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征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权力征途 /
  4. 《权力征途》 正文 过上了帝王生活(2)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过上了帝王生活过上了帝王生活

    “快拿条热毛巾,再给他倒杯热水。”

    几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扶着已经是脑子里一片空白的刘海瑞在沙发上躺下来,差点失去知觉的他,幸好有人帮他用热毛巾擦了一把脸,又灌了点热茶水,他这才感到舒服了一点,但仍然看觉得是头晕脑胀,昏昏欲睡。

    “各位领导,今天我让你们长长见识。”酒店经理刘玉佩突然神秘兮兮的笑着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有什么好东西啊?”

    “我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男人中的男人。”

    “你说什么呢,不是指咱们小刘区长吧?”

    “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刘海瑞听这耳边隐约传来的几个女人的笑声,隐隐约约的就感觉到像是有人在脱他的裤子,他努力的挣扎了两下,但身子实在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根本没什么力气动弹。

    “哇,好家伙,这小子的怎么这么大啊?”

    “哈哈,这下你们长见识了吧?”

    刘海瑞迷迷糊糊之中只感觉到下面传来了一阵快 感,但已经烂醉如泥的他很快就失去了知觉,不知道睡了多久,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来到了非洲大草原上,看到了很多野生动物,后来来到了一个山洞里面,看见里面有很多美女,就和她们逐一的发生了关系,正爽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这些美女们都是妖怪,一个个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争到一个美女张开血盆大口要吞噬自己的时候,刘海瑞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睁开眼睛看着富丽堂皇的房间,这才明白自己是做了一个噩梦,出了一身冷汗的他,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感觉头疼的快要裂开了一样,嗓子里也是又干又痛,过了好一阵子才缓过了劲儿来,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原来那间豪华的总统套房里,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经意间抬起头一看,才发现墙上的摆钟已经指向了十点钟。

    妈的,睡了这么久!那帮女人真是要人命啊!一向自认为酒量无敌他,这个时候突然有了下次再也不喝酒的想法了。

    刘海瑞晃晃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猛然间发现床边居然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他被吓了一跳,有些惊慌失措地说道:“你是谁?干什么的?”

    “对不起,没吓着你吧?”女孩子红着脸说道,“我是刘经理派来陪你的,刚才你一直在睡觉,我以为你没那么快醒来,就转上衣服准备走了。”

    刘海瑞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又是一个白送给自己玩的漂亮妞儿,他松了一口气,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小妞儿,她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的很清纯,很漂亮,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嘴巴红的像是小樱桃一样,个头虽然不高,但是xiong前的两只兔子却是又大又鼓,貌似按耐不住要蹦出来一样,给人一种很娇小可爱的感觉。

    女孩被刘海瑞色迷迷的眼睛看的脸上一片绯红,娇羞地说道:“早餐都给你准备好了还有换洗的衣服,放在卫生间里面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奶奶滴,老子还没尝到甜头呢就想留啊!刘海瑞想到昨晚自己被那帮女领导撩的心里痒痒,却因为喝醉了酒没有发泄的机会,现在美色当前,怎么能轻易放过呢。借着昨晚残存的醉意,他一下子就把女孩子拉到自己怀里,一张大嘴就盖住了她红润的唇瓣狂吻了起来,与此同时两只大手开始在她娇嫩的身体上乱摸了起来。

    “你身上好臭,先去洗个澡好吗?”女孩子扭动着脖子,轻轻推搡着说道。

    被女孩子这么一说,刘海瑞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居然还有昨晚的呕吐物,吸了吸鼻子,就闻到浑身发出一阵恶臭的气味,顿时一阵尴尬,随即又嬉皮笑脸地说道:“好啊,我是得洗个澡了,你陪哥哥吧,怎么样?”

