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 正文

  1. 首页 /
  2. 网游动漫 /
  3. 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 /
  4. 《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 正文 轮回章:天国局结局!
请记住我们:【20xs.com】    “我反对!王!”圣歌骑士忽然大声反对道。 首发

    夏亚向圣歌骑士投去疑问的目光。

    “王,如果正如我所猜测对方的主将是那个曾差点置您与绝地的那个男人的话!那么,我并不认为对方会愚蠢到再犯同样的一次错误。战争,到底不过是场真实的游戏,一旦自己这一方的招数使用出后,那么后者必然会有所应对的方法。更何况那个男人并非泛泛之辈,能够用一千士兵便死死困住十月骑士团的人,我认为应当更加谨慎点的应对。”[]

    “同感,王。如果真的是那个家伙的话,那么我们有必要重新调整战略。比起进攻或许此次我们应当采取稳妥点的战术。”

    月下骑士赞同圣歌骑士的观点。两位守护骑士的反对,让夏亚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大地骑士悄悄用手肘捅了捅圣枪,当圣枪骑士奇怪的转过头时,大地骑士声道:“喂,圣枪听到了吗好像伦敦那里出了什么状况,让王都差点受到威胁啊……”

    圣枪骑士听后皱起眉头,轻轻摇了摇脑袋,示意大地骑士目前先不要提起这件事。

    “……确实,我刚刚的方法或许有些过于激进了。”想了许久,夏亚幽幽一叹了一口气。如果要是再有一万士兵的话,他何苦数次陷入如此被动,只能通过这种冒险的打法来扳回劣势,争取战场的主动权。不过,也正如圣歌和月下骑士所担忧的一样。其实普伦之王也对敌方主将有所担忧,特别是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卡罗尔.巴德伦的话,这场战役将会异常考验双方的底气。

    想了想,夏亚扭头看着圣枪骑士问道:“圣枪,我们的军队目前是处于什么水平,各种物资是否齐全后勤问题如何”比起其他的问题,此刻夏亚决定先考虑下自己这一方的后勤支援问题。毕竟打仗是一回事,后勤的生命线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圣枪骑士摇摇头,表示况并不是非常观。

    “王,具体的况还是让那个鬼……不,让我们的军督大人阿拉贡来为您解释吧。”

    夏亚朝月下微微点头,心神领悟的月下立刻转身走向外面。

    没过多久,刚刚才离开大帐的阿拉贡,就被月下骑士拎着领子给拽了进来。

    在他们进入大帐以前,还偶尔听到阿拉贡刺耳的尖叫声外加抱怨声。原因无它,任何一个男人被一个弱女子给一把拎着领子,像老鹰抓鸡一般提到别人的面前都会感觉非常郁闷,特别阿拉贡还是属于那种大男子心很重的家伙……

    “恶!放开我!放开我啊你这个暴力女啊!”阿拉贡在月下手下来回挣扎着。

    身高一米七六左右的月下骑士,对上身高最多只有一米四三左右的阿拉贡,真的谓是半个巨人一样的存在。啊对了,在这里下月下骑士身高1.76,圣歌骑士1.72,圣枪骑士1.88,而大地骑士2.3,普伦之王是1.85。就某种意义上而,在这个营养不全的世界里,普伦王城高层真的都是巨人一样的存在,不论是现实中还是精神上……

    很快的,挣扎无用,自认大男子脸面都丢光的阿拉贡,垂丧着一张脸,一副随便你怎么样了的表被带到夏亚的面前。

    …………

    挑挑眉头,夏亚看着眼前这个全身灰白色的人型物体。数月不见,似乎又变高了一些啊——恩,大概增长了两厘米左右。

    “月下……”夏亚看向月下摇了摇头。

    “下次会注意的。”月下毫不在意的道,完全一点诚意都没!

    当阿拉贡从垂丧状态恢复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恨恨的瞪着月下骑士,后者轻哼一声,摇了摇手腕,吓得阿拉贡赶紧收回目光。

    咳咳,好男不跟女斗!

