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流氓师表 /
  4. 《流氓师表》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请记住我们:【20xs.com】    想不到来盘山中学的第一堂课就迟到了,我匆匆忙忙地赶到校长室时,整个头都还是晕的。

    陈老头板着脸却又无可奈何,他昨晚本想给我们安排课程表,并让我们备下课的.谁曾想我被美女灌了个人事不醒。现在只能临时抱佛脚,让我紧急备课,准备第二节语文课。

    上课铃响了,我夹着课本有些忐忑地走向初一班的教室,心里还在想着这里的学生都会是些什么样呢?

    轻轻一推虚掩的门,我立刻就知道了答案:一个破扫把临空而降,正正地砸在我的头上。教室里顿时爆发一阵哄堂大笑……

    虽然有些疼,我还能忍住,但我受不了学生们发出那种猫戏老鼠的快意笑声。

    我捂着头,委屈地问:“同学们,这就是你们对新老师的欢迎方式吗?也太热情了些吧!能不能告诉我是谁想出的这么好的主意?”

    教室里一片寂静,这些捣蛋的家伙全都成了专心上课的好学生,装模做样的看着我。强龙难压地头蛇,初来乍到,难免被人欺生。今天先忍了这口气,日后再慢慢和这帮乖孙子算总帐。

    “同学们,今天我们大家先互相认识一下,我姓彭名磊。”我转身想在黑板上写下自已的大名,却见黑板上乱七八糟的,写满了上一堂课留下的字.我皱起眉头问:“今天谁是值日生,为什么不擦黑板?”

    坐在最后排的一个大个子男生举手道:“报告老师,今天的值日生生病请假了?”

    我无奈地在讲桌上四处找寻黑板擦,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咦,黑板擦哪里去了?”

    话音刚落,忽然一个暗器朝着我疾飞过来,我急忙一个纵跃跳开,好险,差点就把我的脑袋给敲破了。

    “是谁扔的?”我厉声问。

    一个女生尖声细气地回答道:“老师你不是要找黑板擦吗?”

    我回头一看,靠,果然是我找了半天的黑板擦。看来今天情况不妙,千万得小心了,可别栽到这帮学生手里去了.怪只怪昨天昨天贪杯误了事,没有好好地摸下底,了解一下每个班到底都有哪些捣蛋分子。

    我擦了把冷汗,也不敢再到黑板上写字了,忍气吞声地打开了花名册,很温柔地说:“同学们,现在我念一下大家的名字,请念到名字的同学都站起来说声‘到’。”

    我想通过点名,我就能从中找出可疑分子,加以重点防范了。可是这帮小家伙怪贼精的,这一次竟然全都乖乖地配合着我,我念了半天也没抓到一个嫌疑犯。

    “李水灵……”忽然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跳了出来,我迟疑的抬起头在教室里搜寻起来。‘到’随着一声怯怯地声音,一个清秀的女孩慢慢站了起来。

    果然是她,那个寒假里还在县城餐馆里打工的小女孩李水灵。几天不见,她似乎长高了许多,穿了件略显得有些大的外衣,更衬托出她纤细瘦弱的小身段来。那双水灵灵地大眼睛满含着喜悦地望着我,樱桃小嘴微微地张开着,象是有许多的话要向我倾诉。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美丽可爱的小萝莉,我微笑地压抑着自已的快乐,不露声色地点头示意她坐下,又继续点名:“张婧……”

    一个穿着时髦的女生站了起来,好漂亮的小女孩呀,略略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粉嘟嘟的,两边各漾起一个小酒窝,小嘴儿红艳艳的,让人垂涎欲滴,只恨不得咬上一口。还有那胸前已明显突起的两个小包子……

    咦,我怎么盯到人家小姑娘的肉包子上去了。看到她的脸渐渐红润起来,两只大眼睛也开始警惕地看着我,我这才依依不舍地移开了目光。

    没想到这个穷山乡里还尽出美女,昨晚那个刁蛮女老师张艳艳还没让我回过神来,现在又冒出来两个漂亮小萝莉来。使我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原本有些灰暗的心情一下子明郎起来,觉得这春天的阳光实在是很温暖,刚才挨的那一扫把又算些什么呢。

    可是我的好心情还没延续五分钟,就被残酷的现实给击破了。

    接下来,我开始讲课.我心情愉悦地在黑板上写着一个个生字,一个粉笔头飞过来,落在我旁边,我也没太在意。可是紧接着又一个粉笔头飞来了,这一个又快又准,狠狠地正中我的脑袋。

    “哎哟!”我转过身来,气得嘴都歪了:“谁?是谁扔的?”

    堂下一阵沉默,没人答理我,一个个都装做认真的看着书本。我愤怒地想要骂娘:“班长是谁,给我站起来。”

    漂亮的小张婧站了起来,嘟着小嘴,爱理不理地看着我。

    我有些吃惊:“你就是班长?那么我问你,刚才是谁扔的粉笔头?”

    张婧把脸扭到了一边:“报告老师,刚才我在睡觉,什么都没看到。”

    这小丫头看来对我很不满,难道就因为我刚才多看了一眼她胸前的小包子?我求助地朝李水灵看去,那丫头倒好,一接触到我的目光,立刻就把头低了下去。

    这下子我也没辙了,只得警告了大家一下,又开始到黑板前写生字。可是不一会,又有粉笔头飞来,我猛一转身,却又一个也没逮到。看来我彭磊一世英名,今天算是彻底栽在这些小屁孩手里了。

    可怜我被这帮学生吓得血压升高,气息不稳,站在讲台上干着急,好容易盼到了下课,急忙夹着课本和尾巴灰溜溜地走了,听着身后学生们的哄笑声,我心里好不纳闷呀。

    中午吃饭的时侯,我问何艳婷和李乔今天上课都有些什么感受。他俩个大谈一通学生的基础素质太差,学校的教学器材质量也不齐全等等。

    我蹩了半天,实在忍不住了,只得旁敲侧击的问他们,有没有学生捣蛋呀?

    没想到他俩个异口同声地说‘没有’,还说这些孩子都还蛮听话的。反倒还有些奇怪我为什么会这样问?

    这下子我更纳闷了,难道是我今年没穿大红裤衩的原因,所有的倒霉事儿偏偏都让我给赶上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