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流氓师表 /
  4. 《流氓师表》 正文 第三十一章鸿门宴
请记住我们:【20xs.com】    下午一放了学,张婧就跑到办公室来,在同事们异样的眼光中,象押犯人样押着我去她家。说实在话,我现在有些后悔,当初怎么会稀里糊涂地就答应了。现在哪怕前面是龙潭虎穴,也只有硬着头皮往里闯了。

    本来我想先和张艳艳缓和下关系,可别把阶级矛盾给带到酒桌上去。可她倒好,一个下午都没露面。弄得我心惶惶的,要是她和她当乡长的老爸联手使坏,把我灌个人事不醒,再丢到河里喂鱼去怎么办?

    张婧倒是一点不记仇,一路上叽叽喳喳地跟我说个没完,说我上的课太有趣了。我笑道:“那你下次还捣不捣乱?”

    小张婧拉住我的手,笑嘻嘻地说:“老师,你放心好了,大不了你再打我屁股呀!”

    我说:“怎么还打上瘾了?还想要老师打你屁股呀?”

    “才不呢。”小张婧抱怨地看着我。“老师,你也太狠了点。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害人家的屁股到现在都还痛着。”

    我忍不住想笑:“你才多大呀,就知道什么怜香惜玉了?”

    张婧一听就不高兴了:“我哪里小了,人家下个月就满十四岁了。”

    我在她嫩的小脸上捏了一把,坏笑着看了眼她的胸:“是吗?那老师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了?”

    没想到张婧这小丫头反把胸口往我面前一挺:“看就看。”胸前两个小包子在我面前示威地晃了晃,果然是挺大的。吓得我急忙把脸扭开。

    “哈哈!”张婧狡黠地笑了起来,“老师你的脸怎么红了?”

    我只得无耻地说:“这是高原红,纯天然的。”

    乡长家就在乡政府大院里,乡长还没回来,张艳艳的母亲见我来了,急忙热情地招呼我坐下,张艳艳呢依旧冷着脸不理我。饭菜早就已经做好了,摆了满满一桌,就等着乡长回来开席了。

    赵主任坐到了我旁边,一边支使着张艳艳去替我倒茶,一边和我套家常。本来我就有些紧张,她东一句西一句地,就象是在审犯人,问得我更是心慌慌的,舌头都开始打结了。张艳艳和妹妹张婧坐在另一边,两个人望着我窘迫的样子偷偷地嘻笑着,时不时悄声嘀咕着。

    聊了一会,赵主任看了看表抱怨道:“这个死老张,家里有客人也不早点回来。不管他了,咱们先吃吧!”

    “这样不太好吧?”我迟疑着。

    “有什么不好的,开饭。”赵主任不容置疑地说。

    “开饭喽!”小张婧高兴地跳起来,拉着我坐到了餐桌前,她母亲坐到了我另一边,张艳艳则坐在了我对面。赵主任微笑着问我:“小彭呀,要喝点什么酒?”

    我还没说话,张艳艳已抢先替我说了:“妈,喝白酒吧,彭老师酒量可好了。那天欢迎会上你没来,没看到他一人就喝了两瓶白酒呢!”说着,笑呤呤地摆上了一瓶清河大曲,斜着眼睛挑衅地看着我。

    “是吗?那么艳艳你陪彭老师喝点白酒,不过可不能喝得太多,喝醉了太伤身体。小彭别愣着了,快动筷子呀!”她母亲殷勤招呼着,频频地往我碗里挟菜。

    我恨恨地瞪了眼张艳艳,提起筷子刚要去挟菜,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大喝:“好啊,原来是你这个小子。”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巴掌已重重地拍在我的肩膀上:“你小子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我的宝贝女儿也敢打。“

    我差点把魂都吓飞了,举在半空中的手一哆嗦,筷子‘啪’地便掉在了地下,转过身来怯怯地看着来人:“张乡长你……你回来了?”

    张婧的母亲急忙笑道:“老张,哪有你这样说话的,看把人家吓成什么样子了。”张艳艳两姐妹都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是吗?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嘛!”张乡长挠了挠头皮,把张婧赶到了另一张椅子上,大刺刺地坐在我身边。

    这回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我故作从容地捡起筷子道:“没事的。张乡长的声音太洪亮了,我还以为是打雷呢,一下子就把我的筷子给震掉了。”

    “切,你以为你是刘备呀!”张艳艳白了我一眼,“还想来什么煮酒论英雄是吧?”

    “怎么你还会喝辣酒?不错,很合我的味口。”张乡长看了眼我面前的酒杯,在我肩上又是重重地一掌,“那好,咱们今天也来个煮酒论英雄得了。”

    妈的,乡长该不是属牛的吧,要不哪来这么大的牛劲,把我肩膀都快拍断了。我硬着头皮陪着乡长喝起了辣酒,张艳艳存心想要我出丑,两姐妹眨着眼睛,互相配合着她老爸来劝酒,不一会就害我干了三大杯,头又有些发晕了。

    还是赵主任看看我不胜酒力,急忙劝开她们道:“小彭呀,今天请你来呢,最主要就是想跟你道个歉。我的这两个女儿从小就被她爹给惯坏了,什么事都由着性子来,这次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实在是对不起了。”

    真是知音呀,我真想抓着她白嫩的手好好的表达一下我的感激之情,可是又被他老公拍断了我脊梁骨,只得虚伪地说:“阿姨,这件事其实也不能怪她们,都是我自已做的不对,我不该打人的。”

    张乡长笑哈哈地举手道:“慢,我发表一点个人的意见,什么叫让我给惯坏了?”

    “还不是吗?让你平时多管管孩子,你老是说忙,你到底有多忙呀,连孩子的教育也顾不上了。还不是去忙着喝你的小酒去了。”张婧的母亲嗔怒地看着她丈夫。

    张乡长似乎也是个怕老婆的软骨头,急忙低着头喝酒。她接着又转过头来对着两姐妹:“还有你们两个,就知道给我惹事生非,还不快跟彭老师陪礼道歉。”

    张艳艳委屈地说:“妈,你不知道他……”

    我一听不对劲,深怕她说出那天酒桌下的事情来,急忙打断她的话:“阿姨,不用了,这件事咱们大家都有错,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你看人家小彭多通情达理呀!”赵主任越说越直劲,“艳艳,不是妈说你,你就该多和人家彭老师学学。小彭呀,我听婧婧说你的课教得挺不错的,我家艳艳底子弱,以后在工作上你可得多指点下她。”

    “妈……”张艳艳还想再说,被她母亲一瞪眼,吓得把话又缩了回去。

    她母亲接着又说:“还有婧婧这孩子,实在是太淘气了,我看也只有小彭老师你才治得住她。我想以后就把她交给你来代我管教她,顺便在学习上辅导下她,你看怎么样?”

    “我才不要呢!彭老师一点都不喜欢我,他呀就只喜欢我们班的李学灵。”小张婧嘟着嘴道。

    她这句话吓了我一跳,这小妮子眼光也太毒了吧,这也让她看出来了,今后可得小心提防着她才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