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仕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红色仕途 /
  4. 《红色仕途》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共同担忧感走到了一起
请记住我们:【20xs.com】    叶泽涛在这里与普丽仙说话时,那余为民已是到了卢天雄的家里。

    看到余为民的到来,卢天雄忙迎了出去,就微笑道:“余老来了,快里面坐。”

    两人虽然不时的进行一些联手,电话里面商谈的情况居多,像这样余为民亲自上门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

    卢天雄知道余为民要来的消息后就等在了家里,他也在想着余为民到来的真实用意。

    余为民也微笑道:“打扰了打扰了。”

    “余老能上门,这可是大事!”

    两人就大笑了起来。

    两人进去之后,余为民看了看四周道:“我想跟卢主席说会话。”

    看到余为民的这样子,卢天雄就明白了,余为民想跟自己说一些机密的事情。

    “余老请书房里谈。”

    卢天雄把余为民引进了书房。

    对于这个余为民,卢天雄还是有着一些戒心,这老人厉害着呢,决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种平淡。

    坐下后,在一个生活秘书为两人倒好了茶水带门出去后,卢天雄微笑道:“余老到来,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现在已经没有外人在这里了,余为民脸色一整道:“卢主席,这次西北方向动静很大啊!”

    两人都是能够上那赏金平台的人,余为民也没藏着,就直接说了出来。

    果然,听到余为民这样一说时,卢天雄的脸色微变。

    卢天雄当然也在那赏金平台上看到了一些内容。完全没有想到叶泽涛在西北方向表现出了其强大的战力。

    西北方的事情最大的可能就是叶泽涛带着修炼者一举击杀了十多个西方修炼者的事情。一般人并不知道这事。但是,他们两个都是能够从赏金平台上看到这事的人,看到发生了这样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之后,对于叶泽涛就多了几分戒心。

    这还是那个叶泽涛?

    看到了叶泽涛的这种强大力量,卢天雄这两天的心情极度不好,一直以来对叶泽涛都是有着针对性的,可是,没想到的是自己针对的人会那么厉害。

    打下了叶泽涛。自己的儿子才能够有上位的希望。

    可是,现在叶泽涛表现出来的这种强大,卢天雄让儿子上位的希望就难以实事了,如果任由叶泽涛这样的发展下去,接班人肯定就是叶泽涛了,别人谁也争不过他,这是卢天雄无论如何也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虽然卢天雄没有修炼过,但是,他的手里还是掌握着几个修炼人员,在询问了那几个修炼人员之后。对于叶泽涛的战力情况他就要了一些认识。

    怎么办?

    现在对于卢天雄来说就有些难办了。

    那么长时间针对着叶泽涛,现在叶泽涛表现出了这样的力量。他根本就不知道叶泽涛会有什么样的想法,要是叶泽涛一个不乐意,收拾起卢家的人来,这事就有些麻烦了。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这程度,就算是想跟叶泽涛缓和关系都变得困难了,再说了,卢家有许多的事情都是不可能跟叶泽涛他们缓和矛盾的。

    这存在着一些理念上的问题了。

    虽然心里面早已乱了,听到余为民的话时,卢天雄并没有表现出慌乱的表情,显得很是淡定道:“余老说的是什么情况?”

    看到卢天雄还在装佯,余为民微笑着抿了一口茶水道:“卢主席事情太多,对于无关紧要的事情当然不会在意了,唉,西北一战显示出了某个人的力量,这事对于整个华夏的局势都已产生了影响,要是那人接了班,我估计许多人将会倒霉了!”

    说这话时,余为民也同样显得淡然。

    卢天雄的眼皮就是一跳,望向了余为民。

    余为民的话触动了卢天雄,怕的就是这事,看来余为民也明白这后果。

    余为民道:“卢主席,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跟你好好的交流一下,有些事情合则两利!”

