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征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权力征途 /
  4. 《权力征途》 正文 前夫来拜访_2(文)
请记住我们:【20xs.com】    由于刘海瑞就在吴敏的另一边坐着,杨大美女对吴姐的悄悄话被他听的一清二楚,他很想说:吴书记早就被我带上了道。但是,当着众多区里领导的面,就是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

    听到杨大美女这句话,吴敏的心里微微有些紧张,但表面上却是一脸的风平浪静,反倒装糊涂地笑着说道:“是吗,我还真没有察觉出来呢。”

    孔胜辉见原本的一场欢迎宴,变成了他们三个人的小团体了,只见他们三个人在一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时不时笑一下,完全不把他们这几个人放在眼里,于是孔胜辉就打破了沉默,对服务员说道:“服务员,上茶水啊!”

    吴敏意识到孔胜辉对他们三个人在一起交头接耳有些成见,于是吴敏就微笑着对孔胜辉说道:“老孔啊,今天响们市委市政府的几个主要领导,好像就老刘没来口巴?”

    孑l 胜辉环顾了一周,笑呵呵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像就老刘没来。”“这老刘啊,人家杨部长专门从省里来咱们区里就职,这么重要的事,老刘都不来,真是太不给人家杨部长面子了。”吴敏看似轻描淡写的发着牢骚,其实是想让孔胜辉将自己对刘德良的不满传到他耳朵里去,让他刘德良明白,在沪瀚开发区,他还没有资格和自己叫板。

    孔胜辉听到吴敏因为刘德良没来出席这次迎接宴而发牢骚,知道她其实是很不满刘德良在前不久与她公开叫板,囚为竞争区里一把手的事情,两个人的矛盾已经在区委区政府公开化了。↘官↘场↘中↘文↘网↘↘ 

    孔胜辉稍显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老刘可能是身体不舒服吧?” 不敏淡淡一笑,说道:“我觉得老刘恐怕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心里不舒服口巴。

    孔胜辉听得出吴敏的言外之意,他‘呵呵’的笑着说道:“老刘他没来就没来吧,反正咱们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们都来了,这就行了。”说到这里,孔胜辉很巧妙的将话题从刘德良的身上转移到了刘海瑞的身上,他慈眉善眼的看着刘

    海瑞,笑眯眯的说道:“对了,刘主任和咱们杨部长看上去很熟悉,刘主任是怎么认识咱们杨部长的?”

    刘海瑞回答道:“我和杨部长是大学同学。”

    孔胜辉笑呵呵地说道:“那还真巧啊,杨部长和刘主任都这么年纪轻轻就身居要职,都是年轻有为,又是大学同学,将来区里的发展可离不开你们啊。”听到孔胜辉这么说,刘海瑞与杨美霞相视一笑,刘海瑞对她说道:“杨大美女,看你的了。”

    吴敏听刘海瑞对杨美霞的称呼很亲近,便扭头说道:“刘海瑞,你和杨部长的关系很不错嘛,都敢随便开玩笑了啊,也给我开一个呀?”

    看见吴姐那种冰冷的眼神,刘海瑞忙说道:“我和吴书记是上下级关系,这里面有本质的区别,我可以敢和杨部长开玩笑,却不敢和吴书记开玩笑,我怕吴书记炒我的鱿鱼啊”

    吴敏说道:“怪不得,杨部长说你油嘴滑舌,还真有点,你还知道,我是你的上级啊!有你这样尊重上级的呜!”

    杨美霞听出。氛弦外之音,忙问吴敏道:“吴书记,你说,他怎么不尊重你了9 , ,

    问完吴敏,杨美霞又调皮的对刘海瑞眨了一下眼晴,佯装有些生气的说道:“你说说,你是怎么不尊重人家吴书记了?”

    吴敏看出来,杨美霞是想把话题向男女关系那方面延伸,急忙更正说道:小杨,我说的不是这样意思,我说的是,这个刘海瑞,前几天,他的一个哥们,竟然把我们家老史给打了!”

    听到吴敏这句话,杨美霞顿时瞪大了眼晴,显得很是惊讶,忙问道:“是一个叫彪子的吗?”

