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征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权力征途 /
  4. 《权力征途》 正文 斗智斗勇_2(文)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这件事,只有他和徐民两个人知道是假的,是他们两一起演的双簧,而且为此刘海瑞还让任兰给徐民打了一笔钱,用以封住嘴。如果孙昌盛真掌握了真相,那么泄露这个秘密的人只能是徐民。想到这些,刘海瑞心里不由得有些惴惴不安了,情急之下,连忙给徐民打了电话过去。

    谁知道这货的电话一直通着,但就是没人接,一直打了足足六遍,电话才姗姗接通了,刘海瑞气的破口就骂:“徐民,你什么意思啊,故意不接兄弟电话是吧?”

    “刘……刘兄弟啊,你……你找我啊?”徐民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应道。

    刘海瑞气呼呼的问道:“怎么?兄弟还不能找你啊?”

    徐民连忙尴尬的笑着回话到:“不……不是,看兄弟你说的,不过刘兄你找我有啥事吗?”

    刘海瑞稍微缓和了一些语气,言归正传,冲他问道:“徐哥,孙昌盛有没有找过你?”

    “是不是出……出什么事了?”电话中徐民好像是知道什么一样,断断续续地问道。

    “你就说孙昌盛找过你没有?”刘海瑞现在就只关心这个问题。

    “找……找过一次。”徐民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你是不是出卖了我了?”一听徐民肯定的回答,刘海瑞立即惊慌不安的问道,生怕徐民出卖了自己。

    “没……没有。”徐民支支吾吾的否认了刘海瑞的问题,接着说道:“兄弟,你要方便的话咱们还是……还是见面细聊吧?”

    徐民在电话里的反常让刘海瑞觉得自己原本很有把握的事情现在变得不确定了,他也不知道徐民那边出了什么事,总是感觉他的反应很不对劲儿,于是,心一横,说道:“行吧!徐哥你在哪?咱们兄弟找个地方聊聊?”

    在电话里协商了一下,刘海瑞也没吃饭,于是就说找家饭馆两人见面,约定地点后,他也顾不上去上上午的课了,从床上窜起来,一把拿上放在桌上的车钥匙,就走出了房间。

    开车去赴约的路上,杨柳给刘海瑞发来了短信,问他下午怎么没去上课?刘海瑞胡乱撒了一个谎敷衍了过去。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分心给杨柳了,心里被一团迷雾笼罩着,只想从徐民那里搞清楚刘德良是不是知道他们只是在吓唬他,其实手里并没有他的什么把柄。

    在路上,刘海瑞将车开的飞快,从省委党校去徐民约好的那个地方差不多要横穿整个主城区,他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将车开到了这家很有名的饭馆门口,从车上一下来,给徐民打去了电话。

    “喂!徐哥,你在哪?我都到了。”刘海瑞在电话里有点焦急地说道。

    “兄弟你先进去,我五分钟左右就到了。”徐民用抱歉的语气说道。

    “那行,你快点啊,我先进去了!”刘海瑞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句,收起电话就走进了饭店里。

    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刘海瑞随便点了几道家常小炒,要了一瓶本地产的西凤酒。原本肚子在饿的呱呱叫,烟抽得多了,也是口感舌燥,有点饥渴交迫的感觉,但是等饭菜端上来,他夹了两口菜,心里有事,吃着也是寡然无味,根本没什么心思吃饭,就将筷子搁在碟子上,抿了一小口酒,点了一支烟抽起来,凝着眉头,想到孙昌盛今天的强硬态度,不由得就担心起来,心想要是地皮的事情不能帮任兰办妥,自己还哪有脸再见她?他只感觉脑子里在嗡嗡作响,乱成了一团麻。

    五分钟后,徐民才姗姗来迟的出现在了刘海瑞面前,对正在喝着闷酒的刘海瑞打了一声招呼。

    听到有人叫自己,刘海瑞一抬起头,就看到徐民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看到眼前的徐民,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一头雾水的看着胡子拉茬神色憔悴的徐民,不解地问道:“徐哥,你……你怎么成这个样子呢?出什么事了?”在刘海瑞的印象中,徐民可一直是个英姿勃发的民警形象,时隔几个月再次见到时,却看到他身形虚胖、神色黯然、满脸胡子拉茬的出现在眼前,一时间感到错愕至极。

    徐民‘哎’了一声,拉开椅子坐下来,什么话都没说,而是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脖子一扬,灌了进去,眨了眨眼睛,这才神色失落的说道:“兄弟,是不是看见我这个样子感觉很惊讶?”

