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征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权力征途 /
  4. 《权力征途》 正文 午夜大乱战_2(文)
请记住我们:【20xs.com】    马玉不慌不忙的说道:“急什么,坐下来再说,拿到照片后,你计划下一步怎么做啊?”

    范成权冷笑着回答道:“把这些照片让杨美霞看看,让那小子在美霞心目中的印象一落千丈,大大的变坏!看看他还有什么能耐和老子争女人!”

    马玉不免有些担心,毕竟那里面的女主角是自己,要是杨美霞找自己麻烦的话,那自己可要遭殃啊!马玉就撅着小嘴儿,显得有些顾虑的说道:“那我呢,我岂不是也要被你那个美霞找麻烦了啊!”

    范成权笑呵呵的解释道:“放心吧,我让美霞看到照片之前,我会把你的头像打上马赛克的,她肯定不知道你是谁,只要让她知道刘海瑞那臭小子背着她搞女人,她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喜欢那个臭小子的,到时候,我再加把劲儿,绝对就能把这个市委书记的千金小姐给拿下!”

    “原  来这样啊!”听到范成权的解释,马玉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有些好奇,范成权这么有钱有势的人物,那么多女人愿意投怀送抱,为什么非要费这么大的劲儿拿  下市委书记的千金呢,于是就接着问道:“范大公子,我真的有些不明白啊,这个世界上那么多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有那么多漂亮女人愿意主动向你投怀送抱,你为  什么偏偏对那个杨美霞很感兴趣呢?难道范公子你是觉得她是市委书记的千金小姐,想巴结她吗?”

    “放屁!他市委书记杨天宇每次见了我还要敬我三分呢!我爸是国家 部级干部,我还用巴结一个区区的市委书记吗!”范成权狠狠瞪了一眼马玉,厉声说道。

    马玉这下就更不明白了,试探着问道:“难道是那个杨美霞长的真的很漂亮吗?”

    范  成权一边想着,一边说道:“漂亮倒是次要的,你知道那么多女人愿意让我玩,还不是看在我有钱有势的份上,要是我没钱,没社会地位,会有女人愿意被老子玩  吗?但是那个杨美霞她不一样,她也是**,她什么都不缺,没有攀附权贵的想法,只有把她征服了,才能说明我范成权玩女人真的有一手,才算是我真正的本事!不像你,也跟其他女人一样,还不是觉得我能帮上你,才会对我投怀送抱的!征服感,你懂不懂!”

    马玉忙皱着眉头一脸冤枉的说道:“你冤枉我了,我可和其他女人不一样的啊,你看我虽然是个寡妇,可是我一直都守身如玉的,有钱人和当官的我也见的多了,还不是只让你碰嘛!”

    范成权看着马玉那委屈的样子,坏坏的笑了笑,坐在了她的身边,扳过马玉的身体说道:“别废话了,快一点,把手机里拍得东西给我看看啊!”

    马玉佯装生气的说道:“范工资,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人家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连自己的脸都不要了,帮你征服那个杨美霞,你这一过来,先不说感谢的话,只想着你的事情,你这也太让人家伤心了吧!”

    范  成权看着马玉那佯装生气的样子,知道女人有时候需要甜言蜜语才会让她们愿意心甘情愿的付出,范成权就耐着性子陪着笑脸说道:“我错了,我知道这次真的是为  难你了,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说着话,范成权从皮夹中拿出了两千块钱,说道:“这是今天给你的报酬,过两天就提拔你到酒店的管理层!”

    马玉接住了两千块钱,娇滴滴的说道:“我还要你现在对我好好的补偿!”

    范成权坏坏的看着马玉,问道:“怎么个补偿法啊?”

    马玉抬起头,用那双杏眼看着范成权,问道:“我刚才已经被那个刘海瑞给占有过了,你现在还敢要我吗?”

    “你这是什么话啊,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的,你在我的心目中,和美霞是一样重要的。”范成权甜言蜜语的忽悠着马玉说道。

    “我才不信呢!”马玉撅着嘴说道。

    范成权就抚摸着马玉漂亮的脸颊说道:“好吧,既然不信,那我现在就好好补偿一下你!”说着话,范成权就慢慢的将马玉刚刚套在身上的衣服,又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将她压在了宽大柔软的席梦思床上。

    开  始的时候,是范成权在上面,后来,马玉就反客为主,骑在了范成权的身上,将刚才没能从刘海瑞身上释放的**,源源不断的释放在了范成权身上,到底是一个成  熟 女人,在床上一点也不保守,骑在范成权的身上,马玉就上下摇晃着自己那肥厚的臀 部,啪啪的击打着范成权的小腹,胸前那两团饱   满剧烈的上下跳动着,就像是活蹦乱跳的兔子一样淘气。

    马玉的运动实在太激烈了,不一会儿后,范成权就被她搞得有些立体不支了,累的气喘吁吁的说道:“还是你在下面吧!你太沉了,压得我吃力!”