    刘海瑞连忙解释着说道:“一场误会,打人的是彪子,被打的老史,是吴书记的丈夫!”杨美霞这才明白了,说道:“那彪子怎么能打人家吴书记的丈夫呢,太有眼不识泰山了吧!”

    刘海瑞意识到孔胜辉等人在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们三人在交谈,便连忙冲吴敏和杨美霞挤了挤眼晴,暗示他们不要当着孔胜辉他们说这件事了。

    吴敏也不想让区委区政府的其他人知道自己的家事,就心领神会的看了一眼

    刘海瑞,转移了话题说道:“杨部长第一次任职,我们第一次喝酒,一定要发挥最大的极致,说吧,杨部长,喝什么酒?”

    杨美霞看了眼刘海瑞,用带着。氛命令的口气说道:“刘海瑞说,喝什么酒?↘官↘场↘中↘文↘网↘↘ 

    刘海瑞忙对吴姐说道:“这里吴书记最大,看吴书记说喝什么酒,就喝什么酒吧。”

    刘海瑞之所以这么处处讨好吴姐,就是希望得到她的原谅,。可是,在对自己有意的女孩面前一味的讨好别的女人,这就让杨大美女心里有些不高兴,一脸醋意的斜晚了一眼刘海瑞,干脆就说道:“今天这么多领导都在场呢,要不就喝白酒口巴?”

    “白酒好。”听到杨美霞的提议,吴敏表示赞同,“我也喜欢喝白酒。”刘海瑞怕两个一老一少的漂亮女人在自己的面前千气,而且还有孔胜辉等市委市政府其他领导在场,要是被他们看出点什么来了,那事情就不好收场了。于是刘海瑞就连忙建议道:“吴书记,我们还是喝啤酒吧,我和孔区长我们都是男人,喝什么酒无所谓,但你和杨部长是女人,你们还是喝点啤酒吧?” 杨美霞见刘海瑞还讨好吴敏,她真就生气了,竟然不顾那么多人在场,就耍起了自己的大小姐脾气,就厉声说道:“我说喝白酒!就喝白酒!你们是为我接风的”

    吴敏也看出来,只要刘海瑞梢微对自己表现的好一点,杨大美女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吴敏毕竟也是过来人,她很清楚的意识其中的端倪,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这个刘海瑞,这个刘海瑞真够色胆包天的,占有了姐姐不说,还想和表妹方琪结婚,和自己的表妹方琪八字还没有一撇,又从天而降一个杨部长,天下的好女人,都快让这个刘海瑞给糟蹋完了。

    不过吴敏为了自己和表妹方琪两个人的面子,她不愿意在杨美霞面前认输,心想,好歹也是来到我们沪浙开发区了,岂能让杨美霞把我们沪瀚区的女人看扁了。于是吴敏就说道:“杨部长今天是第一次来咱们区里,也算是客人,就按照杨部长的意见办,喝白酒,我们都喝白酒。”

    孔胜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总之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儿,就笑眯眯的附和着吴敏的话说道:“对,大家都喝白酒吧,相信在座的各位肯定多少都能喝点白酒的,少喝点,不碍事的。”

    吴敏让刘海瑞问服务员要了三瓶五根液放到桌上,想给杨美霞一个下马威,没想到杨美霞却笑着说道:“正好,咱们六个人一人半瓶。替换串”

    听到杨美霞这么说,吓得刘海瑞吐了一下舌头。这一桌人喝酒,可就苦了刘海瑞了,他是这一桌里面级别最低的一个,端茶倒水的活自然是落在了他身上,而他为了向吴姐赎罪,也是尽职尽责,一会儿添茶,一会倒酒,唯恐怠慢了其中任何一个,都会招致两位女人的呵斥。真是倒了霉了。

    在第三瓶白酒喝的还剩一点底的时候,吴敏让刘海瑞拿回去,而且孔胜辉也提议说今天少喝一点,喝高兴就行了,不要影响了第二天的工作。

    见两位领导都这么说了,杨美霞也感觉自己喝的差不多了,要是喝醉了非得在领导们面前出丑,今天刚来区里,在领导心里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对自己很不利,于是,杨美霞也。点着头表示同意,她说道:“各位领导都喝得差不多了,那就… … 就不喝了,刘海瑞,你方便的话送我回宾馆吧?”