    “好久不见了,我的王。”

    整理了下略显凌乱的衣物,阿拉贡半跪下身子向王者行礼。

    夏亚竖起手掌,一副免了的姿态。

    “多余的废话不要了。阿拉贡,我要知道目前我们的后勤问题如何,是否有足够的粮食支撑我们长期作战。”

    阿拉贡眼神微微一动,脑子里一阵劈啪作响,就好像打算盘一样很快就计算出了夏亚所需要的数据。

    “王,很遗憾,我们的补给已经不多。早在三前我们的运输部队就已经和我们失去了联系,而且就算联系上,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能力避开法军耳目将大批物资运到我们目前。人手不足是主要的问题,更加关键的却是我们此刻是在苏格兰和爱尔兰屿的交界处,多山多峭峰,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在途经这里的还能保证后勤。”

    这个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是却也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

    “是吗…”夏亚用手指敲打着剑鞘,一副再度陷入思索的面孔。

    月下骑士和圣歌骑士对视一眼,沉默不语。而大地骑士和圣枪骑士早就知道了这种况,虽然他们都有意无意的开始收缩军团的粮草资源,但为了避免引发士兵不满而造成混乱,这种做法的效果微乎其微。

    目前,爱尔兰联合军的形势况非常恶劣。虽然在一时激之中有数万爱尔兰人响应普伦王城的号召组建联合军团,但是内部争斗激烈,刚刚还发生了三巨头为了争夺自己的权利而利用自己手中的人力逼迫大地骑士让位。并且,爱尔兰人并不像普伦军团那般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一名有着基本军人素质的战士。他们混乱,暴躁,急功近利,这一切都给想让他们在战场上老老实实听取调遣造成了很大麻烦。

    再加上目前粮草危机似乎又隐隐出现,好像一直宠幸普伦王城的幸运女神,也开始逐渐远离他们而去。

    “王”阿拉贡见众人都陷入沉默,心思敏捷的他很快就猜到了理由。

    只是他目前还有些不明白,为何大家对这个好坏掺半的消失,显得如此担忧

    被阿拉贡从思绪中唤醒的夏亚,朝他投去了目光。

    “怎么了阿拉贡。”

    “王,为何你们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形式严峻的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恐怕,这次战斗下来我们的军团……”

    遥想一年前的那场大火,普伦之王就不由自主的再度皱起眉头。

    没想到,这时阿拉贡却轻拍了一下脑袋。

    “我的王啊,为何到现在您还不了解。虽然目前形式对我们异常严峻,是对面的那些法国人不也是一样吗”阿拉贡看着夏亚如此道。他指向大帐外的那一片海域:“我的王,请不要忘记。我们这是在本土作战,我们熟知这里的地形,对整片土地的一草一木都了若指掌。正面对抗我们或许没有胜算,但是请不要忘记,如今连本土作战的我们都已经陷入了后勤困难的问题,那么远渡大海而来的那些法国人,他们此刻又将会是一副怎样的姿态”

    有点意思……夏亚眨了眨眼睛,示意阿拉贡继续下去。

    “我们爱尔兰人虽然在那数百年的战乱中最终被尤瑟王打败,虽然在英法百年圣战中也未能立下赫赫战功。但就算如此,不论是数百年前的英格兰人也好,还是那个尤瑟王也好,在整整一个世纪的历史中对我们爱尔兰用军的数量几乎是占据了整个英伦三战役的四分之一之多,您知道是为什么吗”

    月下、圣歌、大地、圣枪等人都被这个一脸自傲的鬼的话给引起了兴趣。

    “地利”月下。

    “人脉”圣枪。

    “勇武!”大地。

    “精神”圣枪。

    啧啧,一副轻佻姿态竖起一根手指晃来晃去的阿拉贡,成功的让四位守护骑士面露不爽。

    “是游击战啊!不论何时何地,不论是在山中还是水下,只要是爱尔兰在爱尔兰屿上,就一定有我们爱尔兰人自由战士的身影。数百年的欺压没能打断我们对自由的崇拜,百年来的剥削只是让我们更加坚强。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们永不认输的信念,和对自由的渴求!我的王啊,您现在已近陷入了思绪的死角。难道您已经忘记了吗此刻您的背后不再是只有一座下闻名却孤苦单怜的普伦王城了!”

    刷,阿拉贡忽然对夏亚张开怀抱,一脸无比欠抽的表如此道。

    “王啊!您的背后此刻是一座屿,是一座居住着数百年都不曾屈服渴望自由的战士之!在您的身后已经不再是绝境,普伦王城也早在一年前便消失在那场大火里,这整个英伦三,整个爱尔兰此刻都是您的城堡!只要你给与爱尔兰人所渴望的东西,那么您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正面冲突打不赢或者胜率,那么就交给我们来吧,数百年前诺曼人未能征服我们,一百年前英格兰人没能征服我们,一百年后的今法国矮子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把!这里是向往自由的战士之,爱尔兰啊!!”

