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药王》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异世药王 /
  4. 《异世药王》 正文 第一〇章 尝尝滋味!
请记住我们:【20xs.com】    白玉卿神色如旧,淡淡的道:「来吧!我也想看看男人到底是什么滋味?」「什么?」聂空心头咯噔一跳,脑中倏地浮起一个不妙的念头,「白妹妹,你莫非是被白夜天的那些表演给影响了?」白玉卿冷笑道:「我若不想,谁能影响得了我?」她这话,聂空倒是相信,白玉卿的意志无比坚定,一两年之后倒是有可能受到影响,区区半个月时间丝毫难以动摇她的心志。

    转念间,聂空干笑道:「那是见我万里迢迢过来救你,所以,就想用那个……以身相许来报答?」白玉卿眯着美眸道:「你觉得可能么?」「可能姓不大。」聂空本以为自己猜中了,可见白玉卿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不由丧气地摇摇头。白玉卿就算对自己再感激,也只会记在心里,而不会用这种庸俗的方式来报答,聂空无奈的道:「那你是为什么?」「原因很简单。」白玉卿平静的道,「我被困在这里的时候,曾想过一个问题。如果我的师傅来不及找人来救我、又或者找的人实力不够,我很可能会真的死在这里。那样一来,我岂不是会非常的遗憾?」「遗憾?」聂空愕然。

    「不错。」白玉卿颔首道,「我八岁开始修炼,十岁被师傅收为弟子,而后始终心无旁骛,修为勇猛精进,如今已是虚灵八品,更修炼出了极境冰灵力,虽不能和你相比,但古往今来如我这般的,也不多见。」顿了顿,白玉卿又道,「这些天,我突然醒悟,我不但是个修炼狂,其实还是个女人。一个女人,若是到死都没能尝尝男人的滋味,岂不遗憾?」说这话时,她美眸灼灼的注视着聂空,可声调却一如既往的冰冷。

    聂空倍感无语:「有我在,你完全不用再担心自己的安全了,你还……」「这已成了我的心魔!」白玉卿摆摆手道,「若是不亲自试试,我修炼时便很难再像以前那般心无旁骛,修为提升速度必然大降。自从懂事以来,我认识的年轻男子不少,可真正能让我看得顺眼的,也就你一个。既然如此,不如由你帮我解决心魔。」聂空哭笑不得,以退为进的道:「就算你想用这样的方式解决心魔,也不用在这个地方吧?等离开冰封雪域后,我们可以换个舒服的地方再……」白玉卿断然道:「心魔既然在此衍生,就得在此终结!」「万一白夜天……」「这药灵的时间非常规律,绝不会提前出现!」「你的那个朋友……」「不必担心她,你现在若是把她救过来,后曰白夜天来时,怎能瞒过他的眼睛?我身上的灵简中有她的心神烙印,解决白夜天后,你可以轻松找到她!」「还有……」见聂空支支吾吾、犹犹豫豫,白玉卿黛眉微挑,清纯的脸蛋上隐隐露出一丝不悦的神色,冷声道:「聂空,老娘都不介意,你还在犹豫什么,怕老娘的身体容纳不了你下面的那根家伙?」「呃?」见白玉卿横眉竖眼,聂空呆了一呆,恍惚间,似又看到了「生死幻界」中当年那个面对大群聂家子弟围攻而夷然无惧的悍妞,再一看白玉卿那火爆的娇躯,不由咬牙道,「既然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脚步往前一跨,聂空将白玉卿的身躯狠狠地搂在了怀里,低头就往她的嘴唇吻去。可唇瓣即将碰触时,聂空的动作突然一顿。

    「怎么了?」白玉卿眉头微蹙。

    「先等等!」聂空眉心紫芒一闪,「紫罗幻灵香」心相瞬时出现,而后枝叶飞速蔓延、纵横交织。数秒后,一座紫色帐篷就在这冰封空间内编织而成,圆弧状的底部也被厚厚的「紫罗幻灵香」枝叶垫平。

    「现在可以了。」满意地点点头,聂空一把将白玉卿扑到在帐篷内,两人紧贴在一起的躯体如弹簧般颤了几颤才平静下来。

    白玉卿的身体透着微微的凉意,却如成熟妇人般丰腴饱满,给聂空带来了巨大的刺激,让他腹下那才悄然软化下去没多久的家伙再次昂首挺胸。可是,一看到她那清纯的面庞,聂空又有了些迟疑。

    「别愣着了,快点!」白玉卿催促起来。

    「玉卿,你不后悔?」聂空郑重的道。

    「后悔?老娘做任何事情都从不后悔!」白玉卿挑眉道。

    「……」聂空直勾勾地凝望了白玉卿好一阵子,才垂下头,噙住了那两红唇。

    许是因为修炼冰灵力的缘故,白玉卿的嘴唇同样凉丝丝的,弥漫着一层清新的芬芳,极其迷人。聂空既然下定了决心,就再不犹豫,将锻炼出来的娴熟技巧全都施展了出来,如灵蛇出洞、游蜂探蕊。

    半晌过后,聂空才意犹未尽的抬起头。

    经过这番激吻,白玉卿那两片樱唇被吮吸得更是红艳欲滴。长长地吐了口气,白玉卿抿抿嘴,美眸中闪露着微微的疑惑,道:「也不知道是谁最先用嘴来做这样的事情,似乎也没什么味道嘛。」聂空有些头疼,这种事情得双方都投入进去,才能感受到其中的美妙,可刚才的整个过程中,白玉卿只是静静地承受,那双眼珠子也睁得圆溜溜的,竟如局外人一般体味着亲吻的过程。

    「下面呢,该做什么?」白玉卿双臂微动,轻轻扭了扭身躯。

    聂空这才发现白玉卿的右手居然还握着那柄巨剑,不由啼笑皆非:「白妹妹,能不能先把剑松开?」白玉卿松了松手掌,可没过一秒,又握住了剑柄:「不行,我已经习惯了,一放开剑就浑身难受得紧。聂空,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一把剑妨碍不了什么,我会按你的要求全力配合。」「这、这……」聂空苦笑着摇摇头,听白玉卿这番话,自己和她倒不像是在欢好,而似在完成某个特别严肃的任务,还有,那柄剑虽然妨碍不了什么,可边**,边这么近距离地感受着它冰冷的锋芒,难免别扭。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