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征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权力征途 /
  4. 《权力征途》 正文 行长助理牛萌萌 (2)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能喝一点,但肯定比不上冯行长的海量。”刘海瑞谦虚地笑道,夹着尾巴做人,这是官场中亘古不变的道理,只有这样,办起事儿来才能事半功倍。谦虚完后,刘海瑞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随即笑盈盈地冲短发美女问道:“美女同志,你是和我们三个大老爷们一起喝呢,还是给你上点饮料或者红酒什么的呢?”

    短发美女微微一笑,说道:“红酒吧。”

    李长山接着话茬冲服务员说道:“那就把你们酒店里最好的红酒再来一瓶。”

    “好的。”服务员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拿着菜单离开了包厢。

    “滴滴……滴滴滴……”就在刘海瑞正准备找个话题再推动一下气氛的时候,手机突然在裤兜里响了起来,他有点抱歉的冲冯行长笑了笑,然后掏出手机一看,就见上面显示着娇妻金露露的名字,而与此同时,坐在一旁的李长山不经意间也看到了刘海瑞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中’老婆’二字。

    刘海瑞心里很清楚,娇妻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一定是怕自己喝多了乱来,有点查岗的意思,于是就握着电话一边起身一边抱歉地冲冯行长点了点头,拿着手机走到了包间外面,按下了接听键:“喂,老婆,怎么了?”

    “老公,应酬快完了没?”电话那头传来了金露露甜美的声音。

    “开没开始呢。”刘海瑞如实地回答道。

    “啊?怎么还没开始啊?”金露露有些惊讶地问道,看时间她还以为已经差不多了呢。

    “省建行的冯行长来的稍微晚了一会儿,马上就开始了。”刘海瑞解释道。

    “哦,那你少喝点酒啊,记得早点回来呀。”金露露在电话里叮咛道。

    刘海瑞点了点头,温柔笑着说道:“宝贝,我知道,你累了先早点睡,我会早点回去的。”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那个被刘海瑞玩笑话逗乐的女服务员端着几瓶酒从刘海瑞身边经过,听到他对着手机的甜言蜜语,又忍不住偷偷笑了笑。

    刘海瑞抬起头看了一眼服务员,脸上不由得一阵臊热,对着电话说道:“好了,老婆,我先不和你说了,人家都在里面等着我呢,先挂了啊,拜拜。”

    “亲我一口再挂。”金露露在电话那头娇滴滴地提了一个无理要求。

    刘海瑞看了看服务员已经进了包厢里,又鬼鬼祟祟的朝走廊两头看了看,这才将嘴凑到手机跟前,捂着嘴巴小声‘啵’了一口,听见电话里传来了金露露满意的嬉笑声,这才挂断了电话,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包厢里去。

    “不好意思啊,冯行长,刚接了电话。”刘海瑞进到了包厢里,看到桌上已经上了几盘菜,三瓶茅台,一瓶拉菲已经摆在了桌上,三人都在等着自己了,就抱歉地笑了笑。

    冯行长不冷不热地笑着说道:“刘书记这业务就是繁忙啊。”

    刘海瑞看冯行长好像因为自己接了电话而有那么一点不高兴,随即看了一眼李长山,笑眯眯地对冯行长解释着说道:“老婆打来的,呵呵。”

    短发年轻美女在听到刘海瑞这句话后,微微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刘海瑞,那眼神显然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尤其是‘老婆’两个字,让她心里微微有些失望,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望。

    李长山是个聪明人,从刘海瑞看自己的那一眼,以及这句话里貌似听出了一丝深意,接着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笑着向冯行长介绍说道:“对了,刘书记这一说我才想起来了,冯行长,你不知道,刘书记的老婆是咱们省委金书记家的千金小姐,这刘书记肯定是怕老婆,呵呵。”

    这小子的老婆是金书记的女儿?难怪金书记在贷款的事情上暗示自己呢,原来如此,冯行长意识到了眼前这个毛头小子是金书记的女婿后,先是瞪大眼睛,表情显得有些不可思议,接着整个人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立即变了一副尊荣,这下该轮到他拍刘海瑞的马屁了,只见他那张肥胖的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说道:“原来刘书记是咱们省委金书记的女婿啊,我还不知道,真是幸会幸会啊。”