    话乃狂妄之,心却为顽石般坚固,在王的面前安敢发出豪的这个鬼,不得不确实将夏亚内心中长久以来的固有思维给打破了。

    没错,现在的普伦王城已经不再是当初大陆上的孤单王城。如今,英伦三的霸主大不列颠帝国已经四分五裂,周遭贵族皆有夺权之心。国危将覆,此刻正是普伦王城一举崛起的大好时机!虽然面前还有一块巨石半路拦截,但是霸道的征服注定敲响国的丧钟。

    “如果我们放弃与他们的正面对阵,确实能够确保自身的实力同时,还能将他们拉入永无止境的骚扰战之中来消耗他们。”圣歌骑士点点头道。

    月下骑士却不认同:“但是,如果此刻我们放弃对阵,将自己的背后面对敌人逃跑。这样的话……普伦王城的大义和名誉,将彻底沦为一文不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至今为止的战斗,是如儿戏般笑吗”

    “这不是什么谈及荣誉的时候,王应当以国家为重名誉其次才是。”圣歌骑士虽然是看着月下出这句话,但实际上这句话却是给夏亚听的。而一边的大地骑士听到这句话却略微不满挑挑眉头,这句话已经相当于正面侮辱十月骑士团的荣耀了。

    “圣歌,你的话过份了……”大地不满道。

    “万分抱歉,大地骑士。我并无别的意思,只是想让王明白此刻应该做的事。”

    “即使如此我们十月……”

    “果然还是应当主动出击才……”

    十月骑士们围绕着是以荣耀为名从正面出击,还是以保存实力撤回内进行日渐持久的骚扰战而产生了分歧。

    虽然守护骑士们是非常团结的一个骑士团体,但不否认的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底线。当自己的观点和底线被他人践踏时,那么争执的发生将不避免。而每到了这个时候……

    阿拉贡扭头看向一脸平静的王,他双目炯炯的看向帐外,那深邃的目光似乎穿越了群山,直抵遥远的国彼岸。

    在如今一切战略战术都陷入僵局的此刻,夏亚竟然异常安静。

    风在呼啸,帐内的争执似乎隐隐有“升级”的危险。那一杆插在石丘上的大旗,在风中飘荡着……

    荣耀蔷薇旗、普伦王城永不惧怕战争的誓。

    随着越来越激烈的大风吹起,普伦之王终于收回了望向远方的目光,那战争的号角回荡在耳边,战场上震耳欲聋的厮杀似乎再度奏响。

    “安静……”

    一句话,帐内再无一人出声,连呼吸都轻无闻。

    呼~!

    一阵飓风袭击了爱尔兰联合军的营地,那强大的暴风,将人连同搭建的帐篷一起席卷上了空。大地在颤抖,不是铁骑践踏那般剧烈抖动,而是有着一定节奏的轰咚轰咚的奏响。

    惊慌的爱尔兰人误以为是罚降临,惊恐万分的他们,匍匐在地向上祈祷。

    嘴里不停咏念的经文,与在空上咆哮无常的飓风,形成了一种极为诡异的气氛。

    “撒……战争的形式已经被注定。这场战争,即使是那高高在上的神明都不愿意我们背朝敌人落荒而逃。吾之守护骑士们,抛弃不必要的多余想法,接下来……就只是单纯的厮杀罢了。将他们杀死,将他们吞噬,将他们的骨头连同皮肉一起嚼烂然后吞入肚中化为最恶心的粪便!”

    风越来越大,当人都已经无法正常的行走在这暴风之中时,普伦之王去狞笑着一张面孔拔出了自己的宝剑。

    “等不及复仇的杂兵已经来了,没有丝毫的战术,仅仅是单纯的虐杀。想要让我们普伦王城如同一年前一样,在那人山人海的优势中彻底消失……”

    在联合军的阵营对面,那漫山遍野的旗帜连绵不绝,在大风中前进的庞大军团,就如同边的乌云迅速逼向联合军团。

    昂呜呜…………!

