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征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权力征途 /
  4. 《权力征途》 正文 书记过生日_1(文)
请记住我们:【20xs.com】    show_bd300250();

    show_ad300325();

    show_bd160600();

    show_ad160600();

    书记过生日

    “我还以为金叔叔过生日,家里应该会来很多人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过来。”刘海瑞勉强地笑着说道。

    金妈妈一边忙着手里的活儿,一边说道:“你金叔叔不想给别人说,就想着一家人在家里吃顿饭就行了,他不喜欢搞得那么复杂的,但是不知道杨书记怎么就知道了,刚才来家里了。”

    “小刘,你出来一下,杨书记要走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了金书记的喊声,听说杨书记要走,这让刘海瑞有些喜出望外,忙将擦了擦,就快步走出了厨房,就见杨天宇和金书记已经站起了身。

    “杨书记,你要走啊?”刘海瑞忙上前去笑盈盈的打起了招呼。

    “嗯,我还有点事,不能留下来陪金书记,小刘,既然你在这儿,就好好陪陪金书记啊。”杨天宇面带微笑,用几乎是命令的语气在刘海瑞的肩膀上拍了拍,接着笑着对金书记说道:“那金书记,我就先走了,实在不好意思,不能多陪你一会儿。”

    金书记说道:“杨书记这是什么话啊,你有事就去忙你的,没关系,有小刘陪着我就行了。”

    刘海瑞跟着金书记将杨天宇一直送到了家门口,目送着他上了车之后,刘海瑞紧绷着的一颗心才稍稍放松了下来。

    回到客厅里坐下来后,金书记这才看到刘海瑞放在茶几上的礼物,只见在茶几上放着一只细长的木制盒子,从外面看上去很精致,这让金书记很是感兴趣,于是一边饶有兴致的拿起来,一边问刘海瑞道:“小刘,你这是什么啊?”

    刘海瑞恭敬地笑着说道:“我听露露说今天是金书记你生日,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随便买了一样礼物,希望金书记你会喜欢。”

    金书记饶有兴致的打开了这只精致的木盒子,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套五支装的毛笔,他根本没有想到刘海瑞这小子竟然会送这个东西,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了喜出望外的表情,随即显得很高兴地说道:“好,很好,这个东西我喜欢。”

    刘海瑞见金书记脸上挂满了开心的表情,心里也觉得充满了成就感,心想,看来投其所好这一招还真是管用,至少会博得领导一笑,刘海瑞谦虚地说道:“我也不知道金书记您喜欢什么,这个东西也不值多少钱,金书记您喜欢就好。”

    “这可不是贵不贵重的问题啊!”金书记抬起头来,显得郑重其事地说道,“如果是太贵重的东西,我反而不敢收呢,那可是犯错误的,像你这份礼物,虽然不知  多少钱,但是很别出心裁,正是我喜欢的东西,我这人上了老了,平时工作之余,也没有其他什么爱好,回家来了就喜欢没事儿练练字,陶冶陶冶情操。”

    “海瑞,和你金叔叔过来坐吧,吃饭了。”金妈妈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出来,冲这边说道。

    刘海瑞连忙答应了一声,对金书记说道:“金书记,我们过去坐吧?”

    金书记端着茶水抿了一口,从沙发上站起来,对刘海瑞说:“你去楼上叫一下露露。”

    刘海瑞点了点头,就来到了楼上,轻轻敲了两下**小美女的闺房门。

    “进来呗!”里面传来了金露露的声音,听那语气,像是知道敲门人就是刘海瑞一样。

    刘海瑞轻轻推开门进去,见金露露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靠墙的沙发上,嘴里含着一支棒棒糖,用平板电脑打游戏。由于**小美女在家里穿着的是一条带着卡通图案  的连体睡衣,睡衣有些短,那样翘着二郎腿坐着,一截白花花的大腿交叠在一起,完全暴露在了刘海瑞眼前,在腿心处,隐约露出了那可爱小裤衩上的那只美羊羊。  尝多了风情 万种俏丽妩 媚的成熟   女人,看到**小美女那可爱淘气的样子,刘海瑞突然很想找机会品尝一下这个**小美女的滋味儿,看看她到底在床上有多‘**’。

    “啥站着干啥啊?过来坐呗!”金露露见刘海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平板电脑说道。

    刘海瑞忙将目光从金露露大腿交叠之处收回来,平稳了一下情绪,说道:“我的大小姐,你就别玩了,下去吃饭吧!”

