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药王》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异世药王 /
  4. 《异世药王》 正文 第一二一章 一举闻名天下惊!
请记住我们:【20xs.com】    「太好了。」帐篷内顿时响起一片如释重负的声音,气氛也变得轻松起来。

    战云清喜动颜色,连忙道:「天伦,快,问问聂空在什么位置,老夫这就赶过去接他回来。」「好!」战天伦乐得嘴都有点合不拢,却赶紧压下胸中兴奋,沉静心神,片刻后一脸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消息又送不出去了。」「……」众人愕然,面面相觑。

    而就在这个时候,冥土所有宗派内,灵尊殿所供奉的大衍灵尊雕塑突然全都绽放出璀璨夺目的红芒。

    遁天宗。

    楼阁内,一名端庄秀美的中年女子正挥毫泼墨,虽是双目闭阖,可在雪白的画纸上,座座山峰却从笔尖迤逦而出,或雄奇巍峨、或峭拔险峻、或秀美壮丽……灵气逼人,跃然纸上。

    她便是遁天宗的宗主墨昭仪,所画的也正是遁天宗所在的万峰山脉。

    「嗯?」倏地,墨昭仪低呼出声,眼眸骤然睁开,下一刻,人已从阁楼中消失,出现在灵尊殿中。

    此刻,从雕塑中透散出的红芒已将整个殿堂都映照得透亮。

    似乎感应到有人进入殿内,红芒如水纹般轻轻拨动,顷刻间,便在雕塑身前凝聚出一个巨大的「杀」字,殷红如血。

    「血杀谕令?」墨昭仪白皙的面庞上不自禁地泛起一抹惊色,下意识地伸手一招,那「杀」字便已飘入掌中。

    眉心黑芒闪动,一丝灵念飞快地与「杀」字相融。

    「聂空?好熟悉的名字。」墨昭仪脸上先是露出了微微的诧异,可瞬息后那丝诧异便被震惊所替代,「七阶黑灵师,战族弟子……拥有九阶巅峰飞行冥兽……身上携带读力空间、药灵、水灵……偷盗了灵尊的『回眸草』化身……若能击杀或活擒聂空,大衍灵尊可助其突破至灵尊境界?这聂空,好大的胆子!」……翎羽剑宗。

    「聂空,聂空……」灵尊殿内,一名须发皆白、年约七旬的老者口中喃喃念叨着这几个字,忽地神色一动,「老夫想起了,这个叫聂空的战族弟子,不就是当初战白松等人护送前往冥海的那个小家伙么?」「这聂空,居然敢去偷盗灵尊的『回眸草』化身,这种事,即便是战心子那个老家伙恐怕也不敢去做!」「还有读力空间、药灵和水灵……这些好东西真不知他是从哪里弄来的?」「要是能够将聂空活捉或者击杀,不但能够得到他的读力空间、药灵和水灵,还能得到大衍灵尊的那个承诺。老夫停留在九阶巅峰数十年,有她帮助,突破至灵尊指曰可待!到那时,老夫便是冥土第二位灵尊了!」「……」老者眼芒闪烁,神色竟是越来越疯狂,忽地返身望着门外,口中大喝:「叶飞,速去将几位长老请来。」「是,宗主!」……伏波山。

    「聂空?七阶黑灵师?」盯着手上那个血红的「杀」字,卓跃骇然色变,「灵尊颁布的『血杀谕令』针对的竟然是聂空?」「就是当初加入我们伏波山、后来被战天伦带走的那个聂空?」旁边的弥罗、封弧和言洛三人愕然相顾。

    「除了他还能有谁?」好半晌,卓跃才回过神来,声音都有些颤抖,「这个家伙真是疯了,居然把灵尊的『回眸草』化身都给偷了。」「什么?」弥罗等人脱口而呼,眼神惊疑不定。

    想当初,聂空刚刚来到伏波山时,还只是个从没接触过修炼的普通人,没想到才只过去了这么点时间,他就已是七阶黑灵师,而且还得罪了大衍灵尊,惹得她颁下「血杀谕令」!

    「要是让灵尊知道聂空是从伏波山出去的,不知道会不会迁怒于我们?」卓跃忽地说道。

    「应该……不至于吧。」弥罗悚然一惊,有些不自信地摇摇头。

    别看现在的伏波山在战族的关照下,已经力压附近的其他三个低阶小宗派,只等宗派联盟大会一开,便能晋升中阶宗派。可如果大衍灵尊想迁怒伏波山,根本不需出手,只要一个暗示,整个伏波山都将灰飞烟灭。

    四人交换了个眼神,都是忧心忡忡…………几乎同一时刻,「血杀谕令」传遍整个冥土,类似的画面,在一个个宗派的灵尊殿内出现。

    战神山。

    同样是红芒闪耀的灵尊殿中,族长战云澜和留守战族的几位太上长老齐聚一堂,那血红的「杀」字将众人的面庞映照得愈发凝重。那「血杀谕令」中的信息给众人的震惊过去后,殿内便一片沉静。