    凄凉的号角奏响了战争的凯歌,当联合军的最高指挥者们还在为如何进攻和防守而困惑时。他们的敌人却不给他们丝毫考虑的时间!来吧,在战场上来解释一切,在禁断的地狱之门前哀号着,然后绝望的死掉前,把你们的一切都奉献给地狱之门!

    “吾之骑士们,传令!全军备战!敌人已经从地狱的尽头爬出来了!!”

    吼!!!

    守护骑士们放弃了之前的意志不同,齐声回应着王者。

    在他们有效而较为暴力的执法手段中,五万联合军终于在法军全面冲锋以前,在△端口摆下了阵势。

    “迎战!!”

    普伦纪年零一年,普伦王城联合爱尔兰人组成的五万爱尔兰联合军于伽罗蒂海湾,对入侵英伦三的法意志帝国入侵军展开生死狙击……!

    ———————————————————————————————

    海浪翻滚,飓风咆哮,宛如诸神黄昏之时的那般残血际。

    在海岸线的顶端,缓缓出现了一艘船。

    那艘船的瞭望塔上,飘荡着法意志帝国的代表性旗帜——“圣德尼的崇拜”

    当第一艘出现后,紧接便是第二艘、第三艘、一直到最后整整一个舰队出现在远方。原来,战斗还没有结束,至少现在还没有结束。十万法军只不过是一个前哨战,帝国的力量是永无止境的,对于此刻的普伦王城和四分五裂的大不列颠帝国而,是庞大无比而无法超越的。

    嘿嘿——一名搭着顺风船,漂洋过海上百里的少女,望向已经近在眼前的英伦三而面露笑意。高傲的、并且充满期待的神,似乎在渴望着那片残血际下所站着的那名王。

    一身大红的裙衣,配上一把巨大而又奇特的长刃,她就那样大大咧咧的站在船首上,隔海遥望。

    她骄傲的王女。

    她是低贱的奴仆。

    她任性而妄为。

    她祈求为己身之道而亡。

    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觉悟,不同的精神,不同的信念。

    但是她们却拥有着一张无比相似的面孔………

    “哈!普伦之王。”

    战场上,残酷无比。血流成河,尸堆成山已经是理所当然。

    虔诚的修女跪坐在血水中,一席牧袍渲染成红。不论如何哭泣和哀嚎,地面上死去的亲人也无法复活。

    宛如狗一般残喘苟活,却拥有超越任何人的坚强精神。即使眼泪已经哭干化血,即使心哀莫死,但是那眼神中所闪烁的坚毅却越发明亮。

    当年幼的修女在愤慨之下撕碎了自己的上衣,露出那牧袍之下的洁白身躯………她放弃了。放弃成为神的侍从这一身份,甘愿堕落地狱,成为神明手中的一杆长鞭。

    以我血肉为干、以我灵魂为戒、

    将这受尽屈服和悲哀的身体抛弃掉,以神的圣谕宣告,把一切都奉献给神。

    褪下了牧袍、咏诉着神,赤身**侵染在血河之中的纯洁身躯,最终披上了神赐予的盔甲。

    战场上,无数残兵从她身旁走过。眼神之中溃散一片,宛如活死之人。

    当他们路过那娇的身影身边时,惊愕的抬起头,看着她。

    一杆断裂的旗帜被她捆绑在自己的手上再度组合完整,荣誉的旗帜随着她那一头秀发在昏暗的空下飘荡。

    那渺,却又高大。那不起眼,却在绝望的战场上如同一般照耀他人的身影——

    “神:死亡只是开始,生命只是过程。”

    “神:为国而死,是荣耀。为国而战,是灵魂的呐喊。”

    “神:与其背负着屈辱和自卑,战败的羞耻和绝望,面对未来的不知所措如同坠入阿鼻地狱般的茫然!那么,战士们啊,来到我的身边把。这里我将成为你们之路的明灯,燃烧自己渺而悲的灵魂为你们指引道路。为我们的母亲而战!为我们的荣耀而战!!最后,让我们为国而战!!!”

    人们不自觉的汇聚在她的身边,围绕着她,保护着她,随着她那撼动人心的演讲,曾今失去的希望之光再度出现在他们的眼神之中。

    吼!!

    焕发新的希望的怒吼声,久久回荡在草原上。

    当一切都似乎宣告终结,黑暗的年代已经正式降临。

    那在万千骑士的包围之下的金发少女,眼神坚定的注视着面前的一把剑。

    准确的来形容是一把插在石头中的剑。一柄被誉为选王之剑的传……!

