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 正文

  1. 首页 /
  2. 网游动漫 /
  3. 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 /
  4. 《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 正文 第二十二章:石中剑的故事.1
请记住我们:【20xs.com】    望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阿尔托莉雅茫然的垂下眼帘,松开了腰间紧握住的宝剑。

    “真的,是一位相当了不起的王者那。”兰斯洛特向前走了几步,单手按在阿尔托莉雅的肩膀上笑着说道。

    阿尔托莉雅抬起头回首望去,看着兰斯洛特与贝狄威尔的面孔,内心的孤寂与不安似乎消散了许多。

    “啊,正因为如此那些强大的骑士和士兵们才甘愿为他死战到最后把?特别是那位银发的女骑士那………”贝狄威尔注目远望,模糊的视线之外那一抹银色的身影是那般耀眼,纵然身处重重包围之内她手持银剑杀敌的奋勇光彩也没有任何暗淡。

    但是……

    战场上,夏亚的到来无疑大大增强了军队的士气。

    在整个山野间回荡的欢呼声中,士兵们奔动着脚步迅速为他们尊敬的王者、效忠的王者、让开了一条笔直走向山头的道路。

    这一刻法军士兵原本还能勉强维持的阵线,被兴奋的普罗军团一口气撞了个粉碎。成千上百的士兵用他们强大的身躯与坚硬的盾牌将法军与道路生生隔开。就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王者能够在道路上走的更加顺畅………………

    噗嗤!锋利的长剑贯穿最后一名法军亲卫的咽喉,月下骑士面无表情的将长剑抽出,目不斜视紧盯着已经孤立无援的库洛尔。

    “曾今的耻辱,让吾等不得不饮恨远渡大洋彼岸的这份憎恨…………你不要妄想死的痛快。”月下骑士的两眼隐隐有红丝闪现,曾圣洁高傲的姿态已然褪下,此刻的她换上了一副地狱恶鬼的姿态。滴答着鲜血的长剑,背后长长的银发在空中肆意乱舞,不带一丝怜悯只有憎恨与仇视的目光,让所有与之对视的人皆心惊胆寒。

    “你………唔!”库洛尔被月下骑士的样子给吓愣住了,下意识之间想要说些什么。却不曾料到在他开口的一瞬间月下骑士就已经动手。

    毫无花哨的一击凶猛勾拳正中库洛尔的胸中,顿时只听一阵喀嚓喀嚓的骨折声。库洛尔到嘴边的话被硬生生给打了回去,口喷出一道血泉被一击击飞,那相对普通人较为庞大的身躯径直的撞在坚硬的地面上,然后只听轰的一声地面上烟尘四溢。

    咳!咳咳!库洛尔倒在地上单手捂住胸口,一面口中喷血一面剧烈咳嗽着。刚刚的那一拳绝对打碎了自己的好几根骨头,但所幸的是心脏还能完好无损,走运的没被碎裂的骨头给扎出一个洞来………当然,这也许是对方有意为之也说不定。

    月下骑士踏着炸裂的土地步步迈出,全身的铠甲都随着她一动一步之间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动声。右手的长剑虽然已经被收入剑鞘,但是握住剑柄的那只手却尚未松开。

    “身为一名骑士对于已无反抗之力的人动手,是耻辱!”月下骑士边走边再度拔出宝剑,然后缓缓闭上眼睛开口说道。“但是,在身为一名正直的骑士以前!我是普伦王城十月军团团长,为了王的荣誉与王城的光辉而战斗的战士。而你,虽不知你是何人官居何职,但是你确实是这个法军军团的指挥官应该没错。”

    库洛尔挣扎着从地面上站起来,作为一名首领,即使是兵败身死也要有自己的尊严。

    “哈…哈…库洛尔…三狮豹纹军团…外编军团指挥官………”库洛尔用长剑插入地面,用双手撑起了整个身子。“奉三狮豹纹军团首领,卡罗尔大人之命在此执行任务………哈。”

