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药王》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异世药王 /
  4. 《异世药王》 正文 第六四章 一指!
请记住我们:【20xs.com】    要是能将伏鲮的本源力量都吸收……这念头在在脑中微微一闪,便被聂空放弃,九阶巅峰冥兽不是冥丹可比,想吸收它体内的本源力量,谈何容易?看着远处那团山丘般的暗红色身影,聂空禁不住摇了摇头。

    “吼!”

    暴吼之声宛如霹雳雷霆,振荡数十里。这一瞬间,便是战白松等人耳中也都是嗡嗡作响。

    伏鲮的吼声还没有落下,远处那座暗红色山丘便开始快速攀升,海水源源不断地往四周倾泻…………“这是什么冥兽声音?”

    十数里外,正在海面上快速驰行的数道身影突然顿住了,那突如其来的吼声中所蕴含的强大气息令人心惊。

    “九阶巅峰冥兽?”

    “冥海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冥兽,不知是什么人碰见了它?”

    “……”

    说话间,几个黑灵师继续向前飘动,速度比之前更是快了几分。这样的情形,几乎同时在方圆数十里内的冥海中发生,一道道身影风驰电掣般地向那吼声来源处飞速靠近。

    片刻过后,最先赶到的十来名黑灵师却是嗔目结舌,呆呆地看着那道硕大无比的身影……“吼!”

    广阔无垠的海面上,吼声震天。

    一道庞硕的暗红色身影飞腾而起,粗壮的四肢、强健的躯体、狰狞的头颅……尤其是两颗血红的眼睛犹如巨大的灯笼透射出森然的杀机,即便是远隔千里,都能令人心生寒意。

    “咝!”

    首当其冲的聂空和战飞鸿、战飞星和战天河几人尽管心中早有准备,这时还是禁不住倒抽了口凉气,看着那铺天盖地覆压而来的硕大身影,竟是有种快要窒息过去的感觉。

    战白松、战白风和战白戈三人则是浑身黑气缭绕,磅礴的气息滔天而起,在那伏鲮腾起的刹那,也是跟着电射而去,犹如三柄尖锐的利剑,直直插向冥兽脖颈处那片斑白。

    伏鲮浑身长满暗红色的鳞片,坚硬无比,即便是九阶黑灵师用上全力也难以摧毁,唯有脖颈下面那片斑白的部位不仅柔软,而且还是伏鲮心脏所在,若是击中,伏鲮不死也得重伤。

    不过,那里既是伏鲮要害,又岂能轻易碰触得到?

    眼见战白松三人迎来,伏鲮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团暗红色的雾气喷吐而出,瞬间便已裹挟着炽烈的气息穿越数十米虚空,横在了战白松、战白风和战白戈三人身前。

    “轰!轰!轰!”

    三声激烈的爆鸣声同时响起,在死气的振荡中,那团暗红雾气竟是铺散开来,将战白松三人湮没在内。然而,只过了片刻,战白松和战白风便撕开红雾,分别扑向伏鲮双眼。

    顷刻间,两只钵大的拳头便已轰出。

    “砰!砰!”

    伏鲮双眼一阖,战白松和战白风的拳头却是落在了它的眼皮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黑印。

    口中冲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伏鲮那硕大的脑袋猛地一晃,瞬间将比它眼睛还小些的两人撞飞出去。可就在战白松被撞飞的刹那,战白戈的身影却如一张薄薄的纸页从他脊背处分离,如幽灵般沿着伏鲮的脖子滑落,弹指间便已接近它脖颈根部的斑白部位。

    “嗤嗤!”

    战白戈双拳轰出,拳面处死气翻涌,好似两团熊熊燃烧的黑色焰火,划过虚空,直取那片斑白。

    “好!”

    看到这一幕,战飞鸿几人忍不住喝道,聂空也是眼睛一亮,没想到战族还有如此诡异的灵技,竟能够无声无息地粘附在另外一个人的身躯上,若是用来偷袭,再妙不过!

    可是喝彩声还没有落下,战飞鸿等人就面色一变,就在这个时候,伏鲮脖颈的鳞片突然一阵快速地颤动,其中数十鳞片扩张开来,竟于刹那之间,将那片斑白的部位遮掩。

    “轰!”

    爆响声中,战白戈的拳头落在了实处,一片鳞甲脱落下来。但在那鳞甲脱落的瞬间,却有一团暗红的气息狂涌而出,如重锤一般,狠狠地敲在了战白戈的胸膛。瞬息后,战白戈一口鲜血喷出,身影便如断线的风筝,倒飞了数十米后,被回冲过来的战白松接住。

    战白松没有再继续攻击,而是带着战白戈回到了聂空等人旁边,战白风也是紧随而至。聂空赶忙看去,却见战白戈面色苍白,唇角鲜血直溢,胸前竟是坍塌下去了一块。

    战白松脸色阴沉,语速极快,“老夫低估了这伏鲮,它的实力远超一般九阶巅峰冥兽!”说话时,已将战白戈交到了战飞星的手中,“你们带着他先退,老夫与白风先抵挡片刻!”

    “是!”