    站在那岩石之前,她在想些什么呢

    “在要拔起那把剑之前,确实地想一下会比较好。”梅林如此道。

    他还了:“奇迹需要代价。作为交换的,应该就是你内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手指微微颤抖,即使内心已经决意狠心拔出眼前的剑,但是听到梅林的话后,她的内心还是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很怕吗……”少女略带抖动的音线问道。

    梅林没有直接的回答,只是这样告诉她。

    “王啊,是孤单的……百余年中我见证了无数次这个事实。亲人、友人、以及自己的恋人都会消失。”

    这句话让少女的手如同触电般迅速从剑柄上收回,而此刻,剑柄如何催促着什么般发出淡淡的金光。

    仿佛刺激的不够一般,梅林还继续道。

    “曾今的盟友,王的恋人,在荣誉与大义面前作出了艰难的选择。躺在血泊之中,身上披盖着荣耀旗帜的骑士、即使是已经死去,她的面容也是在微笑着。所以在那个黑暗的年代里,失去了帝国蒙蔽的臣民们,将会被奇迹之光拯救。而奇迹………”

    缓缓闭上眼睛,面露挣扎的少女,反复几次抬起手臂。最终,在她沉重的眼神与执着的灵魂下,将手放在了剑柄上。

    “我知道,奇迹…需要代价。”

    “但是同时我也发誓要尽到作为王者的指责,为了国家而战,不能有反悔的念头,既然有这份意志,就算结果是被毁灭也没有关系。我必须守护自己的国家,那怕为此付出一切。只要臣民们能够欢笑的生活着,那么我的所作的一切存在就有意义。那怕结果会很惨烈,但只要过程没有任何遗憾的话,又何必苦苦追求呢就为了得到它,我或许会舍弃许多东西。即使如此,还有必须保护到最后的东西,将这份思念埋藏在心中,至少将无法实现的这场,一直做到到最后。”

    完,少女站在岩石前,毫不犹豫地将剑用力往外拔出。

    随着一声巨响,剑就像理所当然一般被拔出,周围被光芒所包围。

    周围追随她的骑士们,跪拜在地。

    万名甘愿为她奉献生命而战斗的战士们,围绕着那片光,像花开般往外绽放………

    命运、已注定。

    同时————

    厮杀声,怒吼声,响彻国。

    叫骂声,惨嚎声,震慑修罗。

    当高原地带堆积起了一座尸体组成的山峰,无数旗帜折腰在半山间,那从尸山上流淌下的血河染红了整片大地。

    在这黑暗年代的初始之日里,普伦联合军团遭到法意志帝**团的全面冲锋,死伤惨重,五万余人最终之余不到三千。联合军团军团近乎全军覆没。相对的,法意志帝国入侵军也是两败俱伤,那些装备了精锐武器的爱尔兰战士们,发挥出了超出任何人的想象的战力。勇猛无惧,只为保卫家园而战的他们,只为自由而战的他们,用自己的生命阻止了法军大步踏入神圣不侵犯的爱尔兰的脚步。

    响亮而又沉闷的号角,那自认下无双的王,拖着满身的伤痕站在尸山之巅。

    瞭望远方,他的背后站着那互相扶持着战友的守护骑士们。虽然他们比起王的伤更加沉重,是他们的眼睛依然紧紧盯着身前的背影。

    “王!!”他们如此激昂的呼喊着。

    “我们的王!!”身后残存的数百勇士们,高声附喝着。

    荣耀蔷薇旗插在王的身前,双手抱肩的姿态,一如既往的高昂着头。

    王明白,战斗还没有结束。

    这一切还都只是开始。

    因为,大海是无限宽广的。

    而空也是无限宽阔的。

    人心的**,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黑暗漩涡,将无数为之心动的人撤入地狱。

    “来吧,全世界尽管八面来攻!最终的胜利………”

    拔出的利剑,随着身后上百人的齐声怒喊。

    “普伦王城!!荣耀蔷薇!!”

