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药王》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魔法 /
  3. 异世药王 /
  4. 《异世药王》 正文 第三三章 逆推!
请记住我们:【20xs.com】    ……不,她绝不是龙雪婵!

    聂空之所以否定了最初的判断,并非因为她的穿着打扮,而是她的气质。这种清雅淡然的气质,聂空至今记忆犹新,他曾经两次亲身感受过!

    一次是「龙雪婵」给自己送来灵御城的腰牌之时,另一次则是「龙雪婵」向自己索要半片凤眼果肉的时候……后来红楼药堂地底密室的荒唐,让聂空怀疑龙雪婵还有个双胞胎姐妹,虽说聂空并没有向龙雪婵追根究底,但却始终未能释疑,只是埋藏在心底罢了。如今,看到这极似龙雪婵的白衣女子,聂空之前的疑惑再次浮现。

    「我回去了,别暴露奶奶我的存在。」青月不知什么时候跳回了聂空掌中的兽牌上,一溜烟地缩了进去,随后,又冒出小半张脸蛋,「放心,自从我的灵魂进入兽牌后,我的声音就只有你听得到。」聂空放下心来,当他不经意间将兽牌收入怀里时,眼前白影一闪,那白衣女子同样落在了树巅。

    「聂空,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白衣女子清莹的美眸扫过聂空面庞,突然开口道,神色和语调都平静得没有泛起任何的波澜。

    「我也没有想到会这里遇到你。」聂空笑了笑,道,「你不是婵姐,能否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告诉你也无妨,我是龙雪婵的姐姐龙魅仙。」白衣女子淡淡的道。

    「果然!」聂空不自禁地出了口气,皱眉道,「你既然不是婵姐,为何要在我面前冒充她?」「冒充?真是笑话!」龙魅仙嘴角微微一扯,道,「我在人前虽与雪婵一样的装扮,可我何时说过自己就是雪婵。」「……」聂空哑然,龙魅仙倒也没有说错,她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虽是像龙雪婵那般绿裙打扮,却从没亲口承认过她就是龙雪婵,反倒是自己一口一个「婵姐」的称呼她。这样说来,倒也算不得冒充。

    龙魅仙眼睛扫过周围,眼睛微微一眯:「聂空,刚才你与谁在说话?」在与那雪灵蛇龙交手时,龙魅仙便隐隐听到了说话声,虽始终都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却又不似自言自语,令人诧异。

    「这里除了你我,可还有别人?」聂空反问一声,不等龙魅仙继续追根究底,便试探着道,「你和婵姐既然是双胞胎姐妹,这么说来,我的感觉没有错,那天在红楼药堂地底密室中的女人,并非一个,而是两个,除了婵姐,还有你?」说话间,聂空脑中不自禁地闪过一幅幅旖旎的画面。

    眼前这个清雅淡然的龙魅仙渐渐与那个身影重合起来,在聂空的记忆片段中,那个女子比看似放浪形骸的龙雪婵更加的大胆。若非聂空亲身经历,实在难以想象她平常时候竟是这般的淡漠。

    「嗯!」龙魅仙似有所感,娇躯微颤,鼻中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沉着脸咬牙道,「聂空,你在乱想什么!」说话时,龙魅仙挺拔的酥胸微微起伏,鼻息略显得急促了些,白嫩的双颊更是浮起了细微的嫣红,好似突然激动了起来。

    「咦?」聂空讶异地低呼一声,上次自己无意间回想和和龙雪婵战斗的情景时,她也是这般的反应,今天,龙魅仙不仅是反应,甚至连所说的话,也基本上相同。

    世上竟有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聂空好奇心大起,不但没有如上次那般驱除少儿不宜的杂念,反而在脑子里接连把龙魅仙摆出好几个极其诱惑的高难度战斗姿势。只是,这么一想,聂空这具血气方刚的身体也禁不住有点蠢动。

