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仕途》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红色仕途 /
  4. 《红色仕途》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这是一场搏杀
请记住我们:【20xs.com】    ,

    一切都在快速进行,无论是县里的干部还是市里的干部们都认为叶泽涛的这个搞法有着很大的问题,这个叶泽涛真的是有毛病,搞出这样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更有一些人看到经开区一下子就搞了几个美女进入班子时,说怪话的就更多了一些。

    对于这些事情,叶泽涛一概没有表态,就算是自己的那些手下,他同样也没有说出内情。

    越是这样的时候才越能够看出一些人的真实态度,这也是叶泽涛希望再次检测一下的。

    这时的叶泽涛却已是来到了省政府一号院。

    并没有带任何人,叶泽涛自己开着车子到来。

    省长王庆来让秘书打了一个电话给叶泽涛,说是王省长要见他。

    这是王庆来到了西江省之后第一次主动要见叶泽涛,接到了电话,叶泽涛立即就赶到了省里。

    与王庆来的秘书通了电话时,王庆来的秘书说是王省长要在家里见面,让他到省政府一号院来。

    车子到了门岗这里时,王庆来的秘书陆小雄早已等在了那里。

    “是叶书记?”

    目光在叶泽涛的身上看着,陆小雄的民中有些吃惊,王省长到了这西江之后表现得都是很严肃的样子,更是有一种拒人于外的样子,真是没有想到,他会主动要见这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由于想不明白,陆小雄到也显得很是客气。

    叶泽涛忙恭敬道:“是陆秘书吧。我就是绿苍县的叶泽涛。”

    微微一笑,握住了叶泽涛的手,陆小雄道:“省长今天刚好有一点时间,这不。刚进家门。”

    “往后还要请陆秘书多多关照。”叶泽涛对陆小雄也是表现得非常的客气。

    两人有说有笑中就进入到了王庆来的家中。

    叶泽涛走进了王庆来的家里就发现家里面一切都显得朴素,并不奢华。

    王庆来这时正坐在那里看着文件。

    从秘书的位子上一下子主政一方,王庆来的压力其实也挺大的,好在自己的身后站着的是华威,到也能够应付,现在基本上已经理顺了工作,加之华威与叶泽涛的那种关系是他看在眼里的,外人不知道。王庆来却是知道,华威不仅是认可了他的这个徒孙,更有着一种培养的意思在里面。

    “省长,绿苍县的叶泽涛同志来了。”

    王庆来这才抬起头来。对陆小雄道:“小陆,你忙你的去吧。”

    陆小雄这时更加好奇了,这个叶泽涛为何那么深得小长的看重呢?

    王省长把自己赶走,这说明了王省长是想秘密与叶泽涛交谈,真是不知道他们两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自己学真是要更多的了解一下这个绿苍县的县委书记了。

    不明白内情,只是很有深意看了一眼叶泽涛,这才恭敬离去。

    待陆小雄带门离去后,王庆来一改刚才的那种严肃。微笑看向叶泽涛道:“小叶,我们又见面了。”

    “省长。你好。”

    虽然几次到华威那里都能够见到王庆来,叶泽涛与他到也并没有说多少话。仅只是熟悉而已。

    指了指沙发,王庆来道:“坐下说话。”

    叶泽涛就坐了下来。

    看到叶泽涛表现得很是恭敬的样子,王庆来的心中是满意的,这个叶泽涛不错,就算是有着华威的支持和看重,在自己的面前还是保持着一种尊敬,很难得。

    “随意一些,就是找你来聊聊事情。”

    王庆来虽然这样说话,叶泽涛却仍然保持着恭敬的样子。

    王庆来道:“你们的那个方案我看了,做得非常好,省委已经通过。”

    这事也真是有些有趣,本来一个有问题的方案,不知不觉中就得到了各方面通过,这很让西江省的干部们愕然。

    叶泽涛的心中高兴,说道:“有了省里的支持,我们就更难够放开手去做了!”他明白得得很,为了这个方案的通过,不少自己看不明白的人都在暗中进行着努力,看看王庆来,叶泽涛更是清楚,省里能够通达过这个方案,王庆来肯定是做了大量工作的。

    微微一笑,王庆来道:“另外,国家已经把明年的道路建设方案进行了微调,三省都会有一条高速路通过绿苍县。”

    开始了!

