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征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权力征途 /
  4. 《权力征途》 正文 团委书记的优势(3)
请记住我们:【20xs.com】    团委书记的优势   团委书记的优势

    刘海瑞对她的话置之不理,低头用湿润的舌头去舔邸她那已经湿漉漉的花唇,不时轻咬拨拉一下她那坚硬如珠的小凸起,而一只手指仍在她的花唇里探索者,忽出忽进,忽拔忽按,她难以忍受那刺激的**,脸上再次春情荡漾、下面欲潮泛滥,尤其花唇里像是触电般的难受,扭动着娇躯微微娇喘着:“哎呦……求求你别舔了……我……我受不了了……你饶了我吧……”随着她唇瓣中哆嗦的求饶声,娇躯淋漓的颤抖着,花唇里的露水慢慢溢了出来……

    刘海瑞贪婪的一口口将她的泉水吞进了口中,仍不断的用舌尖舔着它,还不时的用鼻尖去顶,去摩擦那个小凸起,用嘴唇去吮吸那红嫩的花瓣,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在凹凸柔软丰 满的美好上时轻时重的抚摸着。

    随着刘海瑞全线的攻击,突然她的下面一抖,一股泉水就从花唇里泄了出来,紧接着她就挣扎着从床上跪了起来,玉手拨开了乌黑浓密的秀发,爬到了刘海瑞的身下,娇脸一扬,媚眼斜睨了刘海瑞一眼,那表情**至极。

    刘海瑞看着她那风 骚的表情,便将他的宝贝点在了她红润的嘴唇旁,只见她用小手握住了它,伸出舌尖舔了舔,又在她**的脸颊旁搓了几下,一丝粘液便从矛头上到她的脸颊边拉出了一条长线。

    “嘤……”的一声娇喘,红润的小嘴微微打开。‘咕唧’的一声,小嘴儿就将刘海瑞的宝贝含进了她的嘴里,他顿时感到她的香舌在小嘴里卷弄着他的威武,那种舒爽的快意使得他浑身微微一抖,宝贝更加胀大了起来。

    接着她慢慢吐出了矛头,用手握住它,侧着脸将他的一只**吸进小嘴里用舌尖卷着,搅动着,含完一只,吐出来又含进了另外一只,轮流的来回吸了好几次,最后张大小嘴,干脆将两只**同时韩进嘴里,让它们在她的最终互相滑动着。

    刘海瑞没想到这个女团委书记的嘴上功夫竟然这么好,他被这种炉火纯青的口技刺激的矛头红肿,宝贝暴涨,那优良的宝贝一抖一抖的在她的小嘴里直挑着。在前面滋润了一会儿,让刘海瑞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开始攻击他的**,搬开屁股,↘官↘场↘中↘文↘网↘↘ 

    伸出香舌在**上来回的**着,又刺激的他全身一阵酥麻,全身的皮肤上甚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前所未有的爽快让他快要抓狂。

    看着她这么周到的服务,刘海瑞意识到这个女领导已经接受了自己,她从内心深处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她寂寞时的伴侣,看见她抛开一切羞耻之心来满足自己的媚态,刘海瑞的心里真是充满了一种极大的成就感,不由得调整了一下位置,伸出右手揉捏着她的美好,她嗯了一声,更是卖力的开始为他服务。

    刘海瑞干脆半躺着享受她这特别的服务,宝贝一阵一阵的抖颤跳动着,她的樱唇一张,又吸住了矛头,一阵拼命的吮吸,刘海瑞不由得爽叫了起来:“对……快……用……用力……***……啊……”

    一会儿,她的小嘴竟然含进了刘海瑞大半个宝贝,真不知道她的嘴有多深,也不怕顶穿了喉咙似的含着他的宝贝弄折,美艳的娇躯在他的胯下狂扭和,直吸得他抱紧她肥嫩的屁股,身子一抖,矛头一送,一股岩浆便狂喷出来,全部打进了她的嗓子里,每一滴都被她吞下了肚子里,小嘴儿继续舔着他的宝贝,这让刘海瑞简直舒服透顶了。

    喷涌而出后,刘海瑞喘着粗气靠在床被上,她的小手凸自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宝贝,让他觉得舒服极了,扬着性感的小嘴儿,嘴角挂着几丝黏黏的液体,那样子简直浪极了……

    又休息了一会儿后,两个人看看天色已经晚了,这才去卫生间洗了澡,穿戴整齐后,一前一后的离开了酒店。

    回区里的路上,刘海瑞觉得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但是他清楚的意识到这不是梦,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这么多年的阅女经验,让他愈发觉得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其实就是一张窗户纸,一旦捅破了,就什么秘密都没有了。即便是平时在公众面前再高贵端庄的女人,一旦被征服了身心之后,也会表现出女性天生的风 骚。

