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征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权力征途 /
  4. 《权力征途》 正文 英雄难过美人关_1(文)
请记住我们:【20xs.com】    靠近女局长最新章节 正文 英雄难过美人关“谁呀!”刘海瑞小心冀冀的冲外面问道。

    “我是酒店的安保,请问需要帮助吗?”外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刘海瑞这才松了一口气,走上前去将门 打开一道缝隙,朝外面看去,就见一个身穿保安服的人年轻人站在门口,刘海瑞忙说道:“不需要,谢谢。”说着将请勿打扰的提示牌挂在了门上,又把房门反锁了,回头看见徐倩正露出头来笑嘻嘻的看着他,说道:“刘副区长,是不是也被吓到了,过来让妹妹看看还能不能硬起来了,要是硬不起来就坏了,干这事儿就怕被吓着,过来呀,刘副区长!

    刘海瑞看着床上那个女秘书的骚样儿,便坏笑的走到了床边。徐倩掀开了被子,露出了两团白花花的硕大,自己用双手揉搓着,娇滇的说道:“刘副区长,你刚才的劲儿太大了,把人家给弄疼了,快点给人家揉揉吧。”

    刘海瑞嘿嘿一笑,就站在床头伸手给这个骚货女秘书揉起了胸部,徐倩则解开了他的皮带,把他的裤子褪下来,将他胯间已经软哒哒的用那双玉手捧起,将凑上前去,闻了闻,娇笑着说道:“刘副区长,这是什么味道啊,怎么这么骚啊!

    刘海瑞被她这个举动一搞,立即就有了反应,心想:妈了个巴子的,有你骚吗!坏笑着说道:“谁知道呢!

    徐倩娇笑着说道:“不过刘副区长你长的可真帅啊,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人了,能认识你我真高兴。”

    刘海瑞坏笑着问道:“你是说我小弟弟帅呢,还是说我帅呀!

    “你们这些男人怎么都这么坏呀!”徐倩娇媚的看了一眼刘海瑞,娇填的说道。

    刘海瑞坏笑着,将已经来了感觉的大宝贝故意往前挺了一下,碰上了徐倩的嘴唇,徐倩调皮的用舌头舔了一下,‘呸’了一声,娇滇的说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愿意让女人用嘴啊,这个味道好骚啊,我包里有湿巾,你拿来我给你擦干净,完了我帮你吹吹好不好?

    “呵呵,真的呀,好啊!”刘海瑞没想到居然还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他的情绪完全被调动了起来,忙伸手从床头柜上徐倩的皮包里掏出一带消毒湿巾,徐倩接过去用嘴撕开,拿出一张湿巾就给刘海瑞已经翘起来的大宝贝擦拭着,一边擦拭着,一边说道:“刘副区长,你不光官大,这个东西也大啊,你老婆可真有

    福气啊,你要是我老公,那可就幸福死了!

    徐倩这*的话刺激的刘海瑞的脑门一下子就晕晕乎乎的,就像是真的喝醉了一样,手上的力道就不由得加重了一些。

    徐倩的硕大被刘海瑞捏的有一些疼,就皱着秀眉娇滇的说道:“哎呀,你轻点儿啊,你捏疼我了,我的胸部是不是比你老婆的大啊?你们这些男的,一看到人家的胸部眼晴都不眨一下…  … 刘副区长,你硬了,怎么硬的跟铁棍一样了啊!

    徐倩双手捧着刘海瑞的大家伙,试探着用那樱桃小嘴去接触,一边轻轻的在上面舔,一边说道:“刘副区长,说真的,我还没给我男朋友这么做过呢,他一直想让我帮他亲,我就是不给,今天让你搞得我想尝尝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滋味,哎呀,有。氛咸咸的,不好吃。”她一边说着,一边张开嘴巴把刘海瑞的大宝贝放进去一大截,用嘴唇裹住,在最里面感受着,用舌尖顶着、舔着,用牙齿轻轻的舌!!擦着。

    刘海瑞明显能感觉到她的口技很娴熟,根本不想是新手,不由得在心里说道:装什么逼呢,不知道给多少男人都舔过了吧!那熟练的口技刺激的刘海瑞有些忍受不住了,伸手就把她的用头发抓住,使劲往自己的小腹上按,一下子就顶到了她的喉咙里面。