    叶泽砂眼睛一亮,这是为绿苍县的试点进行铺垫了,这也说明了中央正在推动着民族品牌振兴的事情,有了中央的支持,自己的压力就会少许多。

    叶泽涛听到这里就明白,国家针对绿苍县的试点,已经开始布局了。

    有了这个支持,叶泽砂就更是明白,自己清闲的日子已快离去,一场大规模的动作就将展开,要战斗了!

    心中虽然激动,叶泽涛却也并没有把这种激动表现出来,坐在那里很是平静的样子。

    看到叶泽涛不紧不慢的样子,王庆来的心中赞许,这个年轻人难怪华威也看重,面临着大事时也不形于色,是一个好的苗子!

    想到自己之所以能够到西江省任省长时,王庆来对叶泽涛到也多少有着一些感激之情,要不是叶泽涛搞出了那个方案,还真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外放出来。

    想到华威对绿苍县试点的重视时,王庆来也很想了解一下叶泽涛的想法,问道:“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

    知道王庆来问的是方案运作中的想法,叶泽涛道:“都已准备好了,我们同时也联系了一些企业集团,只要政策各方面一到位,就能够立即运作。”

    王庆来微微头道:“这不是小事,是中央的一个政策转移,涉及到的是方方面面的问题!”

    王庆来说得很随意,可是,叶泽涛却也能够从王庆来的话语中听出一种担心。

    叶泽涛最近没少想这件事情。

    为了运作这件事情,郑成忠还专门打了一个电话提点过一次。

    郑成忠同样也是担心着这件事情。

    “王省长,请放心,无论前途有着多么的困难,我们都会永往直前!”

    目光在叶泽涛的脸上看了看,王庆来道:“当一切开始运行的时候,你的压力就必将增大,首长让我带句话给你,他说了,放手一搏,不必顾虑!”

    叶泽涛的眼睛也是一亮,心中更有些激荡,这是华威再次明显了对自己的支持。

    “小叶,往后要工作中有什么困难和问题,你可以直接跟我说。”

    王庆来知道自己到西江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对叶泽涛那个方案的支持,当即表了态。

    在王庆来的家里面并没有在多长时间,叶泽涛知道,王庆来这样做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向自己表明了支持的态度。

    开车到了宾馆住下,叶泽涛思考着与王庆来见面的事情,他能够感受出暴风雨即将到来时的那种气氛。

    拨通了田林喜的电话时,田林喜没说几句话就说道:“怎么样,一切都已就绪了吧?”

    “师傅,今天王庆来省长让我到他的家里在去了一趟。”

    田林喜就微笑道:“泽涛,王庆来之所以被安排到了西江省,他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给你充当保护伞,老领导做事很细致的,别看只是一个试点,这会触动到许多人的神经的!”

    叶泽涛道:“外资的大量引入对华夏的发展具有不可低沽的作用,但是,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外资独霸天下的局面已经越来越严重,最可怕的还是我们的许多高级的干部都成了一些外国企业的利益同盟者,他们的身份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他们不再是我们政权的坚定维护者,而是在脱变,变成了利益的维护者,这是可怕的,对我们的政权是有害的!”

    田林喜叹道:“中央其实也看到了这个问题,老领导多次跟我谈起过这个问题,我们的相当一些高级干部如果变成了外国利益的维护者,在国家和民族的大是大非上面,这必将严重影响到他们的判断,这非常的危险!”

    叶泽涛非常清楚,华威也好,浩宇书记也好,他们把绿苍县搞成试点县,这是一种试探,也是一个决心,很快就会有太多的人把目光投向绿苍县,既然是试点,肯定就会有不少的人不希望这个试点的成功,这是自己将会面临的诸多压力。

    难度非常的大!

    “泽涛,一定要坚定了信心,无论前方有着再大的阻碍,你别无他路,唯有一心向前!”

    “师傅,你放心好了,这事我早就有着思想的准备!”

    “这就对了,放开手去搞,老领导会是你的后盾,中央也是你的后盾!”

    打完了电话,叶泽涛点燃了一支烟慢慢吸着,再次细细想着方案运行的事情。

    那就好好的斗一阵法!

    叶泽涛明白,这次自己是把自己置于一个风尖浪头之上了,除了官场上的斗争之外,还将进行商场上的搏杀。

    能挺得过去吗?

    叶泽涛不断自问。

    叶泽涛现在已经想得非常的明白,太多的人不希望自己把这件事情做成,在这种态度之下,国内外的力量都会到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