    “我去帮你调水温。”女孩娇羞的看了他一眼,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去,就快步走进了卫生间里。

    刘海瑞嘿嘿一笑,也就跳下床迫不及待的跟在她身后钻进了卫生间里,洗漱完之后,就迫不及待的三下五除二脱了个一干二净,跳进了宽大的浴缸里抱住了已经将身子淹没在满是泡沫中的小妞儿。

    **啊!刘海瑞的身子和女孩滑不溜秋的娇躯紧紧贴在一起,那种温软如玉的感觉真是爽极了,搞得他不停的吻着摸着,互相摩擦着对方,疯狂的享受着这种帝王般的享受。

    过了一会儿,激烈的战事稍稍稳定了下来,女孩子小心翼翼的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娇笑着说道:“让我帮你洗澡吧。”

    “好啊。”刘海瑞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两只大手依旧在女孩玲珑的身子上游走着,那滑不溜秋的手感真是舒服极了。

    女孩帮刘海瑞从头开始,先给他仔仔细细的洗了个头,然后拿起沐浴液从上往下涂满了他的身体,就在她在掌心里挤满了沐浴液要涂抹在他下面的时候,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表情夸张地说道:“我的天啊,哥哥,你这里真是太可怕了,待会儿你可要轻点对我哟。”说着话,用一只小手握住了刘海瑞的人间大炮,轻轻的揉搓了起来。

    那种柔嫩的感觉,使得刘海瑞很快就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要释放的冲动,此时的他就像是一枚手榴弹被拉开了引线,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性。随着女孩子那小手熟练的**,**勃发的他再也按耐不住了,立即一下子抱住了她,将她摁在墙上,抬起一条滚圆的嫩腿绕在腰间,伴随着她一声“啊”的娇呼,刘海瑞的人间大炮一下子就冲破了防线,突入了禁区之中,向她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猛烈攻击。

    “呜呜呜……哥哥你轻点……太大了……弄疼人家了……”女孩子的双臂环抱着刘海瑞的脖子,一条腿支撑在地上,一条腿像是老树根一样牢牢的盘在刘海瑞的腰杆上,身子软软的靠在墙壁上,随着刘海瑞激烈的攻击发出了可怜巴巴的哀求,撅着小嘴儿,一双大眼睛埋怨的瞪着刘海瑞。

    越是看这个小妞儿那哀求的表情,刘海瑞的兴趣就越浓,他涌动的力道越来越大,节奏也越来越快,弄得女孩子一阵一阵娇呼,xiong前那两只大白兔子也随之剧烈的上蹿下跳着。

    太刺激了,十几分钟的冲刺后,激战进入了最后的决胜阶段,小妞儿的哀嚎声逐渐降低下来,刘海瑞也终于嘶吼一声,浑身颤栗着取得了阶段性的省里。疯狂的折腾了一次后,两个人都有些筋疲力尽了,一起倒在了洗浴室的地板上。

    就在两人气喘吁吁的回味着刚才的巅峰感受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卫生间外面传了进来:“小刘区长真是厉害啊,把我们的小姑娘弄得哭爹喊娘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杀人呢。”

    妈的,又是谁啊!刘海瑞惊慌失措的从地上爬起来,这才发现是酒店的经理,那个浓妆艳抹的刘玉佩。

    “小刘区长玩够了没有啊?”少妇刘玉佩一双妩媚的杏眼瞄了刘海瑞一眼,笑嘻嘻地说道,“要是玩够了咱们就开始干正事儿吧,刘区长可别忘了还有正经事儿要做呢。”

    妈的,你这娘们是不是有偷窥癖啊,迟早有一天老子要让你好受!刘海瑞看着这个少妇那风情 万种的样子,在心里发了一句狠,然后才笑嘿嘿地说道:“麻烦刘经理先稍等一下,让我穿好衣服马上过来。”

    刘海瑞三下五除二的穿戴整齐,正准备离开卫生间的时候,就看见那个被自己弄得浑身酥软的小妞儿正在吃力的从地板上爬起来。刚才他也实在是太猛了,搞得这小妞儿哇哇大叫,这会儿肯定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着小妞儿那浑身绵软无力的样子,刘海瑞就笑眯眯的走上前去扶起她,得意洋洋的笑着说道:“真是对不起啊,刚才为难你了。”

    “没事,只要领导您高兴就好。”小妞儿从刘海瑞手里接过毛巾裹在身上就躲开了。

    刘海瑞这才一脸得意的转身走出了卫生间,就看见刘玉佩正坐在外面的沙发上,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她正在摆弄着。