    月下骑士脸色阴沉一片,这种即使战败依旧不屈的姿态……若是换做他人必然十分敬佩,可惜对方偏偏是自己最为讨厌与厌恶的那个国家的军团长。

    哗,单手高高举起银剑,月下骑士瞬间就想一剑劈砍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月下背后忽然伸出一只手,挞的一声直接抓住她的手臂让剑无法落下。

    “什么人竟然……额!”站在月下骑士背后,伸手阻止月下继续发泄自己憎恶的人正是夏亚。

    四周的士兵不知何时已经有序列队,整整齐齐的排成两排为王的到来组成了一个空荡荡的笔直道路。夏亚披着银色长袍站在月下身后,笔直的剑眉皱在一起,锐利的鹰目之中闪现一阵阵不满的目光。粗大而有力的手,让月下骑士不知不觉心底有些发虚,连带目光也不敢与夏亚继续对视……缓缓低下了头。

    缓缓松开紧抓住月下的那只手后,夏亚又迅速举起另外一只手然后重重的一个栗子敲打在了月下的脑袋上。

    咚!月下骑士吃疼的捂住脑袋,手中的剑也不知觉的放开了。

    “唔…王,为什么?”月下一脸疑惑的表情看着夏亚。

    夏亚摇了摇头,将手指轻轻顶在月下的额头上,老实说,夏亚还是第一次见到月下骑士变成这样,一副不顾一切只想发泄与报复的姿态,一点都像平常那个高傲中带着矜持,矜持中却又焕发着无比圣洁光辉的银发女神。被整个十月军团都无比迷恋与憧憬的存在。“月下……被憎恶与仇恨迷住双眼,是无法继续跟上我的脚步的。”

    ……………………

    沉默半响,月下从地上捡起了掉落的宝剑收回剑鞘。

    虽然月下并没有正面回应夏亚,但是这个举动代表着月下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思考冷静了下来。

    “呵,这才是…我最信任也是最为依靠的月下骑士,雅尼娅。”夏亚笑着说道。

    面对夏亚的笑容,雅尼娅非常别扭的转过头去不理会夏亚。用沾满鲜血的手指轻轻揉了揉头顶的疼痛处,面带一丝羞红表情的雅尼娅,在最近一段时间恐怕不会再犯第二次这样的错误了。

    接下来………

    夏亚又将视线转移到了地面上的败将,法军军团统领库洛尔。

    “那么来说说看把,在我的普伦军队面前不堪一击的发言……。”

    库洛尔听到这明显讽刺的语气,轻笑一声。

    夏亚的脸色沉了沉,老实说他对法意志帝国的几乎也痛恨无比,只是还没有达到圣枪与月下会失去基本判断的那种地步。

    “有什么好笑的?!区区一介败将,不知羞耻反省还在胜者面前露出笑容,即使是不知廉耻也给我有个限度!法国佬!”

    咚,夏亚一脚踹倒库洛尔,面带不善一副随时会砍了他的样子。

    这一举动顿时让周围士兵忍不住想要用手捂脸,刚刚还训斥阻止自己骑士动手的人,此刻竟然亲自上了……这到底是该说库洛尔的那张脸太过嘲讽?还是这位王压根就是为了自己也上去踹几脚才阻止别人先别打死他?

    库洛尔倒地不但没有收敛笑容,反而脸上笑意更浓。

    “咳!咳咳……哈……哈哈!确实……我是区区一介败军之将无法进入高傲的普伦王法眼。但是那……从一开始你们就搞错了一件事情。”

    夏亚眉头轻轻一皱,对方的话里有话似乎隐藏着什么机密。

    “我军确实败于你手,我们外编军团不是名誉世界的普伦军团对手也是事实。但是不管怎样……我军的拖延任务已经完成。”库洛尔一副嘲笑的表情看着夏亚,然后缓缓说道。

    夏亚眼孔微微一缩,当他听到拖延时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月下骑士同样脸色也有一丝变换,扭过头来眼睛都不眨的直视着库洛尔。

    “你是……什么意思?!”