    ———————大结局———————————————————

    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上半部完。

    请期待接下来剧的书迷们,等待我发布新书后的通知。

    还有,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真心的非常感谢。

    谢谢。

    

    

上一章 回目录
  • 轮回章:天国局结局!
  • 十第二十三章:最终决战.2
  • 第二十二章:最终:决战.1
  • 第二十霸一章:英伦霸主.4
  • 第二十章:英伦霸第主.3
  • 第十九章:英伦霸主.2
  • 学校开运动会,未能更新呢~
  • 第十八章:英伦霸主.1
  • 第十七章:三年时光.四(暴君尼禄与罗马)
  • 第十六章:三年时光.3(乱世初现)
  • 第十五章:三年时光.2
  • 第十四章:三年时光.1
  • no.6:残忍的暴君、卡罗尔.巴德伦
  • 第十三章:三狮之纹.4(双更完毕.)
  • 第十二章:三狮之纹.3(第一更)
  • 悸伤之章:巴罗娜
  • 第十一章:三狮之纹.2
  • 第十章:三狮之纹.1
  • 第九章:辉煌之光.3(终)
  • 第八章:辉煌之歌.2
  • 第七章:辉煌之歌.1
  • 第六章:撼动天国.终!
  • 第五章:撼动天国.5
  • 第四章:撼动天国.4
  • 第三章:撼动天国.3
  • 第二章:撼动天国.2
  • 第一章:撼动天国.1
  • 生死三年
  • 最终章:圣战落幕、入侵争霸!
  • 第四十八章:普伦王
  • 第四十七:尤瑟王
  • 第四十六章:还好是个梦哦!!
  • 第四十五章:你是英雄,而英雄属于我。
  • 第四十四章:终究是王、而不是夏亚?
  • 第四十三章:在乌云中的圣女
  • 第四十二章:兵贵神速
  • 第四十一章:未来的决裂、和此刻的爱
  • 第四十章:悲歌的凯旋之翼
  • 第三十九:十月悲歌.2
  • 第三十八章:十月悲歌.1
  • 第三十七章:易守难攻
  • 第三十六章:即使是王,也会玩乐!
  • 第三十五章:并非所有敌人都是摆设
  • 第三十五章:圣战爆发.湖中女神
  • 第三十四章:圣战爆发.伦敦城危
  • 第三十三章:圣战爆发之阿赖耶 1
  • 第三十二章:暗流涌动(二合一)
  • 第三十一章:阿托里斯与阿尔托莉雅
  • 第三十章:掌握之中的武装
  • 第二十九章:被信赖、与构建天地
  • 第二十八章:风云汇聚
  • 第二十七章:大军云集之爱尔兰民族
  • 第二十六章:大军云集、兵逼伦敦.(序)
  • 第二十五章:圣洁的王、狂傲的王、浊沌的王
  • 第二十四章:石中剑的故事.3
  • 第二十三章:石中剑的故事.2
  • 第二十二章:石中剑的故事.1
  • 第二十一章:被抛弃的一万人
  • 第二十章:征战法兰西(4)
  • 第十九章:征战法兰西(3)
  • 第十八章:征战法兰西(2)
  • 第十七章:征战法兰西(1)二合一
  • 第十六章:普伦大军
  • 第十五章:不可被玷污的灵魂
  • 第十四章:不计后果
  • 第十三章:死斗与英雄们
  • 第十二章:紧急备战
  • 第十二章:初涉战争
  • 第十一章:双重恋与禁忌
  • 第十章:豺狼与骑士
  • 第九章:英、普、法、
  • 第八章:神圣帝国与神圣代言
  • 第七章:兰斯洛特与阿尔托莉雅(二合一)
  • 第六章:圆桌之第一骑士
  • 第五章:圆桌骑士的聚集
  • 第四章:拿起的一柄剑
  • 第三章:纠葛在一起的命运
  • 第二章:嫉妒之心的迫害
  • 第一章:一触即发
  • 圣战爆发其一:普伦之音(5000字求票)
  • 英普圣战
  • 序章3:得到了
  • 序章2:得不到
  • 序章:共存共荣(二合一)
  • 英普争王—上半卷完
  • 第四十五章:声名鹊起的舞-4
  • 第四十四章:声名鹊起的舞-3
  • 第四十三:声名鹊起的舞-2
  • 第四十二章:声名鹊起的舞-1