    “哎,差一点就通关了!”金露露这才将平板电脑放在了一旁,叹了口气,从沙发上站起来了起来,“走呗,下去吧!”

    和金露露一起下楼来,一家人在餐桌前坐下来,这天晚上的饭菜很丰盛,在一旁的小桌上放着一枚大蛋糕,刘海瑞知道那是为金书记特意准备的。

    金书记心情看起来不错,特意让金妈妈拿来了一瓶很昂贵的红酒来喝,几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天,说起了产霸区最近招商引资这件事,金书记对产霸区的工作  赞不绝口,这让刘海瑞的心里也感到很骄傲,现在整个市委市政府,乃至省委省政府,都对产霸区这次招商引资工作大加赞赏。招来凯德集团在产霸区投资建厂这件  事,算是产霸区近几年招商引资工作中最成功的一次,因为这件事,区里的一部分领导在从政履历上又可以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区里这次能招来这么大的一家港资企业投资,说明你们区里的招商引资工作做得很不错啊!”金书记抿了一口红酒,兴致勃勃地说道。

    刘海瑞说道:“其实能让凯德集团来产霸区投资,区里的领导们做了不少的工作的,中间产生了不少波折,不过最终还是谈了下来。”

    金书记吃了一口菜,说道:“这个我也听说了,那个凯德集团第一次去区里考察了之后,对区里的环境和扶持政策都还算满意,但是中途又变卦了,说要去宝平市  投资,其实就是给你们区里一个欲擒故纵的策略,想从区里获取更优惠的政策,宝平市太偏远了,地理位置根本没法和产霸区相比的,不过最终能够拿下来,说明以  你们吴书记为首的区委区政府领导班子还是费了不少功夫的。”

    “是的。”刘海瑞微笑着点了点头。

    金书记随即有些感慨地说道:“不过说实话啊,我倒是挺佩服吴敏同志的,作为一个女人,主政能力一点也不必男同志差啊。”

    “能不能别总是谈工作了呀!吃个饭都谈个没完,讨厌死了!”金露露白了一眼金书记,不满地发了句牢骚。

    看到宝贝女儿不高兴了,金书记就慈祥的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不谈工作了,咱们吃饭。来,咱们一起喝一杯!”

    在金书记的提一下,一家人举起酒杯轻轻碰了一下,抿了一口红酒,放下高脚杯,一抬眼的时候,刘海瑞的目光和金妈妈的目光不经意间撞在了一起,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目光移向了一旁。

    一顿很丰盛的晚餐在很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随后,金妈妈将大蛋糕拿到了桌上,几个人一起为金书记过起了五十岁的生日……

    金书记的心情很好,吃完蛋糕后,拿了两只酒杯,拉着刘海瑞坐下来,非要让刘海瑞陪着他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刘海瑞自然也不好推辞,就只好硬着头皮坐下来,陪着金书记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金书记抿了一口酒,沉吟道:“小刘,你当初上的什么大学啊?”

    虽然一想到自己那所在西经不怎么有名的大学,刘海瑞都不好意思说,但还是如实回答道:“西经财经大学。”

    听到西经财经大学这几个字,金书记的兴趣一下子被提了起来,问道:“你们财经大学的老校长是不是刘丁啊?“

    “我上学的时候刘丁好像是返聘回来的经济学教授,听人说是以前的老校长,不过是退休了。”刘海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到金书记兴奋的样子,心里不免有些好奇,试探着问道:“金书记,您认识刘教授?”