    黄雪蓉已经答应了帮他安排范嫣然工作的事情,现在他只等着一旦范嫣然的工作安排好之后,那个处子之身的小姑娘会怎么报答自己,也会像她姐姐范滨滨那样‘以身相许’吗?嘿嘿,想想刘海瑞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回到家里后,范滨滨一如既往的已经做好了一顿简单的饭菜,和妹妹就等着他回来吃了。三个人坐在餐桌前,两姐妹对刘海瑞很是照顾,又是给他夹菜,又是给他装饭,看着她们那极力讨好自己的样子,刘海瑞的心里很是受用。

    吃过了晚饭后,刘海瑞一边剔着牙,等着范滨滨去厨房里之后,刘海瑞才看似有意无意的对坐在对面有些娇羞的范嫣然说道:“嫣然,你的事情呢,我今天给学校里的领导打过招呼了……”

    “真的吗?我可以进产霸一中了吗?”还不等刘海瑞把话说完,范嫣然就激动地瞪大了眼睛问道。

    刘海瑞看着她那兴奋的样子,原本很随意的表情就故意装的有些为难,皱着眉头说道:“不过这件事儿还真是不好办啊……”给了范嫣然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后,他便用异样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就见她兴奋的表情顿时僵了下来,有些心灰意冷的垂下了头,小声说道:“我就知道人家不会要我的,产霸一中是河西省的重点高中,对老师的招聘要求很高,我根本达不到要求的。”

    “对,你说的没错,↘官↘场↘中↘文↘网↘↘ 

    我还去人家黄副校长的办公室里亲自给她说了你的事情,人家黄校长也不是不给我面子,人家说他们学校招聘教师必须要是研究生及以上的学历,而且还都要是211、985等名校毕业的,你这方面的条件不达标。”刘海瑞不紧不慢地说道,停顿了片刻,看着范嫣然心灰意冷的样子,接着又说道:“不过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可能……”

    听到刘海瑞的话锋一转,范嫣然顿时又抬起了头,满怀希望地看着他问道:“那……那我还有希望吗?”

    “有,希望肯定是有的。”刘海瑞剔着牙,看了一眼范嫣然,接着又故意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说道:“不过就是有点难度,为了帮你啊,我可是费了不少周折啊!”

    “我知道,刘大哥,真的很谢谢你,要是我真的能进产霸一中的话,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范嫣然点着头,一脸感激地对刘海瑞说道。

    刘海瑞等的就是这句话,笑眯眯地说道:“那可说好了啊,是不是我想什么你都会答应啊?”

    “嗯。”范嫣然没有多想,就肯定的点了点头。

    嘿嘿!那你可别后悔啊!刘海瑞在心里美滋滋的想着,随即冲她色迷迷的笑了笑,那猥琐的笑容看的范嫣然的心里一阵紧张,赶紧尴尬的低下了头。

    “只要你落实了我妹妹的工作,我这个做姐姐的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就在这个时候,范滨滨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边走过来,一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刘海瑞说道。

    刘海瑞赶紧回过神来,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等工作落实了再说,那个啥,时间也不早了,我先休息了,你们两也早点休息啊。”说着话刘海瑞就起身溜进了房间里。

    靠在床上点了一支烟,隐约听见范滨滨和妹妹范嫣然在外面客厅里小声说着什么,过了片刻后,他的房间门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进啊。”刘海瑞应了一声。

    进来的人是范滨滨,她一进来,就随手关上了门,一双眼睛妖媚的盯着刘海瑞,走上前来不由分说的坐在了他身边,然后盯着他的眼睛用警告的语气说道:“我可警告你啊,你帮我妹妹安排工作,我们都很感谢你,但是你可不能打他的主意,她还小不懂事,你不能欺负她。”

    “我哪有啊?”刘海瑞一脸冤枉地说道。

    “得了吧,你那点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啊!”范滨滨白了他一眼,一只手就搭在了他的大腿上,轻轻的揉着问道:“怎么?累不累?”