  • 第四十一章:遥远的再会
  • 第四十章:伊万诺娃;潘德拉根
  • 第三十九:到底是谁
  • 第三十八:苏醒的手持圣枪之人
  • 第三十七章:神秘来者
  • 第三十六章:尤瑟王的算计
  • 第三十五章:圣歌骑士
  • 第三十四章:新生普伦的势力体系
  • 第三十三章:梦?三月三的春天
  • 第三十二章:命运之森-妖精森林
  • 第三十一章:幼小却又强大的灵魂
  • 第三十章:神秘出现的森林、那是?
  • 第二十九章:王者之间的默契
  • 第二十八章:愤怒的尤瑟王
  • 第二十七章:来年春季
  • 第二十六章:等待的来年
  • 第二十五章:英普交恶
  • 第二十四章:爱尔兰人的反抗与镇压
  • 第二十三章:“生存”与“自由”
  • 第二十二章:饥寒交加的爱尔兰人
  • 第二十一章:为普伦带来大发展前奏的男人
  • 第二十章:一个人带来的机遇
  • 第十九章:崛起的号角
  • 第十八章:被遗忘的交姆卡尔
  • 第十七章:冬季到来的神秘客人
  • 第十六章:食物紧缺
  • 第十六章:将军卫队vs十月骑士、
  • 第十五章:贸易发展的前奏
  • 第十四章:再建荣耀
  • 第十三章:城镇都柏林
  • 第十二章:世界局势(普伦重生之初)
  • 第十一章:种子散播
  • 第十章:普伦城的陌路
  • 第九章:雅尼娅的指引
  • 第八章:请您相信自己的骑士
  • 第七章:孤单的决断
  • 第六章:系统奖励
  • 第五章:遥远的结局
  • 第四章:遥远的大不列颠
  • 第三章:反攻之时(万字更新求票~)
  • 第二章:兵败之日
  • 第一章:血河火山
  • 英普争王
  • 最后的号角、终卷!
  • 第三十章:焚城之战5
  • 第二十九章:焚城之战4
  • 第二十八章:焚城之战.3
  • 第二十七章:焚城之战.2
  • 第二十六章:焚城之战.1
  • 第二十五章:斯巴达的血脉
  • 第二十四章:漫天战火(万字更新求推荐)
  • 第二十三章:阴沉的乌云
  • 第二十二章:执着的攻击
  • 第二十一章:普伦之名(三合一)
  • 第二十章:风雨欲来
  • 第十九章:护城河
  • 第十八章:獠牙露出
  • 第十七章:大军压境
  • 第十六章:格局的转变
  • 第十五章:昔日帝国
  • 第十四章:临阵磨枪
  • 第十三章:内务崩溃
  • 第十二章:联盟的困难
  • 第十二章:普伦的希望
  • 第十一章:沙利亚人
  • 第十章:为骑士的荣耀而战
  • 第九章:自由
  • 第八章:新的任务
  • 第七章:一切发展中
  • 第六章:伏笔
  • 第五章:前哨战
  • 第四章:嚎叫
  • 第三章:角斗士-死战
  • 第二章:召唤战争的号角
  • 第一章:大不列颠重生之日
  • 普伦的王
  • 圣枪骑士:沙利亚.珈蓝
  • 尚未确定:哥乌特.罗兰
  • 弧光骑士:鲁滨逊.威尔逊
  • 月下骑士:雅尼娅.贝德隆.洁
  • 大地骑士:雷诺.查理斯
  • 普伦之王:德拉克.d.夏亚
  • 夏亚与十二守护骑士
  • 第二骑士:贝狄威尔
  • 第一骑士:兰斯洛特
  • 骑士王与圆桌骑士
  • 德拉克.d.巴罗娜.芬.潘德拉根
  • 英格兰贵族阶层
  • no.3 神的代言人.圣少女
  • no.2 孤单圣洁的骑士王
  • no.1孤傲的普伦王
  • 闪耀时代的那些身影
  • ........再坚持试试
  • 结局公告:新书酝酿中
  • 恢复更新—前的三个作者问题
  • 因作者列假到期,固因此——
  • 今日更新综漫之热火、晚10点左右。
  • 更新时间调整:以后是每天一更.
  • nnd,今天早上周六周日竟然有课
  • 公告:石中剑的故事2-3删除。
  • 加更通知
  • 请教诸位个问题?
  • 请假两天,重感冒!
  • 开学通知
  • 那个来了,所以出去散散心。
  • 请等待更新的书友一观
  • 紧急公告:因期末考试已到,请假三天、
  • 作品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