这个元婴期的大高手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甚至还没有等比赛开始,就把神识给投了出去。

    元婴期的实力,神识的运转度极快,很快就在丁七赛场扫了一圈,周益乐的气息没有隐藏,常破天很快从众人中,把鹤立鸡群的周益乐给找了出来,他没有见过周益乐,可看到了他年轻的脸的时候,他的脸色一沉,轻声的对吴神兵说道:“我确实现了个年轻人,很年轻,不过已经是练气期12层的巅峰了。”“练气期12层的巅峰,不可能,他才几岁啊?”吴神兵有些失态的说道。

    “不知道,看样子,我们有些低估这个天灵根了。”常破天幽幽的说道。

    “为什么这个天灵根不加入我们神兵门啊?”吴神兵的话语中,明显的也带着酸溜溜的味道。

    “说不定这一次,圣堂真的要在幽州招收第一个成员了。”常破天长叹了一声,说道。

    “师叔,那怎么办?”吴神兵也是脸色一变,担心的说道。

    “静观其变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常破天说道,短时间内,他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主意。

    清阳子直接宣布,让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丁七的赛场上,虽然其他的场地上,同样有练气期12层的修士出现,可是那些都是一些老的练气期的,中间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可以进入到筑基期,对于这些执掌宗门大权的结丹期大高手来说,基本上不会太在意。

    可天灵根不一样,先不说他将来能够达到的高度,只是进入到第三轮,就很能说明问题了,这个人也许在未来的几百上千年时间内,是任何宗门都无法忽视的对象。

    周益乐并不知道,有这么多结丹期的高手看他,他的神识很强大,也很敏感,可相差了两个大境界之下,又距离这么的远,根本就无从感觉到有人在窥视他,还不止一个。

    在裁判宣布了之后,周益乐缓缓的走上了演武场,每一步都走得非常的坚定,于此同时,另外一边,一个身材消瘦,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的修士,也缓缓的走了上来,远看他似乎很年轻,可是近看过来,他的皮肤有些松弛,身上的皱纹也不少,显然,修炼的时间,不会太短。

    宗门中,这样的修士是最多的,他们的天赋一般,有没有大量的丹药灵石的支持,凭借着宗门提供的丹药,按部就班的修炼,花上几十上百年,能够达到练气期的顶峰,争取能够突破到筑基期,也仅此而瞩目了,可当周益乐缓缓地上台的时候。在中间地高台上,其他宗门来观礼的长老们。已经炸开锅了,特别是几个参加过升仙大会的,还记得周益乐这个在神仙大会上面,出尽了风头的天灵根,一些急性的甚至叫出声来:“不可能地。3年多前,他还不过是一个练气期八层的修士,3年的时间,怎么可能一下子到了练气期的12层,还是12层的顶峰。”

    “是啊,刘道兄。我也记得,三年没见,他稍微的长开了一点,可是脸上地神情还是那么的青涩,他最多也不过25岁。”

    “什么25岁啊,我看最多2o岁,在幽州的历史上。有2o岁的练气期顶峰么?哪怕是幽冥派的阴火上人,蝉熹宗的天成上人和玉华门的玉真上人,他们也都是到了4o岁左右,才进入到筑基期地12层

    清阳子看着各大门派长老失态的样子。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周益乐确实是创造奇迹的人。他第一次听到天虚子说起地时候,也是满脸的不敢置信。这可不是刚刚地进入练气期12层,而是练气期12层的顶峰啊。这样地天才弟子,加入到宗门中,是宗门之福啊。

    天虚子师叔也说了,只要能够通过了圣堂的试炼,回去之后,他将收周益乐为徒,如果之前,这样地决定还有些突兀,可现在,周益乐用实力证明了,收下他,是顺理成章的。

    不理会天台那边炒作一团,周益乐向着对面的陈伟清行了一个理,而负责裁判的筑基期修士王浩简单的叙述了一下规则,当他们都听明白的时候,就宣布比赛开始了。

    陈伟清在主脉,应该也是一个知名的人,旁边修士指着他议论纷纷,可更多的人则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周益乐这边,丁七区的种子选手,居然是这么年轻的,还是从来都没有人见过的,大部分修士的目光都投向了消息灵通的人士。

