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流氓师表 /
  4. 《流氓师表》 正文 第十八章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这个怎么可能呢?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想到小雪会这样说,急忙又赌咒发誓。

    “切,谁信你的鬼话呀!总之你要对小芸姐负责。”小雪打断了我的话,喋喋不休地诱导我,“小芸姐多好呀,又漂亮又温柔,还会做一手好饭菜。她要是做了你的女朋友,那可是你几辈子才修得来的福份。”

    “这种事情哪有这么简单,你让她做我女朋友,别说我不同意了,就是她也不会答应呀,她现在老把我当陈世美了,就没给过我好脸色。这件事你还是别再瞎掺合了。”

    “我就要瞎掺合了怎么了?我们俩的关系我都已经说给小芸姐听了,她自已也说错怪你了。总之你放心大胆的去追小芸姐就行了,其他的就包在我身上。”小雪拍着说,胸前一对小乳鸽也跟着颤了起来。

    我咽了咽口水,收回了目光,一阵坏笑:“你干嘛非要我去追她,有你做我的女朋友就行了.”

    “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我还未成年呢!”小雪脸红红地双手捂在了胸前,“要我做你女朋友也行,可是你得先把小芸姐追到手才行。”

    “你还未成年,那你怎么会去医院……”我忽然发现自已说漏了嘴,急忙闭嘴。但已经来不及了,小雪的脸一下子就变了,眼圈也红了,眼看着就要大雨倾盆。我也慌了,刚想说几句好话哄哄她,她却猛地转身就跑开了。

    一下子把两个美女都给得罪了,害我一个午都在赔着笑脸,脸部肌肉都快僵硬了,她俩也不领情。俩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地,把我当成了空气。小雪板着脸对我不理不睬,小芸则横眉怒对,时不时飘来的目光中杀气凛然,让我寒毛都立了起来,怪只怪自已当时太那个色火攻心了。

    出了游泳馆,看看时间还早,两人又相约着去逛街,我只好小心翼翼地跟在她们屁股后,溜须拍马,阿谄奉承,被她俩当丫头似的使唤来使唤去。

    最后在我的一再求饶下,小雪才多少露出了一点笑容,小雪又罚我去买菜,说是要小芸姐一展厨艺。两个美女这才打道回府直接去了我家,我呢屁颠屁颠又跑到菜市场去买菜。

    回来的路上,在楼道上遇到隔壁的芳姐,她也正准备上楼,一见我就一脸咪笑:“阿磊,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艳福的,美女是一个接一个的。”

    “表妹,都是表妹。”我满头大汗的说。

    “对,我都忘了。现在就流行这个。”她紧走了两步台阶跟我并行了,欲言又止地看着我。“你和你女朋友是不是分了?我看见……”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心中一阵隐隐地疼,故做平静地说:“分了。”

    “分了也好。我看你领回来的这两个小妞,一个比一个漂亮,你小子眼光还挺高的嘛!”她忽然凑到我耳朵根低声道:“是不是想玩双飞呀?”

    啊,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她接着又说出了更雷人的话来:“现在的男人都喜欢玩些双飞什么的。你们当老师的也好不到哪去,表面上老实,实际上都是些衣-冠-禽-兽。就爱找些嫩嫩的女学生来玩,象芳姐我这样的残花败柳,你们是看不上眼的了。”

    妈的,又来逗引老子。芳姐的老公是个司机,一天到晚不在家,她好象是在一家夜总会里做领班,自然是很放得开,平常有事没事总要调戏下我。

    我现在女朋友也没了,还怕你勾引?我当下回道:“我听说现在熟女也很吃香的.象芳姐这样成熟的女人,可是有好多男人眼馋着呢!”

    “那你有没有眼馋呢?”她凑得更近了,“要是眼馋了可以来找你芳姐玩,芳姐我随时欢迎。”

    丫的,又来了,简直是赤-裸-裸地勾引。我还没说话,她象是脚下一滑,身子站立不稳,向我身上靠来。我手上提着菜,只得用两个胳膊搂住了她的腰。她的丰臀向下停在了我的裆部,肥硕的屁股有意无意地在那磨蹭着。

    我最近的邪火特旺,才在游泳池里发泄了一次,现在又被芳姐给挑-逗的倔强地抬起了头,硬硬地抵在了芳姐的屁股沟,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

    “这是什么东西呀,硬硬的顶得我难在?”她装得还真象,反过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命根子。

    我尴尬得要命:“芳姐,快些起来吧,让人看见可就不好了。”

    芳姐终于放了手,直起身来媚眼如丝的看着我:“没想到你小子一点也不老实,就会占你芳姐的便宜。”

    “记得有时间来找你芳姐玩啊。”

    她说着,扭着个大屁股上楼了,留下我在后面盯着她的屁股哭笑不得:妈的,哪天老子非干了你不可。回到家里时,那下面都还是硬的,只得在门前呆了半天才进屋。

    原想着这下可以休息下了吧,谁想小雪和小芸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我,又支使我去帮小芸打下手,淘米煮饭,洗菜切菜,全让我包了。小雪还悄悄地凑我耳边美其名曰:“给我创造机会”

    小芸的厨艺倒真是不错,吃得我胃口大开,小雪更是一副穷凶极饿的样子,我和她两个几乎是在抢着吃。吃完饭,小雪摸着溜圆的小肚皮,和小芸两个挤在沙发上看电视,又把洗碗的重任交给了我。哎,报应呀!

    小芸在我家呆到了晚上九点,小雪又自作主张的要我送她回去,无奈的我只得俯首从命。

    从屋里出来,她就没看过我一眼,径直在前面走,我说:“我去打的吧?”

    小芸立即便顶了我一句:“打什么的?又没有多远,你要不愿意送可以回去,没人逼你。”

    吓得我屁也不敢放一个,只得乖乖地跟在她后面。两人慢悠慢悠地走着,她不说话,我更是不敢说话了。

    总算这路还有完的时侯,终于让我熬到了头。在医院门口,我眼巴巴地等着她进去,可小芸就是不进去,眼睛盯着地下,用小脚扒拉着地上的石子问:“你和小雪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有些奇怪:“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我和小雪可是小葱拌豆腐清清白白的。”

    小芸咬着下唇:“我不信你就没对她动过一点心思,你这个人……这么坏。”

    秋后算帐的时侯终于到了,躲是躲不过去了。我一咬牙:“小芸,今天下午这件事……”

    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眼睛也瞪得大大的:“不许你再提。今后你要再提起这件事,我就……我就告诉小雪去。”

    我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嗫嗫地说:“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把你的罪过一笔勾消了吗?”她冷冷地看着我,看得我小心肝直颤。“你就只会说对不起吗?”

    “那你说要怎么办?”我心虚地说。

    “我……我恨死你了。”她忽然飞起一脚,正中我的下面,差一点没把我的老二给踢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