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满花都》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欲满花都 /
  4. 《欲满花都》 正文 第49章 三战三捷
请记住我们:【20xs.com】    周大伟是因为在派出所忙于处理一起重大案件,下班比较晚,又遇见路上塞车,才来得比较晚的。

    由于朱琳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周大伟与她联系不上,将车开到商业局门口时,又不见老婆的踪影,便直接将车看进去,停靠在办公楼下。

    上楼去了朱琳的办公室,那里也没有找到人,以为老婆自己回家了。

    下楼途径值班室时,听见里面有声音,方知朱琳遭人强暴,急忙将房门踢开,与正欲对老婆施暴的门岗大打出手,才遭门岗毒手……

    朱琳打电话叫来120救护车,将周大伟送去医院。

    周大伟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出院,却被告知,膀胱受损严重,完全失去了性功能,再也没有生育能力了。

    周大伟气得吐血,亲自率队,将犯案后,逃到外地的门岗缉拿归案。

    在派出所经过一番严刑拷打,在看守所遭受一番折磨之后,门岗因强奸未遂、故意伤人罪领到了十年有期徒刑。

    这就是强暴警察老婆的下场,这既是袭警的后果!

    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朱琳小鸟依人地躺在周大伟的怀里。

    “老公,你行吗?”前戏过后,朱琳躺在床上,张开双腿、挺起屁股,渴望的望着周大伟,等待他进入自己身体。

    然而,就在这美景当前,需要周大伟跃马提枪的时候,他那玩意儿居然起不来了!

    朱琳正在性趣高昂的当头,并没有发现周大伟的异样,娇声息息的对他说:

    “老公,快点,快点进来呀……”‘

    周大伟看了一眼自己软趴趴的玩意儿,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脑海里快速闪过黄色录像中,苍井空、油井、大岛、红音、香山圣等女优上演色情片时,那些无比激情、淫糜的画面,然而,这些东西是没有用的。

    “阳痿,”周大伟脑子里不由跳出一个让自己冒冷汗的字眼,心一紧:“我真成阳痿了,这太可怕了……”

    周大伟赶紧摇了摇头,看出来有点不妥,瞧见了他下面的反应,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勉强他,体贴地把他扶着躺下来,亲昵的靠在他身边说:

    “老公,你好好休息吧,不要多想……”

    “嗯。”周大伟有气无力地回道,心想:“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本来可能不多想,还要你提醒我……”

    面对娇妻赤裸而迷人的胴体,尽管心里、脑子里已经有一种让老婆死去活来、飘飘欲仙的感觉,但真正要替他实现愿望那玩意儿,却怎么也起不来了。

    看来,周大伟真成阳痿了。

    一天晚上,朱琳实在是受不了了,叹息道:“老公,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看有没有治病的药方?”

    “行,我们明天一起去!”周大伟点了点头。

    从医院出来后,朱琳看着周大伟阴沉的脸,不敢多说话,只是紧紧挽着他的手,默默地陪他走回了家。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没有了性爱,彼此也不再提及,生活渐渐趋于平淡。

    虽然医生也说过,这种情况可以慢慢恢复,但已经这么多年了,什么方法都想过了,还是没有起色。

    “难道一辈子就这样了?”周大伟时常扪心自问道:“朱琳年轻貌美,一个娇滴滴的老婆,也需要性爱的滋润,长此以往,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婚姻还能维持吗?即使是勉强生活下去,总不至于让她守活寡吧?”

    朱琳虽然生活富裕、养尊处优,但愁锁心头、万般的寂寞空虚。

    正值“狼虎之年”的她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颠峰状态,正是色欲旺盛的年华,虽然有老公在身边,却不能行正常的夫妻之事。

    虽有丰满迷人的胴体及满腔的热情,却无男人来慰藉她的需要。

    美艳的朱琳犹如守活寡的怨妇,却不敢做出外遇偷情,唯恐稍一不慎坏了女人的名节,何况,丈夫是因为救他,才被人踢成阳痿的?

    朱琳性的饥渴就这般地被良心、道义和礼教无情地压制着……

    朱琳在讲述自己和周大伟这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时,早已泪流满面了。

    看着这张梨花带雨的脸,杨俊既感到同情,又感到意外,没想到,朱琳轻易地与他发生性关系,原来是为了这般。

    “这么说,大头是故意回避,让我和你在家亲热的?”问了这个无聊的问题后,杨俊有点后悔了。

    “是的,我和大头很想要一个孩子,他却没有办法实现这个愿望,”朱琳点了点头,直言不讳地说:“昨天晚上,听大头说,遇见你,我就感到无比兴奋,算了一下,这正是我的排卵期,所以,我就让大头把你请到家里来,想办法和你那个……”

    “啊?”原来朱琳是把他当成了种马,杨俊皱了一下眉头,吃惊地望着她,说:“好男人那么多,你……你怎么偏偏选择我呢?”

    朱琳解释说:“你知道吗,念高中的时候,我打心眼里喜欢你,可是,你的学习成绩好,连正眼也不看我一下,于是,我就被大头捷足先登了……”

    “那时候,你那么漂亮,又是班上的班花,我还以为自己配不上你呢!”杨俊礼貌性地回应了一句。

    “哎,过去的事情不提了,这都是命,还是说说现在吧,”朱琳叹了口气,说:“你现在哪里上班?你女朋友呢?”

    “我没工作,无业游民,女朋友刚给人跑了!”杨俊对朱琳夫妇这种把自己当成“种马”的做法有点不满,说话的口气也不是很友好。

    “怎么……”朱琳狐疑地望着他。

    话还没说完,杨俊便从沙发上站起来,提上裤子,整理好自己的衬衣、西装,疾步来到客厅,摔门而出。

    朱琳赤身裸体地坐在沙发上,望着房门口发呆,而这个男人慌乱的脚步声此刻已被关在门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