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征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权力征途 /
  4. 《权力征途》 正文 一半流 氓一半正义(2)
请记住我们:【20xs.com】    院子里顿时嚷嚷开了,一帮穿着孝服的男男女女就冲刘海瑞围了上来,嘴里七嘴八舌的嚷嚷着让刘海瑞主持公道。

    刘海瑞摆了摆手,清了清嗓子说道:“乡亲们,我说过我会尽快给大家一个交代的,我现在过来,就是要给大家一个圆满的答复的,事情呢,我已经查清楚了……”

    还没等刘海瑞继续往下说,就看到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那个漂亮女人突然一双眼睛里露出凶光,狠狠的盯着刘海瑞这边,倒是把刘海瑞给吓了一跳,脊梁骨上一阵发冷,还正纳闷是怎么回事儿呢,就看到她嗖地从地上窜了起来,张牙舞爪的朝这边冲了过来,发疯地骂道:“你们两个王八蛋,还我男人,是你们打死了我家男人……呜呜呜……还我家男人……”

    刘海瑞这才反应了过来,她原来是冲身后那两个肇事的城管队员冲来的,还没等他说话,就听到人群中一个男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打!”

    一个青壮年顿时就冲上去将两个城管队员围在中间一顿拳打脚踢,足足揍了有三五分钟,这两家伙倒也识相,抱头蹲在地上连一声也没吭。

    麻痹的,让你们也尝尝被揍的滋味儿,刘海瑞看到这一幕并没有及时阻拦,而是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直到看到揍得差不多了,这才上前去劝阻了起来,一边劝阻一边大声说道:“乡亲们,行了行了,再打要闹出人命了,现在咱们已经闹出人命了,我是代表咱们产霸区委区政府来解决事情的,咱们好好品心静气的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行不行?”

    刘海瑞身为区委书记,他的话所有人还是会给面子的,于是几个青壮年才相继散开,就看到两个城管队员已经是被打得鼻青脸肿,抱头蹲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一下了。

    刘海瑞接着说道:“乡亲们,大家那口恶气也出了,事情我也调查清楚了,咱们城管队员的本意也是为了咱们产霸区的城市面貌能够得到改善,但是执法方式,执法态度却是存在问题,对于这些情况,我会责令城管局内部进行严肃的整改,咱们今天先来解决一下这件事吧,我也把城管局的常局长带过来了,让他亲自给乡亲们赔礼道歉。”说着话,刘海瑞给站在身边的常海涛使了个眼色。

    常海涛身为城管局长,还从来没有向他认为的刁民们道过谦,但迫于刘海瑞的压力,还是迎着头皮向大家举了个躬,说道:“乡亲们,对于这件事的发生,我感到很抱歉,这是我们城管局的工作做得不够好,执法方式有问题,作为局长,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代表城管执法局向乡亲们陪个不是,希望大家能够原谅我。”

    人群中之中你一句我一句的小声嚷嚷着,接着刘海瑞走上前去对那个已经哭的两眼通红女人说道:“大姐,方便的话我们进屋谈一下,代表区委区政府带着城管局的领导过来,一来是亲自登门给您道歉,二来是也代表政府给你打来了点抚恤金过来。”

    女人自从上午第一次接触这个年轻的区委书记后,就对他那陈恳温和的态度印象不错,看到刘海瑞那诚挚的表情,她抹了一把泪,点了点头,于是就将刘海瑞招呼进了堂屋里,几个人跟着女人进了堂屋里,在常海涛的授意下,两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家伙顿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哭啼啼的希望能得到女人的谅解,说他们当时也是被激怒了,是一时失手了,他们家里还有八十岁老母要养活,一个月一千多块钱工资很辛苦,很不容易等等,总是是将自己描述的特别凄惨。

    女人看起来也是个软心肠的人,在哭着痛骂了他们几句,意思也是人死了不能复活,一个家庭被破坏了,她也人心再破坏别人的家庭了。

    女人的态度让刘海瑞终于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让常海涛将准备好的五万块钱现金拿出来,交给女人说道:“大姐,这是我和常局长为你争取来的五万块钱抚恤金,您收着,留着补贴家用。”