    宗门中,总是有一些这样的人的,周益乐的情况,还是有少部分人知道的,特别还是这么知名的天灵根,比赛还没有开始,关于周益乐就是三年前加入宗门的那个天灵根,在演武场的周围传遍了,对于练气期的弟子来说,这是同样震惊的事情。

    他们苦练了多年,高一点的达到了12层,而低的还在六七层,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周益乐才修炼多长时间啊,一下子走到了所有人的前面了,一些资质较差的弟子,甚至有些道心不稳,难道天赋是永远无法跨越的高峰么?

    在演武场的一角,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修士,正是来自水脉的mm群,她们不用打听,自然有卖弄消息的人士,把周益乐的情况奉上,当听说了周益乐只用了几年的时间,就从练气期的八层到十二层,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和周益乐相熟的凌雪鸥,都长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傲然站立的周益乐,她从修炼开始,算是知道了修炼的困难,过去的3年时间内,他费尽了艰辛,借助着当年累积的灵石,加上中品法器的帮助,这才完成了修炼,达到了练气期的第五层,可同样的时间,周益乐也一样跨越了四个阶层,这两者之间完全没有可比性。

    一向较为开朗的邹嘉兰却沉默了,如果说面对一个强一点点的对手的时候,她还有争斗的勇气,可面对着一个强悍许多倍的人,她心中不免的冒出无力感,3年的时间4个层次,这是人么?这样的对手,到底有没有意义。

    场中间的周益乐,没有注意到,外面,因为他的关系,已经炸开了锅,他谨慎的注视着他的对手,这个消瘦的,有些营养不良的人,天星大草原的经历,让他懂得了一个道理,搏兔也要用全力,否则很容易阴沟里面翻船,他的层次比对方高出了一个层次,在不适用赤峰针的情况下,还是大意不得的。

    远远的推开,保持了距离,周益乐迅的给他加持了防护法术,至于金刚护体,现在的实力,已经足够他一天2小时施展了。

    周益乐加持防护性法术的同时,对方的陈伟清也开始动了,不过他没有拿出来法器。却是取出来一叠黄色地纸,当这些纸取出来的同时。周益乐敏感地感觉到了危险,所有的纸上,都含有着巨大的灵力波动。

    “这是?”周益乐愣了,不过旁边的抽气的声音,以及有些情急地脱口而出。还是让他知道了这是什么——符兽笔和特殊的妖兽的血,把一些术法固化在符咒之上,一般而言,可以挥出术法7o%的威力。不过能够刻画符咒的高阶修士不多,在加上刻画符咒的成功率一向不高,符咒地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即便有人使用,也都是把它作为了最后的保命手段。

    符咒,原则上说,不是修士自己的力量。宗门大比中间,虽然没有明文的禁止使用,可是一般而言,却也没有人使用。

    周益乐在坊市的时候。也见过坊市出售的低阶符咒,只是剑气诀这样最底层的符咒。价格就在一个晶石左右,性价比并不高。可眼前地这个陈伟清拿出来的符咒,明显的都是高级的符咒。还这么多,他到底想干什么?

    容不得周益乐多想,陈伟清已经开始释放符咒了,神识在符咒上面一扫,激出符咒,一股庞大地火属性元力,在符咒上面汇聚,形成了一个龙头的模样,元力越汇聚越多,最终龙头也越来越清晰。

    “火龙击!妈地,该死。”周益乐早知道这个符咒不会这么的简单,可却没有想到,居然是这种高阶地符咒,火龙击,是筑基期的入门法术,筑基期地法术啊,哪怕只有7o%的威力,也要比练气期最强的法术要强,眼前的这个修士,他根本没有见过,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拿这么珍贵的东西,对付他,难道胜利就那么重要么?