    刘海瑞此时感觉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将身子朝前欠了欠,紧蹙着眉头,疑惑万分的问徐民:“徐哥,咋回事啊?你咋成这个样子了?”

    徐民眨了眨那双暗淡无光的眼睛,抿了抿嘴,又倒了一杯酒灌进了肚子里去。

    看见徐民只是一个劲儿的喝酒,也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刘海瑞一脸焦急的冲他问道:“徐哥,你别光只顾着喝酒呀!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说完这瓶酒不够喝再来一瓶都行!你倒是快点说啊!”

    徐民抿了抿嘴,那张脸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焉不拉几的,咂了咂嘴,这才说道:“兄弟,老哥我被撤职了,现在是无业游民啊。”

    “怎么回事?”刘海瑞一头雾水,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赶紧穷追不舍的问道。

    “哎,说来话长啊……”徐民一脸慨然的感叹了一声,接着就开始娓娓讲述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在几个月之前的某一天,也就是在茶楼里徐民与刘海瑞唱着双簧忽悠完孙昌盛不久后的一天,所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那时徐民和杜晓婵正在自己办公室里面的套间里打情骂俏着,徐民刚刚解开杜晓婵的衬衫扣子,将手抚摸上那两团白皙挺拔的高耸上,有人就敲响了办公室门。

    好事被打扰,徐民一边从杜晓婵衣衫不整的娇躯上爬起来,一边气呼呼的冲着外面喊道:“什么事?”

    “徐所长,有人找你。”外面传来户籍室女民警的声音。

    由于是大白天,徐民人在所里,既然有人找他,他不能不接待,无奈之下,就让杜晓婵在套间里等他一会,等他处理完事情。从套间里走出来,徐民一边整理衣领,一边干咳了两声,说道:“进来吧。”

    等徐民的**在椅子上一坐下来,办公室门推开了,进来的人让他忍不住吃了一惊,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他和刘海瑞忽悠了一通的孙昌盛。

    徐民不由得睁大眼睛,张了张嘴,但还是恢复了正常神色,笑呵呵地起身冲孙昌盛打招呼道:“孙局长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

    “徐所长,冒昧来访,没耽误你工作吧?”孙昌盛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说着话走进了徐民的办公室里来。

    “哪里,哪里,孙局长大驾光临,即便是我现在忙着,我没时间也得挤时间来接待。”徐民‘呵呵’的笑着,说着客套话,伸出手做出邀请的手势,说道:“孙局长,请坐。”

    孙昌盛倒也不客气,拉开椅子在旁边坐了下来。

    “孙局长今天突然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吗?”徐民面带微笑,心知肚明地问道,说着话,拿出一盒烟打开,取出两支,一支递给了孙昌盛,一支自己叼进了嘴里。

    孙昌盛点着烟,吸了一口,温和的笑着,悠然的说道:“徐所长,其实我为什么来你这里,你应该知道的。”

    徐民装糊涂的笑了笑,说道:“孙局长您不说,我哪里知道呢?”

    孙昌盛‘呵呵’的笑了笑,吸了一口烟,婉转地说道:“徐所长这两天和那个刘海瑞联系了没有?”

    一听到徐民这句拐弯抹角的话,徐民就确信自己猜的没错,看来孙昌盛这个老家伙就是为了那件事而来的,徐民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当然了,小刘是我兄弟,关系很不错,天天联系着,怎么孙局长突然问起他来了?”

