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流氓师表 /
  4. 《流氓师表》 正文 第二十四章五十万一根的烟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说吧!你和小雪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我一进门,他就把门反锁上,坐在一张书桌后冷冷地看着我。

    “韩先生。”我规规距距地站在他们面前,老老实实地背诵着我和小雪事先编好的说辞,“小雪和我表妹是同学,小雪去找她玩的时侯,不小心让人把手机和银行卡给偷走了,就一直住在我表妹家,小雪因为贪玩,忘了给家里打电话了。后来看到你们的寻人启事这才急了起来,所以就我由负责把她送回来了。”

    “让住,我不许你叫她小雪。你和我女儿到底是什么关系?”韩先生双眼深沉地看着我,象是要看进我的骨子里去。“或者你也是为了钱来的?”

    太没礼貌了,不但连个座也不让,还这样羞辱我。要不是看他是小雪的父亲,我早拍屁股走人了。跟我玩深沉是吧,我也会。我一屁股坐在他面前:“当然是朋友关系了。”

    “朋友,什么朋友?”

    我微笑道:“那依你说呢?”

    他有些耐不住了:“你还想装是吧?小雪都已经承认你是她的男朋友了。”

    我继续微笑:“应该也可以算是男朋友吧!”

    “那你知道她今年多大吗?”

    我保持微笑:“知道,应该是十六岁多一点吧,到十二月份下雪的时侯才满十七岁。”

    “你和她是不是发生关系了?”韩先生微微发福的脸开始扭曲,双眼象是要吃人一般。我知道这是快要发狂的前奏。

    “没有。”我也有些心虚,微笑也开始不大自然,但我仍强撑着笑脸。

    “可是我女儿她已经不是处女了,不是你干的还会是谁干的?”他的脸越发的扭曲了,显得十分的狰狞,看得出他已经在发狂的边缘了。

    “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我虽然有些害怕,但既然小雪不愿意说,那我就要替她保守住秘密,把这个黑锅背下去。

    “啪”韩先生终于发狂了,他重重地一掌击在桌上,猛地站起来用手指着我:“很好,你很有种,连我的女儿也敢上。你信不信我立马就可以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手掌大约是用力过猛给拍痛了,竟然有些颤抖。

    我就受不得别人这样威胁我,我一下子热血上涌,也站了起来,虽然也很想拍下桌子,但又怕拍痛了自已的手:“我相信,象你这样的有钱人,随便出个几万块就能找个杀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我干掉。可是我不怕,我烂命一条,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你尽管来好了。”

    “你……”韩先生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却又拿我无奈何。

    我冷静地说:“韩先生,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连你女儿也不相信了吗?”

    韩先生颓然坐倒在椅子上,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叠钱扔在桌上,冷冷地看着我:“这是十万块钱的赏金,你拿着它立马给我滚蛋。”

    丫的,开始玩金钱诱惑了。你也太小看我了,既然要玩深沉,那咱可就得玩到底。我冷笑道:“韩先生,我是人,只会走,不会滚。难道韩先生平常赶路都是用滚的吗?”

    “二十万。”他“啪”地又丢出一叠钱来,“你拿着它立即走人,永远也不要再和小雪见面。”

    说真的,这辈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我咽了咽口水,幽幽地说:“韩先生,我好象还没答应你吧?”

    “那好,你开个价吧?”

    “我要多少你都能给我吗?”我已经完全战胜他了,我戏谑地看着他道。

    “只要不是漫天要价,我都可以接受。但是我奉劝你一句,最好是见好就收,别把人给逼急了。”

    “韩先生放心,我做事向来是有分寸的。让我先想一想,昨天给小雪买了根项链,前天还买了件衣服,还有小雪在我家呆了一个星期,吃的住的玩的算起来,应该也有好大一笔吧?”我扳着手指头猛算,心里却是在狂笑。

    “那你到底想要多少?”他又要发狂了。“五十万,再多的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了。”

    我沉默。

    他强自压抑着想要杀了我的念头,对我循循善诱:“小伙子,你一年的收入是多少呢?也就是二三万吧!那么五十万对你来说是什么概念呢,那就是你要不吃不喝地干上二十年才能挣得到这么多钱。而现在你只要点个头就可以得到了。你可以用这些钱去做个小生意,找一个漂亮妻子,过上称心如意的生活……”

    “好,成交。”我终于痛下决心,拍手答道。此时我听到屋外有低微的啜泣声,但我已经决定了要离开她。

    他终于露出了笑容,但却咬着牙狠狠地说:“记住了,永远也别再让我看见你。如果你胆敢再和她有来往,那么……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清楚这个后果会是什么。”

    “放心,我这人很知趣的,我会躲得远远的,来个人间蒸发。”

    “彭先生,看来你还是个识时务的人。”韩先生看我终于被他的金钱给打倒了,不免有些得意起来,讥讽地看着我。“我手头上没有这么多现金,我给你另开个三十万的支票吧!彭先生,这个支票你总会用吧?”

    “我虽然没见过,但是我懂。”我谦虚的说,而此时门外的啜泣声已经消失了。

    韩先生开好了支票,见我小心翼翼地拿在手中审视着,讥笑道:“放心好了,你随时都可以去兑现。”取出一个漂亮的银制烟盒,抽出一支雪茄来慢慢点上,对着我徐徐地吐出一大堆的烟雾来:“彭先生,这种烟很名贵的,你要不要来一支?”

    看你那小样,原来你也会抽烟呀!我愤愤地回敬道:“对不起,我不抽你这种烟。”

    我慢慢地将手中的支票卷成了香烟状,叼在了口中,用打火机点着了桌上的一叠钞票,再用它点燃了我嘴上叼着的支票,深吸了一口,朝着他反喷了过去:“韩先生,你的烟有我这支名贵吗?”

    丫的,我的手都已经哆嗦得抽筋了。五十万呀,我要不吃不喝地干上二十年,能不名贵吗?

    韩先生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已经说不出话来。我把剩下的钱拿在手中,打开门昂首挺胸地走了出去。

    客厅内有位保姆正在打扫卫生,我笑着跟她打招呼:“大姐,辛苦了。”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刚要说话,我又问:“大姐你在这干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呢?”

    “八百块吧。”中年保姆迟疑地看着我说。

    “哦,那你要不吃不喝地干上二十年才能挣到二十万吧。”我把手中的钱放在她手上,这些钱我原本是要扔进她家垃圾桶的。“大姐,现在我给你二十万,你也不用再干了,回家享清福去吧!”

    我走到门外,手机响了。我不用看也知道是小雪打来的。我关了机,回头向她家楼上看去。小雪站在窗前默默地看着我,眼眸里满是泪水。

    我忍着痛,就在她的眼前把手机打开,取出里面的卡扔了,这才转身离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