    看着她那妖娆的表情,刘海瑞意识到这女人可能是想那个啥了,他心想女人真可怕啊,那种事一旦上了瘾,就欲求不满了。老古人说的好“男人是牛,女人是地,牛越耕越累,地越犁越肥,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这样下去可不行,自己迟早会被这女人给吸干的。再说今天在酒店里为了征服女团委书记黄雪蓉,他已经是耗尽了精力,这个时候浑身腰酸背痛的,他必须要休整一下才行,于是立即装出一副疲惫的样子说道:“哎,累啊,工作忙的累得腰酸背痛的,要是没啥事儿了我想早点休息了。”

    “你趴下来,我帮你按一下吧。”看着他那疲惫的样子,范滨滨关心地说道。

    刘海瑞想了想,按一下也可以,只要自己不硬,她想做也做不了,这种事情的主动性在于男人的掌控,而不在于女人,于是他笑眯眯的翻身趴在了床上,范滨滨便弯腰开始为他**,还别说,她的手法倒也不错,从肩膀开始,一点一点的为他**着全身的筋骨,渐渐的刘海瑞酸溜溜的筋骨松弛了不少,浑身也舒服了不少,不知不觉,一阵倦意袭来,慢慢在她的**中闭上了眼睛睡着了,他真的是累坏了,感觉自己一辈子就没这么累过。

    第二天一早,刘海瑞在闹钟响过之后醒来,洗了把脸,觉得精神好了很多,起码没有晕头脑胀,双脚打颤的感觉了,最起码也是头脑清醒了。在家里吃了范滨滨做的早餐,便像往常一样开车进了区政府,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泡了一杯茶水坐下来,刘海瑞吹了两口气,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浓香四溢的茶水,然后放下茶杯,↘官↘场↘中↘文↘网↘↘ 

    随手拿起一份摆在桌上的文件翻开,开始投入到了工作之中。一份文件刚批阅了一半后,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刘海瑞侧头一看,见是区委办主任侯俊山打来的,这家伙没事儿不会给他打电话的,他心想估计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于是就皱了皱眉头,拿起手机接通了:“喂,侯主任,什么事?”

    “刘书记,省电视台突然来了几个记者说要采访你,另外还有一些省报社的记者,你看你是不是……”侯俊山觉得这事儿比较急,也没有拍马屁,就直接说道。

    “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他们要采访我?”刘海瑞嘀咕着,心里暗道这郑楚怡前几天才打电话说过这事儿,怎么突然就来了呢,他想了想,就对着电话说道:“侯主任,你先好好接待一下记者同志,还有,给记者朋友们每个人封一个红包,大小你自己顶,到时候从区委的财政里面扣,我一会儿就过来,对了,你现在先向各位记者同志们大概说说咱们产霸区今年的发展,就先这样。”

    “好的,刘书记,那我照你说的办。”侯俊山在电话那边答应道。

    刘海瑞挂断了电话,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直接去了区委那边,刚到了区委办公楼下,就见副书记王乐际急匆匆的迎上来,对刘海瑞说道:“刘书记,省电视台的记者还有报社的记者来了。”

    刘海瑞直接问道:“来了多少人?”

    “这次来的人比较多,省电视台来了几个记者,报社也来了几个,另外还有咱们河西省比较大的媒体也来了记者,说是要采访你在产霸区的先进个人事迹,要做个专题。”王乐际一边随着刘海瑞往楼上走去,一边说道。

    “先进个人事迹?”刘海瑞一听当即顿住了身子,回头看着王乐际,正埋头跟在刘海瑞身后走着的王乐际差一点一头撞上了刘海瑞。

    “是的,他们是这样说的。”王乐际站定了一下,忙说道。

    这郑楚怡,怎么说来就来啊,也不提前给我通知一下,我现在上哪儿找什么先进事迹的题材去?刘海瑞一脸郁闷的嘀咕着,心里暗自埋怨着郑楚怡,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想了想,刘海瑞对王乐际说道:“你等一下让俊山同志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来到楼上后,刘海瑞并没有直接区委的会客厅,而是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对王乐际说道:“王书记,你先去会客厅里招呼一下记者同志,我去个卫生间马上过去。”

    “嗯,好的。”王乐际点了点头,就朝着会客厅走去了。

    看着王乐际走远后,刘海瑞赶紧来到了卫生间,钻进了一个隔间里,关上门后掏出手机直接给市长张德旺打去了电话,因为有上次张增贤接受记者采访的前车之鉴,他现在不敢贸然接受记者采访,生怕因为什么不当的言论引起上面领导的不满,岂不是要步张增贤的后尘了。而且在这个时候打个电话给市长张德旺请示一下,也从侧面让张德旺意识到他已经站在了他的队伍之中,能让那老家伙更加信任自己。

    电话在响了两声之后就被接通了,里面随即传来了张德旺的声音:“喂!”