    刘海瑞的家伙太大了,徐倩哪里受得了这样,她猛地推开刘海瑞,就大口的干呕了起来,嘴角的涎水都流了出来,那表情看上去异常的淫荡。

    “你要憋死我啊,不好玩,你害死上来吧,快点放出来,要不然你也憋得难受。”徐倩一边干呕着,一边埋怨的白了一眼刘海瑞,将身上的被子全部掀开了

    刘海瑞也不说话,一把将徐倩拉到床边,把她的双腿举起来,自己就站在床

    沿边上,‘扑味’一下,就进去了,接着就是一阵‘啪啪啪’的律动。

    徐倩很配合的迎合着,很快就有一种暴涨的感觉了。

    十几分钟狂轰乱炸后,刘海瑞实在坚持不住了,皱着眉头说道:“我要放了

    啊,能… … 能放在里面不?

    徐倩这次没敢太出声,憋着下面使劲夹,生怕刘海瑞会退出去一样,娇喘

    吁吁的说道:“能,能,我也来了!

    刘海瑞已经顾不上什么,一下子就松开了,呼呼地就是一通猛灌,没完没了

    的抖着,痉挛着,这滋味儿太美妙了,作为男人,热火朝天了这么大半天,就是为了最后这几秒钟的哆嗦。

    此时被雨露滋润的徐倩,已经是面色如潮,浑身软绵绵的成了一滩软泥,刘海瑞点了支烟,靠在床头吸了起来,徐倩就挣扎爬起来去卫生间清洗刘海瑞留在里面的精华液,为了避免留下后顾之忧,刘海瑞将吸了半截的烟在烟灰缸里瓷灭,就悄无声。感的溜进了卫生间里,也加入到了洗澡的行列中,两个人洗了个鸳鸯澡,刘海瑞特别细心的帮徐倩洗干净了那里面,这才松了一口气。

    趁着刘海瑞还没有洗完澡,徐倩过了一条浴巾提前出了卫生间,朝卫生间里警惕的看了一眼,见雾化玻璃门后的刘海瑞还站在淋浴器下面洗着澡,忙从皮包里钩出那张巨卫东交给她的银行卡,偷偷的塞进了刘海瑞的公文包里,然后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一件一件将衣服穿上,重新躺在了床上。

    等刘海瑞出来后,朝窗外一看,见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就对床上已经穿上衣服的徐倩说道:“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说着,就开始穿衣服。

    徐倩倒也没有阻拦他,只是娇滴滴的说道:“刘副区长,你以后可要想着人家啊,人家今天可是把什么都给你了峨!

    刘海瑞呵呵的笑了笑,穿上衣服,在徐倩的脸蛋上轻轻摸了摸,就夹上公文包满脸春风得意的走出了房间。

    等刘海瑞前脚刚走出房间后,徐倩立马从床上爬起来,从皮包里拿出手机,给一直在等待消息的巨卫东打去了电话说道:“巨总,事情已经办好了! “那小子收下银行卡了?”巨卫东兴冲冲的问道。

    “不光收下银行卡了,连我也收下了,我把银行卡给他塞进包里了。”徐倩娇滴滴的说道。

    巨卫东听到徐倩这么说,不由得兴奋的说道:“宝贝,这次你办得好,我重重有赏。”

    接完徐倩的电话,巨卫东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就忍不住给刘海瑞打去了电话。此时刘海瑞刚从万豪酒店里出来上了自己的车,准备开车回去。

    “爱你在心口难开… … ”就在这个时候,刘海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看,见是巨卫东的电话,刘海瑞的心里顿时就明白了几分,他犹像了一下,接通了电话,里面便传来巨卫东笑眯眯的声音:“刘副区长啊,酒醒了吗?

    , ' xing了,刚醒,呵呵… … ”刘海瑞笑了两声说道。

    巨卫东‘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我那秘书小徐对刘副区长照顾的还算周到口巴?

    奶奶滴!刘海瑞听到巨卫东这样问,不由得在心里骂了一句,他也是呵呵一笑,说道:“巨总想的很周到啊!

