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流氓师表 /
  4. 《流氓师表》 正文 第十二章酒瓶的妙用
请记住我们:【20xs.com】    小文点了满满一桌菜,外加一瓶不知名的红酒,看来一定很贵。今天这顿鸿门宴还是蛮丰盛的嘛,这个女人果然是攀上高枝了。

    我坐在小文的对面,重新仔细地审视她。不错,她确实是从头至尾彻底的改变了。变得更漂亮更成熟,更有女人味了,浑身上下充满了少妇的韵味。看来都是让那小白脸给滋润的,只可惜我当初没能狠下心来下手,要不也让那家伙尝尝破鞋的滋味,看他还会不会要她。

    我心里酸溜溜地想着,恍惚间听到小文在说:“阿磊,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你从今以后忘了我吧?”

    我顿了顿心神,冷静地说:“是吗?你要是不打电话来,我都快忘记你是谁了。”

    “你别这样说呀,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打要骂都行,只求你不要恨我,行吗?”她有些尴尬看着我。

    我说:“你放心,人各有志,我不会恨你的。我今天来,只是看在我们同窗三年的情谊上,同时我还有些疑问想要问你。”

    “那好,你问吧!”她高兴地举起了红酒为我倒上,举起杯来想和我碰杯,“来,咱们干一杯。”

    我装作没看见,抬起酒杯独自一饮面尽。这才缓缓地说道:“你和那个小白脸是什么时侯认识的?”

    小文轻声说道:“阿磊不要这样说嘛,他叫许海德。我们……就是在毕业分配的时侯,我到教育局去报到,刚好他也在那里……”

    我恍然醒悟:“这么说,你能够分到重点中学,都是他的原因?”

    “嗯。”

    “哦,难怪我一直奇怪,在我们这批毕业生中,你既没有后台,成绩也不是最好的。县一中就只有两个名额,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往里钻。就连赵之伦都没弄进县一中,而你却轻易地就进去了。”当初我一直追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后台,可她就是不说,现在这些疑问一下子迎刃而解。

    我接着问:“你和他是什么时侯好上的?”

    小文看了我一眼,又急忙低下头,心虚地抬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放心的说吧,我不会怪你的。”我引诱着她说出真相,这一点对我相当重要,我想知道她到底是从什么时侯开始背叛我的。

    小文说:“自从他帮我弄进县一中后,他就一直缠着我,我原本想用钱来还他的人情,可是他不要。”

    我不耐烦地说:“这些我不想听,你就真接说你们什么时侯好上的?”

    她犹豫着,低声说:“快放假的时侯吧?”

    原来他俩几个月前就已经勾搭上了,可怜我还一直被她蒙在鼓里。我恨恨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心里恨得直咬牙。她低着头不敢看我,目光游移地看着手中的高脚杯。满桌的菜摆在眼前,却没有人动上一筷子。

    我故作镇静地说:“想不到你的保密工作做得蛮不错的,是不是一直在寻找着和我分手的机会?”可以想象,前天早上她看到我和韩雪在一起时,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烈的,超乎寻常的反应了。

    “不是的。”她轻声说。

    “你也不用解释了。我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一定要回答我:你们是什么时侯上的床?”

    她猛然抬起头来:“阿磊……”

    “是不是过春节的时侯?”我厉声喝道。

    “嗯。”她的声音细若蚊子哼,可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哈哈哈……”我大笑起来,只是自已也觉得这笑声太他妈悲哀了。“你不是说要把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吗?原来你只是想把它留着待价而沽,卖个好价钱罢了。可怜我这个傻瓜竟然傻兮兮地相信了你的鬼话。我他妈真是傻到家了。”

    她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阿磊,对不起,我……”

    “不要说了,你可以走了。”我把头扭向一边,不想再看她。

    “阿磊……”她抓起手提包,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慢慢地走了出去。

    “喂,别忘了结帐噢!”我恶意地冲着她的背影叫道。这一桌的好菜可不能浪费了,我坐在那大嚼起来,可是心里发苦,再好的菜吃在嘴里也是毫无滋味。

    小文忽然又打来了电话:“阿磊,我在三楼307房,你上来一下吧?”她轻声说着,不容我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奇怪她难道还有什么要说的,非得要上楼到房间里去说吗?我扫视了一眼包房,好菜浪费了没关系,好酒可不能再糟蹋了。我提着剩下的半瓶红酒,出了包房直奔三楼而去。

    房门没锁,我轻轻一推,门便开了。套间里传来了小文的声音:“是阿磊吗?先把门锁上吧!”

    我锁上门进了套间,立即便呆住了:小文脱得光溜溜地躺在床上,仅用一条毛毯盖住身子,露出白玉般的两条胳膊,高高隆起的两个大白,奶半遮半掩,漏出两点暗红的萄葡。

    “你这是干什么?”我吃惊的问。

    “过来呀!阿磊。”她伸出了一小截舌头,妩媚地舔了舔红唇,眼波里流转着无尽地诱惑。“来吧,这是我欠你的。”

    我情不自禁走到了她的身前,感觉到口干舌燥,提起红酒灌了满满一大口,好压抑自已心头的那股火:“不,我不需要。”

    她猛地掀开了薄毛毯,展露出里面的洁白的光溜溜的身子.‘哦……’我不禁轻哼出声,这具我曾经看过并抚摸过许多次的美丽躯体,依旧引起了我强烈的想要把她按倒了狠干的念头。

    她伸出手来在我的裆部抚摸着,轻快地打开了拉链,小手灵活地钻了进去,就象以前无数次为我打飞机那样,动作熟练地来回套弄着,我的宝贝一下子膨胀到极点。她的脸上泛起一抹笑容:“你看你都硬成这样了,还说不需要。”

    “不……”我按住了她的手,我鄙视她,但我更鄙视我的小弟弟,它不是我的老二吗,为什么会不听我的话呢?或许她说的对,这是她欠我的。不上白不上。

    “快别浪费时间了,一会我还要回去,来吧!从今以后咱们便两清了。”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放开了手,重又躺回到床上,双腿大大的叉开,向我招唤着。

    她的笑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再次仔细地扫视着她那美妙的山峰峡谷,那一丛茂密的青草……可惜这具美丽的身体从此已不再属于我了。我冷笑着说:“你和他在床上是不是也这么浪?”

    她吃了一惊,怔怔地看着我。

    我提起酒瓶照着她的下面插了下去,哈哈,真准。我不得不佩服起自已来,虽然是第一次,竟然还一杆进洞。暗红色地酒水从她的下面沽沽地冒了出来,映在床上,一片殷红……象极了少女的第一次,可惜她早已不是处女了。

    “你只配用这个。这么好的红酒可别浪费了。”我微笑着说,“现在咱们真正两清了。”

    我慢慢地走出房门,听到身后传来她气极败坏地声音:“彭磊,你……你不是人。”

    我得意地笑,心中舒畅到了极点:老子今天终于破处了,虽然是用的红酒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