    “张市长,是我啊,小刘。”刘海瑞忙毕恭毕敬的自报家门。

    “哦,是海瑞同志啊,找我有事吗?”张德旺在电话里呵呵的笑了笑问道。

    “那个,张市长,今天省电视台和报社突然来了几个记者,说是要对我进行个人先进事迹的采访,我想请示您一下,我能不能接受他们的采访啊?”刘海瑞毕恭毕敬地问道。

    张德旺在电话里那头不假思索的呵呵笑着说道:“可以啊,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采访先进个人事迹,这对你来说不是好事吗?也是省里的各大媒体对咱们产霸区工作和你个人的认可,没有什么不妥的。”

    “那张市长您的意思是我可以接受他们的采访?”刘海瑞再次小心翼翼的征求他的意见。

    “可以,这也快到年底了,这是咱们省里每年都会例行安排的工作,让省里的媒体对广大党员干部同志里一些政绩突出的同志的一种表彰和鼓励,也是一种宣传手段,对其其他干部同志也是一种引导,你好好招待记者同志们。”张德旺说道,“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没有了。”刘海瑞听到张德旺这么说,警惕的心这才放下来了。

    “那行,你好好接待记者同志们吧,我这里还有点事情,先不和你说了。”张德旺说着话,便挂了电话。

    刘海瑞挂了电话,得到了市长张德旺的允许,心里的芥蒂就打消了,从隔间里走出来,来到洗手池面前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满面春风的走进了区委的会客厅里,一进去就见里面已经坐满了人,还有不少摄影器材,王乐际正在带着几个区委的工作人员忙着招呼着。

    刘海瑞进去的时候只见王乐际正陪着记者们在谈笑着什么,惹得几个记者都是哈哈大笑。

    刘海瑞干咳了两声,王乐际回过头来见刘海瑞进来了,当即起身从位置上站起来,叫了声:“刘书记。”然后回过头朝着各位记者说道:“各位记者同志,这位就是我们产霸区的代书记刘海瑞同志,你们要采访的就是他。”

    “刘书记,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向记者朋友们介绍完了刘海瑞,王乐际又走到刘海瑞身边,指着旁边的几个记者说道:“这几位是咱们省电视台的记者朋友,这位呢是咱们省报社新闻组的副组长郑楚怡,她可是咱们省报社的第一才女。”说着话,压低声音小声耳语道:“上次就是她来采访的张书记。”

    刘海瑞斜睨了一眼王乐际,然后将目光看向了郑楚怡,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因为会客厅里人多,就干错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但刘海瑞还是忍不住被郑楚怡今天的打扮给惊呆了,二十五六岁的她,天生丽质,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高高的在脑后扎了一条马尾辫,脸上略施粉黛,精心修剪的柳叶眉弄浓淡适宜,一双星眸如星辰一样善良,鼻子秀挺,桃腮含羞,唇瓣红润性 感,完美无瑕的瓜子脸上带着淡淡的腮红,晶莹剔透般的雪肌如酥似雪,一件棕色修身大衣让她身子绰约,整个人给人一种清丽脱俗的感觉,就像是从天上降落到人间的仙女一样迷人,让刘海瑞差点都快认不出她了。她不但天生丽质,身材容貌俱佳,而且因为常年与文字打交道,身上有一种文人特有的幽静恬静,更与众不同的是,郑楚怡在幽静恬静的气质之外还带着一丝微微的冷艳,一种似乎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即使她就站在你面前对你微笑,你也依然觉得自己离她有十万八千里之远。不过刘海瑞知道她并不是外表给人那样的不可靠近,相反,与她相熟的他,知道她其实是一个性格很温柔的女孩。

    而郑楚怡与刘海瑞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这次见到,他看着刘海瑞那颇有领导风范的笃定神态,也微微有些吃惊,她从来还没有在这么正式的场合和刘海瑞交往过,看着他年轻帅气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其他男人身上没有的阳刚之气,那种与年龄不符的笃定神态和风范,那种气质不是每个男人都有的,就是因为这种阳刚的气质,让郑楚怡的心里对刘海瑞的好感再次加深。

    随之,郑楚怡微笑着站起来对刘海瑞说道:“刘书记,你好,早就听说过你的盛名了。”说着话将一只玉手伸向了刘海瑞。

    呵呵,装的还挺像的!看着她那像是第一次和自己见面一样的表情,刘海瑞微微笑了笑,也伸出手与她的小手握在一起,微笑着说道:“哪里哪里,郑记者的大名那才叫如雷贯耳呢。”刘海瑞感觉入手一片滑腻,而却有着特质的鼓干,不用往下看也知道这是一双如何白皙纤细的玉手,不用看凭感觉也可以感受出这双手的美来,于是他悄悄捏了一下郑楚怡的手,就见她的神色微微一紧张,赶紧从刘海瑞的手中抽回了手,然后微一笑坐了下来。

    接着王乐际又为刘海瑞一一介绍了在座的其他各位记者,刘海瑞也逐个客套地和这些记者朋友们握手打了招呼。这都是一些必备的程序,见面我收然后随便说两句客套话,从总书记到村长,都是这么做的,已经变成了一个固定的程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