    刘海瑞看到刚才还有点对自己爱理不理的这老东西,在得知了自己的另一个身份后突然变得这么热情的样子,心里不由得狠狠鄙视了一把,接着笑呵呵地说道:“冯行长客气了,那个啥,李主任,冯行长,还有这位美女同志,咱们先喝一杯吧?”说着话,刘海瑞就端起了面前的高脚杯,将满满一杯酒举向了桌子中间。

    “来来来,今天真是很高兴认识刘书记啊,还有李主任,来,咱们碰一下。”冯行长扶了扶眼镜,满脸堆笑地举起酒杯迎了上去。

    李长山和短发美女也各自举起了自己的酒杯,四个人互相碰了碰,然后各自都是脖子一扬,很豪爽的喝掉了第一杯酒。

    原本是刘海瑞和李长山做东,但是这下轮到了冯行长热情地招呼起了他们,只见他放下了酒杯后,就讪笑着冲刘海瑞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刘书记,吃菜,吃菜吧。”

    刘海瑞看着这老家伙那种谄媚的样子,在心里又狠狠鄙视了一把,笑着说道:“冯行长,你也吃,还有李主任,你也吃。”

    几个人先后动起了筷子,刘海瑞在吃了一口菜后,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坐在冯行长身边的短发美女,现在冯行长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刘海瑞整个人也就放开了,随即殷勤地夹了一只猪蹄放到了短发美女的盘子里,笑着说道:“来,吃个猪蹄,美容养颜,呵呵。”

    短发美女显然没有想到刘海瑞竟然会主动给自己夹菜,一时间那双杏仁眼有些错愕地看了一眼刘海瑞,接着就赶紧笑着说了声:“谢谢刘书记。”

    “别客气,今天冯行长带着你,说明冯行长肯定很器重你,我这和冯行长今天算是认识了,以后大家就都是朋友了,别那么拘谨嘛。”刘海瑞开朗的性格很善于搞气氛,从容自如的言谈举止,一点也不拘谨,说着话看了一眼冯行长,又呵呵笑道:“冯局长,你身边带这么这么一位美女,也不给我和李主任介绍一下啊?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人家美女呢。”

    冯行长愣了一下,满脸堆笑地说道:“你看我这记性,忘记给刘书记介绍了,这是我的行长助理,叫牛萌萌。”

    “噢,原来是冯行长的助理啊,难怪跟着冯局长形影不离呢,哈哈。”刘海瑞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接着又举起了一杯酒,冲冯行长说道:“来,冯行长,咱两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我先敬你一杯。”

    冯行长顿时受宠若惊的双手端起酒杯迎上去,笑呵呵地说道:“来,刘书记。”

    两人轻轻碰了一下酒杯,都很豪爽的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后,刘海瑞一边吃着菜,找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和冯行长聊着天,在李长山敬了冯行长一杯之后,刘海瑞又端起第三杯酒对着牛助理说道:“来,牛助理,我们两走一个。”

    牛萌萌看到刘海瑞举过来得满满当当一杯白酒,看看自己面前的两个空高脚杯,脸上闪过了一丝不知所措的笑容,又看了看身边的冯行长,那眼神显然是在向冯行长求助,因为人家刘海瑞身为副厅级干部,能主动敬酒给她,这让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以白酒相迎还是以红酒相迎。

    冯行长显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个美女助理这种眼神了,于是就笑着说道:“人家刘书记敬你酒,你就碰刘书记喝一杯白酒吧。”

    刘海瑞忙笑着说道:“没事儿,咱们不能为难人家女同志,牛助理,你喝白的红的都行。”

    虽然刘海瑞将选择权交给了牛萌萌,但她还是硬着头皮往高脚杯中咕噜噜的倒了半杯白酒,然后举起酒杯微笑道:“刘书记,我喝不了白的,喝半杯吧?”