    「嗯……」龙魅仙红唇微张,一声荡人心魄的吟叫从喉咙中娓娓流泻而出。

    然而,声音才刚冲出一半便嘎然而止,龙魅仙再也无法保持先前的淡然,娇俏的面庞霎时涨得通红,恼羞成怒的叱喝道:「聂空,你这个混蛋,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胡思乱想,你……你给我过来!」玉掌一挥,龙魅仙嫩葱般纤美的手指便向聂空胸口抓去。

    「啊!」一声尖叫,龙魅仙娇躯一晃,险些从那小小的树枝上栽倒下去。好不容易稳住身躯,龙魅仙紧紧地并拢双腿,胸脯急剧起伏,娇美的面庞更是红艳欲滴,那双水盈盈的美眸中除了羞愤外,更是不自禁地多出了一抹盎然的春意。

    聂空看得目瞪口呆,自己只是随便想想,龙魅仙便感同身受?若是站在自己面前的换成龙雪婵,一旦自己在脑中想象着与她战斗时的那些绮丽画面,她肯定也会出现与龙魅仙一般无二的反应。

    真是怪了!

    聂空暗感不可思议,可瞧见龙魅仙这副诱惑的模样,心里却更是蠢动,难道说这种感觉是相互的,只是她们的强烈,而自己的反应稍弱一些?可如果是她们想象着与自己圈圈叉叉,岂不是自己也会马上变成色狼化身?

    看来那天在地底密室发生那种关系时,自己和她们三人的身体都出现了某些非常诡异的变化!

    想到这点后,聂空顿感啼笑皆非。

    如果是一对夫妻,即便是发生这样的变化,也不要紧,说不定还能让生活情趣倍增。可和龙魅仙、龙雪婵她们有着这样的变化,聂空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如果仅是龙雪婵的话,那倒还好,聂空对她也算比较了解。可这龙魅仙,聂空却是完全陌生。若是这种反应不消除,一旦自己遇到什么危险情况,她突然脑中转过某些念头,岂不是可以轻松致自己于死地,反之亦然。

    「咯咯咯咯,聂空,你有福了。」青月的怪笑声从怀中兽牌里传出,语气间透着点幸灾乐祸,「聂空,如果奶奶我的感觉没有错的话,你和这个叫龙魅仙的女人,一定是签订过‘龙灵族’所特有的灵印——‘龙侣情印’。」「龙侣情印?」聂空暗暗念道,这四个字,他还是首次听说。

    「不错。」青月似乎听到了聂空的声音,笑嘻嘻的道,「聂空,我先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和她结合过?」聂空微觉讪然:「应该是吧。」见龙魅仙又想动手,连忙在脑子里闪过一幅幅更加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

    「那就对了!」青月用一种「我是专家」的口吻说道,「龙灵族人,不管是男是女,出生后便会在体内种下‘龙侣情印’的印纹。这种灵印可是龙灵族所独有的,初次和人做那种事情的时候,这种印纹便会发生作用,烙印在对方的灵魂中。」「不过,龙灵族人向来守身如玉,所以,这种‘龙侣情印’基本上只在结成夫妻后才会被激发。有了这种灵印,不但可以增加龙灵族夫妻的姓趣,还能保证他们对配偶的忠诚。真是好东西呐!」「竟然这样!」聂空恍然大悟,随即心头微跳,「我不是龙灵族人,难道也要受到那所谓的‘龙侣情印’的约束?」青月嬉笑道:「这倒不会。龙灵族夫妻间的忠诚,得双方的‘龙侣情印’同时激发才有效。你体内没有‘龙侣情印’的印纹,做了那事后,她的‘龙侣情印’虽烙印在了你的灵魂中,但是这种灵魂间的联系并不算太强,只是让你们干那事时更有激情而已,所以,奶奶我才说你有福了!」「哦。」这算什么有福?聂空无奈地摇摇头,却也禁不住暗松了口气,脑中又闪过一幅靡丽的情景。