    吴敏心里很清楚,杨美霞是想和刘海瑞单独接触,心里不由得涌起了一股醋意,不想让杨美霞得逞,于是就佯装一片好意的说道:“小杨,你今晚不要住宾馆了,正好我们家里那个男人现在还在医院病床上躺着呢,你就跟我一块回到我家里去住口巴。”

    杨美霞推辞说道:“区… … 区委安排我去住宾馆,我还是去住宾馆吧,吴书记的家里我怎么好意思去呢。”

    由于有孔胜辉他们在场,既然杨美霞推辞了自己的‘好意’,吴敏觉得自己也不能在其他人面前失了面子,还非得丢她去自己家里不可,于是吴敏说道:那好吧,刘海瑞,我在这里等着还有一点工作上的事情和你谈谈,你先送杨部长回宾馆吧。”这样一说,刘海瑞就不敢在杨美霞身边逗留太久了。

    刘海瑞这家伙很聪明,也意识到吴姐这样说并不是真有什么工作非得在这个时候谈,而是不想让他和杨美霞单独接触,于是就善解人意的说道:“彪子开车在外面等着呢,我喝酒了,也不能开车了,就让彪子一起送我们回去吧?” 杨美霞也不笨,知道吴敏是想破坏自己和刘海瑞单独接触的机会,于是就谦让道:“还是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先把吴书记送回家,再来接我吧。”两个女人都这样互相谦让,刘海瑞真不知道先送谁了,为了避免两个女人互相争风吃醋,心想那就一起送。

    刘海瑞是男人,而且酒量特别大,今晚这几杯酒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于是他就说道:“那我就把吴书记和杨部长一起送了吧?孔副区长,你们我就照顾不上了。

    孔胜辉说道:“没事,你去送吴书记和杨部长吧,我们几个大男人自己可以

    于是刘海瑞就一只手扶起一个,一左一右搀扶一老一少两个漂亮女人,摇摇见晃的走出了酒店。

    在送两位美人回去的路上,刘海瑞的心里很是志忑,他不敢主动和她们其中任何一个人说话,因为怕先一对这个说,另外一个又会生气,所以一路上就一直沉默不语,根本不像刘海瑞以往那种和人在一起就滔滔不绝的作风。

    由于杨大美女很想单独和刘海瑞待一会儿,在车子驶离了酒店后,她就说吴敏是领导,极力要求先将吴敏送回家,由于有彪子这个电灯泡在车里,吴敏觉得他们也不会有单独在一起接触的空间,无奈之下,也就答应了先送自己回家。车子到了吴敏家的楼下,吴敏出于礼貌,对杨美霞说道:“杨部长,上去坐坐口巴?”

    杨美霞心里揣着小九九,就笑着谢绝道:“这么晚了,就不打扰吴书记休。息了口巴。,,

    吴敏还是担心她一离开后,杨美霞会找机会和刘海瑞单独接触,于是就故意醉意朦胧的刺激她说道:“我,我就知道,杨部长没有这么大的胆量和魄力,你怕我会吃了你啊。”

    杨美霞到底是年轻人,在官场上的历练还不够,没什么臣服,吴敏的激将法用在她身上效果是立竿见影,一句话就把她激怒了,心想上去坐坐还有什么不敢呢,你一个老女人难道还能把我那个了啊!

    这样一想,杨美霞就笑了笑,说道:“那既然吴书记这么热情,我就去吴书记家里坐坐吧,只不过这么两手空空的没带什么礼物,吴书记可不要介意啊。”

    吴敏轻轻一笑,显得很热情的说道:“杨部长说的什么话呢,你是从省里下来的,能到我家里去坐坐,还带什么礼物呢,再说了这一次我能留任在区里,还多亏了杨部长替我牵线,要不是柳副书记,我说不定都不在区里了。”听到吴敏这么说,杨美霞的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然后对刘海瑞说道:

    “刘海瑞,走,响们一起去吴书记家里坐坐吧。”

    无奈之下,刘海瑞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左一右的搀扶着两个就不醉人人自醉的美女朝楼上走去。陪着杨美霞和吴敏到了她家里,坐到了吴敏家里有些凌乱的客厅里。