    马玉面红耳赤的看着他,说道:“你没有看到啊,我的**是悬在半空中的哦!你也太没有男人味儿了吧!范工资你还是多锻炼一下身体吧!”眼前的范成权和刚才的刘海瑞比起来,养尊处优的他,身上一点肌肉也看不出。

    马玉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听话的从范成权身上下来,躺在了床上,被范成权压在了身上,两只手抱着范成权的后背,帮着范成权律动。

    范成权一边律动着,一边揣着大气说道:“马玉,把你和那个臭小子的照片拿过来吧,让我先饱饱眼福,看看那小子到底怎么样!”

    马玉就答应了,侧过身子去将放在床头柜隐秘部位的手机拿出来,递给了范成权。范成权就从马玉身上下来,靠在床头上,兴致勃勃的打开了手机中的录像文件,想看看刘海瑞的表现。

    但  是当范成权一看到手机屏幕上的画面时,不由得吃了一惊,就像是**坐在了钉子上一样,嗖一下子坐了起来,因为他看到手机画面中只有几秒钟的功夫是刘海瑞和  马玉搂抱在一起躺在床上,而且刘海瑞还是背对着摄像镜头,根本看不到他的脸,而接下来的画面,则是自己和马玉在床上呼哧瘪度时的镜头。

    范成权就不解的质问马玉:“我让你录和刘海瑞在一起的,怎么没有啊,反倒是把我们刚才的给录下来了!”

    马玉忙解释道:“刚才本来那小子都脱光衣服了,但是突然来了一个电话,把他给惊醒了,他穿上衣服要走,我把他抱住了,我想着只要录下我们两抱在一起的画面应该就足够了吧?”

    范成权皱着眉头说道:“够个屁啊!连个正脸也没有!”

    听见范成权这么说,马玉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就忙拿过手机去看,果然,就看到那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刘海瑞一直是背对着摄像头,反倒是她一 丝 不 挂的完全进入了镜头里,她不由得不满的说道:“怨就怨那个杨美霞关键时刻打来了电话!”

    范成权意识到计划失败了,气的咬牙切齿的在床头上狠狠地拍了一把……

    刘海瑞开车离开了天水酒店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将车开到了岚姐的酒吧门口,给韩五打了个电话,让他一个人过来,不一会儿,彪子就从酒吧里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刘海瑞将头弹出车窗,冲韩五喊道:“彪子,这里!”

    韩五看到刘海瑞的车之后,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趴在车窗上问道:“大哥,怎么回事儿啊?”

    刘海瑞示意让他坐上车再说,韩五就二话不说,打开车门坐上了上去。刘海瑞发动了车子,在赶往方琪家里的路上,刘海瑞将事情给彪子说了一遍,看着他说道:“五子,你今晚可一定要替我圆和好啊!”

    韩五点了点头,随即又鬼笑着说道:“大哥,我说你也太潇洒了吧,有岚姐和露露两个美女还不够,外面还有那么多女人啊!”

    刘海瑞得意的笑着说道:“男人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嘛!”说完,又叮嘱韩五说道:“五子,我告诉你,这事儿你可千万不能让岚姐和露露知道啊!”

    韩五笑道:“放心吧,我才不会乱说的。”说到这里,韩五扭过头去,笑眯眯的问刘海瑞道:“大哥,你说是不是女人都喜欢当官的啊?”

    刘海瑞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这样问呢?”

    韩五说道:“我看网上那些新闻,好像那些贪污犯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因为女人才败露的。”

    刘海瑞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韩五的话却给刘海瑞提了个醒,让他突然觉得必须要收敛一下自己的个人生活作风才行,如果一直这样彩旗飘飘的下去,自己的仕途迟早会败在女人的手上,这次差点上了巨卫东的当,被那个徐倩搞到,就是个例子。

    不  过不管怎么说,刘海瑞觉得与自己接触的这几个女人,对自己还都是真心的,并不是像其他当官的一样,养的那些情人都是看上他们手中的权力,能从他们身上获取  利益。对刘海瑞来说,金露露、杨美霞这两个姑娘,都是**,人家看上自己的肯定不是他的身份。刘海瑞自信的认为,至少到目前为止,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  人们,基本上都是对自己有感情的,而他也并不是那种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的男人,对每一个被自己上过的女人,在她们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无一例外都会挺身而  出,帮她们排忧解难,他的所作所为也对得起她们。

    车子以极快的速度向方琪所住的地方疾驰而去,看着霓虹闪烁斑斓多彩的夜色,刘海瑞的心情很是复杂,他知道一会儿等杨美霞和方琪见面,肯定免不了发生摩擦的,想到这些事,他就有些头疼。

    “五子,岚姐的酒吧里最近生意怎么样?”刘海瑞努力的转移这注意力,问彪子道。

    韩五说道:“好着呢。”

    “那岚姐还好吧?”刘海瑞问道。

    韩五笑着说道:“也好着呢,不过大哥你怎么好长时间也不来喝酒啊?”