    孙昌盛被徐民的话顶的有点呛,略带尴尬的笑了笑,整理了一下情绪,说:“徐所长,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是这样子的,我今天来找徐所长你,是想求你帮个忙……”

    “孙局长你有权有地位的,有什么事还能让我帮忙呢?恐怕我这样一个区区的派出所所长是爱莫能助啊!”还没等孙昌盛将话说完,徐民就摆着手打断了他的话,婉转的拒绝了他的请求。

    见徐民的态度很坚决,孙昌盛先是一愣,紧接着呵呵笑道:“徐所长,我这个请求,你一定可以帮得上忙……”说着,孙老狐狸停顿了片刻,用那双奸诈的眼神看着徐民,接着不紧不慢的说道:“徐所长,直接点说吧,我今天来就是让你把那些东西删除掉,只要你保证不帮助刘海瑞那个家伙一起来对付我,徐所长,我和你们市局张副局长关系很不错,我可以在张副局长面前替你美言美言,你很快就可以得到重用,徐所长,你意下如何呢?”

    的确,徐民在听到孙昌盛向自己提供的这个优越条件之后,是有那么一点心动,但是,这种心动仅仅存在了几秒钟,就被徐民这个人的义气被冲垮了,徐民这家伙,虽然本事不大,但倒是一个很讲义气的男人,答应了刘海瑞,而且也收到了任兰打过来的好处费,面对孙昌盛的威逼利诱,便显出一副岿然不动的样子,不冷不热的笑道:“孙局长,那你就找错人了,我徐民面对再大的诱 惑,也不会出卖我的兄弟的。”

    面对徐民坚定的态度,孙昌盛并不急于得说服他,而是继续不紧不慢的采取软硬兼施的办法,试图说服他放弃帮助刘海瑞,但徐民的态度一直很坚定。

    在孙昌盛一无所获,板起了脸,两人快要谈崩的时候,杜晓婵在里面的小房间里实在呆不住,她等了这么长时间,徐民还没将来人打发走,让她有点生气。于是将衬衣纽扣扣好,用手梳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撅着嘴板起脸,气呼呼的从小套间里出来,对徐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你先忙吧,我走了!”说着话就走出了徐民的办公室。

    正被徐民顶撞的有些尴尬,不知道再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身材火辣的漂亮姑娘从徐民办公室里面的套间里走了出来,于是孙昌盛抓住这个机会,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徐民,‘呵呵’的笑着说:“徐所长原来还金屋藏娇啊?”

    徐民被孙昌盛这么一挖苦,神色显得极为尴尬,低下头吸了口烟,连忙转移话题,对孙昌盛说道:“苏局长,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这边要忙了,麻烦你请吧?”

    见徐民开始闭门谢客了,孙昌盛冷笑了一声,将烟蒂用了很大的力在烟灰缸里瓷灭,站起来后狠狠的瞪了一眼徐民,然后便转身走出了徐民的办公室。

    徐民这货得了便宜还卖乖地冲着孙昌盛的背影大声喊道:“孙局长,您慢走啊,恕不远送啊。”

    那天孙昌盛从派出所里离开后没多久,市局副局长张彪直接带着人以检查基层工作为由,来到了徐民负责的这个派出所里,在派出所的会议室里,所里的十多个民警连同副局长张彪带来的几个检查组的人,围坐在会议桌前,认真的聆听着张彪对检查工作的总结。

    在会议上,张彪对所里的检查情况提出了一定的表扬,也提出了一定的批评,简单的会议之后,张彪让其他人先去工作,而将徐民留在了会议室里。

    等人全部走完后,张彪示意徐民去关上门。

    徐民已经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了,隐约关上门,坐下来后,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冲张彪说:“张局长,还有什么指示吗?”

    “小徐,所里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干的挺好的,不过也存在一些不足,可不能自我膨胀啊。”张彪一开口先夸了徐民一把。

    被副局长当着面夸了一句,徐民的心里受用极了,笑嘻嘻地说道:“是的,张局,我会好好干的。”

    张彪点了点头,用异样的眼神扫了一眼徐民,接着面色温和的笑着,说道:“小徐,作为公安干部同志,一定要秉公执法,可不能知法犯法的,你像威逼利诱、屈打成招、刑讯逼供等这些手段是绝对不能用的,不管对什么人,这些邪门歪道一定要摒弃,明白吗?”