    由于吴敏的女儿也被她放在了奶奶家里,而‘大偏头’又在医院里躺着,家里就显得有。点冷清。两位女人都比刘海瑞厉害,官职也大,刘海瑞倒是很会照顾人,扶着她们在沙发上坐下来后,就去忙碌着洗好了一盘水果来,让她们吃,说是能解酒。

    吴敏醉醇醇的歪倒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墙上的壁挂电视,就看起来了起来。杨美霞见吴敏有些睡意朦胧了,就趁机把刘海瑞叫到吴敏的卧室里,想跟他单独说会儿,等刘海瑞一进去,杨美霞就一把关上了门,然后猛然就抱住刘海瑞,突然哭诉道:“死… … 死刘海瑞,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沪浦开发区上班吗?第一是为了你,第二是为了躲避那个姓范的,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

    被杨美霞这么一才包,刘海瑞也有。点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也有些心醉的说道“我,我很高兴,你能来沪瀚开发区工作,我真是太高兴了,这下,我们能经常在一起了。”这个时候的刘海瑞,似乎都已经忘记了自己给自己定下了要求了。他原本是给自己立下了底线,绝对不能和杨美霞发生什么过火的关系,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这个了。

    杨美霞抹着眼泪,向刘海瑞倾诉,自己来沪浦开发区上班的不易,这是她和家庭彻底决裂的结果,为了来沪瀚开发区上班任职,她和爸爸大吵了一架,第二天赌气的去省委工会那里辞了职,不想在那里呆了,杨美霞找到了省委组织部,主动要求去西经市沪瀚开发区工作,省委组织副部长李长平和省工会主席朱香丽都深感意外,把杨美霞的事情告诉给了杨美霞的父亲,回到家,杨美霞又和爸爸大吵了一架,两人不欢而散,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最后,还是爸爸让步了,同意她来沪瀚开发区就职。

    刘海瑞从杨美霞断断续续的口述中也听出来了,她之所以来沪瀚开发区就职,也是和家里赌气来的。刘海瑞忍不住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谁知杨美霞趁着酒劲,一下子咬住了刘海瑞的嘴唇,两人咬到了一起。一个温润可人的尤物抱在怀里,刘海瑞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内心也是喜欢杨美霞的,但是总觉得他和

    杨美霞距离太远,身份又悬殊,而且前面有金露露的前车之鉴,他不想再惹上了市委书记的女儿,他心里很清楚一旦伤了她的心的后果,可是现在事情的发展却完全超出了刘海瑞的意料,这令他有些措手不及,可是美人在怀,那温润柔软的感觉,那热乎乎的温度,那绵软的香舌,已经撩拨起t 他内心深处最原始的雄性冲动。

    人总是会做出一些连自己都无法控制住的事情,要不然这个世界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强奸犯了,作为一个男人,能够抵杭得住一个身材火辣长相漂亮的年轻美女主动投怀送抱的,恐怕还没出生吧?人非圣贤,谁能无过呢。更何况刘海瑞正直一个男人最为血气方刚热血沸腾的年龄段呢,面对这样的诱惑,他实在无法抵抗了,很快脑子里就一热,一个翻身就把怀中的美女压倒吴敏和‘大偏头’经常睡觉的床上,和这个*美女激烈的亲吻起来。舌尖的纠缠,绵软的香味,就像是带着魔力一样,将那种令人心神荡漾的魔力注入了刘海瑞的体内,不一会儿,刘海瑞就感到身体里有了那种燥热难· 衬的感觉,那个彰显男人雄风的地方很快就忍不住立正了起来… …

    那天在药店里替唐副市长买辅助药物的时候,那个漂亮售货员告诉刘海瑞,那个药效甚大的虎豹胶囊,能持续药效半个月呢,看来还真不是瞎说,不知道是药效的作用,还是身下美女的魅力,此时的刘海瑞,脑子里已经是空白一片,理智的防线完全被欲望的潮水击垮了,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举动,伸手去解身下美女那精致的腰带,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激动还是因为腰带太复杂,他解了一下,竟然没有解开,但是那种欲望的驱使,使得刘海瑞并没有就此罢休,只好手隔着腰带,就向身下美女的小腹部一下游走而去,轻车熟路的就触摸到了美女腿心处的那片篙草… …