    库洛尔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能够经受月下骑士愤怒一击还活到现在的人,就以普通人类的标准而言生命力是很强的了。“总指……挥此刻早已经绕过此处,径直……的兵……**敦袭击你们英格兰的指挥中枢!只……要伦敦……一灭,那些贵族……皆死在战乱之中,丧失指挥的那些大不列颠军团根本就不是……呜哇!!”

    血光乍现,库洛尔话还没说完就被脸色大变的夏亚一剑砍下了脑袋。

    千算万算没想到,法军本阵竟然不肯与自己的强军一决高下,而是依靠被抛弃的炮灰阻挡自己等人的脚步。充分利用时间的差距快速行军,不顾一切杀奔英格兰首都伦敦!

    确实,只要伦敦被破,城里的贵族全被杀光那么不用法意志帝国动手。大不列颠帝国都会从内部自动解体,失去头脑的大不列颠军团会陷入军阀争斗的漩涡之中,各族贵族特别是爱尔兰与苏格兰这两个被英格兰欺压依旧的民族,他们绝对不会放手这个崛起的天大机会。

    虽说在英伦三岛遭受入侵时岛上族群都会团结一起,但是那是在“利益点”达到一起或者说是“平衡”才能存在的一条规则。一旦这个“利益点”超过所有族群承受的范围的话………………内战将会再度爆发!

    “王!他们没有足够的补给,也不知道我们上千骑兵可以迅速拦截他们!”月下骑士说道。

    而夏亚却苦笑着一副表情,转过头看向月下。

    “补给?那种东西整个英伦三岛都是他们的补给站!不论是族人,牲畜,村庄,没有军队的城镇!这里从是爱尔兰与英格兰岛交接的位置,从这里快速行军出发到英伦伦敦只需要一个星期的路程。你何时见过侵略者穷的叮当响的?”夏亚紧握着宝剑恨恨的说道。

    没想到敌军首领竟然如此心狠,不惜抛弃上万士兵只为一条速战速决的战略执行……这个人,绝非普通人所能做到的!

    “利用骑兵追上纠缠主队,然后快马加鞭令后续部队连夜开拔应该还能……。”月下说道。

    “…………大海上还有后续军团。而且,最近都柏林附近海域出现的西班牙与葡萄牙的舰队,恐怕也不会让我们轻易抛弃主阵地远征伦敦。”夏亚脸色有些阴沉,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还是第一次有。

    三狮豹纹军团的总团长领似乎算准了普伦军团的每一步,不仅利用海上优势以及两个公国的舰队威胁,让普伦军队明知有坑也不得不跳。如果普伦军队不顾一切奋起直追,那么兵力空虚的海岸线必然会遭到法军后续军团的侵略,西班牙与葡萄牙虽然不敢公开与普伦王城公然宣战,但是阻碍普伦海上运输和贸易,甚至背后偷偷下黑手也非一件难事。

    普伦一家孤掌难鸣,面对数以十万计的入侵大军,区区一万军团纵然再强也分身乏术。

    这时夏亚才忽然意识到,或许从一开始自己就想的太简单。以为任何一个敌人都会先干掉自己这个妨碍入侵的绊脚石,却没想到竟然有人心计如此刁钻狠辣,牺牲区区一万士兵换得整个英伦三岛陷入一片混乱。到时伦敦陷落大不列颠军团失去指挥,而同时法军援军再强登各个大不列颠港口……

    咚!夏亚狠狠一拳揍到地面上。

    “见鬼!非吾一人之力所能阻挡么…一旦大不列颠覆灭,都伯林重蹈普伦王城葬身火海的覆辙也不晚了……”夏亚此刻只要一想起那一天普伦王城在熊熊大火中燃烧的场景,一阵心悸的感觉便涌上心头。

    “王……”月下还是第一次见到夏亚露出这种表情,担忧的轻轻一拍夏亚肩膀。

    “……见鬼的法意志帝国!竟然如此卑鄙!”

    夏亚狠狠一抹鼻子,然后在又接着说道:“好吧,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好了。放弃防御和发展的都伯林,用全力来发展军事的力量到底有多么恐怖!”

    说完,夏亚立刻翻身上马。

    “全军,——火速返回都伯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