    战飞鸿等人明白战白松的打算,心中都是一惊,可如今却不是计较的时刻,三人没有任何犹豫,带着聂空和战白戈往后暴退。在远处观望的那些黑灵师见战白戈瞬间被伏鲮重伤,顿然惊醒过来,都是神色一变,开始飞快地向后退却,以免遭受池鱼之殃。

    “轰!”

    伏鲮扑落海面,浪潮飞卷,水花直冲百米高空。霎那过后,庞硕的身躯再次腾跃而起,竟是想要越过横在前面的战白松和战白风,径直向正在后退的战飞鸿等人扑去,口中咆哮连连,声音中蕴含着怒意冲天,显然是战白戈那一击,将这只九阶巅峰冥兽给激怒了!

    “糟糕!”

    见状,战白松和战白风面色大变。此处距离冥海岸边有百里之遥,伏鲮对他们紧追不舍,若是聂空这个聆听过完整的“心鼓战音”的小家伙出现什么意外,他们岂不成了战族的千古罪人。

    战白松面庞一阵扭曲,突然咬牙冲上虚空,而身躯则于瞬间膨胀至十余米高,须发倒竖,浑身肌肉虬结,威武如天神。

    “给老夫下去!”

    见伏鲮毫不闪避地冲来,战白松右臂一挥,一把数十米长的黑色长刀凭空闪现,劈向伏鲮头颅。

    这一刻,战白松便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四周磅礴的死气汹涌而入,却从手臂滚滚而出,顺着那黑色长刀朝伏鲮倾斜而去。霎时,天地隆隆,连这片虚空都似被一刀斩开两半。

    伏鲮依旧不闪不避,狠狠撞来。

    “砰!”

    黑色长刀正中伏鲮透露。

    瞬时间,虚空剧烈激荡,狂猛的劲风席卷而出,伏鲮那庞硕的身躯暴退百米,砸落海底,而战白松手中长刀瞬间消散,身躯也同时缩回原状,如流星般向远处倒退,隐隐间,战白松的嘴角似有一抹嫣红溢出。

    “吼!”

    伏鲮愈加暴怒,海浪翻滚之间,身躯腾空而起,竟是再次向前面扑去。

    不过,这一次,它扑击的目标不是战白戈,而是战白松。见此情景,早已准备好的战白风身躯一震闪烁,横在了伏鲮的去路前。对于自己和战白松拦阻伏鲮的结果,战白风非常清楚,不过若是能用两条姓命,换得战飞鸿和聂空等人脱离危险,却也是值得的。

    深吸口气,战白风眉心冥星疾速闪烁,浓烈的黑芒爆散而出。紧接着,战白风蒲扇般的双掌轻轻一阖,连虚空都似被挤爆,刺耳的嗤嗤声中,似有一道裂缝从双掌之间向伏鲮穿梭而去。

    见又有人拦住去路,伏鲮疯狂地嘶吼起来,原本贴伏着的鳞甲竟如刺猬般片片竖起,那扬起的前爪处竟是伸出锋利的趾甲,暗红幽光划过虚空,似要将前面一切障碍撕碎。

    “开!”

    战白风口中大喝,面庞瞬时胀得通红,那闭阖的双掌猛然往两侧拉开,旋即,便见那道小小的裂缝不断扩张,眨眼间便已宽达数十米,伏鲮竟是一头扎入其中,只剩半具身躯。

    “吼!”

    沉闷的低吼声中,残留在外的半具伏鲮身躯激烈地挣扎起来。

    “合!”

    战白风双掌靠拢,那道缝隙快速缩小,数秒后,那道宽阔的缝隙便只剩最后几米,伏鲮的躯体似欲断裂开来,而战白风的那张面庞胀也红得似能滴出血来,似乎越来越吃力。

    猛一咬牙,战白风面庞渗出点点血珠,那裂缝再次收缩。然而,就在裂缝即将完全消失的刹那,低沉的吼叫声突然迸发出来,战白风身前数十米处的虚空竟凭空闪现出十道暗红色的幽光。

    那竟是伏鲮的趾甲!

    “哧!”

    裂帛般的声音骤然响起,那片虚空竟被撕裂开来,伏鲮那颗硕大的脑袋再次闪现,却已是鲜血淋漓。仰天咆哮一声,伏鲮那两只粗壮的前爪往两边一分,它的身影完全显露出来,后半身完好无损,可那被裂缝吞噬的前半身却是血迹斑斑,黑色的血液汩汩坠落海面。

    这时,战白风却是如遭重击,口吐鲜血,眉心那颗疾速闪烁的冥星竟已变得暗淡了许多。

    伏鲮口中发出粗重的喘息,而后凄厉地嘶嚎一声,竟张开血盆大口再次扑向了战白风,那两只巨大的眼珠子里透散着嗜血的凶光,似欲将眼前那道小小的人影撕成碎片。

    “大胆孽畜,竟敢伤我战氏子弟!”

    正当这时,一声冷哼蓦然在冥海上空回荡开来,瞬即就见一根手指穿透高空翻腾的黑雾,按在了伏鲮的头颅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