    心中虽然着急,可是周益乐的脚步丝毫不慢,脑子里面回忆着关于火龙击的叙述,这是筑基期的入门级术法,攻击力强悍,不过度慢了点。

    火云剑在手,轻身术立刻作用身上,面对着度慢的术法,硬抗不是办法,经过了固本培元丹药的补充,他的身体不比经过专门修炼的体修低多少,加上了轻身术之后,度惊人。

    旁边的修士们也都一片的哗然,说什么的都有,不过大部分都是倾向于周益乐这边,宗门大比,比的就是个人的实力,以前都没有施展符咒的,要使用符咒的话,还不是比谁的钱多么。

    可不同意见也有,符咒同法器一样,都是一个人的实力的一部分,宗门又没有明文的禁止符咒的施展,只要你有,能够在大比中使出来,那也没什么。

    双方各有各的理由,争论不休,而站在水脉人群中的凌雪鸥,则紧张无比的看着场中的周益乐,火龙击,从师姐那里知道,这是一个筑基期修士才能够使用的术法,筑基期和练气期的差别,这是修士们灌输的重点问题,一个层次的差别,几乎能够改变双方的实力对比了。

    火龙终于出了,不过陈伟清却现,锁定不了周益乐,周益乐的如同鬼魅一样的度,身影飘忽不定,时隐时现的,绕着圈子,却很快捷的向他逼近。

    周益乐不是展示境界上的实力,而是展示了快捷的身法,这让他担心无比,他所依仗的也就是手中的这些符咒,一旦被周益乐近身,无法出符咒的话,一切都完蛋了。

    想到这里,陈伟清稍稍的确认一下方向,放出了火龙击之后,他又接连的撕开了其他的几个符咒,符咒的方便性就在这里,只要神识一扫,符咒上面被刻画的术法立刻就可以出来,现场的所有的修士,包括在高台上面的结丹期修士,看到了令他们难忘的一次练气期的对决,火龙击,焰火罩,天雷击,这三个筑基期修士最常使用的法术,被一个练气期的修士,不计成本的用符咒放出来了,整个演武场上,火龙纷飞,焰火齐燃,天雷闪烁的,周益乐的身边,充满了各种的攻击。

    周益乐的身法虽快,可是这种范围的攻击,身法再快,又怎么可能全部避开,闪过了一个。还有三四个在后面,或者躲到别处。攻击跟着来。

    周益乐咬着牙,用最快地度,避开了大部分的攻击,轰隆隆地声音在后面不绝于耳,可最后的三个攻击。他再也闪不开了,只好咬着牙,把元力注入到火云剑中,瞬间引动了赤炎诀。

    周围观看的修士,看着周益乐躲过了十来个术法攻击,最终被三个攻击给挤在了那里。大部分人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可是筑基期的攻击啊,哪怕是只能挥出7o%地实力,也不是一个练气期所能够对付的,这个天灵根,输的有些亏啊。

    可事情的展,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连续的撕开了十来个符咒,陈伟清地神识消耗的非常的大,已经到了极限了,最后的几个攻击。威力上比之前的要差一些,周益乐的赤炎诀。几乎可以瞬,他强横的。达到练气期12层顶峰地元力,支持着赤炎诀。在极端的一瞬间,一共出了9个,每三个针对一个术法。

    赤炎诀,作为顶级法器火云剑上面附带的术法,是除了赤峰针布置阵法之外最强的攻击,三个针对一个神识大损地符咒术法,实力还是基本对等的,**波地几声轻响,三道攻击被赤炎诀抵消了。

    连续的9道赤炎诀,让周益乐地消耗不小,稍微的稳定身形,迅地塞了一枚黑玉散入口,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陈伟清,他心中已经决断了,只要陈伟清再放符咒,他不会顾忌赤峰针的使用了,一定要用阵图最强的攻击,直接的打败他。

    十几个符咒的施展,让陈伟清也是强弩之末,本以为符咒可以奏效,谁知道,大部分被挡住了,剩下的几个,也被消耗掉了,他看着虽然消耗不小,却依然没有什么大碍的周益乐,意外的伸出左手说道:“裁判,我认输。”