    “我干了,你随意,我可不为难女同志的,特别是牛助理这么漂亮的美女。”刘海瑞开了一个玩笑,接着就和被他一番甜言蜜语恭维的脸颊有些发红的牛萌萌手中的酒杯轻轻碰了碰,很豪爽的仰起脖子,一杯酒便咕噜噜的灌进了肚子里。

    这边市委办主任李长山也和冯行长干了一杯,冯行长放下酒杯,脸上带着几分惬意的表情,满脸堆笑拍起了刘海瑞的马屁说道:“刘书记这酒量看起来很不错啊。”

    “哪里哪里,比起冯行长来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李主任,咱们很难聚在一起喝酒,今晚要把冯行长陪好啊,要不然杨书记交代的任务可就完成不了了啊。”刘海瑞谦虚地笑着说道。

    李长山笑着点头说道:“那是,那是,今晚一定要让冯行长喝的尽兴才行。”

    “吃菜,咱们一边吃一边喝。”一连干了三杯酒,空腹喝酒是最容易醉的,刘海瑞随即抄起了筷子,招呼着大家吃菜。

    吃了两口菜后,刘海瑞放下了筷子,摸出一包‘中华’开拆,冯行长见状,连忙从桌上拿起了自己打开的那盒铂金苏烟,从里面抽出了两根,微微起身递给了刘海瑞说道:“抽我的,抽我的。”

    刘海瑞看到这老家伙这么殷勤的态度,倒也不客气,随手接住他递上来的烟点着吸了一口,趁着冯行长向李长山发烟的当口,吐了一口烟,眯着眼睛扫了一眼冯行长的美女助理牛萌萌,发现这妞儿在喝了半杯白酒之后,那白得耀眼的脸蛋上微微透出一层薄薄的红晕,让她整个人显得更加容光焕发,更加神采照人了,在刘海瑞之前所接触的美女中,大都是那种身材比较苗条性感一点的,虽然冯行长这个美女助理的身材并不算高挑,也不算苗条,反而微微有些发胖,但给人的却是另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尤其是那该丰满的部位一点也不含糊的身材,简直对男人来说就是一种致命的毒药,加上那有点中性风格的短发,更是让她身上多了一丝阳刚之气,那种阴柔与阳刚完美融合之美,是刘海瑞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对冯行长这个美女助理,刘海瑞的心里是充满了好奇,心底深处像是有一个魔鬼在驱使着他,让他去靠近她,去征服她。

    冯行长像是看出了刘海瑞好像对自己的女助理有点意思,于是借花献佛地笑着对牛助理说道:“牛助理啊,人家刘书记给你敬酒了,你得回敬人家才行啊。”

    牛萌萌被冯行长这么一提醒,点了点头,又很无奈地再次倒了半杯白酒举起来,一双杏仁眼带着一丝深沉的意味看向刘海瑞,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说道:“刘书记,我敬您一杯。”

    刘海瑞忙笑呵呵的举起了酒杯,和牛萌萌轻轻碰了碰酒杯,然后很潇洒的又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刘海瑞又笑着对李长山说道:“李主任,你也陪人家冯行长好好喝两杯啊,冯行长今晚这才喝了几杯酒,还不尽兴呢。”

    李长山受到了刘海瑞的指点,随即笑着端起酒杯又和冯行长碰了一杯,等两人刚一放下酒杯,刘海瑞就对冯行长笑着说道:“对了,冯行长,你今晚也得好好和李主任喝一杯啊。你不知道,李主任马上要主管科教文卫的副市长了,呵呵。”

    冯行长一听到刘海瑞提供的这个消息,顿时瞪圆了眼睛看向李长山,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笑道:“李主任,是不是啊?这都要当副市长了啊?那看来我今晚得好好和李主任尽兴一下才行啊,以后什么事儿还得咱们李副市长帮忙啊。”说着话,冯行长又端起了一杯酒。

    虽然李长山现在还是市委办主任,但是这个消息从刘海瑞这边传出来,他觉得自己当副市长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一时间心里美滋滋的,脸上带着高兴地笑容说道:“看冯行长说的什么话呢,以后还得咱们冯行长多支持市里的工作才是啊,来来,咱们喝一杯。”说着话两人又碰了一杯。