    张彪这些话说的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从张彪这番莫名其妙的话里,徐民隐约听出有一些不对劲儿,好像言外之意是在委婉的警告徐民什么一样,他毕恭毕敬的点着头说道:“是是,张局长,你放心,我本身就是公安民警,咋能知法犯法呢,这些审讯方式绝对是不可取的,在咱们所里也绝对不可能发生的,这些张局长您就放心好了。”

    张彪温和的笑着点了点头,摸出一支烟点上,用一种很深邃的眼神看着徐民,接着说道:“小徐,最近的工作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或者说是一些不好解决的问题呢?”

    张彪的眼神很深邃很锐利,让徐民有点难以招架,他将视线朝一旁移了移,神色略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摇了摇头,说:“最近所里的工作都一直很顺,咱们所管辖的片区里治安一直算是比较好的,近半年也没发生过什么大案子,偶尔会发生个家庭纠纷、住户被盗这些小问题,所里一直都解决的很好,确保做到每件暗自都有结果的。”

    张彪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吸了一口烟,将身子靠在了椅背上,扬着下巴,吹着眼皮用临视的眼神看着徐民,接着问道:“今年下半年局里按照公安部、省厅相关工作部署,咱们西京市局前段时间也召开了打击‘黄、赌、毒’工作部署会,副市长、局长王华安做了重要讲话,一是本次行动以打击‘黄、赌、毒’为主,同时要在排查过程中清剿发现的其他隐患;二是要认真贯彻落实此次会议精神,发现问题层层倒茶责任;三是本次行动由治安大队前头,纪检督查负责督导工作,多部门联合行动,必要时刑警要配合执法;四是行动期间,局里将不定期组织专项清剿战役。咱们王华安副市长专门强调此项工作是今年下半年做好收尾、明年继续开好头的重要工作,要求咱们各参展单位紧张起来,发扬连续作战精神,不怕苦、不怕累,打出西京公安的威严和士气。作为基层部门,派出所是与社会接触最紧密的部门,所里的民警也是与社会接触最紧密的,所以说,这项活动要展开好,你们基层干部一定要起好带头作用,要不定期的对辖区内的治安进行综合整治,不定期检查辖区内容易发生这些违法现象的宾馆、酒店、休闲娱乐场所。”

    徐民一边很认真的听着张彪传达下来的工作部署会的精神,一边点着头,毕恭毕敬地说道:“是是,我前段时间还专门组织所里的干警学习了一次工作部署会的精神,从四个方面做了安排,一是开展辖区内重点地区及重点部位的排查摸底工作,要求每周将排查的‘黄、赌、毒’情况上报区局;二是成立打击‘黄、赌、毒’小组,严厉打击各类‘黄、赌、毒‘违法犯罪活动。三是所里督察大队及时对工作开展情况进行跟踪督查,确保整治工作取得成效。四是加大宣传力度、走进社区和企业广泛宣传展开打击‘黄、赌、毒’专项整治工作,让辖区内的群众理解和支持整治工作,达到教育群众、震慑违法犯罪分子的目的。并且所里还宣布了严厉的工作纪律,对查处不力、不作为的,将限时整改,对有通风报信及充当保护伞行为的,将依照有关法律和规章制度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决不迁就。”

    对徐民这一番官方总结汇报,张彪满意的笑了笑,说道:“很好,徐所长。”说着话,吸了一口烟,接着婉转的说道:“徐所长,咱们辖区里卖 淫 嫖 娼这些现场严重吗?”

    “不是很严重,辖区内的洗头房、按摩店等存在涉黄现象的场所现在已经取缔的差不多了。”徐民被张彪问的一时有点翻了迷糊,机械的回答着张彪的问题。

    “酒店里也有这些现场的存在,要不定期对辖区内的酒店进行摸访排查,杜绝这类现象的发生。”张彪将话题一点一点朝着自己要说的事情延伸而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