    在刘海瑞出手之后,杨美霞急切的扭动着那柔若无骨的娇躯,推推操操、半推半就,表现出了一个女人在这个时候的那种矜持。

    由于两个人都喝酒了,都有。点控制不住身体里涌出的原始欲望。在刘海瑞努力下,美女身上的那条精致的小腰带马上就要解开了。

    “爱你在心口难开… … ”就在小腰带即将差一步就被解开的一瞬间,刘海瑞的手机却意外响了,刘海瑞怕会惊扰到客厅里昏昏欲睡的吴姐,连忙拿起手机要接,谁知杨美霞伸出手,一把就把刘海瑞的手机夺过来扔到了地上,连电池都摔

    出来了。还不等刘海瑞反应过来,身下的美女就一把楼住刘海瑞的脖子,将那张红润性感的樱桃小嘴印在了刘海瑞因惊恐而长大的嘴巴上。

    美女一边拥吻刘海瑞,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别管它。”↘官↘场↘中↘文↘网↘↘ 

    刘海瑞不由得苦笑着心想,怎么能什么都不要管呢。

    于是刘海瑞挣扎着,就推开杨美霞的胳膊,去把手机拾起来,重新装上电池,手机刚一开机,彪子的电话就彪了进来,说道:“刘哥,我还在楼下呢,你还回去吗?”

    刘海瑞忙故作镇定的说道:“我还要等一会,你先回去吧。”说罢,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在一旁,回头再看杨美霞,竟然楼着被子,口里嘟嚷着:“刘海瑞,我们结婚吧,不要走,我们结婚吧。”

    看来她真的是喝醉了啊!看着美女在床上那种抱着被子一脸醉态的样子,刘海瑞在心里想到。

    还不等刘海瑞继续想上前去完成壮举,就见美女真的睡着了。见状,刘海瑞不由得自潮的笑了一下,还想趁势把杨美霞上了,此时不上,何时上,这是一个占有杨美霞最好的机会,何况身上还有虎豹胶囊的药效,一定会很快占有她的。他不由自主的将身子慢慢靠上去的同时,抬头一眼就看见,床头上挂着吴姐和‘大偏头’的相片,相片上的吴姐,嘴角含笑,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看,艺术照片上的吴姐,看上去要年轻多了,两只大眼晴有。氛生气的看着刘海瑞,让刘海瑞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理智随即就被唤醒了。这张床上,他曾经和吴姐云雨过。而现在在同一张床上,睡两个不相同的女人,自己这件事,办得是不是有。点太不仁义了?而且一想到杨美霞的身份不是一般女人,如果今晚这样不仁不义的得到了她,又不能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到时候落得一个负心汉的恶名不要紧,要紧的是万一她一气之下将这事儿告诉了杨书记,杨书记要弄死他,还不跟弄死一只小蚂蚁那么轻而易举呢。

    人家杨美霞甘愿自降身份大老远的跑到沪瀚开发区来任职,为了是能和自己在一起,而自己第一天,就把人家女孩给上了,也有点太不地道,操之过急了,冷静下来后,刘海瑞就给杨美霞调整好身姿,把杨美霞的鞋子脱掉,给杨美霞盖了盖被子,转身就退出来。

    准备离开吴姐家里,在路过沙发的时候,刘海瑞又本能的瞥了一眼吴姐,她

    现在的状态更糟糕,由于就那样歪歪扭扭的倒在沙发上,身上的衣服已经严重凌乱不整了,五个扣子开了四个,只有中间那个扣子还系着,领口敞开后,那雪白丰满的两只大白兔已经呈现出呼之欲出的状态,而敞开的衣襟下,更是露出了她还留着淡淡刀口的平滑雪白的小腹,嘴角带着一丝口水,那沉醉的姿态散发着让人忍不住想犯罪的魅力。

    此情此景,让刚恢复了一点理智的刘海瑞,再一次又产生了那种激动的想法,在原始欲望的驱使下,就难以自制的走过去,试探着摇晃了几下吴姐,此时的吴敏睡意正浓,酒意已深,并没有睁开眼晴,见状刘海瑞就把吴姐抱起来,虽然吴姐比杨美霞沉多了,但是,刘海瑞年轻力壮,抱起她还是小意思毛毛雨,才包着吴姐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另一间房子。