    卢天雄这时也无法淡定下去了,余为民所说的话暗有所指了,那叶泽涛的心性是什么他早已了解得非常的深,叶泽涛与其他的人完全不同,那小子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官场气息的影响,说得明白些就是心中还有着正气。

    官场是什么地方?官场就是利益的交换场,可是,那叶泽涛并不理这一套,再加上他本身的力量,许多官场上的规矩他可能都不会守。

    一个不守官场规矩的人是危险的,谁也不知道他会干出些什么事情。

    余为民看到了卢天雄的这样子,脸上就露出了笑容,他知道卢家做的许多事情都有着问题,如果叶泽涛真的接班了,对于卢家来说就是灾难。

    其实,余为民亲自找到了卢家这里,他的心里面也是忐忑着的,余家的情况与卢家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余老,有话请直说。”卢天雄道。

    余为民笑了笑道:“改革开放那么多年以来,由于工作上的需要,我们这些人对某一个部门或是某一个行业涉入的就多了一些,可能外界就会认为是我们垄断了那些行业,更有舆论认为是我们把某一个行业变成了家族企业,反对的声音很大啊,这事在京城里面就不是一家两家的事情了!”

    余为民这时说的事情就已涉及到了太多的家族,卢天雄心中明白,余为民的这话说得是很好听,什么涉入得多了一些,什么外界舆论的认为,其实,大家心知肚明,这根本就是真的。

    在石油行业,卢家就可以说是把华夏的石油都变成了卢家所有,大量的利益都进入了卢家的口袋中。

    现在自己是凭着自己的力量硬生生硬下了这事,虽然儿子陷了进去,并没有向纵深发展,如果有了一些变化,自己还能够压得住?

    看看余为民时,卢天雄也明白,余家现在把华夏的电信都纳入了他们家的口袋中,现在的华夏电信企业何尝不成了余家的家族企业,同样是大量的利益进入到了余家的口袋中。

    这话一说开了,两人就有了共鸣了。

    卢天雄点头道:“是啊,舆论现在也真是让人头疼,许多的事情就只会乱说,看来是该在舆论上进行一些控制了。”

    余为民微微点头道:“舆论是一个方面,关键的还是执行的事情!”

    这话说到了点子上了,两人都明白对方所指,华夏现在缺的是一个强有力的铁腕人物,假如出现了一个铁腕人物,问题就大了。

    卢天雄盾向了余为民道:“余老肯定有办法。”

    余民为摇了摇头道:“我也没办法,不过,我只知道一点,到时大家都可能会有大的麻烦!”

    卢天雄的眉头这时已是皱了起来,余为民虽然没明说会是什么情况,但是,两人都知道对方的意思,目标直指了叶泽涛了。

    现在华夏的浩宇书记做事是平缓的,并不希望华夏出现混乱的局面,尽可能的都不会去过多的触及到大家的核心利益,时不时弄出一两个**份子也不过就是无伤大局的人物。

    卢天雄也明白,浩宇书记之所以这样放不开手脚,关键的还是浩宇书记的手中没有那种决定一切的力量。

    浩宇书记手中掌握的力量其实还是不足以动摇一些利益阶层的利益,但是,如果让那叶泽涛接了班,问题就太大了。

    看向余为民,卢天雄也不装佯了,说道:“你认为他会怎么做?”

    如果说以前卢天雄还没有把叶泽涛看在眼里的话,现在卢天雄已经不得不重视叶泽涛的存在,甚至也想到了叶泽涛最终可能接班的事情。

    “小叶同志的心性你应该知道吧,你也应该猜得到他会做什么!当一个人的手上拥有着很强的权势,别人又很难反对时,你说他会怎么做?华夏改革开放那么多年了,新兴的力量也看不惯现在的格局,一场新的分配在所难免啊!”

    卢天雄也叹了一声,余为民所说的是对的,华夏的利益都已被一些原有的大家族垄断了,新兴的阶层在无法获得更多的利益的情况下,希望的就是打破现有的局面,从而得到一次重新分配的机会,这样一来,利用反腐这把利剑就能够做许多的事情,再说了,这种事情又是能够获取民心的事情,大家不可能不冲上前去。

    一方是新兴阶层的需要,一方又是一个手握强大力量的人,到时两方结合在一起的可能性就大增了。

    后果是什么呢?

    两人互望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都看到了一种担心感。

    是的,如果真的要把反腐的事情无限扩大的话,会扩大到哪里?

    卢天雄甚至能够感受到叶泽涛那强大的杀气锁定了自己,到时自己可能都过不了这一关了。

    难道说任由那叶泽涛去搞,最终把自己也弄进监狱?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事情了,这可是生死存亡的大事。

    卢天雄也终于明白了余为民亲自上门的真正想法,看来余为民也有着巨大的担忧之情啊!

    两人互相望望时,余为民朝着卢天雄点了点头。

    卢天雄也点了点头。

    .....还有一天双倍月票,有的就请投了吧!(未完待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