    认输?现场一片的哗然,放出来十几个高级符咒,没有奏效,居然直接认输,这在大比之中还是第一次,在场的所有修士,不可避免的有些看不起陈伟清,感情他从最开始,就没打算堂堂正正的战斗,符咒是为了取巧,见取巧不行,就直接认输,连周益乐反击的机会都不给。

    王浩黑着脸看着陈伟清,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恨不得把陈伟清暴打一顿,这还是宗门的修士么,在大比中取巧,取巧不成就逃跑,可规则就是规则,在大比中,只要一方认输,比赛顿时结束。

    王浩最终别扭的宣布周益乐取得了比赛的胜利,而陈伟清扭身就走,神识的消耗,不太影响身体,只是无法驾驭法器战斗而已,在众多修士的嘘声中,他钻进人群离开了。

    而迎接周益乐的却是一片的掌声,观看的众多修士中,包括达到练气期12层的修士,他们扪心的自问,在遇到这样的符咒的突然的打击的时候,能不能做的比周益乐更好。

    周益乐的元力消耗不大,已经在黑玉散的帮助下,缓缓的回升,不过他不习惯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也穿过了人群,匆匆的离去了。

    两个比赛者都离开了,可现场的修士依然对这场比试回味无穷,王浩连续宣布了几次,都没有下一对参赛者上来,一直中断了半柱香左右的时间,比赛才重新开始。

    如果说这一场比赛对众多练气期的修士来说,是震撼的话,对于高台上,一直关注着周益乐的表现的幽州各大宗门长老来说,他们看到的更多。

    无论是周益乐的身法,还是处理问题的果断,再或是最后神奇般的用连的赤炎诀,抵消掉最后的攻击,周益乐展现了他的全部,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从身法上面,长老们看出来了,周益乐在修真的同时,还没有放松对身体的锻炼,轻身术达不到如此快捷,面对着海量的高级符咒,他的身法先立了头功。

    在接着是遇到突事件的冷静,这不是短时间能够培养出来的,必须经过长期的锻炼,至于最后的施法度,则相对于前面两点,轻了许多,总之,在诸多的修士看来,周益乐虽然还在练气期,可已经拥有了成为顶尖高手的一切先决条件,唯一差的,恐怕就是功力了,可以他的修炼度,功力是问题么?