    将吴姐抱进卧室,刘海瑞将她小心冀冀的放在了宽大柔软的席梦思床上,为她轻轻的脱掉了脚上那双漂亮的黑色高跟鞋,又动作轻微的将她在床上的姿势摆好。看着吴姐上衣的扣子都开了,刘海瑞索性就把她的上衣给脱下来,也好让自己更方便一点。毕竟,刘海瑞和吴敏已经是有过男女之间的那种接触了,脱吴敏的上衣和脱杨美霞的上衣是有着本质的不同。把吴姐的上衣脱下来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吴姐那醉呼呼的样子,刘海瑞突然没有了那种想法,心想干脆走了算了,这样想着,刘海瑞就起身准备离开,可是就在刘海瑞刚起身的时候,半睡半醒之间的吴姐竟然在呢喃地说道:“不要走… … 不要走… … 陪陪我… … ”说着话,就伸长两条雪白的玉臂把刘海瑞给抱在怀里,在这样的情况下,刘海瑞顿时又凌乱了,随之两人倒在了一起。

    对于吴姐,囚为两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刘海瑞丝毫没有顾虑那么多,就开始对她上下其手发动了攻击,即便是在吴姐的家里,他完全也不用顾虑什么,因为吴姐的丈夫‘大偏头’还在在医院刚做的鼻骨隆起术,晚上也不可能突然就回来,而且那个杨美霞的酒量毕竟还是没有刘海瑞和姐的高,这个时候,听着杨美霞在另一间卧室里已经睡得和死猪一样打着呼噜,所以,刘海瑞完全放松了心情,与此同时,在一套房子里和两个女人在一起,在另一间房子里亲吻了一个女人,跑到这间房子里和另一个女人发生关系,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刘海瑞就好比一个闹钟,在杨美霞那里上足了发条,到吴敏这里来破劲,很有别样的风情,。同室两女人,刘海瑞不想放弃这天赐的良缘。

    三下五除二,刘海瑞就将吴姐下面的束缚完全解除,端起自己*勃发的小钢炮对准了吴敏已经有些潮水泛滥的花瓣洞,‘嗅嗤’一声,只听见像老水牛的牛蹄子,一脚殊进淤泥里一样,一下子就连根没入到了吴姐的花瓣洞里。与此同时只听吴敏‘嗯’的发出一身沉沉的呻吟,就抬起双臂环抱住了刘海瑞的脖子。

    虽然她已经是喝醉了,但着丝毫不妨碍她的生理反应,这一点和男人有本质上的区别,男人在喝醉酒后根本办不了事,而吴敏的花瓣洞里此时却是别有洞天,那种湿润和温暖把刘海瑞紧紧的包裹住。

    醉朦朦的吴敏竟然还抬起双腿架到刘海瑞的腰上,用比较粗糙的后脚跟,敲打着刘海瑞的腰杆,促使他快一点对自己发动进攻。

    感到幸福的吴敏的脸上泛起了醉意的满足表情,一边哼哼仰卿的低吟着,一边呢喃着说道:“你个死刘海瑞,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 嗯… … 呢… … ”刘海瑞感受到,自己和吴姐的僵硬关系有可能通过这次的结合,能够缓和下来,他就越发卖力了,床头打架床尾和,最有效缓解夫妻矛盾的就是弄这个妙不可言口巴的事儿。

    刘海瑞和吴敏虽然不是夫妻,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却胜似夫妻关系,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增进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刘海瑞觉得很有必要,因为他对这些已婚女人的心态了如指掌,往往在床上能够征服了她们,那么从内心深处也就得到了她们的认可。

    带着将功补过的心态,刘海瑞越战越勇,就像是拉满的弓弦,每一次的射击,都精准有力的命中靶心。

    几分钟下来,刘海瑞就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吴姐的身体猛然松软,一股热流从她的深处涌出,对他的男人雄风当头浇下,那种意外的刺激,使得刘海瑞立即感受到了一种欲火冲天的感觉。但是在没有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刘海瑞只好启用应急预案,他只能强忍着那种很想释放在里面的冲动,从吴姐的身体里出来,喷发在了一片巴掌大的卫生纸上。

    刘德良在前妻王娟的家里和她重温了一次夫妻生活,释然之后,就满头大汗的躺下来,与王娟并肩躺在曾今一起睡了数年的床上,一脸满足的看着身边的前妻,喘着粗气说道:“娟儿,和你在一起的感觉真好啊。”

    王娟也是满脸潮红,*的看着他,淡淡地说道:“都快十年了,难道以前的

    感觉都不好吗?

