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流氓师表 /
  4. 《流氓师表》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姐代妹孕(二)
请记住我们:【20xs.com】    当天中午,赵淑珍带着女儿女婿一同到了姐夫家作客。

    赵淑仪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被彭磊如此这般的羞辱,她心里早将他恨得咬牙切齿的,连带着把妹妹一家也给恨上了,她巴不得一辈子都别再见到她们才好。

    可是妹妹一家到了市里,也不邀请她们家里去吃顿饭,怎么也说不过去呀。所以当自已丈夫打电话来提出中午请妹妹一家到家里吃午饭时,她也找不到理由来拒绝,只能委屈地答应了。

    当艳艳她们一行来到姨妈家时,艳艳的表哥小军也很难得的待在了家里。当初表哥结婚以及给小孩办满月酒时,只是赵淑珍夫妻到市里来祝贺的,艳艳两姐妹都没来,是以艳艳一直都没见到过表嫂。

    所以当看到表嫂时,艳艳禁不住吃了一惊,这不是彭磊的表姐秀兰吗,怎么突然就变成自已的表嫂了?

    秀兰也认出了艳艳,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微笑地朝她点了点头,便忙着替客人准备午餐去了。

    赵淑仪一回到家就躲进卧室,再也不肯出来了。她丈夫有些奇怪,问淑珍道:“你姐她怎么了,一回来就拉着个脸的?”

    赵淑珍顿时有些慌乱:“我也不太清楚,前面都还好好的。”

    “是啊!早上我给她打电话时,她的心情都还不错,说是在跟侄女闹着玩呢!”他说着站了起来,“我进去看看去。”

    他走到卧室门口扭了下门把锁,发现门居然反锁上了,更觉得奇怪,大白天锁上门躲在卧室里干什么呢?

    赵淑仪在卧室里找了条内 裤换上,一边换一边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彭磊。

    听到丈夫的敲门声,她匆忙地整理了下心情,这才打开了门。

    她丈夫有些狐疑地看着她:“淑仪,你怎么了,怎么把门也反锁上了?”

    赵淑仪面无表情地说道:“没什么,就是有点累,想躺一会。”

    她丈夫有些不高兴了:“侄姑爷第一次来咱家作客,你也不出来陪着坐一坐。”

    赵淑仪看了眼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里,正在和自已的儿子高谈阔论的彭磊,刚好彭磊的目光也向她这边瞟来,四目相视,赵淑仪见他的嘴角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顿时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不就是个侄姑爷吗,干嘛非得要我去陪他。”

    “真是到了更年期了,简直不可理喻。”她丈夫平日里就受够了她的气,也懒得再搭理她,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走开了。

    艳艳的表哥纯粹就是二世祖,跟别人合伙开了个小公司,赚了点小钱,在姨妈一家人面前夸夸其谈地炫耀着,把未来的表妹夫完全当成了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佬,言谈举止中透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彭磊懒得听他在那显摆,抽空溜到厨房里,看着挺着大肚子忙碌着的表姐,心头有些感概,找了个借口把小保姆支了出去。

    秀兰俏脸一红,以为他又想来干坏事了,慌忙轻声道:“小磊,你还是出去吧,别让人看到了。”

    彭磊摇了摇头,对表姐道:“秀兰姐,今天我下午我就要回去了。我就想跟你说一句,以后你男人还有你婆婆要是欺负你了,你就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秀兰吓了一跳:“你可别这样说,小心让我婆婆听见了。”

    “我说的可是真的。”彭磊得意地笑了笑,“你婆婆她很怕我,她要敢欺负你,我自有办法收拾她。”

    秀兰见他说很认真,半信半疑道:“嗯,我知道了,你赶紧出去陪你女朋友吧,别呆在厨房里了。”

    说到这里,秀兰停顿了一下,忽然又小声道:“过几天我要回家里呆几天,你到时再来……看我吧!”

    “嗯。”彭磊点了点头,若无其事地出了厨房。

    吃过午饭休息了会,赵淑珍一家便离开了姐姐家启程回盘山镇了。

    上车的时侯,婧婧很开心,硬是要坐到副驾的位子上。淑珍和艳艳却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一路上都在小声的商量着回去该怎么办是好?

    张大强下班回来,见小女儿回家,自然是十分高兴,张镇长生性有些大大咧咧的,而婧婧又穿着厚厚的外衣,是以他也并没看出女儿的异常来。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晚饭的时侯,淑珍不停地朝着大女儿使眼色,可艳艳却始终装做没看见。

    赵淑珍没办法,只得亲自上阵,跟自已的丈夫摊牌:“老张,我想跟你说件事。”

    张大强正在啃一块排骨,头也没抬道:“什么事说就是了,还用得着那么郑重?”

    “艳艳她怀了孕。”

    “什么?”张大强被排骨将嘴撑得大大的。

    看到丈夫的表情,赵淑珍心头也有些发慌,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说艳艳怀孕了,这次是市里检查过了,已经有五个多月了。”

    “艳艳,你什么时侯怀的孕,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张大强板着脸瞟了大女儿一眼。

    “我……”艳艳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赵淑珍故意埋怨道:“你一天到晚就想着升官发财,哪知道下关心女儿呀!”

    张大强忽然将骨头一扔,兴奋地大笑道:“好,好,老子今年就可以抱孙——外孙了,这可是件大喜事呀。淑珍,你赶紧给亲家母打电话,让他们立刻过来,咱们两家得赶紧商量下如何替他俩筹备下结婚的事了,这回一定要为艳艳举办一个咱们全镇最隆重的婚礼。”

    彭磊和艳艳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赵淑珍小心的提醒道:“老张,孩子们的意思是婚礼从简,酒席就不办了,他俩想出去旅游结婚,你看——”

    “不行,坚决不行。”张镇长霸气侧漏,毫不客气地就否决了,“我张镇长第一次嫁女儿,怎么着也要办得热热闹闹的,摆上它两三百桌,把老子以前赔出去的礼钱全都赚回来。小磊,你和艳艳这个月——不,就下个星期,就把这个婚事给办了。”

    “这么快?”彭磊郁闷地看着,不明白老丈人居然这么兴奋,好象他结婚似的。

    张镇长欢喜之下,兴奋的一拍他的脑袋:“你这臭小子,老子女儿的肚子都这么大了,当然要越快越好了,再拖下去岂不是孩子都生下来了?”

    彭磊便只有乖乖闭嘴的份了。

    张镇长忽然又腆下脸来对彭磊道:“小磊,爸想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彭磊警惕地看着老丈人。

    张镇长难得羞涩地挠了挠头:“这件事我寻思好久了,一直没好意思说,现在既然艳艳都已经怀孕了,那我也不得不说了。小磊,你看你和艳艳的第一个孩子能不能让他跟我姓?”

    “姓张?”

    “对,姓张。”

    张镇长一脸紧张的看着姑爷,生怕他会不同意,赵淑珍和艳艳也期待地看着彭磊。

    彭磊迟疑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张镇长兴奋得象个小孩似的,重重的一拍**:“老婆,快去拿酒来,今儿个呀,咱老百姓真呀真高兴,非得跟咱姑爷好好喝两盅不可。”

上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