    几乎所有的结丹期的修士的脑海中,都闪过了同样的一个词,天纵奇才。(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超级炼丹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尾声(全书完) 图
  • 三百八十四章 翻天印 图
  • 第三百八十三章 魔王的心思 图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神赐空间的变化 图
  • 第三百八十一章 金字塔 图
  • 第三百八十章 强大的魔王 图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杀死魔帅 图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神赐空间的变化 图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屠杀 图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战斗的序章 图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大战将起 图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截杀 图
  • 第三百七十三章 易墟 图
  • 第三百七十二章传世传说
  • 第三百七十一章青龙墓地
  • 第三百七十章圆圆归来
  • 第三百六十九章顿悟
  • 第三百六十八章炎黄宝塔第二层
  • 第三百六十七章离开
  • 第三百六十六章宝库
  • 第三百六十五章祖巫之血
  • 第三百六十四章神秘空间
  • 第三百六十三章神文晶体
  • 第三百六十二章一敌六
  • 第三百六十一章莽苍空间
  • 第三百六十章日冕中的比试
  • 第三百五十九章此青莲非彼青莲
  • 第三百五十八章酿酒
  • 第三百五十七章冰幽寒风
  • 第三百五十六章再赴万冰绝域
  • 第三百五十五章神赐空间的变化
  • 第三百五十四章神鸟凤凰
  • 第三百五十四章凤凰真身
  • 第三百五十三章紫萧天
  • 第三百五十二章血祭
  • 第三百五十一章大修士
  • 第三百五十章战斗领悟
  • 第三百四十九章神兽毕方
  • 第三百四十八章炎黄宝塔
  • 第三百四十七章道门大事
  • 第三百四十六章再入万冰绝域
  • 第三百四十五章强横天器
  • 第三百四十四章万冰绝域
  • 第三百四十三章神秘生物
  • 第三百四十二章上古神魔族
  • 第三百四十一章殃道人的突破
  • 第三百四十章混合的真谛
  • 第三百三十九章星耀
  • 第三百三十八章节点
  • 第三百三十七章神赐空间的生机
  • 第三百三十六章培养世界之树
  • 第三百三十五章三个难题
  • 第三百三十四章灵木界
  • 第三百三十三章北海之眼
  • 第三百三十二章神迹
  • 第三百三十一章重回始祖星
  • 第三百三十章佛光通道
  • 第三百二十九章荣宝斋
  • 第三百二十八章玉兰大会
  • 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禅星
  • 第三百二十六章土属性掌控
  • 第三百二十五章佛宗的混乱
  • 第三百二十四章檀香和七夜花
  • 第三百二十三章对三十七
  • 第三百二十二章海市蜃楼
  • 第三百二十一章佛道河系
  • 第三百二十章新生成的星系
  • 第三百一十九章神赐空间的变化
  • 第三百一十八章银心之谜
  • 第三百一十七章大神后土
  • 第三百一十六章神通变异融合
  • 第三百一十五章天罗地网
  • 第三百一十四章间层的核心
  • 第三百一十三章控制
  • 第三百一十二章元水核心
  • 第三百一十一章鬼蝶,危机
  • 第三百一十章上古奇虫
  • 第三百零九章突如其来的顿悟
  • 第三百零八神通者战场
  • 第三百零七离开狐族
  • 第三百零六审判之光一剑毙敌
  • 第三百零五章狐族危机
  • 第三百零四章闭关和鬼雾
  • 第三百零三章离岛
  • 第三百零二章殃道人
  • 第三百零一章虚空之气
  • 第三百章激战
  • 第二百九十九章进入城堡
  • 第二百九十八章自爆之威
  • 第二百九十七章冰雪之花
  • 第二百九十六章先天圣器的威能
  • 第二百九十五章魔鬼岛的核心
  • 第二百九十四章魅兽
  • 第二百九十三章玉心
  • 第二百九十二章鬼雾
  • 第二百九十一章魔鬼岛的遗民
  • 第二百九十章掌控的恐怖
  • 第二百八十九章道和术
  • 第二百八十八章先天圣器
  • 第二百八十七章突破禁制
  • 第二百八十六章昆仑
  • 第二百八十五章第一高手
  • 第二百八十四章水月八刀
  • 第二百八十三章决斗
  • 第二百八十二章百战城
  • 第二百八十一章疯狂紫云虫
  • 二百八十章紫烟森林
  • 二百七十九章天地轮碎片
  • 二百七十八章旺角星
  • 二百七十七章涂山老祖
  • 二百七十六章人妖恋情
  • 二百七十五章幻阵成
  • 二百七十四章杀戮立威
  • 二百七十三章老友齐聚
  • 二百七十二章妖兽逆袭
  • 二百七十一章重回元辰
  • 二百七十章奉送的第七关
  • 二百六十九章连续三关
  • 二百六十八章焱黄槐果
  • 二百六十七章冰封之城
  • 第二百六十六火灵珠
  • 第二百六十五章再赴七色岛
  • 第二百六十四章丹道基础
  • 第二百六十三章净化
  • 第二百六十二章变形丹&回归
  • 第二百六十一章主神威能&星空投影
  • 第二百六十章天大的来头
  • 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洋中心
  • 第二百五十八章神之乐园
  • 第二百五十七章第二块石板
  • 第二百五十六章血脉诅咒
  • 第二百五十五章西泽
  • 第二百五十四章T合体
  • 第二百五十三章乱局
  • 第二百五十二章璀璨一剑
  • 第二百五十一章神秘石板
  • 第二百五十章刺杀
  • 第二百四十九章神战场追逐升级
  • 第二百四十八章神格
  • 第二百四十七章星光灭绝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嚣张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天神与神赐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奇怪之地
  • 第二百四十三章 空间通道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险象环生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福临宗邀约
  • 第二百四十章 意外发现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神器气息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上圣山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各怀心思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外域入侵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时光如梭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诗词剑势
  • 第二百三十三章 神念者
  • 第二百三十一二章 圣域高手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势的叠加