    刘海瑞猜想一定是自己需要的东西她已经准备好了,这下该轮到他大显身手了,这一次只要帮张市长那老小子度过了难关,相信那老东西一定会改变对自己的看法的,反正对刘海瑞来说,与其与张市长为敌,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与他握手言和,日后自己有什么困难的话相信那老小子也不会见死不救的。

    刘海瑞挠了挠头,走上前去笑着说道:“刘经理,让你久等了啊。”

    “刘区长还想装怜香惜玉啊,刚才爽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可怜一下我们的小姑娘呢。”少妇风 骚的笑了笑。

    刘海瑞厚颜无耻的坏笑着说道:“没办啊,要是我不做点什么,岂不是辜负了刘经理的一片好心了啊。”

    “切!你们这些当官的就会得了便宜还卖乖,懒得说这些了,咱们言归正传吧,只要你能把张市长这个事情解决了,以后这样的姑娘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刘玉佩拍了拍笔记本电脑旁边的文件说道,“你要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现在就看刘区长的了,时间可是不等人啊,张市长虽然昨天晚上看上去没什么,但是我想刘区长肯定也明白张市长的心情有多焦急,要是刘区长弄不出什么结果的话,恐怕张市长对你的态度可不会像昨天晚上那么和善了,到时候也许在这个房间里嚎叫的人就是你了。”

    听了这个娘们的话,刘海瑞心里暗暗一惊,他也知道张市长这个时候的心情有多不安,毕竟事关重大,如果调查不出这个幕后黑手,那老小子肯定每天会活在极度的恐慌之中,说不定会把自己当成最大的仇人来看待,他呵呵笑了笑,说道:“张市长的事情我肯定会尽最大的努力的。”

    “我们都相信你,要不然也不会让刘区长在这里**快活了。”刘玉佩妩媚的笑了笑,突然俯下身来,眯着那双丹凤眼看了看刘海瑞,然后凑近他的耳根,小声耳语道:“其实我真心希望你能把张市长的事情解决了,毕竟谁也不想卷进这件事里面去,像我们这些女人有时候也挺无奈的,如果你能把这个事情办好了,这样我们以后就真的可以成为自己人了。”

    刘海瑞听着这个少妇那暧昧的话,扭头冲她他坏坏的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刘海瑞一定会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希望刘经理到时候可不要食言噢,让我也好好领略一下你在视频里的风采,哈哈……”

    “好了,不跟你胡说了,你快点动手吧,找到了线索马上给我说一声。”少妇暧昧的白了一眼刘海瑞,说完话就扭着那**的屁股蛋儿走出了总统套间。

    刘海瑞摸着下巴色迷迷的看着风 **经理那**的背影走出了房间后,坏坏的笑了笑,他知道事已至此,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退路可走了,现在只有找到这个幕后黑手,给张市长一个交代,才能保证自己将来的安全。他开始收起心思,一门心思的认真研究起桌上的文件和笔记本电脑里的资料。看了看,这个刘玉佩准备的资料还算齐全,视频里出现过的女人和酒店里进入过这间房间的工作人员的资料都已经详细的登记好了,而这半年来酒店里各个位置的监控视频也完整的保存在这台笔记本电脑里。

    他坐在沙发上仔仔细细的寻找着可疑的地方,花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才总算是弄出了个一些头绪来。u盘里的视频,大部分都是在最近半年内拍摄的,而通过u盘里的视频来看,张市长差不多是每个月会来几次这个房间,每一次都会在这豪华的总统套房里面与各种各样的女人上演激情好戏。最后一次来这里就是前两天晚上,和吴姐以及组织部长赵长天吃饭的那个晚上。

    看完这些监控视频,刘海瑞在心里开始推测了起来,按照他的推算,**这些视频的人,应嘎是在房间里陪张市长的这些女人中。可是当他进一步仔细的观看完监控视频以后,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他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这些女人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张市长作为她们背后的靠山,是没有人希望张市长倒台的。视频里出现过的女人,一共有四五十个之多,这让刘海瑞不禁有些咋舌,他细细的划分了一下,这些女人大体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就是像许娟、黄雪蓉这样在市里面当官的女领导。第二类就是酒店里面从事****的小姐,还有一类就是张市长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些身份不明的女人。

