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药王》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异世药王 /
  4. 《异世药王》 正文 第三一章 族长
请记住我们:【20xs.com】    ……

    ……

    “呼”

    殿堂内似掀起了一股狂风,战天伦和战天游两人被推得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了二十余米,这才堪堪稳住身躯,再次凝目向聂空望去,却见端坐于风暴心,岿然不动

    “‘战音’开始了?”

    “怎么和之前的不同?”

    这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战天伦和战天游禁不住惊呼出声,眼掠过一抹浓浓的讶异

    “轰”

    仿佛晴天霹雳在殿堂内爆响,紧接着,似有一束强大到令人心神颤栗的气息从万里高空径直坠落,刹那间便穿透“战音殿”屋顶,将默然端坐的聂空身躯笼罩在内

    “这、这……”

    见状,战天伦和战天游都是目瞪口呆,一脸震惊

    尽管那种气息看不见摸不着,可两人却异常清晰地感受到了它的存在它与之前“心鼓战音”响起时所涌现出来的奇异气息同源,可强弱之间,却有天壤之别,前者如汪洋,后者尽管也极为磅礴,但和它相比,却犹如一条小小的江河……

    ……

    这一刻,战神山范围内,所有的八阶高手和阶强者,都惊愕地转眼看向了战音殿

    “嗯?”

    战神山巅,白影倏地一闪,崖壁上横凸而出的一块巨石上便出现了一名白衣男,霜眉皓发、颔下飘着一绺雪白的长髯,却是面容年轻,皮肤光润,分辨不出具体年龄,只是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好似蕴含着无限的沧桑

    “战音?”

    凝目看着“战音殿”上方的虚空,白衣男口呢喃一声,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庞上浮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潮,瞬息后,细长的双眼便已微微眯起,宽大的袍袖挥洒而出

    “呼呼”

    细微得几不可闻的风啸声,似有两团无形无质的庞大劲气顺着挥动的大袖,向“战音殿”上空席卷而去顷刻之间,那束强大的气息便被遮蔽得杳无踪影

    紧接着,那白衣男的身影就变得越来越淡,很快便已融入后面光滑的崖壁,消逝得无影无踪,只余细若游丝的声音在虚空袅袅飘荡:“‘战音’居然又出现了……这在我战族,已是第二次,却不知是哪个小家伙做到的,希望不会什么出现意外……”

    ……

    山腰一处宁静的殿宇内,一个轻微的呢喃声骤然响起:“好强的动静……莫非是‘战音’……嗯?怎么回事?消失了?难道是老祖宗出手了?”

    连串的疑问声,一名年约旬身材高大的黑衣老者快步走出殿门,脸上忽而惊喜、忽而疑惑,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地朝着“战音殿”方向而去,转眼间便已在百米开外

    ……

    战神山脚下城池,清净雅致的楼阁,一个容貌端庄的年女突然阖起手那卷正在翻看的书册,抬眼看向远处虚空,眉宇间忧喜之色竟是不断变幻

    霎那后,年女放下书册,窈窕的身影倏然消失……

    ……

    几乎同一时刻,战神山以及山下城池,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疾驰而去

    战音殿

    看着那束强横气息笼罩下的聂空,战天伦和战天游终于回过神来,脸上犹自挂着匪夷所思的神色

    “咚”

    蓦地,一记鼓音突然响起

    战天伦和战天游不自禁地张开了嘴巴,脸上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按理说,在聂空经历“心鼓战音”的时候,他们是绝不可能听到鼓音的然而,这一次,两人却都听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这鼓音并不响亮、也不激烈,只是非常平和,让人听后如沐春风、浑身舒畅,竟恨不得这鼓音多响几次

    “这真是‘战音’?”

    战天伦有些难以置信,口嘀咕着向旁边的战天游看了过去,却见他嗔目结舌,显然此刻的状况让这位“战音殿”的长老也是看得满头雾水、难以理解

    最后的“战音”,竟与前面八轮截然不同?

    “嗖”

    倏地,极其轻微的破空声钻入战天伦和战天游耳,两人连忙转眼望去,只见一道高大的黑影飘了进来,面容粗犷,眉心冥星闪烁,透散出摄人心魄的炫目莹光

    “族长”

    两人心微惊,连忙躬身,来人竟是是战族族长战云澜“战音”看来是惊动了不少人,如今族长既已出现,战族的其他高手强者,想必很快也会赶过来

    战云澜摆摆手,刚一入殿,目光便落在了聂空身上

    片刻后,感应着包裹聂空的那道强大的气息,战云澜的眉角竟是微微跳动起来,眼神流露出激动的意味,可很快,他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难以掩饰的遗憾

    “咚”

    鼓音再响,战天伦和战天游两人又一次体味到了先前的那种舒畅惬意,感觉加强烈

    这时,战云澜突然道:“他叫什么名字?”