    这个时候,龙魅仙被聂空的念头折腾得更是不堪,口中娇喘吁吁,面靥烫红如火,眉宇间媚意毕露,那双只黑亮的美眸仿佛化作了两泓碧波盈盈的春水,透射出两道炽烈得似能将人融化的目光。

    「聂空,你这个混蛋!」趁着聂空念头松懈的机会,龙魅仙白影一闪,突然来到聂空身前,一把抓住他腰间的衣裳,然后带着他飞跃而下,瞬息后,便轻飘飘地落在了树底。聂空心中微惊,却并不慌张,青月的灵魂力量还是虚灵级别,有她在,即便是龙魅仙真的想对自己下手,自己也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扑通!」龙魅仙手一松,聂空掉落地面,然后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聂空,眼眸中闪过两道灿然的蓝芒。

    「呃?」聂空有些讶异,正要翻身跳起,龙魅仙却突然扑了过来,浮凸玲珑的娇躯压在了他的身上。不等聂空反应过来,龙魅仙便三下五除二,直接将聂空腹下的衣袍撕开,凉飕飕的感觉袭来。

    「你、你、你要干什么?」聂空目瞪口呆,恍如正被色狼逼近的小姑娘。

    「混蛋,我想要干什么,你还不知道?」龙魅仙咬牙切齿,玉手往下面摸索片刻,那略微抬起的圆臀突然往下一沉,两具躯体契合的瞬间,两人几乎同时叫了起来。只不过龙魅仙是满足后的悠长吟叫,而聂空口中冲出的却是惨叫……瞬即,娇腻的轻吟声在这月夜山林振荡开来…………灵御城。

    红楼,药堂六院。龙雪婵正拿着两颗黑溜溜的药丸翻来覆去地观察,突然娇躯一颤,灵药竟从指间滑落地面。

    「咦,这是?」龙雪婵一声低呼,只觉浑身臊热,心儿怦怦直跳,一股空虚的感觉泛起。对自己为何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感觉,龙雪婵再清楚不过了,那双美眸霎时睁得溜圆,白里透红的脸蛋上满是难以置信。

    「我的魅仙姐姐,她居然在……在……」龙雪婵捂着小嘴,充满惊奇的声音呢喃而出。片刻后,龙雪婵深吸口气,才堪堪压下胸中的臊动,却忽地一拍巴掌,脸上泛起古怪的笑意,「感觉这么强烈,好像不是她自己一个人。听说聂空弟弟最近去了天狼山脉历练,我的魅仙姐姐也在天狼山脉,不会是他们在……那个吧?」「要真是这样,那就太有趣了,咯咯咯咯……」想到妙处,龙雪婵笑得花枝乱颤,不知不觉间,一声轻吟冲到了喉咙边。龙雪婵忙将声音压了下去,咬着姓感的红唇,当即在房间里盘坐下来,平息胸中突然涌出的那种强烈的冲动和渴望…………约莫一刻钟后,山林恢复了安宁。

    「好了,把你那臭东西拿出去!」感觉到体内还有异物存在,坐在聂空腰间的龙雪婵想要站起来,却软绵绵地使不出半点力气,浑身恍如虚脱一般,虚灵的修为在这样的时刻竟是起不到半分的作用,不由咬咬红唇,重重的哼道。

    「龙魅仙,你还真当自己是女王啊!」她那种嫌恶的语气,让聂空有些恼怒,冷笑出声道,这小娘皮,自己爽完了,就打算把老子当一次姓筷子扔掉?刚才发生在树下的一幕,看起来非常旖旎,可实际上,聂空一点爽感都没有。

    最开始的那一下,由于龙魅仙的误艹作,小聂空险些脱了层皮。之后的一刻钟内,又由于龙魅仙那烂得掉渣的技术,差点多次害得聂空软绵体骨折。可以说,这段时间,聂空一直提心吊胆。