    在这三类女人之中,那些政府女领导出现的次数最多,由此也可以判断出她们与张市长的关系最为密切,像许娟、黄雪蓉等都在视频中出现了好多次。可是她们每一次都是两个人以上的人陪着张市长,所以单独**的可能性极小,而且张德旺作为她们的靠山,她们也没理由这么干。

    第二种和第三种女人出现的次数相对较少,他们也没有在房间里单独逗留的机会,所以几乎也没有作案的可能性。仔细的琢磨了半天,刘海瑞发现视频里出现过的那些女人几乎都没有可能去干这种事情,这就让他更加泛起了迷糊,难道是酒店里其他人干的?带着这样的疑惑,刘海瑞重新将监控视频过了一遍,盯着视频看了好几个小时,一直看的他老眼昏花,忙活到了深夜,还是没有能找到什么可疑的人。这件总统套房作为张市长的行宫,这半年来只有他一个人入住,其他客人是不可能进来的,除了张市长和那些女人之外,唯一能进入这间房间的就只剩下了酒店里的服务人员了。

    虽然可疑人员的范围进一步得到了缩小,可是刘海瑞发现这些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轮换一次,也没有哪个人是在这半年时间内重复出现的,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来打扫卫生的人都是酒店里新招的服务员,他们作案的可能性就更小的。更重要的是,这些服务员也没有什么作案动机啊,也不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得罪市长大人的。

    思来想去,刘海瑞觉得现在只剩下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些服务员中有人一定是受人指使,一起合伙干了这事儿,那么能够指挥这些工作人员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经理刘玉佩。

    想到这里,刘海瑞心里微微一震,可随后仔细一想,还是觉得有点不大可能。刘玉佩是个精明泼辣的女人,她如果要对付张市长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而且如果真是她干的,怎么会老老实实地把酒店里的监控视频交给自己呢?还有一点,她为什么要这么干,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张市长倒台了对她又有什么样的好处呢?这些条件都不能成立,刘海瑞还是否定了这个猜测。

    忙活了大半天,刘海瑞还是没能找出什么线索,他有些心灰意冷的点了一支烟,开始担心起一旦自己找不出这个幕后黑手,张市长会怎么折磨自己,而自己现在被软禁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怀着一种想逃离这里的想法,刘海瑞再一次打开了笔记本电脑里的视频,开始认真的研究起酒店里的各种通道路线。他发现这家五星级酒店非常大,里面的走廊犬牙交错,如果没有人带路的话很容易迷路的,而且许多位置都有保安巡逻,各个出口更是二十四小时有保安守着。刘海瑞反腐的看着每一个位置的监控视频,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在视频中发现了一个非常古怪可疑的人。

    视频中这个人是酒店的保安,看上去好像有那么点面熟,他一个人在监控视频中许多不同位置反复出现了多次,更奇怪的是,这家伙看上去鬼鬼祟祟的,在视频中不时的东张西望着,像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

    刘海瑞知道一般五星级酒店里的保安和服务员都是经过专门的培训,一个个行为举止都是那种很落落大方的,可视频中这个保安的行为举止看上去却很怪异,贼头鼠脑的一看就不是在干什么好事。

    刘海瑞的心里立即打起了一个问号,心想难道**视频的人就是这家伙?他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逮住一个算一个。刘海瑞随即仔细查看起这间套房门前的监控视频,果然不出所料,当他将视频查看到五个月以前的时候,猛然发现这个保安居然以清洁员的身份进来过这间房间。

    这家伙不是保安吗?怎么又变成了清洁员?刘海瑞立即意识到了不对劲儿,当即决断这其中肯定有猫腻,于是他继续查看这视频,终于有了重大发现。他发现在这半年时间内,这个保安几乎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以清洁人员的身份进入这间套房,而他最后一次来这间套房,是在一个礼拜之前,也就是说它完全有可能独立完成**。

    更让刘海瑞觉得奇怪的是,这个人前前后后一共进入房间十几次,可按照刘玉佩提供的登记磁疗,这是几次应该分别是五个不同的服务员,也就是说,这家伙肯定是冒名顶替其他服务员进来的。

    哈哈,终于让老子发现这个秘密了。刘海瑞兴奋之际狠狠的拍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立即又皱着眉头哎呦了一声,紧接着就欣喜若狂的打开房门冲外面喊道:“快来人啊,找到了,叫你们刘经理过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刘玉佩原本已经休息了,但是听到刘海瑞叫自己,还是很快赶了过来,只见她穿着一件睡衣,满脸疲惫的跑过来,慌慌张张地问道:“怎么样?刘区长找到幕后黑手了?到底是谁?”

