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流氓师表 /
  4. 《流氓师表》 正文 第六章
请记住我们:【20xs.com】    房门被人轻轻地敲响,我打门一看,门前站着一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长得清瘦白净,穿着一件如今已很难见到的碎花的土布衬衣,头上扎着两羊角辨子,手里提着一个纸盒子,一双大大的眼睛怯生生地看着我:“请问是你叫的外卖吗?”

    “对,你先进来吧!”我把她让了进来,看着她熟练地在茶几上摆放碗筷,有些好奇:“你是新来的吧,我以前好象没见过你?”

    “我来了有一个多月了。”她低着头不敢看我,低声道:“大叔,一共是七十五块。”

    “噢,这么小就出来打工,你没读书了?”

    她轻咬着嘴唇,双手扭捏地在揉搓着衣角:“我是在打寒假工,明天我就要回去读书了。”

    我不禁有些感慨,掏出一张百元的钞票递给了她。小女孩望着我手里的钱,却不来接:“大叔,我没有零钱。”

    “不用了。剩余的钱给你买作业本吧。”我把钱塞在她手上,然后大手一挥,大方地摆了个高姿态:“去吧,记住要好好念书,知道吗?”谁让我是个老师呢。

    送走了小女孩,我看看天色渐渐暗了,便去洗了个澡。洗好澡出来,就见韩雪早已坐在了沙发上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我看着满桌狼籍苦笑:“你全都吃了?”

    她的嘴里还塞得满满地,含混不清地回答:“对不起,我饿了。不过,我把汤都给你留着呢。”

    “汤……”我看了眼桌上,果然只剩下一大碗鸡汤,其余的全都被她给灭了。我大叫一声,“你最少给我留个鸡屁股也行呀!”

    “就只有半个鸡屁股,还有半只一定是让老板给黑了。”韩雪揩了揩嘴上的油,若无其事地说。“你是在哪定的菜,回头找他们老板算帐去。”

    我直接无语,郁闷地啃着残汤剩菜,韩雪则跑去洗澡了。听着卫生间里哗哗地水声,我的心也跟着哗哗地响:要不要去偷看一下呢?我自已的房子我当然清楚了,卫生间的门裂了一条缝,正好能够看到整个卫生间的全部,我就经常从那偷看我女朋友洗澡。有一次被她发现了,还嘲笑我是不是非要偷着看才刺激。

    我可是个老师呀,并且一直以正人君子,为人师表来自我标榜。可是来自卫生间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一想起在医院里那匆匆一瞥,所看到的那一抹动人的春色,我便热血上涌,心跳不已。哎,当时要是多看两眼就好了。

    我竭力控制住自已想要偷窥的那点邪念,打开了电视看新闻,可是什么也没看进去,眼睛老往卫生间瞄。看看窗外天已经黑了,我决定到阳台上去吹吹风,清醒下膨胀的邪火。可谁知双脚竟然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卫生间门口。

    我刚要凑到门缝边,门突然一下子打开了,差点把我的魂给吓飞了。韩雪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睡衣,拿着条毛巾正在揉搓着湿漉漉。不过,此刻她的双手已停止了动作,一脸的怒容,漂亮的大眼睛狠狠地瞪着近在咫尺的我,两人大眼瞪小眼,鼻子都差点碰在了一起:“你干什么?是不是又想来偷看我?”

    还没来得及偷看便被抓了个现行,实在是太憋屈了。我涨红了脸,慌里慌张地乱说一气:“我没有……不是……你洗好了?对了,我想尿尿。”

    她怀疑地盯着我,努力想从我脸上找出些破绽来:“那你为什么脸红?是不是心虚了,你个大色狼,偷窥狂……”

    “没有,绝对没有这回事。我一个老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我那是被尿给憋的。”我的脸越发的红了,“麻烦快让一让,马上就要尿裤子上了。”

    “呸,不要脸。”她有的脸也红了,一闪身让开了,身后留下一缕淡淡的清香。

    整个晚上,韩雪抱了我的枕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抹眼泪,一边有滋有味地看着那些越看越使人幼稚的韩剧。我稍一表示抗议,便遭到她无情的镇压。

    百无聊赖的我只好打电话给好友赵之伦,电话一接通,那头便传来闹哄哄的音响声,那家伙说话的声音似乎都透着一股酒意:“哥们,回来了?快些过来喝酒,这里新来了好几个美女哟,等你来了分你一个。嘻嘻……”

    “不了,你自已慢慢享用吧。”

    我慌忙挂了电话,呆了一会,又跑到阳台拨打小文的手机,可是关机了。不是吧,这么早就睡觉。我有郁闷地回到房间,继续耐着性子看那泡泡剧。

    好容易看完了电视,韩雪斜了我一眼:“怎么?给你女朋友打电话?”

    “没有。”我生气,不想搭理她。

    “哼,今晚你睡哪里?”

    “还能睡哪里?当然是……”我故做笑地望着她,发现她的脸色正在由晴转阴,急忙改口:“当然是沙发了。”

    “这还差不多,嘻嘻……”她得意地笑着,抱着枕头进了卧室,咔嚓把门锁了。我气得跳了起来,捏着拳头对着卧室比划着。门哗地又打开了,韩雪的小脑袋探了出来:“你干什么?”

    我心虚道:“没干什么?我做下运动不行吗?”

    “我警告你最好别动什么歪念头。”她哼了一声,重又把门关上了。

    这一夜,我睡在沙发上几乎彻夜未眠,不是我有什么邪念,而是我这人太认床了。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醒来,全身上下都是酸的,脖子也差点扭歪了。

    正在卫生间刷牙的时侯,韩雪忽然冲了进来,睁着睡眼朦胧的双眼,径直走到马桶边,脱下了裤子坐在马桶上,‘嘘嘘’地尿了起来。

    “哇!”看着那一抹神秘的青草幽谷从眼前一闪而过,听着小美女动人的尿尿声,我激动得差一点就吐血了,所幸只吐出满嘴的牙膏泡沫来。

    “啊……你个死流氓。”韩雪猛然醒悟,一声尖叫过后,一脚把我踢出了卫生间。

    我狼狈不堪地站在客厅里,忽然听到钥匙插在锁孔里扭动的声音,紧接着大门慢慢地开了。

    我的女朋友小文站在门前,有些惊讶地望着手里拿着把牙刷正在发愣的我问:“你怎么了,站在那发什么呆?”

    “是谁呀?”韩雪提拉着裤子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我的女友也是一下子呆了。

    小文惊叫了起来:”你是谁?你们这是”

    两个女人四目相接,几乎立时便产生了一种山崩地裂的效应,把我震得是魂飞魄散。

    总之我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完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