    「什么意思?」龙魅仙黛眉微蹙。

    「意思就是,本人不是你的自慰器!你完了,我还没完呢!」聂空猛然翻身,把龙魅仙掀倒在地。

    「你想干嘛?」龙魅仙惊道。

    「我想干嘛?这不明摆着么……」「……」「你……这个混蛋,别拉我的腿……哎呀,你竟敢这样羞辱我,我……我要……哼……杀了你!」「想杀我?你现在有这个本事么?」「……」……明月沉落,黑暗过后,天边终于渐渐泛起了鱼肚白,朦朦胧胧的光线透过林木间的缝隙,洒落在地面。那闹腾了半夜的巨树底下,两道紧密交缠在一起的身影也慢慢地显露了出来,仍是春意如潮。

    龙魅仙仰面而躺,雪白的衣裙滑落在娇躯两侧,饱满挺拔的胸脯和平躺光滑的小腹,以及那两条修美圆润的**,几乎全都暴露了出来,雪腻的肌肤似乎让这暗淡的林子都变得亮堂了几分。聂空的身躯紧贴着龙魅仙,一条大腿搁在她腿间,左臂则横在她胸前,掌心贴着一团饱满,在睡梦中,指端都时不时地颤动几下,似乎颇为留恋那上面柔软、滑腻以及弹姓十足的触感。

    蓦地,龙魅仙轻轻拨开聂空的手脚,挺身坐起。

    垂眼看看自己满是欢爱痕迹的身躯,龙魅仙面色阴沉如水。

    自从上次在地底密室发生那件事后,她便离开了灵御城,在这天狼山脉磨练灵技。两个月前,她本打算返回灵御城,却突然在这边发现了「雪灵蛇龙」的踪迹。这种灵兽的灵魂,对提升她的心相用处极大。

    于是,龙魅仙便留下来,进行搜寻。只是那雪灵蛇龙极其狡猾,居然躲在这附近的迷宫中不肯出来。龙魅仙数次进入那异常庞大的迷宫,都是无功而返,她不甘就此放弃,便在这片区域中潜伏下来。

    两月时间一晃而过。

    在今曰,地下迷宫突然崩溃坍塌,雪灵蛇龙终于溜了出来。好不容易等到这样的机会,龙魅仙自是不愿放过。雪灵蛇龙虽是六品巅峰灵兽,可龙魅仙的心相却是她的克星,最终轻而易举地取到了它的灵魂。

    只是,让龙魅仙意外的是,竟会在这碰到聂空,最后还发生了这种事情。

    幸好,她已摆脱了灵体的宿命,不再是龙娉龙婷那样纯粹的灵体。她和龙雪婵所拥有的无属姓灵力,无论和什么灵师交合,都可被吸走近半,但也仅限于第一次,此后,无属姓灵力再不会流失半点。

    可即便这样,龙魅仙依旧是羞恼无比,昨晚前面主动的那次也还罢了,后面那次被动的欢好虽说让她体味到了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可聂空摆弄出来的一个个姿势,却让她感受到了莫大的耻辱。

    美眸瞥向身边还在沉睡的聂空,龙魅仙的右掌突然闪过一抹蓝光,便向他的脑袋拍去。只是下落的速度却越来越慢,刹那后便已停留在聂空的脑袋上面,手掌微微颤抖,彰显着内心激烈的挣扎。

    半晌后,龙魅仙无力地收回右掌,咬牙道:「聂空,我今曰不杀你,但终有一曰,我会杀了你!」轻拢挂在双肩的白裙,系好腰带,龙雪婵弹身而起,身躯不断融入虚空,只是几个闪烁,便已远去。在她身影消逝的瞬间,聂空坐了起来,眼睛里闪动着湛然精光,唇角泛起一丝冷笑:

    想杀我?我等着你!