    「诸位,有什么看法?」战云澜两眼环视着对面的几位太上长老,低沉的声音打破了周围的死寂。

    「聂空这小家伙闯大祸了啊,偷什么不好,竟然去偷大衍灵尊的化身。『血杀谕令』一出,聂空很快便将遭到整个冥土宗派的追杀,我们战族便是想护他都心有余而力不足。」一名太上长老唉声叹气起来。

    「是啊。就算没有大衍灵尊许下的那个承诺,光是聂空身上的读力空间、药灵和水灵,都足以让那些宗派为之疯狂了。这小家伙隐藏得可真够深的,也不知他从哪里搞来这些东西。尤其是那种读力空间,便是大衍灵尊那等强大的人物,也不可能将它随便携带在身上。」「那我们就坐视聂空被各个宗派追杀?」「那倒不是,聂空毕竟是我们战族弟子。可事已至此,也只能暗中维护于他,只可惜以我们战族一宗之力,又怎能对抗冥土所有宗派。就怕到头来,他还是逃不掉身死魂灭地下场。」「可要是被大衍灵尊发现,我们战族怕是有灭族之祸!」「……」几位太上长老争论得越来愈激烈。

    战云澜阖起眼睛,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浓浓的无力感。

    大衍灵尊和她所创立的灵尊殿就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始终压在战族身上。甚至一直以来,战族不少人都暗暗认为千年前那场令整个宗派实力大损的灾难,很可能便是那灵尊殿的手笔。

    如今,聂空盗取大衍灵尊化身,以至灵尊殿降下「血杀谕令」,让战云澜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聂空天资绝世,不仅聆听过完整的「心鼓战音」,还修炼了战族第一金诀「战神星印」,可说是战族未来的希望所在,若是有可能的话,谁愿意看着他被整个冥土追杀。可战族若是出手干涉,很可能面临大衍灵尊的报复,那时候,战族能否继续存在于冥土,都还是个未知之数。

    「怎么办?怎么办……」脑中不停地闪过这几个字,战云澜万分焦虑,却忽地心中一动,连忙睁开眼睛向灵尊殿外望去。几位太上长老同时心有所感,也都转身看向外面,这殿堂内霎时静谧得落针可闻。

    瞬息后,一个小小的白点印入了众人视线,竟如流星般从遥远的夜空向这座殿堂飞驰而来,疾速变大。

    「呼!」眨眼间,那白点就已化作一道白色身影,出现在殿内,却是名须发皆白、面容却极其年轻的白衣男子。

    「老祖宗?」战云澜等人怔了一怔,旋即惊喜异常,躬身施礼,心里就像是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下意识地暗松了口气…………鬼域封印,天色微明。

    「怎么还是发不出去?」又一次发送消息失败后,战天伦捏着「金甲玉片」,抓耳挠腮,如坐针毡,周围的战青竹等人也都有些焦急。

    「莫非是又跑进鬼域中央的迷雾里去了?」战天伦很是疑惑,半晌后再次沉下心神,准备继续尝试时,战云清突然掀开帘子,匆匆走进帐篷。

    「天伦,别试了。」一进来,战云清就叫住了战天伦。

    「怎么了?」战天伦和战青竹等人都狐疑地看了过去。在消息始终发送不出去的时候,战云清便通过封印内的出口离开了鬼域,将鬼域里发生的事情传回了战族,现在看他的神色,似乎从战神山那边得到了什么消息。

    「老夫刚接到族长传来的消息,不过是个坏消息。」战云清面色阴沉,「就在一刻钟以前,族长收到了大衍灵尊发出的『血杀谕令』追杀聂空,现在恐怕整个冥土的宗派都已经行动起来了。」「血……血杀谕令?」战天伦身躯一颤,险些昏厥过去,周围战青竹等人的脸色也一下变得苍白。在冥土的历史上,大衍灵尊曾经发出过两次「血杀谕令」追杀两个九阶巅峰强者,那两人的结局都非常凄惨。

    「血杀谕令」之下,无人能够存活!现在聂空成了第三次「血杀谕令」上的人物,岂非只有死路一条?

    「老夫还从族长那里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战云清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压低声音道,「我们战族的老祖宗,已经跨过最后半步,成为冥土的第二位灵尊!」「啊?」声声惊呼响起,众人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两个鸡蛋,一脸僵滞。过了许久,一阵极力压抑着的欢呼在帐篷中回荡开来……「终于出来了!」这时,施展了「赤星战身」的聂空突然出现在一个死气萦绕的巨大黑洞中,脸上露着轻松的笑意,丝毫不知自己的名字已经惊动了整个冥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