    金书记点了点头,说道:“刘丁很不错,以前是咱们河西省经济改革委员会的专家组成员,在发展经济,特别是发展农村经济方面,他的见解很独特,很有远见,放眼国内,恐怕没有几个人在这方面能比得上他。”

    说到这里,金书记的神色变得有些黯然,摇了摇头,一脸遗憾地说道:“不过,可惜啊!”

    “可惜什么?”听到金书记的语气中透着几分惋惜,刘海瑞不由自主的追问了一句。

    金书记苦涩一笑,脸上呈现出几分很铁不成钢的味道,叹息道:“刘丁是很有才华,只可惜他无心从政,曾经好几次,我仕途找人说服他到地方上做个一把手,实现他自己在经济建设方面的宏伟蓝图,不过都被他以自己不适合当官为由拒绝。”

    “不适合当官?”刘海瑞对这个理由感到有些意外,觉得刘教授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有多少大学的领导,想进入真正的政 治圈子里呢,他竟然不想当官,当官有什么合适不合适,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

    “是啊,这是他的原话。”金书记自然也猜到了刘海瑞的心思,不过他却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顿了顿,金书记又饶有兴致地看了刘海瑞一眼,说道:“或许,你说的也对,人各有志,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不一定能够做得好,再说了,他能做的好学问,也不一定能够管理好一方百姓,小刘,你说是吧?”

    “金书记说的不错!”刘海瑞点头拍了句马屁,联想到现在的官场现状,随即又怀着忧国忧民的情怀,鬼使神差地说道:“不过现在国家正大力发展经济,到地方  执政的官员大度都只顾着自己眼前的政绩,很少有对经济学有深度认识的,国家还是需要熟悉经济的人来管理地方,发展地方经济……”

    想到那些发生  在自己眼皮底下的面子工程,想到那一个个劳民伤财并带来严重危害的政绩工程,刘海瑞就像是一个激昂的斗士,热血澎湃,将自己的不满和想法一一说给了金书记  听。说到最后,刘海瑞发现从旁边经过的金妈妈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就意识到自己说过头了,赶紧打住了话茬,摸着鼻子有些尴尬地说道:“那个……我只是有  感而发,金书记您就权当听我讲笑话,不要放心里去……”

    刘海瑞本以为金书记听到他这番话,心里会有不满,不料金书记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小刘,你说的很对,从政这么多年了,我也是深有同感啊,你年纪轻轻就能意识到这一点,说明你是真的把心思放在了经济社会发展的长远考虑上,这一点很难能可贵啊!”

    刘海瑞听到金书记对自己的褒扬,心里不由得有些奇怪,便小心翼翼地说道:“金书记,既然您也能看出这其中的问题,那在地方领导认命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做一下调整呢?”

    金书记笑着看了刘海瑞一眼,呵呵地说道:“其实这些问题不只是你和我看出来了,就算是中央方面的其他领导也都看出来了。”

    听到金书记这么说,刘海瑞感到有些迷惑,不解地说道:“既然上面领导都能看出这些问题,为什么不采取一些措施来改变着一切?”

    金书记抿了口酒,咂了咂嘴吧,轻轻叹了口气,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能够发现问题是一回事,要解决问题却是另外一回事,你虽然在政府工作,但是工作的时间太短了,这其中的弯弯道道,你还是有点不明白的。”

    刘海瑞心里更加纳闷了,说道:“有问题就要想办法解决,只要意志坚定,再大的困难都能迎刃而解的啊!”

    金书记看到刘海瑞那郑重其事的样子,哈哈一笑,说道:“好!小刘,我先来问你,官员的考核和升迁是靠什么来决定的?”

    刘海瑞没有丝毫的犹豫,微笑着回答道:“政绩吧!”

    金书记接着说道:“作为一个地方领导,都想着要出政绩,以丰富自己的资历而得到升迁,你说,是做面子工程好看呢,还是花费大量时间去做一些改善民生的举措好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