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孽乱》》 正文

  1. 首页 /
  2. 都市言情 /
  3. 《乡野孽乱》 /
  4. 《《乡野孽乱》》 正文 第26章:饿狼可怕计划
请记住我们:【20xs.com】    三十六岁的黄老大,成年累月红光满面,印堂发亮,一双金鱼眼闪着咄咄逼人的寒光。这就是狐家屯土皇帝的气势,从他六年前开始当上村长那天起,这种气势就没有人能抗拒过。当然他能毫不动摇地稳坐着金銮殿,也包含着兄弟们的功劳。黄家六虎就是像狼一样团结,遇事不顾命地一致对外。

    但今天黄老大似乎不太愿意在自己家里召开这样内容的会议。这倒不是他不愿意为两个兄弟报仇,实际上他比谁都难以咽下这口气——自己还声称是这片土上的皇帝,可两个兄弟竟然被人给阉了,而且这个狂徒竟然是胡家的人,他也恨不得把胡家踏平了,击碎了才解心头之恨,但他考虑自己的身份不适合这样黑道般的密谋,自己毕竟是一村之长,头上还有白道的光环照耀着自己,凡事要多方面考虑。

    但还没等他同不同意,黄老四就把哥几个都领来了,虎视眈眈地坐在了自己家的炕上了。当然,他也只得水水推舟地开始了这场居心险恶的密谋。

    当然是密谋,也不能让家里其他人听见。黄老大悄悄告诉老婆齐桂芝,赶紧把十三岁的儿子黄小田和十七岁的女儿黄柳柳领到东屋去。

    老婆和孩子们都去了东屋。黄老大急忙把西屋门关严,又从里面插上。黄老大坐到屋地上的沙发上,面对着坐满一炕的五个兄弟。

    “大哥,你就说咱这仇咋报吧?”黄老六瞪着眼睛看着黄老大。黄老六自从做了太监之后,刀条脸上竟然失去了原有的血色,显得有些灰暗,连腰似乎也有些站不直,说话还比以前发尖。

    黄老大本来不想先说话,但黄老六的矛头却直接指向了他,他不得不咳了一声,显得不露声色地说:“你还想报啥仇啊?胡岳山已经被判了十五年,法律已经制裁他了,你还能怎样?”当然这不是他的真心话,他只是想投石问路,摸摸这帮小子的底儿。

    “大哥,你这是啥话呀?”和黄老六同命相连的黄老五显得有些不愿意大哥这样说,满眼不悦地盯着黄老大。“我和老六都才不到三十岁,就已经连男人都不是了,活着还有啥意思了。他胡岳山蹲了十五年大牢就能抵消我们这么大的损失?那我宁愿去死!”

    “那有啥办法?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那玩意还能长上咋地?”黄老大眼神凝思着说,“胡岳山不仅蹲十五年牢,不还是要赔偿你们哥两个二十万呢吗?我们还是好好研究研究怎么在五年之内,把那二十万弄到手吧!这才是正经事儿呢!”

    黄老六撇着嘴叫道:“二十万?你就别指望那个,你现在让胡家拿出两千来,他们都得去卖血!别说五年了,就算是等到下一辈子,也别想他们有二十万!那二十万啊,不过是他妈的空头支票一张!”

    靠放高利贷活着的黄老二,更知道胡家的经济状况,他瓮声瓮气地说:“老六说的确实不假,胡家现在已经山穷水尽了!别说二十万了,还是胡有山得尿毒症治病那年,胡家就从我这里借了两千元,开始还年底还利息,最近两年连利息也还不上了,到现在为止,那两千元利滚利已经快五千了!就我这抠帐法都没有抠出来,又不能要命!”

    包工头出身的黄老三眨着诡秘的眼睛看着黄老二。“二哥,胡家的钱还不上你,可你也没白搭呀?去年年底,梁银凤不是已经让你给睡了吗?那一夜还不值个百八十的?梁银凤可是个水水灵灵的寡妇呢!”

    “我*操!睡个寡妇就值百八十的?那也太贵了吧?”黄老二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梁银凤那女人可真过瘾,不怪说胡家的女人都风情无限呢!

    赌徒无赖出身的黄老四似乎受到这话的启发,心里莫名地涌动了一阵子,眼睛贼亮贼亮地想起了什么。“我说,哥几个?你们咋这样死心眼子呢!胡家没有钱,还有别个呢!”

    “别个?别个还有啥?那几间房子你要啊?再者说了,法律上也不允许侵占别人的房屋和口粮啊!再有就是胡家的人了!”黄老五显得很无奈地说。

    “对呀,就是这话呀!”黄老四兴奋得心潮澎湃,“我们就是要胡家的人!你们咋忽略了,胡家还有两个水灵灵的姑娘呢!我们为啥不学学二哥的做法——还不上钱,就把梁银凤睡了一夜!那两个姑娘可是嫩嫩的!”

    黄老四的这个想法把黄家六虎的兽*性顷刻间点燃起来。都不约而同窜起来:对呀!既然二十万没指望,那就拿胡家的小姑娘来顶账啊!二十万,把胡家女人都买来还拐弯儿呢!想着胡家水灵灵的女人们,黄家的**们已经兽心沸腾起来,个个眼睛里闪着狼一般贪婪的色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