    “聂空”

    战天伦条件反射般的道

    “聂空……”

    将这两个字喃喃念叨了几遍,战云澜神色复杂的轻叹道,“可惜了,可惜了,没想到我战族第二个聆听到了最后三轮战音的人,竟然是个外姓弟”

    “第二个?”

    战天伦和战天游吃了一惊

    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自从“心鼓战音”出现后,战族至今还没有一个后裔能够撑到“七战音”可听族长话的意思,似乎在聂空之前,还曾经有人感受过最后的三轮战音,而且还像聂空这般聆听过最后的“战音”?

    既然这样,为何连他们这样的长老都从未听闻过?

    战天伦和战天游互视一眼,虽是胸疑窦横生,可战云澜没有主动解释,两人也不好继续追问而就在两人疑惑的时候,又有身影相继进入殿堂

    “嗖”

    “嗖”

    “……”

    不到一分钟时间,战音殿内便又多出了十数道身影,一个个声音旋即响了起来:

    “……”

    “果真是‘战音’”

    “虽是外姓弟,但到底还是我们战族人时隔千年,又出了一位能够聆听到‘战音’的弟,确是战族之福天伦,你可是为我们战族立了一大功”

    “是福是祸,却还难说得很呐……”

    “‘战音’刚一开始,气息的波动就已被老祖宗给完全遮蔽起来如今,只有身在战音殿的我们这些人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外人绝不可能察觉只要我们不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应该不会像千年前那样再出现意外”

    “说的对,不管如何,我们战族都不能再错失这次机会”

    “……”

    咚咚的鼓音不疾不徐地在众人心间振荡,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殿堂的声响也随着一道道身影的离去而减小没一会,战音殿内便只剩下族长战云澜以及最初的三人

    战云澜的目光从聂空身上收回,看向战天伦和战天游两人,神色竟变得异常凝重起来:“天伦,天游,你们也已知道战族有史以来,几乎所有人在聆听‘心鼓战音’时,都难以跨越‘战音’,但还是有一人撑过‘七战音’、并聆听了完整的八十一声战音当时,我们整个战族都是欣喜若狂,以至于消息泄露出去,结果一个月之后,我战族便遭到了数十名**阶黑灵师的偷袭围攻,死伤惨重,连那位聆听过‘战音’的先祖也伤重而死……”

    微微一顿,战云澜道:“你们可明白我的意思?”

    战天伦心一惊,道:“族长的意思是,如果今天‘战音殿’的消息泄露出去,我们战族很可能会重蹈千年前的覆辙,连聂空老弟也难以保住性命?”

    战天游皱眉道:“族长,那时围攻我们战族的究竟是什么人?”

    “什么人?或许是……”

    战云澜嘴唇微动,似陷入了沉思当

    或许是谁?

    战天伦和战天游都没有听族长后面说了些什么,心是疑虑横生千年前,战族实力绝不会比现在弱多少,整个冥土,绝无哪个阶宗派敢来战神山攻击战族的老巢、不可能让战族死伤惨重,除非……是几个阶宗派联手

    只是这种可能性极低,在没有危及到自身存亡的利害关系之前,哪个宗派会头脑发热地干出这种事情,而目的仅是为了除掉一个聆听过完整的“心鼓战音”的战族弟?

    还是说,聆听过完整的“心鼓战音”后,对战族弟的意义并不像表面上的那名简单?

    “天伦,聂空是你带回战族的,你可知道他在成为那个低阶宗派的弟之前,有着怎样的出身?”战云澜的声音打断了战天伦和战天游的胡思乱想

    “这个……我也问过,只是聂空老弟说,他出现在水云镇之前的事情全都不记得了”战天伦无奈的笑道

    “失忆?”

    战云澜皱了皱眉,“这件事我会让人去查探清楚聂空如今已是我战族弟,他虽不姓战,但他既然撑到了‘战音’,那对战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论如何,都得保证他的安全今天的事情,你们一个字都不能泄露出去”

    “是”

    见战云澜脸色沉肃,战天伦和战天游都是心凛然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