    “是这家伙,你们酒店里的保安。”刘海瑞把视频画面定格在那个保安身上,指着他说道。

    “是他?”刘玉佩一脸意外的看着视频,随即揉了揉眼睛,像是不认识这个人一样,说道:“这个人是谁啊?”

    “是你们酒店里的保安,但我发现他经常伪装成服务员,冒名顶替跑到这间房间里来。”刘海瑞指着电脑屏幕说道,“你看他,每次进来的时候都是跟别人混在一起,低着头,生怕别人认出他一样,要不是我仔细看,还真认不出来。”

    “该死的,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居然该在太岁头上动土,看我不扒了他的皮!”刘玉佩发狠的说着话,拍了拍刘海瑞的肩膀,一脸敬佩地说道:“不愧是当领导的,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嘿嘿,刘经理也是功不可没呀,要不是你资料准备的充分,谁来也白搭。”刘海瑞倒也没有贪功,将一半的功劳记在了这个少妇的头上。

    “刘区长你就别谦虚了,说实话吧,之前我也让人仔细的查过,可是那群白痴,愣是没有看出来,这次真是多亏有你啊。”刘玉佩笑了笑说道。

    “我也是运气好而已,不过我觉得这家伙可能只是个干活的小喽啰,后面应该还有真正的一条大鱼,你要抓紧时间,千万别让这家伙跑去通风报信。”刘海瑞觉得事情并不会这么简单,一个小小的保安没事儿干吗**张市长的秘密,这后面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刘玉佩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马上让人把他抓起来,看我怎么撬开他的嘴!”

    刘海瑞这个时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一双眼睛不经意看了一眼穿着丝质睡衣的刘玉佩,发现卸了妆之后的这个少妇,看上去比那种浓妆艳抹的时候要老一些,眼角有一些细密的鱼尾纹,但是皮肤却很白。虽然脸上可以化妆作假,但是这身段儿却没法动手脚,倒依旧是那么高挑曼妙,薄薄的丝质睡衣垂在身上,整个身段显得****,xiong前那对饱 满很是惹眼,特别是她那张丰润的嘴唇,上唇微翘,下唇肥厚,简直就是天生为男人服务的口角嘴,看着她那火辣的身段,刘海瑞心里暗暗的想着,要是能给老子好好吸两口那xiong前的大白兔,那该多爽啊!

    妈的!好比都让张市长那老东西给糟蹋了!刘海瑞心里暗自发了一句牢骚。

    少妇像是看出了刘海瑞此时那种不轨的心思,冲他妖媚的翻了一个白眼,撇了撇嘴说道:“今天刘区长可算是立了大功了,我去给你找个漂亮姑娘,好好犒劳犒劳刘区长。”

    哈哈,也是,老子看了一天的电脑视频,眼睛都花了,也是得找个小妞儿来好好服侍服侍了,刘海瑞听到少妇的话,脸上泛起了一丝坏笑。

    “刘区长喜欢哪种类型的姑娘啊?我们酒店里的漂亮姑娘可多了,又冷艳的模特,还有学生妹,还有都市白领,喜欢哪一种类型的,我这就去给你安排。”刘玉佩给了刘海瑞几个选项让他从中选择。

    被刘玉佩这么一问,刘海瑞摸着下巴一时间还真难以抉择了,模特、学生妹、都市白领,这其中不管哪一个类型都是刘海瑞喜欢的,就在他有点难以取舍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在u盘视频中出现过的一个女孩,她那空中一字马的高难度动作实在令人难以忘怀,要是能和她打一炮那就爽了,于是他从电脑上调出那个视频,点开后笑眯眯的问刘玉佩道:“能不能把这个姑娘找来陪我?”