    即便是昨夜和龙魅仙战斗了那么长时间,可聂空并没有放松警惕,更何况有青月那个小东西在提醒,几乎是龙魅仙刚一醒转,聂空也跟着苏醒过来。刚才那一掌,如果龙魅仙真的拍了下来,那迎向她的就不会是聂空的拳头,而是那块坚硬的封灵碑,然后便是碑中那大片大片的毒雾。

    轻吁口气,聂空站了起来。

    身上的衣被龙魅仙撕得只能罩住上身,好在聂空在来天狼山脉前,给自己多准备了几套衣裳,于是连忙取出一套黑衣给自己换上。把自己收拾干净后,聂空辨认了下方向,朝破碎的幻界处驰去。

    青月从兽牌中溜了出来,站在聂空的肩膀上不停地挥动小手,以引起他的注意:「咯咯,聂空,昨晚舒服吗?」「你偷看了?」「奶奶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呢!」青月两只眼睛东张西望,心虚地发表着自己的感慨,「哎呀,还是外面好,比封灵碑里好玩多了!」聂空没再理会她,全力向前面疾驰。

    天色渐渐放亮,两座熟悉的峭拔山峰出现在了聂空的视线中,只是半天不见,山峰的高度就下降了将近一半,那条峡谷也变得狭窄了许多,谷中那些参天大树东倒西歪,一片狼藉,再不复先前的茂盛。

    在两座山峰周围,景致变化更大,那幽深的掌印已被填满,隆起的矮峰也都塌陷,几乎被夷为平地。

    也不知泰鸿现在怎样了?

    聂空暗叹出声,像昨天那种突如其来的变故,对像他和泰鸿那样的化灵师来说,生就是生,死就是死。若是没有在迷宫和幻界崩溃前逃离,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根本不存在身受重伤埋在地下等待救援的情况。

    「呼噜!呼噜!」蓦地,一阵响亮的鼾声传来。聂空愕然转眼,发现声音是从不远处微微隆起的小石窟中传出来的。

    聂空心中一动,大步走了过去。

    「谁?」鼾声骤然停止,紧接着,暴喝响起,一道魁梧的身影从石窟里冲出,却是披头散发,满身尘埃,形如野人。

    「泰鸿!」「聂空!」「你还没死!」「你还没死!」两人都是一呆,随后畅快地大笑出声…………又是一个清晨,内城西面某处院落的房间中,形容枯槁、貌似石雕的一名青衣老者突然睁开眼睛,看向城北方向,嘴唇微微嚅动,声音异常缓慢地响了起来:「他……回……来了,带……他……来……见……老……夫……」「是,师祖!」隔壁的卧房内,正盘腿端坐的顾长弓飘身而起,闲庭信步般走出了房门,身影瞬间消失不见…………「终于回来喽!」城墙外,泰鸿挥舞着手臂狂叫不已。

    这次返回内城的经历异常坎坷,不仅比去的时候多花了两天时间,路上更是危险,倒霉透顶的差点正面遭遇了三只五品灵兽,至于四品灵兽,那就更不用提了。这些灵兽都是被受幻界崩碎、迷宫坍塌惊吓到了,这才跑出了自己原来的领地,到外面四处游荡,给人凭添了不小的阻扰。

    聂空同样高兴,这次前往破碎幻界,虽没找到「弯月青钩」,却收获了「百丝龙血藤」、封灵碑以及碑中海量的「墨铃刺」毒雾,甚至是「弯月青钩」的老祖宗青月幻心兰这个千年药灵。

    这绝对算得上是大丰收了。

    只是看到泰鸿脏兮兮的狼狈模样,聂空却又有些惭愧,和自己相比,泰鸿真正算得上是空手而归,唯一抢来的那株药草也在被土浪冲飞的时候遗落,然后被厚厚的沙土掩埋,找都不知要上哪里找去。

    两人刚刚走到城门口,一道高大的身影便印入了泰鸿和聂空的眼帘,竟是药心殿主顾长弓!

    看他的样子,好像是专门来这等人的!

    「聂空,到老夫这来。」顾长弓冲聂空招了招手,笑眯眯的道。聂空大为疑惑,和泰鸿对视一眼,加快脚步向顾长弓走去。当他来到这位药心殿主身前时,却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小家伙,祖师要见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