    虽然刘海瑞这天晚上的注意力被冯行长这个短发美女助理给吸引住了,但是他还是没有忘记正事儿,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刘海瑞打了一个嗝,委婉地对喝的红光满面的冯行长说道:“冯行长,今天咱们能坐在一起喝酒,我这心里特别高兴,以后冯行长就是我刘海瑞的朋友,冯大哥了……”

    冯行长忙笑眯眯地说道:“不敢当不敢当。”

    刘海瑞皱了皱眉头,又称兄道弟地说道:“冯行长比我大,就是我大哥嘛,这以后老哥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兄弟我帮忙的,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你尽管吩咐。”

    “谢谢,那先谢谢兄弟了。”冯行长布满酒红的脸上堆满了感激的笑容,双手抱了抱拳,又礼尚往来地补充了半句:“兄弟你以后要是有什么困难的话,也可以随时向我提,只要老哥我有能力办的,一定尽力而为。”

    冯行长说完这句话,正中刘海瑞下怀,他心里忍不住一乐,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随手拿起手头的烟给冯行长和李长山每人递了一颗,自己又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烟后,缓缓地说道:“老哥,你还别说,我还真有点事儿想请老哥帮忙呢。”

    冯行长先是一愣,接着心里也大概明白了几分,笑呵呵地说道:“兄弟你说,什么事儿?”

    刘海瑞随即又洋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咂了咂嘴吧,皱着眉头说道:“老哥,这个事儿还真不好说啊,是关于我们区里修路的事情,区里啊,规划中要扩宽美化滨河景观大道,这条路的投资比较大,但是区里的情况李主任和冯行长可能多少都了解一些,虽然这几年发展的确很迅速,但是毕竟底子太薄了,财政收入有限,有点负担不起啊……”说到这里,刘海瑞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故意停了下来,想看看冯行长是什么意思。

    冯行长听到刘海瑞说的这个事儿,这正是金书记在电话里暗示他的事情,于是他笑呵呵地说道:“哦,这个事儿你岳父金书记打电话给我说过,咱们市委的杨书记今天也在电话里给我提了一下,说是你们区里现在遇到一些资金上的困难,我也通过市行和区里分行的一些领导大概了解了一下,你们产霸区最近几年经济发展虽然很迅速,但是城区各种市政工程建设开资很大,也欠下了不少的地方债务。”

    刘海瑞听到冯行长这么一说,立刻就笑了笑说道:“不瞒冯行长你说啊,现在区里面临的资金问题压力比较大啊,这条滨河景观大道是关乎于我们产霸区旅游事业开发的一个重要规划,现在资金问题上遇到了一些困难,冯行长要是能帮兄弟解决了这个困难,也算是帮了我一件大忙啊,更是为产霸区的旅游事业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啊。”

    李长山趁机帮腔说道:“是啊,老冯,要不是市里财政也比较紧张的话,刘书记也不会找你了,你可是咱们省建行的领导,这个忙一定要的帮刘书记才行啊,等哪天有机会了让刘书记在他岳父面前美言你几句,哈哈。”

    冯行长听了李长山的话,微微笑了笑,说道:“现在咱们河西省所有的地级市,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和我们建行合作的,地方财政都是由我们建行支持运营的,所以啊,我们省行目前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我对咱们产霸区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但是金书记也给我提醒了一下,杨书记在电话里也说了,现在刘书记当面又提出来了,那这个事情面子我肯定还是要给的嘛,咱们行和地方财政的合作,基本上都是通过地皮抵押的方式来获取贷款的,刘书记,那咱们也就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你们产霸区的资金问题,你看有问题吗?”

    通过地皮抵押?刘海瑞想了想,就呵呵笑着,脸上带着一丝顾虑,问道:“冯行长,这个地皮抵押贷款,如果咱们这贷款一时半会儿还不上的话,是不是地皮就被你们建行给收了?”