    “刘区长,你还挺会来事的啊,她可是我们酒店里的头牌啊,你还真有眼光的嘛。”刘玉佩娇滴滴的说着话,伸出手轻轻掐了一下刘海瑞的胳膊,接着妩媚地笑着说道:“看刘区长辛苦了一天的份上,我就帮你安排一下吧。”说完她就媚笑着扭着那丰 满的大屁股很动感的离开了房间。

    妈的,骚 娘们,老子迟早要干你一炮!刘海瑞看着这个少妇火辣的身材,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然后跑到房间门口充满期待着等着那个空中一字马的女孩。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他忙打开门一看,果然是视频里出现过的那个能玩高难度动作的女孩,这让刘海瑞很是欣喜若狂,一颗年轻的心早已经砰然骚动了。

    这个女孩果真是很漂亮, 比之前那两个进来陪自己的姑娘要漂亮多了,尤其是那双修长白嫩的**,就像是剥了皮的老葱一样,又直又白又长,让刘海瑞的脑海里一下就浮现出了视频里她那个高难度一字马的动作,心里又是一阵激情澎湃。

    宝贝,你终于来了!刘海瑞的脸上忍不住荡漾着兴奋的笑容,然后还没等这个小妞儿反应过来,就迫不及待的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她,那张大嘴喘着粗气抑不住冲动的就对着她那俏丽的鹅蛋脸狂吻起来,两只大手与此同时也不住的在她前 凸后 翘的火辣娇躯上游走了起来。

    “讨厌,弄疼人家了。”女孩子撅着小嘴儿娇滴滴的白了一眼刘海瑞,在他怀里微微的推搡着,说道,“别这么急嘛,咱们慢慢玩,人家肯定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想死我了,我可等不及了。”刘海瑞好不容易得到了视频中这个能玩一字马的美女,这个时候心情激动万分,哪里轻易肯松手啊。

    “人家早就听说刘区长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床上太厉害了,把我的两个姐妹都弄惨了,一会刘区长可千万别那样对我啊,对人家温柔一点。”女孩娇滴滴的给刘海瑞打了个预防针。

    “瞧你说的,把我说成怪我一样。”刘海瑞得意洋洋的笑了笑,在女孩漂亮的脸蛋上啵了一口,笑眯眯的问她,“那你说咱们怎么玩呢?”

    “刘区长您先乖乖的躺下来,让我给你先跳个舞。”女孩娇笑着推开刘海瑞,然后就开始扭动着那火辣的身子,跳起了妖 艳的舞蹈。这姑娘的跳的有模有样,一招一式很是入木三分,显然是受过专业的舞蹈训练,一举一动都非常**,让刘海瑞看的心里直痒痒。

    女孩跳着跳着,开始慢慢的脱着身上那本就不多的衣服,露出了她那最迷人的地方,更让刘海瑞热血沸腾的是,在跳到最后的时候,终于展现出了那招让他心醉不已的空中一字马。

    我的乖乖啊,老子就等着看你这一招呢。刘海瑞此时全身的热血已经沸腾到了极点,再也按耐不住心里的冲动,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冲上去一下子就熊抱住了这个女孩,立即对她发起了猛攻,不一会儿就冲破了防线,战斗进入了正式阶段。

    这种一字马的姿势可以让刘海瑞毫无保留的进入,真是的太**太刺激了,太**了,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冲动。那种毫无阻隔的涌动让刘刘海瑞感到过瘾极了,哪里还顾得上女孩的娇呼和吟吟的哀求,他扶着她一条悬在空中的**,侧身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每一下几乎都是直捣黄龙,那种又紧又热又湿的包裹感令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随着激战,明显的感觉到她的泉眼里涌出了一股股的清泉,他低头一看,我的妈呀!那清澈的甘泉已经顺着两人叠合的地方,沿着她支撑在地上的那条玉白的长腿缓缓的滑下,一直滑到了性 感的脚踝上,这对刘海瑞来说显然是罕见的,在这种视觉刺激下,耳边又传来女孩那夸张的叫声,双重刺激下,刘海瑞终于感觉到全身的细胞处于一种快要爆裂的状态,下面的宝贝也像是要爆炸了一样的难受,他猛地快速挺进了十几下,终于是咬紧牙根,全身剧烈的打着尿颤,狠狠的发泄了出来。