    刘海瑞打着官腔说道:“我现在被提拔成副区长了,一天到晚忙的要死,还哪有时间大老远跑到市里来喝酒呢!”

    韩五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也是。”

    在快要到方琪住的那条街道的时候,刘海瑞生怕杨美霞会提前到了,要是自己还没到的话,那岂不是要露馅了,于是,刘海瑞就给方琪打了电话过去,很快电话就接通了,里面传来了方琪焦急的声音,她问道:“你到哪里了?怎么还没来啊?”

    刘海瑞回答说:“就快到了,那个敲门的人走了吗?”

    方琪战战兢兢的回答道:“没有呢,刚才还使劲的砸门了呢,你快一点啊!”

    刘海瑞忙安危着她说道:“你别怕,把门顶死,我马上就到了。”

    “嗯,我等你,快一点啊!”方琪心惊胆战的催促道。

    刘海瑞嗯了一声,又问道:“除过那个喝醉酒敲门的人,还有没有其他什么人敲门啊?”

    方琪疑惑的说道:“没有啊,怎么了?”

    刘海瑞忙说道:“没事,好了,我马上就要到了,你先等一下。”

    挂  了电话后,得知杨美霞还没有到,刘海瑞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不一会儿,车子就驶到了方琪住那栋楼楼下,下了车后,刘海瑞就带着韩五直奔楼里,坐着电梯到了  方琪住的那层楼,刘海瑞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深更半夜的敲打方琪的家门!他心急火燎的按了一下电梯的按钮,希望电梯跑的快一点,韩五就劝着说道:“大哥,  这电梯是固定速度,不是开车踩油门,你说快就会快的!”

    刘海瑞瞪了一眼韩五,说道:“我还不是担心我女人有危险啊!”

    韩五笑着说道:“刚才不是通过电话了嘛,不还没什么事嘛!”

    刘海瑞又瞪了韩五一眼,说道:“要是有事儿就来不及了!”

    说话间,电梯就到了方琪住的那层楼,刘海瑞急匆匆的钻出电梯,韩五跟在他的身后,就一前一后的快步朝着方琪的家门口走去。老远,刘海瑞就看到了一个喝的面色通红的男人,正在头靠着方琪的家门,一只手还在不停的敲打着方琪的房门。

    这个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走廊里有三个感应灯,但是有两只并没有亮,而另一只灯上面已经布满了厚厚的灰尘,发出的光线很微弱,不过,从背影上来看,这个醉汉的身材还真魁梧,刘海瑞心想,心亏自己叫来了韩五,多了一个帮手,也好把这个家伙给赶走!

    刘  海瑞三步并作两步,一个箭步冲上去,二话不说,一把拽过来那个男人的后衣领,等那人一回身之际,刘海瑞就直接挥起拳头击中了这个醉汉的下巴,一拳将这个身  躯魁梧的醉汉打了一个趔趄,血丝立即从醉汉的嘴角里渗出来,醉汉顿时就像是被打醒了一样,捂着腮帮子嗷嗷的痛叫了起来。

    韩五到底  是混社会的,心狠手辣,跟上来就一脚踹在了醉汉的裤裆上,当下喘的这个醉汉就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捂住裤裆顺着墙溜下去蹲在了地上,‘哎呦……’的  痛叫了起来,不等醉汉喘口气儿,韩五又弯腰一把抓住醉汉的衣领,将他硬生生拽起来,挤在墙上,恶狠狠的问道:“说!为什么三更半夜要敲人家一个女孩子的房  门呢!”

    醉汉的衣领被韩五狠狠拽着,肋的他有些喘不上气来,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费力的眨了眨那双醉朦朦的三角眼,看清是一个男人揪着自己的领子,就吃力的说道:“我……我敲门管你啥事啊!”

    “奶奶滴,你敢敲我大哥女人的家门,老子当然要管了!”韩五恶狠狠的说道,用力揪了一下醉汉的衣领,立即肋的他嗷嗷直叫。

    这个时候,刘海瑞见醉汉已经被韩五制服了,就敲了敲方琪的家门,方琪显然是被这个醉汉给吓到了,在里面惊恐的说道:“你……你快点走!一会儿我男朋友来了会揍扁你的!快……快走开!”

    “琪琪,是我!”刘海瑞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