  • 第二百三十章 超级宗门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比武决胜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机会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蓄势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剑意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玲珑宝塔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玉蟾冲月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青莲剑典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力拔山兮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决定了,去练武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退出与宝山
  • 第二百二十章 神秘虫子与五行珠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机木与嗜金蚁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七色岛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雷极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大神通者的盒子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反击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八门金锁——封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天赐磁极果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御灵诀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法宝升级
  • 第二百一十章 重玄谷
  • 第二百零九章 三年修炼
  • 第二百零八章 落差的心情
  • 第二百零七章 北极光明境
  • 第二百零六章 被劈断的巨山
  • 第二百零五章 雷遁
  • 第二百零四章 沉舟
  • 第二百零三章 破釜
  • 第二百零二章 精神力攻击
  • 第二百零一章 意识空间之战
  • 第二百章 圣魂附体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逃出重围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千里追魂镜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逃跑的圣女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封原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魂兽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绿野石窟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误会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激战元婴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幕后黑手
  • 第一百九十章 七心散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丹劫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火元精丹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火鹳骨和圣器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启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温养法宝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顶级法宝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千钧一发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牛栏魔山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药王琉璃火
  • 第一百八十章 凤皇之血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智斗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才炼制法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锗圣器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冰炼坊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奇怪玉简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捕鸟器’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魔神之乱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飘然离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遭遇战 (二)
  • 第一百七十章 遭遇战 (一)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凤凰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朱雀山开启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和谐队伍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朱雀山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九节神戟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阑珊城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三年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天州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潜龙在渊
  • 第一百六十章 自爆和空间乱流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最后的底牌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危局
  • 第一百五七章 黑白老祖
  • 第一百五六章 反叛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许文昌受伤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闭关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火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结束和回山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意犹未尽
  • 第一百五十章 残酷战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轻松取胜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伏杀组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受伤与收获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初至战场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席卷五州的大战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门的死灰复燃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生死一线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扑朔迷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丛林法则