    冯行长看得出刘海瑞的顾虑,随即哈哈笑着说道:“刘书记,这你就多滤了,这只是咱们的一种合作方式,行里咱们区里贷款,这手续和程序肯定是要走的吧,不能一点手续都没有就把钱拨过去嘛,咱们都不是外人,说直白一点,其实就是一种履行手续的程序,这都是长期合作的,说到底你们区里还不上钱,这还不是由市吗,咱们行里还能把你刘书记怎么样啊,哈哈。”

    听到冯行长这么说,刘海瑞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接着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冯行长接着又说道:“刘书记啊,不过我还有个小小的请求。”

    刘海瑞笑着说道:“老哥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是兄弟我能做主的,一定答应你。”

    “这是这样的,这个事儿我肯定会帮你的,但是贷款这个事儿呢,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你们产霸区这一块呢,很多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这样吧,既然咱们区里现在这笔资金需要的比较急,那明天我可以去产霸区实地考察一下吧?我也好回去给我们一把手通通气儿,咱们从程序上不要有什么疏忽了。”冯行长这可是看在金书记的面子上才自作主张答应给产霸区贷款,而且还一笔巨资款项,加上作为二把手的他在这个事情上还需要请是一把手,与一把手通气,为了能顺利办好这件事,给金书记一个交代,这一系列程序还是必须走的。

    李长山听到冯行长提出这个要求,不免就替刘海瑞有些担心了起来,生怕冯行长表面上说是答应了,但是去实地一考察,又借口改变了主意呢?

    就在李长山微微有些顾虑的时候,只见刘海瑞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冯行长,这个完全没问题,咱们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只要冯行长来我们产霸区,我们一定是热烈欢迎,呵呵。”

    李长山觉得刘海瑞这么答应的爽快,好像有点不太妥当,毕竟今晚这个饭局是市委书记杨天宇安排的,这些事情还是给杨书记汇报一下为好,于是李主任有些警惕地看了看刘海瑞,轻笑着说道:“刘书记,你看咱们是不是需要给杨书记汇报一下?”

    刘海瑞的神色稍稍凝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笑着说道:“那倒也行。”

    李长山随即给冯行长递了一支烟,笑呵呵地说道:“冯行长你可别介意啊,这个饭可是咱们杨书记安排的,还是给杨书记通个气比较好一点。”

    “哦,那没关系,要是市里觉得麻烦,那我以个人名义去区里走走,其实很多时候呢,着银行和地方政府接触一下呢还是比较好的,我们银行系统跟你们政府方面不大一样,我们不像你们政府那么多制度规定,那等李主任给杨书记汇报了,我们再做决定也可以。”冯行长虽然看起来是笑呵呵地点着头,但是脸色中还是隐约闪过了一丝不悦的神色。

    虽然李长山是有点顾虑,但是在刘海瑞看来李长山的顾虑是多余的,既然冯行长已经爽快的答应了帮区里贷款的事情,他这个心头大事就解决了,这也是杨书记希望看到的,要不然事情没解决,杨天宇肯定还怕金书记过问呢。刘海瑞根本没当回事儿,接着又端起酒杯和冯行长喝酒,这一来二去,三个大老爷们,每个人面前的一瓶五粮液不知不觉就见了底,冯行长也是喝的面色红润,显得很是惬意。倒是李长山酒量不胜,渐渐就有点醉意了,刘海瑞见状,看看时间也很晚了,怕娇妻露露在家里等得心急,也就提议散伙。

    几个人摇摇晃晃的从黄金大酒店里走出来,刘海瑞将醉意朦胧的李长山送上了车,然后又来到冯行长的车前,对喝了几杯红酒神采照人的美女助理牛萌萌说道:“牛助理,冯行长喝的有点多,你好好照顾冯行长啊。”

    冯行长摇摇头说道:“这点就算不了什么的,老弟,下次咱们再好好喝。”

    刘海瑞爽快地笑着答应道:“没问题,等冯行长明天来我们区里,我再好好喝冯行长喝。”

    刘海瑞笑着送走了冯行长,看着他的车子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喜悦,这才有点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自己的车前,司机小李这个时候正在车里面打盹儿,听见了动静,见是刘海瑞到了车上,就连忙揉了揉眼睛,关心地问道:“刘书记,您没事儿吧?”