    巨卫东‘哈哈’笑了笑,接着又说道:“刘副区长,那你看咱们那生态旅游城项目现在能不能先继续干着,反正也不影响你们工作的。”

    刘海瑞见巨卫东露出了孤狸尾巴,他知道现在肯定不能当面回绝他的要求,他呵呵的笑着说道:“这个事情啊,让我先考虑考虑吧。”

    巨卫东听刘海瑞说要考虑,就知道事情有了回旋的余地,于是笑了笑,婉转的说道:“那行,刘副区长先考虑一两天吧,不过老哥我那边可等不起啊,这一天损失好几百万呐,麻烦刘副区长尽快考虑一下啊!

    刘海瑞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就知道这家伙想用今天下午的事情来牵着自己的鼻子走,心想,想玩老子,没那么容易!他呵呵笑道:“那行,那巨老板就等着我的消息吧!”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这天晚上回到家里,刘海瑞从公文包里拿东西的时候,就发现了那张银行卡,心里不由得一阵疑惑,忙开车去了最近的一家银行网点,在自动柜员机上查询了一下,发现卡里有五十万的余额,顿时就意识到不好了。

    如果真收下了这笔钱,那就意味着要对生态旅游城项目中存在的问题开绿灯了,刘海瑞坐在车里。汽了一支烟,皱着眉头一边抽烟一边思考,深思熟路了好一阵子,他还是觉得这笔钱自己不能收,再说对现在的刘海瑞来说,他并不缺钱,思来想去,他联想到了上次对东兴化肥厂拆迁时的处理办法,于是,决定将这张有五十万存款的银行卡交到区纪委去,对生态旅游城项目的调查该怎么开展还是会怎么开展,绝不询私枉法!

    晚上躺在床上,刘海瑞对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次重新进行了规划,他觉得自己不能一味的只靠别人往上爬,现在自己还年轻,在工作上必须要认真对待,尤其是生态旅游城这件事上,一定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现在处理的不够严肃,将来一旦出了事情,自己是无法和金书记交代的,也会因此改变自己在金书记心里的看法。

    ‘滴滴滴… … ’已经快十一点的时候,刘海瑞的手机突然响了两声,他翻过

    身来抹黑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一看到这个熟悉的名字,他的心里有些感慨,短信是郑洁发来的,这段时间他真的快把这个女人给忘掉了,郑洁在短信里告诉他,她有些想刘海瑞了,这更加句起了刘海瑞对郑洁的思念之情,他一想到次日是周末,就决定去看望她。

    第二天刘海瑞起来的比往常都要早一些,今天他打扮的特别帅气,早早就出了门,将那将银行卡里匿名发往了区纪委,心里才彻底不用那么担心了。刘海瑞开了三个小时的车,才来到了栓柱带着郑洁一家人来安家的这个小县城,找到了郑洁租住的地方后,看见门关着,他费了半天劲儿才进到了屋内,可找遍了郑洁的影子,也没看到她的人影。

    刘海瑞心灰意冷的坐在沙发上,想着郑洁能去哪儿,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听见‘咔嚓’开锁的声音,刘海瑞连忙藏到了门边上,想逗郑洁开开心,门开了,开门的人走了进来,刘海瑞立即从后面捂住了她的眼晴。“啊…  … ”女人的尖叫声,震得刘海瑞的耳膜都要破了。

    刘海瑞一看,果然是郑洁,郑洁此时已经被刘海瑞吓得脸都白了,刘海瑞拍着郑洁的背,笑着说道:“把你吓坏了吧?

    郑洁看到是刘海瑞,先是一愣,接着一脸的惊魂未定,气喘吁吁的说道:你总是这么不正经的,我还以为家里来贼了,吓死我了!

    刘海瑞看着郑洁的脸色慢慢的红润了起来,便笑着问道:“你去哪里了啊?

    郑洁含情的看着刘海瑞,说道:“我刚出去了一下。”接着用那种带着些许埋怨神情的眼神盯着刘海瑞问道:“你怎么肯光临寒舍了?

    刘海瑞斜眼看了一眼郑洁,说道:“是谁昨晚发短信说想我了啊,叫我来看她啊!

    郑洁的心里涌起了一阵感动,但却口是心非的说道:“我不说你就不会想起还有我这个人了吧!

    刘海瑞故作失落的说道:“我还以为你想我了呢。”

    郑洁的脸开始变红,撅着小嘴说道:“想你有什么用,离得这么远,整天见不着人的。”

    “嘿嘿,这不是见到了吗?你想我哪里了呀?”刘海瑞故意逗着郑洁开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