    这一点还是超出了女人的预料,因为她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快得到解决,而且区委书记会带着城管局长亲自上门道歉不说,而且还带来了五万块钱抚恤金,她颤抖着手接住了那厚厚五沓百元大钞,充满感动地看着刘海瑞,然后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感激涕零地说道:“刘书记,太谢谢你了,您真是个好官啊,谢谢你啊……”

    听到女人不止一次的说自己是个好官,这让刘海瑞的心里很是欣慰,尽管他这些年伤过不少女人的心,但是在工作上却一直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一直将发展社会经济改善老百姓生活放在工作的第一位,能够被老百姓评价为‘好官’,在当今社会是多么不容易啊。刘海瑞一脸欣慰的笑了笑,忙将女人从地上扶起来说道:“大姐,这是我应该做的,以后家里还有什么困难,你尽管来找我,只要是政府能够办得到的,我一定帮你解决。”

    在女人一个劲儿的感激之中,刘海瑞趁着这股‘热乎劲’逗留了一会儿,彻底安抚下了大家的情绪,女人也是个明白人,答应刘海瑞说他们不会再去政府闹事儿了,刘海瑞这才长长的送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落地,带着常海涛和两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家伙驱车朝区里返回了。

    在回去的车上,刘海瑞就城管局的工作和常海涛进行了深入的交流,通过这件事,让刘海瑞意识到城管执法方式和执法态度迫切需要得到改善,在回去的车上,刘海瑞向常海涛提了几点要求:第一,就这件事在城管局内部进行一次深刻的检讨教育,作为反面教材进行宣传教育。第二,执法方式和执法态度必须做出一个明确的标准规定,绝对不能越过标准红线。第三,对那两名涉事队员必须做出处罚措施。

    忙活了整整一天,终于才算是把这个事情给处理好了,回到办公室里来,刘海瑞坐下来长长舒了一口气,闲来无事,刘海瑞就将李双飞叫到了办公室里来,就自己的想法想听听她的看法,也想了解一下李双飞的能力到底能不能胜任副主任这个位置。

    刘海瑞一本正经地看着李双飞说道:“双双,你当上这个副主任也有几天时间了,我想听听你对区里以后的工作有什么看法?”

    李双飞也不想瞒,一边若有所思,一边说道:“刘书记,我觉得咱们区里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要集中精力放在信访工作上,这不到年底了吗,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这里出了上访的事情,那影响可就大了,我看网上说现在很多地方政府都派人在北京蹲点守候,一旦发现了本地区的上访人员,就马上送回来,刘书记,你也可以建议一下区里,让区里仿照其他地区的办法来早点执行。”

    刘海瑞点了点头,对于李双飞能够看清楚区里的工作重点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这个污水处理厂虽然是开始建设了,但很多老百姓一听要建污水处理厂,一些喜欢造谣生事的人就开始扇动老百姓来闹事,说是污水处理厂会污染当地老百姓的生活用水等等,已经出现了那种苗头。刘海瑞接着说道:“这件事先看看再说,如果能在区里把上访案件都消化掉,那他们也没必要再找上面了吧,我们也就没有必要浪费人力财力物力的派人去北京蹲点了,其他方面你还有什么想法呢?”

    李双飞嗯了一声,继续说道:“除了信访工作,现在我们区里的城市管理工作也不好管,主要问题还是处在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的身上,我已经有好几次看见城管和小贩打架了,要是这些事情被曝光了,对区里的形象也有影响。”

    “嗯,我也确实发现了城市管理方面有些问题。”刘海瑞点了点头说道,“你给我具体说说吧。”