    刘德良立即笑眯眯的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这一次是感觉最好的一次。

    王娟淡淡的笑了笑,‘哎’了一声,说道:“可惜以后你也不可能天天都享

    受到这样的感觉咯。

    刘德良听得出前妻王娟的言外之意带着埋怨他的意思,便死皮赖脸的将对她

    说道:“娟儿,今晚我就住在这吧?

    这个事儿都做了,对王娟来说刘德良今晚在这住不住都无所谓了,便语气淡

    然的说道:“随你吧。”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 ”就在这个时候,从床头柜上传来了一曲流行的手机铃声。

    刘德良和王娟顿时互相看向对方,都以为是对方的手机在响,王娟说道:你的手机。”

    刘德良这才反应过来,漫不经心的伸过胳膊从床头柜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当他一看都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顿时神色变得有些惊慌起来,看到刘德良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王娟就好奇的朝着他的手机屏幕上扫了一眼,看到显示着‘静静’来电两个字,毫无疑问,‘静静’是一个名字,一个女人的名字,而且能将对方的名字保存的这么亲密,关系肯定不一般,王娟的嘴角闪过了一抹冷笑。

    “我接个电话。”刘德良略显惊慌的说着话,就从床上爬起来,将手机拿到了卫生间里去接电话了。

    王娟知道这个静静肯定又是刘德良在哪里认识的小孤狸,不过现在对她来说刘德良和什么女人匀搭在一起,都无所谓了,反正都离婚了,她也从来没想过要和他复合,只不过现在刘德良还是沪瀚开发区的二把手,她不想和他把关系搞僵,说不定以后还会利用上他呢。

    王娟听见刘德良在卫生间里小声说道:“小静你今天过生日啊?… … 那好… … 哥现在就过去,你喜欢什么礼物哥给你买… … 这么晚了怎么了?我给钱他还不卖东西啊… … 好… … 你等着哥哥… … ”

    接完电话,刘德良从卫生间里一出来,就徉装出一副焦急的样子说道:“娟

    儿,区里有点事情我得去一趟,我今晚就不在这里住了。”

    王娟的嘴角闪过了一抹冷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那你就去忙你的吧

    刘德良笑眯眯的说道:“还是娟儿你理解我。”说着话,抓起衣服就开始往身上穿。

    看着刘德良那个焦急的样子,王娟觉得她越来越不认识这个男人了,她一点都不后悔自己选择答应和他离婚,他刘德良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和找女人,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寻找属于自己的性福呢。

    看着刘德良急匆匆的下楼离开后,王娟躺在床上想了想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生活情况自然很糟糕,离婚对她的影响也不小,而工作上,虽然自己是个副行长,但是在行里因为与吴世兵总是对着干,几乎没人愿意站在她一边。尽管这次回家里去父亲给了她那么多忠告,但是她还是坚持自己的工作风格,在这些大原则大方向上还是要坚持按制度办事。

    工作上的事情还好说,她现在什么都不缺,大不了将来被吴世斌阴一把,丢掉这份工作罢了,但是生活上的事情就不是那么好处理了,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一个真正爱自己的男人呢?想着想着,她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楼下那个年轻的壮男。突然很想看看在今晚刘德良来家里后,楼下的男人会有什么反应?于是,王娟拖着松软的身子,从床上吃力的爬起来,一股粘稠的液体便顺着她的大腿内侧缓缓流了出来,王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撕了一截卫生纸擦拭了一下萧瑟的下面,才走到电脑桌前坐下来,打开视频监控文件,将播放进度条拉到了晚上刘德良来家里后的时间节。点…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