    “没事儿。”刘海瑞一脸惬意的摇了摇头,“小李,你下去给我买瓶矿泉水,我这有点口渴了。”

    “好的。”小李点了点头就打开车门下去了。

    刘海瑞揉了揉稍微有点发晕的脑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就拿起手机给妻子金露露打去了电话。

    “喂,老公。”金露露显然已经是瞌睡了,声音听起来带着一丝慵懒。

    “老婆,你睡了没有啊?”刘海瑞问道。

    “嗯,瞌睡了,刚刚睡着,你什么时候回来呀?”金露露问道。

    “我刚完,一会儿就回来了。”刘海瑞说道。

    “嗯,那你早点回来呀,没喝多吧?”金露露关心地问道。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喝多过呀。”刘海瑞得意洋洋地笑道。

    “嘻嘻,那就好,我等一会儿呀。”金露露笑嘻嘻地说道,两人聊了一会儿,见小李买水回来了,刘海瑞也就不腻歪了,随即挂了电话。

    从小李手中接过矿泉水,宁开盖子就咕噜噜的猛喝了两口,这才感觉脑袋清醒了许多。小李接着问道:“刘书记,我们去哪里?”

    “打道回府。”刘海瑞挥了挥手,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惬意的神色,今天晚上终于是把资金问题给解决了,这可是了却了他心头的一件大事啊,从这件事也让他进一步认识到了权力的重要,也意识到了自己和金露露结婚还真是一个没错的选择,要不是岳父金书记,恐怕修路的事情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这个时候,司机已经将喝的有些醉意朦胧的省建行副行长冯涛和美女助理牛萌萌送到了香格里拉酒店楼下,从车上下来,牛萌萌就搀扶着冯行长那肥胖的身躯,东倒西歪的走进了酒店里,来到了提前开好的房间里。

    冯行长一到房间,就先扑进卫生间里吐了一番,从卫生间里摇摇晃晃的走出来,就一头趴在了床上,喘着粗气对正在烧热水的美女助理说道:“萌萌啊,我这喝的有点多,你过来稍微帮我按一下背,这人老了,身体不行了。”

    牛萌萌扭头看着冯行长四平八叉的趴在床上一个劲儿的喘着气,随即就走过去坐在了床边伸出双手开始帮领导**。

    那柔软的手指轻轻的按在背上,让冯行长觉得舒服极了,忍不住轻轻的呻吟了一声,接着笑呵呵地说道:“小萌啊,你觉得刘书记那个人怎么样啊?”

    说起刘海瑞,这小子在冯行长这个美女助理的心里自然是留下了比较好的印象,但是牛萌萌还是装糊涂地说道:“我不太清楚,我不了解他。”

    “这小子很会说话啊,要不然金书记怎么会认他当女婿呢,今天晚上这个饭局啊,其实也就是金书记给市委的杨书记交代的,就是想让我帮着解决一下产霸区现在面临的资金压力,按理说啊,这个事儿咱们省行不应该管的,但金书记给我打电话了,我这也没办法啊。”冯行长一边享受着美女助理那温柔的**,一边长长的喘着气说道。

    牛萌萌听着领导的话,只是轻轻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两只柔嫩的小手在这老家伙肥厚的背上轻轻按下着,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刘海瑞英俊的脸庞,想着他在房间里那能言会道的样子,心里隐隐就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虽然今天才是和刘海瑞第一次见面,但是这家伙却给她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小萌啊,手上再重点,你这手法太轻了,都**觉不到了……”由于牛萌萌的心思有点开叉,手上的动作自然也就松弛了下来,冯行长感觉不到了那种舒服的感觉,随即喘着气提醒着说道。

    牛萌萌哦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手上稍稍加重了一点力气,接着就听见冯行长发出了‘噢’一声舒服的呻吟,将双手摊开在了身子两侧,嘴里接着又说道:“小萌啊,你有没有觉得那刘书记看你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儿啊?”

    “没……没有啊……”牛萌萌突然听到冯行长这么问,心里微微紧张了起来,语气中带着一丝惊慌否认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