  • 第一百四十章 秘市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阶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火窟修炼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法宝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凤凰血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涂山老祖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三十倍压缩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血玉鼎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越级炼丹(一)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再赴丹室
  • 第一百三十章 涂山公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醒来的紫灵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圣堂的招揽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关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药谷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追踪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初入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金色传送阵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圣堂使者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回山
  • 第一百二十章 斩杀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脱困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下山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又见魔丹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头疼的奖赏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超越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疯狂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天纵奇才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比(一)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两个敌人
  • 第一百一十章 镶嵌
  • 第一百零九章 阵法的威力
  • 第一百零八章 巅峰的发现
  • 第一百零七章 赤峰针
  • 第一百零六章 突破
  • 第一百零五章 约定
  • 第一百零四章 圣堂谕令
  • 第一百零三章 水蜥蜴
  • 第一百零二章 异变
  • 第一百一章 战雪雕
  • 第一百章 铁旗会
  • 第九十九章 天星镇
  • 第九十八章 出山
  • 第九十七章 幻阵 (求月票)
  • 第九十六章 秘事 (求月票)
  • 第九十五章 飞行定位术 (求月票)
  • 第九十四章 合成升级(求月票)
  • 第九十三章 顺利(求月票)
  • 第九十二章 学徒(求月票)
  • 第九十一章 取材(求月票)
  • 第九十章 炼丹任务(求月票)
  • 第八十九章 难题(求月票)
  • 第八十八章 益筋丹(求月票)
  • 第八十七章 越级炼丹(求月票)
  • 第八十六章 坊市之行(求月票)
  • 第八十五章 摸不着头脑的测试 (求月票)
  • 第八十四章 废丹库房 (求月票)
  • 第八十三章 失败了!(求月票)
  • 第八十二章 阳火的惊喜(求月票)
  • 第八十一章 丹室(求月票)
  • 第八十章 阴火阳火(求月票)
  • 第七十九章 中继丹
  • 第七十八章 指点
  • 第七十七章 封号之密
  • 第七十六章 大显身手
  • 第七十五章 爱吃的同道
  • 第七十四章 内门待遇
  • 第七十三章 天虚子
  • 第七十二章 灵脉混合(求点求推荐)
  • 第七十一章 隐谷
  • 第七十章
  • 第六十九章 疯狂争夺 (求推荐)
  • 第六十八 练气第九层(求推荐)
  • 第六十七章 清虚山(求推荐)
  • 第六十六章 回宗门(求推荐)
  • 第六十五章 入门(二)
  • 第六十四章 入门(一)<求推荐>
  • 第六十三章 尘埃落定(求推荐)
  • 第六十二章 激烈争夺(求推荐)
  • 第六十一章 渴望(求推荐)
  • 第六十章 大会现场(求推荐)
  • 第五十九章 (求推荐)
  • 第五十八章 引雷灭尸(求推荐)
  • 第五十七章 ‘僵尸’(求推荐)
  • 第五十六章 魔功现(求推荐)
  • 第五十五章 尾随(求推荐)
  • 第五十四章 坚定信心(求推荐)
  • 第五十三章 供不应求(求推荐)
  • 第五十二章 八卦出处(求推荐)
  • 第五十一章 八卦符号(求推荐)
  • 第五十章 临海城(求推荐)
  • 第四十九章 墨家拍卖会(求推荐)
  • 第四十八章 练气八层(求推荐)
  • 第四十七章 万年前的传说(求推荐)
  • 第四十六章 广陵城主
  • 第四十五章 湖边夜色
  • 第四十四章 心绪(求推荐)
  • 第四十三章 百变狐(求推荐)
  • 第四十二章 现出原形(三更求推荐)
  • 第四十一章 奇怪的‘鬼’(两更求推荐)
  • 第四十章 ‘不干净’(求推荐)
  • 第三十九章 一场误会(求推荐)
  • 第三十八章 乌骨扇
  • 第三十七章 春风堂
  • 第三十六章 挫败
  • 第三十五章 冲突
  • 第三十四章 又见丹药
  • 第三十三章 淘宝(求推荐)
  • 第三十二章 神兵坊
  • 第三十一章 合成的新功效(求推荐)
  • 第三十章 枫叶镇
  • 第二十九章 走积云山(求推荐票)
  • 第二十八章 生死一线(求推荐票)
  • 第二十七章 夜袭(四更求推荐)
  • 第二十六章 三才帮(三更求推荐)
  • 第二十五章 两败俱伤(求推荐)
  • 第二十四章 雕与蛇(求推荐)
  • 第二十三章 升仙大会(求推荐)
  • 第二十二章 灵泉功效(求推荐)
  • 第二十一章 测试灵根(求推荐)
  • 第二十章 完美击杀(求推荐)
  • 第十九章 西贝货(求推荐)
  • 第十八章 旗门与灵泉(求推荐)
  • 第十七章 神秘年轻人(求推荐)
  • 第十六章 拔剑相助(求推荐)
  • 第十五章 密林相遇(求推荐)
  • 第十四章 离别(求推荐票)
  • 第十三章 筑基丹
  • 第十二章 奋战凌云兽
  • 第十一章 凌云兽
  • 第十章 火云剑
  • 第九章 初战
  • 第八章 恐怖天威
  • 第七章 洗髓丹
  • 第六章 大起大落的心情
  • 第五章 逆天技能——合成
  • 第四章 绝世天才
  • 第三章 更荒诞的可能
  • 第二章 天灵根
  • 第一章 传说中的‘穿越’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