    “其实今天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城管打死人了,其实在我看来主要还是城管局的领导有问题,常海涛这个人就是个初中毕业,后来也不知道混了个什么干部身份,他能当上城管局长,主要还要靠他堂哥常海刚。”李双飞说道,“我听说常海刚是咱们产霸区人,多年前在咱们产霸区当过常务副区长,后来到了市委组织部做了副部长,大概在四年前吧,调到了宝平市当了市委副书记。我听区里的人说,常海刚好像在运作年后当宝平市市长,常海刚一步步进步,那他这个堂弟常海涛虽然水平不高,但也得到了提拔,最后做到了城管局长的位置。”说到这里,双双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常海涛没啥水平,也不太会管理,那自然就让城管局的工作越来越乱了,反正我经常看到城管野蛮执法,而且还听说违法的情况被城管队员抓住后,只要找关系给常海涛送点钱物,那就不会处罚了。这是能找到关系的,如果找不到关系,城管局的处罚力度就会非常大,要不为什么小贩会和城管打起来,还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所以,咱们区里的人都说城管是披着官皮的流氓,会给区委区政府的形象抹黑。”

    “这种人区里怎么一开始就不换了他?”刘海瑞不由得一皱眉头,他这个一把手并不是对每个部门的工作都很熟悉,而城管局也算不上什么主要的政治部门,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正眼瞧过。

    “有他堂哥在,区里谁敢换啊?”双双笑着说道,“人家堂哥以前当过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里有多少干部都是经他手提上来的,即便是现在人家不在西经市任职了,但人家在宝平市是市委副书记,市里那些经他手提起来的干部,也不能一点都不念旧情吧,如果区里真要动常海涛,那怕去市里找关系,让市里的那些领导们跟区里打声招呼,区里的领导多少也要给些面子吧?难道你不会给市里的领导面子吗?”

    刘海瑞听了李双飞对常海刚的介绍后,眉头皱的更紧了,原本发生了城管执法打死人这件事后,他心里就有一个想法,对城管局的工作好好进行一番整顿,要整顿工作,就必须从领导着手,城管局的工作中能出现这么大的问题,说到底就是领导的工作干的不到位,对下面的人员教育监管不够。

    刘海瑞的性格就是干一项工作,那就要干出成绩来,如果想要把产霸区的城市管理搞上来,那就必须让城管局使劲,也必须让局长常海涛全力配合自己。可就常海涛的以前的表现来看,他能配合刘海瑞怕是有点难了。而且在常海涛的管理下,城管局在执法过程中没有丝毫的公平性,虽然确实惩治了一大批违法违规的乱摆乱搭行为,也让市容市貌得到了改善,但是惩治的这些人都是没有关系的,惩治起来也就无所不用其极。

    这次小贩被打死的事情已经给刘海瑞敲响了警钟,如果长期这样下去,城管工作怕是早晚要乱套的,到时候再闹出了什么大麻烦,他这个区委一把手极有可能也会受到连累的。

    双双离开刘海瑞的办公室以后,刘海瑞就继续思考着如何先吧城管工作搞起来。城管工作的好坏,充分体现了一个城市的容貌。现在浐灞区的城市环境虽然还算不错,但是区里的领导们都在一门心思的发展经济,除过刘海瑞之外,其他几个班子成员也不太在意城市建设,再加上常海涛堂哥的关系,那么只要常海涛不出什么大事,其他班子成员也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

    可是刘海瑞不想这么混下去,他要抓紧时间干出点成绩,积累政绩,好早日能从代书记变成书记,然后再把王乐际这种混在党员干部队伍中的败类,彻底的从区委区政府赶走。想到这里,刘海瑞就给城管局长常海涛打去了电话。

    “常局长,我是刘海瑞啊。”

    “刘书记,您好您好,有什么指示吗?”常海涛虽然很客气,但是刘海瑞听得出她的语气却有些敷衍的意味,可能是对刘海瑞在处理打死人这件事上的做法有些反感。

    “明天我抽空去城管局看看,听取一下你们今年的工作汇报,和明年的下一步工作安排。”刘海瑞以去城管局听取工作汇报为由,提出要去城管局看看。

    “这个……好……好,欢迎领导大驾光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