    “呃……大哥你太厉害了……人家快要被你弄死了……”释然过后,女孩也是冲巅峰跌入了嘀咕,媚眼迷离的看着刘海瑞,小巧的脸蛋上布满了红晕,微微带喘的靠在了墙壁上。

    扛着女孩站了这么长时间,刘海瑞也是累坏了,放下她那条悬在空中的长腿后,整个人就瘫软在了床上,直长长的喘气了粗气,这妞儿也是被刘海瑞强大的火力给弄得够惨,身子顺着墙壁缓缓的滑下去,瘫坐在地上娇喘吁吁了老半天才缓过乐神来,然后看见刘海瑞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一样,这才从地上捡起衣服穿上,娇滴滴的离开了套房。

    真是神仙般的生活啊,刘海瑞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激 情,在心里美滋滋的感慨着,虽然因为一次意外的发现被张市长那老东西‘软禁’在了这里,不过他倒是真希望自己一辈子都能在这里住下去,每天有各种各样的美女来服侍,何乐而不为呢。

    “刘区长,该醒来了,找你呢。”刘海瑞正躺在床上做着美梦,突然一个女人在他耳边叫了起来,他极为不情愿的睁开眼睛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酒店经理刘玉佩。

    “干什么啊?让我再休息一会儿。”刘海瑞懒洋洋的翻个了身,这个时候他全身的骨头都有些酸软,根本不想起来。

    “快点,找你呢。”刘玉佩催促着上前来一把就掀开了刘海瑞身上的被子。

    刘海瑞也懒得遮丑,就那么光溜溜的呈现在这个女人面前,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问道:“怎么了?谁找我啊?”

    “还有谁呀,张市长的干女儿找你呢。”女人撇着嘴说道。

    原来是上官小雯,难道是她找到那个可疑的人了。

    这样想着,刘海瑞赶紧问道:“是不是找到那个人了,怎么样,他承认了吗?”

    “人是找到了,不过已经死了。”女人漫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刘海瑞说道。

    刘海瑞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诧地问道:“人死了?怎么回事儿?”

    “你去问问上官区长就知道了,她在西餐厅里等你吃中午饭呢。”女人看了一眼刘海瑞那光溜溜的下面,嗔笑着说道,“刘区长,到底是年轻人呀,搞得我们这里的女孩子听见你就心惊胆战。”

    刘海瑞厚颜无耻的坏笑着说道:“呵呵,有机会了也可以和刘经理比试一下嘛。”

    “你就得瑟吧。”刘玉佩白了他一眼,一边扭着肥硕的臀 部往外走,一边催促着说道,“你快点起来吧,别让人上官区长久等了,她有事要和你说。”

    “好的。”刘海瑞一想到可以见到上官小雯了,立即兴奋的从床上爬起来,冲进卫生间里去洗漱了一下,穿上衣服简单的弄了一下头发,就急急匆匆的出了套房。

    找不容易找到了西餐厅,刘海瑞进去后发现上官小雯已经点好菜了,看着她那不悦的脸色,貌似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不好意思啊,我昨晚睡得太晚了,起来晚了。”刘海瑞笑着解释了一句。

    “没事,你先坐吧。”上官小雯微笑着说道,“这两天辛苦刘区长了,要不然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发现线索。”

    刘海瑞坐下来后朝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问道:“那个人怎么样了?我听刘经理说他已经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先吃东西吧,咱们一边吃一边聊。”上官小雯说着话给刘海瑞倒了一杯咖啡。

    刘海瑞受宠若惊的冲他笑嘿嘿地说道:“谢谢啊。”

    上官小雯很快就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原来刘海瑞在找到了那个可疑的人之后,刘玉佩凌晨一点多就带人去找他,没想到去了他家的时候,居然发现他已经在家里自杀了,还留着一份遗书。

    “这是遗书,我拍下来了。”上官小雯说完拿出手机递给刘海瑞看。

    刘海瑞接过手机一看,发现遗书的大概意思是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害怕被报复,不想连累家人,所以选择了自杀,他皱着眉头想了想,问她:“他是怎么自杀的?”

    “服安眠药。”上官小雯淡淡的回答道。

    刘海如挠了挠头,接着又问道:“那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自杀的么?”刘海瑞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